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荒野在全台灣共有48個自然場域的定點觀察站,解說員每個月在觀察站持續進行著自然觀察,記錄其中的四季變化,並在定點舉辦各類型單日或過夜的戶外推廣活動。荒野每年在全台各地進行了上百場的戶外自然體驗活動,期望藉由荒野解說員的引領,帶領民眾走入自然、體驗自然、了解自然,進而喜愛自然、珍惜自然,並做到關懷保護的行動。

「愛上荒野」改變刻不容緩

2017-09-20

圖、文/廖佳雯〈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三年級、荒野暑期實習生〉        在荒野待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一個月,這一個月裡見到各式各樣的人和理念,要說大家有甚麼共同點,大概就是荒野的每個人都是熱愛環境的吧!在進入荒野實習之後我最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成立這麼久、分會及活動都如此眾多的龐大組織,實際的活動運作竟然大多都是依靠志工這件事。志工,是一群沒有領水支付卻願意付出勞力、時間甚至金錢的人,是甚麼樣的組織及理念可以讓一群人這樣無償的付出呢?                我在荒野的實習分為室內的辦公室行政及參與協會活動的戶外兩個部分。室內的實習主要是協助專職,這其中時不時地看到各個分會的專職或志工也都會跑來開活動的會議或交流,而在周四的固定講座中,邀請到的講者也大多是志工,他們未必是講座主題的專家學者,但他們花了很多的心力自己觀察、研究、向專家請教,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們所愛的。雖然他們可能會緊張忘詞,不像專業講師如此的侃侃而談,但還是感受的到他們對環境的熱愛,也會忍不住感動。        相較於室內的辦公室行政,戶外的實習就有趣也多元許多。這個月的實習中我也去了很多以前從沒想過要去的地方,這些地方的共同點就是很「荒野」,真的都很原始甚至是雜草叢生。        有一次的活動我去了位於六張犁的富陽公園的導覽活動,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聽了有關公園的歷史、生態解說,一個當地的住戶就說她住了幾十年從沒來過呢,一直以為這裡只是一片雜草,沒想到這麼漂亮、保護的這麼好,讓我聽了又驚訝又覺得好笑。但我也不禁想到,會不會是宣傳不足才讓人們沒有機會來看一看這些美麗的景緻呢?但又想到這些地方一旦有越來越多的人來觀光的話,會不會就無法維持一樣的景緻了呢?                 另一次的活動我來到了五股溼地,那天修繕完東亞家蝠的蝙蝠屋後,有機會可以用探視鏡觀察蝙蝠,大人小孩都相當地興奮音量自然也大聲了起來。環境保育有時候就是這樣吧,要吸引人們關注無非是製造議題或提供親自體驗的機會,但隨著人一多,若沒有適當的宣導,垃圾、聲音等多少還是會影響到當地的生物,這也是一種必須考慮到的後果吧。        荒野的會員數及志工數其實遠遠的超過我的想像,但無論是講座還是戶外導覽,一定都有人在做筆記,有時候自己都覺得慚愧,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已早就過了求學的年紀了。剛來時常想這些志工們怎麼會都願意無償為協會付出呢?沒有人喜歡做徒勞無功的事的。但漸漸的發現原來他們不是只有付出,透過各種活動他們其實也獲得了很多,新的知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面對人群演講解說的能力,這些都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機會。                荒野的宗旨中就環境推廣教育這點,我覺得最特別而這也是現代人很需要的。如同淨灘講座所說的,保育生態除了事後的補救外最重要的其實是解決源頭,如果人們對待環境的態度和觀念不改,再多的補救也無法跟上環境被破壞的速度。畢竟人類真的太多科技也太發達了,科技的發達帶來了方便的生活也帶來了更多的垃圾、浪費和破壞,但科學家們都仍對改善環境抱持希望,只要及早改變。環保組織的目標看似都很理想,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改變」吧。  

