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保育溼地生態

保育溼地生態

溼地亦是魚類、水禽、溼地植物、水棲昆蟲與相關之生物之棲息場所,在生態意義上更具有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功能。 按國際濕地(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1971)第一條對濕地之定義:「不論天然或人為、永久或暫時、靜止泥沼地、泥煤地或水域所構成之地區,包括低潮時水深6公尺以內之海域。」因此,從沿海地區泥質灘地、岩礁、河口、沙灘,到內陸窪地、河川、漁塭、水稻田、水圳、埤塘,到山區林澤、水庫、高山湖沼等,皆屬濕地網絡的一環。依據生態學家尤金‧歐頓(Odum,1971)的估算,溼地的總生產能量是一般良田的二倍半到四倍,而且世界上魚類總產量的2/3和半數的全球人口所食用的米、麥都產自溼地,不僅如此!溼地的潛在功能還包含了淨化水質、調節洪水、保護海岸、過濾污染物、調節氣候、以及作為休閒及環境教育的場所等功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

荒野有情.20有成 2015棲地守護研討會

2015-07-10

文/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工作委員會 圖/荒野保護協會 荒野20 歲了,回顧這20 年裡,我們在棲地工作上做了許多努力,五股溼地和富陽公園的認養、雙連埤教育基地地委託管理、五十二甲溼地的保育工作、新竹大山背守護梭德氏赤蛙與友善農耕工作、嘉義諸羅樹蛙保育計畫、花蓮馬太鞍溼地保育工作、金門浯江溪口互花米草移除計畫、淡水河流域四斑細蟌分佈和東方環頸鴴巢位調查計畫,以及最近積極開展的榮星花園棲地復育計畫等,累積了不少成果與經驗。 今年7 月25 日週六在臺灣大學共同教學館,協會特別舉辦「2015 棲地守護研討會」,藉由這次的研討會,將守護成果和經驗分享予會員夥伴及關心臺灣環境的大眾,並與相關專家學者及NGO 夥伴們進一步交流研討,展望未來棲地守護的工作目標。 此次的研討會,我們訂定了三大主題:「都市公園生態化運動」、「河川流域溼地生態守護」及「以棲地保育為目的之友善農耕」,除邀請了各主題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和NGO 夥伴進行專題演講,同時也藉由各分會志工夥伴們的分享,了解荒野在這三個面向所做的努力與成果。 除了室內的研討會外,同時在臺灣大學的鹿鳴廣場上,規劃了戶外的展示與活動攤位,包括生態遊戲、友善農產品展售、自然DIY 創作、荒野20 週年義賣品販售等,為夏日炎炎的舟山路上增添些許趣味。 此外,在研討會隔天7 月26 日週日,荒野並安排了淡水河流域棲地和關渡自然公園的參訪活動,從大稻埕碼頭登船出發,一路參訪華江溼地、大漢溪人工溼地、新北溼地、社子島、五股溼地、關渡溼地、竹圍紅樹林溼地、挖子尾溼地等,讓大家從不同角度領略淡水河生態的美麗與憂愁。 邀請夥伴們一同來參與這場精心策劃的棲地盛宴。 大會手冊:電子書下載/線上閱讀

