2019年 五二呷米認購 2019 大山背棲地募款活動 年年有蛙 空品知識、行動與創意競賽 2019 不只「撿」、更要「減」 海洋倡議行動 2019節能行動家積點活動 「夢田實現」油羅田募款專案

最新消息

「荒洋野草」行動特展

2019-10-03

荒野保護協會長期對「海洋」與「陸域」棲地的關注,透過現場呈現與互動,讓更多人了解環境關懷的眾多面向及可能。 日期:2019/11/21-2019/11/24 時間:10:00~17:0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藝異空間 (台北市光復南路133號) 展覽內容: • 2019年淨灘成果大揭密 大家來猜猜看,今年在海邊撿到的海廢三巨頭是誰?  把它們拉下寶座,我們只需要做一件事~

【組織章程變更】會員身分調整說明

2019-07-31

根據第九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會議決定,本會修改組織章程第29條如下(108.08.01後適用): 條號 修正後條文內容 原條文內容 修正說明

第九屆理監事、會員代表名單公告

2019-07-08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第九屆理監事、會員代表名單公告 【理事會 27名】 理事長 劉月梅 常務理事 柯典一、宋明光、藍培菁、陳介緯、游晨薇、游永滄、石曉華、李騏廷。 理事      徐朝強、張正敏、古國順、周明煌、黃嘉隆、林維正、鍾秀綢、楊繡鳳、 王俊智、童瑞華、蘇富美、莊麗華、林君蘭、黃香萍、陳德鴻、郭益昌、 卓昕岑、許天麟。 【監事會 9名】 常務監事 王財貴、許瑞娟、宋家元。 監事 陳俊霖、廖惠慶、梁博淞、洪秀燕、陳江河、林智謀。 【會員代表 100名】

環境教育

新店獅頭山:定點參訪心得

2019-10-12

圖、文/許舒妮〈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自然名:松鼠〉         獅頭山,又名獅仔頭山或獅子頭山,位於新北市新店區與三峽區交界處,海拔858公尺,由於山形像一隻蹲踞的獅子,因而被稱做獅頭山。獅頭山為台灣小百岳之一,鄰近市區,交通便利,是非常適合老與少健行的郊山步道。第一次參加荒野解說,不僅以31解學員身分來取經,同時也以民眾的身份想來了解獅頭山。         獅頭山共有9個登山口,這次從中興路上的登山口進去。起初,由總召水松大哥簡單介紹獅頭山的歷史淵源與地理形勢,之後帶領大家進行敬山儀式,祈求走讀順利並獲得美好的收穫。而沿途解說設有幾道關卡,分別由各位解說小組成員定點解說,向民眾介紹其特色植物與相關歷史文化。

守護連結森林與海洋的帶狀棲地-野溪調查行動

2019-10-12

圖、文/黑眶蟾蜍<高雄野溪調查小組> 2017年,成為這些年中,重大變化的起點,不論是工作上、志工活動及家庭。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夥伴們,佔了我的生命中很重要的角色。而我要記錄高雄野溪小組開始的故事,不論有沒有人看。 2016年,在不同群組的海龜、光澤蝸牛及綠繡眼,分別在3場演講或討論會中,因為一個問題,被我盯上。 『妳有興趣成為我的夥伴嗎?』

大肚山棲地守護工作假期

2019-09-06

文/陳嘉瑞  <臺中分會解說組副組長,自然名:蟲顏蟲語> 圖/黃聖揚  <臺中分會解說員,自然名:菠蘿黃>   不同年齡層的12位青少年,在秋季的帶領,來到瑞井社區瑞安宮參加荒野台中分會解說組舉辦的「棲地守護」工作假期。一開始,掛在這群青少年臉上的是一副「我們不熟,我們很不熟!」的撲克臉;秋季不愧解說組長,一個簡單的破冰遊戲,推倒大家心中的高牆,讓接下來的活動能輕鬆愉快的進行。

棲地守護

四斑細蟌由濕地方舟護里山走向國際

2019-10-12

文/圖 陳瑞禮<五股溼地棲地組四斑細蟌志工> 緣起    五股溼地四斑細蟌的調查,於2013年5月社子島區外調查時,第一次發現 四斑細蟌的成蟲。由於五股溼地四斑細蟌成蟲調查數量,於2014年開始下降,2015年已到了個位數。真的很巧!2016年年初特生中心斯正老師到五股溼地拜 訪後,因為業務的需要,開啟選擇投入磺港溪四斑細蟌各項調查, 調查如成蟲、底泥、水質及稚蟲等,族群的監測在國內寫下新的一頁。兩年的歷練,在2017年底許下四斑細蟌棲地擴展的探尋,並在基隆河岸探勘到三個位置。

之一‧這世上真就只分兩種人(下)?

2019-10-12

圖、文/陳欩融〈棲地守護部專員〉 免費的東西反而最貴,簡單的詞通常卻都最不容易,就像「生物多樣性」這盛名已久、看似平常的詞彙,許多對它很熟悉的人,還是很難輕易對這五個字上下其手、任意增刪其中一個字(註1)。

之一‧這世上真就只分兩種人(中)?

2019-09-06

圖、文/陳欩融〈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超人〉  記得上月我對泊靠在青年公園蓮花池池岸的生態浮島說過「沉默的艦隊,靜定的浮島」吧(註1)?  但當下我就從你的表情察覺到,其實你也不完全同意我用「沉默」與「靜定」這兩個詞來詮釋這五座生態浮島當前的特質跟樣態罷?而我也必須承認,這兩個詞確實用得太過匆促、太過粗糙了,說穿了,他們各僅對了一半──滿分一百分,他們頂多拿到五十分。因為他們既不全然地「沉默」,也不完全地「靜定」擱在青公的蓮花池畔。你似是撿到槍地一副理直氣壯卻無聲地回應。 (眼見,不一定能為憑,Too see is NOT always to belie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