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成為雜草的代言人

2018-07-09

文/吳逸倩〈高雄分會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風〉、圖/除草劑調查小組       踏入荒野保護協會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然觀察,這樣的習慣讓我愛上了上帝創造的花花草草、昆蟲鳥獸。臺灣這塊土地上自然生態豐富,生物多樣性,是世界少有的,神奇的創造密碼在每個生物身上鮮明的展現著,抬個頭、彎個腰處處都有驚奇!       從新竹大山背的護蛙行動,到南臺灣紫斑蝶路徑踏查,荒野人的自然觀察從北到南,在驚嘆自然萬物之餘,卻發現除草劑被泛濫使用,從學校、公園、道路兩旁、生態豐富的淺山區域及堤岸水渠邊,都可以見到大片枯黃死寂的現象。這樣氾濫的始用,竟只因節省成本或便利行事或一種既有的習慣,帶頭行事的往往是公部門,農藥的容易購買及取得、不受規範任意的噴灑。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STAT統計,各國農藥使用量(以有效成分為準,將各國除草劑總量除以耕地面積,可粗估每公頃除草劑用量),發現臺灣數值皆高出他國許多,民國105年除草劑銷售額26億,占整體農藥47%。        除草劑的濫用,首當其衝的就是所有生物的母親-土壤,土壤裡的生物、微生物被嚴重干擾,土壤變硬,變得貧瘠不健康;此外,除草劑經雨水沖刷至河溪裡,除了造成魚蝦等生物死亡,也汙染水源;生態最豐富的淺山區域,雜草減少後生物棲地也隨之減少,生物便大量的死亡或遷移。除草劑中所含環境荷爾蒙疑慮難除,對生物本身及人類其他物種都有極大的影響,更遑論民眾採集野菜、野草食用及於郊區戶外運動時所暴露的環境,都對健康造成極大威脅,每次到郊外進行自然觀察時,看到的除草劑濫用現狀,內心總不免憤慨嘀咕,因此夥伴們決定開始嘗試朝推動立法的方向進行。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政治參與,夥伴們對政治極其陌生,但大家抱著單純想法就是為這塊土地做點甚麼,也算是憨膽。夥伴們彼此勉勵:「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開始了就會很厲害」。採取的模式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一邊學習,一邊按步驟進行(感謝上帝讓大家搞不清政治的箇中之”妙”,只有一顆熱血的心)。       新竹分會是第一個開始進行的分會,除了全國聯署外,也向新竹縣、市議會遞交請願書,苗栗、高雄也隨之開始進行。高雄分會夥伴,在地利、人和下,結合各方人馬及當地NGO,多次開會協調溝通,進行2次的公聽會後,高雄市議會在今年(2018)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這是繼臺北市及宜蘭市外,第三個立法通過的城市,無疑給予生活在自然棲地的生物媽媽們,一個喘息與生存的空間。也是送給每個關心孩子,是否能在公園、學校、馬路上自在健康呼吸的母親們,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共有8條,立法精神採行 ”源頭管制、合理使用、末端管理” 原則,是為要彌補母法「農藥管理法」的不足;主要是明訂非農業用地禁止使用除草劑,若有違法之虞,賦予主管機關派員採樣檢驗及不得拒絕的公權力;並針對行為人、土地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處以罰鍰。也因為除草劑議題的發酵,在臺灣各地開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除草劑的危害與疑慮,紛紛有另立自治條例之需求,中央也將透過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立「非農地雜草管理指引」,及「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範本」供各縣市參考。未來指引及範例公佈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將可透過指引協助在非農地範圍裡,不使用除草劑也可有效管理野草的生長。       許多人問為什麼只有非農地才禁止,廣大範圍關乎民眾健康食用的蔬果農地不是更應該禁止使用農藥?非農地的禁用只是一個開始,除草劑的使用關乎許多族群,惟有繼續溝通與理解,才能讓更多人加入改變的行列。在環境教育的推廣中,覺知與環境的敏感度是一個起頭,未來在各縣市,除了推廣教育外,我們也會成立「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邀請更多夥伴在各自生活環境中持續紀錄除草劑不當使用情形,透過這力量的累積,在推動各縣市政府訂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我們始終期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可以明瞭,無法言語的小花小草都是這塊土地的寶,扭轉對”雜草”的既定印象,以管理取代趕盡殺絕,減緩食物鏈的崩解速度。因此,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來為雜草發聲,成為雜草的代言人與守護者。       「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預定於2018年10月27日舉行,歡迎您加入我們的行列。

