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會員代表名單公告

2016-05-14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第八屆會員代表名單公告 2016.05.14 【台北分會】黃香萍、孫一介、張菁砡、馬欽祥、藍培菁、童瑞華、陳德鴻、柯典一、陳介緯、陳江河、李榮華、蕭儒遠、謝水樹、卓昕岑、林雅倩、張雅欣、蔡國鎮、游晨薇、李淑茹、林東慶、林智謀、丁文謙、楊麗彬、林子淵、簡玉婷、宋明光、林靖彤、石曉華、蘇富美、林金松、蔡美鳳、林君蘭、陳瑜瑾、王鼎球、吳淑英、陳麗娜 【桃園分會】郭益昌、許詩志、張演祺、崔玉慧、林子涵、李宜洵、陳松榆、吳明珍、陳琴枝 【新竹分會】劉月梅、許天麟、鄧雲棟、朱振德、張正敏、李元松、王俊智、林淑煇、賴素櫻、簡國祥、陳嘉祥、郭丁文、莊瑞珍、張建中、呂秀珠 【台中分會】游永滄、楊政穎、余躍鏱、錢建文、劉文彥、錢妙秋、呂姮儒、蔡志忠、王瑜鈞、張秋珊、蔡昇倫、柯麗華 【雲林分會】蘇文星、陳宏綺 【嘉義分會】許愫真、楊勛凱、許銘坤 【台南分會】陳格宗、李淨榆、張讚合、段成龍、魏伶珍、賴麗舟、曾彥翔 【高雄分會】鄭弘杰、林維正、陳森泉、邱韻璇、李蕙馨、黃素貞、劉明智、莊維倢、曾愛媜、黃其君 【宜蘭分會】徐朝強、湯譜生 【花蓮分會】熊帆生、陳雍青 【台東分會】林義隆、張增盈

荒野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的最終使命——棲地保育

2016-05-09

文、圖/莊育偉(荒野保護協會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主任) 雙連埤溼地的美麗與哀愁 「溼地」素有大地腎臟之美名,然而現今因環境污染與開發而逐漸消失,保護溼地已成為國際議題,也是臺灣十分重視的議題。雙連埤海拔高度約470公尺,是一座千年的天然湖泊,擁有多種稀有水生植物與保育類動物,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亦是國家級溼地。根據專家統計,雙連埤的105科321種維管束植物中,水生植物高達112種,將近擁有臺灣原生水生植物三分之一以上的種類,堪稱臺灣水生植物天堂。除了動植物相外,更有著全臺唯一的「天然浮島」,且有多次漂移改變位置的紀錄,為臺灣難得的自然資源。 惟自1993年10月起「雙連埤溼地」經歷了地主排放廢水、水域浚深、邊坡土堤挖掘、外來種入侵等事件,導致雙連埤溼地早已失去往日風華,所幸縣府與相關單位仍持續關注,並於2003年至2004年期間,陸續徵收雙連埤並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及嘗試維護生態系統、解決外來種問題與各種調查與試驗。 但結果顯示直接影響雙連埤溼地生態的各項因素至今尚未移除,如水域浚深後不利水生植物生長、草魚啃食水生植物、浮島面積日漸萎縮、土堤影響水體汰換、慣行農業之營養鹽進入水域影響水質,而雙連埤亦是粗坑溪支流源頭之一,對於宜蘭地區自來水供應亦有影響。整體而論,生態系統仍處於不佳狀態,要恢復原生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荒野的進駐與面臨的難題 大湖國小雙連埤分校於1993年廢校、1997年由宜蘭縣政府規劃定案方向為「自然生態解說中心」、1999年設立為「雙連埤生態教室」由大湖國小代管。 為了進行環境教育與直接守護雙連埤溼地,荒野保護協會與緯創人文基金會於2010年展開第一年合作,以「長期租借」方式向宜蘭縣政府取得生態教室經營管理權成立「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至今。但由於保護區劃設初期的沸沸揚揚,當初居民對於何謂保護區不甚了解與排斥,因此紛擾不斷,對於保育團體的進駐所產生的芥蒂與誤解也持續發生,進而影響初期活動的進行,甚至毫無與在地居民合作的機會。 雙連埤環教基地營運的目標與策略 由於有效且實質的環境守護最終仍需在地居民的意願與行動,鑑於長年諸多誤會尚須時間磨合與調解,運作初期第一階段以「內部經營」為,進行硬體改善、教案研發及各類活動的辦理,使環教基地逐漸步上軌道,期間並適時協助居民解決各式疑難雜症、化解誤會,也由於前輩的努力與付出,其成果獲得多方的肯定。 2014年則終於步入第二階段計畫,推動「友善農耕與庇護試驗」,嘗試以輔導或是建立示範區來改變產銷結構,降低水源區化學農藥肥料的污染,間接守護雙連埤生態環境。 友善農耕方面 推動至今當中的連結與運作仍充滿各種挑戰與討論的空間,未來推動的重點包含結合宜蘭縣府或在地團體進行永續農業的推廣、持續家庭支持型農業、以永續農業教案進行環教與對外推廣,但重要的還是「建立行銷通路」,解決農民轉型疑慮,安心耕種。 目前緯創人文基金會與荒野親子團投入的資源與人力也相當多,但仍需持續的努力,避免功虧一簣。當化學農藥肥料停止進入水域時,下游的水質危機才能獲得改善,方能接近生活、生產、生態三贏局面。 棲地保育方面 也由於宜蘭縣政府農業處的善意回應與首肯,荒野首次結合縣府、居民、企業與專家學者的意見,在「維護雙連埤溼地的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的共識下,於保護區內得以建置「雙連埤溼地植物庇護試驗區」與「在地種源基因庫」,直接進行更實際的棲地工作,待有朝一日保護區內阻礙復育之因素排除後,將物種迎回溼地,恢復往日生機與風貌。 環教基地工作型態的轉型與最終目的 由於第二階段的實施與運作,「雙連埤環教基地」的工作型態也從原本偏向以「環境教育宣導」為主的操作面向,逐漸平衡為「環境教育」、「友善土地」、「棲地保育」三方並重的面向。運作核心調整為投入更多的心力在棲地守護工作,因此自2016年3月1日起,每週二至週四為棲地工作日,僅辦理校外教學及棲地工作;每週五至週日則開放活動預約,並邀請民眾與志工一起以行動守護雙連埤。 期盼藉由眾人的支持與各階段的推動,或許第三階段「異業結合推動雙連埤生態農業觀光村」的夢想,也就是「生活、生產、生態」,三生共榮的雙連埤里山村或許能盡快有實現的一天。

