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荒野在全台灣共有48個自然場域的定點觀察站,解說員每個月在觀察站持續進行著自然觀察,記錄其中的四季變化,並在定點舉辦各類型單日或過夜的戶外推廣活動。荒野每年在全台各地進行了上百場的戶外自然體驗活動,期望藉由荒野解說員的引領,帶領民眾走入自然、體驗自然、了解自然,進而喜愛自然、珍惜自然,並做到關懷保護的行動。

溫柔守護的戰果—台北親子團嵩山梯田保衛戰

2017-11-20

 圖、文/ 莊育偉〈棲地守護部專員〉     去年9月(2016) 台北親子團發起了一場與嵩山社區合作的梯田保衛戰,在北一團(140)、北五團(520)及北六團(134)相繼投入下,共794人次的參與下,前後經歷11場大小活動,並於今年7月結束了這場試驗性質的棲地守護行動(2016.09~2017.07)。     而這場歷經一年,全程由親子團獨立操作、認養場次投入梯田生物資源調查、社區服務及親手移除外來種的行動,也深深獲得了社區的認同與感謝。     但棲地的守護需要成熟有效的方式與長期的投入,除了執行時大家全心的投入外,也需要得知成效如何才能及時的適當調整,避免到頭來徒勞無功。因此棲地守護部期望藉由本文的說明與分享,將親子團投入的過程與成果甚至優、缺點與所有荒野人分享與共勉之。 前情提要     親子教育前輩耀國曾於快報文章中提起「荒野親子團的活動主要是邀請父母陪同孩子在各種環境中自主探索,學習對自己、對人、對自然萬物的欣賞與尊重,並在持續的成長與學習裡培養足夠的能力付諸行動守護大地,成為保護大自然的重要力量。」(摘自: 2012.6.21親子教育委員會簡介) ,於是在棲地守護部的引介及荒野探索者小隊志工的協助下,台北親子團首次單獨與社區進行長期且互利合作的投入第一線生態調查與守護行動,這個經驗充分展現出親子團設立的初衷。     由於已知嵩山社區擁有北台灣百年的梯田景觀及自然資源,雖於2012年在江理事長推動之下於2014年9月成為新北市第七個完成農村再生的社區。但同樣面臨台灣偏鄉的處境(人口老化、外移、廢耕、外來種入侵及農藥過量),於是大家設定了清楚又簡單的目標,希望協助社區將外來種移除,也接降低農藥污染,經過幾次幹部們與社區理事長、總幹事與地主當面溝通之後,社區認同了親子團守護梯田的美意並獲得了讚賞,於是展開為期一年的行動,目標如下: 移除梯田內的福壽螺與大肚魚。 避免福壽螺、大肚魚再次進入梯田。 協助社區工作(修繕田埂、老屋、除草)。 梯田守護成果分享 一、外來種移除: 統計歷次福壽螺移除紀錄,移除數量約為43公斤(不算太多),大肚魚則協調地主自行於休耕期放乾梯田處理,如審視福壽螺移除效果不佳之原因,主要是水田雜草太多,螺類躲藏其中不易發現,如地主能事前確實除草效果必定更高,另外就是親子團年齡廣泛,光是照顧年幼團員之安全及維持活動進行已經分身乏術,因此如與其他團體(企業員工)比較,相對移除效率落後許多。 而也發現地主眼見移除效果不錯(僅殘留少量福壽螺),並於私下投入苦茶粕(或化學藥劑)殲滅剩餘部分,但卻失去荒野投入行動保護大地的目的,顯示環教的溝通除仍有待加強之外,也面臨人性的考驗。 二、梯田生物資源普查:統計進行的七次梯田生物相普查資料後,共紀錄到梯田植物相約43種、昆蟲相約29種、鳥類相約11種、其他動物相約29種,也包含記錄到多種稀有水生植物及保育類動物,證明這百年梯田的生物多樣性。 雖然本次調查方式不似研究單位的嚴謹、紀錄表格亦簡化許多、但由於親子團較少接觸這樣的調查,因此在不熟悉之下記錄資料多有謬誤之處(寫錯字、填錯欄位、漏填、日期沒寫、自創名稱…),結果資料有效率僅達25%左右。但調查目的僅在於讓各團有實際調查的操作經驗,因此如每次均有全區的巡視資料,就算資料有效率僅10%亦可獲得可用資訊。 最後透過各團這樣簡單的田野調查與記錄,各團對於調查已有初步的認識甚至實務的操作經驗,也了解只要持續累積就能獲得有用的守護資料(物種名錄),也有團員詢問為什麼每次都知道下一次要移除福壽螺的區域位置呢?其實都是參考上一次福壽螺的分布調查資料來取得這下一次工作的區域,除此之外還能看出分布遷移及族群增減的變化,也就是移除的效果。 三、其餘成果:包含團集會不需要每月另外找地點,省去很多聯繫、場勘、倒錯地方的問題,協助社區除草、農事協助與在地消費增加敦親睦鄰等成效,上述行動均獲得在地的認同。 如何達成親子團內部共識? 