誰決定土地的命運?知本溼地受難記

2015-06-09

文/陳盈儒(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二年級) 母親,我們時常把大地比喻成母親。對於孕育自己的土地,總有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熟悉,所以保護,所以滋養,因為我們總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長長久久地呵護我們。當破壞的聲音此起彼落響起,那是一道道傷痕,深深刻印在母親的身上,她慢慢萎靡,死亡在破壞的力道下,就這樣悄悄地來到知本溼地。 2015年農曆初五,臺東縣野鳥學會(以下簡稱鳥會)會員到知本溼地進行賞鳥活動時,發現溼地被大型機具挖開一個大洞,原本波光粼粼的湖水,被放流到只剩幾處水窪,地上殘留淨是死魚死蝦,還有滿地輪胎痕及機具履帶痕跡。經鳥會向臺東縣政府反映後,縣府只派小型怪手象徵性回填,一下雨,出海沙口又被大水沖開,就這樣,原本倚靠溼地生活的許多生物,也失去賴以為生的溼地。 這裏同時是鄰近部落Katratripul(卡大地布)的土地,為了復育知本溼地,鳥會、荒野保護協會臺東分會和Katratripul部落三方,於4月26日首次合作,一齊舉辦「為知本溼地療傷,讓鳥兒回家」活動。一台發財車,還有一張小朋友畫的海報,一場肥皂箱式的演講,由三方就各自經驗與專業,闡述關於這片溼地的故事脈絡。 有位媽媽一開始就自告奮勇,站上發財車的車斗。她說,在她年輕時,這塊溼地見證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當時讀大學的她壓根兒不知道在這荒煙漫草中有一片世外桃源,直到當時男友即現在的丈夫帶她來此地,這裡是她的定情地,她對這片溼地有很深刻的記憶。我想,溼地被破壞對她造成的傷痛,是遠遠超過我能理解的。 我想當時在場的許多老人、中年人、年輕人、還有玩沙的小孩,對於這片隱密的溼地,也都有很多深刻且充滿懷念的記憶。Katratripul陳明仁長老也是其中一位上車斗的講者。他說,他小時候跟著養牛大隊在這裡養牛、游泳、抓螃蟹,他強調是大螃蟹,甚至連鱸鰻白鰻都有,他在這裡度過了童年。但是自從捷地爾開發公司出現之後,一切都變調了。在溼地中聳立著幾顆突兀的椰子樹,他告訴我們,這些就是有聽到風聲的「白浪」(原住民對漢人的稱呼)在政府徵收之際去種下的,以此來申請地上物求償。 陳明仁長老說:「因為我們原住民還沒有跟這個政府投降過,所以這片土地還是我們的,這還是我們固有的土地。希望我們部落趕快把這片土地收回來之後,跟大家一起分享好不好?因為我們原住民是個分享的民族,不像有的漢人收成既有的把它圍起來擋起來,那個不是人類啊!」 1640年,Katratripul族人就曾跟來自臺南大員的外國人在這裡接觸過,Pakaruku(巴卡魯固)家族在這裡跟外國人一同飲酒、一同抽著手捲菸,見識到火槍的威力,這裡擁有的是東部原住民首次與荷蘭人接觸的一段歷史。深刻的歷史記憶透過口耳相傳,在這天傳到了我的心中。 這裡除了是國際鳥盟認定的「重要野鳥棲地」之外,同時也是Katratripul部落的「固有領域」,為何不是用傳統領域這種說法呢?因為陳明仁長老一句話感動了我,他說:「今天謝謝大家來聲援Katratripul收回固有領域的活動,不是傳統領域啦,聽起來好像很虛幻。是真正我們的土地……」這句話讓我意識到,其實國民政府也是殖民政權,只是我們一直都不這樣覺得。然而殖民政權自荷蘭時期到國民政府來時,都把臺灣土地切割成一塊一塊,每塊地上似乎都嵌上原本不屬於他們、卻自認為是的外來名字。 土地,承載著生命的重量,孕育著支持生命的一切所需,然而「占有」改變了原本的規矩,當土地開始區分你我,人們漸漸失去分享的本性。眼下在知本溼地內有一延宕30年的「臺東知本綜合遊樂區開發案」,這也是為什麼部落在闡釋固有領域時那麼激憤。17世紀時這裡就是部落的土地,為何經過幾百年後易主?而當開發時,是否尊重過當地的住民、當地的生物?原住民是個分享的族群,如果能夠尊重,並且愛護這片養育我們的土地,那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傷害、衝突。 原住民主張固有領域不是要占有這片土地,在臺灣有許多人因為時代洪流的關係,離開、失去自己原有的土地。其實,我們要的是尊重,尊重這片土地原有的主人,可能地契上寫的是外來的人,可能別人早已遺忘這片土地原先的主人,但我們知道,我們世世代代在這裡,分享生命的美好,這裡就是我們的固有領域,給先來的人尊重,一起討論如何能讓這片土地更好,何嘗不是美事一樁。 土地到底是屬於誰的,該由誰決定這片土地應該如何發展,使她能繼續孕育生命?在開發至上、營利優先的觀點下,我們需要聽聽本來的居民和鳥兒、魚兒的聲音。 我們欣喜見到,4月26日回填沙口的復育行動馬上就有了顯著效果,翌日溼地水位變高了,屬珍稀保育鳥類的水雉稍後也回來了,這顯現了大地堅強的生命力,相信未來將有越來越多野鳥棲息於此,並且為這些她孕育的子女們堅強地活下去。知本溼地能否永續,需要我們更多對土地的尊重與努力。  