我的人生第一個100潛 潛水的體驗式教育

2017-09-20

圖、文/邱靖淳〈臺北分會專職、自然名:釉彩臘膜蝦〉 在這個被水包圍的世界,我專注眼前的水藍色世界。 吸…… 吐…… 氣泡逐漸往上飄,隨著氣壓減少,氣泡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面對浩瀚的大海,我,顯得越來越小。       在荒野,許多活動都強調從感知去探索自然,進而喜歡、認識自然。對我來說,潛水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        在學潛水的邁入第五年之際,終於到了潛水生涯的第100支。每當朋友會問我,當初為什麼會想學潛水?想了想,除了因為那年報名海洋大學的海龜保育志工的關係,也因為住在基隆、從小在港口邊長大的我,總是說著「我喜歡大海」,卻對這個蔚藍的世界一無所知。        潛水這幾年來,一直讓我如此著迷水下世界,除了喜歡大海中那份寧靜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從潛水學習中,因為思考與調整而進步的成就感。我真的要很感謝我的教練,Linda教練總是在上岸後不厭其煩的指正我的錯誤,引導我學習、陪著我成長。          我不是個聰明、水性好的學生,第一次泳池實習課程,在一開始面鏡脫著就卡關。面鏡一拿掉後不知怎麼的,鼻子不聽使喚的吸水。當然在吸了兩口後就立馬衝出了水面咳嗽喘氣,接著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狀況。也因此到現在,我對於面鏡進水都還有相當程度的恐懼。我總事都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到海邊往海裡跳,一直到下潛後聽見自己的呼吸,清楚地見到海中世界,我才能放鬆心情開始這次的潛水。Linda教練始終耐著性子,使出各種招式讓我安心,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完成每次潛水。        海洋世界始終讓我著迷,即便我知道她有令人畏懼的力量,足以帶走我。        第三年,從望安當完兩個月的海龜保育志工回來後,思思念念的是那片湛藍的海水、寧靜簡單的小島生活。看著消費主義下那永無止境的鼓勵購買,看著人們在都市叢林中辛勞的工作只為了買更多、更好的東西,我不斷地想念著望安小島的淳樸生活,我一心一意的想要接近海洋。那年我像脫韁的野馬,一個人跑去綠島藍莎潛水打工換宿。        離開了龍洞和美國小,少了樓梯,第一次在綠島上岸竟然是連滾帶爬的在潮間帶被人拎起來。然而綠島的海實在太美太清澈,透明海讓我忘了恐懼,我可以很放鬆的與藍莎的教練們下潛。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教練,雖然技巧還不足,但我早就可以的,只是自信心不足的我始終對教練很依賴。        後來看著學弟妹的學習,總是想到當初學潛水的我,因為學習過程中有許多人的鼓勵,也開始在水中簡單的協助學弟妹。我喜歡在一旁聽著教練教學當作複習,同時也檢視自己的問題,做為調整的方向。        潛水就這樣上癮的。去年底到現在開始有了許多的第一次嘗試:第一次下20℃的海水、第一次自己獨自外找導潛探索陌生潛點、一個月內潛20支、下水種珊瑚。也開始添購各式各樣的裝備,從重裝、二手5mm防寒衣,再到有的沒的配件如手電筒與配重帶…等。隨著技巧的穩定,我也越來越能輕鬆自在的體驗潛水樂趣,面對突來的狀況,也不會驚慌失措。        何謂體驗式教育?潛水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潛水有許多經驗是值得被運用在生活之中的。例如:水下無法說話,即使有潛伴,大部分的問題都需要靠自己。慌張絕對無法排除問題,試著冷靜下來,思考所學或過去的經驗來解決。無法自行處理時,保持冷靜與潛伴手勢溝通求助資源。沒在水下時也可以是一種練習:練習想像突發狀況以及排除方式。聆聽自己的呼吸與吐氣,專注自我身體反應,專注觀察眼前的生態。培養團隊默契提升活動的舒適度…等。水下的世界,快與急容易弄巧成拙。         這兩年開始陸續記錄水下的世界,很開心每次分享海洋照片,都能引起周遭朋友的好奇感,發現海底世界是如此色彩繽紛、海洋生物是如此奇異有趣。        台灣是個海島國家,然而普遍的國人對於海洋是既陌生又害怕。因為愛海洋的關係,去年底加入了荒野推廣講師(註一)的行列,入班演講《重新看見海洋》,透過一張張投影片的分享,讓更多人看見大海的美麗與哀愁。很開心的,自己拍攝的海洋生態也被選入海洋教案使用。同時很謝謝許多愛海人士無私地分享照片,讓荒野海洋教案增添了不少豐富色彩。相信聽眾看了這些海洋世界,會對台灣海洋多了一份了解與疼惜。                今年也很榮幸的能夠加入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潛水技術組志工隊,開始參與珊瑚復育等活動。在這裡除了有無盡的海洋學科知識可以充實外,看到這麼多愛海人士早就投入海洋保育與海洋教育,也讓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加入的初衷。 我就這樣慢慢的沉醉在海洋的擁抱中…… 謝謝大海為我指引了一條開闊的道路。 謝謝我的教練、助教群們一路的支持與指導。 謝謝我的另一半總是默默支持我做任何決定。 今年九月我即將進入海洋大學再度進修。雖然腳步緩慢,但我會以自己的速度,跟著大家的步伐前進守護海洋之路。