因親子團人數眾多,如要使各團所有成員均了解社區守護意義之難度頗高,因此除了總會專職密切的支持外,幹部們討論後立即採取一系列凝聚共識的方法,除了製作守護地區的簡報說明外,順便針對調查方式進行內部宣傳,再經各團之間的有效溝通與執行的經驗、教案等分享,讓大多數團員清楚本次行動的意義。 一、綵衣娛親的行動劇 : 除了簡報簡介之外,為了讓眾人同心協力,因此親子團幹部群編排了「嵩山社區保衛戰」舞台戲,凸顯梯田的美麗與危機。 二、設計「體驗式教案」: 藉由教案的製作與現場活動的操作,讓團員了解梯田生態食物鏈,了解福壽螺、農藥對水田生態的影響。 三、「幸福的守護」宣導影片 :以俏皮可愛卻又深入的節奏,將守護行動製作成短片進行荒野內部宣傳,逐步強化共識及讓團員躍躍欲試,引發自發性的守護願意。 梯田守護策略與調查的擬定     由於親子團較不熟悉現場狀況及調查邏輯,因此守護計畫及調查方式大多由總會棲地守護部技術支援,並於親子團幹部討論修改後執行,以簡單易懂的設提供親子一同尋寶與調查,並於團集會活動之前再次說明調查與記錄方式,以確保調查資料的有效性。而親子團於調查期間搭配相機記錄,以親子組隊方式進行,也順便讓蜂、蟻及小鹿體驗了梯田四季變化。 避免與社區的雞同鴨講及增加合作意願     外地人善意的投入與幫助,對在地社區不見得是必要的協助,甚至往往成為干擾或是找麻煩、有時甚至產生誤會。因此安排了多次的造訪與現場實際的了解,找到社區真正需要協助工作,以下為本次相關的經驗分享。 正式拜訪消彌誤會 : 為了消除社區的疑慮及誤解,因此安排一次高規格大陣仗的拜訪行程,邀集各團幹部及分會幹部,由專職主持會議進行正式來意及說明工作內容,讓社區清楚荒野是來玩真的。 記者的訪問 : 安排確定好活動之後,邀請記者進行社區採訪,安排社區理事長、總幹事、荒野幹部進行訪問。 媒體快報的提供 : 即時將新聞露出之後的效益提供社區知悉,包含臉書、新聞、電視、快報文章。 尋求意見與邀請會議 : 活動辦理期間的相關的問題、流程、用餐、可能的干擾、人數限制、人員安全問題、全部諮詢社區幹部以示尊重,亦讓社區清楚荒野的工作進度及用心。 避免雞同鴨講: 因社區擁有其他外單位的參訪活動,為便於雙方清楚工作進度及便於安排社區工作,與社區共同排定共同行事曆,如有變化立即更新行事曆,避免活動衝突或產生空窗。 統一窗口:因本會組織龐大群組眾多,社區通常會搞不清楚哪個單位代表荒野?為避免資訊傳遞錯誤及誤會,與社區及親子團共同確認任何正式活動聯繫均由分會單一專職。 有關社區的問題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任何社區或多或少都有本身條件的優缺點及內部的問題,當然能協助的部分我們量力,或是提供給與社區能更好的意見或是引進資源,而對於社區內部的問題我們討論後盡量去迴避,避免因為荒野的投入反而成為社區問題的導火線,因而採以更高更廣的角度去檢視,如所採取的行動能使社區或是環境更好的則方為之。 尾  聲   雖然歷經親子團一整年的守護活動,社區各農友也各自打拼雖然福壽螺的問題依然存在但已削減危害,回顧守護的成效除了我們本身的限制之外,也顯現了與在地合作的空間與限制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例如部分農友無論如何就是寧願使用農藥方式清除福壽螺,或是因為仍心存疑慮的不想與荒野進行合作,但相信一年下來所有社區內的農友也會知道有一群傻子親子團經常來社區服務,幫忙撿拾福壽螺辦活動讓農村熱鬧了起來,也因為這樣的協助讓老農友減輕很多農事壓力,而社區發展協會也能繼續宣傳推廣無毒的千歲米。   至於後續發展會如何呢?玄天上帝米會不會出現?哪一條預計穿越梯田的道路會不會真的開闢下來?百年梯田生態守得住嗎?還會有其他群組進一步的合作或進行更有效的守護嗎?這些疑問我在此都無法回答。   這也只是一場台北親子團跨出棲地守護的「初體驗」,無論最終結果會如何?最重要的是我們實際去擬訂了計畫、採取了行動、嘗試與社區去守護百年梯田,於是我們可以說親子團作到了荒野最初設定親子團對於「棲地守護」的期許與實踐。 您也想發動自己的棲地守護行動了嗎?       看完了台北親子團的嵩山梯田保衛戰行動,您是否也蠢蠢欲動了呢?如果您想要更了解狀況,或是仍不知該如何投入棲地守護行動,您可以聯繫總會棲地守護部進行詢問或者可以參考第293期快報文章的守護行動流程概要,一起與夥伴們捲起袖子,展開一場屬於自己的棲地守護行動。