藍色是門好生意?2016 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

2016-05-09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綠色已經是門好生意 當氣候變遷從趨勢圖跳躍到牆上的溫度計,環境衝擊從教科書沖擊到家戶門前,民眾因眼前體表的真實感知,焦急在傳統的消費模式下尋找環境永續的新選項,促使「綠色產業」的蓬勃發展。從餐飲食品、民生用品、消費性電子、交通工具到網路與金融服務,綠的包裝、綠的文案、綠的廣告成為基本行銷公式,少數有遠見的企業更通過碳足跡、水足跡、搖籃到搖籃、永續林業、無毒生產、潔淨能源等各種標章認證,帶著員工一起踏上通往企業永續與環境永續的新里程。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2016年2月參訪以節能聞名的知名企業時說道:「綠色真的是一門好生意。」 被垃圾與海洋推升的藍色新商機 荒野保護協會自2008年起帶領志工於全臺淨灘,同時進行海洋廢棄物的監測分析。歷年數據顯示塑膠製品佔淨灘垃圾的90%,且以飲食相關包裝材料佔大宗,顯示民生消費是恢復潔淨海洋的關鍵。因此荒野保護協會於2014年開始倡議消費者生活減塑加綠註1,2015年呼籲零售業從盤點、減量、進而回收的三步驟中,重新思考產業鏈的塑膠使用註2。 2016年荒野保護協會將與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財團法人台灣好文化基金會共同舉辦首屆「2016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註3與頒發「潔淨海洋博覽會參展標章」,推廣友善海洋、減少海洋廢棄物的商品,促成企業與消費者的對話,從源頭找出潔淨海洋的產業對策與生活態度。藉此拋磚引玉,點出一個全新的藍色消費思維,牽動各類產品在設計、生產與銷售時不僅追求常見的「綠色光環」,能再增添一對稀有的「藍色翅膀」。 建立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藍色共識 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COP21)上歐盟公布了最新的廢棄物政策與回收率目標註4,同年七大工業國組織(G7)宣示共同打擊海洋廢棄物註5,世界經濟論壇(WEF)也為失控的塑膠產業指引永續循環的新方向註6,但這些新聞對廣大民生用品的消費者而言,都不如嘉義擱淺抹香鯨註7與東北角海龜註8胃中陸續發現塑膠垃圾來的怵目驚心。當淨灘在臺灣成為熱門的志願服務,我們應思考如何將海岸揮汗的動能重新引流到問題的源頭,畢竟每一件海洋裡的垃圾,都留有製造者、消費者與廢棄管理者的三種指紋,期許「2016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能為製造者與消費者創造互相認識與理解的溝通平台,攜手為人類萬物留住潔白的沙灘與清淨的藍海。   發光的海岸線 - 2016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 時間:2016/6/8 13:00-17:00;6/9-6/12 10:00-17:00 門票:免費參觀 地點:空總TAF創新基地展演廳1(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一段177號) 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台灣好基金會 贊助單位:阿拉善SEE公益機構 活動目標:推廣友善海洋、減少海洋廢棄物的商品,促成企業與消費者的對話,從源頭找出潔淨海洋的產業對策與生活態度。 導覽志工招募 淨海專家講座與工作坊 聯絡信箱:oceanday@wilderness.tw 聯絡電話:(02)2307-1568 / (07)311-8996 網站:http://oceanevent.sow.org.tw/   註1 2014 荒野保護協會〈生活減塑加綠,拒絕塑膠時代〉 註2 2015 荒野保護協會〈淨化塑化沙灘,盤點塑膠足跡〉 註3 2015 荒野保護協會〈2016 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 募集友善海洋商品〉 註4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歐盟籲強化垃圾回收 排入氣候大會議程〉 註5 2015 G7 會議領導人宣言 註6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失控的塑膠產業 世界經濟論壇揭五大真相〉 註7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大寶RIP〉 註8 2015 中央社〈綠蠵龜又葬身東北角 多是海洋垃圾惹禍〉

