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守護河川山林

守護河川山林

台灣地體源於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擠壓,海槽溝的沈積岩因擠壓地震不斷隆起,故地層逆衝造山伴隨崩塌,乃台灣地體本質;雖位居亞熱帶,但因高山屏障洋流、凝聚水氣,故雨量充沛,氣候溫暖。全島五條山脈山巒綿亙,溪谷短急不穩,垂直高差將近4,000公尺,加上地質鬆脆、四面環海,更形成了豐富珍貴的各類地形與地質景觀,也孕育出豐富多樣的動植物生物相,造就台灣土地的「脆弱」與「珍貴」的特性。因此,台灣的河川山林無不反映出這兩大特性,然而人為活動長期與天爭地,對於脆弱地體環境過度開發利用,濫墾、濫伐及濫建普遍,致使國土自然資源承受難以復原的損傷,更加重了天然災害的威脅與破壞力。如果健忘的人們還要繼續粗暴的開發與破壞,那大自然反撲的戲碼必定會不斷的上演!

綠色消費 看不見的價值

2014-01-28

文/楊正字(荒野保護協會管理部專員,自然名:漂流木)圖/荒野保護協會 不知道您有沒有思考過,一個小小的硬幣就在我們消費過後,它會以什麼樣驚人的冒險旅程,來決定小硬幣這一生所擁有的生命意義呢!某一天我滿心歡喜地買了一個名牌包,那是我辛苦工作用來犒賞自己的禮物,噹一聲硬幣進到店家的收銀機,轉啊轉進了通路商口袋又流到了產品公司的戶頭裡,唰一下到了製造商那裏又往原物料商那兒滾動,然後它在一個開著巨大怪獸的人的口袋裡,剷平了森林、汙染了河川,只為了換取更大的商業利益。然後從我口袋出去的那小小的硬幣,居然被視為破壞環境的兇手之一。哎呀!這應該不是我的本意吧!這枚小硬幣是不是可以有個不一樣的選擇呢? 非營利組織跟營利組織的消費行為從表面上看起來似乎一樣,但我們更在乎的不是成交後的金錢交換,而是我們所倡議的精神能否落實到義賣品身上,消費者如果能因每一筆成交完成更具內涵的行動,那這筆交易的意義價值上就有了不一樣的轉換!荒野保護協會透過義賣品來募集環境教育和棲地守護的基金,再透過購買、長期租借、接受委託或捐贈,取得荒地的監護與管理權,將之圈護,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這是荒野成立以來一直堅守的宗旨,也是我們義賣品推出最想換得的目標。 所以在義賣品身上我們也注入了很大的心血,盡可能落實搖籃到搖籃的生產策略,確保產品在生產過程不會給環境帶來負擔。跟商業考量不同的地方乃在於我們不會為了壓低成本運用價格戰來打擊市場,而是期望認同荒野理念的朋友,在眾多商品的選擇下會願意從我們的市集尋找合適的產品來使用,這等於是給了我們實質的回饋,讓我們更有能力去影響更多製造商加入改善製程友善環境的目標,也達成了我們環境教育的目的! 如果某天我們拿的袋子都是透過寶特瓶回收再製造的產品,如果某天我們穿的衣服都是重視生態效益的廠商所生產,如果某天手上拿的手機不再是高污染的製程,惱人的工廠汙染事件不再發生,那我們現在所推動的商品,您所認同的理念,是不是就更有意義了呢! 當您決定投下這枚硬幣從荒野換取一個義賣品時,那這枚硬幣將踏上一段美好的旅程,噹一聲進到荒野,滑過志工和專職們溫暖的手心,鼓勵了優良廠商繼續從事綠色生產;引領著大夥往自然邁進,最後化成一平方英吋的小土地,它會是大葉楠成長的溫床、是梭德氏赤蛙歇腳的中繼站、是四斑細蟌飛翔的基地。

