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集眾力,來種綠!從關燈一小時開始,守護家園

2016-04-11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2016年荒野保護協會的地球一小時活動,完美突破一小時,成功達成減少八萬度,約51,04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3月19日晚間荒野帶領近300位志工於信義商圈,在關燈後與街上的民眾互動,以臺灣的棲地生物如帝雉、綠蠵龜為裝扮,沿路宣導氣候變遷影響的不僅是人類會面臨到生活上的考驗,對於無法發聲的生物來說,更是攸關生死的浩劫。 荒野為擴大群體參與機會及影響範圍,除了固定於三月最後一週的週六晚間辦理關燈活動外(今年該日適逢復活節,配合國際主辦方提早一週辦理),三月至五月並規劃以關注氣候變遷及生物多樣性對人類生活與自然棲地影響之相關活動。因為氣候變遷,是一項複雜且需要每一個人共同面對的議題,若能喚起越多人關心,越能匯集能量產生改變。因此總會與全臺11處分會也同樣籌辦室內演講、戶外觀察體驗以及工作假期等活動。期盼集合眾人力量,種下滿城遍綠,守護臺灣每一塊棲地,留給後代珍貴的自然土地。 首場大型國際環保行動「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 於2016年3月19日晚間八點半舉行。此次地球一小時關燈活動,除信義商圈著名商家建築物連年響應外,一些新的企業建物如寒舍集團、微風信義也都加入關燈的行列。其中,W Taipei 除在信義區飯店關燈外,全球W連鎖的飯店更也參與此盛事。而協辦單位其一的富邦金控也加入後續荒野氣候變遷的志工培訓行列,持續為員工種下環境關懷的種子並發揮集團的力量,在企業內思考社會公民的角色,致力於持續關注環保、打造綠色企業。 在荒野的響應網站上,舉凡屏東土庫國小、家樂福、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等不同類型的單位也都主動回覆願意參與30天節能大挑戰,來延續關燈後的節能行動,當中臺南市培文國小更發起學生不坐電梯改走樓梯運動,讓節能減碳的觀念持續影響到每個同學生活中。截至3月19日中午為止,今年度的線上登錄響應者更達569個響應單位,而根據台電提供的數字,當晚全臺共節省八萬度電相當於51,040公斤的二氧化碳,讓地球一小時活動真正超越一小時的成效! 今年荒野更延續「地球一小時」發起者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希望擴散各國民間力量的初衷,邀請企業、公部門、社會大眾發揮自己創意的節能點子並具體落實於行動中,與全球172個國家、7,000多座城市、10,400多處全球著名地標、上億位民眾,一同為環境做好事。所以特別開放「60+」的LOGO使用權,讓大眾自由下載做非商業用途的推廣意象。這樣的公益美意,也獲得如拉麵店、多家自然美妝商品店的響應,讓廣宣的效應發揮到最大。 今年協會以「Many Species, One Family」(萬物一家)為萬物嬉遊走春的核心精神,邀請民眾關注氣候變遷對於生物多樣性和對人類生活與自然棲地之影響。活動當天從臺北市政府東門廣場出發,以山林線、溼地線、都市綠地線、河川線、海洋線為遊行隊伍主題繞行信義商圈。近300名的志工各別裝扮成櫻花鉤吻鮭、帝雉、綠蠵龜、招潮蟹等臺灣的棲地生物,沿途向民眾說明氣候變遷對於這些生物的影響,並發送守護卡請大家發揮創意,寫下自己的守護行動。其中遊行到統一阪急百貨的河川線志工們,也熱情邀請位於二樓的星巴克店家說出企業如何守護環境的宣示,當店長說出店內垃圾分類和冷氣控溫的具體行動時,包括店內原本搞不清楚的客戶也都轉頭聆聽,為企業願意負擔更多的友善行動而掌聲鼓勵。 這樣的行動用意也是進一步教育周遭好奇觀望的民眾,愛護環境是要集眾人的力量,才能打造為地球降溫的成果。而今年度協辦企業中的美商嘉康利與AECOM 的員工更在主管的支持下,活動前先在公司製作道具,打扮成水鹿與黑鳶等臺灣特有生物一齊參與遊行,加入荒野這次與民同歡、守護萬物的行動。這次報名遊行的參與者不僅有企業員工的支持,荒野內部群組中的推廣講師、解說員、兒童教育、親子團成員也都熱情組隊參與,展現荒野人對於倡議議題不落人後的行動活力。理事長阿孝老師也於開場暖身操中,跟著夥伴一起唱跳「妖怪手錶」並變身為小蜜蜂全程參與,陪同河川線的走春隊伍繞行信義商,於晚間九點半折返東門廣場時,與所有貴賓一同拿起守護卡、點亮LED 守護燈,帶領大家分別唸出各行各業的守護環境宣言。身為主辦單位,荒野希望每個人可以從自身做起,小至社群網站的大頭貼變更與資訊分享,或是走入棲地參加荒野清除外來種的工作假期等,都是可以帶來改變的具體作法。臺北市環保局副局長蔡玲儀也將人類剪影形狀的守護卡於遊行後,拼回臺灣萍蓬草的祈福板中,象徵政府代表人類領頭守護萬物的決心。 超越地球一小時,荒野自二月起,除荒野講述「地球萬物的家園保衛戰」的生態議題外,也邀請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樂施會就「氣候變遷就在我家餐桌上」、「思考氣候變遷與社會公義」的面相,連續三週週六晚間於信義誠品與民眾分享討論,讓氣候變遷的思考範圍更廣。此外,全臺11 處分會也於三月起至五月持續辦理「棲地講堂」、「地球影展」、「種綠走讀」、「工作假期」等室內與戶外的活動,帶領更多民眾就近親近生活週遭的自然生態,認識自己身處的美麗家園。荒野相信,唯有認識與瞭解才會產生關懷,更將愛化為行動,守衛家園與萬物家人。更多活動訊息,歡迎參考2016 地球倡議活動網站(earthevent.sow.org.tw ),加入更多的行動行列!

