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環境政策推動

環境政策推動

氣候變遷相關法案外,包括攸關國土保育上位計畫的「國土三法」(國土復育條例、海岸法、國土計畫法)、「環境資源部」的成立、以及在各項對環境影響重大的政策與法案中落實「資訊公開」與「民眾參與」等原則,都是目前需要優先推動與關注的環境相關政策,因為,除了各個面向的環境議題參與外,國家的環境政策通常具有最大也最深遠的影響,因此,如何妥善運用荒野至今奠基的保育力量進行跨界串聯、國會遊說,真正影響國家的環境政策,是我們更要積極努力的目標。

幫青蛙過馬路—護蛙十年 深耕十年

2018-09-04

10月的大山背,涓涓細流、輕輕微風,它們默默的服侍萬物,惟願我們謙卑的像水滴與清風學習。

成為雜草的代言人

2018-07-09

文/吳逸倩〈高雄分會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風〉、圖/除草劑調查小組       踏入荒野保護協會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然觀察,這樣的習慣讓我愛上了上帝創造的花花草草、昆蟲鳥獸。臺灣這塊土地上自然生態豐富,生物多樣性,是世界少有的,神奇的創造密碼在每個生物身上鮮明的展現著,抬個頭、彎個腰處處都有驚奇!       從新竹大山背的護蛙行動,到南臺灣紫斑蝶路徑踏查,荒野人的自然觀察從北到南,在驚嘆自然萬物之餘,卻發現除草劑被泛濫使用,從學校、公園、道路兩旁、生態豐富的淺山區域及堤岸水渠邊,都可以見到大片枯黃死寂的現象。這樣氾濫的始用,竟只因節省成本或便利行事或一種既有的習慣,帶頭行事的往往是公部門,農藥的容易購買及取得、不受規範任意的噴灑。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STAT統計,各國農藥使用量(以有效成分為準,將各國除草劑總量除以耕地面積,可粗估每公頃除草劑用量),發現臺灣數值皆高出他國許多,民國105年除草劑銷售額26億,占整體農藥47%。        除草劑的濫用,首當其衝的就是所有生物的母親-土壤,土壤裡的生物、微生物被嚴重干擾,土壤變硬,變得貧瘠不健康;此外,除草劑經雨水沖刷至河溪裡,除了造成魚蝦等生物死亡,也汙染水源;生態最豐富的淺山區域,雜草減少後生物棲地也隨之減少,生物便大量的死亡或遷移。除草劑中所含環境荷爾蒙疑慮難除,對生物本身及人類其他物種都有極大的影響,更遑論民眾採集野菜、野草食用及於郊區戶外運動時所暴露的環境,都對健康造成極大威脅,每次到郊外進行自然觀察時,看到的除草劑濫用現狀,內心總不免憤慨嘀咕,因此夥伴們決定開始嘗試朝推動立法的方向進行。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政治參與,夥伴們對政治極其陌生,但大家抱著單純想法就是為這塊土地做點甚麼,也算是憨膽。夥伴們彼此勉勵:「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開始了就會很厲害」。採取的模式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一邊學習,一邊按步驟進行(感謝上帝讓大家搞不清政治的箇中之”妙”,只有一顆熱血的心)。       新竹分會是第一個開始進行的分會,除了全國聯署外,也向新竹縣、市議會遞交請願書,苗栗、高雄也隨之開始進行。高雄分會夥伴,在地利、人和下,結合各方人馬及當地NGO,多次開會協調溝通,進行2次的公聽會後,高雄市議會在今年(2018)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這是繼臺北市及宜蘭市外,第三個立法通過的城市,無疑給予生活在自然棲地的生物媽媽們,一個喘息與生存的空間。也是送給每個關心孩子,是否能在公園、學校、馬路上自在健康呼吸的母親們,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共有8條,立法精神採行 ”源頭管制、合理使用、末端管理” 原則,是為要彌補母法「農藥管理法」的不足;主要是明訂非農業用地禁止使用除草劑,若有違法之虞,賦予主管機關派員採樣檢驗及不得拒絕的公權力;並針對行為人、土地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處以罰鍰。也因為除草劑議題的發酵,在臺灣各地開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除草劑的危害與疑慮,紛紛有另立自治條例之需求,中央也將透過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立「非農地雜草管理指引」,及「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範本」供各縣市參考。未來指引及範例公佈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將可透過指引協助在非農地範圍裡,不使用除草劑也可有效管理野草的生長。       許多人問為什麼只有非農地才禁止,廣大範圍關乎民眾健康食用的蔬果農地不是更應該禁止使用農藥?非農地的禁用只是一個開始,除草劑的使用關乎許多族群,惟有繼續溝通與理解,才能讓更多人加入改變的行列。在環境教育的推廣中,覺知與環境的敏感度是一個起頭,未來在各縣市,除了推廣教育外,我們也會成立「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邀請更多夥伴在各自生活環境中持續紀錄除草劑不當使用情形,透過這力量的累積,在推動各縣市政府訂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我們始終期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可以明瞭,無法言語的小花小草都是這塊土地的寶,扭轉對”雜草”的既定印象,以管理取代趕盡殺絕,減緩食物鏈的崩解速度。因此,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來為雜草發聲,成為雜草的代言人與守護者。       「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預定於2018年10月27日舉行,歡迎您加入我們的行列。