【理事長的話-快報304期】為後代子孫留下永續的利

2017-11-20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社會上的紛紛擾擾,總離不開是為了「名」「利」或「情」。 先撥開「名」「情」兩者不談,先來談談「利」吧。 「利」字,左為禾,右為刀,用刀將稻禾割取,當然就是獲得收成了。 努力耕種,稻禾長大,結實纍纍,豐收獲利,天經地義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先祖為後代留下永續的利,這是先祖之愛。 大潭藻礁,在桃園大潭已生存7600年, 大潭藻礁有著豐富生物資源,也是天然的防波堤, 歷代先民只在藻礁內獲取生活所需的少量螺貝魚蝦, 對於藻礁生態則依其天然狀態生長,沒敢破壞。 或許心中有著想法「將這片土地保存好,子孫就有美好天然資源,及源源不絕的螺貝魚蝦。」 但是現今社會的開發案,卻可為了短暫的利益,犧牲7600年的天然屏障,而且還要花掉我們納稅的錢去進行不可預期的復育。 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真的設在大潭,豈不相當於前人花了7600年所存給後代的環境本金一次全部花掉或浪費掉,我們把前人留給世世代代的利一次用完。 10月28日將在金門進行是否設立賭場的公投,站在守護環境的立場,協會反對在金門設置賭場,於是10月10-12日在金門進行下鄉行腳活動,當挨家挨戶宣導有關公民投票相關辦法時,鄉親總是慷慨激昂地訴說著金門光榮歷史、金門的美麗風光及出外不掩門的良好治安,也說著賭場設立可能的治安問題、環境破壞問題及後代子孫的教育問題。 良好的風俗習慣,也是前人留給我們的永續寶藏,且像釀酒一般,隨著時間的累積,愈陳愈香,一旦在缸中放入雜菌,則可能壞了一整缸的美酒。 誰種下了稻?誰收割了稻? 為子孫種下或留下那些足以永續的「利」? 還是我們把該留給後代子孫本金都花掉了呢? 守護臺灣的自然生態,讓臺灣的美好可以好好交給後代子孫吧。 荒野保護協會與大家一起努力,荒野保護協會與大家一起守護美麗臺灣。

【理事長的話-快報303期】荒喜久久 野聚台南-22年年會之感謝及感想

2017-10-23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9月9日(久久)荒野22年年會在台南新化揭開序幕,臺灣各地的荒野伙伴在此齊聚,彼此互相問候及交換心得,非常喜悅。        走進綠市集場地,首先看到的是解說組的定點觀察相片展,每一張照片就是一個分享,公翠鳥與母翠鳥每日行影相隨的愛情故事,後來母翠鳥的不幸喪生等,解說員分享自己的觀察,我在一旁聽得入神,荒野解說員的分享就是這麼的生動感人,因為每個故事都是切身經歷,與土地或物種愛的連結。        另外場域還有親子團的觀察力活動,小蟻、小蜂及大蜂用圖片及水雉鞋來進行活動,有趣又好玩。走到除草劑連署攤位,伙伴們訴說著除草劑對環境的影響,群體以口號吸引路過的人,再佐以小禮物果然奏效,路過的人都會停下來,認真聽著除草劑的不當使用問題,在守護環境及食物安全考量下,很大方的簽名連署了。在友善耕作守護大地的相關攤位上,有樹鵲的柚子、袋鼠的水果、飛魚的竹筍,每個人以閃亮眼神述說著自信的農產品,令人讚賞,這些志工以身體力行方式展現自己對土地的愛。還有手做的環保網袋、由小蜂或小鹿販賣的二手商品、手做點心及飲料等,愛物惜物的心,從大人到小孩都確實做到。環保綠市集充分展現荒野的理念及作爲。        晚會活動更是精彩,有宜蘭分會的生態劇--野溪怎麼了,表演者投入的演出,充分將野溪的開發及溪流生物的快樂哀愁表現無遺,還有蘋果樹與大肚魚的對話,活靈活現,非常吸引人。頒獎、授證也是年會重要活動之一,因為每位志工將時間及能力捐贈於協會,都值得好好讚揚,年會就是非常恰當時機。今年晚會還多了冷杉無償捐贈土地給協會使用20年,這可是荒野很重要的一步,為捐贈土地做爲棲地守護之機會開啟了一扇門。        第二天兵分三路,有古蹟之旅、海岸行腳、水資源守護三條路線,在水資源守護的活動中,小鷹護送聖水,小鹿、小蜂、小蟻的沿途鼓掌加油,最後在大廣場圍繞成臺灣圖形,此時場內所有人都心念相同,口裏喊著「守護水資源,愛護我們的家園」,心裏也這樣的想著。        二天一夜的活動,處處可見臺南分會伙伴的用心,努力將荒野各群組所推動的內容都囊括在內,感謝臺南伙伴的無怨付出,感謝秘書處的全力支援,感謝南大附聰的好場地,感謝每一位參與者及表演者,感謝熱情的荒野伙伴,因為有大家,感覺很溫暖。        後記:年會有個紀念鑰匙圈,這個禮物是臺南副分會長浣熊贊助的喔!!

