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減塑,憑什麼減?該怎麼減?海廢的科學監測與減量政策

2017-08-11

圖、文、表/胡介申(棲地守護部海洋守護專員 自然名:螃蟹) 一、前言        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或海洋塑膠汙染為目前國際社會最重視的環境議題之一,因為其入海後產生跨國界的漂流與聚積,或是經陽光照射後破碎後廣泛深入影響海洋生態系中各階層生物,具有與空氣汙染或溫室氣體排放等議題相似的特徵。當各種人造垃圾脫離既有的廢棄物管控系統,進入廣袤的淡水或海洋環境中(河川、海岸、海底、海面、海水層)而成為海廢,末端的汙染移除工作將需要政府入大量的人力與成本。依據以上的特殊性,也讓「源頭減量」成為海廢治理工作中最關鍵與優先的步驟。但如果要跳脫海洋的空間概念,對人類社會中的製造、販售、使用、丟棄或廢棄物處理等行為進行管制,則涉及更複雜的商業利益與消費者行為,讓「海廢源頭減量政策」的擬定需要更通盤的考量、有力的論述與細緻的溝通。本篇將從台灣民間發起,首次針對特定海廢的調查:「2016 台灣海岸廢棄飲料杯調查 」成果作為起點,討論如何透過科學監測作為台灣海廢治理的基礎論述,進而制定相關源頭減量政策。 二、緣由        外帶飲料(如茶飲、咖啡或果汁)為台灣日漸流行的飲食文化,目前台灣約有一萬六千家飲料店與一千家連鎖咖啡店,每年約販售15億杯。由於此類商品被設計為易於攜帶、方便在戶外活動、交通工具上或步行時飲用,由此消費行為而衍生的一次性廢棄物(杯體、杯蓋、提袋、吸管、吸管套等),也成為最常見的台灣海廢之一(註1)。2011年起,由台灣環保團體規劃與操作的國際淨灘行動/海洋廢棄物監測(ICC),將分類紀錄表中的「外帶飲料杯」由免洗餐具(杯、 盤、 刀 、 叉、 湯匙)類別中移出,自成一類監測,至今(2016)已連續6年在海廢數量排行榜的前十名,顯示其確實對海洋環境造成汙染。        雖然目前由NGO規劃與倡導的海廢監測已將海灘上所有外帶飲料杯(簡稱:外帶杯)獨立計數,但目前市面上廣泛流通之外帶杯共有六種不同材質與形式,分別被現行回收法規中的五種應回收廢容器項目所規範。其中保麗龍因為重量輕造成廢棄後運送與回收成本較高,加上易碎裂難清理等材質特性,2015年時環保署廢管處曾經研議於全面禁止使用保麗龍作為外帶杯的材質,但也受到杯子與原料業者的強烈反彈,表示保麗龍杯與其它杯種相較之下,不僅製程低碳節能且材質單純易回收,質疑無充分證據下禁用特定材質將阻止產業公平競爭(註2),最後決議暫緩政策(註3)。當時此議題獲得關心海洋廢棄物之環保團體相當關注,但確實民間既有的海廢監測數據無法在現行法規架構下,對個別材質外帶杯的回收成效提出明確的改善建議。因此,若要針對外帶飲料產業與消費者推動源頭減量措施,勢必須要依循既有法規的管理脈絡收集汙染數據,方能對症下藥。而本調查執行時(2016)臺南市與臺北市已在不同時間點禁止或減少保麗龍外帶杯的使用,本調查亦可從海廢的角度檢視新法規在該縣市的施行成效。        因此,本調查之目的為取得台灣不同縣市海岸廢棄「外帶飲料杯」之材質與數量比例,透過更細緻的數據,為現有的回收管理辦法提供建言。 三、調查方法 調查目標:台灣海岸上廢棄之外帶杯。此類產品一般用來裝盛飲料(茶類、果汁、咖啡、汽水、豆/米漿、冰沙)或涼品(綠豆湯、愛玉、豆花等),依據材質與外觀可區分為六大類(紙杯、保麗龍杯、PP 杯、PLA杯、PS杯、複合材質)。外帶杯附屬之提袋、杯蓋、杯口封膜或吸管、以及宴會酒席常用之一次性粉紅色(或白色)PS材質水(酒)杯均非本調查之目的,不會被納入登記。 採樣場域與採樣範圍:於2016年9至11月間於台灣本島濱海16個縣市中的9個縣市進行至少一次採樣,為能呈現海洋廢棄物分布之真實狀態,優先選擇靠近河川出海口、非熱門淨灘地點的海岸執行,避免定期清掃等活動影響。每次採樣之海岸線長度應大於100 公尺(以皮尺或Google maps輔助測量),海岸形式與寬度與不限,詳細資訊請參考表1。 採樣人員與記錄方式:採樣由具備國際淨灘行動與台灣海廢監測(ICC)經驗之人員規劃與執行,將採樣範圍內的所有外帶杯收集後分類計數,破碎的飲料杯為避免重複計數,若目測完整度超過50%需要登記,低於50%不須登記。 街道採樣:本次亦嘗試針對都市街道上遭遺棄的外帶杯進行調查,操作方式與海岸線相同,需在一定長度範圍內執行,並選擇在清潔人員定期清掃之前進行調查。調查結果不併入該縣市海岸採樣廢棄外帶杯之數據,僅比較兩者差異。 表一:調查場域資訊 四、結果        在整體9個縣市15次海岸採樣中,7個縣市為單一海岸採樣一次,其餘新北市與臺南市均在兩個以上不同海岸採樣四次。在樣本數不足的限制下,僅以不同縣市之地理界線為區格,同縣市之樣本加總計算各種外帶杯所佔百分比,並與該縣市相關法規與鄰近縣市數據比較(表二)。 表二:各縣市海岸(與街道)廢棄外帶杯調查結果        整體而言,PP杯為台灣海岸最常見的廢棄外帶杯(在9個縣市海岸採樣之佔比均為前兩名),保麗龍杯則為第二普遍(在7個縣市之佔比為前兩名),其餘依序為紙杯與PS杯。以上6種外帶杯分屬於環保署資源回收基金管理委員會(註4)公告應回收的15項廢容器中的五項:廢PP或廢PE容器(PP杯、部分複合材質杯)、廢發泡PS容器(保麗龍杯)、其他紙容器(紙杯、部分複合材質杯)、廢PS容器(PS杯)與廢生質塑膠容器(PLA杯)。在不同分類中有如此具體與清晰的海洋汙染程度差異,將可作為此五項廢容器相關的三種浮動費率:處理費費率(由販售者繳交)、回收清除補貼費率(獎勵回收業者)與處理補貼費率(獎勵處理再製業者)的調整參數,並可透過監測結果達到滾動檢討的長期依據。 縣市管制成效:        臺南市在2012年透過地方自治,以「臺南市低碳城市自治條例」管制市內五千餘家飲料店業者不得使用保麗龍杯,經過多年的努力成果似乎可以反映在當地海廢現況(註5),該縣市海岸廢棄保麗龍杯之比例(2.7%)顯著低於鄰近之雲林縣(51.1%)、嘉義縣(53.2%)與高雄市(49.0%),具體減少保麗龍在環境中易破碎而難以清理的環境汙染問題。