地球一小時 行動無限時

2018-05-08

全球性環境倡議行動「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於每年三月最後一個週六舉辦,荒野保護協會自2010年起主辦臺灣地區響應活動,今年臺北場次的活動以「2018地球一小時:守護 手護 By Your Heart」為名,希望透過簡單的關燈行動,喚起群眾對於生物多樣性、塑膠濫用問題、氣候變遷影響的重視。

2018地球一小時 關燈一條街

2018-04-11

2018年2月3日在荒野保護協會,展開第一場「關燈一條街」遊說活動行前演練

2017鄉土關懷共識營 會後報告

2018-04-11

2017年年底時鄉土關懷委員會籌辦了共識營,了解各地夥伴的意見與想法,做為未來荒野環境議題關懷的準則方針。

黑暗中更看得見光:Earth Hour 地球一小時,讓世界看見

2018-03-19

文、圖/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        曾經,在黑暗中點燈,是人們表現希望的方式,但如今,隨著時代變遷,當整個地球不分晝夜地被燈照亮時,卻反倒讓人無法察覺真正的黑暗。        現代人的便利生活,都是奠基在能源的便利取得上,但也因為人們對於能源的過度依賴、甚至濫用,導致能源消耗逐年升高,連帶地,環境氣候也開始明顯變化。自從2015年開始,每年冬天都是有史以來最熱。氣候變遷與溫室效應密不可分,因此,「節能省碳」成為各國政府大力提倡的口號,而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WWF)也於每年第四個週六,舉辦「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倡議活動,號召各地企業、民眾響應關燈,呼籲從一小時做起,將節能精神落實至日常生活中。        很多人㑹質疑,一個小時,能節省多少能源?根據去年(2017)的估計,單是臺灣地區的一小時關燈,就減少了約8萬度電,換算約4.2萬公斤碳排放量,絕非毫無效果。此外,「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的活動目的,並非想單純地靠這一小時,來扭轉能源問題,而是希望透過此一活動,喚起大眾重視。正如同荒野保護協會每年亦會推行的淨灘活動一般,海灘上的垃圾無窮無盡,不可能透過人力完全清除,但透過淨灘,卻讓更多人看見「一次性物品」產生的垃圾規模,從而讓大眾知道,「從源頭減少垃圾」的必要性。而也是因為淨灘時的數據蒐集,發現垃圾中有極多的易開罐飲料拉環,也才使政府部門開始重視,最終促成較環保的產品設計。        去年的地球一小時,在花博公園圓山園區大草坪舉行。在朦朧細雨之中,協會夥伴們透過行動劇、草地音樂會、露天電影,向往來民眾宣傳關燈一小時的活動理念與環保資訊。雖然當天有許多企業響應,但在夜幕降臨,關燈儀式開始時,仍能隱約看見遠處商場那醒目刺眼的光源,「節能省碳」是個很簡單的口號,但推行上卻是任重道遠。         荒野前理事長李偉文曾說:「生態保育,是一條漫無止盡之路。」如何讓更多人知道能源問題的迫切性與氣候變遷的嚴重性,是當前的一大挑戰。其實,很多資訊並不是普羅大眾不願意去聆聽,而是因為網路時代資訊爆炸,充斥過多的廣告、訛傳與農場八卦,因此,如何集合眾人之力,號召並影響政府與企業,將更顯重要。        美國總統甘迺迪曾說:「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而應該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對於環境生態,更是如此。當自然資源成為人類拓展經濟的消耗品時,你是否曾想過,我們能為自然做些什麼?每個人的力量也許微薄,但很多人一起投入時,就能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隨手關燈,是一個多麼平凡的口號,曾幾何時,因為電力的便利,人們忽略了能源的寶貴,而只在乎電價的漲跌,殊不知,若環境越發惡劣、能源成本更將不可抑制地上升。        如果你也關注能源議題、如果你也憂心氣候變遷、如果你也相信舉手之勞的影響力、如果你也想為自然盡一份心,除了從自身生活中做起外,也請在今年三月二十四日,與我們一同響應Earth Hour:關燈,讓更多人看見這世界的需要。

家戶水污費萬萬不可從水污法中刪除

2017-12-13

