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墾丁南八解後記

2015-02-06

文、圖/張健常(荒野台南解說員,自然名:朽木) 選在2014年最後一個假日到南台灣墾丁國家公園享受溫暖的冬陽,這是台南分會第八期解說員的期末旅行,為長達四個月的訓練課程譜上完美的句點。 這次活動召集人郭慶祥(自然名:欖仁樹)請到曾任職總會推廣部的龍頭,顏士傑負責行程規劃、解說導覽及食宿安排,在其引領下,走訪幾處祕境進行生態之旅,令人讚嘆是墾丁這處遠近馳名、遊人如織的山海寶地,竟有非常豐富多樣的飛禽走獸與心曠神怡的天然美景。 墾丁國家公園成立迄今已逾30年,是台灣第一處公告設立的國家公園,海、陸域面積廣達三百多公頃,園區內動、植物、鳥類、爬蟲、哺乳類、昆蟲種類繁多,堪稱南台灣野生動植物的基因寶庫。 首日中午約在龜山步道口會合,龜山其實不算一座山,而是恆春平原西側隆起的圓形山丘,遠望如龜殼而得名,史前遺址豐富,自清末以來即屬軍事管制禁區,因人為干擾部分天然的植被環境,且約20年前引進銀合歡後逐漸蔓生,取代原黃荊與榕樹等優勢樹種,植物生長特性需耐鹽抗風抗旱。木棧道平緩宜走,入口處一棵結了黃澄果實的無患子像是歡迎我們到來,沿著藻礁構築的山壁拾級而上,槍刀菜頂著紫色小花兒散生兩旁,映襯四季如春的地名。不一會兒功夫已來到「山頂」,這裡海拔雖僅72公尺,但視野開闊一望無際,隔著北方保力溪,四重溪與海口村相望,海口位恆春平原北端,也是海洋,平原和山地交會處,清光緒六年(1880年)為便利運輸在此設港。恆春縱谷平原沿恆春斷層形成,數萬年前可能仍是盆地蓄水成湖,後來恆春西台地因海蝕剝削,湖水退出而成今日風貌。東面可見五里亭機場,恆春鎮日益繁華,往西可見海生館的水藍色大屋頂,據說天氣好時更可遠眺高雄85大樓及小琉球,比起著名的景點「關山夕照」,這裡多了一些清靜靈秀之美。 一行人順道瀏覽了福安宮,這座號稱全台最大的土地公廟宇,其前身敬聖亭,創於明永曆16年(1662年),距今已300多年歷史,周圍不少賣小吃特產的店家。後驅車來到龍鑾潭自然教育中心,每年秋天到隔年春天,這裡都會聚集大批渡冬的水鳥,諸如雁鴨科、鷺科、鷗科和鷸鴴科等鳥種,戶外的大草原則豎起許多可愛造型的野鳥立牌,每個都凸顯出不同鳥種的特色,像全身烏黑,伸著長長黃嘴的,一看便知是隻鸕鶿。 建築物旁圍著一棵型態優美的苦楝,設置半圓形的解說平台,就著潭邊築有一道長滿辟櫟的賞鳥牆,牆上留有高低錯落的四方孔,這種設計方式也普遍推廣到許多賞鳥地如關渡、七股及四草等,無非是希望人類欣賞鳥類活動的同時,勿對其造成干擾。 我們在館內參觀陳展解說及二樓望遠鏡實際觀賞後,由顏士傑(自然名:龍頭)帶領繞行至另一頭的幾處溼地,這裡人煙稀少相對鳥況豐富,從望遠鏡中看到高蹺鴴、紅冠水雞和好幾群優遊巡弋的澤鳧,更難得是巧遇一隻身材高挑的白鸛。 晚上餐後在民宿安排的重頭戲,當然包括各小組準備的餘興節目,髦牛精心製作的回顧影片與水滴小姐充滿感性的旁白搭配音樂旋律,學員們閉著眼睛,讓思緒又重溫一次舊夢。 隔天行程是上社頂公園的凌霄亭看日出並頒發結業證書。每年十月開始,清晨的凌霄亭總是人聲鼎沸、摩肩擦踵,只為一親灰面鷲或赤腹鷹芳澤,這次雖沒見到猛禽,卻瞥見枝頭一隻忙著摘野果的獼猴。當朝陽從太平洋的雲端升起那一剎那,金色光芒染紅了每位學員與輔導員的臉龐,分會長洪秀燕(自然名:黑琵)與召集人欖仁樹分別將結訓證書及領巾頒贈給每位學員,再來個荒野式的擁抱,向森林呼喚內心對荒野與自我的期許。夥伴們在平台合照後繼續下一個景點,穿越籠仔埔草原到風吹沙。 近年來在墾管處落實保育政策宣導下,漸漸多了一個明星物種—梅花鹿。台灣以鹿為名的地方還不少,如鹿場、沙鹿、鹿港、鹿谷、鹿草等,反映了早期鄉間平原丘陵遍佈梅花鹿的景象,不少古文獻都載有荷人據台時外銷鹿皮的紀錄或平埔族獵鹿的繪畫,隨著數百年來的農牧生產土地開發,梅花鹿也伴隨許多野生動物消失滅絕,自從1969年台東鹿野最後一隻梅花鹿魂斷槍下,也正式宣告這種溫馴的哺乳動物自野外消失。直到1984年從圓山動物園挑選22隻梅花鹿開始復育起,目前保守估計已成功繁殖了二千多頭在恆春半島,牠們幾乎沒有天敵,卻也延伸一些負面效應,諸如破壞農作、吃掉黃裳鳳蝶幼蟲食草馬兜鈴,或某些珍貴植物,未來如何平衡大自然的生態,還有賴相關單位好好規劃一番。 籠仔埔草原,無疑是這次旅程最精采的記憶,偌大草坡,藍天綠地像極了WINDOWS XP的開機畫面,所不同是視野的盡頭更多了一片蔚藍的海洋,暖陽高照,和風徐徐,大人小孩在草地上翻滾奔跑,當然也有即興的跳躍KUSO照,黃文忠鬼點子特多,用兩腳張開代表八,與後排張開雙手,留下一幅經典的畫面。 最後參觀了國家公園遊客中心與恆春古城門後依依不捨打道回府,為這次旅程留下難忘的回憶。