2018年地球日同步自然觀察成果報告及展望

2018-07-09

圖、文/謝祥彥(棲地守護部主任,自然名:雁子)        荒野保護協會成立23年以來,關心的棲地約有70處,在多數的棲地中解說員志工們佔有很重要的角色,除了帶領民眾接觸大自然,持續的定點觀察記錄也是重要的荒野資產。隨著時間的流轉,許多物種因記錄消失未留下身影、一些盛極一時的解說定點因缺少傳承而落沒,關鍵時刻需要提出物種名錄證據時也無法提供,甚為可惜。協會早年曾推動棲地普查、棲地白皮書製作,但因要求資料繁雜、缺乏整合工具而失敗,一直到2014年以公民科學家的概念建構網站、手機輸入介面後,使志工觀察後易上傳紀錄,逐步推動至今累積下諸多珍貴的資料。 調查記錄的用途       每年4月荒野在全臺灣關注的棲地,會同步進行自然觀察記錄,累積的資料可用於下述用途: 棲地守護       每年調查後成果進行物種名錄彙整,提供給各地棲地使用,物種名錄中記載該棲地特有物種、珍貴稀有的保育類,期望提供工程開發前列入評估訊息,降低對該棲地原有物種生態影響。荒野透過調查來的物種名錄,曾經在「五股溼地遊艇碼頭、高爾夫球練習場開發案」發揮阻止不當的開發的功效。 物種保育       2010年挖仔尾溼地進行生態調查時,即發現未曾記錄過的蛙類,後來確認發現是目前氾濫成災的外來物種斑腿樹蛙。斑腿樹蛙的入侵,雖有楊懿如老師團隊持續進行移除,其蹤跡已於2017年從臺北跨越到宜蘭,全臺僅3個縣巿目前沒有發現的紀錄。[註1]針對外來物種的出現,唯有透過持續的觀察記錄,才能早期發現進而控制(2008年紅嘴藍鵲移除計劃成功)。目前已無法控制但仍局限於部份地區的入侵種如斑腿樹蛙、沙氏變色蜥、綠鬣蜥等,應謹慎防範,如發現入侵到新區域應儘早進行圍堵移除;布袋蓮、小花蔓澤蘭等已全面入侵的物種則應持續監控移除,避免過度泛濫而導致棲地多樣性消失。       另外據中央研究院Taibnet臺灣物種名錄資料,目前臺灣共有59,561種生物[註2],估計全臺應該至少有15萬到20萬種生物,表示應該還有很多物種尚未被發現。像是在宜蘭雙連埤發現的新種水蛭,就是因為在地志工的持續記錄,拍下照片後所發現的驚喜。 環境教育用途       一場豐富的解說活動,如能涵蓋當地、當季特色的種物種資料及在地故事,並運用各棲地特有生態進行,便能輕易的藉由切合現場的環境教案,分享在地的生態特色。透過持續的觀察及記錄,掌握棲地的物種最新的變化,便能調整其解說方向始其更貼近現狀。荒野未來將結合親子團的力量,發展調查活動教案,透過課程及活動的引導,進行物種記錄及認識。 2018年地球日同步自然觀察成果       根據統計調查數據,2018年共有40個棲地、436人次參與調查,回報有效資料共計6,878筆(可查詢到學名的物種),顯示今年的調查到的物種數量較去年有小幅的成長,參與人數及棲地數則沒有明顯的增加。       今年記錄總筆數最多的是新竹飛龍步道組,共記錄回報各類群209科484種生物。總筆數前五名分別為新竹大坪組178種460種、新竹油羅田157科386種、彰化十八彎古道組167科373種及嘉義蘭潭後山127科368種。       在珍稀物種記錄上,臺東知本濕地為第一名,共記錄遊隼、黃鸝2種I級保育類;環頸雉、烏頭翁、鳯頭蒼鷹、大冠鷲4種II級保育類、彰化十八彎古道所調查到的林鵰為I級,其餘還有4種II級、1種III級的物種、臺北五股濕地調查到的黑面琵鷺為I級物種,另有發現2種II級、1種III級的物種。此二處分列為第二、三名。       記錄到的36種保育類中,有5種I級保育類(法定瀕臨絕種野生動物)、19種II級保育類(法定珍貴稀有野生物)及12種III級保育類(法定其他應予保育之野生動物),另有19處棲地皆有記錄到大冠鷲(II級),是最常見的保育類生物之一。[註3]       今年各類群物種記錄較去年減少,各棲地回報有效資料數,較去年增加570筆。值得一提的是,新竹飛龍步道組設定菇蕈類為記錄目標,共記錄到30種菇蕈類。 