但若假設整體外帶飲料銷量未受自治條例影響,自備環保杯的消費者也未大幅增加,而相關業者很可能在放棄使用保麗龍杯後,改用傳統PP杯與新開發之複合材質杯(為紙與發泡材質貼合或PP外包覆發泡材質,具有類似保麗龍的保冰能力),可能並未降低整體廢棄物的總量與廢棄後逸散進入海洋的機率,以上推論可以從臺南市PP杯與複合材質杯的比例(94.2% / 1.3%)顯著高於鄰近之雲林縣(48.9% / 0.0%)、嘉義縣(44.0% / 0.0%)與高雄市(47.0 / 0.0%)得到應證。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臺南市海岸PP杯之比例是9採樣縣市中的最高值(94/2%),而在臺南市市區特定街道採樣則呈現與海岸採樣非常相似但其他縣市少見的「高PP杯、少保麗龍杯」組合,且複合材質杯比例為全台最高(24.7%),以上三點也具體反映當地的法規限制造成某類一次性商品包裝材質與形式的轉變,進而改變該類商品遭廢棄與拋棄後進入海洋環境的組成。 台灣本島之南北差異:        若排除目前唯一明確禁用保麗龍杯之臺南市,將其餘8縣市數據由北往南排列觀察(圖一),可發現本島9縣市內有明顯的南北差異,中北部縣市的海岸以廢棄PP杯較為常見,雲林縣與花蓮縣以南則以保麗龍杯最為普遍。此現象可能受到消費者行為與販售端各種因素影響,例如保麗龍杯主要為包含冰塊之茶飲包裝,最適合滿足移動中、外勤或戶外工作人士一至數小時清涼解渴的需求,因此當地的天氣炎熱程度(採樣時為9-11月,北部天氣已轉微涼,但南部仍屬酷熱)、消費者職業結構、移動方式與隨手丟棄習慣(搭乘大眾運輸系統與自行駕車或騎車相比,可能較不易發生街頭丟棄行為)等等。 圖一:將8縣市之海岸廢棄外帶杯比例由北到南排列(移除已禁用保麗龍杯之臺南市) 跨地域的河川輸送與洋流漂移:        臺北市雖然無海岸線不在此次調查範圍內,但全市皆位於淡水河流域內(流域內人口總數約800萬人),而逸散於市區街道環境中的廢棄物隨雨水逕流進入水體,若無法由截流措施收集,便可能由淡水河口入海,進而擱淺於新北市與桃園市的海岸。臺北市政府在2015年起基於廢棄物減量,柔性勸導飲料店業者避免使用保麗龍杯,獲得行政區內大多數業者的響應(註6),政策成效可能也因此反應在新北市海岸的海廢現況,保麗龍杯比例為全台最低(1.8%)。同樣不靠海的南投縣、嘉義市境內逸散的廢棄物若依轄區內河川水系輸送,亦可能出現部分海廢來源與污染場址為不同地方政府管轄的現象。但若從臺南市於販售源頭禁用保麗龍杯4-5年後,特定海廢組成已經與周邊縣市差異明顯的這點大膽解釋,西南部各縣市海岸上的廢棄物廢應比較不會隨洋流或季風作跨縣市的南北漂移,呈現的應該都是在地的廢棄物管理衍生問題。 五、結論        本調查為台灣首次針對特定品項之海洋廢棄物設計調查方法,同時整合中央法規架構與地方特殊規範,從汙染場址(9縣市海岸)的角度往汙染源頭檢視相關之產業型態、消費結構與法規權責,三者之間可能的漏洞,進而造成廢棄物逸散入環境與海洋。        海洋廢棄物治理思維可以區分為下水道截流、淨灘、水下淨海等「末端移除」,與及早在產品的原料、生產、販售與消費端進行改善的「源頭減量」,相較於末端移除主要著重於在污染剛發生時清掃移除的高效率;源頭減量的政策更跨出汙染議題,插手進入消費者權益、產業生態與商業利益,此時若不能憑藉扎實的科學數據明確劃定議題範疇,同時釐清汙染物質、汙染程度與污染來源,各方利害關係人將無法找到互信與對話的基礎,很容易落入交互指責的無限迴圈中。例如美國紐約市政府便是因為推動保麗龍餐具禁用政策時無法列舉保麗龍的海洋汙染數據,亦無法證明保麗龍雖可回收但無商業回收利益的使用後特性,而陷入與原料業、餐飲業的訴訟中,最後被高等法院法官判決敗訴(註7)。最新的研究也顯示全球各國多年來推動塑膠袋減量、限用、課稅與付費購買,但缺少實質數據證明是否真正有改善海洋環境(註8)。        期待台灣政府、民間與企業積極投入海廢這件國際熱門議題的同時,應該將最基礎的「全國定點定期海廢監測計畫」列為首要工作項目;當我們對台灣海廢汙染建立了全盤的掌握,將不再單純侷限於針對大眾膚淺的情感訴說與柔性宣導;而是以數據與法理為根基,突破現有海廢治理的跨領域、跨地域、跨產業與跨權責難以合作的困境,建立全新的溝通合作與汙染治理模式。 致謝:本調查之實驗設計感謝台灣清淨海洋行動聯盟(T.O.C.A.)等諸多NGO工作者共同討論與建議,於新北市國聖埔的三場採樣感謝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貢獻,撰文時則感謝韓國海廢研究所(Our Sea of East Asia Network, OSEAN)Dr. Sunwook Hong與Dr. Jongmyoung Lee的鼓勵與建議。   註1:荒野保護協會, 2004~2016海洋廢棄物排名表https://goo.gl/9pOuH8 註2:環境資訊協會, 環署擬禁保麗龍杯 業者提自主回收爭續用 https://goo.gl/iAURkW 註3:蘋果日報, 全面禁保麗龍杯 再延1年 https://goo.gl/Ub3IMO 註4:資源回收基金管理委員會, 基金介紹 https://goo.gl/TjjZn3 註5:臺南市政府, 禁用保麗龍杯具政策https://goo.gl/kUkAQE 註6:臺北市政府, 連鎖飲料販賣業者6月起全面停用保麗龍杯 https://goo.gl/J8A9WW 註7:大紀元, 寶麗龍禁令被州高等法院推翻 https://goo.gl/1bWDAR 註8:Xanthos, D., Walker, T.R., International policies to reduce plastic marine pollution from single-use plastics (plastic bags and microbeads): A review.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7 118:17-26 