荒野台南第八期解說員訓練旅程

2015-02-06

文、圖/黃文忠(荒野台南解說員,自然名:黑翅鳶) 追溯,在報名荒野八期解說員訓前,詳讀簡章的前言站著的八(8)與躺著的八(∞),深具吸引力、課程豐富多元及優質講師群,衡量工作職場時間沒問題,印章就給它戳下去了(提交報名表)。再來,安排確定每月星期六在南瀛科學教育館天文志工的值勤時段,依四個月修課全部調整好。時空飛逝,至今如願地完成所有課程學分,讓自己完成林慧年講師在有意義的解說課程中銘記:「學習的主權在於學習者身上」。 2014年8月30日是開訓的第一天,我心想:「會有什麼類型人會來參加八期的解說員培訓?」在集合點遇見夥伴:「這是荒野八期,請簽到」。隨後,學員們手拿一張紙條延路記錄所見,一路上觀察至此,茂林烏巴克藝術空間,兩排屋舍,綠草如茵佇立紫斑蝶鐵工藝術,好讚的山谷!「來來來,歡迎大家!」,原來他是八解的召集人郭慶祥(自然名:欖仁樹),我分享旅程觀察的心得並獲得一粒石栗。此候,夥伴再分發一張自觀圖,圖中樹上樹下有十位小孩,自己觀察會在哪個位置上?我是站在樹上?樹下?還是……?好吧,先將問題放在心底開始觀察、探索、體驗導引與對話,當天分組為天、地、心組相互整編、擬態、遊戲認識彼此;有蟲、魚、鳥、獸組別交錯傾聽、體驗與同期學員分享,在各組輔導員融合荒野精神的帶領下,讓肢體、語言有感覺地回應自然,荒野八期解說培訓的幹部與總召集人組織能力,實在迥然不同於文史志工培訓之風格。 我對開訓印象深刻,大夥在山澗溪谷旁聆聽,靜默中,仰望夏季星光。夜晚時,在樟樹下暢談,靜謐中,俯視夏季燭光。隔日,茂林情人谷天組,以崇敬的荒野信仰向山林祈禱生命永恆,在溪谷澗脫下步鞋靜靜坐著躺著,仰著只看一石,只看一樹,或只聽一音,讓腳丫體驗溪水的流動,也讓初衷流露不用言語,靜靜體會,陽光是山谷的畫師,溪水是山谷的色盤,落葉是山谷的筆觸,蟲鳥是山谷的精靈,站著的(8)在擾動中樂觀,舞動裡閃爍潛能;躺著的(∞)在極靜中靜默,蘊藏著無限能量,領悟的不是解說而是如何說服自己進入自然荒野。 在室外,婆娑之島旅程,開始就有一種來荒野真的瘋了的興奮感,不瘋狂枉少年也不會有雋永情境留心中,是啊!沙岸是故鄉的連結,赤腳感觸沙的細緻,一吸二呼著海風的鹽度,遠望著防波堤近看著塑膠瓶蓋,是一愁緒;沿岸看著防風木麻黃,卻防不了海岸漸漸退縮,一豎二臥枯木的想像,頑皮像一隻野貓飛撲空中與蝴蝶戲耍,是一激盪。如,崁頭山實習解說時也見識伙伴認真、合作與推廣運作模式。想想身處於不同志工團隊,棲地時間與組別搭配是我選擇定觀,定時定點觀察是荒野解說員練功場域。 在室內,講師感性與理性地分析,福爾摩沙3.6萬平方公里土地,環繞1.5千公里海岸與群島美與殤;實地體驗與分享,台灣高山、丘陵、平原與溼地植物林相多元與動物的多樣;實踐著對土地自然農作、對海洋污染及開發議題等環境倡議。如,一句「鳥類是環境的指標」閃過耳際,思索其中連結便化身自然名為黑翅鳶,「鳶」厲翼(台語),睜開虹眼微觀,聆聽土地的聲音時,告訴我說:飛翔覓食時,既然無法知道所有,那就選擇做能做的。 旅程中的車友蔡木隆(自然名:老鷹)、陳秀雅(自然名:水滴)、王秀婷(自然:氂牛)共同搭乘一車,第一次目睹埃及聖環,開啟都是小鳥的話題,此後水滴編導自然名:太陽出來了,老鷹飛過天際,翱翔在天空,黑翅鳶說你飛你的,我還是喜歡「停在樹上」,高大壯碩的氂牛抬頭看看兩隻鷹,不禁嘀咕著「平平都是小鳥,啊那也差這多」。黑翅鳶站在那(自觀圖)?我還是喜歡「停在樹上」與八解結識在墨西哥合歡樹下。 如,席慕容《一顆開花的樹》詩詞: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這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兩天一夜結訓日,日行一步一腳印在土地奔走,夜宿一笑一淚抖動中搞笑,再次久別重逢獵戶座之星光與感動奶瓶座之燭光,八解培訓由台南分會長洪秀燕(自然名:黑琵)授領象徵永續標誌的荒野結業証書與領巾中畫下句點。黑琵說:「南八解草原大翻滾,滾動八解綿延不盡的自然之情,天地之愛……,開始了。」