荒野臺南友善大地實踐家——初登場紀實分享

2015-06-09

文/盧清瑞(荒野臺南分會解說員、自然農場召集人,自然名:水牛) 緣起 2014 年底,荒野臺南的年度願景想更積極將課堂上傳習的友善大地、愛護地球理念、知識,走出延伸到野地、農田進行戶外實作,讓知道、想做,進而實地施作,更貼切的讓理想落實。 善循環會流轉,荒野長期來努力播灑的種子終於萌芽了,由於荒野發出善的訊息,地主們的紛紛響應,友善大地實踐家工作團隊終於誕生。 永續與決心 環保、經濟、社會是永續經營的荷包蛋法則,「友善大地實踐家工作團隊」結合社會有心志士,或親子或個人,以節能環保愛地球為出發點,運用友善大地的施作手法,生產出自然健康的食材:近期規模小產量少,由施作夥伴及家庭分享,並作食農教育;遠期規模大產量多,將可成立農夫市集供應社會大眾無毒健康的食材。在充斥黑心有毒食物的市面,友善大地的實踐別具意義。也因為有未來結合在地提供自然、健康、無毒的健康食材的小農成立自然農作市集的想望,讓我們「友善大地實踐家工作團隊」的夥伴們更有決心邊學邊做,未來成為自然農作專家;邊做善事邊吃好食材,各個家庭幸福又健康,而擴散的效應將會使大眾更健康,大地更美好。 在摸索中學習 有善意的動機,有滿腔的熱枕,有激昂的情境,這是啟動日誓師的現況,但實作了又迸出更多火花,既精采又好玩:有人第一次插秧高興得快哭了、有人已經提前沉浸在收割的喜悅中;在椰樹腳自然農場那端,孩子們在生態池抓小魚比賽已滾濕一身、煮婦們尚不知菊苣是局部採收葉子而一次性把整顆給割了,一區的紅蘿蔔幾乎毀在小孩為了搶看小山羊的路徑上,15顆鴨蛋一夕之間全丟了?想知道答案嗎?請期待下一次的分享。   延伸閱讀:濃濃的思田情

濃濃的思田情

2015-06-09

文/黃德秀(荒野臺南分會專職秘書,自然名:甘蔗) 小時候,職業軍人的父親偶爾放假才能回家,母親外出工作,所以住在外婆家後方的我們,總是會跟著外公、外婆坐著牛車到田裡,外公有兩塊田,一塊旱種,一塊種植水稻。我沒有辛苦跟著耕種的經驗,只有幫忙看著煮給豬食用的爐灶顧顧火、用餘火烤番薯、三合院中曬太陽的稻穀、剝花生賺零用錢、驚喜地看著外公幫牛接生的種種甜美回憶。 小學搬家後,每次回外婆家總要經過外公種植的水稻田,常常可以看到道路兩旁的金黃色稻穗隨風搖曳,這是我對農田的印象,雖然一直與農田很近卻從未務農,也不知務農的辛苦,但卻對農田有一種濃濃的思念,也是對外公、外婆的懷念。 多年前加入荒野,開始對環境有一些些意識,所以最近幾年,回到成長的家鄉,總特意繞往外婆家,去看這一片曾經披著黃金綢衫的田。田地依舊廣闊,但處處都是因為休耕、棄種裸露枯乾的黃土,少有綠意,卻增加了豪宅農舍、工廠。灌溉溝渠是枯乾的,路兩旁的水溝有著五彩的油汙,仍種植水稻的阿伯說:「水源一定要自己裝馬達抽地下水。」看著花上千萬建置的豪宅被飄著惡臭味道的皮革廠所圍繞,這是幸福?我有許多不解、無奈。 去年,從荒野志工轉變成荒野專職,有機會認識更多荒野人,也有更多機會去參與這些荒野人想完成的夢。感謝盧清瑞(自然名:水牛)與王麗卿(自然名:山芙蓉)願意將自己對家鄉土地的夢與大家分享,他們將已進行多年建置完善的新市椰樹腳、大營兩塊田無償提供大家一起經營,讓我也有機會開始滿足對土地的思念。 去年10 月開辦第一次友善大地工作日至今,從陌生到逐漸熟悉的工作團隊夥伴,每當看見對農事一竅不通的大人卻都有著對土地的一份熱愛,願意對土地友善,孩子更是開心的玩著泥土,掉進安全、生機盎然的生態池,一位爸爸說:「看見孩子這般開心的笑容,農事工作雖然辛苦,但值得。」這或許是我們對土地的本性,卻都被城市水泥化的建置所剝奪了。 冬盡春來,「荒野臺南咱ㄟ田——大營1號田」稻田夢開啟了,因著大家的信任與對土地的熱愛,雖然第一次的種植無法向穀東保證收成,因合鴨稻硬體設備建置費高,每穀2000 元募款金額絕對無法等值回收,但大家踴躍相挺,集眾力讓友善大地的方式延續土地生命,一週內我們50 份穀東即招募完成, 有了這些滿滿的愛,首作稻雖仍有許多困難需要去努力,但大家被愛與夢充滿,心是火熱的,擁有往前的動力,「荒野臺南咱ㄟ田」將一直轉動,期盼喚起更多人對土地的愛。   延伸閱讀:荒野臺南友善大地實踐家——初登場紀實分享