圖、文/臺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  張讚合(自然名:河烏)         台灣的水污染防治費從104年5月1日開始分三階段開徵,其中的家戶水污費放在最後的第三階段,也就是明年(107)1月1日要開始徵收。今年5月31日環保署預告修正『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並沒有說要刪除家戶水污費,9月6日第一次公聽會也沒有提及這件事。立法院卻在10月23日一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11月16日環保署就水污法修正案舉行第二次公聽會,公文中特別註明立法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不再討論。我認為茲事體大,立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並不是定案,仍然還有機會挽救,因此我還是到環保署公聽會上表達反對刪除家戶水污費的立場。        家戶水污費至少有四項重大的作用:        一、實現節約用水:由於台灣的自來水水價過度低廉,造成國民普遍不知珍惜水資源。環保團體通常都支持調高水價,當然目標不是提高水公司的營業利潤,而是藉由調高水價達到全民節水的目的。但是這個目的其實可以用另一個方法達到,就是隨水費徵收家戶水污染防治費。不是每度一元這樣的徵收,而是每度五元以上,這樣才是有感的徵收,這樣讓水污費成為自來水使用費的一部分,才可以讓民眾切實感受水資源的珍貴,從而實現節約用水。這樣做比任何節約用水的宣導還有效。        二、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我們的污水下水道建設長期以來嚴重落後,可以說已經成了國際間的笑柄,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內政部營建署五期的下水道建設計畫都因經費嚴重不穩定而牛步化。家戶水污費的徵收可以直接作為下水道建設的經費,讓下水道建設可以有較快的進展,早日脫離水污染大國的惡名。尤其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對水庫水質的維護與全民飲用水的安全關係重大。        三、再生水可以順利推動:在水資源日益嚴峻的時代,再生水成了一條可以選擇的生路,再生水既解決水資源問題,也同時解決水污染問題。但是再生水要發展起來,卻必得仰賴下水道建設的普及化。因此,用家戶水污費提高下水道建設,同時也就促成了再生水的可能性。        四、水污費與下水道使用費公平徵收:已經實現下水道系統接管的用戶,如果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常讓人感覺是對下水道納管戶的懲罰,讓民眾抗拒下水道建設納管。如果可以對尚未納管者徵收水污費,自然就可以順理成章對納管者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大家一體公平合理。從而也就可以促進大眾對下水道系統的接受度,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的重大問題。        基於這四項重大作用,家戶水污費像是一把金鑰匙,可以同時打開水資源浪費與水環境污染這兩道妨礙國家競爭力的枷鎖。也許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家戶水污費的徵收,雖然成就了水利署與營建署,卻是辛苦了環保署。由於環保署已經在七月間對外表明家戶水污費徵收『正當性恐有疑慮』,打算『暫緩明年初開徵,甚至考慮未來都不再收家戶水污費』,因此很有理由懷疑環保署不願承擔水污費徵收的任務,在水污法修正案進入行政院會討論以前,就先透過立法委員提案的方式讓家戶水污費胎死腹中。        水污費除了隨水費徵收,沒有其他方法,而水費卻是水利署主管的。由於水污費徵收所發揮的作用主要也在水利署主管的業務上,因此11月21日我到台中參加社大全促會主辦的『與署長有約』座談會時,建議水利署承擔家戶水污費徵收的重任。水利署把這項重任承擔下來,初期徵收的收入可以優先用在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這樣做可以確保水庫水質乾淨,相信可以得到全民的理解。國家是大家的,政府是一體的,無論是環保署或水利署承擔,都是為國家、為全民做事,只要部會間捨棄本位主義,相信家戶水污費徵收不是難事。       如果立法院最後真的三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將來就永遠不可能起死回生。呼籲大家重視這個問題,讓這個作用重大的家戶水污費,不要就此胎死腹中。如果徵收的工作還沒準備好,可以延後實施,但萬萬不應該從水污染防治法的法律位階中整個刪除掉。

