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與管制:揮開看不見的手,營造一場運動(下)

文∕楊逸婷(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 氣候變遷能源倡議組志工)

       接下來,作者開始說明化石燃料整個產業,為什麼會和氣候變遷運動有極大的衝突。加拿大的亞伯達油砂,開採造成了棲地的破壞等生態環境的衝擊。而用來運送這些原油的「基石超大油管(Keystone XL pipeline)」,也有類似的問題,但在整個等待和抗議此計畫的過程中,作者認清了一個事實。「要國家領導人拒絕化石燃料工業,真的是天殺的困難!」
  我們如果想要將龐大的碳庫保存在地底下,就必須要求政府開始嚴格限制化石燃料工業,還要放下對政治人物的幻想和期待(氣候運動人士都曾努力想方法讓歐巴馬當選),重新調整戰略!

市場解決方案及失靈的政府
       所以我們理解到,對現在的政治及經濟體系來說,很難出現足以解決氣候問題的政策。自由市場讓政治階層普遍認為,「政府不該告訴大型企業該怎麼做,即使危害的是公共健康和福祉(也就是我們的家是否還適合居住)。」,最後往往傾向採取放鬆的管制。當然,我們承認市場的力量讓科技創新,譬如讓太陽能發電更有效率,但同時也會驅使新科技去取得難以開採的化石燃料,引發更糟的後果。

       化石燃料企業也絕對有龐大的資金可以進行賄賂,在美國,和2008年相比,2012年的競選活動資金和政治獻金,上升了87%;英國和加拿大的公部門與化石燃料產業關係非常密切。也顯示了立法會因為金錢的力量,將氣候變遷拉向更無法解決的情況。說服政治人物支持改革或許很困難,但是唯一比失去獻金更讓政治人物害怕的,就是「輸掉選舉」,這也是我們人民能最有效影響政治的方式!
 

經濟結構所導致的企業求生本能
       在開採和精鍊非傳統能源的整個過程,會發現都設定了非常長期的計畫年限,這顯示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就是石化產業在賭,往後的25年到40年,各國政府都不會認真看待排放減量的問題。「只允許成長」的經濟結構,迫使產業只能不斷追求新的碳蘊藏,就是為了要讓公司保持平穩或成長。但是如果把他們所擁有的碳蘊藏量來計算,竟然是整個星球能再吸收的五倍多!這證明了我們根本無法一邊想著減少碳排放,一邊又讓獲利龐大的產業繼續這樣生存下去,所以他們才會想盡各種方法地否認氣候變遷。

團結所有分歧的議題和運動
       書中有一段話:「氣候正義的戰鬥不只是對抗有史以來最大的生態危機,這是為了新經濟、新能源系統、新民主、地球以及人類彼此的新關係而戰鬥。」說明了氣候變遷並不只是單一的環境問題,提醒環保人士長久以來,習慣塑造「沒有其它的議題比環保更為重要」的態度,會窄化了氣候行動。所以主流的環境運動不能忽視其他的議題(移民系統、住宅問題、土地徵收、貧窮…等),我們需要更寬廣的光譜形成聯盟,建立出足夠有力的群眾運動。

       氣候變遷串連了不同的世代,因為過去的行動,不只影響這我們這一代,還有未來的世代。人類一直以來被文明至上的思考制約,認為「人類有義務也有能力制宰這個自然世界」,現在我們必須思考將來的行動,該如何建立新的政治和未來。
 

附加檔案大小
296_p13_0224.pdf577.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