走過大山背水梯田2013年

2014-01-28

文、圖/許天麟(新竹副分會長,自然名:海茄苳) 一、緣起: 2008年起大山背青蛙調查,2009年起幫青蛙過馬路,五年來和大山背地區培養深厚情感。2012年與南埔社區合作成立南埔穀東會,經過一年的田間紀錄,對水稻田的管理有初步的概念。2013年初,透過豐鄉村長林進樟先生的引薦,向大山背地主林水來先生租下休耕十幾年的水梯田四分。   二、現況困難點: 山上從事梯田耕作成本高,從整地、插秧到收割,需要極高的成本。由於地勢關係,使用機具成本甚高;有時因缺水或天寒,水稻不易收成;山區生態豐富,間接影響收成,例如2013年第一期結穗後,出現大量白腰文鳥啄食稻穀;第二期,山豬數度將水稻伏倒。2013年一二期均花費137天才收割,相較於竹北相同品種水稻只需120天。   三、2013年的經營方式: 引溪水灌溉,將兩分稻田改為水稻田,第一期於3月17日插秧,137日後於7月31日收割,每位穀東各分得3公斤的米。緊接著於8月7日二期插秧,137日後於12月21日收割。第二期水稻田因山豬來玩耍及氣溫比往年提前降低,收成比一期還低,烘乾後僅136公斤,再請田守喜先生去殼碾米後,每位穀東僅分得約一公斤的米。   另外兩分地,挖了三個水生池,其中一個種植茭白筍,其餘兩個則種植台灣萍蓬草等水生植物。茭白筍於9月22日後陸續採收,因未施肥料筊白筍體型明顯較小,但充滿山中日月精華,甜份及營養份甚高,每位穀東分得三小根茭白筍。   並且旱作嘗試種植黑豆,可惜此次黑豆栽植失敗,僅收成3公斤左右,因數量太少無法平分,所以打成黑豆漿,於農事體驗及周年慶時供大家飲用。   在這裡我們提倡「友善耕作」,不使用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不毒害也不捕捉鳥禽等動物。並「自製肥料」,蒐集豆渣、米麩、市場剔除的蔬果,讓微生物在自然中分解,變成作物的天然養分。   四、水梯田的生態: 自從稻田引水後,附近生態也跟著活絡起來,澤蛙來產卵、蜻蜓來下蛋,水稻田裡有了蝌蚪、水蠆、龍蝨、紅娘華、仰泳椿、水蚤,當然也出現了強勢外來種福壽螺。茭白筍田附近蛙類更是多樣性,友善的環境讓更多青蛙前來繁殖,我們發現了小雨蛙、日本樹蛙、白頷樹蛙、台北樹蛙、澤蛙、拉都希氏赤蛙、梭德氏赤蛙、長腳赤蛙、黑眶蟾蜍、面天樹蛙等。   五、體驗活動: (1) 每周六辦理穀東農事體驗活動。 (2) 承接公司員工體驗活動:2013年5月25日群創志工農事體驗、2013年6月22日聚陽實業員工眷屬水梯田巡禮、2013年10月29日竹大附小家長讀書會水梯田巡禮、2013年12月21日群創志工收割體驗。   六、生物調查: 兩棲類動物調查,2013年1、4、7、11每月各兩次,共八次於水梯田調查青蛙。   七、媒體報導: 2013年11月03日,聯合報地方新聞報導「看米怎麼來 穀東到大山背種田」。   八、2014年展望: (1) 大山背水梯田管理團隊夥伴鄧智光,將於大山背山腳下橫山頭份林,承租5分稻田,將原地主過去慣行的傳統農耕改為友善耕作,讓友善環境的耕地更擴大。 (2) 新的一年我們更關注於作物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仍維持水稻田兩分,擴大筊白筍田面積,在第一期栽種時,將原黑豆田改種植花生及玉米,提高作物更多樣。另外留一塊試驗田,由管理團隊試驗種植各式蔬果,一方面為了了解作物的適應情形,另一方面讓管理團隊學習與土地及作物的相處之道。 (3)  3月至10月份,每個月將辦理一次夜間觀察活動,帶領穀東及民眾體驗水梯田的豐富生態,並贈送每穀穀東夜觀卷4張。 (4) 每個周末舉辦穀東農事體驗,歡迎穀東於周末活動期間來水梯田走走,享受大自然無盡的饗宴。 (5) 開辦農村學堂自然觀察班,傳遞友善土地種子給更多的民眾。    

幫青蛙過馬路成果發表會紀錄

2014-01-28

文/李珈瑜(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專員,自然名:小青) 圖/林宏文(新竹分會24期解說員,自然名:豆豆)   為了保護繁殖季的梭德氏赤蛙,自2009年起,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與橫山鄉在地的豐田村,在十月號召村民與各地志工一同幫青蛙過馬路,並在2013年試驗了生態廊道的可能性、蝌蚪卵塊調查、護蛙故事繪本製作等。成果發會在2013年12月28日下午1點於橫山鄉南昌宮舉辦,由荒野新竹分會長劉月梅主持帶領分享歷年調查成果,大山背定觀組長鄧雲棟來回顧歷年成果,廣邀各地關心護蛙的夥伴、專家學者與在地村民共同交流與分享,討論未來營造社區自然生態環境並帶動社區發展共同維護梭德氏赤蛙棲地生態。   成果回顧自2008年開始,新竹荒野兩棲調查團隊也選定大山背為定點調查樣區,每年四季在此進行兩棲資源調查,瞭解當地環境與兩棲資源之狀況與變化。歷年調查,大山背地區之蛙種約有16種,佔臺灣蛙種二分之一,兩棲資源豐富。繁殖季屬於「猛暴型發生」的梭德氏赤蛙,是山林與溪流環境的蛙種,由於其集中從山林遷徙往溪流繁殖的特殊習性,過程中面臨的危機包括道路、護欄及溪流之水泥護坡。   近幾年持續觀察,梭德氏赤蛙出現的時間、數量與分佈狀況,每年皆有差異。由於周邊棲地環境不斷改變,對青蛙所造成的影響難以評估,在調查資料不足的情況下,很難對當地環境提出一個合理有效的改善計畫。因此2012開始與林務局合作希望對梭德氏赤蛙的行為習性、分佈熱點等有更精確的瞭解,做為後續保護措施之依據。2013年首度測試了動物通道試驗,減輕森林與溪流間的阻隔,使梭德氏赤蛙能自力完成遷移性的生活史,架設生物監攝器材於現有涵洞,雖然沒有拍攝到有蛙通過涵洞,但意外發現有很多動物會利用涵管,如紫嘯鶇、鼬獾、蝙蝠、蛇類等。期望之後能針對問題做後續調整。   到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不僅僅是關懷環境、愛護生命的表現,更是重要的生命教育,幾年的持續與累積下,引發越來越多來自各界的關注,在「幫青蛙過馬路成果發表會」上,看得見夥伴們關注自身的環境、用心的聆聽成果、溫暖的分享感動。    