「快樂」值多少錢?怎麼買賣「快樂」?

2017-09-12

在市場裡,常有下列的對話場景: 客人問:「老闆,白菜怎麼賣?」 老闆回答:「小姐,現在白菜很便宜,ㄧ把10元。」 或是「小姐,颱風過後,白菜飆漲,ㄧ把50元。」 農產品販售,常由稀少或豐足而變動價格;而工業化產品,則常以所用材料、製程難度或預計收益而訂價。 如果來衡量「快樂」或訂出「快樂」的售價,「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小時候,和同伴ㄧ起在大自然中奔跑,那種無憂無慮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稍長,進入求學階段,在書桌前苦讀,腸枯思竭後,茅塞頓開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再長些,進入交朋友聊心事的年齡,只要遇到心靈相通的朋友,聊起天來非常快樂。 年紀更長些,在職場上奮鬥的日子,只要在工作上有新創舉或受肯定,心中也非常快樂。 原來只要放開束縛、茅塞頓開、心靈相通、展現創意、受到支持肯定,身體就會釋出快樂元素,這就是無處可買,但可以由自己找到的快樂源頭。 許多人常會問: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能夠得到什麼?協會給志工什麼? 荒野保護協會是推動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的團體,志工將自己的能力、時間捐贈給協會,並協助推廣環境保護的理念及做法,在過程中,雖然會耗掉時間、花費體力,但與同好者ㄧ起討論、ㄧ起成長,腦中就會自動釋出多巴胺,快樂就自動產生了。 「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做志工,就可讓腦中產生無法估算價格的多巴胺。 做志工,就可讓自己由內在產生快樂的泉源。 做志工,雖沒有實質的金錢或物品回饋,但可以獲得無法在市場上買到的「快樂」。 快樂值多少錢?快樂用錢買不到,願意付出、不求回報就可以得到滿滿的快樂。

