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五股溼地夏日賞燕季

繪圖、文/李蕙琴(臺北分會五股解說組員,自然名:夏至)、圖/林秀麗     

       天空的顏色由藍色轉為紫色、橘色、紅色,再轉為紫灰色,夜幕低垂,在蘆葦叢旁等候的觀眾也從喧鬧歸於平靜,這場夏日饗宴也宣告開始。彷彿誰在我們身後揮動了指揮棒一般,燕群從天空而降,畫下第一道音符,開始了第一樂章。觀眾們不約而同驚呼,小心翼翼地驚訝著,深怕驚擾了燕群,我好喜歡這種距離,親近但不打擾,一種嘗試理解另一個族群的生活方式,卻不干擾的友善距離。

       像是交響樂的音符在天空彈跳著,只見群燕飛舞,忽而旋起,忽而落下,在空中盤旋畫成交錯的弧線,四面八方而至,卻巧妙地不會撞擊在一起,這不是長久練習而得來的默契,而是令人驚豔的生物本能。

  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場展演,蘆葦叢則是這場展演的舞台;但是對燕群而言,這卻是南飛之前的演練,蘆葦叢則是牠們的睡榻。燕群在每年南飛前,群聚在此進行飛行訓練,白天在外覓食儲備熱量,晚上就從四面八方回到五股溼地的蘆葦叢休息,這期間,每日反覆飛行,其中不乏剛離巢的小燕子,反覆練習,就是為了初次的萬里長征做好萬全準備。 

  每年三、四月飛到臺灣後,在亭仔腳築新巢,或是翻修去年的舊巢好準備生蛋育雛,是燕兒們每年的例行「工事」,在加入荒野前,這卻是被我忽略的日常;參加二次賞燕季之後,抬頭看一下燕子回來了沒,就像和燕子約好了見面一般,成了我春季的日常。

    就像燕兒春季回來築巢繁殖一樣,三、四月開始籌備賞燕季活動,是荒野的例行公事,又一個春分過去,夏至也過了,隨著節氣的更迭,燕兒又將南飛,各位春分時低頭、夏至時低頭、秋分時低頭、冬至時還是低頭的低頭族們,今年夏季跟著我們一起抬頭,抬頭仰望,欣賞這由上萬燕群演出的交響樂吧!

   

五股溼地夏日賞燕季——治療低頭族肩頸的最佳良藥!活動報名:https://goo.gl/nVi3uc

附加檔案大小
300_p10_0630.pdf1.4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