手套、吸塵器與麵包蟲——誰來幫海洋大掃除?(上)

2016-05-09

文/胡介申(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海洋守護專員,自然名:螃蟹) 有間老屋被時間遺忘了一百年,某天屋主決定雇人打掃,當各家清潔人員在屋前集合時,有人準備了手套、掃帚、畚箕,也有人握著新奇的玩意兒:吸塵器、麵包蟲、高活性濃縮菌液與……比基尼泳衣!? 當1869年塑膠因取代象牙被發明時,沒有人想過拯救大象的新材質會成為汙染物。二戰後,塑膠從戰略物資變成包裝材料,大量單次使用的塑膠經過短瞬的碰觸後被放生,在環境中從容度過漫漫長夜。2009年,攝影師Chris Jordan紀錄到信天翁雛鳥胃內的塑膠垃圾註1,「兩個德州大的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註2開始在人們腦海中以各自表述的方式打轉,創造許多針對「海洋塑膠汙染」註3 的有趣發明,但何者才是「最佳解決方案」?本文不是「海洋清潔用品選購指南」,但希望能用科學的角度、海水的尺度與歷史的維度協助有志於「清理海洋」的朋友,建構自己心中的那片垃圾渦流。 關於海洋塑膠的四項基本資訊 一、塑膠為何進入海中:便宜、大量、回收率低 一般熱塑性塑膠在技術面上都可回收,加熱熔融後可再製成產品。但實際上決定塑膠是否被回收的關鍵不是技術,而是原油價格與市場供需註4,全球每年3億噸的產量中,26%是包裝材料,其中僅有約10%回收造粒後再製成同級或降級的產品,遠低於紙(58%)與金屬(70~90%)的回收率。剩下的塑膠包裝有14%被焚化、40%掩埋、32%逸散於環境中註5。 二、海洋塑膠主要來源:陸地>海洋 所有塑膠都是在陸地上被製造,但將淨灘數據依用途來分類,約有八成是陸地上的使用者丟棄後,依循河川水道進入海洋、其餘兩成為漁業或航運行為在海洋丟棄註6。 三、海洋塑膠哪裡最多:河口>海岸>近海>遠洋 塑膠垃圾因為隨著水體移動,離汙染源愈近問題就愈嚴重。研究顯示海岸廢棄物距離河川出海口愈近則密度愈高註7。透過潮汐、海浪與風力的輸送,位置特殊的海灘更容易不斷蓄積人造廢棄物註8。在臺灣淨灘時,志工在每平方公里的沙灘上可撿到6.9萬公斤的廢棄物註9,淨灘過後每平方公里的沙灘上還存在6.7萬公斤小於10元硬幣的塑膠碎片註10。相較之下漂浮在大海表面的塑膠密度非常低,在靠近亞洲大陸的日本海與東海,每平方公里的海面大約有2.4公斤的塑膠註11,在遙遠的北太平洋,每平方公里大約只有0~400公克註12。簡單的比方,臺灣海岸的塑膠密度可能是海中垃圾渦流核心區的10萬~100萬倍。 四、塑膠入海後跑去哪裡:海底>海面 科學家估計目前海面累積至今最多不超過23萬噸塑膠註13,但全球每年持續有超過800萬噸的塑膠入海註14,懸殊的落差仍是未解的謎團,目前學術界認為陽光中的紫外線是讓塑膠碎裂的主因,研究也發現,海洋生物攝入後排泄註15或是附著生物成長註16都有可能增加密度,讓塑膠沉入深海。(未完待續,下集請參照荒野快報第288期)   註1 攝影師個人網站 註2 太平洋垃圾帶的發現過程 註3 滔滔 Ocean says〈塑膠時代下的海洋〉 註4 中時電子報〈塑膠回收無利可圖〉 註5 World Economic Forum, 2016, The New Plastics Economy Rethinking the future of plastics 註6 荒野保護協會〈2015 淨灘數據分析圖〉 註7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4, Rivers as a source of marine litter–A study from the SE Pacific 註8 Estuarine, Coastal and Shelf Science, 2016, Modelling accumulation of marine plastics in the coastal zone; what are the dominant physical processes 註9 以2004-2015 年民間淨灘數據計算,原始數據下載 註10 荒野保護協會〈淨化塑化沙灘,盤點塑膠足跡〉 註11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5, East Asian seas: A hot spot of pelagic microplastics 註12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4, Plastic debris in the open ocean 註13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2015, A global inventory of small floating plastic debris 註14 Science, 2015, Plastic waste inputs from land into the ocean 註15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6, Microplastics Alter the Properties and Sinking Rates of Zooplankton Faecal Pellets 註16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16, Biofouling on buoyant marine plastics: An experimental study into the effect of size on surface longevity

