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環境政策推動

環境政策推動

氣候變遷相關法案外,包括攸關國土保育上位計畫的「國土三法」(國土復育條例、海岸法、國土計畫法)、「環境資源部」的成立、以及在各項對環境影響重大的政策與法案中落實「資訊公開」與「民眾參與」等原則,都是目前需要優先推動與關注的環境相關政策,因為,除了各個面向的環境議題參與外,國家的環境政策通常具有最大也最深遠的影響,因此,如何妥善運用荒野至今奠基的保育力量進行跨界串聯、國會遊說,真正影響國家的環境政策,是我們更要積極努力的目標。

油羅田野菜文化推廣與除草劑議題的結合

2019-01-15

2008年10月在大山背進行例行蛙調時卻發現了大量的青蛙屍體;經瞭解得知,這些是從山林欲遷徙至溪流繁殖的臺灣特有種—「梭德氏赤蛙」,不忍心再看到有青蛙慘死在路上,2009年10月調查小組

能源轉型之我見

2018-11-14

依據臺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計算,「非核減煤」政策的空污將比2015年減少38%,還比「以核養綠」少25%、排碳量也少15%!但一般人最擔心的是,能源轉型235目標在2025年是否能達成?會不會缺電?又如何避免因目標先行,粗暴建廠、犧牲生態?

讓環境與文化信託,保留台灣自然美景與人文資產

2018-10-15

邀請大家一起支持<信託法>公益信託專章修法,以及公益信託相關的賦稅法規:<所得稅法>、<遺產及贈與稅法>公益信託相關之部分條文修改法案,排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和財政委員會之審議議程中,盡速審議修法案。期待有一個公平、友善的公益信託法規。

幫青蛙過馬路—護蛙十年 深耕十年

2018-09-04

10月的大山背,涓涓細流、輕輕微風,它們默默的服侍萬物,惟願我們謙卑的像水滴與清風學習。

成為雜草的代言人

2018-07-09

文/吳逸倩〈高雄分會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風〉、圖/除草劑調查小組       踏入荒野保護協會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然觀察,這樣的習慣讓我愛上了上帝創造的花花草草、昆蟲鳥獸。臺灣這塊土地上自然生態豐富,生物多樣性,是世界少有的,神奇的創造密碼在每個生物身上鮮明的展現著,抬個頭、彎個腰處處都有驚奇!       從新竹大山背的護蛙行動,到南臺灣紫斑蝶路徑踏查,荒野人的自然觀察從北到南,在驚嘆自然萬物之餘,卻發現除草劑被泛濫使用,從學校、公園、道路兩旁、生態豐富的淺山區域及堤岸水渠邊,都可以見到大片枯黃死寂的現象。這樣氾濫的始用,竟只因節省成本或便利行事或一種既有的習慣,帶頭行事的往往是公部門,農藥的容易購買及取得、不受規範任意的噴灑。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STAT統計,各國農藥使用量(以有效成分為準,將各國除草劑總量除以耕地面積,可粗估每公頃除草劑用量),發現臺灣數值皆高出他國許多,民國105年除草劑銷售額26億,占整體農藥47%。        除草劑的濫用,首當其衝的就是所有生物的母親-土壤,土壤裡的生物、微生物被嚴重干擾,土壤變硬,變得貧瘠不健康;此外,除草劑經雨水沖刷至河溪裡,除了造成魚蝦等生物死亡,也汙染水源;生態最豐富的淺山區域,雜草減少後生物棲地也隨之減少,生物便大量的死亡或遷移。除草劑中所含環境荷爾蒙疑慮難除,對生物本身及人類其他物種都有極大的影響,更遑論民眾採集野菜、野草食用及於郊區戶外運動時所暴露的環境,都對健康造成極大威脅,每次到郊外進行自然觀察時,看到的除草劑濫用現狀,內心總不免憤慨嘀咕,因此夥伴們決定開始嘗試朝推動立法的方向進行。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政治參與,夥伴們對政治極其陌生,但大家抱著單純想法就是為這塊土地做點甚麼,也算是憨膽。夥伴們彼此勉勵:「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開始了就會很厲害」。採取的模式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一邊學習,一邊按步驟進行(感謝上帝讓大家搞不清政治的箇中之”妙”,只有一顆熱血的心)。       新竹分會是第一個開始進行的分會,除了全國聯署外,也向新竹縣、市議會遞交請願書,苗栗、高雄也隨之開始進行。高雄分會夥伴,在地利、人和下,結合各方人馬及當地NGO,多次開會協調溝通,進行2次的公聽會後,高雄市議會在今年(2018)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這是繼臺北市及宜蘭市外,第三個立法通過的城市,無疑給予生活在自然棲地的生物媽媽們,一個喘息與生存的空間。也是送給每個關心孩子,是否能在公園、學校、馬路上自在健康呼吸的母親們,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共有8條,立法精神採行 ”源頭管制、合理使用、末端管理” 原則,是為要彌補母法「農藥管理法」的不足;主要是明訂非農業用地禁止使用除草劑,若有違法之虞,賦予主管機關派員採樣檢驗及不得拒絕的公權力;並針對行為人、土地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處以罰鍰。也因為除草劑議題的發酵,在臺灣各地開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除草劑的危害與疑慮,紛紛有另立自治條例之需求,中央也將透過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立「非農地雜草管理指引」,及「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範本」供各縣市參考。未來指引及範例公佈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將可透過指引協助在非農地範圍裡,不使用除草劑也可有效管理野草的生長。       許多人問為什麼只有非農地才禁止,廣大範圍關乎民眾健康食用的蔬果農地不是更應該禁止使用農藥?非農地的禁用只是一個開始,除草劑的使用關乎許多族群,惟有繼續溝通與理解,才能讓更多人加入改變的行列。在環境教育的推廣中,覺知與環境的敏感度是一個起頭,未來在各縣市,除了推廣教育外,我們也會成立「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邀請更多夥伴在各自生活環境中持續紀錄除草劑不當使用情形,透過這力量的累積,在推動各縣市政府訂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我們始終期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可以明瞭,無法言語的小花小草都是這塊土地的寶,扭轉對”雜草”的既定印象,以管理取代趕盡殺絕,減緩食物鏈的崩解速度。因此,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來為雜草發聲,成為雜草的代言人與守護者。       「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預定於2018年10月27日舉行,歡迎您加入我們的行列。