給義賣品一個「贊」

2015-01-06

文/楊正字(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自然名:漂流木) 荒野的義賣品最早是伴隨攝影而來,透過攝影產生的影像讓野地有了說話的聲音,也讓更多人看見了台灣的美麗;百年前世界各國開始設立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都是透過攝影家、文學家,用雙腳走過、雙手紀錄,內化沉潛後再傳達給大眾所知曉。前理事長李偉文也在《我在黃昏的日落前趕路》說道:台灣好幾個環境守護案例的成功,也是經由荒野夥伴動人的圖片來說故事,讓民意代表、政府單位和在地的民眾恍然大悟「原來我們住的地方這麼漂亮,這麼珍貴!」 透過影像來傳達環境教育的觀念、號召民眾參與環境行動,大夥集思廣益逐漸將影像發展出周邊產品,這些圍繞著影像而設計的義賣品所募集到的捐款,就成了荒野這十幾年來最重要的財源之一。透過民眾的小額捐款和義賣品,讓荒野的行政費用有了著落,荒野也更有力量去從事棲地守護與環境教育。前幾年荒野曾嘗試用義賣品,守護新竹梭德氏赤蛙與募集愛鯊調查的研究經費,兩次募款皆獲得相當正面的支持與肯定。守護梭德氏赤蛙的行動,讓新竹豐田村的村民朋友都動起來了,除了投入營造社區自然生態環境,亦帶動社區共同維護赤蛙棲地生態;愛鯊調查的成果更受到國際上學術與保育界的重視,於2013年11月19日成功登上國際學術期刊「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 ONE)」,開創了台灣海洋保育運動先例。 隨著荒野不斷拓展以及社會的期許,荒野持續茁壯,有更多認同的夥伴付出時間、體力或以捐款來支持,以實際行動來展現荒野守護環境的決心。義賣品發起「贊助」的理想,隨著我們守護環境的腳步一直進化,從最初推動組織行政到落實環境教育一路到守護棲地,義賣品都扮演著重要籌款的角色。 荒野配合國際的環境議題活動,推出如環保材質T恤、頭巾、環保購物袋等義賣品的經驗亦學到了重要課題,公民教育的力量能將每一個人轉化成守護環境的種子,那透過行動是不是也能影響廠商的生產過程,改善廢棄物處理流程,讓綠色製程落實到生產線上呢? 消費是全民的課題,消費者透過「選擇」可以匯流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甚至影響業者改變汙染環境的製程,前一陣子台灣連續爆發了嚴重的食品安全、工廠汙水事件,把消費者和商家的信任關係破壞殆盡,也讓我們重新認識「知的權利」比消費行為更加重要。除了檢視廠商的製造流程、產品的實用性、對環境的影響,秉持著「因為需要,所以消費」的立意也很重要,不造成浪費會讓義賣品更具使用的價值,這樣的贊助對荒野就是一種完滿! 給荒野一個「贊」,這份贊助我們會感念於心,雖然沒有精美的包裝、雖然不是流行時尚,期許環境保育的概念深植人心,讓更多人了解環境保育這個公民議題。有需要的時候,到荒野的環保市集逛一逛,說不定可以找到您需要的東西喔! 荒野環保市集 樂天拍賣網 官方臉書粉絲團 臉書粉絲團每週日發布最新消息或環保資訊,歡迎加入  