邁向非核亞太-第十一屆亞太非政府組織環境會議記行

2014-01-28

文、圖/趙家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常務理事) 由日本環境委員會發起,兩年一度亞太地區環境公民團體的盛會—亞太非政府組織環境會議(Asia-Pacific NGOs' Environmental Conference, APNEC),本次於2013年的11月1日至4日在韓國全州市舉行。此次會議乃為第十一屆大會,亦為福島事件後的第二次會議,因此大會以「非核亞太」為主題,邀請日本、韓國以及台灣等地的核能與能源政策監督團體,分別就核能安全、核廢料處理、福島事件現況進行分享。以期能立基於各國經驗,建立邁向非核亞洲的路徑圖。除了核能議題外,亦規劃美軍基地汙染問題、水壩興建對河川的破壞、免於石綿危害的亞洲、環境運動與地方綠色政治等議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本次受主辦單位邀請,由筆者代表於會中就核廢料的危害進行分析。因此本文將簡述此次大會中核能議題的討論重點,以及簡要彙整本次大會宣言,掌握當前亞太地區各國關注的環境議題。   福島核災與能源轉型 雖距離311東北大震已兩年多,但福島核災的影響仍持續擴大。如此次會議,邀請福島當地的「福島保護孩童免於輻射威脅行動網絡」(Fukushima Network to protect children from  radioactivity)的代表,說明日本官方在福島當地輻射劑量的監測方法,以及後續應變策略上的疏失,如其指出官方的監測儀器放置在鉛管之中,因此低估了輻射劑量。該組織以自己的儀器進行輻射量測,繪製福島市輻射熱點地圖。並發現學童於核災後,因缺乏運動導致肥胖比例增加,就依據其量測結果找出安全區域,並將鑑別結果提供給學校老師,使其可帶當地學童在安全區域內活動。而原子力情報室的代表,彙整國際相關調查結果,說明福島核災的跨境傳輸影響,更強調因福島核災有80%的輻射外洩至海洋,因此對海洋生態的影響應持續關注。自福島核災後,各國的公民積極推動反核運動,發現即使是仍持續發展核電的國家,亦有許多大規模的反核行動,推動該國的能源轉型。日本方面,新成立的原子力市民委員會,在本次會議上說明「非核政策大綱」(脱原子力政策大綱)及其推動方式。其提出的政策大綱包括對福島核災的整治與賠償建議、日本核廢處理政策、邁向非核過程中原安管制制度以及電力市場應進行的調整等,舉辦一系列的市民論壇,徵集各方對此大綱的意見,並將每年公布評估報告,檢驗日本在各項政策上的執行進度。   南韓能源政策剖析      台灣近期在討論核電議題時,官方常以南韓仍大力發展核電作為案例,試圖灌輸民眾若台灣放棄核電,產業競爭力將大幅度落後南韓的迷思。但於本次會議上,從南韓各公民團體的報告中,可見到兩國間在能源政策上的共同盲點。本次韓國非核社會行動聯盟的代表,在分析該國的能源政策時,指出該國有高估未來能源需求與工業電價過低等問題。而官方雖於最新的能源基本計畫研擬中,宣示未來要降低核電佔比,但依據南韓團體分析,在未抑制能源需求成長幅度下,調降後的核電佔比只意味著,目前規劃中的六座核電廠全數都將興建,並未有具體的進步性。除了核電以外,近期南韓於另一重要的抗爭行動,為密陽市輸電塔抗爭計畫,當地居民甚至以自焚表示反對。而南韓能源正義行動網的代表於大會上,與各會團體說明當前的抗爭情形,南韓綠色和平組織的代表更指出,此事件讓政府與社會理解到,大型集中式電網將會引發的社會衝擊。因此在該國的能源基本計畫中,首見將發展分散式電網,列入未來的能源政策發展方向。   台灣反核經驗的分享 在筆者的報告中,台灣用過核燃料棒池儲放密度過高、乾式儲存場設置爭議、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選址過程等案例,說明核廢料所衍生的財政負擔、環境與安全風險以及社會不正義等三重損失。另於報告中強調,台灣官方與台電於低放選址的文宣中,常以日本與南韓的例子,說明大眾無須憂慮核廢處理過程中的各種問題。而是需面對此類偏頗性的資訊,筆者於報告中建議亞太各國的環保團體應強化資訊的交流,方能夠有效因應官方此類作為,方能建構一非核的亞太地區。   永續亞太的展望 基於與會各國所提出的觀察與分析,本次大會最終提出:非核亞洲、保護生態系以及生態多樣性、免於石綿危害的亞洲、美國軍事基地污染情形的揭露,將有害物質對健康的影響最小化及文化遺產的保護等內容的全州宣言。此宣言可作為理解亞太地區各國環境問題的切入點,更是各國團體共同為永續亞太奮鬥的起點。    