地球一小時 行動無限時

2018-05-08

全球性環境倡議行動「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於每年三月最後一個週六舉辦,荒野保護協會自2010年起主辦臺灣地區響應活動,今年臺北場次的活動以「2018地球一小時:守護 手護 By Your Heart」為名,希望透過簡單的關燈行動,喚起群眾對於生物多樣性、塑膠濫用問題、氣候變遷影響的重視。

2018地球一小時 關燈一條街

2018-04-11

2018年2月3日在荒野保護協會,展開第一場「關燈一條街」遊說活動行前演練

2017鄉土關懷共識營 會後報告

2018-04-11

2017年年底時鄉土關懷委員會籌辦了共識營,了解各地夥伴的意見與想法,做為未來荒野環境議題關懷的準則方針。

黑暗中更看得見光:Earth Hour 地球一小時,讓世界看見

2018-03-19

文、圖/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        曾經,在黑暗中點燈,是人們表現希望的方式,但如今,隨著時代變遷,當整個地球不分晝夜地被燈照亮時,卻反倒讓人無法察覺真正的黑暗。        現代人的便利生活,都是奠基在能源的便利取得上,但也因為人們對於能源的過度依賴、甚至濫用,導致能源消耗逐年升高,連帶地,環境氣候也開始明顯變化。自從2015年開始,每年冬天都是有史以來最熱。氣候變遷與溫室效應密不可分,因此,「節能省碳」成為各國政府大力提倡的口號,而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WWF)也於每年第四個週六,舉辦「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倡議活動,號召各地企業、民眾響應關燈,呼籲從一小時做起,將節能精神落實至日常生活中。        很多人㑹質疑,一個小時,能節省多少能源?根據去年(2017)的估計,單是臺灣地區的一小時關燈,就減少了約8萬度電,換算約4.2萬公斤碳排放量,絕非毫無效果。此外,「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的活動目的,並非想單純地靠這一小時,來扭轉能源問題,而是希望透過此一活動,喚起大眾重視。正如同荒野保護協會每年亦會推行的淨灘活動一般,海灘上的垃圾無窮無盡,不可能透過人力完全清除,但透過淨灘,卻讓更多人看見「一次性物品」產生的垃圾規模,從而讓大眾知道,「從源頭減少垃圾」的必要性。而也是因為淨灘時的數據蒐集,發現垃圾中有極多的易開罐飲料拉環,也才使政府部門開始重視,最終促成較環保的產品設計。        去年的地球一小時,在花博公園圓山園區大草坪舉行。在朦朧細雨之中,協會夥伴們透過行動劇、草地音樂會、露天電影,向往來民眾宣傳關燈一小時的活動理念與環保資訊。雖然當天有許多企業響應,但在夜幕降臨,關燈儀式開始時,仍能隱約看見遠處商場那醒目刺眼的光源,「節能省碳」是個很簡單的口號,但推行上卻是任重道遠。         荒野前理事長李偉文曾說:「生態保育,是一條漫無止盡之路。」如何讓更多人知道能源問題的迫切性與氣候變遷的嚴重性,是當前的一大挑戰。其實,很多資訊並不是普羅大眾不願意去聆聽,而是因為網路時代資訊爆炸,充斥過多的廣告、訛傳與農場八卦,因此,如何集合眾人之力,號召並影響政府與企業,將更顯重要。        美國總統甘迺迪曾說:「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而應該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對於環境生態,更是如此。當自然資源成為人類拓展經濟的消耗品時,你是否曾想過,我們能為自然做些什麼?每個人的力量也許微薄,但很多人一起投入時,就能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隨手關燈,是一個多麼平凡的口號,曾幾何時,因為電力的便利,人們忽略了能源的寶貴,而只在乎電價的漲跌,殊不知,若環境越發惡劣、能源成本更將不可抑制地上升。        如果你也關注能源議題、如果你也憂心氣候變遷、如果你也相信舉手之勞的影響力、如果你也想為自然盡一份心,除了從自身生活中做起外,也請在今年三月二十四日,與我們一同響應Earth Hour:關燈,讓更多人看見這世界的需要。