把屋頂還給荒野 讓荒野回到生活

2015-01-06

文、圖/范明哲(荒野台南綠屋頂講師,自然名:老貓)、 閻芸慧(荒野台南綠屋頂講師,自然名:光蠟樹) 一年前我們的綠屋頂開始動工,我們自己DIY打造了23平方公尺的園地,用來種蔬果瓜豆,還有一個種水生植物的生態池,短短3個月的時間,就有一些蔬菜生產,5個月屋頂的豆棚已形成了一個可以遮蔭的綠色隧道,10個月蜜棗樹結實纍纍,在其間誘蝶植物早就胡亂自長,蝴蝶蜜蜂鳥兒也天天來拜訪。我們做了什麼呢?我們只不過在屋頂提供一個適合植物生長的集水透氣環境,讓這環境像荒野一般充分利用陽光空氣水資源,就只做了這麼一些點改變,很快地自然生態就回到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不必到鄉下去買塊地,也能實現採菊東籬下的理想,不再被困在都市的水泥叢林裡,走上屋頂立即感受自然生息、季節循環、與萬物間的平衡關聯。由此我們發現只要放下成見,敞開心胸,開始行動,荒野很快就會回應我們,生態自然回到我們身邊。 開始打造綠屋頂的動機出自對氣候變遷的因應,首先是想讓房子降溫,其次是想讓屋頂接蓄一些雨水,第三想自己生產一些蔬果。夏天屋頂曝曬在陽光下溫度常常達到四、五十度,赤腳踩踏兩下都會受不了,若能遮陽,減少冷氣的使用,就可以節能減碳,節省家庭電費。我們的都市土地都被水泥柏油鋪蓋起來,荒野原來涵養雨水的功能消失殆盡,只能靠排水系統讓水一直往下游流,這些年來暴雨總是造成低窪地區淹水,如果每家的屋頂多少接蓄些雨水,多少總可以降低排水系統的壓力,減少下游淹水的頻率。近來頻頻爆發食安危機,讓人真不知到底什麼樣的食物才可以吃,自家生產一些蔬果食用,是遮陽蓄水之外附加的功能,我們並不想取代農夫生產所有蔬果,自己種植除了吃得的安心之外,起碼對甚麼是安全食物比較有概念,對自己很難種好的蔬菜,外食時盡量避開,應當是合理的推測。 綠屋頂的荒野觀點 經營綠屋頂一段時間之後,我們認識到打造綠屋頂,這便宜簡單又可以DIY的做法很值得分享出來;也逐漸地體認到:綠屋頂不只是節能減碳、接蓄雨水、種植蔬果花草,從環境正義的面向來思考,綠屋頂的價值更在於「把屋頂還給荒野」這項觀點。就像荷蘭人在經歷數百年與海爭地之後,提出「還地於海」的概念一般,我們呼籲:「把屋頂還給荒野」,大家把屋頂都打造成荒野綠屋頂,邀請「荒野回到大家的生活中」。 何謂荒野?對一般人而言「荒野」似乎是荒煙漫草的同義詞,對荒野人而言「荒野」是物種賴以生存生態豐富的自然之地。然而在文明的侵襲之下,自然荒野逐漸減少到危機的狀況,因此我們透過各種努力去保護自然荒野,除了保護自然荒野,「荒野綠屋頂」所要作的是把原為荒野的都市空間還給荒野,這個「荒野」是重新定義的荒野,這定義從功能性觀點出發:荒野功能是善用陽光空氣水資源,並一次再一次的循環使用,不會有任何浪費。 這觀點比遮陽降溫要更為正向,是更積極的節能減碳。遮陽降溫是把陽光推擋於外,認為陽光有害需要遮擋排斥,「荒野綠屋頂」的荒野觀點認為陽光是天賜能源,當然要更積極的接受陽光使用陽光。舉例說,屋頂上使用簡單設計的太陽鍋煮飯,夏天4個小時可以煮一鍋飯,換算太陽鍋面積與電鍋效率,可以粗略推論:屋頂1平方公尺吸收的熱能約相當於2個800瓦的電鍋。這麼多的能量,我們只想遮陽排斥,不想辦法拿來利用,任由它烤我們的房子,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把屋頂還給荒野,讓都市屋頂恢復荒野功能,荒野功能不只使用陽光,也能使用其他資源。植物接收陽光能量、吸收空氣中二氧化碳而生長,並且滋養萬物;不只二氧化碳是資源,空氣中占70 %的氮氣也是資源,它會被豆科植物藉根瘤菌吸收,當然根也會藉其他益菌從土壤中吸收氮磷鉀等養份,長成莖葉花果;落葉枯草也是資源,它們可以分解成為養份回歸土壤,土壤也能夠成為各種昆蟲微生物的家園,植物昆蟲微生物、鳥類甚至蝸牛壁虎,它們演化出的共生關係,早就是人類社會不可或缺的資源。 集水涵水保水也是綠屋頂的荒野功能,收集雨水不是為沖馬桶洗地板備用,無論雨水或澆水,水會被一次又一次的循環使用,首先水直接提供給植物生長所需,也蓄涵在土壤中提供許多生物生存,往上蒸散的水氣和葉面放出的水氣,又可以調節城市空氣的濕氣溫度。 這一切陽光空氣水的循環使用,不需複雜困難的工程,只要我們善用閒置的屋頂,建構適合植物成長的集水透氣環境,讓荒野功能自己發揮就可以達成。如果這樣的想法與做法可以擴及整個城市,想想看:那一天「看見台灣」空拍城市,到處都是生機盎然綠油油的樣貌,那景象會多麼美麗。也只有大家一起來,大家的屋頂都成為荒野綠屋頂,才能降低整個城市的熱島效應,讓文明世界與自然生態共生共存不再對立衝突。 建構集水透氣的荒野綠屋頂 接著來談談荒野綠屋頂的建構原則與方法。提起綠屋頂,很多人總會憂慮建物的安全:包括載重安全、植物竄根、防水層破壞造成滲水、排水管被落葉泥沙堵塞等問題。事實上一般人未能思及的另方面考量是植物能不能安全活下去,這就需要考慮:植物生長所需的土壤厚度、土壤體積與透氣性、集水量大小,和根菌共生等問題。荒野綠屋頂建構的集水透氣環境,兼顧建物安全和植物生長,可以一併解決所有問題,採用的原則很簡單:(一)只做1/3面積 (二) 採用輕質軟性的材料 (三)使用改造的輕質土壤。 如果在屋頂鋪滿10公分的泥土,當它澆滿水,整個屋頂的載重就接近一般建物安全載重200 Kg/m2的臨界值,其他設施就都別做了。再說10公分的泥土厚度也不夠拿來種植樹木,因此建構荒野綠屋頂的第一項原則是我們只做屋頂的1/3面積,如此可以集中堆高土壤在局部區域,足夠厚度的土壤可讓更多樣的植栽生長,方便配置樹箱菜圃,同時還有1/3屋頂面積可以發揮接蓄雨水的功能,澆水時則可以比10公分厚度保留更多的水分。第二項原則是採用輕質軟性的材料:不織布、塑膠布、排水板,製作樹箱、菜圃、花圃;不用水泥、磚塊,既避開不必要的重量負擔也減少不必要的體積;不織布輕質透水透氣、泥沙不滲出、又阻擋粗根竄出,耐受長期的風吹日曬;而且它便宜、容易施工塑形、方便DIY,所以我們使用不織布當綠屋頂建構的主要材料。塑膠布則是配合不織布做集水用途,我們把它放在不織布樹箱、菜圃最底部,邊緣拉高約10公分高度當做集水層。第三項使用改造的輕質土壤,樹箱底部10公分高的集水層完全堆疊落葉枯草,它們蓄集水分的能力接近泥土的三倍,重量卻只是泥土的1 /14。集水層上方是種植層,我們用一層土一層落葉枯草的方式,層層堆疊構成種植層的輕質土壤,果樹的種植層高度約30公分,種菜約15公分,種花草約10公分。這樣的種植層使用大量落葉枯草,減少土的用量也減輕屋頂載重。經過幾個月的時間,落葉與泥土透過根菌共生、蚯蚓蝸牛的活動等,會逐漸轉化為透氣的優質壤土,並且它的透水、涵水、排水性都比單純使用泥土好得太多,讓根容易呼吸、植物健康生長。落葉枯草取自公園,我們拿這些落葉枯草當作資源來再利用,成為集水涵水材料、轉化成壤土,而不讓這些植物吸收陽光空氣水製造出來的有機質,當作垃圾送進焚化爐燒掉,把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氣中,也是一項更積極的節能減碳的做法。 建構了這樣集水透氣的環境,夏天雨季荒野綠屋頂只靠雨水就可以,即使在高溫無雨的日子,也可以兩三天才澆一次水,相較於一般盆栽需早晚澆水,實在是省水省力。台灣位處環太平洋地震帶,大小地震不斷,房屋樓地板多少都會有些裂縫,集水透氣樹箱、菜圃並不直接接觸屋頂地板,3分公高的排水板置放兩者之間,下雨和澆水後水可以很快地排掉,除了排水也透氣,使得屋頂熱氣容易溢散,另一方面也有方便監控植物竄根與否的功能。 人人都可以打造荒野綠屋頂 很多人會問:自己DIY需要多久時間?會不會很難?其實荒野綠屋頂施工真的非常簡單快速,20~30分鐘就可以做好一個樹箱,照片中台南分會門口7公尺長的L形花圃,7個人前後只花了7個小時的時間就完成了,由這張照片也可以看出,荒野綠屋頂的建構方式也可以用在陽台或騎樓空地,無論大小空間都可以。而且荒野綠屋頂造價很便宜, DIY價錢1平方公尺大概只要1000元,這價錢包含土方與運費和吊車費,如果不需吊車又可省1/3左右。 打造了荒野綠屋頂之後,在屋頂上度過了許多愉快的時光:發現白頭翁夫婦築巢於百香果樹下並記錄其育雛的過程,與帶著雛鳥來覓食的斑文鳥家族不期而遇,替開滿豔紅誘人花朵的鵲豆以及被它吸引來的蜜蜂拍照,欣賞生態池中每天開的睡蓮丰姿,思索植物間的共生、根菌共生、蝸牛蚯蚓毛蟲與植物間的關係,感受四時變化與萬物生息的關連。我們更深刻體悟人是自然的一部份,必須為守護自然盡一份心力。一些關心生態環境的朋友,對於許多因經濟開發而破壞生態的情況,常常痛心沮喪,那麼我們何不從己力所及的地方立即開始!我們可以開始於「把屋頂還給荒野」,希望也相信更多人參與之後,荒野會回到我們大家的生活,我們與大自然可以更和諧相處。 歡迎至「荒野台南綠屋頂」臉書社團了解更詳細的資訊,或由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網頁連結「綠屋頂」參考。