荒野28年的承諾與實踐

2017-11-20

圖、文/陳若雲〈前臺北分會親子團北三團員,自然名:藍天〉        「在荒野親子團,孩子有離團的一天,大人沒有!」這是親子團廣傳的一句話,也是我心底深信確實遵循的一句話。參加親子團四年期間,我有幸不只陪著孩子跟著北三團上山下海,在大自然裡,什麼都玩什麼都不奇怪。更幸運的是,我是九基及九進的學員,成為松雀鷹的學生。聽說,九基學員是唯一一屆基訓沒有掉下眼淚的怪屆,同時也是凝聚力最強的一群荒野人之一。後來不僅成為歷屆基訓的工作人員班底,更跟著北四團信天翁許下了荒野28年的承諾。於是,不能像繼續留在親子團像夥伴一樣貢獻時間和心力的我,最後成為了永不缺席的啦啦隊為夥伴加油,同時把在荒野所學到、所相信的一切,實踐在日常生活裡,努力傳遞給荒野之外的朋友們。        今年九月荒野發起了《#九月無塑生活》的網路社群活動,在職場上身為數位行銷人,怎麼能錯過這個貢獻心力的好機會。更何況,減塑生活從我還在親子團就開始於生活中落實,揑指一算已經超過五年的實踐,當中許多失敗和成功的心得,足以整理起來和有心減塑的家庭分享,我更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於是我將日常的實踐分成七篇,分主題在我個人的臉書頁上連續七天分享,同時TAG主題相關有機會實踐但非荒野的朋友,並將貼文分享到平常因為工作積極投入參與的社團如:不塑之客、蘋果花鑄鐵鍋、小一聯盟等大型社團,把荒野的活動有效擴散到荒野之外,期待落實於所有台灣人的日常生活中。什麼事情都一樣,只要下定決心,而且清楚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堅持就變得不那麼困難,而且,人會變聰明,撞到牆壁不再只會轉彎,而是想辦法破牆而入。        日常生活減塑,對一個主婦來說,最好下手的地方就是菜市場,無論是超市、賣場,或傳統菜市場。就像我推著減塑戰車裝滿各式「空」保鮮盒和「空」環保袋推進市場,每個星期的採買時間都增加了半個小時以上,因為老闆得先幫我保鮮盒秤重(減費),再把食材放進保鮮盒,然後計算費用。於是,通常我都會等到人潮少一點,老闆不那麼忙時再結帳。        廚房無疑是主婦的聖地,而在廚房中談減塑的行動,絕對不能漏了冰箱。我們家已經不用「保鮮膜」好多年了,剛開始大家都覺得很不方便,後來我買了很多很多的保鮮盒,大家也就慢慢的習慣,只是偶爾,蒸蛋的時候沒有舖上保鮮膜不好看,或者家中姐妹倆收餐桌時因為保鮮盒要換來換去的抱怨,也曾經發生學校要求孩子帶保鮮膜而我們家沒有,在找不到其他替代方案之下,姐妹倆只好去跟同學借了。        除了家庭,辦公室是我一天佇足停留最久的地方,自然,減塑生活的實踐不能漏了這裡,最簡單的減塑寶貝就是水杯、水壺。