環保、永續、與醫師社會責任

2013-11-19

  文、圖/錢建文(台中分會合歡山定點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心宿二)   在今年第一個颱風「蘇力」剛登陸後不久,週六的清晨我開在高速公路上趕去醫院看門診,聽著路況報導的主持人說,希望這個颱風:「快滾」。幸好如同主持人的期待,蘇力並沒有給台灣帶來太大的災情,週日台中又恢復間歇性的艷陽高照,大地上的萬物因颱風得到滋潤,空氣也因颱風而洗滌,使位於台中盆地東部邊緣的中央山脈細節看得更清楚。然而,我們需要那麼厭惡颱風嗎?颱風造成的災害,是天災還是人禍?若沒有颱風,台灣又會如何?這些問題,都因為我在三年前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得到了不同的眼界與解答。   我從小的重要家庭活動之一,就是全家去登山。荒野這個團體,也聽過很久了。三年前得知荒野台中分會要舉辦一年一度的「解說員」訓練班,與內人商量,抱著想深入了解生態後能帶著自己的小孩去認識大自然的動機,就報名參加了。幾個月的課程結束後,又緊接參加「推廣講師」訓練班,同一年中完成兩個訓練課程,接下來也買了許多相關書籍來閱讀,又參加了合歡山定點觀察組,做了許多次的推廣演講,因此獲得許多以往不曾有的知識、技能與情意。   參加荒野之後,所得到的重要的心得之一是:地球暖化,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是當代全世界人類所面臨的主流議題。因此聯合國近幾年來,連續制定了「生物多樣性年」、「永續發展年」和「森林年」等活動與口號。每個時代的人類都面臨不同的問題,在個人的精力與壽命都有限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要致力於主流議題,才能發揮生命的最大效能。   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這些主流議題,在台灣更加重要。理由是台灣的生態與地質都很特別,被列入全世界最容易受到天災威脅國家中的第一名。從地質史來看,年輕的台灣在很短的時間內自海洋下快速隆起,小面積中大量的高山卻是由很脆弱的沉積岩所組成的地質,在過去能維持高聳的山頭就是由於台灣在霧林帶有大片的檜木森林形成了一層「金鐘罩」,千年檜木的主根如同天然地錨將脆弱的大地牢牢地抓住。然而此一金鐘罩已經幾乎被破壞殆盡,幾十年前砍伐之後所殘餘的天然地錨也到了腐爛的時候,加上中低海拔大量開發種植蔬菜,茶園與民宿,造成水土保持不易,每逢大雨就形成土石流,淤積水庫,甚至家毀人亡。夏季是中南部台灣的旱季,若沒有颱風帶來雨水,台灣就不可能保有現在的森林,無法維持現有的地形,也無法養活這麼多人。過去颱風帶來的豪雨可說是上天給台灣的恩賜,但約從二十年前開始,因漢人的短視,每當颱風來臨,就要開始擔心山林的崩壞與土石流的災害。   台灣的環保團體有很多,各司其職,有在「前線」作戰的,也有在「後方」做基礎教育,試圖改變人心,改變消費主義,從根本來解決問題的。荒野就屬於後者,因此成員有許多屬於社會上「溫和」的「中產階級」,包括教師與醫師。荒野的創辦人之一李偉文先生是牙醫師,現任的賴榮孝理事長「阿孝」,是之前五股國中的數學老師。在每一個荒野推廣演講的教案最後,都有提到阿孝老師的故事,他說自己在參加荒野之後,才認識到台灣的生態之美,才觀察到自己的校園之美,如同打開了「自然之眼」,看到了許多以前視而不見的美好事物。我想這也是所有荒野人的共同經歷。     個人參加荒野之後,不但如同阿孝老師打開了「自然之眼」,也打開了「社會之眼」。原因是我開始關心台灣的環保議題,觀察了政治人物的言行,也思考了許多台灣政經發展的根本問題。尤其是參與了反對國光石化的運動,有機會接觸基層民眾、學者專家、地方政治人物、到最後進到總統府會見馬總統。在長期觀察政治人物的決策與處理問題的手段之後,覺悟到在民主的社會中,若沒有如同先進民主國家的許多關心公眾議題的公民,最後決定政策的,常常就是因為關心自身利益而不斷向政府施壓的財團。這和台灣許多其他議題相同,包括醫療與健保問題。   或許剛開始加入荒野的動機是屬於「不務正業」,但現在體悟到,環保與健康息息相關。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PM2.5)是造成台灣癌王-肺腺癌的主因,土壤與飲水中的塑化劑包括戴奧辛,也可能與大量的乳癌與不孕症病例的上升有關。還有許多文獻,探討因為地球暖化所造成的健康危害,而台灣氣溫上升的程度,是世界平均的兩倍。若改善環境,就能減少疾病,減少健保支出,挽救醫療崩壞。因此環保是當今最重要的公共衛生中的初級預防的工作,也是所有醫師的社會責任,尤其是負責環境汙染的「易受感族群」的健康的醫師,包括兒科,婦產科,心臟科,胸腔科與腫瘤科醫師們,為了大眾的健康,應該要多了解與倡議環境保護的議題,才算符合醫師的專業素養。   荒野是我參加的第一個非政府組織(NGO)團體,後又相繼參加了「彰化醫療界聯盟」,也和許多醫師朋友們共同創立了「醫勞盟」。在成熟的民主國家,誰是執政黨並不重要,因為NGO才是主導社會的關鍵力量。經過荒野的啟蒙之後,我也意識到如同麥可•桑德爾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所作的結論,社會共善才是邁向正義之道。因此相對於社會多數勞工,我們屬於相對行有餘力的醫師族群,就須負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參加NGO團體使社會更完美。期待在荒野能遇到更多同業與校友,大家一起為了台灣的永續發展與人民健康而努力!  

國土計畫法及海岸法仍需全民響應支持!

2013-07-04

【國土計畫法(草案)】 「國土計畫法」草案從民國82年7月草擬「國土綜合發展計畫法」草案至今,經過20年、多屆立委任期尚未通過。莫拉克八八水災過後,各界要求政府應重新檢討國土規劃,立法院已通過「莫拉克災後重建特別條例」,附帶條件請營建署在一個月內將「國土計畫法」草案送立法院審議。本法案於第7屆第7會期期間,經該院內政委員會於100年5月18、19日及6月1日審查完竣,全文草案案59條文,總計通過36條、保留23條,後因立法院任期屆滿不續審退回。 內政部營建署考量本法草案條文泰半未經立法院審查同意,又依據營建署98、99及100年度相關委託研究案成果,亦針對條文草案提出相關修正建議。除參考前開意見,並依據相關座談會議、部會研商會議及公聽會共識方向,研修本法(草案)條文,後續將循法制程序儘速送請立法院審查。 『國土計畫法(草案)』修正條文及相關資訊網頁連結: 國土計畫法草案(內政部101.11.05台內營字第1010810441號陳報行政院) 內政部營建署/國土計畫法(草案)專區 他山之石/立法院國會圖書館/國土計畫法外國法案介紹/德國 | 美國 | 日本 【海岸法】 內政部自80年即開始著手研擬「海岸法」草案,曾於86、89、91、97年四度函送立法院審議,皆因屆期不續審未能完成立法。內政部就立法院審議過程各委員審查及各界意見,針對有關海岸防護設施定義、海岸保護計畫擬定程序、海岸利用管理審查機制適用範圍之調整、及整體海岸管理計畫之指導性等五項重要議題召開專家學者座談會,並參考各界意見酌予調整草案條文。 101年10月30日內政部部務會報通過「海岸法」草案。內政部表示,「海岸法」草案之研擬,是為保護、防護及管理海岸地區土地、防治海岸災害、促進海岸地區天然資源之保育利用制定,用以補充現行海岸管理不足與衝突,並藉以建立海岸地區之管理體系,促進海岸地區之合理利用及永續發展。全案將儘速報請行政院審議。 但至今仍未通過立法,仍需全民共同關注,呼籲政府盡速通過立法,以保障海岸地區公共通行並防止獨佔性利用。對於可能造成人為破壞之開發行為,必須提出生態衝擊彌補措施,以保障海岸地區之永續發展。 除此之外,海洋廢棄物的問題也是需要全民共同參與的重大課題! 海岸法草案(送行政院版) 內政部通過「海岸法」草案 擱淺海岸的廢棄物從哪裡來?