特殊記錄 荒野1號地       今年(2018)2月28日荒野保護協會購買下第一塊土地,命名為「荒野1號地」。該地位於宜蘭縣冬山鄉武荖坑附近,面積為1760.67平方公尺,此處地目為林地,早期種植茶葉,後來荒廢至今。該地有臺電保線道經過,雖然部份路徑陡峭但仍能到達,故宜蘭分會將此地及附近區域設定為定期觀察點,將持續進行生態記錄。今年也記錄到80種生物,其中有17種特有種及2種保育類(山羌、大冠鷲)。 知本濕地       臺東分會於4月29日辦理「與環頸雉相遇大調查」活動,進行6條「穿越線」的調查,本次調查共目視記錄到11隻環頸雉(9公,2母),聽音記錄到70次環頸雉的叫聲,合計81筆以上資料。顯示知本溼地生態的豐富度及特殊性,已凌駕於本濕地設置光電廠的效益。應可要求主管機關設立適當的生態保留區與足夠的生態廊道,給野生動物棲息。 未來展望       荒野於每年4月進行的同步自然觀察活動至今已持續5年,今年將增加於10月份進行秋季同步自然觀察活動,未來將於每年春、秋兩季分別記錄不同季節出現的物種,未來也希望能推廣至解說以外的群組,讓更多的伙伴,甚至民眾都可以參與,一起記錄下更多物種,進一步針對特殊物種的進行分佈調查,像是今年的臺灣食蟲植物棲地調查[註4]。       荒野棲地資料庫在檢討使用狀況後,將由舊系統轉為使用INaturalist系統[註5],該系統於2017年起由國家地理學院及加洲科學院聯合倡議,邀請一般民眾記錄自然生態。本系統操作介面簡單,依據物種照片相似程度及附近的物種記錄來協助基本辨識,並能自動帶出拍攝日期及座標,大幅簡化輸入時間,協助鑑定的機制與個人資料統計功能也十分完善,最重要的是可參與世界性的同步調查活動,讓全世界的人看到臺灣的美好,例如:City Nature Challenge 2018活動,在今年4月27日至4月30日間同步在全世界63個城巿舉行,4天當中回報了430,479筆資料,17,329人次參與,記錄了18,351個物種[註6]。而原本的系統將規劃轉型為關注議題或事件記錄平臺 [註7]。       最後期望能夠邀請對物種記錄、資料建立有興趣的伙伴,成立工作小組共同參與討論及推動,建立教學課程及活動教案至各分會、群組進行分享,讓更多伙伴學會操作方式,讓更多的人透過簡單的記錄就能對土地有所貢獻,在過程中體驗臺灣生態的奧秘及美好。 【註】 1、環境資訊協會:【愛知目標】七年走過四階段 入侵種斑腿樹蛙控制的不歸路http://e-info.org.tw/node/212258 2、中央研究院,臺灣物種名錄 http://taibnet.sinica.edu.tw/ 3、2018/06/25行政會農委會依「野生動物評估分類作業要點」修正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由於本次活動於四月舉行,為了維護活動公平故保育類名錄仍以調整前的分級為計算標準,新的保育類名錄將於下次活動調整使用。https://www.forest.gov.tw/forest-news/0062487 4、荒野保護協會臺灣食蟲植物棲地調查https://www.inaturalist.org/projects/c5443384-bd34-4502-a83b-2fcd1bca22f7 5、荒野保護協會荒野棲地大調查示範網站 https://www.inaturalist.org/projects/a9c3e8de-3da5-4a56-80f4-e761b51f95f4 6、INaturalist, Nature Challenge 2018, https://www.inaturalist.org/projects/city-nature-challenge-2018 7、荒野保護協會荒野自然觀察記錄網 https://qs.sow.org.tw/  附錄:2018年地球日同步自然觀察活動得獎名單