從「發現問題」開始,啟動「帶得走」的學習

2017-08-11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發現問題」是啟動學習的一扇窗。        「以行動來解決問題」,從認識開始,接著行動,這就是建立情感的開始。求學階段,學習著書本上的知識,在考卷上選填或書寫著書本上的知識,看起來學識淵博,但卻有點不確實際。        大學畢業後,進入教職,突然「發現」沒有當教師的經驗。我該當怎樣的老師呢?這個問題困擾著我,我也思索著。當個「導引學生學習的老師」「與學生做朋友的老師」「學生當媽後,會帶小孩走入大自然的老師」「學生到老後,還會懷念我的老師」。面對這些期望,我開始以實際行動來進行我的教學計畫及修正。        我跟學生定期在野外進行戶外活動,認識新竹鄉土,也一起在大自然中學習及討論。我以週記、實驗紀錄本、小卡片及課後小散步,與學生聊著心事,分享我的經驗。因為我的實際行動,因為努力,我學到更多經驗值,這些經驗值累積在我身上,無人可偷走。所以我是因為當老師,而真正學會當個好老師的。因為生了小孩,而真正學會當母親;因為當上分會長,而真正學習如何當個分會長;因為當上理事長,而認真努力學習當個理事長。         今年7月15日荒野行動論壇在雲林科技大學展開,荒野夥伴(包含奔鹿、翔鷹及成人組)分享著自己的「發現問題」及「以行動來解決問題」,竹三團奔鹿想使廚餘減量,闡述著他的結論「吃多少、買多少、煮多少」,也設計廚餘與栽種同處的盆子。也有將自身每天的垃圾進行分析,進而要求自己將垃圾減量的生活。中一團奔鹿更是規畫每年走讀臺灣海岸,走海岸的同時,也讀海岸的地質、文化及關心垃圾等問題,更期待能透過走讀建立海岸汙染指數資料。中三團因為愛而產生守護鯉魚社區、竹一團因為垃圾袋問題而與漁船合作的處理近海垃圾減量、因為街道垃圾問題而探討公園及步道垃圾類別的議題。        這些都是啟動解決問題的行動方案,他們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學習到「經驗」「看事情的角度」「處理事情的態度」,所有都因為投入愈多,學到更多,獲得經驗值愈多。這次論壇中,第3-4屆理事長偉文也受邀來擔任評審及演講,演講過程中有許多值得探索的議題,其中談到臺灣島上的子民是如何看待自己,「向內看,臺灣是個小島,面對島內有限資源,容易造成短視、競爭、互鬥的個性;向外看,臺灣是個海島,面對寬闊海洋,會形成熱情、合作、互助的個性。」        看事情的角度及高度,決定了做事情的方向及態度。看事情的角度及高度,需要在一次一次的實際行動中持續提昇、持續進步。