淺談富陽自然生態公園蛙類調查

2013-03-05

  荒野保護協會自2004年11月1日起,正式認養隸屬於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之富陽自然生態公園(408號公園),這類由民間團體與企業共同認養、並於園區進行教育宣導與人員培訓等工作的推展,在台灣實屬難得,亦不失為未來民間團體與公務機關合作的一種良好的示範。但是認養後,我們如何對外說明經荒野認養的土地會變得更好?又如何清楚認養後土地的轉變情形?更直接的問題是,我們對所認養的這片土地瞭解多少?   就在這樣的理念下,保育部與台北研究調查小組(以下簡稱「研調組」)在多日的籌劃中,結合了富陽解說定點組資深解說員與台北研調組成員,共同攜手組成一個實驗性質的「富陽研調小組」,開始進行富陽公園內長期調查工作,同時這也是荒野、甚至台灣少見單純以志工為主,並以系統化方式進行長期調查作業,而這樣的運作經驗也將作為荒野後續認養或託管其他土地之參考(註)。   通常志工聽到「研究調查」此類詞句時的反應直覺是件瑣碎且技術性高的工作,並開始不安的自問:「我們做得到嗎?這太難了吧?哪有時間?」,但是這樣的疑問大多是在不清楚調查目的與方式時所產生,事實上,無論是調查難度或高專業儀器,荒野目前仍無法執行或購買,反倒是基礎、必須又簡單的調查工作,只要親身參與及實際操作,掌握重點原則之後,調查作業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甚至有時比夜間觀察多了許多趣味。   首席當先  嚴謹低調     由於富陽自然生態公園首席明星物種為「台北樹蛙」,剛成軍的小組初期先選定園區內台北樹蛙「每月分佈狀況與棲地使用情形」進行調查,搭配「蛙類資源普查」項目,在眾人研討確認方向後隨即著手行前準備工作,包含公園調查路線的勘查,將園區劃分區域與設置調查路線並製圖,現場安裝溫、溼度計,設計製作紀錄表格,添購器材,並於調查前進行調查工作說明與現場器材操作說明教學等。   一切就緒後,往後每月第3週的週六傍晚,不論晴雨,調查組員均出現於園區入口,集合完畢後隨即展開蛙蛙家族大搜查行動。人員區分為:1.記錄手1員,負責物種、數量、行為與物種狀態(卵、蝌蚪、幼蛙、成蛙)的資料登錄;2.測量手1員,量測水域溫度、溶氧與酸鹼度的變化,再利用土壤檢測計紀錄土壤的溼度百分比與酸鹼度獲得本區的環境背景數據;3.其餘搜查員則讀取溫、溼度與蛙類資源的搜尋。而為了記錄的準確性、一致性與降低調查活動的干擾,原則上每組人數限於4至6人,以固定路線、固定調查時間及固定人員進行9區的調查紀錄;此外,為避免入園遊客有樣學樣或招致非議,除了僅搜查員能進入非步道區範圍外,另安排紀錄人員身穿「富陽公園保育志工」背心,協助向入園遊客說明宣導,倒也意外地讓許多當地民眾成為富陽守護志工,甚至參與調查工作。   夜晚在飛鼠準時上班的叫囂聲中展開行動,大夥兒紛紛將個人的行頭戴上,陸續拿出一支比一支炫又亮的特製手電筒,帶著相機、記錄本、土壤及水質檢測設備,依照設置的調查路線,就此開始以目視法、聲音辨識法與翻尋法來比賽看誰找到的蛙類比較多;而對蛙類不熟悉的組員藉由每次的調查,跟著鑑定能力較佳的組員慢慢增進物種的辨識能力與訓練眼力,就這樣一邊找一邊學,你一言我一句完成資料的紀錄。但由於園區內物種豐富,再加上荒野夥伴「蟲來瘋」的天性,常讓單純的蛙類調查變成了園區物種尋寶大賽或攝影隊外拍活動,不過只要在調查原則及達成工作與數據的收集之下,這樣另類的漫遊於園區之中,感受夜晚的富陽成為一種難得的樂趣。   調查之外的意外發現 藉由組員每月累積的數據,統計整理後將累積成為有價值的資料,包含富陽蛙類名錄與各蛙種出現週期及區域外,也可經由定期且長期的調查獲得以下幾種發現: 1.不曾記錄的少見物種(如特有種宮崎氏澤蟹); 2.聽說曾經出現的物種(如水池區出現野放的外來種牛蛙與巴西烏龜); 3.已不出現或不曾存在的物種(如傳說翡翠樹蛙曾於園區出現但仍無紀錄)。   這些資料在未來都能幫助我們瞭解認養後園區的生態狀況,進而監測園區的生態變化(如台北樹蛙於園區內的分佈狀況與棲地使用的情形),而這些累積的資料更可作為下階段持續認養及園區規劃、棲地管理,乃至於解說教育之使用。   而實地的調查往往也能發現一些意外的收穫,甚至改變對於園區環境的認知,以台北樹蛙為例,繁殖期集中在冬天進行,成蛙會遷移至水域附近(依區域不同,主要於11月至隔年2月),依此習性判定其繁殖區域應該位於「人工水池區」,但在某次勘查時,於更上游一處人工建物內發現蝌蚪與幼蛙,數量相當驚人,調查員笑稱該區有如蛙類托兒所或是製造中心一般,原來該處才是這附近最重要的繁殖地,這樣的發現改變了原本預定的調查路線與記錄表,而台北樹蛙在人工環境下的生存方式再次證明老掉牙的電影名言:「生命會自行找尋出路!」   夜間調查  首重安全 夜間調查趣味雖多,但調查人員的安全仍是首要考量,除了園區土地溼滑、蚊蟲多之外,也得時刻注意蛇類出沒,因此調查工作的安全防護格外重要,不僅是長袖衣物與帽子,還得腳穿長統雨鞋。而除了注意園區內作業的安全,往返途中也要留心,本組召集人因某次任務途中出了小車禍,目前已無大礙,在此僅以本段落提醒組員「安全至上」及祝福召集人早日痊癒。   調查上軌道  朝多元發展 富陽的蛙類調查至今已上軌道、持續進行中,然而園區內另一個重要的生態系統─溪溝生態卻無相關資料,研調小組經勘查後決計展開溪溝調查,將利用簡單的器具與調查方法獲得第一手資料,未來的變動將視需要與本組人力(最重要的是志工意願與興趣)安排其他調查項目。   如此純以「志工」進行調查研究工作本身也存在部分無法掌控的因素,如志工專業度不一、設備不足、人員斷層(如長期出差或離職)、配合時間不固定,再加上調查方式與形式多元等因素,順利與否端看初期設定此調查規模的大小與調查形式的拿捏,但也大多能克服,只要選擇適用的調查方式並邀請專業講師進行訓練,降低調查人數需求,提高人員調查能力,均能以較基本簡單的方式來獲得可用數據。   研調小組開始調查至今已將近一年,雖然與富陽組合作的調查作業屬實驗性質,但一年下來的資料數據及建立的「棲地履歷」卻已成富陽公園珍貴的園區資料,未來仍將持續累積數據與調查經驗,以供園區或荒野未來管理棲地之使用。   感謝這段期間協助富陽調查的每位夥伴,犧牲假期與鮮血(餵蚊子),付出熱情與心力,另有許許多多不知名、不具名的夥伴們在每次調查中提供了協助,在此一併感謝:   吳俊達、李慈雯、汪雨蒼 、汪德芬、依玲、林力行、林玉萍、林意玲、政賢、施駿鵬、莊育偉、許惠如、郭水泉、陳貞譁、曾月美、曾家瑜、曾慧雯、楊麗彬、葉威宏、蔡補頭、羅文彬、蘇毓婷(依筆畫排列)   附註:除富陽自然生態公園外,荒野尚有其他夥伴更早投入於認養地區之調查工作,如新北市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文╱莊育偉(荒野保護協會棲地研調組組長) 