在孩子們的身上看到希望

2017-10-23

文/賴麗舟〈荒野22週年年會活動總召,自然名:金魚草〉、圖/台南分會解說員攝影組                  與荒野台南分會的伙伴們籌劃準備了一年,終於順利地畫下了句點,身軀有些疲累,心靈從溢滿的激情回歸到空白的平靜。   從去年8月承諾接下年會總召開始,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純粹和平常舉辦活動一樣。接著開始與伙伴閒聊,天馬行空亂丟想法,想著要用什麼方式介紹台南,讓全荒野人認識台南、愛上台南。   兩個多月後,我們開始自省:難道我們只是規劃一場普通的到此一遊行程嗎?每年一次的年會是不是能給大家更多的激發?年會既然是屬於全台荒野人交流分享平台,那我們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來讓大家介紹自己在荒野做的事,讓其他地區的夥伴認識彼此,而且既然主辦場地在台南,我們就更有義務要辦一場讓全荒野人都心之所往的年度盛會。   方向訂立後目標更明確,目標明確之後接下來的計畫就可以開始進行。雖然執行的過程一再修正,我們盡力用最精簡且不花錢的方式安排所有活動 ,善用現有的資源達成做到最大的成效。終於,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最重要的就是參與的夥伴,我們除了邀請所有台南親子團共襄盛舉,也邀請全台各分會踴躍參加,這時候特別能感受到運動場上常出現的術語「主場優勢」是啥感覺了。        自己人挺自己人的義氣,在這個地方發揮的淋漓盡致,台南分會所有的荒野夥伴幾乎全體動員、熱情參與工作。不過當活動報名截止的那天,系統統計出報名人數時,卻讓我們倍感失落,還好我們有著樂天的阿Q精神,也有個荒野人隨性豁達,很快調適好自己的心情,最差的狀況就是台南荒野人自high吧!在進行完最後一次探勘時,心裡更篤定了這樣的想法,不用在意參與人數的多寡,做好該做的事,其它就交由上天安排吧! 水水綠市集 推廣愛物惜物、二手物再利用、使用天然資源、友善環境甚至營造生態環境。 我們帶著孩子們一起做,是交流、是推廣、是教育。期待我們的方法可以潛移默化,深耕想法改變生活方式。 晚會交流 看著全台荒野人,在台灣不同的角落,一起為著改善地球環境努力著,我們彼此安慰,知道環境保護的路並不孤單,我們也彼此鼓勵,繼續攜手為環境保護而努力。 珍惜水資源倡議 一滴飲用水得之不易,過程中繁瑣複雜,因此我們的使用更應當珍惜。而水源保護區的解編,除了影響生物的用水權利,也影響整個的生態環境甚至物種被迫遷移或滅種,這些都是水源保護區除了經濟開發之外更是需要關注的環境議題。 親海小旅行 藉著雙腳行走海邊感受海洋的美景,體驗海岸線的變遷,了解大海的困境與無奈。面對海洋垃圾,是否可以重新思考我們能為,海洋做些能幫助它的方法。 府城巷弄尋寶 針對水資源的主題,在府城街頭巷弄中尋找水道的蹤跡或遺址,加碼找到暗藏巷弄中的真正在地台南美食,藉由漫步了解真正的府城歷史脈絡及飲食文化。   一系列不同的活動的設計皆闡述相同的信念,我們為環境改善在努力,也帶著我們的孩子一起做著有意義的事,更希望能影響未來的子子孫孫,讓環境美好,讓荒野永存。因為我們堅信可以,因為我們在孩子們的身上看見了希望。在綠市集,孩子們推廣他們攤位的理念。在晚會,一個從小在親子團長大的孩子,從祖父那繼承的土地,無償借用信託給荒野做為棲地守護區。在倡議水資源:挑水、傳水、給水、飲水,用行動表現水資源的重要。我們真的堅信,因為我們在孩子們的身上看到希望。