翔鷹成長回顧

2015-01-06

文/蔣聿涵(荒野親子團高雄二團翔鷹團畢業鷹,自然名:Kitty 貓) 「嘿!我們來組翔鷹團吧!」還記得在奔鹿參加某次大露營時,吳玟誼(自然名:虎鯨)和一些奔鹿長老級伙伴們提出。當時的大家幾乎都是準畢業鹿,但還是想繼續和荒野的伙伴們一起努力,一起瘋!很希望能一起創團,但後來礙於將升高中的學業壓力,這件事也被迫沉入海底。而後來,我搬到了台南。 直到某天,忽然接到消息有伙伴們已經組了翔鷹籌備團,問我是否願意參加,當下我二話不說立刻答應。第一次見到翔鷹的伙伴們,除了張舉彥(自然名:大王燕)和李宜家(自然名:波斯貓)是熟面孔外,其他都是生面孔,但他們的熱情讓我融入他們快樂的氛圍裡!經過多次的討論,最終擬好了行事曆和行動方案,而這期間加入了數位新伙伴! 「終於成團了」還記得那天由林耀國(自然名:藍鵲)為我們將屬於翔鷹的徽章「黏貼」在我們的胸口,那天充滿夥伴們的期許與勉勵。從一開始的籌備團到翔鷹正式成立,並到現在第二屆的翔鷹,夥伴們經歷許多深刻的回憶。第一屆翔鷹「深山膽識訓練」入團儀式;第一次帶活動,和小蟻、小蜂、奔鹿一起小鬼當家;參加大露營;爬上了北大武山;順利完成CEI準備及完成活動。 一路下來很開心,很瘋狂,有點累但很感動!而參加翔鷹後的幾年下來,總是惦惦的我好像也慢慢被激發出多話的本性!更開心有機會訓練自我成長,很幸運能再回到荒野親子團,再次與伙伴們一起活動,一起經歷酸甜苦辣。現在,我畢業也一段時間,在書寫這篇文章時再次回憶起那些待在翔鷹的日子,我想這些回憶一定會永遠住在我腦海裡。「I will fly like an eagle! 翔鷹翔鷹,GO!GO!GO!」 延伸閱讀 那天起,我們一同展翅高飛 翔鷹創團心路歷程/一日翔鷹人,終身翔鷹人

