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江賞雁記

文、圖/水獺(親子團台北二團)
 
當導引員除了耐心與愛心,還要臨危不亂、百毒不侵,心臟要夠強壯經得起小蜂、蟻的折騰,真是偉大的愛心志工事業。
 
當秋、冬之季候鳥往南遷移,華江橋下沙洲孕育豐富食材,為候鳥補充體力的最佳落腳處,小寒剛過,溫暖的冬陽為大地撒上一片金黃,親子團也來到這賞鳥聖地。活動不只是解說,需先激發熱忱,喚醒感官、如小菜挑起味蕾,主菜隨後再上,老鷹抓小雞的前菜,所有人先圍成圓圈,老鷹喊出一個口號『謝天謝地』,小雞跑去碰一組隊員,被碰的人像撞球一樣撞出旁邊的人當小雞,有孩子說:這像伽利略的沙落,很意外他才低年級而已,徐仁修老師說過:『激發想像力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文學,一個是大自然』,這充滿想像力的孩子值得家長驕傲。
 
這裡常見的鳥種不只是雁鴨,還有八哥、鷺鷥、喜鵲、珠頸班鳩、埃及聖䴉等,團隊先帶小蟻熟悉賓果遊戲,及準備圖片和編排了四場大戲解說:八哥、家八哥、小白鷺、大白鷺、黑鳶及大冠鷲,埃及聖䴉和明星鳥種小水鴨,主持人語帶遺憾的說:『進口馴養的埃及聖䴉逃逸後,變成強勢物種,嚴重影響到鷺鷥科的生態』。有人觀察過,埃及聖䴉吞噬鷺鷥科的幼鳥,聖䴉已儼然成為繼福壽螺之後的另一場外來種危機。
 
繼熱鬧的戲劇演出後,刺激的賓果遊戲時刻來臨,也為了加深解說的印象,不管大孩子或小孩都喜歡玩遊戲,學校總是刻板的傳授書面知識,來到大自然為讓小孩不排斥自然知識,要用有別於學校的方法,為了這一點導引員們可謂挖空心思、卯足全力,如何帶小孩玩有知識、又好玩的遊戲﹖是導引員最大的考驗,小蟻還比較單純,帶什麼都很配合,小蜂如果覺得不好玩,不是變成小蜂亂飛,或變成白馬跑給大人追,資深小蜂有時還會起鬨叫『不好玩』,當導引員除了耐心與愛心,還要臨危不亂、百毒不侵,心臟要夠強壯經得起小蜂、蟻的折騰,真是偉大的愛心志工事業。
 
經過上午的活動,小蟻都飢腸轆轆,企盼已久的午餐時刻終於來到,正午的陽光很舒服,大人都有點昏沉卻也不敢大意,草地旁就是濕地水池,深怕一個不小心那隻小蟻會變成落湯蟻,水池雖然不深就怕小孩沒帶備用衣服,身體弄濕著涼了,經過幾年小蟻團的活動經驗,小蟻回到家爸媽問他們:今天哪個活動最好玩?經常聽到的回答是放風時間(自由活動),果然一小隊的小蟻就自己在草地上玩起來了,男小蟻有些打水漂兒,有些撿著樹枝想把漂到岸邊的死魚翻面觀察,我正研究著岸邊的野花,好奇的小蟻卻撿起野草莓問說:可不可以吃?不敢像徐老師講的那樣:你就吃吃看,要是拉肚子你就知道它不可以吃了。還是告誡孩子最好不要亂吃,有位資深前輩說一個故事:有一次他解說水鴨腳,大夥都在品嚐水鴨腳葉柄酸酸澀澀的滋味,一位民眾不聽解說,等到大夥離開走遠了,他不曉得摘了甚麼東西吃,結果嘴巴馬上腫起來,等到夥伴確認他到底吃了什麼?一看之下差點暈倒:他吃了姑婆芋。
 
下午是正式賞鳥時刻,請鳥會的專業志工幫小孩解說,經過上午的活動,小蟻可以辨認小水鴨、埃及聖䴉,及濕地可以見到的蒼鷺、小白鷺等鷺鷥科,大白鷺和中白鷺單看體型很難區分,解說員拿出圖鑑一邊說明,並補充如果在岸邊活動可能是中白鷺,一般在溼地見到都是大白鷺居多,濕地僅見到約20隻~30隻小水鴨,導引員也提到:曾經在此紀錄過上萬隻雁鴨的盛況,近年已經越來越少,是濕地面積變小,雁鴨食物越來越少,或者有其他原因呢?等待學者專家去研究,聯想到五股溼地的四班細璁也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是大環境影響、氣候變遷或其他原因﹖除了憂心很難知道真正的原因,作為生態保育志工的我們,還能做些甚麼呢?
 
小孩還是體力旺盛,導引員帶回饋分享及折紙飛機,一邊分組比賽看誰飛的比較遠﹖自己拿著萬遠鏡賞鳥之餘,也觀察這群幸福快樂的孩子,滿溢在臉上的笑容好像天使一樣,前一周才和幾位荒野夥伴幫蘆洲地區較弱勢的孩子帶解說,小孩的年齡層都是青少年了,我們帶他們去五股溼地賞鳥,也是介紹埃及聖䴉、小白鷺、家八哥、環頸鴴等,結束後大孩子們也是洋溢著快樂滿足、幸福的笑容回家,而親子團的孩子從國小中低年級或幼稚園大班開始,就有優秀的引導員設計活動、帶解說,荒野的孩子真的很幸福,期待日後親子團的教育更普及,除了推廣對自然環境、對地球的大愛,也希望這群孩子日後成為社會的中堅,不會忘記孩提時對地球許過的承諾:我可以盡自己所能,保護環境、愛護地球。                  
 
附加檔案大小
201403_262_p18_19.pdf785.4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