【理事長的話-快報311期】用「減法」的思維來對待生態環境

2018-07-06

衣服髒了,把髒洗掉,又是一件乾淨舒服的衣服。 地板積了灰塵,將灰塵掃去,地板又重新乾淨清爽。 用過的碗盤,有些食物屑沾黏,清水洗去,又是乾淨的餐具。 心靈空間,有了許多雜事堆積,心靜一靜,心湖會重新清澈。 面對臺灣的生態問題,是否也可以用減法的方式來思維? 面對臺灣的過度開發及超限利用,是否用減法可以讓生態及環境恢復生機? 走在大山背的鄉道上, 道路兩側有許多的號誌看板, 因大山背空氣濕度不低,看板上總會有許多藻類黏附生長。 電線杆上,也總是有許多的廣告或指示標誌, 某年的世界地球日, 號召一群聯華電子的企業志工, 在大山背進行著減法的環境清潔動作, 拿起刷子刷看板、清除電線杆上的廣告、撿除地板上垃圾, 活動結束後,看板字跡重新清楚再現,大山背顯現乾淨清爽面貌。 面對臺灣的公園綠地、河川高灘地、野溪河道、海岸環境, 總是有許多的水泥工程、消波塊護岸、罐頭玩具、高空步道的設施, 但這些設施總是阻斷生態連續性、石沉大海或熱鬧過後乏人問津。 是否也可以用減法工程的思維來恢復其自然生機呢? 例如減少水泥化工程增加綠地面積及透水性。 例如維持原本天然河岸或海岸,讓河與周邊生態更加連接,讓海有個緩衝帶。 若是以增加生物多樣性或是生態系穩定度的思維討論公共工程, 公園就是都會區的降溫綠地、生物天堂、人類的休閒、靜心及心靈成長好地方。 河川就是連接山脈與海的重要橋樑,也是生物棲息、喝水及廊道的重要位置。 河川也就成為城市降溫、人們遊憩及天然食物的養育場。 減法,削去蒙塵及堆積的雜物,可以重新展現原本的美好。 減法工程,看似沒有新的作為,卻是撤去原先破壞環境的好做法。 減法真的是減嗎?或許有時候減去A卻是成長了B。 大自然會自己修復自己,或許減法工程的思維,可以讓許多生態恢復多樣性面貌。

在汗水中體認用過就丟的後果 – 為什麼我們支持限塑政策?