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2013-03-05

自然谷原名南何山,土地由三位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向民眾購買所有,並於101年6月1日簽訂環境信託,並由荒野保護協會通過許可接受信託。 協會在信託之初,原聘一秘書於谷內協助信託基地之環境教育及宣導事務之聯絡、規劃及執行,於2012年12月,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之業務轉由新竹分會秘書接手,也就是新竹分會負責信託教育基地之保育、教育及調查等工作。   a.保育部分:以維護信託教育基地之生物多樣性為主,盡量減少人為的干擾,維持其原本之生態模式,期待能由原來耕作之次生林漸漸恢復為原始闊葉林之面貌。 b.調查部分:先以蜘蛛之調查為主,並將調查成果以免費解說、攝影展、摺頁或帶隊解說方式,讓一般民眾能共享並感受大自然多元生態之美麗。 c.教育部分:仍以解說教育優先,由解說員協助植物、動物或棲地其他生物之解說。   此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為臺灣第一個信託案例,邀請新竹分會解說員及全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能一起來經營此環境信託教育基地,讓此處生物多樣性能夠順利保護,讓經營信託教育基地之經驗能夠分享給將來的其他單位,更希望全臺灣能夠有更多土地能夠真正完整保留給後代,而不是變成零零碎碎的破碎生態系。   目前環境信託的相關活動、保育進度、聯絡資料及訊息公告,都會刊載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網頁上,網頁上資料會以信託教育基地的調查記錄、免費導覽、工作假期及棲地經營為主,記錄著自然環境變化及生物種類;而自然谷全記錄則為杰峰所經營的個人網頁,此網頁上活動與荒野保護協會無關。自然保育之路長遠且辛苦,環境信託的業務更是繁雜,期待全臺灣荒野保護協會夥伴或支持荒野保護協會的朋友能夠協助「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經營,大家一起在保育路上一起前進,一起努力。   關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相關訊息, 可參考:http://sowtrust.sow.org.tw/ 或洽荒野保護協會sowtrust1@wilderness.tw (02)-2307-1568/(03)561-8255   荒野新竹分會長 劉月梅老師