地球影展動起來 在地連結 實際行動

2016-04-11

文/洪行麗(荒野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圖/荒野保護協會 「地球影展」是荒野保護協會今年的「地球倡議」系列活動之一。活動期間,荒野各地分會播放一系列以臺灣本土生態為主題的紀錄片,並由志工夥伴進行影片導讀及分享。 影展看什麼?做什麼? 不同於一般大眾熟知的藝文影展,「地球影展」的核心價值並不在於影片欣賞這件事,而是觀賞完影片,參與者的後續行動和與荒野之間的互動。荒野希望透過影片點出環境的問題所在,並引發討論。影片結束後,負責導讀的夥伴會向民眾提出解決問題的方式,邀請大家以實際行動一起為環境付出。 事實上,荒野去年也曾在地球倡議活動期間推出地球影展。當時播放的影片還包含了由臺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所引進的國際生態紀錄片。然而,影片中雄偉壯闊的自然景觀,雖然容易勾起大家對環境議題的熱情,但一想到自己能針對該議題做點什麼的時候,太宏觀或離生活太遙遠的題材,反而會讓人看了以後不知從何著手,難以產生後續的行動。 地球影展最重要的價值不在於影片有多精彩、畫面有多壯觀,而是與在地情感的連結。也許來觀賞的是一位老農,他只是想知道家門前的青蛙最近為什麼變少了;是一位在地青年,因為關心社區環境、又覺得荒野親切,就這麼來了。逐漸融化的冰山和被獵捕的鯨豚似乎與一般民眾的生活有些距離。 因此,今年的地球影展全部的影片皆從臺灣出發,播映由林務局出資拍攝的紀錄片,內容與臺灣本土的生態息息相關。此外,各分會所播放的影片皆由分會自行挑選,一定都是在地志工先看過、能令他們產生共鳴的影片才會播放。配合著當地夥伴所關心的議題,被分會選中的影片即代表該地志工能量的所在。例如臺北分會播放「戀戀火金姑」一片,即是配合臺北分會推行的公園生態化和螢火蟲復育計劃。 這也是為什麼荒野的地球影展特別強調影片前後的導讀與分享。民眾看完了影片,透過志工的說明,不但能更深刻瞭解影片與自己生活周遭環境的相關性,在感動的當下、正熱血沸騰想為環境做點什麼事的時候,志工也能馬上告訴大家可以怎麼做,或荒野目前有哪些相關計劃可以投入。這麼一來,影展就能達到鼓勵民眾用自身行動去創造改變的目標。 倡議活動緣起 4 月22 日是個具象徵意義的倡議節日,那就是國際知名的「世界地球日」(Earth Day),提醒世人環境保護的重要。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發起「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也隱含相似的精神,藉由關燈動作,提醒大眾珍惜資源、正視氣候變遷的問題。 早在2008 年,荒野就已開始辦理類似的關燈活動,配合本土的節氣,活動訂在夏至當日,是為「夏至關燈」。當WWF 喊出「關燈一小時」後,荒野便將調整「夏至關燈」活動日期,配合國際性的「地球一小時」,與盛行於世界各地的口號結合,在每年三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六持續舉辦此一活動至今。 但「關燈六十分鐘後我們還能做什麼?」以此一想法出發,「60+」的概念油然而生。與日期相近的地球日串連起來,荒野將每年的上半年規劃為「地球倡議」的活動日期。 一般常見的環保倡議活動,如關燈、路跑、園遊會等,這些荒野也曾辦理過。但除了引發環保意識地抬頭外,荒野更希望所舉辦的活動不只是象徵,而是能帶動實際、更大更長遠的改變。因為燈關了又開,馬拉松過了終點線就結束,人們聽說了生態的失衡和污染,然後呢? 因此二月到五月期間,荒野推出的系列活動,如「地球影展」、「棲地講堂」、「種綠走讀」等等,除了激發民眾多思考自己與環境的關係外,也會提供民眾多個可以改變、發揮行動的管道。長達半年的地球倡議活動就是地球日精神的延伸,也是實現象徵意義的開始。 推動影展困難與用意 透過倡議活動,荒野希望能吸引更多人關心環境議題、參與棲地保育的工作,也就是實現協會重要的核心價值——「棲地守護」。 之所以想舉辦「地球影展」,除了因為放影片是各分會都容易辦理的活動、能讓臺灣各地的夥伴就近參與之外,也希望能吸引不同的族群接觸荒野。不同於棲地工作或自然專題講座,觀看影片是相較而言較輕鬆的活動,影像也容易讓人留下印象。荒野希望提供多元豐富的活動,讓各式各樣的人都能夠參與,如知性的人可以聆聽演講,好動的人適合參加工作假期,喜歡電影的夥伴就可以來參加地球影展! 更多資訊 想要看到改變就要有所行動,荒野歡迎夥伴們一起到棲地為我們的環境做友善的事情!只要到荒野保護協會的官網,在活動查詢的欄位輸入「2016 地球影展」關鍵字,即可查詢各地分會地球影展資訊。 更多地球倡議活動資訊:http://earthevent.sow.org.tw 更多林務局的影音資訊:http://media.forest.gov.tw