翔鷹創團心路歷程/一日翔鷹人,終身翔鷹人

2015-01-06

文/張舉彥(荒野親子團高雄二團翔鷹團創團鷹,自然名:大王燕) 2011年荒野全國大露營,南部營區設立於澄清湖。活動當天,我鼓起勇氣向親子團總團長提出,想成立翔鷹團一事。我的高中生活,大概就是從這一刻開始改變! 起初的想法很簡單,只是想完成親子團的四團一會制度。沒想到後面的歷程是如此艱辛。剛開始一頭熱的熱情,後續因時間無法配合,接著沒有下文,再經檢討失敗原因後重新出發,不斷的以這種模式循環。最後蘇伯昇(自然名:冰川)、李勇諭(自然名:夜月)和我及決定放棄玩樂的時間,認真投入翔鷹團! 籌備之初,我們需要一個大方向,一個如何運作翔鷹團的方向。所以我們詢問親子團的幹部們,經過幾次會談以及向荒野長官請教,我們找到了如何運作翔鷹團的模式。這使我了解,翔鷹雖然是個以青少年自主的團體,但是沒有大人的幫忙非常難起步。 當我們認定明確的方向後,進入第二階段——運作。我們有了時間、有了方向,接著就是該如何運作翔鷹團。翔鷹不只要學會如何獨力完成目標,還要學著如何與夥伴共同完成大家的目標,我們要學著分配工作、學會協調、學會運用現有的資源。當我們完成我們的團體行動方案時,那種喜悅、那種感動,絕對不是用言語能形容。 雖然我的經歷只有創團,無法完整參與活動內容,但是成團的過程中,我們努力完成共同目標的那份熱情,成為我們難能可貴的經驗與回憶。成立翔鷹團的經驗,不是每個人都能經歷。雖然不能傳承甚麼給學弟妹,但我們的精神,永不消逝! 延伸閱讀 那天起,我們一同展翅高飛 翔鷹成長回顧

那天起,我們一同展翅高飛

2015-01-06

文/張明松(荒野親子團高雄二團翔鷹團創團團長,自然名:玉山圓柏) 圖/荒野親子團高雄二團翔鷹團 2014年8月總會荒野快報編輯部來信,希望高二翔鷹成員能夠書寫成為翔鷹之後的心得。將此訊息傳給所有新舊翔鷹,很高興在十月底前收到三位翔鷹的心得,稍加整理後呈現如下三篇文章。 高二翔鷹團從最初無中生有到如今由梁國璽(自然名:白米)擔任翔鷹第二屆團長順利運作,轉眼已是三年多。回想翔鷹團在各級長官及荒野夥伴關注和支持下,能夠開花結果,同時台東、嘉義、台北、台南即將陸續籌備及成團,內心有許多感動。相信荒野親子團四團一會的組織架構在各地夥伴的加持下,會在未來逐漸的完成,或許這正是現有教育體制外真正的十二年一貫學習歷程。更希望經過這十二年洗禮的荒野孩童和青少年,未來在社會各階層或各行各業,能夠將荒野親子團的正能量去感染周遭的人們,使整個社會導引向健康、陽光的路途。 身為高二翔鷹團創團及第一屆團長,回憶和翔鷹們相處的過程,常常會不由自主發出內心的微笑。在人生的旅途上,很榮幸有機會和青少年朋友共同完成數件未來值得訴說的故事,那是何等興奮! 我們共同創立了翔鷹團、我們共同在荒野大露營展現活力、我們共同嚐試了有機自然田的辛苦、我們共同參與了今年在宜蘭舉辦七天六夜「國際環境守護組織」(Caretakers of the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簡稱CEI)的年會活動、我們共同爬上了百岳之一,標高3,092公尺的北大武、我們分享了彼此的個人行動方案和理想、還有淨山、淨灘、大津入團、麗湖英格拉猶攤位……,這些都將是美好的回憶。在未來的旅途中,相信曾參與的翔鷹們遇到任何挫折或困難,都會記取我們共同努力的辛苦和甜蜜,勇敢的去面對。 身為一隻翔應,翱翔天際、擴展視野;進而發揮所長,提升自我、造福周遭是我們的共同願望。願每一隻荒野中的翔鷹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勇敢的邁向人生旅程。 延伸閱讀 翔鷹創團心路歷程/一日翔鷹人,終身翔鷹人 翔鷹成長回顧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六.黃金琳