荒野友善耕作水田的生態保育價值

2016-05-09

文/李建安(荒野保護協會秘書長)、圖/荒野保護協會 臺灣的平原及低海拔環境,因為人類頻繁的利用,許多生物的自然棲息地都遭受到嚴重的干擾甚至消失。這些生物棲息環境中,又以天然溼地長期被忽略及破壞的最為嚴重,使得許多原來棲息於低海拔的動植物瀕臨滅絕的危機。 而相較於逐漸趨於消失的天然溼地,荒野用友善農法經營照顧的水田,不只有豐富而多樣的水生植物種類,也意外地吸引了許多臺灣低海拔常見極罕見的動物來棲息利用,儼然成為了許多殘存的低海拔瀕危生物棲身之地,且變成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生物棲息地。 荒野一向主張圈護荒地,讓他自己修復自己,不去做圈護地的干擾,讓他自然的形成生物的多樣,可是以上述的情形來看,現有農田的友善農法經營,好像又更有利於我們想建立生物的多樣性。荒野所經營的農田,要不要任其自然演替呢?是不是不經營才符合荒野的宗旨? 大家也許會想先了解,為甚麼人造或人為干擾的棲地,反而形成了豐富的生物多樣。在生態學上對於這種型態的人造的棲地,用了中度干擾假說(Intermediate Disturbance Hypothesis, IDH)來解釋,溼地生物的原始棲地消失後,人造的友善水田提供了生物殘存的空間,也就是原本的棲地逐漸的消失,動植物沒有了生存的去路,這些新生成的友善水田,就成了這些生物的「新避難所(neorefugia)」,可以暫時地在這個區域生存繁衍、休養生息,雖然不是原本最佳的環境,卻是個等待環境復原前的好棲所。因此,荒野在各地分會經營的友善農田,並不單單只是個提供食物安全的地方,而是成為了周遭失去棲地的生物們,救命的「生態方舟」,也成為未來周邊環境的自然復甦能力銀行,為生物們自己修復自己的環境,建立起重要的能量及機會。 人類因開發利用而形成的洪水,短時間並不會退去(因為人類這個物種的數量及使用的空間,一時之間並不會減少),而現有農田友善耕作的方式,對於荒野倡議及現有的棲地圈護,一樣有著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重要任務,它協助也保住荒野復甦的生機,也是人類與其他生物共生的其中一條道路。