荒野棲地守護綠皮書

2016-04-11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2015 年荒野保護協會邁入20週年之際,不僅籌辦「棲地守護研討會」,讓民眾近距離了解荒野保護協會的棲地守護內容與成果並出版《荒野棲地守護綠皮書》,希望藉此盤點過去努力累積的成果,並擘畫未來努力的方向。 以「棲地守護」為宗旨,荒野20 年來,步步朝向宗旨目標前進。創會之初,即以宜蘭雙連埤為第一個圈護目標,雖然功虧一簣,但歷經幾番波折後,在2003 年總算順利成立了雙連埤野生動物保護區。我們也一直沒有放棄最初的想望,先和宜蘭縣政府合作,成立了雙連埤生態教室,作為生態教育基地,一方面進行生態復育,並積極和當地居民合作,進行友善農耕,期待它恢復往日的豐美。 荒野第二個長期守護的案例則為新竹蓮花寺食蟲植物區復育保育,1998 年荒野夥伴開始對這塊棲地進行人工復育。未來也將持續人力介入,讓此處食蟲植物能夠在此自行繁殖、生長,達到一種動態平衡。 2004 年認養五股溼地,則讓我們看到棲地圈護夢想實現的可能,原來只是期待留下一塊比較自然的野地,沒想到在這裏發現世界級的保育類生物——四斑細蟌,每年八九月更有數以萬計的燕群聚集蘆葦叢來驗收我們復育的成果。天鵝來了,黑面琵鷺回來了,我們期盼黑鳶有一天也會回來定居。 為了搶救棲地遭到破壞的雙連埤水生植物,我們成立了萬里等水生植物庇護中心,由此培育的志工更參與了夢幻湖臺灣水韮,以及金門田埔食蟲植物的復育工作。 其後包括臺北富陽自然生態公園以及新竹自然谷環教基地信託等的認養圈護;桃園志工投入臺灣萍蓬草原生池、豔紅鹿子百合復育以及新屋藻礁的關懷;新竹志工在大山背護蛙行動、香山溼地守護,雲嘉南各地分會看望著諸羅樹蛙,高雄的悟洞自然中心、花蓮馬太鞍溼地自然中心。這些荒野人走過的足跡與經驗的累積,已經匯聚成邁向棲地圈護的能量。 透過文字與影像,棲地的真實現況得以被記錄、傳播,棲地守護的重要性得以被彰顯並獲得認同。2013年我們彙編了《邁向荒野棲地守護》特刊,匯集了所有荒野夥伴在棲地守護的記錄。2014年則啟動了「定點生態調查」計劃。每年的世界地球日,在荒野全臺各分會的觀察定點進行同步自然觀察,並把調查紀錄彙整至荒野生態資料庫。未來,將擴大到觀察定點以外區域,期待建立臺灣最普及化的長期生態資料庫。 2015年發表首本《荒野棲地守護綠皮書》,期望透過生態調查數據守護臺灣珍貴的土地。荒野各地分會持續培訓志工,醞釀能量,未來將串連各地生態觀察家,並透過公民教育將棲地調查、生態記錄普及全國,邀請全民一同蒐集、累積全臺各地區生態數據,建構全面性的生態資料庫。 2015 年發表之《荒野棲地守護綠皮書》共介紹荒野關注棲地32處,包含該地基本地理資訊、棲地型態、一般描述、生物資源、棲地現況與威脅、議題活動、荒野的行動及參考資料等。當中也有許多由持續關注生態的志工夥伴所提供的豐富棲地、生物照片與活動記錄影像。當我們對一處棲地越瞭解,掌握越多資訊,面臨開發的壓力時,我們將能提出具體有力的證據,證明維護棲地原貌的價值,遠大於開發建設的利益。 自然棲地是臺灣最珍貴的寶藏,棲地不僅是野生動物的家園,更是保護人類安全生活的重要屏障。自己的土地,由自己守護,邀請全民和荒野保護協會一同關心自己的家園。

百人手牽手——守護曾文溪,守護玉峰堰

2016-04-11

文、圖/曾畹鈞(荒野臺南分會編採志工) 水,是生命維繫難以或缺的必要元素之一。但是,在扭開水龍頭水就來的生活裏,你想過水資源維護的重要性及是否可能面臨缺水的風險嗎?孕育了臺南人的母親河——曾文溪,是臺南市目前少數依然保有乾淨水質的河川。你知道她正面臨了可能無法回頭的污染風險嗎?尤其在全世界都可能陷入水資源危機的此刻,依據聯合國資料顯示,到2025年可能會有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生活在缺水的國家,而臺灣不久前因缺水而帶來的限水不便,對許多人來說應該仍歷歷在目。 依據〈自來水法〉,經濟部公告了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例如臺南市山上區玉峰攔河堰屬於「供家用及公共給水的水庫」,其集水區為第一級環境敏感區,鄰近開發受到嚴格限制,需禁止或限制貽害水質與水量行為,例如濫墾、濫採、設置污染性工廠等,或許有人會覺得因此限制了在地發展,犧牲了鄰近區域民眾的權益,確實也因此衍生了水源保護區解編與否的正反意見及衝突。但是水源一但污染,所有人都將承擔沒有乾淨水源使用的夢靨。尤其南部因為水資源豐枯比明顯,更是可能陷入缺水的第一線,難道不應該更用心珍惜潔淨的水資源嗎?這些都是思索水源保護區解編與否及開發方向不應該忽略的。 每年的3月22日是世界水資源日(World Water Day),由聯合國於1993 年所訂定,其無非是希望節水惜水觀念能落實在世界各地日常生活之中,而今年(2016)世界水資源日的主題為「水與就業(Water and jobs)」,凸顯水資源與就業兩者具有改變人們生活的影響力,卻也可能面臨衝突與平衡的兩難。臺南也正面臨解編水源保護區的壓力,相關規劃計畫將玉峰攔河堰調整為工業用水專門供給南科等產業運用,連帶影響是集水區的管制範圍與運用限制可能因此放寬,所以台南市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南分社、荒野保護協會臺南分會組成「守護曾文溪聯盟」,結合玉峰攔河堰解編等臺南在地議題,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這項政策規劃對於水資源保護的影響,並於3月19日帶領民眾在玉峰攔河堰上舉辦「手牽手守護曾文溪」活動。 當天有許多民眾是父母帶著孩子一起來認識玉峰攔河堰與曾文溪,甚至言談中發現還有民眾遠從彰化而來,水資源保護與珍惜是一個世界性的議題,關乎的是環境的永續,雖然開發與保護在近年來的許多相關議題上彷彿是勢不兩立的衝突,但是長遠與縝密的理性思索應該可以明白開發可以是適度的,經濟發展並不必然必須殺雞取卵的與環境保護對抗,水資源保護區解編與否也無需一刀兩斷式的面對,對於保護區是否可以從影響大小來思索範圍限定及開發方式限制進行分級管理,而不是冒著污染風險全面解編。 319之後,這個問題或許還在拉鋸之中,但是從玉峰攔河堰漫步走回山上淨水場的沿途,想著剛剛的守護口號,聽著左右討論著相關議題的對話,我想當更多人意識到平凡幸福其實建構在對於環境的關心與用心上時,政策或是民意也才會慢慢不再截然對立。   「守護曾文溪聯盟」成立理念 曾文溪水系的曾文水庫、南化水庫、鏡面水庫,乃至玉峰堰,共同承擔臺南地區民生、工業、灌溉的絕大部分用水。如今,大臺南境內的其他河川,包括急水溪、鹽水溪、二仁溪,都已經遭受嚴重污染。只剩下曾文溪流域,總算保住一片淨土。為了保護水資源,政府耗費巨資在曾文溪流域實施離牧政策。曾文溪水源保護區的公告,確保了整條曾文溪得以在其他河川相繼淪亡之後,仍保留一整片的好山好水好家鄉。 2000年11月解編的「東港溪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讓東港溪成了養豬業的天堂,而東港溪也就成了「被遺棄的河流」;2001年2月解編的「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引狼入室」的結果開啟了東山鄉長達十年、可歌可泣的反永揚垃圾場的家鄉保衛戰。這兩個解編案都見證了豪強政客短視近利的嚴重後果。讓一條河流死亡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要讓一條死亡的河流起死回生,卻是困難重重。 曾文溪是南人的母親河,臺南人不應該讓這條神聖的河流遭受豪強政客的侵害。我們必須把好山好水留給子孫,不能繼續剝奪子孫該有的國土、環境與水資源。守護曾文溪聯盟堅決反對解編水源保護區,結合許多關愛臺南水資源的團體朋友們,齊心合力捍衛臺南人生活命脈,共同為後代守住乾淨的水源!