2017年五股溼地夏日賞燕季

2017-07-06

繪圖、文/李蕙琴(臺北分會五股解說組員,自然名:夏至)、圖/林秀麗             天空的顏色由藍色轉為紫色、橘色、紅色,再轉為紫灰色,夜幕低垂,在蘆葦叢旁等候的觀眾也從喧鬧歸於平靜,這場夏日饗宴也宣告開始。彷彿誰在我們身後揮動了指揮棒一般,燕群從天空而降,畫下第一道音符,開始了第一樂章。觀眾們不約而同驚呼,小心翼翼地驚訝著,深怕驚擾了燕群,我好喜歡這種距離,親近但不打擾,一種嘗試理解另一個族群的生活方式,卻不干擾的友善距離。        像是交響樂的音符在天空彈跳著,只見群燕飛舞,忽而旋起,忽而落下,在空中盤旋畫成交錯的弧線,四面八方而至,卻巧妙地不會撞擊在一起,這不是長久練習而得來的默契,而是令人驚豔的生物本能。   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場展演,蘆葦叢則是這場展演的舞台;但是對燕群而言,這卻是南飛之前的演練,蘆葦叢則是牠們的睡榻。燕群在每年南飛前,群聚在此進行飛行訓練,白天在外覓食儲備熱量,晚上就從四面八方回到五股溼地的蘆葦叢休息,這期間,每日反覆飛行,其中不乏剛離巢的小燕子,反覆練習,就是為了初次的萬里長征做好萬全準備。    每年三、四月飛到臺灣後,在亭仔腳築新巢,或是翻修去年的舊巢好準備生蛋育雛,是燕兒們每年的例行「工事」,在加入荒野前,這卻是被我忽略的日常;參加二次賞燕季之後,抬頭看一下燕子回來了沒,就像和燕子約好了見面一般,成了我春季的日常。     就像燕兒春季回來築巢繁殖一樣,三、四月開始籌備賞燕季活動,是荒野的例行公事,又一個春分過去,夏至也過了,隨著節氣的更迭,燕兒又將南飛,各位春分時低頭、夏至時低頭、秋分時低頭、冬至時還是低頭的低頭族們,今年夏季跟著我們一起抬頭,抬頭仰望,欣賞這由上萬燕群演出的交響樂吧!     五股溼地夏日賞燕季——治療低頭族肩頸的最佳良藥!活動報名:https://goo.gl/nVi3uc

參加臺南第十期解說員培訓有感

2017-04-18

圖/文 莊博程(臺南分會第十期解說員、自然名:蘋果樹)              回想和荒野結緣的起點是在2015年參加臺南四期志工班,從那時候就開始參加荒野的定觀,每每看到荒野的學長姐,在談笑風生之中都是一篇篇精采的故事,用說的用走的用寫的用畫的用照相的用DIY的等等方式,不管用甚麼樣的方式來解說,每每都讓人驚嘆不已。心想這樣的絕世武功要練成應該是難上加難,但是學長姐卻說這一點都不困難喔!只要參加了解說員訓練,包準馬上就能掌握到荒野內功心法的奧妙,就在那個時候,好奇的種子已悄然的埋在我的心中。        就在2016年下半年開始之際,八解夥伴蔡木隆(自然名:老鷹)的熱情邀約之下,毅然決然排除萬難參加了這次由臺南荒野王權勇(自然名:犀牛)召集的第十期解說員培訓課程。隨著課程的進行,也慢慢的解開我心中的解說之謎,原來荒野不是甚麼都沒有,只要你願意等待,大自然就像我們的好朋友,自然而然會給我們力量,而這神奇的力量自然而然會找到出口把這份熱情傳播出去,透過解說的型態讓更多人了解到荒野的情,體驗到荒野的愛。        這段時間的課程,從一開始開訓洪秀燕(自然名:黑琵)的與自我的對話開始,透過一場場談請說愛的哲學對話《談荒野的情說荒野的愛》的互動過程中體會到愛與分享的行動力,才一開始的開訓活動,就已經展現出十解夥伴的堅強實力,緊接著一連串精采的課程,見識荒野中各路高手不同解說風格,講師們用生命力展現出的熱情激起大家的共鳴,每個課程都讓夥伴們身心靈有著滿滿的收穫。回想在結訓前茂林的那一晚,眼睛閉上坐在石頭上,腦海中回憶著這幾個月的點點滴滴,有夥伴的歡笑聲,講師的精采演講,大家一起腦力激盪的熱烈氣氛,還有大自然帶給我們各種美好與憂愁的體驗之旅等等畫面都仍歷歷在目。        就是因為如此充實的內容。充實的時光,充實的陣容,加上一群有實力的夥伴,造就了這段緣份。雖然課程結束了,但十解的故事還沒結束喔!因為我們還要繼續玩下去,讓愛繼續發酵,持續分享更多的愛,讓愛在荒野中繼續蔓延。也讓人了解原來解說不只是解說,它是有生命力的,解開自己的束縛,用愛擁抱大自然,在輕鬆愜意中將這份情感傳遞分享給周圍的人,讓這份熱情照耀在每個人內心深處,願意將這份愛轉化成行動力。        和十解夥伴的結識之旅是我在生日前收到的最棒的一份禮物,荒野中最美的風景就是濃濃的人情味,感恩分會長陳格宗(自然名:野馬)、總召犀牛、組長柯志遠(自然名:月光)以及眾學長學姊們的加持,讓十解的課程充滿滿滿的祝福與愛的能量。