2018-07-05

文/胡介申(棲地守護部海洋守護專員,自然名:螃蟹)          為了守護全世界最大的生物棲息地 – 海洋,每年全台各地的上千位荒野夥伴都會投入國際淨灘行動ICC,在烈日或風雨下埋首撿拾數千公斤的垃圾。2017年至少有40萬件的垃圾被各團體志工撿起、登記種類與數量後,將數據上傳至海廢資訊平台-愛海小旅行(圖一)。每件垃圾不會輕易分享它的遊記,但經過實驗調查、整理數據與爬梳議題,我們往上游展開一段清掃、紀錄與自我反省的十年旅程(1),從身邊的海岸(2)、河川(3)、山林(4)一路追溯到每日的三餐飲食(5)與製造及回收業(6),發現垃圾問題遠比想像中的複雜難解,需要更多的跨領域合作並建立社會共識(7)。     圖一、2017台灣ICC淨灘行動-海洋廢棄物統計TOP10         因此,荒野保護協會在2017年7月聯合眾多公民團體與行政院環保署共同籌組「海廢治理平台」(8),透過公私協力與源頭減量兩個核心理念擬定台灣首版海廢政策文件「海廢治理行動方案」(9)。今年(2018)環保署依據此份行動方案,推出2030年前階段性限禁用四大類一次用製品的政策(圖二),並預告2019年7月將開始從特定內用餐廳開始逐步減少塑膠吸管的使用(10),引起社會廣泛討論。本文將隨著商品轉為廢棄物的旅程,說明協會在各層面的觀察,以及為什麼我們認同並支持政府的源頭減量政策。 圖二、環保署推動一次用塑膠製品減量或限用的時間表 (來源)   旅行吸管(青蛙)全攻略 - 從原料>商品>垃圾>海洋的旅程         重建一支吸管(或一個塑膠袋)從原料一路旅行至太平洋的過程(圖三),以及途中結交(與騷擾)的朋友們,其中涉及至少12個中央三級機關、無數地方基層單位與至少8部不同法規,衝擊影響的社會面向更遠超過一般社會認知(不只會讓海龜流鼻血喔)。以上資訊顯示海廢的解決方案不是單純逼環保署回答的是非題,而是一張需要社會全體作答的複選考卷。當體認到海廢議題的特殊性以及:「合作很困難,但不合作就無解」的治理困境,我們與環保署攜手,以「政策整合」思維推出「海廢治理行動方案」(11)。 圖三、「塑膠原料→包裝食品與外帶餐飲等一次用製品→海廢」的物質流動過程   為什麼不重罰亂丟垃圾的人?         從材質來看,台灣海岸上近九成的廢棄物材質都是塑膠類製品;從用途來看,七成五的海廢都是為了滿足飲食需求的各式包裝,其中飲料相關垃圾(外帶杯、飲料瓶、吸管與塑膠袋)佔整體汙染量約六成(圖四),顯示台灣餐飲產業與其消費者可能是減少海洋廢棄物的關鍵族群。 圖四、2017台灣ICC淨灘行動海洋廢棄物組成分析           面對環境中的塑膠汙染,許多輿論指向政府應嚴懲任意棄置者。的確,嚴刑峻法可能適用在空氣、水或土壤等相對容易追緝汙染源與污染行為人、也相對容易量化損失的汙染類型。但是當各種一次用製品的使用完全仰賴自由市場機制,所有生產、販售與消費者都可以無礙取得與使用,政府是否有能力或是需要耗費巨資在每一個廢棄物管理環節都做到緊迫盯人、滴水不漏?(沒辦法化驗海邊每支吸管的指紋跟DNA呀!),就算透過檢舉達人通報,真的抓到某位亂丟吸管的倒楣民眾,重罰是否符合我國憲法比例原則概念?(你怎麼證明我這根吸管會插死海龜?)。面對這樣的「非點源汙染」,有沒有更上游、更積極的做法?例如:提高回收率?   乖寶寶做好分類後就仁盡義至?         一杯飲料或是餐點的食用時間通常只有數分鐘,商品包裝(例如手搖杯與便當盒)為消費者提供短暫便利的服務後,便轉換身分為廢棄物,等待被扔入資源回收或一般垃圾桶。身為一個每天不斷產生垃圾的消費者,驅使我們做好回收分類不亂丟的動力可能是國小老師建立的打掃清潔與愛物惜福的觀念(耶整潔比賽第一名有好寶寶卡)、同儕壓力(不想倒垃圾時被老鄰長碎碎念呀)或是害怕違法(好多垃圾大戰的地區都會破袋檢查喔),但是垃圾一但離開消費者的手,進入廢棄物處理系統,便擺脫所有仁義道德束縛,「分類、加工與轉售賺取價差」是回收市場的天條。下一秒開始,決定這件垃圾的命運是再製成新商品回到消費市場(多數人對回收的美好想像),還是送去焚化、掩埋甚至惡意棄置,「獲利」兩個字決定一切。「可回收/Recyclable」已經成為各種商品描述的基本文案,但這項商品廢棄後到底只是「技術上可回收」還是真正「具備回收價值」,往往是生產或銷售端無法回答的問題。   「技術上可回收」V.S.「具備回收價值」         從理論與技術的角度,地球上沒有無法回收的物品。