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南寮海岸的另一面 荒野新竹海岸行腳

圖、文 王俊智〈鄉土關懷小組召集人 自然名:白海豚〉

     「流動的水沒有形狀,漂流的風找不到蹤跡,任何案件的推理都取決於心,唯一看透了真相是一個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柯南。」看似事實的情境卻隱藏著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但真相真的只有一個嗎?

       假日的早晨,即使時間剛過九點,氣溫卻早早就超過三十度,常態的高溫炎熱已是日常,如此的天候叫人外出還真是種折磨,奈何身邊有些瘋狂的朋友,邀約要來趟海岸行腳看看新竹的海岸線景色。 

       這次的海岸行腳相較於平常旅遊,除了地點一樣是海岸之外,其目的與內涵卻有著許多的差異:首先是同行友人的特殊嗜好。這群人都是自然生態的愛好與守護者;再來是方法的特別。沿著海岸步行只是方式,重點在於過程中記錄海岸線的變化與現況;最後是行動上的差異。一次是好玩,兩次是礙於交情,持續不間斷則成為一種承諾。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究竟這趟的行腳,究竟看到甚麼樣的台灣海岸面貌。

       

       走進舊港一旁的藍白建築,一眼就知道是仿造希臘愛琴海,房屋雖沒有建造日期,從外觀面貌可以推敲應該是那段"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一書大賣時期,隨之建造,曾經有段時間台灣的海岸突然出現類似的建築物,看到他們總是讓我聯想到蛋塔,而這棟建築目前已經無人使用,且側面積滿風沙,也續它也是傳說中的養蚊子會館之一。 

       風沙怪獸正一口一口慢慢地吞食建築本身,一旁則是有個將自己隱身在砌石堆內的步道,但卻因為身軀過大不小心將欄杆暴露在外,於是招換來馬鞍藤做裝飾,殊不知馬鞍藤已是自身難保,正與菟絲子們上演著你死我活的領地爭奪戰,馬鞍藤與菟絲子的戰爭是亙古的生命戰爭已經上演好幾個世紀,而偷偷在隱身的步道卻是近年新生產物,理論上應該偶而發生,如今卻卻彷彿已經變成常態。 

       繼續沿著海岸走,這片沙岸在小時候的印象中是受到層層管制,未經許可可不能進入,海洋有如神秘的女神,只曾聽過卻不曾見過,當我有了些年紀的時候,海岸的擁有者不知哪根筋不對,居然用一顆顆水泥做的肉粽當成珍珠項鍊戴在身上,偶而浪潮還會帶來燈泡當陪襯,一旁同行的夥伴好奇地撿起燈泡,喃喃自語的說:不解為什麼這些燈泡會集體跑來湊熱鬧?

       坐落在舊港前方不遠處的遊艇碼頭旁,有一排全數關閉著門的低矮建築,在時間的侵蝕下顯得頹圮不堪,早期理當是漁夫們的休憩或堆放器具的空間, 如今是否依然有著相同的用途已不得而知。再往前走去是難得的沙灘,在我有限的記憶中,這片沙灘每年都有許多的變化,加上最近新竹市政府爭取營建署五百四十萬補助款,未來將投入兩千八百萬打造南寮成為漁業文化、水岸觀光新亮點。未來的南寮將會呈現甚麼樣的樣貌我不知道,只能在內心裡祈禱南寮漁港沙灘能有多一些的自然景觀,少一點水泥建築。

       新竹南寮漁港是荒野海岸行腳的第一站,接下來從往外延伸慢慢拼湊台灣海岸真實面貌,接下來荒野人將用雙腳來關心台灣的海岸線,邀請您一同加入海岸行腳行列。

附加檔案大小
302_p6-7_0831.pdf5.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