臺南分會第十期解說員培訓歷程分享

2017-04-18

圖/文 王權勇(臺南分會第十期解說員培訓總召、自然名:犀牛)        轉眼間3個月就過去了。回想當初為何會接下臺南第十期解說員訓練總召的任務,是源自於我們南八解總召郭慶祥(自然名:欖仁樹)的感召,因為我們都是來自於南二團親子團彼此間有著莫名情感的連繫,加上分會長陳格宗(自然名:野馬)勸說之下就答應了此項任務。        回想當初一頭哉進種子的世界裏,種子可以療癒人心,在贈送給講師當禮物時都令人驚喜萬分。欖仁樹所帶給我們的是大自然的奧妙,並等待著我們去探索。所以在他精心安排的課程下所帶領出來的學員都身懷絕技,像吳銘(自然名:水分子)是對蝙蝠生態習性瞭若指掌梁君慈(自然名:金銀花)對食材(植物)的應用及烹飪才能對身體達到養生的效果瞭若指掌。        為了讓欖仁樹的理想能夠延續下去,決定承接這項工作。一方面能夠再聽一次講師的內容精進自己,另一方面讓自己能夠認識更多人並將荒野理念持續下去在解說組長柯志遠(自然名:月光)的協助下籌組籌備會尋覓輔導員及講師,在短短的2個月內正式將南十解訓練班啟動了,開訓這兩天在前分會長黑琵的引導下大家都收穫滿滿並取得共識,也為十解訂下了激勵口號"十解有石櫟、有石櫟就有實力。        環境教育課程中張讚合教授(自然名:河烏)敘述如何專研法令阻擋統一夢世界開發案(該案位於水源保護區);以及"黃煥彰老師"用空拍機日以繼夜去收集不肖廠商,用事業廢棄物去填土造地,造成土讓變質及水源變色,喚起了大家對環境守護的決心。        這次培訓加入大學以上學生來參與,培養學生成為未來的解說動力,同學們也將在學校所學到的觀念分享給我們,達到彼此理念交換的融合同步成長,有他們的加入讓我們變得更年輕更有活力。  