只要投入資金,人類已經在實驗室或是示範工廠中把廢塑膠裂解成柴油或轉化成各種製品;英文諺語:「One man's trash is another man's treasure.」,只要處心積慮,我們能幫手上所有的廢物找個好歸宿(國中美勞課都有剪塑膠瓶+捲廣告紙做過筆筒吧)。但是現實社會中,回收產業的生存法則是「質與量」,質量兼備的物資會驅動回收商不斷收集,繼續往上游賣給處理場製成原物料,但質不純量又不足的,只能拒收、倒貼送人或是認賠付費進入焚化爐或掩埋場。         以材質為聚丙烯(PP)的塑膠吸管為例,台灣每年大約使用30-100億支,主要透過1.7萬家速食店、1.6萬家手搖茶飲店、1萬家早餐店、1萬家超商、9千家餐飲攤販、2千家連鎖咖啡館等共約7萬店家提供給廣大消費者。技術與理論上,如果一定比例的吸管使用者與餐飲業者願意配合協助收集、清洗、打包,穩定供貨質量兼具的廢棄塑膠吸管(例如每日10噸、約1千萬支)予回收產業,國內很可能就會有回收處理廠樂意配合,投資一條適合回收吸管的產線(或收購出口),產出高質量的PP回收塑膠酯粒(又稱再生料或二次料)。但目前台灣回收市並無管道取得足夠質量的吸管,失去了利潤空間,讓這些零散的吸管不具備回收價值,因為人為不當處置而大量進入環境四處流竄。除了吸管,還有那些垃圾?   誰最不受控愛亂跑?         當減塑成為淨灘社團、環保人士與主管機關朗朗上口的流行語,社會大眾不一定瞭解要為什麼要減塑、與減些什麼(舉目所及生活用品中到處都是塑膠呀)?如果把海邊充斥的特定種類塑膠垃圾當作是汙染物質,其實我們可以試著更理性與積極的溝通為何要減塑。   表一、台灣國際淨灘行動ICC,近五年數量最多的八類海洋廢棄物之組成比例與數量 說明:資料來源海廢資訊平台-愛海小旅行(http://cleanocean.sow.org.tw),2013-2017年間,851筆民間與官方單位上傳之淨灘數據,調查範圍含蓋本島濱海所有19縣市(上傳數據最多之縣市為新北市200筆,最少為苗栗縣1筆),海岸線長度總計299.5公里,共撿拾人造廢棄物162,065公斤。                         由近五年淨灘數據(表一)看台灣海洋廢棄物汙染現況,並對應環保署階段性限塑政策與現行回收體制,可以整理出以下關於海廢與減量策略的論述:     1.塑膠提袋、吸管、免洗餐具與外帶飲料杯(表一中標示底線者)是環保署階段性限塑政策鎖定之四類一次性用品,整體海廢件數之33.8%。     2. 寶特瓶、塑膠瓶蓋、外帶飲料杯、玻璃瓶(#標記者)為政府公告應回收品項,其製造或進口業者已申報並繳納「回收清除處理費」入環保署資源回收管理基金,由環保署用於補貼回收與處理業者。此類產品減量策略應以增強生產者衍生責任(EPR, 如調高費率)、增加回收價值(如改善商品設計)、健全回收體制(如提升回收技術)為主。     3. 吸管、塑膠提袋、漁業浮具(*標記者)因產品本身無商業回收價值、製造時無法納入政府回收管理機制預繳處理費用(非環保署公告應回收項目)、廢棄後亦難以進入回收市場,應由製造、銷售端改善消費與使用形態,由源頭減少用量。     4. 免洗餐具(標記**)類別中,僅有部分之碗、盤、便當盒為公告應回收項目,且現今回收市場偏好瓶罐類回收物資,對高處理成本之平板類塑膠餐具(材質多樣易混淆)與塑膠淋膜紙容器(分離不易)之回收意願低落。而其餘一次性之筷、匙、叉、刀目前仍不受現行回收法規管制,更難以進入回收市場。 要是一件廢棄物塑膠真的克服以上重重關卡,順利被製成再生料,接下來會去哪裡呢?   要有人願意買再生紙、才有人賣再生紙、然後才有人去回收廢紙喔!         受限於高分子特性與其他原因,塑膠再生料的物理、機械或化學特性往往比不上由石化原料製作的全新原料,如果不是為了把特定產品(3C或汽車)外銷至特定地區(如歐美或日本),而被當地法規要求應使用一定比例的再生料(12),製造業對再生料的需求通常只是為了降低成本。相較於歐美與日本為了提高再生料的需求,已經開放使用於食品包裝(在食安無虞的前提下)(13),台灣目前的食品包裝仍需全部使用塑膠新料(14)。種種因素讓塑膠回收產業在原油價格低迷、新料便宜的時代,紛紛關廠停工(15)。而今年(2018)因為中國禁廢令,又讓全球回收市場洗牌重整(16)。         近年市面上漸漸出現標榜「回收塑膠再製」(17)甚至「海洋塑膠再製」的全新商品(18),相關產業也結盟開始做品牌經營(19)。這類產品很可能賣相差(黑密嘛)又比別人貴(研發與生產技術門檻高),它們面臨跟再生紙推廣初期相似的挑戰。