因為自己有每天要喝一~兩大壼水的習慣,通常到辦公室就會先到茶水間裝滿一壼熱水,以及一杯溫水放桌上隨時喝,如果有會議要離開辦公室,就想辦法在離開前強迫自己分次喝完那壼的水,養成一天至少2000cc-3000cc以上固定的喝水量。        其次是進到我辦公室客人都使用到特殊的杯子喝水、喝茶、喝咖啡,而不使用公司準備的免洗紙杯或塑膠杯。這些杯子絕大部份是同事離別贈送的紀念品,就這樣跟著我南征北討換工作,在一間又一間不同的辦公室裡停留下來。每一個杯子,都是一段故事,也都是一段美麗的回憶和一張美麗的同事的臉。        對於荒野,我能做的除了響應活動之外,也在能力範圍內做了一件事。四年前離開親子團,同時轉換了工作,轉進遠見天下文化集團,負責《未來親子》學習平台虛實整合行銷業務,這裡不只賣雜誌、賣書,也賣合作廣告客戶各種解決家庭生活問題的新產品和新服務。這讓我找到了一個可以「身不在荒野心留在荒野」繼續實踐「荒野28」承諾的機會。        閱讀和自然,是孩子學習的基石,這是我最初的相信、也是我最終的信念。基於這樣的初衷,我加入了親子團;也基於這樣的初衷,轉職遠見天下文化集團。集團出版產品除了成人閱讀刊物外,還包括專門童書出版,是國內少數還有能力用上萬美金購入國際版權書的出版集團。我相信閱讀、也熱愛閱讀,這份工作,讓我有機會,在離開荒野之後,再進入荒野。        最初的想法到如今上線,整整努力了將近兩年,我終於讓心裡多贏的想像落實。這其實不是創新,只是整合後的資源重新移轉,但是這個重新整合,卻可能創造大家都贏的機會。對公司來說,本來就有很多很棒的書(像是大樹出版的系列植物書)在一般通路並不易銷售,但藉由荒野卻可以切中目標消費者,對公司來說只是通路成本移轉沒有損失。        對荒野及夥伴來說,有購書習慣的夥伴換個通路買書,將經銷通路的利潤變成捐給荒野的經費。這樣的轉換,對夥伴沒有差別,甚至可以買到更便宜的好書,荒野也可以開闢穩定的捐款財源。最後就是個人成就方面,整個合作模式成型並且順利上線,對我來說,不只是離團後可以繼續「在職場順便實踐荒野28承諾」,也幫公司創造了一種長期獲利模式的可能性,這一切不只是一個行銷合作案,而是一個長期合作的商業模制,這多贏的效益,就會更加彰顯和擴大。        這是一個新的實驗和新的整合機制,但不是複雜創新的商業模式,持續性、常態性的利用這個網站移轉購書或商品,讓這個捐款機制,可以變成長長久久的穩定機制。就算我個人離開了集團,這個機制也能持續運作下去。希望這是一個可能的小小的希望出口,期待有更多的荒野夥伴在這樣的實驗刺激下複製或創新更多的消費轉移,涓滴成河的捐款機制,讓荒野保護協會能得到更多的金援,保護更多的棲地,投入更多的環境教育。        如果大家也願意支持,不多花錢也不多出力,只是順手輸入一個折扣碼,就有機會順便捐款給荒野,只要換個地方買就可以順手捐款給荒野 #買書的網站在這裡:https://www.glearningvip.com.tw #買任何書或符合荒野理念的日常生活用品,請務必輸入荒野專屬折扣碼:荒野。