只願馳騁於山林中的石虎

2010-12-15

才剛入夜,沁涼海風撫過苗栗苑裡廣袤的稻田,向東吹抵火炎山腳,順著淺山丘陵的谷地,翻越稜線背脊,掠過三義森林的樹冠層。鬱綠完整的次生林彷彿浪濤般,搖曳擺盪出輕柔笑聲。苗栗先民栽植香茅的山坡地已荒廢許久,在土地公照顧下漸漸展現天然的森林原野風貌,小動物躲在礫石駁坎中遮風避雨,大片芒萁底下有著刺鼠與竹雞常走的通道。   地表還殘留著白天的暑氣,住在空心樹幹中的石虎於漸涼的夜色中醒來。墊起腳尖,挺直四肢,伸了懶腰後,緩步落在乾枯的落葉上。月光被樹葉篩過,映在石虎褐色底具黑色錢型斑塊的毛皮上,揭開了夜生活的序幕。   晝伏夜出的石虎穿梭於森林與荒地之間,嗅聞尋找著獵物蹤跡,以輕巧無聲的敏捷步伐跟蹤埋首於落葉中尋找蟲子的竹雞。彷彿擁有預知能力般,石虎繞道埋伏在獵物必經的道路上,低伏身形等待獵物一靠近,瞬間加速如奔箭般,以腳掌準確撲擊對象,牙齒緊扣獵物脊椎…。   在石虎居所的山腳下,苗栗縣政府正著手進行苗栗縣50號鄉道的拓寬與新建工程,西起於苑里鎮石鎮里,終於三義鄉裕隆公司側門的台13線。工程計畫位在苗50線的山區段(4K+400至8K+980),全線總長4.58公里,其中以舊有道路拓寬的工程長1.856公里、道路新建工程2.724公里(含橋樑工程4座,共0.27公里),而新建的路線恰巧就通過台灣I級保育類野生動物――石虎的棲地!但石虎在今日台灣島上的分布,僅僅剩下在苗栗與新竹的淺山丘陵族群最穩定,若全台灣只剩下100隻石虎,那麼,其中有90隻將出現在此地區!   上個月(11月)20號,苗栗縣政府已召開第一次「苗50線拓寬後續建設工程(山區段)」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會中許多人員與單位,包括環評委員、林務局、特生中心、荒野保護協會、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等環保團體,以及在地的三義鄉民眾,都質疑開路的交通需求,也指出地質脆弱易造成災害,並且又考量到路線設計對當地生態的衝擊,都在會議上強烈表達反對意見。   然而,開會結果卻是以資料不足尚待補充的理由,讓開發單位,也就是苗栗縣政府能夠在三個月後補件再審。   珍稀的石虎所能夠棲身的淺山森林,極為容易因為人為活動的步步逼近而消失,或是劣化生存處境,其中以構築道路對石虎族群存續的影響最為致命,道路對於石虎生態的衝擊包括:   1.棲地破碎化:道路切割森林環境,阻隔兩旁的石虎族群,造成近親交配,長期降低族群的基因複雜程度,並將影響族群的演化能力。 2.道路致死:為了覓食與穿梭山林而跑上路面的石虎可能被山區往來的車輛撞擊,除了造成行車安全的威脅,也耗損了珍貴的動物資源。 3.後續深遠的人為干擾:狩獵與土地利用開發直接衝擊石虎族群,因新建道路而隨人上山的流浪貓狗,除了會與石虎競爭棲地與食物資源,也增加野生動物感染犬瘟熱等家畜疾病的可能性。   基於石虎為臺灣山林僅存的野生貓科動物,棲息地易遭人為干擾,而且族群現況不明等理由,在2008年新修定之保育類名錄中,將石虎提升到I級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跟中華白海豚、臺灣黑熊與臺灣狐蝠擁有對等的保育地位。   關於石虎 分類學上,石虎(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chinensis)屬於食肉目貓科豹貓屬亞洲豹貓的亞種,依賴森林棲地生存,能爬樹,擅於游泳,行蹤隱密。   石虎外型較野貓大,臉部的白紋縱帶,以及耳背的大白斑為重要的頭部辨識特徵,體側佈滿碎狀不規則圓斑,尾巴粗短且具有不等的環型斑紋,因斑塊如豹斑或錢幣,因此又名豹貓或錢貓;生活於山林中,部分地區的居民稱其為山貓。   作為金字塔頂端的捕食者,石虎對棲地有極高的需求,鑲嵌多樣性棲地的大面積森林是牠的最愛。森林阻隔人為干擾,讓其安心棲身撫養幼獸;草地與農地豐富的小型哺乳動物與地棲性鳥類,提供充足的食物來源;當季節變化食物青黃不接時,也拿溪邊的青蛙打牙祭。然而,臺灣低海拔的森林多遭人為干擾,壓縮石虎族群的生存空間,幸好苗栗與新竹的淺山,尚有保安林地與火炎山自然保留區之限制,僅存的完整森林與周邊荒地共同構成適合石虎族群穩定生存的區域。   石虎行蹤隱密,極少野外目擊紀錄,並有埋藏糞便的習性,因此須仰賴紅外線自動相機進行調查。研究人員於火炎山調查時所架設之自動相機,除拍攝到5隻次石虎外,尚有穿山甲、白鼻心、麝香貓與藍腹鷴等珍貴動物,另外還有些耐人尋味的照片,例如白鼻心親子出遊,以及石虎與流浪狗的活動範圍重疊,讓我們一窺淺山丘陵森林生態系受人為干擾的保育問題。   參考文獻: (1)裴家騏、陳美汀。2008。新竹、苗栗之淺山地區小型食肉目動物之現況與保育研究。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2)劉建男、張簡琳玟。2004。台灣貓科動物之分布調查及遺傳變異度研究。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3)林良恭、姜博仁、陳美汀、陳家鴻、張燕伶。2009。保育類哺乳動物生息現況分析與生態資訊建置。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4)祁偉廉。2008。台灣哺乳動物。天下文化。 (5)王齡敏。2008。兩隻小石虎的成長與飼育紀實。自然保育季刊第六十三期58-64頁。     文/環境保育部整理、圖/ Flickr 創用分享由munch 上傳