企業夥伴能量注入地球倡議

2016-05-09

NGC地球日系列活動 文/林宛柔(荒野保護協會企劃推廣部專員,自然名:天空的河)、圖/荒野保護協會 氣候變遷是一項複雜且需要集眾人力量共同解決的議題。若有越多人關心,則越能夠累積動能以創造改變。因此,在四月份,荒野保護協會與許多企業夥伴合作,共同關注氣候變遷以及生物多樣性對人類生活與自然棲地影響。 世界地球日誕生於1970年4月22日,由美國參議員蓋洛德‧ 納爾遜(Gaylord Nelson)有鑑於當時美國環境問題而發起,引起二百萬美國民眾上街訴求一個健康、永續的生活環境。臺灣國家地理頻道(NGC)今年是第十年響應世界地球日,辦理講座與路跑活動,並邀請荒野保護協會成為公益夥伴,一起推廣民眾環境保護的意識,落實保護地球行動。 在都市中與自然共生共榮 今年4月15日晚間舉辦的「世界地球日」講座,吸引了三百位民眾到現場一睹國家地理年輕探險家Laurel Chor(左力丰)的風采。Laurel首先在專題演講中分享,她如何從一個在香港長大的都市女孩,走入非洲進行大猩猩的保育計畫,而後因戰亂不得不提早結束實習專案回到香港。在象牙非法買賣的議題中,她發現民眾對於生態的冷漠與無知,加速生物滅絕的速度,因此創立了香港探險者計畫(HK Explorer Initiative),希望透過自然導覽與線上資料庫的建立,打破都市人與自然的隔閡。 由於香港與臺北有著類似的發展經驗,我們特別在演講後安排Laurel 與荒野對談,與民眾分享如何透過教育與活動,提升都市人對於自然環境意識與守護行動。代表荒野的與談人——荒野保護協會國際事務委員會副召集人劉青英(自然名:青鳥)首先提到荒野的多元活動設計,符合不同年齡層與群體的需求,透過低門檻的進入條件,帶領社會大眾親近大自然。而在都市的生態多樣性保護上,青鳥也分享了臺北分會的「公園生態化」計畫,說明在水泥零成長,綠地零損失的訴求之下,生態公園營造不僅能減少城市的二氧化碳,紓緩熱島效應,亦能扮演生態跳島的角色,創造較高的生態多樣性。 最後雙方都提到了公民科學家的調查計畫,Laurel 發現由於生物辨識還是有一定的進入門檻,因此在現階段還是將心力放在自然導覽的活動上,以提升民眾的興趣與動機為主要的目標,然而在未來,希望可以建立起香港的特有動植物生態資料庫,而青鳥則提到荒野正在進行的生態資料庫計畫,在全臺志工的參與之下,已經有基礎的成果,未來更希望推動成全民參與的活動,集眾力來種綠,作為棲地守護的重要依據。講座最後,Laurel 更繫上了荒野領巾,並與熱情的荒野志工夥伴群合照,為這次講座畫下完美句點! 為地球退燒,攜手守護臺灣棲地 4月17日為地球退燒路跑活動,身為公益夥伴的荒野保護協會,是現場超過30個活動攤位中唯一的非營利環保組織,在周邊攤位紛紛舉辦「打卡按讚送贈品」吸引人潮的情形下,臺中分會的夥伴使出渾身解數,主動出擊,在廣場上邀請路跑完的民眾到荒野攤位關心臺灣環境。此外,志工周秉均(自然名:小蜻蜓)更是用力的揮舞著與他同高的荒野旗,吸引不少民眾駐足。 而在互動的過程中,發現參與此次路跑活動的民眾來自全臺各地,所以夥伴們也熱情分享著各地分會的活動與守護行動,經過說明與介紹,現場更有三位民眾直接加入會員,期許未來與荒野同行,一同守護臺灣棲地。 除了熱鬧的攤位活動,主辦單位主舞台的活動也十分地緊湊熱鬧。其中「地球覺醒之旅:生物多樣性任務」的首播,搭配荒野資深講師張秋珊(自然名:深山鶯)的精采導讀,帶領現場民眾了解,氣候變遷對地球上生物的巨大影響,邀請民眾從日常生活中,透過實際的減碳行動,改善氣候變遷問題。而此次的路跑活動,除了在現場提供箱水,餐盒在包裝上也盡量減少塑膠的使用,然而現場仍有許多一次性使用的寶特瓶,在未來與企業夥伴的合作上,我們也會更加努力,透過活動的規劃設計與環境教育的宣導,加深民眾的環境保護意識,並落實綠色生活行動,擴大環境守護影響力,降低地球母親的負擔。 酌飲一杯星巴克的綠色咖啡 走進荒野地球倡議的行動世界 文、圖/施耘心(荒野保護協會企劃推廣部主任,自然名:小心) 統一星巴克與荒野的緣份起源於2011年的地球日,當日民眾攜帶環保杯至星巴克購買飲品可享10 折扣,且企業並另提撥10元捐贈予荒野,這樣的傳統一直延續至今未曾間斷。 而荒野與星巴克合作的內容從專題演講、自然體驗和內部員工節能教育推廣開始,也曾結合星巴克社區關懷的企業社會目標,走進鄰里、校園,了解社區生態植栽與清潔環境。去年(2015)與今年則以在門市播放荒野提供之環境教育推廣影片,配合講師的導讀與分享,讓現場的顧客和鄰里夥伴,更能感受到星巴克持續關愛地球的企業使命,不僅是單日的響應而已,更是在每年四月可以期待的正面力量。 今年在企劃推廣部與星巴克夥伴的持續討論發想中,除了往年既定的合作外,更邀請星巴克在信義商圈的門市夥伴,擔任今年地球一小時的關燈企業互動代表,讓參與「319 守護棲地萬物嬉遊走春」的志工與民眾經過星巴克在阪急百貨的門市時,邀請店長對著鏡頭和店內的顧客,說出星巴克愛護地球、節能減碳的具體行動,之後並在守護卡上簽名,代表企業承諾的決心!此外,星巴克也主動辦理4月30日於華山戶外劇場的一場名為「星巴克綠色進行式」的活動,以「不插電咖啡講座」、教授「咖啡渣滋養多肉植物」、「臺灣當季花卉教學」分享綠色生活好點子等互動設計,向民眾傳遞綠色思維。除了荒野也在現場設攤販售義賣品外,星巴克也將當天雜誌義賣100%與其餘攤位所得10%捐贈給荒野。而在荒野的攤子中,也特別邀請到印度彩繪師設計「草本愛地球彩繪圖騰」,舉凡購買滿荒野商品600元,即可獲得一次免費彩繪的機會,鼓勵更多人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對公益關懷的付出。 在整個屬於地球倡議的2至5月,臺北分會夥伴透過描述臺灣在地生態現況的「蜂臺灣——臺灣蜂類生態影片蝸牛與鈍頭蛇」、闡述國光石化與生態衝突的「白海豚練習曲」、介紹花蓮三生的「海稻米的願意」三部影片,在星巴克重慶南路門市,傳遞荒野地球倡議的看法與行動,並邀請觀影者看完後,能夠加入荒野,結合每個人小小的力量,一齊守護棲地。期待這樣連年的企業合作,不僅是讓臺灣的企業都將環保愛地球的理念,放置於企業社會(CSR)規劃中,更是藉由個別企業對於民眾的影響力和接觸力,擴展荒野棲地守護的倡議理念,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行動的一環,讓關心地球不僅是一天的激情而已,更是持久地信念與毅力的最好實踐!

