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讓孩子自然成長

 
文/ 林修正(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導引員,自然名:太陽花)、圖/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
 
陳之藩在「劍河倒影」一書中寫到,「為何劍橋、牛津訓練出來的學生,和其他大學不一樣呢?」一位牛津教授很精妙的回答這個問題,「牛津、劍橋將學生當作生物,讓他自由成長;其他大學將學生當作礦物在處理,按規定一步步的塑造。」荒野親子團就是讓孩子如生物般的發展,而親子團的父母就在等待小孩成長。
 
參與親子團活動後,才知道整個活動都是一群熱心卻不一定專家的家長設計活動,然後帶著他們的小孩走南闖北,奔波在他們規劃的荒野上,過著不循規蹈矩的自然生活。它和學校教育不一樣,也與目前盛行的夏令營、童子軍有別。這迥異常態的親子活動有甚麼好呢?我參與幾年,也問了很多人,答案都不一樣,也沒有一個答案讓我滿意。
 
隨著小孩們逐年成長,我終於得到我心中的解答。荒野親子的目的:讓他們自己成長。
這樣做有甚麼意義呢?達爾文從小受到兄長的影響,就是一個會養動物卻看不出有何雄心壯志的青年。即令他以船醫身份上小獵犬號,船長也不把他設定為醫生,而是陪他在海上度過無聊歲月的年輕人而已。然而在船行世界,遍歷各種自然環境時,引動達爾文的好奇與興趣,讓他找到終身要投入的志業:觀察並解釋自然。他努力投入他喜歡的工作,也創造出他想要的人生。
 
達爾文是劍橋出身的。
 
荒野親子團不是為培養台灣的達爾文而設立,卻要親子團的小孩享受自然,尋找自己。父母呢?等待成長。
 
 
文/黃俊傑(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細腰蜂,自然名:蟋蟀 )
 
爸爸說:「世界上有許多物質都可以用金錢購買,但是一顆真誠的心是千金難買的。」所以他在我的童年種下一顆綠色的希望種子--參加炫蜂團,讓我的心靈得到比千金更寶貴的滿足。
 
回想自己剛加入嘉一炫時,人生地不熟,面對一張張陌生的臉孔,內心感到無比恐慌。就在一次「夜觀賞蛙」活動中,我認識了青蛙王子--米粒老師,在他深入淺出的解說和妙趣橫生的引導下,我學會用心去感受大地之母的魔法棒下有著五彩繽紛的風貌,等待著我一一去探索。
 
第一次溯溪時,我的內心忐忑不安,這時金龜子大俠伸出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拍著我的肩膀,帶著親切的笑容,邀請我一同加入,這個關心的舉動就像春風般安撫我不安的心,從此我更有勇氣去開啟視野之窗,悠遊在自然的懷抱。
 
雷諾瓦說:「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當我明白了被關心時,心情是這麼的美好愉快,我也學習從自己出發,去用心觀察小隊中有誰需要幫忙,我一定會努力協助他,而我這樣不經意的小小舉動得到導引員紫藤和寄居蟹大大的讚美,我的心彷彿像枝頭上雀躍的鳥兒開心極了。
 
我愛嘉一炫,在這裡每一個人真誠的關懷是寒冬的大衣,使害羞膽怯的我感受到一絲絲的暖意,每一屆團長們無私的付出是沙漠的綠洲,使迷失心靈方舟的人重燃生命的光芒。我感謝爸爸送我這個珍貴的無價之寶,讓我的未來可以開出更多希望的果實。
 
文/蘇育泉(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長腳蜂,自然名:美洲豹)
 
9月8日星期天是嘉一炫的團集會,那天陽光普照大地,我隨著長腳蜂的夥伴們,一起跟在嘉義公園解說員的身後,專注的聆聽解說。雖然嘉義公園是我周末假日經常會去的地方,但是在聽到解說員用說故事的方式,向我們述說著嘉義公園內的古蹟及植物的故事時,覺得非常新鮮有趣。能夠有這個機會,讓我對於嘉義公園有更深入的了解,真是個難得的回憶。
 
文/謝瑋宸(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虎頭蜂,自然名:美洲野牛)
 
我在熊月山莊第一天夜間觀察的時候,爸爸抓到了一隻青蛙,那隻青蛙像爸爸的十指一樣大。爸爸還抓到紡織娘,它有六隻腳、兩根觸角,要吃飯的時候我幫別人盛飯,因為我猜名字的時候猜輸了,所以我才要幫別人盛飯。吃飯前大家還一起做水餃,我不太會做水餃,不過我還是試著去做做看。導引員說:「水餃上面一節一節的會比較緊密一點。」我依照導引員的話去做,後來證明導引員的話是對的,我很開心。
 
我還去了蒜頭糖廠騎腳踏車,我在鐵橋上騎車的時候很害怕,因為橋下就是溪谷。我很喜歡荒野保護協會所舉辦的活動,每次都讓我很開心有不同的成長。
 
文/陳宜蓁(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長腳蜂,自然名:空氣 )
 
102年10月13日我們參加炫蜂團活動,去蒜頭糖廠騎腳踏車。剛開始我很害怕騎腳踏車,因為我太久沒騎了,擔心沒辦法騎到終點。不過我很開心,因為和好朋友一起騎腳踏車很好玩,而且一邊騎一邊吹涼風,很舒服。
 
導引員告訴我們白甘蔗與黑甘蔗的不同,教我們用植物的顏色染布。印象最深刻是去中藥房的櫃子尋找開心糖,最喜歡的是吃冰,最驚險是騎車過鐵橋,最有趣的是和大家一起爬樹,我喜歡這趟旅程。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66期第18~19頁9.06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