消費者是否能正面肯定商品價值、認清「我要先買回收塑膠再製的產品才有人願意去回收塑膠」的現實,而去購買一件能減少海洋塑膠、促進塑膠循環經濟、又不依賴鑽採石油的「塑膠製品」呢(20)?身為最源頭的問題製造者,我們期待回收業者能消化所有垃圾拯救地球,彷彿像是病人搞壞身體後等待醫療產業的救贖。   面對垃圾,沒有人是局外人         當海邊充斥各種無主垃圾,沒有辦法明確找出需要負責的個人時,就會造成責任分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這種社會心理學現象的經典描述是「沒有一顆雨滴覺得是自己造成了洪水」。轉換成環境工程的專有名詞,就是「非點源汙染」。雖然各面向的努力對改善問題都有幫助,但只有「源頭減量」才能真實讓每一位消費者都分擔減少垃圾進入環境與大海的責任。身為支持減塑政策的環保團體(21),我們無意一瞬間擾亂大眾習以為常的便利生活而造成社會對立,而是透過身體力行生活中的小小改變(22),營造一場長期漸進的社會溝通運動(23)。我們不加入哪種材質吸管最環保或衛生的辯論,而是提供溝通對象一種價值觀的自由選擇權:您是否願意選擇用重複使用的態度向用過就丟的習慣說再見?或是遠離懶惰與浪費,重新找回過去勤勞又惜福的那個自我?只要願意嘗試,我們就有機會終止無盡的髒亂與垃圾大戰,給未來世代更潔淨的生活環境與一片湛藍的海洋。   註解: 1:我們為誰而撿?為何而撿?荒野快報279期 https://bit.ly/2KjANAI 2:啟動海岸廢棄物調查 – 從問題裡找解答 荒野快報308期 https://bit.ly/2KzXpJq 3:塑膠碎片從陸地到海洋的旅程, 荒野快報309期, https://bit.ly/2lDrxZk 4:垃圾隨手丟後果 荒野新竹分會用行動讓您知道(新竹尖石淨山與淨溪行動), 自由時報, https://bit.ly/2lGGWbd 5:海洋廢棄物行動教案-我的垃圾足跡, https://bit.ly/2ICfynX 6:轉動循環經濟的四個關鍵要素, 荒野快報288期, https://bit.ly/2Kfigp7 7:荒野十年海洋大夢, YouTube短片, https://bit.ly/2tN9Dao 8:海廢治理平台專區, 環保署, https://bit.ly/2kPRVyZ 9:臺灣海洋廢棄物治理行動方案(第一版), 環保署, https://bit.ly/2JZKDUf 10:預告「一次用塑膠吸管限制使用對象、實施方式及實施日期」草案, 環保署, https://bit.ly/2KwKBmZ 11:前言, 臺灣海洋廢棄物治理行動方案(第一版), https://bit.ly/2JZKDUf 12:消費後塑膠再生料驗證平台, 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 https://bit.ly/2yPy78I 13:寶特瓶回收再製技術之探討, 食品藥物研究年報, https://bit.ly/2z3jkr9 14:國內首起回收寶特瓶再製塑膠食器 業者加重詐欺罪起訴, 中時電子報, https://bit.ly/2N7F73G 15:塑膠回收無利可圖, 中時電子報, https://bit.ly/2tPwLF5 16:洋垃圾轉進台灣 環署坦言塑膠垃圾進口成長約2.57倍, 環境資訊中心, https://bit.ly/2KioBjt 17:全台首創100%再生塑膠洗髮精瓶 碳排減少3/4, 環境資訊中心, https://bit.ly/2lE6hTo 18:海洋再生眼鏡, 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 https://bit.ly/2lFO0VF 19:海廢塑膠循環經濟聯盟, 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 http://pidc-opc.org 20:用心,重現潔淨海洋, 荒野快報289期, https://bit.ly/2MtAKyP 21:別讓我們的方便成為地球的塑便, 新聞稿, https://bit.ly/2IB3iUG 22:#9月無塑生活 一起加油!, 荒野保護協會, https://bit.ly/2yZLvaq 23:#吸管掰掰, 荒野保護協會, http://pcse.pw/7YTB3  