「我看」、「我看見」、「我想讓你看」、「我想讓你看見」

2017-07-20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 理事長〉     「看」,是五感其中之一,用眼睛將外界影像印入眼簾。「我看」,我用眼睛看到周圍影像,影像是否進入大腦呢?有些人眼睛打開,但未必有看。有些人眼睛有看,但未必有看見。        常會問問學生或社區居民,是否有看到校門口的黑板樹開花呢?是否有看到社區有燕子育雛呢?        總會有許多人的回應是「有嗎?」「我沒注意到!」「真的嗎?我下回注意看。」        神經系統有點小小愛作怪,總是要我們能打開眼看,專心幾秒鐘看,才能真正看見,而當真正看見,也表示影像已進入大腦,也已經與舊經驗連結,並產生分辨、思考及記憶等能力,「看」與「看見」的真正差異就在那專注的幾秒。        不妨您也可以試試,只要有專注及專心的那幾秒鐘,就會讓「看」變成「看見」。       「看見」就是啟動大腦思維的開端,因為看見大樹開花,就會啟動心靈舒暢及季節聯想,也能感受去年季節的差異。因為看見地板太髒,而會拿起掃把清除垃圾。因為看見自己的偷懶而改變生活習慣,變得積極主動。因為「看見」而產生讓自己行動及改變的力量。        分享是一件美德,分享自己「看」的景象,這個就是「我想讓您也看」,例如帶著朋友去看看美麗的花開、看看澎湃的流水、看看特殊的植物。這就是分享著「我想讓您也看」,這樣的分享少了「看見」,或許可能造成一傳十、十傳百而有一窩蜂的群眾來「看」,不知不覺就造成對環境的傷害。        分享也是一種美德,若能夠分享「看見」的感動及看見的大腦思維,就能將一個人的感動感染許多人,也能讓一個人的行動能夠帶動更多人一起行動。守護台灣自然環境,需要「我看見」「我想讓您也看見」;守護台灣自然環境,荒野保護協會希望跟大家一起「看見」。         以此文抒發對齊柏林先生的感謝,謝謝齊柏林先生讓我們看見臺灣。

荒野保護協會鄭重聲明

2017-07-14

一塊有形的招牌要亮,只要選對擦拭用品及做法,短暫時間內就能閃閃發亮。 一個協會在外人的印象,像是個無形的招牌,存在每個人心中,靠團體內每個人所做的每件事一次一次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累積許多志工的努力才有今日的閃亮招牌。 荒野保護協會是大家共同打造出來的閃亮招牌。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能被私自用於經營個人利益。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容許因個人言論或行為而令其蒙塵。   協會成立22年來,持續在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面向上努力不懈。 協會委派或培訓之志工,也在每次的發言及推廣時,擦亮別人心中的荒野招牌。   但若志工未經協會同意而使用協會名號或logo進行招攬課程、活動或商業行為者,都屬侵權,也將造成協會無法預期的傷害。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靠每位荒野伙伴而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讓每位荒野伙伴感到榮耀。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屬於每位荒野伙伴所共享。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絕不允許任何伙伴損害。   鄭重宣告: 損及協會名聲及信譽者,協會將依志工管理辦法或法律途徑處理;協助協會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工作者,協會也將依相關辦法年度給予鼓勵。   一個協會需大家努力,才能由參加者去擦亮在他心中的那塊招牌,但一個協會也可能因少數志工而受損。   期望伙伴一起為擦亮招牌而努力。   附件:社團法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管理辦法公告

2017環境行動論壇手冊下載及論壇直播連結

2017-07-13

*提醒完成報名的行動者與聽眾,記得到學生活動中心報到,並領取您的個人名牌。        感謝每位熱情報名參與2017環境行動論壇的夥伴,因報名熱烈,本活動使用之各項會場空間與住宿空間均達到飽和,為顧及與會者之權益與論壇品質,所有類別名額已如公告時間停止報名,且無法理任何理由之追加、替補或補繳費, 7/15與16兩日亦不開放現場報名,沒有報上名的夥伴,記得不要白跑一趟喔!        謝謝每一位關注環境行動的夥伴和我們一起維持論壇品質,您的尊重將陪伴參與論壇的孩子們成長與學習,為減少無法到場聆聽行動者分享的遺憾,我們在論壇進行同時將架設直播, 連結網址如下:https://goo.gl/M6aGUe  或搜尋「2017環境行動論壇」 Facebook 粉絲專頁 歡迎無法到場的您透過直播給行動者按讚!        特別感謝荒野台中分會親子三團翔鷹團協助籌辦2017環境行動論壇,因為您們的付出,讓行動論壇更臻完善,並影響更多人一起以行動守護環境。