2014深耕守護成果

2014-12-22

走過十九個年頭,荒野一直以來以各種方式推廣環境教育及實際守護行動,像是「解說教育」致力於將自然與生態體驗介紹給民眾,「推廣演講」積極推廣台灣的美麗並為環保教育發聲,「兒童環境教育」於全台各地深耕的在地兒童環境教育,「親子團」建立孩子的群體學習,在自然中體認愛與成長,這些成果的背後,皆仰賴眾多志工群組與會員共同為環境教育耕耘。   下圖是從2014年1月至12月整整一年,荒野持續努力的成果展現,棲地守護一直是我們不變的目標,今年更以認養、契作等實際行動來達成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共贏」的棲地守護。荒野持續關心各項環境事務,而非這般簡單表格可以完整呈現,因此接下頁面將一一透過「倡議活動」、「環境教育」、「棲地守護」三個大主軸來陳述荒野一年來的深耕成果。   期望荒野的深耕成果能無愧於您對荒野的支持,更期盼來年您持續以實際行動給予荒野最大支持,讓明年荒野二十歲,以成熟的經驗與努力,為後代子孫守護更多的棲地。   欲閱讀更多內容,請線上參考2014成果報告 2014年深耕守護成果 環境倡議 地球季倡議行動 1.創意夜跑:約800人響應,全台共減少排放29.8噸二氧化碳 2.適應氣候變遷與極端氣候微行動:舉辦39場講座、    48場戶外活動,參與民眾共2,500人 3.問券調查:培訓240位志工,共2,157份有效問卷 4.棲地調查:264位志工參與,觀察紀錄32個棲地,登錄1,802筆生態資訊 海洋季倡議行動 1.街頭藝術展:觸及人數超過7,500人 2.海洋影展:播映70場,觀眾2,500人 3.海洋減塑青年行動:號召15間學校、60位學子 4.淨灘行動:共動員約6,000志工、垃圾清理7,930.96公斤 環境教育 1.節能綠活圖工作坊201場,參與人次6,706人 2.培訓課程135場,受訓學員2,839人(包含志工入門課程、解說員訓練、    戶外教學導引員培訓、培力志工培訓、兒童環境教育培訓等) 3.自然推廣活動811場,參與人次46,724人 4.全國推廣演講1,953場,參與人次97,967人 5.兒童環境教育400多場,觸動 8,000多位孩子 6.親子團共60團,影響1,800個家庭;培訓12場,共471位志工參與 7.海蛞蝓計畫培訓45名志工,推廣教育5校,共81名學童參與 8.長期陪伴兒童240人 棲地守護 1.棲地經營管理與長期觀察記錄68處(請參考第5頁) 2.認養維護2處 (台北五股溼地生態園區、台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 3.環境教育基地與溼地植物庇護中心6處 (如台北淡水自然中心、萬里溼地植物庇護中心、宜蘭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新竹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高雄悟洞自然教室、花蓮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 4.租地保育2處(新竹農地生態契作-東海與油羅、嘉義諸羅紀農場) 5.專案研究調查計畫共9項 (金門浯江溪口互花米草移除計畫、新竹市濱海野生動物保護區棲地復育與維護計畫、竹北蓮花寺溼地食蟲植物棲地保育監測及維護計畫等,請參考第23頁) 6.環境信託1處(新竹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7.台北五股賞燕季共舉辦10場約1400人參與 8.新竹大山背守護梭德氏赤蛙共舉辦19場幫青蛙過馬路、22場推廣講座,共有1350人參與 國際交流 1.為期三天與多位國外環境保育專家交流「海洋減塑青年論壇」 2.韓國釜山「海洋癈棄物與微小塑膠的非營利組織與學術工作坊」 3.「沖繩-台灣海漂物對策交流事務」 4.自然之友20週年慶 5.海峽科技專家論壇   精選文章 [倡議行動] 氣候變遷調適,從你我生活動起來 愛海無ㄐㄩˋ啟程‧終結塑膠時代 [環境教育] 環境教育的骨牌效應 來,我們一起邊走邊讀! 深入社區與偏鄉,跟著阿光節能趣 [棲地守護] 堅持守護,棲地永續不止息 一步一腳印,棲地守護與調查 重回農田的辛勤與美好

重回農田的辛勤與美好

2014-12-22

台灣以農立國,但隨著人口增多、生活形態改變,農地非農用的情形持續增加,休耕補貼政策讓許多農地閒置,久居都巿的學童更是不了解食物的生產過程。 農田是重要的生態環境,如宜蘭的水田是一期稻作,冬天放水休耕時,是成千上萬冬候鳥的理想棲地。透過友善的耕作方式,使人與生物和諧共存,現今在宜蘭、新竹、嘉義皆已在運作中,未來將透過夥伴的一齊努力,讓在地更多農地活用。   宜蘭雙連埤溼地位於宜蘭縣員山鄉,擁有90多種以上水生植物及罕見的浮島生態,縣府於92年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內政部更於96年評選為「國家重要溼地」。然而學術單位監測發現雙連埤水質不佳,且有持續性的污染源進入,顯示周圍的農業活動(化肥、農藥、除草劑)對雙連埤水體確實有相當影響。儘管宜蘭縣政府曾輔導當地進行有機耕種,但農民擔心生計及有機作物賣相不佳與產量不穩定,大多仍選擇過往的慣性農法。   2010年起,荒野與緯創人文基金會以雙連埤生態教室為基地推動環境教育,於2014年推行4分地友善農耕契作,並引導荒野親子團共113個家庭以類似社區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SA)模式,進行2分地的友善契作,用團購方式預先支付作物金額,一起採收與分享作物,風險與維護則由支持的家庭與農民共同承擔。這樣的契作方式,能讓利潤回歸農場,農民願意不使用化學農藥、肥料,且無須擔心銷售問題。參與契作的家庭除了親身體驗耕種的辛勞與採收的樂趣外,契作期間以「吃的力量」友善土地、進行環境保育,同時保護雙連埤水域,減少化肥造成埤塘優氧化、除草劑因下雨流進水域對水生植物造成影響。   另外一方面,新竹分會從2012年起開始投入友善契作,從南埔田的3分地出發,擴展至竹北東海里,以及橫山豐田(油羅)村,「穀東」也從荒野夥伴延伸到新竹市、新竹縣的一般民眾。友善契作發起人副分會長許天麟老師最初主要推廣無毒農產,接著以田間體驗活動帶領消費者實際接觸土地,至今已超過600人參與,尤其到今年,油羅田嘗試建立起農事工作團隊,發現在這樣鄉間基地裡,不但孩子有無限的新鮮樂趣、寬廣的場地,一群大人也因親自耕作、呵護蔬果從種子到收成,從中體會到踏實的喜悅。   在友善耕作之下,油羅田間重新看見了泥鰍,東海田則陸續觀察到龍虱、水蠆、赤蛙、白腹秧雞、彩鷸。於是荒野新竹的友善契作,不再只是無毒農產的買賣,同時兼具食農教育、棲地守護,重新建構人與土地的關係。   宜蘭雙連埤契作豐碩果實 4分地友善農耕契作 2分地以類似社區支持型農業(CSA)模式,由荒野親子團共113個家庭進行友善契作   新竹友善農作豐碩果實 北埔南埔:2012 / 3分地  竹北東海:2013、2014 / 6分地  橫山大山背:2013 / 2分地(契作案終結,地主收回) 橫山豐田(油羅):2014 / 4分水田  3分旱田     欲閱讀更多內容,請線上參考2014成果報告