家戶水污費萬萬不可從水污法中刪除

2017-12-13

圖、文/臺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  張讚合(自然名:河烏)         台灣的水污染防治費從104年5月1日開始分三階段開徵,其中的家戶水污費放在最後的第三階段,也就是明年(107)1月1日要開始徵收。今年5月31日環保署預告修正『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並沒有說要刪除家戶水污費,9月6日第一次公聽會也沒有提及這件事。立法院卻在10月23日一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11月16日環保署就水污法修正案舉行第二次公聽會,公文中特別註明立法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不再討論。我認為茲事體大,立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並不是定案,仍然還有機會挽救,因此我還是到環保署公聽會上表達反對刪除家戶水污費的立場。        家戶水污費至少有四項重大的作用:        一、實現節約用水:由於台灣的自來水水價過度低廉,造成國民普遍不知珍惜水資源。環保團體通常都支持調高水價,當然目標不是提高水公司的營業利潤,而是藉由調高水價達到全民節水的目的。但是這個目的其實可以用另一個方法達到,就是隨水費徵收家戶水污染防治費。不是每度一元這樣的徵收,而是每度五元以上,這樣才是有感的徵收,這樣讓水污費成為自來水使用費的一部分,才可以讓民眾切實感受水資源的珍貴,從而實現節約用水。這樣做比任何節約用水的宣導還有效。        二、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我們的污水下水道建設長期以來嚴重落後,可以說已經成了國際間的笑柄,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內政部營建署五期的下水道建設計畫都因經費嚴重不穩定而牛步化。家戶水污費的徵收可以直接作為下水道建設的經費,讓下水道建設可以有較快的進展,早日脫離水污染大國的惡名。尤其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對水庫水質的維護與全民飲用水的安全關係重大。        三、再生水可以順利推動:在水資源日益嚴峻的時代,再生水成了一條可以選擇的生路,再生水既解決水資源問題,也同時解決水污染問題。但是再生水要發展起來,卻必得仰賴下水道建設的普及化。因此,用家戶水污費提高下水道建設,同時也就促成了再生水的可能性。        四、水污費與下水道使用費公平徵收:已經實現下水道系統接管的用戶,如果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常讓人感覺是對下水道納管戶的懲罰,讓民眾抗拒下水道建設納管。如果可以對尚未納管者徵收水污費,自然就可以順理成章對納管者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大家一體公平合理。從而也就可以促進大眾對下水道系統的接受度,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的重大問題。        基於這四項重大作用,家戶水污費像是一把金鑰匙,可以同時打開水資源浪費與水環境污染這兩道妨礙國家競爭力的枷鎖。也許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家戶水污費的徵收,雖然成就了水利署與營建署,卻是辛苦了環保署。由於環保署已經在七月間對外表明家戶水污費徵收『正當性恐有疑慮』,打算『暫緩明年初開徵,甚至考慮未來都不再收家戶水污費』,因此很有理由懷疑環保署不願承擔水污費徵收的任務,在水污法修正案進入行政院會討論以前,就先透過立法委員提案的方式讓家戶水污費胎死腹中。        水污費除了隨水費徵收,沒有其他方法,而水費卻是水利署主管的。由於水污費徵收所發揮的作用主要也在水利署主管的業務上,因此11月21日我到台中參加社大全促會主辦的『與署長有約』座談會時,建議水利署承擔家戶水污費徵收的重任。水利署把這項重任承擔下來,初期徵收的收入可以優先用在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這樣做可以確保水庫水質乾淨,相信可以得到全民的理解。國家是大家的,政府是一體的,無論是環保署或水利署承擔,都是為國家、為全民做事,只要部會間捨棄本位主義,相信家戶水污費徵收不是難事。       如果立法院最後真的三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將來就永遠不可能起死回生。呼籲大家重視這個問題,讓這個作用重大的家戶水污費,不要就此胎死腹中。如果徵收的工作還沒準備好,可以延後實施,但萬萬不應該從水污染防治法的法律位階中整個刪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