林裡的Live Green--泰國 Floatel無電弱網綠活經營

2017-07-10

  圖、文/顧君美〈臺北分會氣候變遷小組節能推廣組志工​​​​ 自然名:嘟嘟鳥〉        一般人提到渡假村,立刻感覺是慵懶舒適放鬆吧?若是位於陸路到不了的叢林渡假村,完全不用電,行動通訊和網路信號微弱,幾乎要與世隔絕,您會想要去嗎?       「桂河叢林竹筏渡假村〈River Kwai Jungle Rafts Resort 〉」是由一棟棟搭在竹筏上的茅草屋連結成,漂浮在河面上的渡假村。由於整座度假村是浮動〈floating〉的,因此業者以 Floatel自稱。Floatel的概念始於熱帶氣候的燠熱外,陸地會有害的生物和昆蟲,運用就地的自然建材在水上建房,除了直接可取用河水外,也可冷卻房子溫度,又減少內陸動物和生物威脅。這間渡假村名為桂河〈River Kwai就是穿越鼎鼎有名的桂河大橋的桂河,當地中譯為桂亞河。〉 實際是旁邊的Khwae Noi河,可能是因桂河較為有名,因此借名共用。        前往這家標榜綠活的渡假村,必須先搭包車前往距離桂河大橋有將近一小時車程,由幾家渡假村共用使用的專用碼頭,轉搭長尾船方至。船行約十五分鐘,行經的其他渡假村,建築不砍伐活樹,都是自然滅亡的再利用自然建材,如:芒草、竹子、樹幹。每棟房間都面向河,穿上救生衣可直接跳河去漂或游,或有吊床和躺椅可安頓疲累的心,綠意花意盎然的盆栽吊籃圍繞,蝶兒蜂兒們飛舞陪伴,遠有山,近有水,旅客們可以在水流起伏擺動中閉目沉靜,體會時間靜止,此時,長尾船的馬達聲是最大的打攪。        基於生態保護和節約資源,渡假村公共地區夜間使用煤油燈和火把照明,夜晚當然也就營造出浪漫氛圍,尤其晚餐時,迎著自然風和河水聲,在半戶外的環境下用餐,的確是有不同的感覺。至於房間鑰匙和臥室、衛浴間則是以電池led小夜燈照明。坦白說,燈光微弱,有些不習慣得加上自己帶的小手電筒輔助。        據說是因為河底有泥沙之故,因此河水呈黃綠色〈桂河也是如此!〉讓我更關心生活廢水的排放。檢視房間浴廁,淋浴的水是直接透過木地板的縫隙直接流到河水,馬桶則是可以目視到卻有另接糞管。渡假村的說法是設置化糞池並有污水處理,我雖然想要追蹤糞管的走向,但因為都在竹筏下方,除非要跳到河水裡面,潛水到房間下方位置,才看到管路去向,礙於安全及停留時間有限而作罷!        為了瞭解如何為旅客準備食物,特別跑到廚房瞧瞧,原來是使用較大盞的瓦斯燈,瓦斯燈的來源是比台灣家用還要大筒的瓦斯,想必也是水路運送進來。觀察備料和料理時間,大都在天黑前完成,因此貌似沒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經營渡假村總是還是需要跟外界聯絡吧?不然怎樣安排訂房、採購等作業?經過詢問,原來是使用太陽能來收集能源,所以還是可以用手機聯絡。只不過網路因為是在群山中,有訊號但不強。        晚上,渡假村安排有員工表演的傳統舞蹈,不到九點鐘就結束了!旅客們只能選擇早早睡覺、微光中促膝談心或就靜心冥想。室內當然沒有空調、沒有電扇,只能大剌剌的開窗,是夜,我是在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戒備中疲憊的睡著了。第二天醒來,人財皆無失。啞然是笑己,徒然因為放不下心而糟蹋了可以靜心的環境。        只住一個晚上,很缺少證據去議論這樣的渡假村經營是否名符其實的綠活、綠能?所有物資的運補和客人們接送都要用船,船也要用到油。此地離較近的城市要有一小時車程,且無大眾運輸系統可達,遊客若是從曼谷過來更是需要三個多小時的路程,應該也會增加不少碳排放吧?!節能的效益是否能大於投入節能的成本?〈如:省下多少電費、太陽能板的設備、大量使用柴火和煤油燈的風險與對局部的空氣品質影響、通訊速度與服務品質等衝突〉最怕的是有意的假汝”Live Green”之名,若接受檢驗後,最終可能只是塑造企業社會責任的包裝宣傳。也或許,有做,總比沒做好!?