遊綠博,學環教

2016-04-11

文/黃振福(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秘書)、汪俊良(荒野宜蘭分會志工) 2016年宜蘭綠色博覽會開始了!古早,武荖坑溪相傳有砂金,吸引許多人翻山越嶺來此淘金,耗費時日,花光了盤纏,卻什麼也沒淘到。「武荖坑,無了了……。」當時的臺灣還是自然寶島,生態豐富但不稀罕,武荖坑其實地質特殊,只是不產金。後來,又來了一批淘金客,開始挖山產製水泥,卻汙染了武荖坑溪、濛蔽了蘇澳、冬山的天空。所幸80年代的縣政府大力執行青天計畫,天空真的又青了,武荖坑溪也清了。 清澈後的武荖坑溪令人驚艷,吸引了當時想推動環境教育的縣府,於是將此地選為五所林間學校之一。依此精神,將這裡規畫成當代亞洲最大的露營地,催生綠色博覽會,為環境教育學園的推動跨出第一步。而後,終於在2012年成立了武荖坑環境教育中心,正式執行80年代的夢想。 任職於武荖坑環教中心,同時也是荒野夥伴的俊良老師,照例在每年12月邀請荒野保護協會、關渡自然公園、臺北市立動物園、野柳自然中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福山研究中心,以及羅東自然教育中心、深溝水源生態園區、無尾港環境學習中心等一起來規劃綠博期間的假日特色親子環教活動,與世界地球日活動。 這次討論,負責籌辦綠博的小黑,也向大家介紹本期綠色博覽會的主題:「糧心」,言中提到了蜜蜂大量消失對農業的巨大影響,打算以此議題,向大眾展示蜜蜂與人的密切關係。我們對這個議題很有興趣,建議擴大策展狩獵蜂在生態農業上的重要角色,後續也協助狩獵蜂生態的展示規劃,在尋覓「糧心」的初衷下,返思古早的生態農業循環,找回人與天地萬物原本密切的關係。 假日親子環教活動的規劃討論,齊聚一堂的各單位也將各自關懷的環境重點設計成適合親子體驗的小活動,在綠博期間的每個假日,透過遊戲、活動、影片等方式,向來訪家庭呈現,傳遞環境與生態的美麗和重要性。美麗的環境已經不是生來就有,而是需要人們細細地守護、保存。在荒野保護協會還沒誕生之前,就有一群人注重家鄉的一土一水,心心念念、用心守護,把窮山惡水的宜蘭,仔細保護成今天的好山好水。 時代一直在演變,環境的守護需要持續有人接力,如在棲地的關懷、在山河的巡守、在農耕的返璞、在環教的推廣。誠摯地邀請荒野夥伴,來到宜蘭武荖坑,慢慢地參觀綠博,體驗齊聚在這裡的各地環保夥伴精心設計的各種環境活動。然後,漫漫地走向鄉間,比如五十二甲溼地,比如雙連埤,找找也剩不多的土溝溪流,邂逅活跳跳的鱉與蝦、聞聞稻草的味道、竄出的水鳥;遠望山嵐、白雲出岫,親身感受前人保存下來的,自然的美好,與補充為環境盡一份心的動力。 武荖坑環境教育中心自2000年起,宜蘭縣政府於武荖坑開辦「宜蘭綠色博覽會」,以展覽、會議、表演、遊憩等主題,經由互動、知性及寓教於樂之活動設計,傳播綠色概念、傳遞自然生態、能源、生物科技與環保精神。引領全國民眾用更多元的角度感受自然資源、認識農業議題,探索環境永續發展。 2012年3月,宜蘭縣政府配合環境教育法實施,由教育處、環保局、工旅處共同設置武荖坑環境教育中心,同年5 月通過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7月起對外營運中心環境教育課程推廣,辦理學生戶外教學、種子教師培植與課程開發工作坊、教師戶外教學體驗暨實務操作研習、結合北臺灣環境學習中心辦理相關課程與活動等。 2016年綠博期間推出11套精彩的環境教育特色課程,內容涵蓋生物多樣性、水資源、考古文化探索、定向越野運動以及氣候變遷等多元議題。各類戶外教學方案及專業進修課程,適合學校團體、機關單位預約報名參加,體驗武荖坑在地的優質環境資源及認識當今重要環境議題。此外,於每週假日時段邀請環境教育團體,包含荒野保護協會、關渡自然公園、臺北市立動物園、野柳自然中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福山研究中心、羅東自然教育中心、深溝水源生態園區、無尾港環境學習中心等,共同規劃特色假日親子環境教育推廣活動。 展館規劃「過去、未來與現在」系列特展內容,帶領民眾認識武荖坑地區的自然環境與生態特色,傳達環境教育理念、引領民眾與蘭陽學子對家鄉環境有更進一步的深刻認識。期許透過特色課程的研發與教學活動的實施,以及本場域多年來辦理綠色博覽會的經驗、聯結的資源與蓄積的能量,發展出具有縣本特色的課程內涵,賦予武荖坑公共空間全新的多元運用價值、推廣生態、水資源與環境教育,成為進行鄉土實察、戶外學習的優質場所。