從比麟水庫的規劃談照顧弱勢人權與尊重環境

2010-06-02

前言 經濟部自91(2002)年起,開始規劃在新竹縣尖石鄉錦屏村比麟部落比麟大橋附近,築壩攔截那羅溪水,建造比麟水庫。   依(98)年3月經濟部水利署在「頭前溪流域水資源開發個案工程初步規劃~比麟水庫初步規劃(1)」(以下簡稱比麟水庫規劃書)的規劃報告中所描述水庫的規模:比麟水庫壩址在尖石鄉那羅溪和錦屏溪交會處下游約100公尺、自內灣上溯油羅溪約3 公里處。主壩壩高138公尺,水庫淹水高度將至海平面465公尺,可蓄水量約為5,628萬立方公尺(1.5 個寶二水庫、1/7個翡翠水庫),總建築經費約新台幣248億元,在獨立運作下年供水7,866萬立方公尺;若是配合越域引水(用引水隧道引大漢溪水)則年可供水 10,413萬立方公尺。 依比麟水庫規劃書分析,比麟水庫+ 玉峰越域引水 19.8 元/噸,比麟水庫 22.8 元/噸,新竹海水淡化廠 25 元/噸 。   預估淹沒54戶 254人,淹沒區包含,比麟部落,梅花部落,天打那部落,吹上部落,小錦屏部落,梅花國小,青蛙石,錦屏大橋,泰雅勇士,錦屏美人湯,那羅文學屋………   先談弱勢人權問題 比麟水庫興建,水庫內的淹沒區,五個部落(54戶254人,當地居民認為不止這個數目),必須立即遷移,某些部落更面臨,部分屬淹沒區(如梅花部落,比麟部落等),造成有些人必須遷離,有些人留下來(不屬淹沒區內無法領取補償金),一個部落勢必被分散,親人分離,有的人甚至面臨部分土地被徵收,但部份土地留下來,去留兩難的習題。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從1959到1989年,全世界由於興建水庫被迫「移民」的192個案例中,沒有任何一件指出,這些移民曾經因為遷徙而改善了他們原有的生活水準。   我們來回顧1956(民國45)年興建於桃園縣的石門水庫,昔日桃園大嵙崁溪(大漢溪)河岸阿姆坪與其對岸石秀坪河階台地上分別居住著一群漢人與泰雅族卡拉社原住民,雖然隔河對峙,從日治時期以來,彼此之間即互通有無,因而形成一個共同生活圈。1956年起由於興建石門水庫,其原有棲息地成為淹沒區,在國民政府強制遷徙下,漢人聚落搬遷到桃園縣觀音大潭,泰雅族原住民原本被徙置在大溪興中里。民國52年的葛樂禮颱風又淹沒其住處,因緣際會地又與其漢人鄰居重逢於觀音大潭。他們共同墾荒將不毛之地化成良田,原本以為從此落地生根,以大潭為其新故鄉。想不到民國79-80年間先因當地高銀化工廠的鎘汙染造成農田廢耕,後因被規劃為東西向快速道路與台電大潭電廠的計畫用地,又再度迫使他們搬遷,此次不再集體搬遷而是各自打算,分居台灣各地。其中還是有一小部分包括漢人與泰雅原住民又回到三十年前搬離的阿姆坪原鄉覓地居住,讓一段流離的遷徙旅程回到原點,成為一群現代的游牧民族。(引用:日久他鄉是故鄉:石門水庫移民遷徙歷程之研究 陳其澎,范玉梅),其中並有44名泰雅人死於鎘污染。   政府聲稱為供應2020年民生及工業用水,其實我們都知道民生用水只是幌子,真正目的是供應工業用水而且是高耗水工業。以比麟水庫規劃書中的分析每度原水平均單價近20元(實際執行後工程費用還會增加),而目前供應工業用水水價約10元及3元(六輕),等於是政府大量補貼高耗水工業(面板業及石化業),使得這些工業不願投資設備於節水設施,實際上這些工業是依賴政府的補貼賺錢,無形中把底層勞工的納稅錢移到公司經營者手中。   再談環境 不用說水庫淹沒區內生物將面臨巨大的變化,河川下游生物也會因為水流不穩(平時水流被截斷,洩洪時面臨巨大的水量衝擊),而引起劇烈變化。   談到環境有人也許會認為環境與經濟生活無關,其實環境生態是祖先留給我們及後代子孫最重要的資產,現代人用工程的方式改變掠奪,後代子孫想恢復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等於是現代人為了生活上的便利,掠奪後代子孫的資產,留給子孫一個污染的生態,負債累累的環境。那羅溪裡原有大量生活於急流中的苦花魚,當地人們只要定時補抓永遠不虞匱乏,水庫興建後,溪水流速改變,魚種也將改變,下游因溪水被截流,水中生物也將大量減少。   沿油羅溪旁居住的尖石、橫山鄉居民現在大部分靠簡易自來水(水源取自油羅溪中)生活,將來也會因上游溪水被截奪,面臨缺水危機。   而且那羅、梅花地區是地質敏感帶,2004年艾利颱風曾經造成那羅地區土石流(溪旁數家餐廳民宿被土石流淹蓋,如喜嵐餐廳),梅花地區土石大量崩落災情,當水庫開始興建後,水庫工程及玉峰越域引水隧道工程也將使得當地地質更加脆弱,一遇豪雨更容易造成災難。   處於極端氣候的今日,降雨情形更趨於集中,遇超大豪雨的機率愈來愈多,當雨量過大時水庫將面臨潰壩(或大量洩洪)的危機,下游兩岸居民(尖石、橫山、芎林至竹東)則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險及破壞。   結語 所有水庫都有生命期,台灣的地形及人為開發更使水庫壽命大為縮短,石門水庫完工到現在不到50年,已經面臨上游泥沙淤積的難題,總有一天水庫會一個個報廢,到時候的子孫(或許是我們自己),將再花大筆經費處理水庫,而那時原有很多河川中的生物已經滅種,例如原本台灣各地河口的鰻魚苗因河川污染及水利工程使近年來鰻苗捕獲量大量減少,連帶影響龐大產值的鰻魚養殖業。   我們不應該再迷信水庫工程,應該思考永續的水資源利用方式,例如研究海水淡化技術,節約用水,適當的反應水價,尤其工業用水更不應該用變相補貼方式扭曲水價。整體產業發展也應該以低耗水,低污染,低耗能工業為主。     文、圖/許天麟(海茄苳)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副分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