一場你我可以幫小動物們發聲的公民行動

2017-04-18

圖/文 莊育偉(臺北分會主任秘書) 緣起        2013年6月臺北分會正式成立,啟動都會區環境教育合併棲地保育的公民行動。隔年臺北分會正式推動「公園生態化」,提出相關生態城市訴求並要求公部門建立「自然生態公園管理專章」,而為了說服公部門及市民明白原來身邊的公園可以像國外一樣很生態化,生活品質可以更好,因此志工們參考《生態指標」擬定了「臺北市公園調查記錄表」,針對臺北市內具有生態化潛能的公園進行了評選,期望與公部門合作將選出之公園進行生態優化,成為推動「公園生態化」的示範點。        2015年在當時的分會長張菁砡推動下,臺北分會第一次與管理公園的主管機關(臺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簽訂了地位平等、互利的合作備忘錄,之後更持續努力進行理念的宣傳、說明會、記者會的召開、結合學校與社區的合作、推動在地守護志工培訓,甚至成為臺北市府施政目標之一。 啟動 而為了讓更多志工、民眾能擴大參與及瞭解「生態化的公園」究竟會如何?分會與棲地守護部共同製作擬定了一個輕鬆有趣且結合環境教育與倡議的親子問卷活動「給小松鼠一個家」。希望藉由題目的引導獲得生態化的認知,無形之中使參 加問卷普查的志工、民眾了解不同面向的生態指標及意義,進而能影響更多生活周遭的親友支持公園生態化,希望能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民意。        這也是第一次讓志工、民眾轉以「小動物」的角色出發的模擬體驗活動、協助小動物逐一檢視與評估都會區內的主要公園,評估生態化程度(荒野度)是否足夠?再藉由問卷的回收與統計,獲得志工、民眾對於都會公園生態化程度的認知,如能每年持續進行一次活動,即可累積數據(民眾認知)與獲得年度變化曲線(荒野度上升、下降?)。 動手        2016年經過一連串的會議討論與活動細節調整,由現任臺北分會長(游晨薇、自然名:海洋)指派副分會長 (蔡國鎮、自然名:蜻蜓)擔任活動召集人,邀請臺北分會親子團(共七個團)進行內部活動,將藉由這次的運作測試,瞭解操作上、紀錄上、文字上的問題,以及哪些公園不適合親子前往(無斑馬線、交通較危險之公園),作為未來活動的調整修改依據。        於多次親子團內部宣傳說明完成後、各團依行政分區進行認養及公園普查,再經各團資料的回收與統計分析之後,終於在行動力超強的親子團協助下,臺北分會完成了第一階段進度,也獲得了數據成果,這也是荒野的優勢、可輕易於短時間內獲得代表民眾意見的數據。 守護        有了這一次的「初體驗」,臺北分會期盼本活動未來的「參加對象」將設定為臺北市市民,使荒野正式成為市民的意見平臺,逐年持續辦理與公布公園生態化的真實數據變化與程度,還有荒野對於公園生態化的訴求,藉以督促公部門正視公園生態化並形成政策的改變,成為臺北分會每年舉辦兼具環境教育與環境倡議的市民活動。 關於這個倡議活動        由於荒野為民間非營利組織(NGO),雖然志工及會員之中臥虎藏龍、人才濟濟,但會員主要仍以親子家庭及民眾居多,對於環境的破壞與相關事件的發生,「荒野」該扮演怎樣的角色?該關心哪些議題?最後意見為何?該如何關心?這樣有效嗎?一直困擾著大家,除了自己以身作則與持續關心議題發展之餘,還能如何呢?        既然我們荒野是民間團體就應該成為民眾的發言人,因此成為「意見平臺」協助或代表民眾發聲與倡議,理應成為荒野參與倡議的方式之一。而為了避免成為公部門眼中的「僅保育團體一方的意見」而非「廣大群眾的意見」,因此「幫小松鼠找個家」未來將採取開放市民(初步設定為大臺北市市民)參與的方式進行,以「公民科學家」概念進行活動,獲得民意數據並上網公布成果報告與直接提供公部門參考,就不僅是「保育團體」的意見而是「民意」的展現。 親子團評選成果摘要        本測試由臺北親子團(北一~七團)共263個家庭、計665人參與,於2016年11月底完成內部宣導,於隔年1月13日完成(普查期程約1個半月),獲得北市503座公園之數據,也是首次取得公部門列管的公園之「荒野度」(生態化程度)評比數據(503/1068 ; 47.1%)。        依數據顯示【滿足荒野度】之比例為19.1%。(分別為A:0.6%、B:5.3%、C:13.2%),【未滿足荒野度】之公園比例高達68.9%以上(分別為D:32.5%、E:30.7%、F:5.7%),表示荒野親子團認知中,臺北市公園之生態化程度過低,顯示目前公園的規劃距離「生態化」仍有一大段路要走,另安全性評估則顯示仍有9.3%的公園不太安全(無斑馬線、紅綠燈),未來將於規畫「民眾參與」時,不列入公園評選清單之中。       再將【滿足荒野度】以臺北市行政分區進行排序,依序為最高的河岸區>北投區>士林區>南港區>文山區>內湖區>信義區>中正區>中山區>松山區>大安區>大同區及最低的萬華區(未滿足荒野度則反之)。 未來發展        雖然本次親子團一口氣普查了503座公園,但其實都屬於「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管理處」所轄公園的一部分(1068座),而該局其他處如:大地工程處、水利工程處、衛生下水道工程處,甚至其他單位(如:文化局、環境保護局、觀光傳播局、內政部營建署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也都有所屬的公園綠地,如這樣的倡議活動效益不差,則可擴大成為大臺北地區(臺北市、新北市)的公園生態化倡議活動,甚至其他縣市分會的串聯來擴大倡議效益。        除了效益的擴張形成壓力,實質上對公部門而言,荒野也提供了民眾對於其施政滿意度的數據,未來可藉由這樣的探訪結果與公部門合作,改變施政方向與規劃。