世代的傳承與感動:荒野22週年年會有感

2017-10-20

文/陳正彬〈臺南分會親子團第四炫蜂籌備團團長,自然名:灰熊〉 2017年9月白露近秋分,荒野年會在台南舉辦。今年交棒給台南荒野夥伴舉辦盛大的年會,在年會總召賴麗舟〈自然名:金魚草〉以及分會長陳格宗〈自然名:野馬〉跟祕書黃德秀〈自然名:甘蔗〉的召集與邀約下,成功的完成這件盛事。感謝上天給予我們這樣一個機會與共同成長的機會,這是一個恩典。     加入荒野剛好滿一年,在這一年裡熱切地感受到每位荒野夥伴的熱情以及無私的愛。這份愛不論是在大人或是小孩身上,都可以從滿滿的體會到。年會的籌辦,經歷多次的討論與串聯,我們都不是天生就會籌備活動,我們有的只是那份熱情以及對於環境自然的慈悲與熱愛。過程中,每位夥伴負責且不推卸的扛起所有活動的責任,在這過程中感受到的只有喜悅與感動。        這次年會的義賣攤位,各個群組使盡全力,不論是手作小物或是滿滿愛心的自然食材,都感動了所有參與的人。對親子團的孩子來說,這是一個玩樂的場域,也是一個戶外的學習空間。看到每個孩子使出全力的介紹自己攤位上的商品,都能感受到他們對於生活以及生命的熱情。三生教育也因此得到實踐的可能。雖然我並沒有參加晚會,但我能想像整個過程肯定充滿愛與歡樂。無論是戲劇的演出、授證的進行,都完整的呈現荒野人的核心價值與對於彼此的愛。        隔日在台南山上區台南原水道舉行的聖水傳遞活動,讓我們看到整個荒野親子團的壯大盛容以及每個參與夥伴皆有志一同的表達對於保護水資源的決心,深切的表達出在經濟開發與自然守護之間,應該要有一個長遠的規劃與考量。我們的所有作為都深深地影響著下一代的價值觀與看法,許多改變是不可逆的,我們在人生以及生活的每一個決策口都需要慎重的考量下一代所應擁有以及將會失去的可能。就像我猶記小時候那條讓我抓蝦、抓魚的小河,帶給我心中的感受與滿足,讓我猶記四十年。

探訪古城牆「台灣府城垣小東門段殘蹟及小西門」

2017-10-20

文、圖/王雪美〈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月桃)        荒野22週年年會系列活動,於9/10上午分三條行程進行,其中「探訪古城牆」活動是由台南分會的夥伴張榮哲〈自然名:蜘蛛〉帶領著夥伴們在充滿歷史韻味的府城中尋找寶藏。出發前,大家看著蜘蛛帶來的台南地形圖,一起複習台南歷史。        蜘蛛告訴我們,早年城牆的搭建是為了保護城裡的人,清朝在平定朱一貴之亂時,開始在台南築城牆;後來到了甲午戰爭,日本人因為明治維新推行現代化,所以把城牆拆了。而同一時間,台灣也因為日本人來台建設,成了中國地區第一個有自來水的地方,當時提供自來水來源的溪流叫做「德慶溪」(也就是現在台南排水北幹線)。        本次的「探訪古城牆」活動,就是沿著德慶溪上游步行,經過地下道後,一路往東走,可以明顯感受到房子高低落差,以及被河道切出來的遺跡。路途中,可以看到兩旁獨特的建築結構,房屋與房屋之間,留有走道,在現今建築中已經很少見。眾人並肩漫步,古城台南有著許多日本時代遺留下來學校,包括成功大學、台南一中,這些建築內部的格局相似,都有一整長排的辦公室或教室空間,校園內一定有個用紅磚蓋成小禮堂,牆上還清清楚楚留下曾經被轟炸的彈痕。來到台南一中,還可以清楚地看到當年東門段的城垣殘跡。        看完城桓,分會夥伴們帶領大家發揮想像力,試著在台南地圖上,想想應該如何建城牆,才能保護城裡,人民安全。「台灣府城垣小東門段殘蹟及小西門」位於國立成功大學光復校區內,鄰近成功湖、榕園和成大館、舊文學院兩座日式建築,呈現南北細長帶狀分布。小東門段殘蹟,建於1777年,為成功大學歷史最悠久的古蹟遺址,為原先府城勝跡小西門,1970年因道路拓寬由府前路遷入現址;小西門則落在小東門殘跡,城門與門樓顛倒,是個很有趣的顛倒世界。在這裡,許多遊客來此郊遊、拍照,更可遠眺殘蹟遙想其當年風采。荒野的夥伴們在此發揮想像力,並運用許多精巧的模型,動手模擬重建城門與城牆。        整場活動下來,台南分會的夥伴們,透過生動的故事敘述,讓大家更深刻瞭解當地的地理與歷史,同時也藉由有趣的體驗活動,讓大家動手又動腦的激發想像力。有別於一般的古蹟導覽,讓我們更能身歷情境感受當時的歷史氛圍,留下深刻的印象。        府城人文薈萃的歷史韻味,讓人體會到時光洪流的些許滄桑,荒野前理事長李偉文曾說「環境保護是條沒有終點的道路」,在環保這條道路上,只有將眼光放遠、重視永續,後代子孫才能享有美好的環境,而非在歷史中回味。  

