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有情.20有成——2015棲地守護研討會 2015海洋倡議行動:愛海無懼 凝聚行動 踏實深耕-荒野2014成果報告 邁向荒野棲地守護-荒野18周年特刊

最新消息

荒野有情.20有成——2015棲地守護研討會

2015-05-29

二十,是從牙牙學語,到成年禮的歷程。二十,開始於荒野,成就了荒野,更讓荒野不只是荒野。口中嚼著宜蘭五十二甲的有機米,和友善農耕的糧食,是安心。眼中欣賞著滿天飛舞的候鳥,牠們休憩玩耍,是對這塊土地的讚美。 世外桃源般的雙連埤,千百年的遺世獨立,孕育的生機抵擋不住怪手及外來種的侵害。緊急搶救珍貴水生植物,讓蘭陽平原的瑰麗珍珠,繼續美麗著。蘆葦叢中,小小的,世界保育級的四斑細蟌,光臨了五股溼地。公園生態化,台北樹蛙,白鼻心,飛鼠,都在富陽生態公園裡,和你當鄰居。搶救梭德氏赤蛙過馬路,己然成為新竹大山背每年重要記事。居住在花蓮馬太鞍溼地的生物,也因為志工們的投入與細心維護而變得幸福。

荒野20週年年會

2015-07-02

荒野保護協會20週年年會在雲林 今年荒野保護協會20歲了!夥伴們來自四面八方各行各業,不是偶然的聚首,而是為了一份共同理想而萍水相逢,像台灣萍蓬草一樣四季滿開的接力賽,是不折不扣的「萍水相蓬」。 竭誠邀請您來台灣武術發揚地-西螺鎮廣興里,了解在地小農、藝術人文市集,聽取荒野廿公民議題,吃些在地有機健康蔬食餐,在夜涼如水的美好夜晚接受雲林東道主的盛情款待,分享荒野人的浪漫。乘著荒野的時光機回頭細數過去的日子,我們與荒野共同成長了多少?帶著新朋友與家人,一起重溫熱鬧的荒野歲月!隔天一早繼續參加母親河、龍過脈、城鎮小旅行,體味雲林的人文特色及自然風光。

亞洲水泥關西開發案 荒野新竹鄉土關懷組環評會聲明稿

2015-07-01

亞洲水泥關西開發案 荒野新竹分會鄉土關懷組環評會聲明稿(2015/6/4) 針對亞泥在關西重新開發一案,荒野新竹代表提出以下疑慮及聲明: 第一點 生態恢復的現況 民國86年,政府因水泥業會造成環境的嚴重污染,因此停止了所有水泥業在台灣西部的開採;民國92年,業者申請展延開採時,當年的環評委員毅然決然地駁回其展延計畫,理由是石灰石乃國家保留區而不得展延,即使當時仍然具開發價值。

環境教育

「阿光來種綠.節能好有趣」2015暑期親子夏令營

2015-06-05

[活動額滿公告] 因單位申請踴躍,場次已全部額滿,將不再受理申請。造成不便,敬請見諒!(2015/6/30)   北極熊阿光響應2015關燈一小時活動後發現…生活中一些小小習慣的改變,就可以讓我們節能、減碳,減少浪費地球資源。今年暑假,阿光決定透過小遊戲、有趣的綠活圖和體驗活動,把這些聰明節能手法傳授給大家,讓大家跟著阿光一起節能趣!

推廣要從自身做起!

2015-06-09

文、圖/林盈秀(荒野臺南親子團一團,自然名:紫茉莉) 多了方便,少了美好 「嗚──」一道熱氣沖了上來,小時候的我特別喜歡靠在客廳茶几旁,靜靜地等待水燒開的時刻,因為接著下來,爸爸、媽媽將為我們泡上一杯好茶,或是一杯加了顆生雞蛋、營養滿分的熱牛奶。這樣的幸福雖然必須等待,卻格外溫暖! 然而,「等待」在現代的生活中,慢慢地變成「不方便」。電熱水瓶一壓,熱水就出來了,方便!引擎一踩,車子就發動了,方便!我們多了「方便」,卻少了「美好」。孩子們少了和朋友走路回家的童年回憶,更少了學習等待的機會,就連我也沉溺於「方便」而對「等待」失去耐心!這也是為什麼在加入荒野親子團多年,雖然早已瞭解「節能」、「減塑」的重要性,但只要一想到種種的「麻煩」,就遲遲無法下定決心在生活中落實。