寂靜藻礁脈動

2016-04-11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分會 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對保護區的定義:「一塊為保護或維持生物多樣性與自然或相關文化資源,以法律或其他有效方式假以經營管理的海域或陸域空間。」再再揭示一個完善保護區更應該友善蘊含其自然及文化資產。 桃園觀新藻礁現況 位處海岸潮間帶之藻礁區屬於植物造礁的礁體,無節珊瑚藻依附生長的特性,礁體逐年累積增厚形成藻礁,藻礁多孔隙孕育了許多生物,近年來由於沿海地區開發及汙染,面臨到三個顯見的困境:沿海地區開發、突堤效應與漂砂、海洋廢棄物影響。然而藻礁不僅是獨特的自然地景與生態,更是生物孕育的溫床,藻礁的存續困境代表的是棲地消失、生物多樣性的減少與地質歷史狀況的缺失。2014 年7 月桃園觀新藻礁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並正式公告與劃分為:核心區、緩衝區、永續利用區。讓桃園觀新藻礁成為全臺第20 個野生動物保護區,為海洋、河口藻礁海岸生態系及其棲息的野生動植物至此有法源依據保護。 經營兼顧在地權益的社區保育工作 保護區之劃設與經營管理在兼顧當地社區居民為前提,共同參與保育才能發揮其最大功能。讓社區實際參與生態保育巡護、管理,可以加強社區參與保育的認同,使保育與保護區鄰近社區工作互相聯結。由民間(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在地聯盟、永興社區發展協會)自籌,今年即將邁入第五年的藻礁健行活動,從一人一信搶救藻礁、青年學子生態行動劇、在地NGO 生態解說、淨灘,到更具焦主題點出環境面臨迫切的不當性開發、桃園水污染問題的影響。歷屆的藻礁健行希望透過這些活動,喚起民眾意識去珍視我們所共有的公共財。環境一旦被破壞的不可回復性,是我們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近幾年來透過主題式的健行活動,拉近人們與藻礁的認識與連結以外,更盼望的是在地守護的力量,能夠更長期的能量挹注與持續關注。讓看似寂靜的藻礁能夠再次蘊含其豐沛的生命脈動。 「2016 珍愛桃園藻礁知性健行活動」將於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下午14:30在觀音區白玉里藻礁海岸舉辦,期待此一珍貴的自然環境能獲得更多人的認識參與。更多2016 珍愛桃園藻礁知性健行活動請見:http://ppt.cc/5UOWI

雲林節能減碳愛地球

2016-04-11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雲林分會 響應「地球一小時」,雲林分會每年皆配合全球關燈一小時舉辦愛地球遊行活動,今年雖因辦理319 雲育一基活動無法與全球同步辦理遊行,但熱情的夥伴們因為懷抱著宣導「節能減碳愛地球」的心意,希望仍可以付出行動為地球做些什麼,於是這份熱忱的心意變成眾人的決議,成就了3 月26 日這天雲林分會的節能減碳愛地球活動。 活動當日有夥伴們的創意裝扮、安平感恩音樂會以及最特別的遊行活動。參與的親子團小蜂、大蜂的遊行服裝是利用資源回收物創作出的造型裝扮,夥伴們在雲林斗六太平老街遊行並大聲向民眾宣導「節能減碳」這個重要的議題,希望藉著遊行將這個觀念告訴更多的在地鄉親,讓他們瞭解現在我們的地球正在生病。八千年前,森林覆蓋地球近一半的陸地,如今殘存的原始森林只佔地球陸地面積的7%,而且以每年平均730 萬公頃的速度急速減少。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斷從地球上予取予求任何資源,卻將生產過程中廢棄物往居住的地球丟。如果有人從你的身上拿走好的卻把不好的留給你,時間一久你會做何感想呢? 想一想,這樣當然會生病。而這時醫生就會幫我們打點滴,現在我們也要開始為地球打點滴。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其實有許多選擇是我們可以為地球做的,包括出門購物時自備環保袋、以腳踏車代替汽機車,或是外出用餐時自行攜帶環保餐具等。希望將這些小事一點一滴的落實在我們的生活,同時也要將這些觀念告訴更多的人,讓大家一起來「節能減碳愛地球」。 或許我們不一定能與世界一起同步進行關燈一小時活動,但雲林分會的夥伴一直有同樣的共識,至少每年持續推動保護地球的活動,讓雲林的民眾知道支持「荒野保護協會」,並且邀請更多人實質參與在地的環境守護行動,集眾人之力種下滿地遍綠。