綠色行動368。節能綠活到你家!跟著阿光節能趣 (節能綠活圖電子書)

2017-11-07

              荒野保護協會從2005年推動夏至關燈開始,到2010年以「Earth Hour」關燈一小時與國際接軌以來,每年都透過倡議活動,推廣節能減碳及氣候變遷調適的重要。       荒野保護協會自2012年開始和工研院及經濟部能源局合作,共同推動民生用電的節能手法,並結合「綠色生活地圖」的相關圖示(icon),以「節能綠活圖工作坊」的互動、體驗學習模式,全面展開節能教育推廣。       尤其2015到2017年期間,我們藉由這個計畫將節能推廣足跡從本島到離島,從「點」、「線」到「面」,在三年內踏遍全國超過300個行政區、走入我們未曾去過的鄉鎮、結合許多在地社團、培育無數節能種子,從學校到家庭、從家庭到社區,從小到大串連社區行動能量,全面落實節能教育推廣。       「節能綠活圖電子書」集結了這三年來,到離島偏鄉、社福團體、政府機關、學校、公寓大廈及社區推廣繪製的「節能綠活圖」,在裡面可以看到學童天真的節能想像、社區民眾的節能診斷、節能講師的推廣歷程、不同地區不同對象的日常用電習慣與回饋......,每一張都是一個成果、每一段都是一個故事、每一幅更是獨特而唯一。       生活中的節能不是冰冷生硬,而是生動有趣、具體而可行,在面對未來極劇的環境變化中、在不影響生活品質的前提下,只要我們願意付出行動,每個人都能成為節能行動家。       讓我們跟著阿光的腳步一起節電趣  節能綠活圖電子書  