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的夥伴

2015-06-09

文/童瑞華(荒野保護協會兒童教育委員會召集人,自然名:台北樹蛙) 荒野成立二十年,兒童教育組也成立二十年,從初期的兒童營隊到長期的陪伴弱勢兒童營隊,多個分會持續進行兒童親子自然觀察訓練,引領孩子走進自然。五年前,臺北分會嘗試運用公園半日活動及長期走讀社區方式帶領學校孩子更貼近身邊的自然;兩年前開始逆勢操作走進校園,透過八套環境教育課程,在學校課室外帶領孩子了解環境觀念體驗環境重要。

棲地守護

誰決定土地的命運?知本溼地受難記

2015-06-09

文/陳盈儒(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二年級) 母親,我們時常把大地比喻成母親。對於孕育自己的土地,總有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熟悉,所以保護,所以滋養,因為我們總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長長久久地呵護我們。當破壞的聲音此起彼落響起,那是一道道傷痕,深深刻印在母親的身上,她慢慢萎靡,死亡在破壞的力道下,就這樣悄悄地來到知本溼地。 2015年農曆初五,臺東縣野鳥學會(以下簡稱鳥會)會員到知本溼地進行賞鳥活動時,發現溼地被大型機具挖開一個大洞,原本波光粼粼的湖水,被放流到只剩幾處水窪,地上殘留淨是死魚死蝦,還有滿地輪胎痕及機具履帶痕跡。經鳥會向臺東縣政府反映後,縣府只派小型怪手象徵性回填,一下雨,出海沙口又被大水沖開,就這樣,原本倚靠溼地生活的許多生物,也失去賴以為生的溼地。

做對事,先有態度再談技術

2015-06-09

文/蔡毓玲(荒野保護協會解說員、蔡毓玲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本文刊登於《營建知訊375期》 我們常聽到管理大師彼德.杜拉克的名言「做對事,比把事情做對重要」,但若沒有訓練出如何尋求「對」的思維模式,要做出對的判斷,卻是最困難的事,這也是一個決策者必須擁有的養成訓練。「對」這個字眼不是一個絕對性的名詞,而是一個相對性的選擇,既然是相對性的選擇,表示存在看待事情的不同面向,也涉及不同對象與層次的影響層面。在缺乏思維的同理心訓練與對事情進行深度/廣度評析時,於凝聚何者是對的事情上常受本位主義限制,這個本位主義可能來自技術專業的迷思,或許是基礎資料缺乏下的便宜行事,可能是對人文與生態素養的缺乏、也可能是政治角力的折衝結果。在無數例證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計畫之前的執行架構,已經決定了每個影響因子被看待的比重,後續技術層面涉及的只是達成執行目標的管理。擴大舉例,就像把炸彈投到正確地點是技術問題,該不該發動戰爭或以何種方式解決爭議是價值與態度問題,要做對事,應該是先有態度再談技術。 計畫評估 降低衝擊尋求平衡

讓麝香貓生活在自然的家——咖啡、生態之旅

2015-06-09

文、圖/王敏玲(荒野新竹分會志工) 麝貓(Civet)又名麝香貓,印尼語為Luwak,屬靈貓科。牠們的身體細小且柔軟,大部份時間棲息在樹上。外表像貓,但鼻端較長及甚至是尖的,有點像水獺或獴。麝貓的身體長度不計算尾巴約有0.4-0.7公尺長,體重約1-5公斤。這隻可愛的夜行性動物,在咖啡界可是赫赫有名,原來牠就是產出世界最昂貴咖啡的來源。 在5天的蘇門答臘咖啡行程中,領隊「雨林之心」陳可萱與當地嚮導Sugenk的帶領下,我們走進荒野進入原始叢林,大夥跟著領隊爬上爬下穿梭在咖啡樹與各種灌木叢中,尋找野生麝香貓咖啡豆(Kopi Luw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