親子同樂、生態共學——北二團關渡實驗生態田

2016-04-11

文/林如貞(《稻田裡的教室》作者)、圖/王傅民(自然名:石虎) 印象中荒野的活動地點不是山林就是溼地,為何荒野臺北親子團二團要選擇在稻田舉辦活動呢?發起這個想法的北二炫蜂團長陳韋任(自然名:鼠麴草)說:「其實這是從劉家能(自然名:白高腰蝸牛)在FB 放的一張照片,兩個孩子在桃園老家稻田裡玩泥巴,心想荒野夥伴說的要愛護生態與自然,這是真心、甚至願意腳踩在泥巴裡去感同身受嗎?」白高腰蝸牛在桃園種田一年半,是本屆親子團小蟻團長,六年前爺爺過世時,當時他想:「阿公活到九十幾歲,種田種到八十多歲,一生有很長的時間都與土地接近,我是不是能像阿公一樣與土地連結呢?」後來他的小孩抽到桃園華德福學校就學,讓他有機會回老家種田,心裡那顆小種子就在時機成熟時發芽。 以前親子團幹部每個月要找不同地點、設計活動,每個月都換不同主題,像是蜻蜓點水般的體驗,很容易就船過水無痕;如果在稻田定點,親身下田去體驗,親手種下秧苗,親眼觀察稻子一生的生長,這種深刻而連續的主題不曉得親子團成員反應如何?當鼠麴草把構想提出來後,意外地獲得不少家長支持。 為了達到在地體驗以及節能減碳的目標,三個月遍尋臺北市各個可能且合適的地點,最後幸運的在關渡平原找到了。首先邀請桃園改良場的鄭老師來上課,從根本來認識水稻。接著在嵩山社區的百年梯田裡拔河、在五股溼地割蘆葦、在社子島的黃昏下許下對荒野的承諾,鋪陳一整期稻作的信心與能力,於是2016年初正式在關渡租地種稻。鼠麴草一直說:「好幸運,找到這裡,不只有稻田,還有其它農民種的蔬菜和水果,有五色鳥、蝴蝶等許多生物,離捷運忠義站步行十分鐘,交通很方便。還有北投農會、在地三十五年耕耘的代耕隊陳班長等好多人幫忙,周邊的竹圍、社子島、陽明山等環境,有很多題材可以延伸推廣。」所謂的「好幸運」,其實是鼠麴草和幹部們在幕後付出很多辛苦與努力。 2016年冬天寒流一波接一波,許多人感冒、生病,醫院好幾波大爆滿。二月十四日是荒野臺北親子團二團在關渡生態田正式開始的日子,當日天氣由熱轉寒,又是過年連假、學生的寒假和情人節,大人和小孩全家福在寒風細雨中,精神抖擻地下田整地。石虎爸爸說:「愈是惡劣的天氣,大家愈能留下深刻的記憶。」看來荒野親子團真的「有心、務實」地撩下去實驗生態田,不是一般的輕鬆歡樂體驗活動。 三月十二日,白高腰蝸牛和幹部們先在室內拿秧苗教孩子如何插秧。隔天插秧日,又一個「很幸運」,天氣由濕雨轉晴,大夥穿著短褲、短袖和荒野的制服種下臺南十一號品種,「小蟻」(幼兒園大班至國小二年級)、「炫蜂」(國小三至五年級)、「奔鹿」(國小六至國中二年級)、「育成會」(家長)在田區分區插秧,浩浩蕩蕩一百多人下田,井然有序、有模有樣。農夫班長不斷地糾正指導,不少大人和小孩用上半身彎腰插秧,久做很容易傷膝蓋。但如果正確運用腰胯,可以鍛練到大腿和腹肌。 下田插秧果然是真槍實彈考驗,儘管眾人示範勸說,有幾個孩子仍是不肯下田,另外有個小蟻孩子才剛插秧就跌倒,就說:「衣服弄髒,不要做了。」還好在大夥鼓勵下繼續堅持。有的孩子則問:「為什麼我們要下田作工?難道是爸媽叫我來,所以我就得來?還是因為我是小蟻,所以要像螞蟻一樣嗎?」白高腰蝸牛於是開始分享務農經驗:「為了生計,真正的農夫,即使只有一個人,天氣欠佳也要打起精神下田工作,不像親子團如此熱鬧有趣,當然家人和朋友主動願意下田幫忙會很溫馨。」 鼠麴草擔心大家工作忙碌,對家長們排班撿福壽螺信心不足,買了苦茶粕準備防治福壽螺,以免吃掉秧苗。沒想到小朋友及家長們紛紛表達決心及承諾,因為苦茶粕會把田裡無脊椎動物一併除去,不只福壽螺,連會排出營養糞便、增加土壤有機質的水蚯蚓也會被除掉。權衡輕重,考慮到維持生物多樣性,家長們選擇排班以人力撿拾福壽螺。第一天撿了五百多隻,「福壽螺防治」行動更加凝聚大家對實驗生態田的信心與行動力。 鼠麴草發現這塊實驗田下田時落腳的深度大約在小腿肚,而原來休耕十年、用小型機械打的田(白高腰蝸牛的田),腳踩下去則幾乎深到膝蓋。似乎不同栽種法、土壤性質對植物生長、土壤生態系也會有所不同。 近年來,為了與阿公阿嬤共度親子時光,從親子團延伸出「長青團」。年輕父母平日要上班、養育小孩、操持家務、孝敬長輩,時間分配很吃緊,如果三代能一起生態活動,阿公阿嬤可以看到孫子孫女,透過活動傳承長者智慧,同時滿足學習、健康與休閒的需求,對年輕家庭似乎是個很好的選擇。 在此建議下一次的活動,把插秧以及後續的田間管理,大人和孩子們的「學習、反應、行為、成果」拿出來回饋討論,可以讓「愛地球」認知與實際行動縮小差距,並且強化正確的內在動機。另外,臺灣有些田租地耕作一期幾千元,為了增加孩子的金錢觀、成本收益,以及認識生態價值,農夫以「一整期的收成換算做租金」是否合理也可以做為活動課題。 種得漂亮是一種成功,有病蟲害可以學習又是另一種成功,不論未來實驗生態田成果如何,光是寒流中整地、插秧的精神,透過無遠弗屆網路分享、發酵的效應,荒野親子團在關渡實驗生態田已經帶領出一種成功的精神。   後 記 我在寫《稻田裡的教室》時,心中祈禱能在關渡平原設置「生態教學田」,荒野親子團真的實現我的想願,這幾天我才知道,原來《稻田裡的教室》第205 頁在彰化社頭稻田用刷子刷雜草的兩位小孩已參加荒野新竹親子團多年。希望全臺更多親子團一起來稻田求健康、塑品德、增智慧,大小手心創新米文化,以善和愛的行動讓地球更好。