國土計畫不宜規避對都市計畫的指導—對國土計畫草案的建言

2017-10-20

圖、文/台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 張讚合(自然名:河烏) 前言        民國104年12月18日立法院通過國土計畫法後,經總統公佈,行政院宣布自105年5月1日開始施行。按照國土計畫法所訂定的時程,內政部必須在本法實施後的兩年內,公告實施全國國土計畫,各縣市政府則必須在此後的兩年內公告實施各縣市的國土計畫。在這個『國在山河破』的時代,環境保護與生態保育團體莫不對國土計畫的內容充滿期待。        內政部於今年8月公佈『全國國土計畫(草案)』,並在八、九月間於全台各地舉辦十幾場說明會。我以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副分會長身份,參加其中在台南成功大學舉行的兩場。對於內政部長官為國辛勞,讓全國國土計畫的規劃任務可以順利進行,表達萬分感謝。但是作為一個兼具環境保護與生態保育性質的公民團體,我們仍然得就我們發現到的問題,向內政部提出建議。 『中央國土計畫、地方都市計畫』的可能性        國土計畫法第15條規定:全轄區都已發布實施都市計畫的縣市,可以不必擬訂國土計畫。當初這個規定是怎樣訂出來的,恐怕已經無法追究。目前已經公佈的國土計畫草案中,明確表明台北市、嘉義市、金門縣、連江縣四個縣市,因全轄區都已實施都市計畫,可以不必提報國土計畫。既然如此,其他縣市群起效法的可能性不能說不存在,內政部恐怕也沒有權利拒絕。因此,極有可能演變成中央制定全國國土計畫,各縣市卻只有縣市的都市計畫,沒有縣市的國土計畫。        我個人不反對用都市計畫來進行國土保育,台北水源特定區就是用都市計畫進行水資源保育成功的案例。只要都市計畫做得很好,日後國土計畫演變成『中央國土計畫,地方都市計畫』,似乎不見得是壞事。但是,雖然有台北水源特定區的成功案例,都市計畫法及其各地施行細則對國土保育的關注程度畢竟不足;而國土計畫法對國土保育確實已經具備完整的內涵,如果能將國土計畫的制度設計加在都市計畫上,國土計畫的精神就可以藉由都市計畫來體現。 國土計畫的國土功能分區是國土計畫的核心        國土計畫法第20條國土功能分區分成四大類: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與城鄉發展地區,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國土保育地區』與『農業發展地區』。國土保育地區按照環境敏感程度分成第一類與第二類,另外還可以作出『其他必要之分類』。農業發展地區也按照農地生產資源條件分成第一類與與第二類,同樣的還可以作出『其他必要之分類』。對環境保護與生態保育團體來說,盯緊這四大類的分區分類,將是責無旁貸的重任。功能分區原則定好之後,各縣市必須在縣市國土計畫公告之後的兩年內公告國土功能分區圖,到那時候國土計畫才算真正完成,而區域計畫法也要到那時候才不再適用。        至於都市計畫,國土計畫之實施並沒有要廢除都市計畫。按照國土計畫法,國土計畫法指導都市計畫,都市計畫遵循國土計畫,但是都市計畫地區的土地使用管制仍然依據都市計畫法,不是依據國土計畫法。這一點弄清楚以後,就可以明白我在下文所提的問題。 全國國土計畫草案似乎規避對都市計畫的指導作用        全國國土計畫草案的國土功能分區中,將『實施都市計畫地區保護或保育相關分區』放在『國土保育地區』的『第四類』(第三類是實施國家公園計畫地區);將『實施都市計畫農業區』放在『農業發展地區』的『第五類』。由於都市計畫地區的土地管制是依據都市計畫法而非國土計畫法,如果今後真的演變出『中央國土計畫,地方都市計畫』的情況,那麼過去這麼多年來國土計畫法中辛苦建構的『國土保育地區第一類、第二類』以及『農業發展地區第一類、第二類』,都將化成泡影。過去長時期國土計畫法從倡議、催生、立法到計畫研擬的種種努力,都會變成非常荒謬。 國土計畫對都市計畫的指導作用不宜規避        按照國土計畫法,國土計畫指導都市計畫,都市計畫遵循國土計畫,國土計畫不宜規避對都市計畫的指導作用。國土計畫法與都市計畫法的中央主管機關都是內政部,負責的機關都是營建署。都市計畫法台灣省施行細則更是由內政部直接訂定,各直轄市施行細則也都在內政部管控下訂定。既然如此,同一個內政部營建署,設法將國土計畫的精神、內涵加到都市計畫上面,應該不是一件困難之事。最簡單的做法也許是將都市計畫法施行細則中的『保護區』與『農業區』,按照國土計畫進行分類,尤其是第一類與第二類。簡單說就是藉由修正都市計畫施行細則,將細則中過度簡化的『保護區』與『農業區』,按照國土計畫法的精神,重新進行分類,尤其是『國土保育地區第一類、第二類』與『農業發展地區第一類、第二類』。把國土計畫的精神加在都市計畫上,可以發揮國土計畫對都市計畫的指導作用。這樣國土計畫就不必另設所謂的『國土保育地區第四類』或『農業發展地區第五類』,國土計畫『國土保育地區』與『農業發展地區』的制度設計,就可以完整保留下來。就算『中央國土計畫,地方都市計畫』真的成為現實,也不必擔心國土計畫白忙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