荒喜久久、野聚台南:荒野22週年活動紀實

2017-10-20

文/張源錄〈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麋鹿〉,圖/張源錄〈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麋鹿)、曾國誠〈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石頭魚〉、吳明珍〈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珍珠〉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慈悲心與浪漫,期許大家永遠懷著愛與浪漫、熱情地去實踐,讓人生充滿精彩。」--徐仁修,2017年荒野年會致詞        一年一度的盛事「荒野年會」,今年選在歷史悠久的府城台南舉行,全台各地荒野人在此聚首言歡,回顧過往一年的辛苦成果、分享對當前事務的想法,同時,也凝聚彼此情誼,朝未來的共同願景前進。 減法新生活,熱鬧綠市集        週六下午,台南地區零星有雨,這次的年會地點「國立臺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新化校區」卻是艷陽高照,氣氛熾烈。台南分會長陳宗格〈自然名:野馬〉及解說組夥伴的攝影紀錄,以畫展的方式呈現在年會入口,自然與藝術相揉合出別緻的迎賓小徑。校區內,荒野各群組夥伴以「減法新生活」為主題,設立各式各樣的新奇攤位,組成「水水綠市集」。親子團大大小小夥伴們熱情招呼,義賣各項環保商品、手作點心與冰涼飲品。一處樹蔭下的攤位上,擺滿了嶄新亮麗的玩具,誰能想到這些玩具是由廢棄堆、資源回收區中撿拾回來?        手作活動也是綠市集的一大亮點,除了販售精美的「心洞明信片」、編織手環、打火石外,現場也有麻繩提袋DIY與多肉植物盆栽教學等活動,讓參與民眾能藉由實作,不僅瞭解如何廢物利用,同時也能輕易地為居家環境進行綠化。        現場還有新竹分會夥伴千里迢迢南下助陣,傳達近期推動的禁用除草劑連署行動;高雄分會海灘守護小組則是發表近期的海灘調查成果;此外,「救救北極熊」、「呱呱在哪裡」等各種生態桌遊,以寓教於樂的方式,讓歡聚時光在孩童歡笑聲中度過。 群聚一堂,歡慶週年        夕陽西下,在享用台南分會夥伴們準備的豐盛晚餐後,荒野22週年的晚會正式開始,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特別撥空到場致詞,徐仁修老師對於荒野親子團的孩子們成長的如此美麗、健壯,十分欣慰,並表示孩子就是希望:「幫助地球的最好方式,就是好好教導自己的下一代」,勉勵荒野夥伴們能永遠懷著愛與浪漫、熱情地去實踐,讓人生充滿精彩。        當天日期適逢國曆九月九日,理事長月梅老師致詞時,期許荒野能如九月九日般,長長久久,並特別感謝全台11個分會、1個籌備處及常務理事們一年來在推廣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上的付出。緊接著,宜蘭親子團夥伴們演出行動劇「野溪怎麼了」,讓整個會場頓時活潑起來。 回顧過往,展望未來         過去一年,荒野的腳步依舊不曾停歇,氣候變遷群組製作了一支活動影片,回顧當年夥伴們在情人節成立、一邊摸索一邊前進的歷程,如今,氣候變遷群組日漸蓬勃,透過樹調、講座等方式,讓氣候資訊不再是仰之彌高的艱澀難題,而是人人皆可在日常中實踐的生活選擇。台東分會長林義隆〈自然名:咸豐草〉亦親自上台,說明台東知本溼地的寶貴,呼籲夥伴們一同為守護台灣環境而努力。         作為東道主的台南分會,以唱雙簧的方式演出「那一年,我們做過的荒野事」,在說笑逗唱之間,和全體夥伴分享過去一年來全國大連線的空氣污染倡議、諸羅樹蛙棲地守護、親子團南三團成立、曾文溪走讀等活動。 因為你我,任何事都可能發生        晚會後段,夥伴們於會場間席地而坐,交流情誼、暢談參與心得,荒野榮譽理事長李偉文曾說「…我常常把荒野裡的活動想像成古代的趕集。一聲吆喝,朋友們就從四面八方響應,大伙兒肩挑手提,騎著驢趕著牛,每個人都不可或缺,但也沒有哪一個人是主角,是偶像。」當晚情景,與李偉文之描述是如此相符,「這就是客棧,這就是荒野,因為有人,有各式各樣的野人,所以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晚會落幕時已為深夜,天上明月高掛,夥伴們相約明年新竹再聚,期望未來在大家的攜手合作下,家園環境能益發美好,實現自然萬物共存共榮的願景。  