領角鴞掛網記

2017-07-10

圖、文/莊維倢〈高雄分會解說員 自然名:大冠鷲〉        早上06點50,電話響起,「有一隻鳥掛網了,你要不要來看看?照片傳給你了!」揉揉惺忪睡眼打開一看,哇!是領角鴞!讓我跳起床,趕緊盥洗換裝!        這隻可憐的領角鴞是誤中了鄰居養雞場上原本要防鳳頭蒼鷹的的網子。鄰居說,鷹很聰明,會自己掙脫,這是第一次有貓頭鷹掛網呢!一臉驚恐的領角鴞,眼睛睜得大大的。鄰居努力把纏身的網子剪掉,還被其銳利的爪子抓傷好幾次,所幸領角鴞沒有任何受傷。        解下後,我們將牠放在地上,或許是太過於驚嚇到全身沒力,雙腿軟弱無法站立,無法飛翔,翅膀也收不攏,還會倒栽蔥躺在地上,真是可憐的小傢伙。致電有長期研究及救援貓頭鷹經驗的曾翌碩老師,明白處理的方法,就先用紙箱裝著讓牠靜置,休息一下,黃昏再野放。觀察身體狀況及腳是否能站,若不能站過中午就請農業局來收,不用等到黃昏。        安靜黑暗的環境有助於領角鴞休息,但因為仍處於戒備中,只要稍打開箱子,就會發出上下啄嘴喙的警戒價價聲,頭也會晃動繞圈,老師說:「這是領角鴞表達牠很威,左右搖頭在定位算距離準備攻擊。至於『價價』聲,翻成白話文就是他媽的滾遠一點!」哇!我們這群聽不懂鳥話的學到一課。我盡量減少干擾牠的機會,放置教室後方。很神奇的感覺,一邊上課,一邊想著,竟然有隻貓頭鷹就在離我很近的地方呢!雖然我很愛貓頭鷹,也在野外看過幾次,但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實在是生平第一遭,朋友說牠遇上我很幸運,對我而言,真正幸運的是我!我會努力協助牠的(握拳)。        多希望黃昏快來,讓領角鴞回到自由的野外,也擔心著天氣,希望不要下雨。為什麼不白天野放,因為貓頭鷹是夜間活動的,白天野放是放死啊!明白動物的習性,給予適當的處置非常重要。        晚上7點左右,我請我姊陪我去野放,打開箱子牠卻不飛,只是張大眼睛流露害怕神情。我把牠弄出箱子放在地上,我的頭燈還來不急追蹤牠轉瞬即飛走,但擔心牠沒飛遠,我在草叢及附近樹梢來回巡視,都未見著其身影。心中高興地想著牠應該飛走了,準備回家,但心中隱隱不安,還是檢查第二次較保險,又更仔細搜尋草叢及樹梢,想不到,竟然在草叢裡看見已軟腳、翅膀打開、睜大眼睛帶著驚恐神情的領角鴞!就在那時,山丘上突然有聲響,往前一照,兩顆亮亮的眼睛,有一隻狗站在山丘上望著我們,並低吼了幾聲,我最怕狗了呀!只好趕緊想辦法再把領角鴞弄回箱子裡迅速離開現場。        回家後致電曾翌碩老師告知狀況,老師說因為緊張太久需要給予充分的時間才會飛走,建議我找棵樹讓牠站上去,避免野貓野狗來騷擾,並等待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時間,讓其緩和戒備一天的緊張心情,之後再查看是否仍在,若已離開應該就沒問題。        我決定在附近的學校找棵樹野放,因為牠會用嘴喙及腳爪攻擊,因此費了一番功夫才抓住牠放到樹上,但很快就跌落地上倒栽蔥,總共試了兩次都失敗,決定不放樹幹上,找個修剪好的樹冠平台放,一開始是趴著翅膀打開,大約過了半小時後,雙腳漸漸有力,感覺已使用腳稍微站立,身體有挺立一些,大約又過15分鐘,翅膀已能收攏,而我也終於能體會野外研究的辛苦,我已經在戶外餵了一小時的蚊子,而牠還沒飛走,學校的警衛先生因為等保全設定所以叫我先回家,他會幫我確認牠是否有飛走。依依不捨地先離開,大約10點左右,警衛先生來電說牠已不在,而且檢查過四周草叢也確認不在。        呼!從第一眼見到牠直至野放飛翔後卸下心中擔憂,已經過了15小時,那可愛的身影深深烙印在我心上,很可惜牠一直很戒備,無法展現自然的一面,希望牠不要再中網了,能自由自在地生活,這是我最大的希望! 有關救援領角鴞的疑問 Q1:為何要用紙箱? A:因為籠子有可能讓鳥在驚嚇掙扎中使翅膀受損。 Q2:為何不能餵食? A:不是餵了牠就會吃呀!在野外沒看過的東西牠不會吃,例如雞肉、肉條等。猛禽1天沒東西吃很正常,不是每天都捉得到獵物;也千萬別餵水,嗆傷變肺炎更麻煩。 Q3:為何要靜置? A:領角鴞是害羞膽小的動物,一直看牠只會緊張、死更快,給予安靜的環境非常重要。 Q4:為何要晚上野放? A:因為貓頭鷹是夜間活動的,白天野放是找死啊! Q5:野放需要在原地嗎? A:不用一定非選擇在發現地的現場野放,周圍1公里合適安全的位置野放也可以,因為鳥類會飛行,所以一定的活動範圍內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也可放在樹枝上,避免野貓野狗來騷擾,並等待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時間讓其緩和之後飛走。 Q6:養雞場的雞是誰吃的? A:主要是鳳頭蒼鷹吃的,領角鴞不吃雞,牠吃老鼠的,重點是加強籠舍安全,不然死了一隻鳳頭,還有其他鳳頭會來光顧喪命。 Q7:可以養貓頭鷹嗎? A:台灣12種貓頭鷹全部都是保育類,禁止飼養,一般人也無能力飼養及照顧,請接洽救援單位來帶走。

