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219反空污護藍天大遊行

文/顏士致(荒野保護協會臺中分會解說員、鄉土關懷小組成員、自然名:水蛭)
圖/吳宛芬(荒野保護協會臺中親子三團蜂育導、自然名:風鈴木)、中科污染搜查線

22月19日老天爺給了個不錯的天氣,甚至讓人有點錯覺,下午的反空污大遊行是不是真的?早上先到荒野台中分會,協助第21期自然觀察班最後一天的課程,同時清點準備帶去反空污遊行攤位需要的器材。課程進行不到一半,夥伴們已經傳來攤位就定位的消息,加上全國專職訓練進行中,協會裡志工、專職各司其職,在不同的地方為環境盡一份心力。自然觀察班上午最後一堂課講師蜻蜓,分享的生態與環境議題,感動一波一波打進心坎裡,聽完感覺全身蓄滿了熱力,衝回家接了小孩老婆,飛奔到遊行會場,已經接近下午2點;從台灣大道跨入封街的範圍,往遠方傳來麥克風聲音的方向前進,草悟道兩旁的攤位跟人潮依舊熱鬧,休閒、漫步,享受生活,一如往常。隨著舞台上的聲音逐漸清晰,在公益路上看到了滿滿的人潮,氛圍瞬間轉為戰場。走向旗海中綠色的荒野旗幟,有人喊著「水蛭來了!」開始看到熟悉的面孔,是夥伴們,我們荒野那群關心環境,努力要讓世界變得更美麗的伙伴們。

遊行很快開始,往美村路移動。激昂的口號帶領我們衝破霧霾,簡單明暸的標語跟隨我們尋找藍天,當手裡牽著孩子,一起步上舞台時,前方是媒體記者的鏡頭,兩側是觀望的人群,我們彷彿熱血的鬥士,但卻是可悲的鬥士,與我們選票選出來的父母官抗議,為捍衛我們生活最基本的呼吸權而戰。走在美村路上,店家很多,騎樓下一雙雙的眼睛,是好奇?是不解?是空洞?讓人猜不出來。大聲公離我們有段距離,口號有時很不清楚,周遭的隊伍漸漸的沈默下來。回頭一望,發現跟在我們後面的竟是一小群外國人,帶著各種自製的標語,相信是同樣愛著台灣這片土地的朋友,心頭一熱,轉頭問身旁的伙伴:「蜻蜓,我們自己來喊口號吧!」,「反空污,要健康!」「反空污,要健康!」是啊!我們要求的不就是那麼簡單,那麼基本的人權嗎?

今天天氣有點熱,後面背一個孩子,前面偶而還要抱一個,還真有點累。走到後半段,孩子們都疲累了,有的家長鼓勵著,有的背著,有的抱著,我相信這情形是爸爸媽媽們可以預見的。但是我們希望孩子跟我們一起關心周遭發生的事物,這是大家的天空,大家的土地,不是因為利益和貪婪就可以糟蹋的,我們有義務及權利表達意見,一起守護,也為其他的生命負責。這是一堂最真實最有感的公民課,我相信他們長大後還會記得,今天的事也必定在孩子的心中種下一顆愛與守護的種子。走回綠園道,兩旁的掌聲跟以前賽道終點的掌聲不一樣,特別鼓舞與感動,因為這次不是為了個人成績,而是為了我們的未來。

稍作休息後,走訪各個攤位,每個團體都很努力,用遊戲、用解說、用數據,來讓大家對空污問題有更進一步的瞭解,攤位上同時也有連署支持黎明幼兒園的保留行動。我跟阿全一起協助發送大合唱的歌詞,跟以前年輕時在高雄新崛江發傳單很不一樣,在街上大家對傳單多是直接拒絕,連看都不看一眼;但在這裡,好像在這封街的範圍裡大家都是自己人一樣,每一個人聽到是反空污大合唱的歌詞,都微笑致謝,讓我們發的很有成就感,這是因為大家心裡都有愛吧!

舞台上小女孩唱著“大風吹”,吸引我們坐下聆聽。簡單的歌詞引人反思,這是我們唯一的家,天空的顏色卻要由風向決定,今天吹什麼風?又把哪裏的污染源吹來啦?想當年來台中念書的時候,第一印象就是天邊圍繞著翠綠的遠山,讓從澎湖來的我,深深的愛上這個地方,還不到20年的時間,我卻帶著孩子因為空污走上街頭,令人不勝唏噓。隨後的“我是一隻小小鳥”,「這樣的要求,算不算太高?」乾淨清亮的嗓音,讓我們的心直衝上霧霾背後的藍天。回家的途中上了虹陽橋,眼前沒有預期中金光萬丈的夕陽,只有霧茫茫的西屯區,而我們的家就在那之中,早上的好天氣就像是假的一樣。現在的台中,出門不只要看天氣預報,還要看空氣品質,似乎每天出門都是一場賭博,聽說對北京來說,這已經算是“好天氣“了,希望藉由這次台中、高雄串連的反空污遊行,能喚起更多人關注與行動。

後記:第二天天空很藍,這是老天慰勞我們上街頭的回報嗎?古時候有祈雨儀式,這年頭好天氣還要勞師動眾祈求,才能獲得一點點的回應,也太累人了吧...。

附加檔案大小
296_p10-11_0224-1.pdf3.6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