一步一腳印,棲地守護與調查

2014-12-22

荒野發展至今,已在全台74處地點進行棲地圈護、物種保育、生態調查、自然解說等各項工作,皆取得豐碩的成積。 對於守護棲地而言,即使只是簡單記錄下物種名稱、數量,長期累積下來也十分可觀,隨手一拍的照片,也可能是很重要的資料。如2005年8月28日在五股溼地隨手拍到的一張蜻蜓照片,居然是全台灣新記錄的四斑細蟌,自此之後五股溼地受到更多人重視,進而成為國家級的重要溼地。 更重要的是,平日累積棲地內的資訊,對於突如其來的開發或破壞,即可立即提出生態數據,明白指出該棲地有哪些重要生物棲息,要求政府及開發單位提出妥善的保育措施,進而阻擋不當開發。此外,棲地調查收集到的生態資訊,也可做為自然解說、組內進修、出版摺頁或刊物……等素材。   2014年世界地球日,荒野選在4月19日,邀請各棲地志工一同進行自然觀察。活動定調為大家輕鬆隨手做記錄,不限時段,只要在各分會關注與熟悉的定點進行即可。總計全台有264位夥伴、於32處棲地參加,共登錄1,802筆生態資訊,其中445筆記錄是在現場使用手機APP直接輸入回報,1,357筆為先拍照記錄,事後使用網站介面登錄。 本次活動規畫以6大類群為主要記錄目標,地球日當天記錄到植物626種、鳥類50種、昆蟲209種、兩棲爬蟲類27種、哺乳類1種、水生生物52種、其他類群生物59種,共計1,024種生物(包含可分類但未確認種)。     全面自然觀察記錄以植物最多,佔61%,昆蟲佔20%排第二,細分類草本251種、喬木159種、蝶蛾93種為最多,其他類群雖然記錄不多,卻不乏保育類記錄,如鳥類有林雕、大冠鷲、鳳頭蒼鷹及烏頭翁,兩棲爬蟲類有諸羅樹蛙、台北樹蛙及眼鏡蛇……等物種。 未來荒野將持續調整記錄方法、招募及培訓志工夥伴、設計特定物種全台同步調查活動、擴大參與對象,期望荒野腳踏實地的累積生態調查記錄,能對全台灣的棲地及生物有所貢獻,願萬物都能在台灣這個寶島上共生共榮、繁衍興盛。   欲閱讀更多內容,請線上參考2014成果報告