跨越心中的水泥牆 520愛地球活動

2017-07-10

圖、文/謝侑儒〈臺北分會棲地組志工 自然名:綠繡眼〉        520是個聽起來很特別的日子,是總統的就職日,是新人結婚的黃道吉日,你也可以選擇在這天與大自然來個親密接觸,成為你為地球盡一份心力的日子。        今年的520,富邦金控為響應荒野保護協會地球日倡議,舉辦了溼地體驗志工日,員工們攜家帶眷來當志工,將近200位企業夥伴共襄盛舉。上午的室內課程,先透過互動和凝聚活動拉近夥伴們之間的距離,並讓大家認識溼地、瞭解溼地的變遷以及所面臨的困境。準備充足後,下午便前往五股溼地進行當日主要的棲地工作「移除強勢外來物種」。企業夥伴以小組行動,分別清除小花蔓澤蘭和布袋蓮。雖然當日天氣高溫悶熱,夥伴們仍殺紅了眼,無論大人小孩都非常賣力的清除目標外來物種,毫不手軟,直到活動時間結束,才在荒野領隊志工的催促下停止手邊動作,而清除的成果也十分驚人!透過實際的參與,企業夥伴能夠親眼看見溼地的美,瞭解外來入侵物種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藉由夥伴們的努力,也幫助溼地原生動植物在外來入侵物種的壓迫中獲得喘息的空間,更讓大家覺得十分有意義,最後夥伴們帶著充實愉快的回憶賦歸,圓滿的完成了一天的愛地球活動。        事實上,一般民眾參與棲地工作有著很重大的意義,因為這群人平時可能很少接觸大自然,不僅僅是去郊外踏踏青看看風景而已,而是真正的「碰觸大自然」的感覺對他們而言十分陌生。過去在民眾參與棲地工作的活動中,曾經觀察到有趣的現象:一開始集合前往工作地點的路上,帶領民眾的荒野志工,都會對五股溼地的環境、常見動物植進行簡單導覽,可能會帶大家看看泥地上的招潮蟹,停棲在草地上的黃頭鷺,或是要大家伸手摸摸蘆葦的葉子,通常民眾都會規規矩矩的走在隊伍裡,看到小生物時發出驚嘆,但要他們靠近、伸出手去摸,許多人會顯得猶豫。不過,在接下來實際進行了棲地工作,例如在草叢裡穿梭了一個早上或一個下午,親手拔除了一堆小花蔓澤蘭,或者在湖邊瘋狂掃除了一大片布袋蓮之後,回程時常常發現民眾會很自然的脫隊、走來走去觀察周遭的動植物,甚至東摸摸西摸摸,似乎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其實,與大自然接觸是真的可以很單純也很自然的。      《三隻小豬》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童話,故事中,豬大哥搭了茅草屋,豬二哥蓋了小木屋,豬小弟建造了水泥磚瓦房,茅草屋和木頭屋都被大野狼吹倒了,最後水泥磚瓦房保護了大家,從此以後大家都住在水泥磚瓦房裡過著安逸的生活。的確,水泥磚瓦房提供人們安全的居所,隔絕外界危險,人們因此可以安居樂業,象徵著文明與進步。然而,水泥牆同時也隔離了人類與大自然,當生活的空間被越來越多的水泥牆、水泥地包圍,人們漸漸遺忘當初與這片土地是多麼親近,忘記一直以來是如何仰賴這片土地而生存,以為自己被保護得很好,但其實我們正漸漸失去與自然萬物共存共榮的能力。取而代之的,便是對大自然的破壞,因為對土地失去情感與連結,人們變得茫然而失去方向感,開始追求許多虛幻而不切實際的事物,不在乎過程中傷害了曾經賴以為生的這片土地,為了獲得更多,卻更加空虛,人類,迷失了自己…。        我們想做的,就是幫助人們找回與大自然的連結,喚起人類對土地的情感。使鮮少踏出水泥地的兒童,有機會走出戶外與泥土地親密接觸;讓被俗世紛纋圍困在水泥牆裡的大人,回憶起童年時光在大樹下稻田間自由奔跑玩耍再熟悉不過的感覺。我們希望你跨越的,不只是你居住的水泥牆,更是你心中的水泥牆;我們要帶領你進入自然的世界,盡情的碰觸、放肆的感受,讓泥巴沾上了腳,湖水浸溼了身體,陽光曬上你的臉,還有微風輕拂,樹葉掠過髮稍,草地刺刺的感覺,淡淡的泥土味和青草香,赫然發現周圍有許多過往不曾注意的小花、小昆蟲,天空中不知名的鳥兒振翅著,還能聽到牠們的鳴唱聲…這是很好的開始,你可以學習認識他們,如此一來你將會發現更多好玩的事;又或者,單純欣賞他們獨特的美麗姿態也可以,親近大自然原本就是這麼簡單、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        真正實際接觸後,才會產生情感與連結,對大自然不再陌生,你也不會再像過去一樣視而不見,你將會開始珍惜、愛護他們,瞭解環境與生物受到的忽視與傷害,想為他們做些什麼,不再置身事外,因為你知道他們有多需要你的幫助,這就是你想守護的事物。在付出與改變的過程中,或許需要動腦思考,更必須常常身體勞動,但心裡總能感到充實及滿足,因為大自然從不吝於給予;而你再也不需到處尋找生命的意義,因為答案就在陽光裡、在花香裡、在鳥鳴裡、在毛毛蟲長大變蝴蝶的過程裡。