2015-01-06

文、圖/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身之所至,道之所在;動之所至,悟之所在 走訪竹東圳的人與事,總有許多的感慨,對照今人四肢不勤與對勞力的珍惜,那麼在客庄裏常見年逾八十的長者在微暈的黎明中未待雞鳴催喚就進入田野,以「勞動」來宣告一天的開始,遲暮的銀髮積累歲月的面顏,卻有著體健心明的真正靈魂,「到底什麼才叫做年輕?」水路人心中不禁暗暗遲疑。 黃金琳,與竹東圳完工同一年出生,算來已是八十六歲的高齡,世居柯湖,擔任里長多屆。2014年的正月,在福龍宮前過了馬路的芭蕉園邊,老里長雙肩扛帶起油箱的除草機,銳利鋼齒正在除草人熟稔的操縱下忽左向右的向兩旁雜草堆裡放肆游移,末絮野飛,瞬間眼前一片開闊,彷若太平再臨。 水路人見狀也想要來個鮮體驗,「這沒像你們想得那麼簡單」老先生直搖頭說不行不行。進到廟裏,講起搶水種種,回憶幼年種茶製茶點滴,口說加上動作,條理清晰,刻畫鮮明。提起這桐花秘徑,老先生說起可以帶我們走一遭,最後則會經過里長家沿著馬路回到福龍宮。挺直腰桿的老先生話語不斷,腳下更是輕快,初時路徑明顯,土質鬆軟自在行來,好不悠遊。隊伍一個停頓,前方說是老先生要咱們暫等一下,他老要到前方小解一下,未幾多時,身影乍現的他已經多了根粗樹枝實握手上,右轉上小山坡,之後幾次曲折緩升,心中了然老先生識己顧己的處世智慧,善於照應自己,卻又未外顯於形。愈到深裏,枯枝倒木遍陳,一個往上的天然障礙,斜倚的密密樹幹枝條宣示路權,「可能要開山刀來開路啦!下回再來」「沒關係,可以試試看能不能折斷」,就在水路人各嘗其法的紛擾意見中,老先生大步趨前一個漂亮的迴轉就從之中的細枝小縫中昇立高處,真是個輕盈的林間俠者啊! 地形幅度約呈四十五度的竹林區是老先生所有,他會在晨曦寒露時騎著摩托車來到最近的地方,彎身曲膝看準筍尖就刀刃進土,鮮嫩新筍逐一裝袋後再運載回家,說起這竹子學問,老先生自有一套實戰哲學,俗話說,「說到你知,鬍鬚就打結了」真是能形容我等非農事人的理解智慧。上去就得下去,陡坡直下,「這八十幾歲老人家要是跌倒怎麼辦?」水路人忐忑憂心,下得平野才領悟到,老人家自信得令人折服,看來我們只要把自己顧好就行了。 路徑後端的烏心石林是老先生親手一一種下,望高的樹體,紛落的白色小瓣片妝點著林道,幽幽的細緻,美麗無比,回到產業道路已是近一個鐘頭,只見老里長不著痕跡地拿出廳內的藤椅倚坐靠躺其上,嘴裡直招呼著大伙兒入內用茶,長者迅捷的身手對應著敏銳的心思,不疾不徐,行掌移步於無聲無形,我等後輩可得認真觀之學之行之。 記得與老里長初次見面是在2009年柯湖的信仰大廟三山國王廟(福龍宮)裏,他是管理委員會的主任委員,黑板上的字跡端秀是其親筆,瘦長挺直的他招呼我們喝茶彷若老友一般,他談起日治時代家中長輩當時經營的是鄰里間最早的製茶工廠,當時新竹與北埔往來都須行經柯湖的牛車路,直到竹東開發後到現在。「窮人耕旱田,旱田耕窮人」老里長一語道盡了農民和土地的互依與底深的無奈,韌性也在柯湖人的身上有了延伸,因為地勢只有7鄰受到竹東圳的澤蔭,先民挖埤塘蓄水灌溉形成地方上的特有景觀。2002年兒子黃宏堡克紹裘接起了里務引為地方佳話,連任至今。里誌「柯湖傳奇」就是在兩位里長父子檔的催生下完成,全里的長者少者一起調查、記錄與書寫,是一本真真實實由里民所參與地方誌。 這幾年柯湖有了不同以往的裝扮。水路曾經埋鍋造飯的樸拙樣貌已不得見,眼界豁然展開的空地原來是在今年要進行地面的鋪設與馬路的拓寬,這廟宇的低潛似乎就這麼堂而皇之了起來,農夫市集也在路旁迎客,對於發展的不得不然和必然,老人家自有其跨越時代的處世哲學,正如同其輕盈踩踏林間,幾個跳躍,一個轉身,就已回首望後塵微笑相應矣。 致逝去的感動 每週一次的竹東探訪總在半結構的鬆散間游移,也或許是這般的沒有「負荷」之下才形「甜蜜」吧?!僅占三分之一客家人的水路大隊可以在客家的土地上自在來去,若說是水路人有多大的能耐,那絕對是個笑話,倒是能在時間壓力的緊繃與無邊際放空之間擺盪,在毫無頭緒與明確方向二端尋找停佇,或許還能對其超乎常人的毅力按個讚吧! 晃晃悠悠,走過水圳七個年頭,其中,人物的觸動是最美的。要感謝的是,願意分享,願意接受邀請的人物,讓我們這群未曾在其正盛榮景時有過交集的晚輩進入他(她)的記憶盒。那些曾經,那些過往,那些事理,被遺忘的時光隨著鐘面上刻針在滴答聲中移動,就這麼愈來愈明,愈顯愈清,「記憶,是靈魂的謄寫者」,水路人秉聖哲亞里斯多德之言,在流水涓涓裏梳理屬於水路的靈魂。 每位受訪過的水路人物都是某種典範,在人生的功課上我們領略的就是一種態度吧!和自己相處,和家人相處,和老友相處,和這個大時代相處,這一系列的人物書寫,表達我們的深深感恩,總在某個水路人聚集的時刻,你(妳)們的身影,曾說過的話語,就這麼鮮活地牽引著我們曾經有過的交會,「恁仔細,承蒙你」。

給義賣品一個「贊」

2015-01-06

文/楊正字(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自然名:漂流木) 荒野的義賣品最早是伴隨攝影而來,透過攝影產生的影像讓野地有了說話的聲音,也讓更多人看見了台灣的美麗;百年前世界各國開始設立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都是透過攝影家、文學家,用雙腳走過、雙手紀錄,內化沉潛後再傳達給大眾所知曉。前理事長李偉文也在《我在黃昏的日落前趕路》說道:台灣好幾個環境守護案例的成功,也是經由荒野夥伴動人的圖片來說故事,讓民意代表、政府單位和在地的民眾恍然大悟「原來我們住的地方這麼漂亮,這麼珍貴!」 透過影像來傳達環境教育的觀念、號召民眾參與環境行動,大夥集思廣益逐漸將影像發展出周邊產品,這些圍繞著影像而設計的義賣品所募集到的捐款,就成了荒野這十幾年來最重要的財源之一。透過民眾的小額捐款和義賣品,讓荒野的行政費用有了著落,荒野也更有力量去從事棲地守護與環境教育。前幾年荒野曾嘗試用義賣品,守護新竹梭德氏赤蛙與募集愛鯊調查的研究經費,兩次募款皆獲得相當正面的支持與肯定。守護梭德氏赤蛙的行動,讓新竹豐田村的村民朋友都動起來了,除了投入營造社區自然生態環境,亦帶動社區共同維護赤蛙棲地生態;愛鯊調查的成果更受到國際上學術與保育界的重視,於2013年11月19日成功登上國際學術期刊「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 ONE)」,開創了台灣海洋保育運動先例。 隨著荒野不斷拓展以及社會的期許,荒野持續茁壯,有更多認同的夥伴付出時間、體力或以捐款來支持,以實際行動來展現荒野守護環境的決心。義賣品發起「贊助」的理想,隨著我們守護環境的腳步一直進化,從最初推動組織行政到落實環境教育一路到守護棲地,義賣品都扮演著重要籌款的角色。 荒野配合國際的環境議題活動,推出如環保材質T恤、頭巾、環保購物袋等義賣品的經驗亦學到了重要課題,公民教育的力量能將每一個人轉化成守護環境的種子,那透過行動是不是也能影響廠商的生產過程,改善廢棄物處理流程,讓綠色製程落實到生產線上呢? 消費是全民的課題,消費者透過「選擇」可以匯流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甚至影響業者改變汙染環境的製程,前一陣子台灣連續爆發了嚴重的食品安全、工廠汙水事件,把消費者和商家的信任關係破壞殆盡,也讓我們重新認識「知的權利」比消費行為更加重要。除了檢視廠商的製造流程、產品的實用性、對環境的影響,秉持著「因為需要,所以消費」的立意也很重要,不造成浪費會讓義賣品更具使用的價值,這樣的贊助對荒野就是一種完滿! 給荒野一個「贊」,這份贊助我們會感念於心,雖然沒有精美的包裝、雖然不是流行時尚,期許環境保育的概念深植人心,讓更多人了解環境保育這個公民議題。有需要的時候,到荒野的環保市集逛一逛,說不定可以找到您需要的東西喔! 荒野環保市集 樂天拍賣網 官方臉書粉絲團 臉書粉絲團每週日發布最新消息或環保資訊,歡迎加入  