「愛上荒野」改變刻不容緩

2017-09-20

圖、文/廖佳雯〈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三年級、荒野暑期實習生〉        在荒野待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一個月,這一個月裡見到各式各樣的人和理念,要說大家有甚麼共同點,大概就是荒野的每個人都是熱愛環境的吧!在進入荒野實習之後我最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成立這麼久、分會及活動都如此眾多的龐大組織,實際的活動運作竟然大多都是依靠志工這件事。志工,是一群沒有領水支付卻願意付出勞力、時間甚至金錢的人,是甚麼樣的組織及理念可以讓一群人這樣無償的付出呢?                我在荒野的實習分為室內的辦公室行政及參與協會活動的戶外兩個部分。室內的實習主要是協助專職,這其中時不時地看到各個分會的專職或志工也都會跑來開活動的會議或交流,而在周四的固定講座中,邀請到的講者也大多是志工,他們未必是講座主題的專家學者,但他們花了很多的心力自己觀察、研究、向專家請教,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們所愛的。雖然他們可能會緊張忘詞,不像專業講師如此的侃侃而談,但還是感受的到他們對環境的熱愛,也會忍不住感動。        相較於室內的辦公室行政,戶外的實習就有趣也多元許多。這個月的實習中我也去了很多以前從沒想過要去的地方,這些地方的共同點就是很「荒野」,真的都很原始甚至是雜草叢生。        有一次的活動我去了位於六張犁的富陽公園的導覽活動,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聽了有關公園的歷史、生態解說,一個當地的住戶就說她住了幾十年從沒來過呢,一直以為這裡只是一片雜草,沒想到這麼漂亮、保護的這麼好,讓我聽了又驚訝又覺得好笑。但我也不禁想到,會不會是宣傳不足才讓人們沒有機會來看一看這些美麗的景緻呢?但又想到這些地方一旦有越來越多的人來觀光的話,會不會就無法維持一樣的景緻了呢?                 另一次的活動我來到了五股溼地,那天修繕完東亞家蝠的蝙蝠屋後,有機會可以用探視鏡觀察蝙蝠,大人小孩都相當地興奮音量自然也大聲了起來。環境保育有時候就是這樣吧,要吸引人們關注無非是製造議題或提供親自體驗的機會,但隨著人一多,若沒有適當的宣導,垃圾、聲音等多少還是會影響到當地的生物,這也是一種必須考慮到的後果吧。        荒野的會員數及志工數其實遠遠的超過我的想像,但無論是講座還是戶外導覽,一定都有人在做筆記,有時候自己都覺得慚愧,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已早就過了求學的年紀了。剛來時常想這些志工們怎麼會都願意無償為協會付出呢?沒有人喜歡做徒勞無功的事的。但漸漸的發現原來他們不是只有付出,透過各種活動他們其實也獲得了很多,新的知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面對人群演講解說的能力,這些都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機會。                荒野的宗旨中就環境推廣教育這點,我覺得最特別而這也是現代人很需要的。如同淨灘講座所說的,保育生態除了事後的補救外最重要的其實是解決源頭,如果人們對待環境的態度和觀念不改,再多的補救也無法跟上環境被破壞的速度。畢竟人類真的太多科技也太發達了,科技的發達帶來了方便的生活也帶來了更多的垃圾、浪費和破壞,但科學家們都仍對改善環境抱持希望,只要及早改變。環保組織的目標看似都很理想,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改變」吧。  

