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除草劑」觀影心得

野草也是一種生物,雖是野草但也是生態必要之物,它可以當做動物的棲息地,也可保護土壤的茁壯,而野草中有許多民眾所需的營養,往往不知是從野草中萃取出來的

文/朱又倪〈文化大學國企系 服務學習同學〉

       近五年來除草劑的氾濫,使得整個台灣甚至是全球的生態系統受到改變。除草劑最初是被用來控制管理公路與鐵路上的雜草,到最後卻演變成不肖人士為了節省人力成本除草,直接使用以除草劑的方式使得生態與土壤不再亂生長雜草,這可讓土地開發商或建築業者省去不必要的成本與麻煩,卻不知造成生態系統的病變。

       當生態之中碰到除草劑,使土壤惡化,動植物無法生存,甚至是經由雨水使除草劑透過土壤進入河流返回上游,最後也將使人類受害,這是使用除草劑者本身也沒想到的,不只傷害生態也危害人體健康,但除草劑的使用越來越頻繁,主要是取得除草劑簡單,而政府與當地官員也並未明確指出除草劑的使用方式與規範,使得許多為了保有自己土地與以青草為生的賣家受到侵害,主要是當土壤接觸除草劑之後,使得這塊土壤難以再長出青草,最後土壤變廢墟;而以青草維生的店家,都是以草叢中稀有的植物中採取的,但只要經過除草劑的接觸,全部都會毀於一旦,不但稀有植物難以生長更是絕種的前兆。

       以上原因皆由除草劑的出現,該如何制約與防止除草劑的侵犯,因從政府與人民一起做起,首先政府應規定除草劑的使用規範與限制,只能以大眾利益為考量使用在交通道路上,而除草劑量的也有所限制,因以土地面積比例做考量,不可灑取過量,這才會使得除草劑的限制更明確化;主要還是民眾的力量,該先讓民眾了解什麼是除草劑,而除草劑又會對地球造成何種破壞,透過社群媒體的傳播一些關於生態知識,每個人對地球貢獻一些,除了知識也可靠自己的體力,自己動手做,若有看到不必要的雜草,可依自己的力量來除草,不使用任何迫害生態的方式來保護地球。

       野草也是一種生物,雖是野草但也是生態必要之物,它可以當做動物的棲息地,也可保護土壤的茁壯,而野草中有許多民眾所需的營養,往往不知是從野草中萃取出來的,但隨著除草劑的出現與不肖人士的開發,使得野草快從地球消失,生物的消失往往是不知不覺的,而身為地球上一份子的我們,要時常做好保護環境與理解生物的生存之道,不可作為了人類的利益而傷害不必要的生物,這只會使地球環境越來越複雜。

附加檔案大小
322_dan_ye_p17.pdf448.8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