【已額滿】2017「節能綠活圖」社區/學校節能工作坊

2017-02-22

  「綠色行動368、節能行動到你家」   地球病了 生病的不是我們螢幕上顯示的藍綠圓球 生病的不是貼在牆上的世界地圖  是我們每個人腳踏實地的星球 我們每天頭枕著、臉貼著大地,睡的香沉沉,卻聽不到地底傳來漸漸微弱的嘆息 我們每天起床深呼吸、扭腰甩頭,是否感覺到空氣中隱藏咳嗽的震動……   讓我們透過簡單活動,認識日常生活中具體消耗能源的產品,找出隱藏在生活環境中的能源浪費病灶,在『不影響生活品質』的情況下節能、環保、省荷包。 (現在報名申請節能綠活圖工作坊,申請單位還可獲贈節能獎品喔!) 【指導單位】經濟部能源局。 【主辦單位】工業技術研究院、荒野保護協會。 【活動日期】以申請單位提出之時間為主,並參酌上課講師時間訂定。 【課程時間】以6小時為原則,得彈性調整。 【參加對象】全國各地對節能減碳有興趣的民眾。(滿20人開課) 【費       用】免費。( 由主辦單位提供講師及活動所需教材、教具 ) 【申請日期】即日起至2017年10月31日止。 【線上報名】https://goo.gl/X8vZEK 【注意事項】             1.為了讓節能推廣遍及各地,將以未申辦過的行政區(鄉、鎮、市、區)為優先開辦地區。             2.若同一個行政區有二個以上的單位同時申請,則由主辦單位依申請緣由及未來行動計畫為遴選依據。             3.一個單位僅可申請一場工作坊。             4.若社區團體有意加入節能推廣行列,歡迎聯繫免費志工培訓事宜。             5.洽詢電話:0983-681429 柯小姐;Email:karen@wilderness.tw。    

在山林 開啟生態生活的平衡、在海洋 跟著海漂垃圾去旅行

2017-01-17

文、圖/施耘心(荒野保護協會企劃推廣部主任) 荒野「山林、海洋跟我,還有___」展覽於11月30日熱鬧滾滾地落幕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兩場針對守護棲地、對抗海漂垃圾的深入演講,讓經由展覽開始接觸荒野環保行動的民眾們,有機會可以更進一步,與實際操作的荒野夥伴,面對面討論。於是12月3日、12月4日下午分別以「給孩子最棒的禮物-生態與生活」、「乘著海漂垃圾去旅行」為題,邀請荒野前理事長賴榮孝與海洋守護專員胡介申在華山1914文創園區,以自身務農經歷和代表台灣參與國際交流後的心得觀察,分享給所有關心這議題的夥伴。除了現場近20名的聽眾外,當天還包括線上直播的觀眾們! 「當動物保育與農民利益或是經濟開發發生衝突,人們最慣用的說法是:人重要還是動物重要?」演講的一開始,前理事長阿孝老師寫上這段文字的投影片,破題指出今天要討論的面向。也因為完全卸職回到嘉義老家後,親眼看到農藥噴灑的嚴重。不僅是臺灣面臨到這樣的抉擇,其實英國環境糧食暨鄉村事務部在2001年由農業魚糧部轉型成立時,也有宣示對於農業的觀念要開始改變,農業的操作要兼顧糧食生產與環境的維護。 因此阿孝老師從自己的田中開始實踐,與農夫一起找回尊嚴。期盼未來不僅僅是依靠政府的各項補助申請維繫這樣的農作方式,因為這麼辛苦的工作,無非是希望孩子能夠過更好的生活,這樣更好的生活,是要建立在生物平衡、健康永續上。講座中也分享了這些年荒野在棲地守護上的守護過程和成效,比如宜蘭雙連埤、新北市五股溼地、挖仔尾以及目前使用友善農耕的方式守護下的宜蘭五十二甲溼地,阿孝老師分享從教職退休後,將名字、時間都捐給荒野的點點滴滴,希望以直接的守護行動,留給孩子最棒的禮物。 12月4日周日下午的演講,則是由剛從日本參加完海洋廢棄物高峰會的海洋受護專員胡介申帶來熱騰騰地國際資訊。介申由海洋廢棄物的來源、影響、去向談起,介紹了國外NGO的移除海廢經驗,最後則是自己這些年參與執行面向後,深思應該可以有更深刻的解決方式。首先先公布荒野這些年的淨灘數據和垃圾的組成分類,多數的垃圾種類為民眾飲食有關的生活塑膠物品,當場介申展示一袋自己一天所使用的塑膠容器後,也就馬上詢問觀眾能夠怎樣行動來減少這些垃圾的製造,讓演講不僅是單向的資訊傳遞,也以互動的方式刺激觀眾思考如何落實到自身。 海洋的廢棄物為「非點源汙染」,不是任何單一面向可以解決,必須從跨知識、跨政府、跨國域開始溝通、對話、產生共識後,創造異業結盟的跨領域合作開始,讓個人的源頭減量不是唯一的手段,發揮創意和科學研發的智慧移除,更是一個負責任的方法。荒野這些年淨灘下來,發現可以從個人、企業至政府三方面一起攜手,以購買使用、製造回收、立法獎懲的手段,來邁向減少塑膠汙染、恢復潔淨海洋的目標前進。講座同時也分享10月底的高峰會上認識的日本山形縣以「飛鳥清潔旅遊」為號召的淨灘旅行團體,和設計「beach money」讓撿拾沙灘上的玻璃垃圾成為流通貨幣的絕妙點子,另外單日撿拾至少25個太空包(6噸),被封為地表最會撿的團隊「阿拉斯加灣守護者」的清理經驗,介申也都以影片來向大家說明,藉此告知大家,其實是有很多有趣、可延伸的創意,都可以發揮在清潔海廢的議題上的!