從百慕達到冰島──改變我一生的海上旅程

2015-01-06

Viking Voyage from Bermuda to Iceland - a trip that changed my life 從百慕達到冰島──改變我一生的海上旅程 文、圖/La Benida Hui許沁雯(荒野保護協會志工、海洋展覽策展人) 翻譯/柯典一、劉青英(自然名:青鳥) I stood on deck and looked up at the towering mast above me surrounded by my new family for the next 21 days. This 72 foot moving island was to be my home and shelter where I would eat, sleep, and bathe below the ocean surface. The idea of being "unplugged" from the world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to travel 1600 miles to understand micro plastic distribution thrilled me. We spent two days prepping for our departure, stocking up on food, running though emergency protocol and familiarizing ourselves with all the boat parts and names. We squeezed in a last minute beach survey at a nearby location to collect more plastic samples for surface data and had our last restaurant meal with cake for dessert and a birthday song for a crew member. 我站在甲板上,抬頭看著高聳入雲的桅杆,四週圍繞著我未來21天的新家人。這座72英尺長的移動島嶼,是我吃飯、睡覺和洗澡的家與避風港。一想到「脫離」熟知的世界,航行1600英哩到無人之境,調查微塑膠的分佈,就感到非常興奮。出航之前,大夥花了兩天準備航行物資,包括裝滿食物、演練緊急處理程序、熟悉船舶各部份與名稱。最後還擠出一些時間去附近海灘調查,收集塑膠樣本列入地面數據資料,還到餐廳享用出航前最後的陸地美食,佐以蛋糕甜點,外加祝福一位新船員的生日快樂歌。 The first few days in open water were spent developing our sea legs. A handful of us including myself did get sea sick. We were divided into teams of three with a crew "on duty" 24/7 for three to four hour shifts depending on whether it was day or night. This was our only "scheduled appointment" when our team members took turns cleaning, cooking or conducting visual observation and research. We slept when we were tired and ate according to who was on lunch or dinner duty. 出海後的前幾天都在適應海上的生活,大多數的同伴包括我在內,都備受暈船之苦。因輪班需要,所有人分成三組,24小時都有人輪班「值勤」,每次值勤三或四小時,依晝夜而不同。這是唯一的「班表任務」,當班時就清潔打掃、煮餐點、目視觀察及研究。其他人覺得累就睡覺,吃飯就看當時的值班狀況。 Memorable moments were marine cetacean sightings that included whales and dolphins, phosphorescent seas that turned the ocean into a live light show at night, swimming with Barracudas when the ocean was dead calm, fishing for a tuna lunch/dinner and the 10 long days of fog…… 印象最深的時刻,是看到鯨魚與成群海豚、浮游生物把夜晚的海面點綴的像一場螢光秀、海面平靜時下海與成群的梭魚游泳、釣鮪魚當佳餚、還遇過一連十天的大霧。 This is when the cold really set in, off the Grand Banks of New Foundland where a cold current came and stayed along with coast guard warnings of ice bergs. Night and Day were the same thick grey there were no stars and no sun. Some days came with icy rain and soon almost all of us remained below deck on our breaks huddled by the radiator covered in wet gloves and socks. Relief and comfort came in the form of a hot drink made during our shifts with the occasional freshly baked bread or a piece of chocolate. We learned to appreciate the little things.  等航行到加拿大東邊紐芬蘭東南角的大淺灘(Grand Bank),就是北方寒冷洋流來的區域,沿途可看到海岸防衛隊的冰山警告標誌。當濃霧籠罩時,白天與夜晚是看不到太陽或星星的。有些日子下著冰雨,一到休息時間,大家都立馬到甲板下,依偎在烘著溼手套、襪子的暖氣旁,喝著值班時所做的熱飲,偶爾搭配剛出爐的麵包或一塊巧克力,我們學會了感謝這些小確幸。 The top three things I missed the most besides my family was living life vertically (as opposed to a 45 degree angle), a proper shower/toilet and oddly enough I really started to miss land. Not so much "home" but solid ground. This is what struck me, I may be steering the boat but Mother Nature was steering us, not to our "home -land" but to land. This became my greatest lesson on this journey, understanding the bigger picture of "home". My floating home, my family crew was my community, my neighbor was the ocean and all the living creatures in it just as much as the birds, the countries we passed, the stars we gazed at, are all a part of the "home" planet; and there was only one. 除了家人之外,我最懷念的三件事是直立的生活(而非45度),正常的淋浴與上廁所,很奇怪的是我開始懷念陸地了,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不會晃動的陸地。最震撼的是我在掌舵時,感覺真正的舵手是大自然,它引領我們到陸地,不是「家鄉的陸地」,這就是此行最重要的課程——了解那個更宏觀的「家」。我這浮動的家,如家人般的船員是社區,大海是鄰居,所有在其中的生物與海鳥,所經過的國家,凝視過的繁星,都是這個「家」星球的一份子,而且是我們唯一的家。 We are all connected. The samples we collected in the middle of the ocean contain plastic. Plastic that made its way from land pushed by the ocean currents to become food or a life threatening hazard to the marine life that eventually travels up the food chain causing damage to our personal health and our ocean environment. 我們都是互相連結的,大海中所採集的樣本含有塑膠。原本在陸地上的塑膠落海後,經由洋流帶到各地,成為海中生物的食物或是致命危險物,最終進入食物鍊,傷害人類的健康並破壞海洋環境。 The marine biologist and explorer Sylvia Earle summed this up in a simple quote, "No water, no life. No blue, no green." 海洋生物學家與探險家 Sylvia Earle 下的結論「沒有水,就沒有生命;沒有藍(海水),就沒有綠(植物)」。 So, my plan is to continue my plastic journey educating the public through programs I am involved in, art projects and partnerships I work with including scientists and artist in the environmental field. I hope you will find the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join me and be involved with caring for our future.  Many thanks to the host of our Viking Voyage, NGO 5 Gyres (www.5gyres.com), Skipper Phil for keeping us in line and bringing us safely "home", my St Cassiopeia team and rest of the "family" crew, to Society of Wilderness for being a part of my Taiwan "home", last but not least my parents and Andy for their love and support. 所以,我打算繼續塑膠旅程,透過我所參與的計劃、藝術企劃、跟環境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及藝術家成為夥伴,來教育公眾。希望你能找到激勵的動機與我同行,一起關心我們的未來。謝謝Viking Voyage、NGO 5 Gyres (www.5gyres.com)、Phil船長的領導並且平安帶我們回「家」、我的St Cassiopeia團隊、其他的「家人」船員、我在台灣的「家」——荒野保護協會,當然還有我的父母和Andy所給的愛與支持。 La Benida Hui(許沁雯)網站:www.rareawareness.com