響應2016世界地球日英特爾同仁攜手保育環境

2016-05-09

文/李佳盈(荒野保護協會志工) 為了響應2016世界地球日,4月16日近一百位英特爾同仁和親朋好友起了個大早,在臺北辦公室集合搭車前往新竹縣橫山鄉,大夥齊心為保護地球環境而努力。 上午10點,志工們抵達新竹縣橫山鄉油羅田。油羅田農地是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和當地農民租用來進行有機耕種的。聽過荒野老師的解說與分享後,志工們對於油羅田的生態環境和有機耕種有所認識,並且在老師的帶領下,志工們紛紛捲起褲管,到水稻田邊撿拾有害稻子生長的福壽螺。還有一些志工到社區內的荒田裡,除草鬆土,為有機種植打下基礎。在過程中,許多第一次接觸到農田的小朋友們,很興奮地認識田野裡的動物、昆蟲,也第一次看到福壽螺和福壽螺的卵,小朋友們伸出小手、觸摸土地、撿拾福壽螺。這對小朋友們來說,是新奇又特別的體驗,是在學校課堂上無法學習到的! 在用完午餐後,我們驅車前往梭德氏赤蛙的棲地——大山背,志工們分成四組,分頭清理道路兩旁的雜草與垃圾。由於當地鄉公所會用除草劑清理雜草,破壞當地生態,所以志工們先行將環境裡的雜草清除,以避免鄉公所用除草劑便宜行事。在大夥揮汗如雨的努力下,我們清除了許多雜草,並協助維護山溝砌石,清理會堵塞山溝的枯枝與垃圾。除了清理環境維護棲地外,專業的荒野老師也帶領志工認識大山背的生態環境,說明每年十月為保護梭德氏赤蛙到溪邊產卵的「幫青蛙過馬路」活動,讓大家了解為何我們要幫助青蛙過馬路,而調查梭德氏赤蛙的生態代表著什麼意義,這些都在專業老師的解說下,讓志工們更加清楚服務的目的與價值。 經過一整天汗流浹背的辛苦作業,我們維護了油羅田和大山背的環境。除了付出外,我們也在荒野保護協會對生態的導覽中,更加了解梭德氏赤蛙的生態與有機耕種的要點。英特爾與荒野一起動手保育環境,度過了一個很有意義的世界地球日。