2018愛海無句-海洋倡議行動

2018-07-02

我有一個棲地夢

2018-06-06

正在學習觀察生物或關懷自然的人,如果心中有「棲地」,他也會跟我一樣有夢——期待棲地物種能更豐富,也期許自己對自然環境的觀察與了解會更細膩。

走我們的路,聽見海哭的聲音

2018-06-06

文/歐陽光輝〈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奔鹿團導引員,自然名:咖啡〉、圖/方正璽〈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小蟻團團長,自然名:大冠鷲) 2016年起中一奔鹿團開始在寒暑假期間,以步行的方式走讀台灣的海岸線,用開啟五種感官〈視覺、聽覺、觸覺、嗅覺與味覺〉的方式感受海岸的變化。        今年寒假一開始導引團隊與十三位小鹿便展開為期五天的東海岸走讀之旅。行走在南迴公路上,看見被消波塊占據了一大段的海岸線,上演著”產地直送自產自銷”的戲碼,面對這樣的現象,每個人也都有著不同的觀點。從經濟層面上看來,減少了許多的運輸成本;站在勞工立場來看,消波塊的製造是家中重要的收入來源。換位思考後雖有更不一樣的思維,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憂心美麗的海岸線會被這些消波塊所取代。        走過阿塱壹古道時,耳邊響起藍田石與海水交織的自然樂章相當的悅耳,不過也因為周遭漁港興建的關係造成海岸線逐漸的消退。走在這一段不易通過的海岸線時更是格外珍惜,大家也發揮團隊的精神,遇到有人卡關時給予援助,克服困難挑戰時,更有人落下感動的淚水。        走在海岸線上面除了漂流木以外,還佈滿許多廢棄物有隨洋流而來的舶來品,也有從海裡沖上岸的生物遺骸,世上排名第三毒的僧帽水母在沙灘上也出現,所以更是要抱持著謙卑與審慎的心與自然共處。        在申請進入保護區裡我們走過最美與最髒的路段,看到了平常人所不易看見的景色,雖然海洋廢棄物非常的多,我們淨灘的速度也遠不及堆積的速度,不過可以為這片土地盡一分心力,大家還是非常的開心。當小鹿們受傷時,夥伴會給予消毒包紮,落隊時耐心等候,看著當年一路從小蟻到小蜂,現在是小鹿即將要步入翔鷹階段的你們真的令人刮目相看。        每一天的路程都是步行大約兩萬多步左右,五天下來也在東海岸上留下了十萬多步的足跡,我相信我們所建立下的情感也會讓人久久無法忘懷,謝謝大鹿們願意完全的信任導引團隊,也要為小鹿們感到驕傲你們做到了,最後還要謝謝自已的家人當我們的後盾,因為我知道當我在與小鹿同行的當下自己的孩子們也被親子團內的夥伴細心的照料著,愛會一直流傳下去的。  

走讀海岸線〈臺東-屏東段〉

2018-06-06

我們這群人就這樣拉起一個超大的漁網群。那天的晚餐,格外的好吃,因為那是大家用汗水換來的。

百年水簾橋 綿延荒野曲

2018-06-06

新竹峨眉獅頭山的石硬子古道,有一座水簾古橋,自大正七年(西元1918年)竣工至今,已屆百年。

聽!雨林的孩子在說話

2018-06-06

在這個世界,有些生命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默默地努力活著。祂不需要我們的發現、靠近和追捧,只圖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有一天你看見祂,也請不要驚動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