堅持守護,棲地永續不止息

2014-12-22

荒野成立迄今19年,棲地守護一直是我們的核心理念,更是重要發展方向。透過各種方式取得棲地管理與監護權後,需要持續不斷地投入心力維持,舉凡辛苦的棲地改善工作、移除外來種、生態調查、棲地巡守、棲地環境教育、友善農作…等,都需要荒野全台各分會伙伴們的長期投入。 棲地認養與委託管理 本年度除了持續認養「台北五股溼地生態園區」與「台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也繼續接受地主委託進行「高雄蓮花池溼地」棲地管理,以及與地主共同經營的花蓮「白鷺橋溼地」、「幸福湧泉溪」與「荒野三號溪」,更於下半年新增了「台北翠山里台北樹蛙棲地」的管理。 「台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認養工作迄今已邁入第10年,透過志工們的付出與努力,完成了諸多生態調查、環境巡守、棲地維護改善…等工作,使得公園內的生態得以保全。而鄰近之高速公路局所屬的土地區域內,新近完成了兩棲類保育核心區,藉由台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的操作經驗,未來將努力推動「自然生態公園管理自治條例」及「公園生態化運動」,為更多生物保留珍貴的都市棲地。 「台北五股溼地生態園區」認養工作亦邁入第10年,今年度仍持續進行指標物種四斑細蟌的調查作業,發現數量明顯減少,推測主因為塭仔圳水閘修復後阻擋潮水進入溼地,造成四斑細蟌棲地陸化。今年也持續舉辦夏日賞燕季活動,共12場解說活動,超過2,100位民眾參與,顯示出五股溼地豐富的生態受到越來越多民眾喜愛與關注。後續亦將藉由五股溼地的守護經驗為基礎,進一步拓展至其他需要守護的河岸棲地,讓「生態淡水河」的願景得以實現。 「幸福湧泉溪及荒野三號溪」是花蓮分會夥伴新近關注的棲地,經過地主的同意後,於河岸營造自然的坡度,種植原生種水生植物,原本光禿禿的水岸,現已是濃密的綠蔭,也吸引了眾多生物進駐棲息。   環境信託的新里程 自然谷環境信託案於今年6月底3年信託期屆滿,經與委託人充份討論後,決議轉委託予環境資訊協會,荒野樂見自然谷邁向另一個新的里程。於此期間在地荒野夥伴多有成長,其中蜘蛛調查及成果攝影展更令人驚嘆,除了讓人對蜘蛛生態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外,也減少了一般民眾對蜘蛛的恐懼心理,轉而為欣賞角度。   租地保育與友善農耕 以生態保育為目的的「友善農耕」,為近年來荒野夥伴積極參與的棲地守護行動,除了在台東分會由在地荒野夥伴長期自發性租地以秀明自然農法耕作外,本年度新竹分會持續在東海、油羅等區域租地進行友善農耕,同時搭配生態調查以檢視農地生態改善情況。而宜蘭五十二甲溼地,今年亦針對3分地進行自然農法稻米種植,並小規模試種菱角,成功吸引水雉回來繁殖,另一方面,循古法的採收方式搭配在地鴨母船、社區人文導覽…等活動等皆極具地方特色,期望能夠吸引更多當地人一起關心與投入環境守護行動。 此外,今年度於嘉義縣溪口鄉近一甲的農地進行「嘉義諸羅樹蛙守護計畫」,委請地主以不施化肥、不灑農藥的方式種植竹筍及芭樂,以利諸羅樹蛙棲息繁殖,並首次嘗試結合募款方式籌措經費,同時搭配進行生態調查與農事體驗活動,希望能夠成為一處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共贏」的棲地守護示範地。   執行專案研究調查計畫 本年度執行之專案研究調查計畫,包含7項政府標案計畫及2項由志工自發性組織團隊進行的調查計畫(詳細計畫參考第23頁)。其中「金門浯江溪口互花米草移除計畫」為延續性計畫,針對強勢外來物種互花米草進行計畫性之移除工作,而除了在金門浯江溪口外,台中分會夥伴也開始在高美溼地進行移除作業,期望能減輕它帶給生態的浩劫。 此外,本年度持續進行的「新竹市濱海野生動物保護區進行的紅樹林清除計畫」,希望透過清除部分紅樹林生長區,以回復棲地環境的多樣性,而長期的投入傳來讓人振奮的消息,除了台灣招潮蟹的數量順利回復至6萬隻規模外,也發現在台灣本島消失20年的「鱟」回來了。   持續經營教育基地與溼地植物庇護中心 本年度除了持續進行「台北淡水自然中心」、「高雄悟洞自然教室」、「花蓮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台北萬里溼地植物庇護中心」的運作外,「宜蘭雙連埤環教基地」於今年度亦再度取得了經營管理契約,繼續執行環境教育活動、課程方案規畫、教案執行等工作,並朝著環境教育場所認證的方向努力。此外,亦和當地有意願轉型為無毒耕作的地主進行契作,期待讓雙連埤週邊農地可以逐步朝向對環境友善的耕作方式發展,進而能有利於當地生態保育。 2002年為搶救雙連埤水生植物,成立了「萬里溼地植物庇護中心」,至今庇護了台灣超過200種以上的原生種水生植物,透過每個月一次的工作日,持續守護著這些珍貴的種源,期望有一天能帶它們回到原始棲地,而後續「萬里溼地植物庇護中心」也將進一步朝向結合既有的生態及環境教育資源,成為另一處推廣教育基地。   展望未來 未來協會除了持續守護關注的棲地外,也希望進一步擴大現有保育經驗與成果效益,因此包含「都市公園生態化運動」、「河川流域溼地生態守護」及「以棲地保育為目的之友善農耕計畫」,將為後續棲地工作發展重點。另一方面,亦將嘗試進行募款租地、購地,以及持續透過全民參與方式建構棲地資料庫、開辦環境議題工作坊以提升民眾守護意識、建立棲地維護管理手冊…等工作計畫,期望透過我們的努力,為後代子孫守護更多的棲地。    2014年荒野棲地守護成果 類型 實績 認養維護 台北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台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 委託管理 高雄蓮花池溼地 台北翠山里台北樹蛙棲地 白鷺橋棲地* 幸福湧泉溪* 荒野三號溪* 環境信託 新竹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租地保育 新竹農地生態契作(東海+油羅) 嘉義諸羅紀農場 五十二甲雙連埤農場 專案研究調查計畫 金門浯江溪口互花米草移除計畫 新竹市濱海野生動物保護區棲地復育與維護計畫 竹北蓮花寺溼地食蟲植物棲地保育監測及維護計畫 宜蘭五十二甲溼地保育計畫 宜蘭雙連埤保護區經營管理計畫 社子島周邊灘地四斑細蟌調查計畫 桃園1-4號生態陂塘在地魚類復育計畫 台北 挖子尾東方環頸鴴調查計畫 新竹大山背守護梭德氏赤蛙計畫 環境教育基地與溼地植物庇護中心 台北淡水自然中心 宜蘭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  新竹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高雄悟洞自然教室 花蓮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 萬里溼地植物庇護中心 關懷守護 桃園觀新藻礁 宜蘭護農地 台南三崁店 台東東海岸 台東阿朗壹 倡議活動 全台:4月 地球月 台北:8月 五股賞燕季 全台:9月 淨灘月、海廢監測 新竹:10月 大山背守護梭德氐赤蛙-幫青蛙過馬路 非核家園 *花蓮分會與地主共同經營   欲閱讀更多內容,請線上參考2014成果報告