跨越門檻——機會與責任

2016-05-09

文/謝禾(荒野保護協會氣候變遷能源議題小組) 「選擇面對能源議題,是責任也是機會。」 荒野長期致力於棲地守護與物種保育,為了「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而能源使用不只是人類行為中影響環境十分劇烈的一項,更直接影響棲地與物種的保育。或許因為議題複雜又容易造成對立,荒野過去對此並無涉足。然而,一直以來,政府傾向詢問荒野之於能源議題的觀點,荒野也會收到各個組織的會議邀約;每次個人發言或參與會議,對外界而言即代表荒野立場。因此,能源小組希望嘗試認識這些訊息,並期許能對這些訊息負責,把握政府與各界團體對荒野的信任與諮詢,發掘荒野的影響潛力。 今年3月27日,能源小組原訂舉辦荒野的內部公民審議,因參加分會未達門檻而取消。其原因或許是認為能源議題參與門檻太高,或因為大家對公民審議的模式不熟悉。我們將這次活動中止看作提升實力的提示與機會。 我們並非專業的能源團體,但我們都是公民,可以以公民的身分參與能源議題。作為公民,我們希望有足夠的資訊背景做出價值判斷,渴望了解如何在政策面前闡述想法,自許踏進一個有我參與其中的未來。四月時在定期召開的月會,小組夥伴決定透過每個月的讀書會與課程,提升對能源議題的理解,並在荒野快報中和夥伴們分享我們的所學所得。希望作為跨越門檻的試驗者,在能源議題中發揮公民應有的價值。 公民審議活動取消後,說不悵然是騙人的,但小組夥伴已邁出下一步,期望凝聚向心力,並發展出具體的長遠目標。因為我們認為能源議題值得關心,我們相信荒野在能源議題上的價值,因為我們期待小組成為荒野的先鋒部隊,甚至是未來的能源智庫。跌跌撞撞然想望柳暗花明,不正是旅程中悸動心弦的時刻嗎? 我們將在每月出刊的快報中,和大家分享踏上旅程的原因,以及旅途中的所見所聞。希望各位夥伴不吝提供建議與想法,持續關注——也歡迎加入——荒野能源小組跨越門檻的歷程。

心香就是慈悲,環保才有保庇

2016-05-09

文、圖/錢建文(荒野臺中分會合歡山定點觀察組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新宿二) 隨著社會發展,臺灣如同許多已開發國家在過去曾經歷過的歷史一樣,我們正面臨了空氣汙染對健康的威脅。還好有許多不同專業人員的努力研究與倡議,這幾年來國人逐漸熟悉PM2.5造成空氣汙染的問題。冬季時由於高氣壓籠罩,「穹頂」變矮,中部地區時常面臨「紫爆」的空污威脅。四月天之時,也正是媽祖誕辰出巡的好日子,大甲媽祖是全球前三大宗教盛事,過去幾年來在媽祖遶境過程中,總是有熱情的居民在沿途燃放大量的鞭炮;從空氣品質來看,可說是雪上加霜。因此今年在主婦聯盟台中分會積極發起與聯繫之下,中部地區許多環保團體在媽祖起駕之前,一同拜會鎮瀾宮,希望廟方能協助勸導信眾少放鞭炮。當天由我和荒野臺中分會前分會長連怡斌教授一起代表荒野與會。 在會議中先由各團體代表向廟方代表鄭銘坤副董事長說明來意,我報告的內容是以自己的病患為例:在彰基門診長期追蹤的氣喘兒,去年媽祖經過家門口當晚,即氣喘發作;今年他們打算暫時搬走,令人很不捨。過去大甲媽經過彰化市的時候,鞭炮放完之後的垃圾量是好幾噸重;整個城市猶如陷入了戰爭,砲聲不絕於耳,非常誇張。鄭副董最後發言,他舉了很多例子,說明廟方在環保方面的努力,並且說今年也會努力做好環保。至於其他縣市的部分,他們也只能多宣導與教育。雖然最後仍沒有接受我們共同召開記者會的邀請,但是結果看來,今年燃放的鞭炮已比去年減少,各界的努力還是有效的。 世界上的主流宗教無不勸人為善,期望世界更美好。宗教與環保的關係密不可分,雖然有學者指出西方世界在過去的環境破壞的根源是基督教文明;但是也有另類的教宗,如十三世紀的聖方濟各,就主張大自然都是人類的手足,並曾經向鳥與狼傳教。現代基督教也倡導「生態公義」,還有人出版書籍《耶穌的環保學》。佛教的證嚴法師大規模地進行資源回收,聖嚴法師更進一步地提倡「心靈環保」。民間信仰亦然,全臺灣各寺廟紛紛響應「減爐減香」,少燒金紙與燃放鞭炮。臺北行天宮更做到全面禁香,改用「心香」,相信心誠則靈,禁香一年後年輕信眾增加了一倍,PM2.5數值更是只有倡導減爐減香的龍山寺的八十九分之一。這些都是宗教與時俱進的例子,不但兼顧環保,更能彰顯神佛慈悲為懷的精神。 過去的某些習俗有其產生的時代背景,但是社會變遷之後這些習俗不是不可以改變的。尤其當相關研究都證明某些活動對人民健康的危害,例如鹽水蜂炮當天,因為各種疾病就醫的人數就會上升;鞭炮的聲響也會達到造成永久聽力喪失的130分貝;高空煙火釋放之後,下風處的重金屬、懸浮微粒、甲苯、氮氧化合物的濃度都會上升。拜香燃燒之後,也會產生懸浮微粒、鉛和多環芳香碳氫化合物。也有研究顯示,廟宇工作者的致癌風險是一般人的32倍;上班前後的尿液中,有毒代謝物的濃度就有明顯差異。 荒野最重要的精神之一,就是以積極參與倡議的方式與各方進行正面的溝通協商。在我們的推廣演講教案中的最後,就有許多這樣的例子。在臺灣民主深化之後,轉型成更文明的公民社會的現在,這樣的精神更寶貴。針對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的倡議,針對有權決定政策制定者的遊說,若能成功即能得到立即的改變。因此我非常認同荒野在每年世界地球日的時候,進入總統府與總統會談的作法。在改變民俗活動方面,我們也同樣需要宗教領袖共同來提倡環保,因為氣候變遷是二十一世紀人類面臨的最重要議題,宗教可以發揮非常大的正面力量。