守護日月潭,不要糟蹋日月潭——水里大彎服務區計畫該結案了

2015-01-06

文/張讚合(荒野台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自然名:河烏) 環保署在11月5日、11月24日舉行「水里大彎服務區開發計畫」二階環評第一次範疇界定會議及其延續會議,計畫基地位於水里街道與車埕間;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以下稱日管處)預定在該處建渡假旅館、遊客服務中心、大型停車場。大家也許感到陌生,也很難理解此開發案有何問題,說明如下:日管處預定興建纜車,連接向山、車埕這兩個相鄰、相關有點阻隔的風景區;「水里大彎服務區開發計畫」(以下稱本案),實際上是向山至車埕纜車案的「前案」,為纜車作準備,合理質疑是典型「切割環評」案例。荒野台南分會受水資源保育聯盟邀請,協助關注此一案件,獲分會長洪秀燕(自然名:黑琵)許可,環境培力組長張讚合(自然名:河烏)、副組長許雅婷(自然名:雪鴞)與水資源聯盟人員並前往實地勘察,張讚合兩度參與範疇界定會議。 本案環境影響說明書裡明載基地位於水里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但卻隱瞞該基地也在環保署公告的「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的範圍裡。水里溪水來自日月潭,水里溪是南投縣自來水重要水源,包括水里、集集、竹山、名間、南投、草屯,全仰賴它;水里溪併入濁水溪後,則成為彰化、雲林灌溉水源。日月潭作為一大水庫,主要為水力發電,由台灣電力公司管理,非水利署管轄;但經過發電廠的尾水,成了水里溪的河水後,為自來水公司水里營運所所屬淨水場水源,供應前述的各鄉鎮。水里溪流域皆劃為「水里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水里取水口上方則為更嚴格的「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保護區;作為水源的日月潭水庫卻沒有納入任何保護區裡,以致日月潭週邊肆無忌憚地開發,飯店、遊船、纜車等觀光設施與接引無限制的遊客。日月潭被糟蹋得這麼嚴重,湖水卻仍可年年辦理「泳渡日月潭」,主要因湖水來自濁水溪上游的霧社水庫與武界壩,從武界壩經15公里引水隧道,穿過水社大山送進日月潭;不幸的是,因濁水溪上游地區濫伐濫墾濫建(包括清淨農場),已造成霧社水庫與武界壩嚴重淤積,可預見未來霧社水庫、武界壩、日月潭、水里溪的相繼死亡。 阻止不當設施興建,扭轉日月潭無限制開發,挽救日月潭所面臨危機。99年10月19日南投縣環保局提供給開發單位的公文中:「經查旨揭98筆土地未位於已劃定公告之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之一定距離內。」11月5日範疇界定會議上,環團強烈質疑南投環保局可能涉嫌偽造文書,要求環保署須釐清此違法爭議;開發單位後續「回覆說明」亦載明:「南投縣環境保護局函復:本計畫93筆土地內有社子段1-44地號等20筆土地位於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及水里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之地區,並請依飲用水管理條例相關規定辦理。」本案似乎非「飲用水管理條例」所列十一項禁止行為,但內政部去年公告的「全國區域計畫」,「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之地區」劃為第一級環境敏感地區:「本地區除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外,應避免作非保育目的之發展及任何開發行為」;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係「屬內政部會商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認定由政府興辦之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且經各項環境敏感地區之中央法令規定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同意辦理者。」本案主管機關是交通部,飲用水保護區主管機關為環保署,因此本案必須經過內政部、交通部、環保署三個中央機關會商同意後,才可提出。若以「全國區域計畫」是去年公告,本案不受其約束;引用當時所行的「變更臺灣北、中、南、東部區域計畫(第1次通盤檢討)-因應莫拉克颱風災害檢討土地使用管制99/6/15公告」,飲用水保護區亦為「限制發展地區」,該地區「除國防與國家重大建設外或因生活環境品質與安全之考量,不允許作非保育目的之發展及任何開發行為。」因此,本案仍是違法,只因南投縣環保局怠惰或刻意掩護,讓本案得以矇騙環評委員並進入二階環評。 環團於11月24日範疇界定延續會議開始便提出程序問題,要求優先釐清本案顯然違法的事實;南投縣環保局、環保署環境衛生及毒物管理處先後說明,皆承認當初南投縣提供的公文內容錯誤;與會環團也主張本案既然違法在先,不可繼續受審;最後會議裁定本案範疇界定中止,全案移請環評大會重新考量。過去未發生範疇界定會議「中止」紀錄,「中止」之後該怎麼辦?當然最佳情況是開發單位主動撤案,若開發單位無意撤銷,環保署應直接予以退件,環評程序全部終止。這場美好的勝仗,初步遏止日月潭觀光業肆無忌憚擴張的現象;日月潭是座水資源重要來源的水庫,觀光只是附帶功能,在此肆無忌憚地開發,將加速日月潭水庫死亡;日管處不該帶頭糟蹋飲用水保護區,更期望日管處已從此案中取得教訓,水里大彎服務區計畫也該結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