我的人生第一個100潛 潛水的體驗式教育

2017-09-20

圖、文/邱靖淳〈臺北分會專職、自然名:釉彩臘膜蝦〉 在這個被水包圍的世界,我專注眼前的水藍色世界。 吸…… 吐…… 氣泡逐漸往上飄,隨著氣壓減少,氣泡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面對浩瀚的大海,我,顯得越來越小。       在荒野,許多活動都強調從感知去探索自然,進而喜歡、認識自然。對我來說,潛水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        在學潛水的邁入第五年之際,終於到了潛水生涯的第100支。每當朋友會問我,當初為什麼會想學潛水?想了想,除了因為那年報名海洋大學的海龜保育志工的關係,也因為住在基隆、從小在港口邊長大的我,總是說著「我喜歡大海」,卻對這個蔚藍的世界一無所知。        潛水這幾年來,一直讓我如此著迷水下世界,除了喜歡大海中那份寧靜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從潛水學習中,因為思考與調整而進步的成就感。我真的要很感謝我的教練,Linda教練總是在上岸後不厭其煩的指正我的錯誤,引導我學習、陪著我成長。          我不是個聰明、水性好的學生,第一次泳池實習課程,在一開始面鏡脫著就卡關。面鏡一拿掉後不知怎麼的,鼻子不聽使喚的吸水。當然在吸了兩口後就立馬衝出了水面咳嗽喘氣,接著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狀況。也因此到現在,我對於面鏡進水都還有相當程度的恐懼。我總事都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到海邊往海裡跳,一直到下潛後聽見自己的呼吸,清楚地見到海中世界,我才能放鬆心情開始這次的潛水。Linda教練始終耐著性子,使出各種招式讓我安心,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完成每次潛水。        海洋世界始終讓我著迷,即便我知道她有令人畏懼的力量,足以帶走我。        第三年,從望安當完兩個月的海龜保育志工回來後,思思念念的是那片湛藍的海水、寧靜簡單的小島生活。看著消費主義下那永無止境的鼓勵購買,看著人們在都市叢林中辛勞的工作只為了買更多、更好的東西,我不斷地想念著望安小島的淳樸生活,我一心一意的想要接近海洋。那年我像脫韁的野馬,一個人跑去綠島藍莎潛水打工換宿。        離開了龍洞和美國小,少了樓梯,第一次在綠島上岸竟然是連滾帶爬的在潮間帶被人拎起來。然而綠島的海實在太美太清澈,透明海讓我忘了恐懼,我可以很放鬆的與藍莎的教練們下潛。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教練,雖然技巧還不足,但我早就可以的,只是自信心不足的我始終對教練很依賴。        後來看著學弟妹的學習,總是想到當初學潛水的我,因為學習過程中有許多人的鼓勵,也開始在水中簡單的協助學弟妹。我喜歡在一旁聽著教練教學當作複習,同時也檢視自己的問題,做為調整的方向。        潛水就這樣上癮的。去年底到現在開始有了許多的第一次嘗試:第一次下20℃的海水、第一次自己獨自外找導潛探索陌生潛點、一個月內潛20支、下水種珊瑚。也開始添購各式各樣的裝備,從重裝、二手5mm防寒衣,再到有的沒的配件如手電筒與配重帶…等。隨著技巧的穩定,我也越來越能輕鬆自在的體驗潛水樂趣,面對突來的狀況,也不會驚慌失措。        何謂體驗式教育?潛水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潛水有許多經驗是值得被運用在生活之中的。例如:水下無法說話,即使有潛伴,大部分的問題都需要靠自己。慌張絕對無法排除問題,試著冷靜下來,思考所學或過去的經驗來解決。無法自行處理時,保持冷靜與潛伴手勢溝通求助資源。沒在水下時也可以是一種練習:練習想像突發狀況以及排除方式。聆聽自己的呼吸與吐氣,專注自我身體反應,專注觀察眼前的生態。培養團隊默契提升活動的舒適度…等。水下的世界,快與急容易弄巧成拙。         這兩年開始陸續記錄水下的世界,很開心每次分享海洋照片,都能引起周遭朋友的好奇感,發現海底世界是如此色彩繽紛、海洋生物是如此奇異有趣。        台灣是個海島國家,然而普遍的國人對於海洋是既陌生又害怕。因為愛海洋的關係,去年底加入了荒野推廣講師(註一)的行列,入班演講《重新看見海洋》,透過一張張投影片的分享,讓更多人看見大海的美麗與哀愁。很開心的,自己拍攝的海洋生態也被選入海洋教案使用。同時很謝謝許多愛海人士無私地分享照片,讓荒野海洋教案增添了不少豐富色彩。相信聽眾看了這些海洋世界,會對台灣海洋多了一份了解與疼惜。                今年也很榮幸的能夠加入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潛水技術組志工隊,開始參與珊瑚復育等活動。在這裡除了有無盡的海洋學科知識可以充實外,看到這麼多愛海人士早就投入海洋保育與海洋教育,也讓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加入的初衷。 我就這樣慢慢的沉醉在海洋的擁抱中…… 謝謝大海為我指引了一條開闊的道路。 謝謝我的教練、助教群們一路的支持與指導。 謝謝我的另一半總是默默支持我做任何決定。 今年九月我即將進入海洋大學再度進修。雖然腳步緩慢,但我會以自己的速度,跟著大家的步伐前進守護海洋之路。

「快樂」值多少錢?怎麼買賣「快樂」?

2017-09-12

在市場裡,常有下列的對話場景: 客人問:「老闆,白菜怎麼賣?」 老闆回答:「小姐,現在白菜很便宜,ㄧ把10元。」 或是「小姐,颱風過後,白菜飆漲,ㄧ把50元。」 農產品販售,常由稀少或豐足而變動價格;而工業化產品,則常以所用材料、製程難度或預計收益而訂價。 如果來衡量「快樂」或訂出「快樂」的售價,「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小時候,和同伴ㄧ起在大自然中奔跑,那種無憂無慮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稍長,進入求學階段,在書桌前苦讀,腸枯思竭後,茅塞頓開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再長些,進入交朋友聊心事的年齡,只要遇到心靈相通的朋友,聊起天來非常快樂。 年紀更長些,在職場上奮鬥的日子,只要在工作上有新創舉或受肯定,心中也非常快樂。 原來只要放開束縛、茅塞頓開、心靈相通、展現創意、受到支持肯定,身體就會釋出快樂元素,這就是無處可買,但可以由自己找到的快樂源頭。 許多人常會問: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能夠得到什麼?協會給志工什麼? 荒野保護協會是推動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的團體,志工將自己的能力、時間捐贈給協會,並協助推廣環境保護的理念及做法,在過程中,雖然會耗掉時間、花費體力,但與同好者ㄧ起討論、ㄧ起成長,腦中就會自動釋出多巴胺,快樂就自動產生了。 「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做志工,就可讓腦中產生無法估算價格的多巴胺。 做志工,就可讓自己由內在產生快樂的泉源。 做志工,雖沒有實質的金錢或物品回饋,但可以獲得無法在市場上買到的「快樂」。 快樂值多少錢?快樂用錢買不到,願意付出、不求回報就可以得到滿滿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