愛地球,一直以來的課題

2017-07-10

圖、文/李安禪〈臺北分會棲地守護部專員 自然名:安山岩〉 從校園愛地球        進入荒野協會之前,擔任國小的衛生組長,每日的工作是教導孩童愛護環境、節能減碳;帶著孩子體驗自然、認識植物,在快樂的教學中,讓他們從小養成綠色生活的習慣。        回憶起來依舊會心一笑,當時怎麼有那麼多的鬼點子可以結合環境知識,豐富於教學呢!園遊會安排蝙蝠俠跟超人現身說法,教導孩子「愛地球做環保」,英雄一出馬全場為之瘋狂,讓他們印象深刻!社團成果發表請來卡通神奇寶貝主角──小智,騎著神奇寶貝從海洋現身,成果展結合海洋教育並穿插許多有趣的節目讓孩童徜徉在大海中為這學期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現在的孩子如此幸福,每一個細節都有大人們精心策畫的教育意涵,身在其中雖然很累,卻非常地充實與快樂!在學校下課就吵死人的環境中,看著那些孩子不顧一切地瘋、盡情地玩、大吼大叫發洩。與孩子在一起的生活累歸累,但也跟著感染到他們的快樂活力。        有次諾羅病毒猖獗,早晨朝會跟孩子宣導飯前便後洗手的重要、衛生習慣等等,告誡發燒一定要請假在家的同時,順便分享地球發燒的故事:「地球其實跟人體一樣,當體溫升高1度2度,可能就痛苦的臥病在床了!當有一個物種消失就能破壞整個複雜系統的平衡,何況地球升溫影響物種棲地,導致更大規模的浩劫。」隨著教學經驗豐富,越來越了解如何hold住孩子,但教學內容似乎比以前無趣,每天跟著電子書教學、看影片打發時間既輕鬆又安全,望著自然課本思考如此基本的東西到底如何豐富有趣地表現給孩子們呢?        因緣際會,每日的公文書處理中,看到荒野的兒教推廣,申請後才體會到,荒野式的教育實在好玩,好玩的自然體驗遊戲如此多,動植物的故事可以說得跟童話般迷人,孩子們在遊戲中體驗水資源的不足,兩堂課的成果勝過平時制式的宣導萬倍!那一日,我也跟孩子一樣玩得很快樂。 冰川帶來的信息        進入荒野後看到有著共同初衷的夥伴一同努力,那種感覺很棒,大眾都知道節能減碳的口號,但走入夜市檢討生活,真的有落實環保嗎?一直以來,我們被更多更好的享受包圍著,喊喊簡單的環保口號就心安了。異常氣候、冰河溶化,地球岌岌可危但此刻的她─地球,又是甚麼樣子呢?        為了親眼所見去了趟阿拉斯加,在最後的淨土,看冰河、品美食、滿天的星斗,真心覺得我們的星球好美啊!船開到了冰川前面讓我們盡情拍照、感受那份冷冽,短短一小時的就看到多次的冰川崩落,那聲音猶如砲擊,轟隆轟隆十分震撼!冰川遼闊廣大,以現在融化的速度大概幾千年後地球的冰川也不會融完,但只要融化了少部分就足以讓海平面上升許多。人們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和慾望而使地球的氣候改變,一根煙囪、一台汽車所排放出的二氧化碳與整個地球的大氣相比很微小,不足以影響地球,但一排工廠的煙囪,全人類開車產生的二氧化碳量,足以使大多數的冰川慢慢退縮。近年的超級颱風、異常氣候、冰河溶化、空氣污染、珊瑚白化、物種消失、海平面上升等全球環境問題,讓我們體會到以往追求的經濟成長,勢必危及自然環境與人類的平衡。     「過去我們以為只有戰亂,才會導致生離死別;只有外族侵略,國才會破家才會亡。但氣候變遷取代了戰爭,原來國破家亡不須以砲火為前提。發動戰爭的是地球,來自極地與高山的冰川。」在阿拉斯加學府冰河國家公園,冰川崩落聲音不絕於耳,讓人回憶起服役時大砲射擊猶如戰爭的恐怖,看著冰川,開始相信這句危言聳聽的話,原來,這個星球包容我們這麼多,包容到都生病了,正用氣候變遷跟生態改變向我們求救中......誠心希望我們可以改變,畢竟沒有甚麼比戰爭還可怕;沒有甚麼比地球毀滅更恐怖!

那一天,我們在五股遇見生機

2017-07-10

圖、文/盧德瑜〈臺北分會親子團北二奔鹿團 自然名:小毛氈苔〉        陸化、外來入侵、垃圾成堆,五股,看似已無可救藥了。但今天,我們在這裡遇見了生機。十月,雖然不是炎炎夏日,但潮溼的悶熱氣息,依舊是使在五股溼地埋頭苦幹的我們,汗流浹背。        大片的小花蔓澤蘭,在原野上放肆,以一天長24公分的速度,稱霸五股。牠們像織毛線襪般,長成一頂一頂的帽子,蓋在原生種植物上,吸取了大部分的陽光,使其死亡。它糾纏不清的繞在其他野草上,而我們清理著像打不死的蟑螂般的入侵種藤蔓,有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但望著滿滿的五大袋小花蔓澤蘭,還是有一種奇妙的成就感,就好像是看見了無數的原生種植物,拋開了小花蔓澤蘭的束縛,自由自在的伸展著枝葉,迎向燦爛的陽光。        休息時,望著那滿山遍野的蘆葦,雖不是外來種,也不令人作嘔,但就我們來講,它長在這裡,實在是沒什麼用處。一般來講,它可以當公園綠化的小幫手,也具有改善土壤的能力,不過在五股,他造成的不只「綠化」,還同時帶來了「陸化」的反效果。長得太密的蘆葦叢,會使水無法進入。於是那一塊溼地,變成像陸地一般,使生物無法棲息。如不處理,溼地有可能因此消失。       下午,我們圍在一處爛泥成堆的小池子旁,它乍看之下似乎噁心,但卻充滿了大自然的氣息。「這裡可以給即將到來的候鳥棲息,」解說員說道,「但要挖寬一點,才有足夠的地方給牠們棲息、覓食。」踏入爛泥坑,我們拿著笨重的鋤頭,挖起一堆成塊的泥土及叫不出名字的雜草,一小片一小片地拓寬。接著再把「泥」水淋漓的土塊拖上草地,反著敲打在地上,這樣雜草就長不出來了。        雖然我們累得精疲力竭,但,我們仍是盡了一個小鹿可以做的事。這塊土地在向我們求救,所以,我們決定做的更多。在五股,外來種正肆虐著,溼地正陸化著,志工正忙碌著。我們希望每一個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都能重視這個問題。        幫助五股的方法,有很多種。其中,最直接的是去五股溼地做工作假期。請上荒野的官網查詢、報名工作假期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