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樣蓋悟洞自然教室?因為想守護一片荒野

文、圖/林維正(高雄分會分會長,自然名:四方竹)
 
Utung是一片森林、Utung是一座山、Utung是一個家、
Utung是一個與螢火蟲一起睡覺的地方、也是我們實踐夢想的地方。
 
在去年荒野十八周年特刊裏,寫了一篇<興建「悟洞(Utung)自然教室」>,已經報告了悟洞自然教室的自然環境、生態,及興建的歷程。所以,這次就來談談當初的想法、一路來的過程及現在的狀況。
 
2007年4月的定點觀察,夜宿悟洞工寮。當夜幕低垂時,螢火蟲漸漸升起於草叢、路邊,更進入升起煹火的工寮內。夜深,當夥伴一個接著一個躺在床上,準備進入夢鄉時,卻見屋內螢光處處,那一閃一閃的螢光,眨呀眨著四處飛舞。心中不禁浮起一個念頭,為什麼只能去看螢火蟲?為什麼不能跟螢火蟲一起睡覺?如果能讓小朋友也能有這樣的體驗,睡夢中,螢火蟲能在他身旁飛舞,那不是最自然的環境教育嗎?也能讓我們的孩子,真正學習如何與自然相處,落實荒野保護的理念。此時,確定了興建悟洞自然教室的想法。
 
荒野與合作的汗得學社確定了自然教室的木結構樣式,並送出了申請建造資料。由於縣政府建設局審核人員要至現場會勘,所以在2008年3月23日拆除了工寮。這天晚上就寢時,驚覺自然教室已經非蓋不可了,因為工寮已經被我們拆掉了。

就此開始積極地進行蓋房子的各項事宜,3月下旬召集志工準備木結構材料。4月下旬與韃虎一家完成簽訂「悟洞(Utung)自然教育中心興建合作備忘書」,並於7月中取得建造執照。三個月後,10月中旬完成自然教室地基開挖、釘模、灌漿及拆模作業。相隔這半年的時間,就是要確定取得「建造執照」(一般所謂「建照」), 因為自然教室未來將由荒野經營管理,所以希望是間合法建築。

取得建照之後,於11月下旬繼續準備木結構材料,並進行試組裝,確定木結構準備完成。2009年1月上旬完成組裝木結構主體。也在這一年的5月至8月初,連續進行了幾梯次的挑木屑及黏土牆工作假期,開始了黏土牆的建造。

可惜的是,這年的8月莫拉克颱風侵襲,對台灣造成了不少的影響,前往悟洞的交通也因而中斷,建造自然教室的工作只好暫停。直到10月21日經由嘉義大埔重返悟洞,檢視自然教室颱風後的狀況,還好只有屋頂帆布被掀開,主體木結構無恙。但因為道路狀況極為不穩,所以建造自然教室的工作暫時停擺。

2010年春節,台21線甲仙至那瑪夏段河床便道修築完成,3月至4月進行復工的準備工作,並於5月開始繼續挑木屑及黏土牆工作假期,並自三義購買檜木木屑,如此就不用挑木屑了。可惜8月再度因雨道路受損而停工至10月。11月交通恢復,再回悟洞,檢視自然教室颱風後狀況,屋頂帆布再度被掀開,主體木結構幸而無恙。
 
由於每年颱風季節時,每每造成覆蓋帆布之屋頂受損,因而決定暫停製作黏土牆,先將屋頂蓋好,以利日後作業。自2011年1月起,全力進行屋頂工程施作,直至2013年6月16日安裝完成琉璃鋼瓦,耗時兩年半的時間,終將屋頂鋪設完成,往後即便遇到下雨天,也能安心地待在自然教室裡繼續工作。心安了,繼續進行黏土牆工程。
 
至今,算算日子,這自然教室也蓋了快有6年了。許多參加悟洞自然教室工作假期的夥伴,常常問我:「為什麼不找多一些人,快一點蓋好?」「房子蓋好後,要做甚麼?」也因此,我常常會問自己:「是啊!到底要做甚麼?」常常不自覺回想起荒野的宗旨:「透過購買、長期租借、捐贈或接受委託,取得荒野的監護與管理權,將之圈護,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使我們以及後代子孫能從這些刻意保留下來的台灣荒野,探知自然的奧妙,領悟生命的意義。」
 
慢慢地就能釐清自己要做甚麼、沒有要做甚麼,只是想能不能經由這間自然教室,圈護住這片山林。這麼一來開始思索:人多,就會超過悟洞的環境承載量,反而未保護就先傷害它。再說,如果來參加工作假期的夥伴,只是為了協力造屋,幫荒野蓋房子,而對這片山林沒有連結、感情,如此還有意義嗎?所以我們沒有提供以工換宿,食宿及交通費用都要自己負擔;也不接受一般志工團體,來此服務取得志工服務時數。畢竟,環境是大家的,不是荒野的,守住任何一片荒野,受惠的不會只有荒野的夥伴,而是每一個人。因此,來參加悟洞工作假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希望能利用悟洞自然教室,圈護這一片山林,慢慢地往外延伸,守住更多、更大的山林。
 
自2013年8月起,我們讓高雄兒童自然觀察班的孩子、親子團高雄二團小蟻團的畢業蟻、親子團高雄一團奔鹿團的小鹿、親子團高雄二團奔鹿團的畢業鹿,由老師或導引員帶領至悟洞,體驗協力造屋,讓小朋友親自身處於自然中,在四周環繞的蛙鳴聲、螢火蟲飛舞的陪伴中入眠,更在悅耳的鳥叫聲中起床,接受大自然的洗禮,感受大自然的一切。

圈護荒野,是每個荒野人的人生大夢,多年來,我們尋尋覓覓,尋找夢想的落腳處。然而要怎麼樣的棲地才值得我們圈護,一直是我們的思考重點。平凡或獨特,我們總是希望平凡,卻又不甘於平凡;經歷了不平凡,才覺得平凡的可貴。然而,所有的獨特,都需要平凡來襯托;沒有平凡,哪來的獨特。悟洞只是一般的中低海拔山林,和我們一起生活的,都是一般的生物。每一個物種都有它存在的價值;也因此,每一塊棲地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應該、就可以進行圈護,而不一定要等到調查完成,確定這塊棲地有哪些物種、是否值得圈護,才進行圈護。所以,我們就這樣開始了興建悟洞自然教室。

「悟洞甚麼時候會蓋好?」「不知道耶,看你囉!」「怎麼蓋那麼久啊!」「因為你沒來啊!」看著一層一層長高的黏土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悟洞自然教室甚麼時候會蓋好,或許一、兩年,或許三、五年,看老天的意思,順其自然吧!上天都不急了,我們渺小的人類急甚麼!

雖然天候難測及不斷增加的工作,一再地考驗自然教室的興建,使興建完成的時間不斷延後,但只要堅持目標持續進行,自然教室終有完成之日。想要為保護自然盡一份心力的朋友,要好好把握機會喔!期盼藉由自然教室,讓大家來學習自然的一切,進而保護自然,保護荒野。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66期第12~15頁3.99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