野溪踏查與我

2016-04-11

文、圖/曾志雄(荒野臺東分會野溪調查小組,自然名:珊瑚蟲) 三月的野溪踏查日當天(三月二十七日),除了既訂行程有奔鹿團的小鹿會隨行之外,另外還有二組人馬要和我們一起踏查。一組是公視節目「我們的島」要來跟拍,另一組是商業週刊雜誌社要來採訪。依組長楊坤城(自然名:大冠鷲)的想法,應該會讓野溪小組的成員也接受他們的訪問。所以,為了避免被採訪時答非所問、無法適切地傳遞野溪小組成立的初衷,於是趁有空時來整理一下,近一年多來和野溪小組夥伴們一起行動的感想,也算是一種省思及前瞻。 我為什麼會參與野溪小組的踏查?這對我而言是一種自我追尋,我指的是踏查的歷程。我是屏東人,記憶中對家鄉的印象,就是自己小時候走在村子附近那條林邊溪的經歷。家鄉留給我的美好回憶,約有九成全是那時獨自一人在河床上玩水、挖砂、抓魚、看鳥的經驗。小時候,村裡或許還是有沒去河邊玩耍的小孩,不過我周圍的友伴全是會玩水的人。所以,大夥一起到河裡玩水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當然,每一年被水淹死及關於那條河的水鬼故事,也伴隨著我們長大。然而我到底是在幾歲時遭遇了溺水甚至差點淹死的事件,事到如今已經完全沒印象了。但是,我並沒有因為那時的溺水經驗,使我害怕親近水。或許,是因為那時年紀還太小吧! 由於上述原因,讓我自民國八十四年分發到臺東服務後,再也不想回家鄉去。因為,小時候的那條林邊溪,已不再是我記憶中的樣貌。我算是一個很悲觀、很鴕鳥的人。在加入野溪調查小組前,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主動踏入野外。加入野溪調查小組後,我慢慢地找回童年的自己。與小組的夥伴一起走在臺東的溪床上時,我漸漸回想起,溪流是我小時候的美好回憶。這是我一年多來,每個月持續參與踏查的主因。 然而,隨著人的年齡增長,懂得愈多,享受了愈多的資源後,也發現了身上背負著很多的重任。往往,重責大任存在與否,只是個人認知的問題,或者說,是否選擇主動意識到「這是自己的責任」。三月二十二日當天,拜會立委劉櫂豪辦公室,我算是與會的陪同人員,意思是,我並沒有主動參與發言,頂多是補充發言的角色。其實,當時內心也有話想說。參與野溪小組的活動後,只要是持續一直跟著踏查的夥伴,我們都會認同大冠鷲的看法,也會形成相同的念頭:臺東的野溪,經不起目前的整治水泥化。每一條被整治的溪流,不管是有沒有常流水、是不是重要的保育棲地、使用了什麼工法進行整治,結果都是一致的——溪流水溝化。唯一不同,只是水泥建構的規模或範圍的不同。被整治的溪流,都具有相同的特性:生物棲地被破壞。 臺東,總共有多少條溪流呀?或者說,還有多少條還沒有水泥化的溪流?今年三月五日,騎著機車從臺東市到長濱。從進入成功開始,除了漏記錄的小馬橋之外,一共記錄了成功鎮半屏橋到.橋共三十二座橋,長濱鄉從旦滿橋到樟原橋共二十三座橋,其中因為雨勢太大以致於有一些橋沒有記錄到。光是成功加長濱至少就有五十五條溪流。這五十五條溪流有完全沒有整治的,也有已經被整治的,當然,待整治的也開始一條一條出現。整治後的結果,就是一條一條的水泥水溝出現。看到這樣的現像,我總覺得,這是不是在補全自我離開家鄉後,我所沒有經歷到的家鄉溪流水溝化的過程呀? 除了每個月固定參與野溪小組的踏查,我自己因為要外出空拍的緣故,還會順便看看當天所經過的溪流狀況。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為了要記錄利嘉溪出海口到知本溼地的海岸林,選定了呂家溪出海口當起降點。那一條呂家溪讓我更深的領悟到悲痛。呂家溪算是一條灌溉用的水泥化水溝,出海口的溪水惡臭混濁,黃褐色的沉澱物直接停滯於溪床底,還沒走近就能聞到類似家庭廢水的硫磺味。溪裡看不見游魚,臨近空中也沒有任何水生昆蟲。這種狀態的灌溉溝渠,其實在臺東縣比比皆是,習以為常,或許在西部,大家對農田水溝的印象就是如此吧! 所以,這是什麼狀況?連臺東這號稱臺灣後山花園,以生態及環境優美為吸引力的地方,連農田旁的任一條水溝都毫無生態資源時,生活在這邊的居民從小對農田旁水溝的印象只剩下髒、臭。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孩子,他們會認同這塊養育他成長的土地嗎?他們會以身為臺東人而自傲嗎?再加上,當我們這些已經長大、有能力做出一些行動來改變現況的成人,都允許臺東溪流的棲地環境,在大多數人們,幾乎、甚至是完全不知道生態及棲地的可貴及美麗時,就讓公部門一條一條的,慢慢將全臺東的野溪全部水泥水溝化。當孩子們長大時,他們只能去聽曾經知道、接觸過臺東野溪之美的人,以口頭或者有幸被影像記錄下來的二手或三手資料去知道,原來臺東的溪流曾經如何,這樣的狀況,並非我所樂見。 我沒有能力阻擋巴西熱帶雨林被開墾,我也沒有能力讓北極熊居住的北極冰原停止消融保存牠們生存的棲地。但,我實在不想讓我現在居住的臺東,成為一段口述歷史裡,只能向長大的孩子述說著,臺東的溪流我曾經見過它們的美;只能讓長大後的孩子看著水泥化的臭水溝,要他們想像這曾經是條生態豐富,有魚群水中游動,有蝦蟹在溪床中爬行,空中有蜻蜓飛舞,不同的季節植被呈現不同的樣貌,四季的輪轉是以生命的形態變化讓人親眼可見的溪流。 被稱為夢幻湖的知本溼地,我十多年前有幸曾經在三和的山上,遠眺過那一大片藍,如今僅剩下原來的幾分之幾我不得而知。夢幻湖被開挖的那時,我沒有在現地,我也沒有發揮出我那時能做出的行為。現在,加入野溪小組後,我又慢慢的陷入同樣的困境,預知現有的野溪生態棲地即將慢慢的消逝。我不該再說,我無能為力,我無能為力去改變政府對野溪粗暴的整治手段。我個人的力量是小的,但參加野溪小組後,我發現小組夥伴中,每一個個人都正發揮著他自己的能力,當個人的力量集合在一起時,拳頭一致朝向同一個方向,甚至是同一點出力時,那讓人感到無力的個人力量,就不再是沒有影響力的對空揮拳而已。 要說野溪小組能影響公部門成為重視生態,以環保、共生、生物多樣化,棲地維護為職志的保護力量,這或許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無力、無可奈何的頹喪感一定會遇到。人生本來就不全是順心如意的,就當修心嗎?這不會是我參加野溪小組的目的。我雖然不像凱薩大帝那麼偉大,但他的那句名言:「我來,我見,我征服。」應該可以成為我的目標。我參加野溪小組了,我親自踏查了,我向公部門表達意見了。至於成敗是非,這不是我該去看重的。因為,野溪小組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野溪小組是一個群體,是一個分享、成長、奮鬥的組織。說到這邊,順便召募新成員,臺東的野溪,需要有人去關心,野溪小組,需要更多關心臺東環境的人一起來努力。   延伸閱讀: 水保局首度與民團對談野溪治理(荒野快報283期) 一群門外漢 揭開政府治惡水真相(商業週刊第1482期)