在馬太鞍做個棲地夢

2014-12-02

文/陳雍青(花蓮分會副分會長,自然名:善變蜻蜓) 如果,擁有一棟為家人遮風擋雨、珍藏美好的房子,是許多人一輩子的夢想,那麼我想,擁有一塊土地,可以庇護野生物種、觀察四季、分享生命的故事,應該是許多荒野人的夢想。 2008年在花蓮縣光復鄉的馬太鞍溼地,成立了「荒野保護協會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那天,地主楊國政醫師、荒野理事長阿孝老師、花蓮分會熊帆生會長、馬太鞍溼地定觀組長吳永斌大哥(現任花蓮分會副分會長之一)皆出席了揭牌儀式,這場由地主提供土地、在地荒野分會提供資源,共同實踐荒野棲地守護精神的姻緣,為花蓮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同在光復土生土長的永斌大哥與國政大哥對於馬太鞍溼地因為發展觀光而帶來的諸多環境改變,諸如:溼地變建地、水泥工程大舉入侵、強勢外來種漫生、濫用殺草劑等,均感憂心,長年參與荒野解說工作的永斌大哥與對土地有深厚情感的國政大哥逐漸形成一個共識:與其憂心忡忡,不如用自己的土地來營造一個示範溼地模型,既能保存溼地多樣的原生物種,也可以成為一個環境教育場域,讓社會大眾知道溼地的營造不是需要砸錢,而是需要負責任的維護管理。 在這樣的共識下,「荒野保護協會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成為花蓮分會第一個環境教育基地。近幾年來,荒野夥伴們在這裡進行多次的志工工作假期、暑期兒童營、團體解說教育以及定點觀察。儘管從花蓮市區驅車到光復要將近1小時的車程,但是荒野夥伴們每個月不南下動一動,心裡就不踏實,就像是農夫一天不到田裡巡一巡、看頭看尾,會渾身不自在一樣,這是看顧家人的感覺了。 觀察教育中心的四季變化是一件樂事,以河岸守護者——水柳樹來說:一年復始,鮮黃的嫩芽迸出,宣告春天來到;緊接著雄花開出淡黃色的葇荑花序,盡顯生命力;轉眼間、雌花熟成時爆出的棉絮,在三月中旬至四月初飄散空中,宛若白雪紛飛,恍恍中猶聞東晉詩人謝安出了考題:「白雪紛紛何所似?」其姪子謝朗才思敏捷,脫口而出:「撒鹽空中差可擬。」其姪女謝道韞從容跟答:「未若柳絮因風起。」啊!料峭春風吹起,柳絮飄送無邊無際,增添一份靈性,伴隨一份閒逸。而儉約不鋪張的荒野人,更可攜家帶眷來賞「雪」,心滿意足的說:「賞雪何必花大錢到北國?」 一年之中三至四次的新葉替換,由最初的桃紅轉成淡紅,再轉為不同層次的綠,終至年底葉落將盡,顯出紅褐色的蒼勁枝幹。生命流轉循環,再次歸零;四時輪替,自然無疑。 野薑花、大葉田香、白花水龍、台灣萍蓬草、圓葉節節菜等水生植物隨著季節輪番上場競妍,紅冠水雞、白腹秧雞在生態島欣然落腳成家,如此美好的景致是需要眾人付出心力維護的。就這樣,每個月至少一次的工作假期開展了,第一期棲地志工培訓班也開辦了;我們還集合眾人之力編寫了一本《野到溼地去》生態學習手冊,讓荒野夥伴與社會大眾認識教育中心的成立目的與功能。今年,也開始接觸環境教育場域認證,思考透過不同教育方式,讓更多在地人瞭解馬太鞍溼地面臨的環境課題。 如今,白鷺橋溼地、荒野三號溪、幸福湧泉溪接續地出現,納入了維護管理的工作,要做的事情還真不少,真真確確需要更多的夥伴投入棲地的維護工作。做不完,沒關係,快樂的傻瓜不太會計較,只要能在一起努力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