赴一場山與海的邀約——記「山林、海洋跟我,還有__」特展

2016-12-10

文/劉修茜(荒野親子團臺北二團,自然名 海百合)、圖/荒野保護協會 因為孩子,我們一家人一起走入了荒野;因為荒野,帶我更親近與認識我們生存的環境。因緣際會下參與了這次在華山文化創意園區荒野特展的導覽志工。這次的展出主題是「山林、海洋跟我,還有____」,我覺得這樣的開放式主題可以讓人有更多的聯想、更有參與感,也更願意把「自己」放進去。 在正式開展前自己思索著,這個展覽可以帶來、想帶來什麼樣的成果?我這個菜鳥,如何達成這個目標呢?是否能勝任這項任務呢?正巧在會裡的刊物看到一句話:「有了解才可能轉化成改變。」這句話鼓舞了我,或許無法像資深前輩侃侃而談,但也可以向參觀的人分享自己參與荒野的獲得與心情,個人就以這句話當作這次展覽的目標,希望能帶給更多人「了解」,並進而願意轉化成「改變」。 環境保護的課題,時常是巨大而沈重的,要讓陌生或不熟悉的人在沒有壓力下願意去接觸,需要適合的敲門磚。隱身在這個文藝氣息濃厚的地方,以大面玻璃的彩繪塗鴉來吸引來來往往、各國各地的遊客,真是一個巧妙的結合。有很多人或許是害羞不敢直接走入展場,但會被鮮艷的彩色塗鴉吸引而駐足拍照,小小孩們更會留心去認識彩繪牆上有哪些動物,更有些人因此而留下觀看、走進展場了解聽解說和分享;不管是駐足觀看、拍照留念、購買商品或帶回刊物,都有一份「禮物」帶回家,更進而希望他們願意以行動來認同這樣的理念,因為只要任何小小行動都能有機會讓環境往永續生存的方向前進。 願意走進門參觀展覽的,或許他早已是園丁,或許也已經有種子在心中發芽,也願意把這樣的種子,帶去世界各個角落散佈下去;我們更開心那些在門口駐足、拍照留念的,他們也已悄悄地將環境保護的種子打包回家,等待哪一天在心中發芽……山林、海洋跟我,還有更多願意為永續環境改變與即將改變與散播的每一顆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