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會員代表名單及選舉公告

2016-04-07

親愛的荒野夥伴大家好: 荒野保護協會在眾多關心台灣環境朋友的支持下,已經穩健走過二十年,作為一個關心自然教育與環境保育的團體,我們邁步向前,將一顆顆守護種子灑佈在各地,成為一股股在地守護的力量。 我們持續透過與政府機關對話,建立環境教育基地,與企業合作,帶領員工學習永續生態的觀念;並繼續嘗試新的環境信託模式,募集更多志工維護棲地生態;培養親子共學,讓家庭發揮力量,發展不同解說方向,讓解說教育更加多元深入。 過去每一年我們至少辦理兩百場的自然體驗活動,超過一千場的推廣演講…,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曾說透過教育做環境保護,才能擴大參與面,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在荒野快樂修行,又去影響更多人,從改變生命的根源去愛人、愛土地,這是荒野對台灣社會的最大貢獻。 守護棲地永遠是荒野最重要的目標,我們已經蘊積足夠的力量,可以跨步邁向棲地保育,荒野相信唯有不斷透過保育、復育、教育的方式,才能達到「讓大自然自己經營自己」的最終目的,而這也將是我們邁向未來不變的方向。 會員代表大會是本會的最高權力機構,所有重大決策都需要會員代表大會的通過,會員代表肩負著未來協會發展的要務,他們將選出理監事,再由理監事中選出常務理監事來負責平日的會務推展。 怎麼樣的選民選出怎麼樣的代表,當我們期待台灣民主發展更加往上提升時,更該發揮荒野最重要的傳統之一【溫柔革命】,也就是從我們自身的改變和參與做起。 5月14日(週六)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邀請您參與會員代表的選舉,投下您神聖的一票。 選舉人名冊依通訊地址所在的分會造冊,若需更動,請於5月6日(週五)前向分會秘書確認更改名冊。   主旨:第八屆會員代表選舉公告 說明:本會第七屆會員代表任期將屆,為俾利會務運作,故依本會章程規定進行改選會員代表。 公告事項: 一、投票時間:中華民國105年5月14日(週六) 上午10:00-下午4:00 二、投票地點:各地分會所,共11處。 三、投票資格:5月9日前繳交105年度年費之年滿20歲有效會員者。 四、具投票權之會員,請攜帶身份證及印章前往投票所投票。 五、各地區會員代表候選人參考名單,將在5月01日於網站公告。     各地區 應選 名額 投票所地址 連絡電話 台北分會 36 台北市中正區詔安街204號 (02)2307-1317 桃園分會 9 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 (03)283-0944 新竹分會 15 新竹市東區公園路86-1號 (03)561-8255 台中分會 12 台中市北區育德路115號 (04)2206-8468 雲林分會 2 雲林縣斗六市慶生路300號2樓 (05)552-9002 嘉義分會 3 嘉義市新建街79號 (05)291-1547 台南分會 7 台南市東區裕農路288巷15號 (06)260-7259 高雄分會 10 高雄市三民區重慶街299號 (07)322-7526 宜蘭分會 2 宜蘭縣五結鄉二結路486號 (03)964-1059 花蓮分會 2 花蓮市化道路141號 (03)824-6613 台東分會 2 台東市中華路一段684號 (台東大學台東校區綜合大樓二樓) (089)219-020 合計 100 註1:各分會會員代表的名額,以各分會4月底有效會員人數為基準試算。 註2:投票時間為上午10:00 - 下午4:00。 *代理說明:會員若不克出席選舉,可使用附件內「會員委託書」自行委託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