「潛」進神秘世界

2016-05-09

文/黃懿文(荒野高雄親子團二團翔鷹團,自然名:藍鯨) 圖/黃懿文、黃郁蕙(自然名:小白鯨) 從小我就非常喜愛水中生物,牠們既可愛又超神祕,總是讓人想一探究竟,所以我買了很多水中生物的書。但這無法滿足我親近牠們的渴望,所以我經常去海生館觀察海洋生物,但我發現將五彩繽紛的生命關在窄小的地方,並不是欣賞生物的好方法。 偶然間,我發現潛水可以幫助我完成近距離觀察牠們、親近牠們的夢想。基於安全考量,媽媽要求游泳技能必須非常精熟,才讓我學潛水。經過兩年的學習,並通過教育部的游泳能力分級標準8級認證,我在2015年開始朝著我的夢想前進。3月取得PADI的開放水域潛水員執照,同年7月取得PADI進階潛水員執照。取得這兩個證照後,我終於可以和海洋生物自在共游了。 在墾丁的獨立礁看到了大量的珊瑚和生物,讓我非常興奮,而南灣三角町有一隻非常巨大的娃娃魚,讓我感到無比的驚訝,在墾丁居然可以看到如此難得一見的魚類,小老鼠的地形非常獨特、起起伏伏,軟珊瑚特別多。 我在墾丁看到魟魚時,第一印象就是牠是種優雅的魚類,美麗的游泳姿勢就像隻鳥,完完全全不像一隻會殺人的野獸。 這些潛點證明了墾丁是一個相當獨特的地方,非常值得我們保護,但是有一次在後壁湖保護區潛水的時候,卻看到了令人不敢相信的景象,有一大片珊瑚礁被摧殘破壞,我覺得非常心痛,如果連保護區都會被破壞的話,那些不被保護的地方情況就有可能更糟糕,因此我認為推廣海洋保護非常的重要。 後來只在墾丁潛水巳經滿足不了我,我想到臺灣各個潛點去潛水,也想擁有自己的裝備,也想考其它證照,但這些費用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與媽媽討論後,她建議我參加富邦文教基金會圓夢計劃的甄選,為自己的夢想努力。因此,我在2015年7月向富邦提出計劃,很幸運的通過甄選,讓我不用為資金的問題煩惱。 圓夢之路不停歇 利用圓夢基金買了潛水裝備後,我非常珍惜它們,它們陪我下潛上岸,就像我的親人,我也接觸了很多海洋的事物,海洋是如此的美妙神秘。 執行計劃的過程,讓我確認了自己未來的志向。我的將來與海洋密不可分,會考以「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五專部航海科」為目標,希望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去潛水,例如:澳洲的大堡礁、菲律賓的水母湖,還有菲律賓的海洋,據說在當地從海面就可以看到鯊魚。 我很享受在水中漂浮的感覺,近距離觀察海洋生物,覺得很感動也很興奮。但也看到了水底有許多漁網及垃圾,因而參加了2015年9月的國際海洋清潔日,到墾丁潛水淨海。淨海時我看到了幾個人一起為海洋盡一份心力,這個世界也是有很多人愛海的!能為我所愛的海洋生物盡一份心力,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另外我也經常上網關注海洋生態的消息,也會將海洋的相關新聞分享到Facebook上,讓其他的人一起關心海洋,並成立一個粉絲團推廣海洋保育。 圓夢計劃讓我有更多的勇氣和信心去逐夢,也讓我有了更多的機會接觸大自然與海洋,現在我知道了我要保護的不只是海洋、還有大自然,以後還有更多的事情讓我學習!送給大家一句我為自己打氣的話:夢想,就是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