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水泥業重回西部?亞洲水泥(關西廠)將率先闖關!

2015-07-10

文、圖/陳香靜(荒野新竹分會鄉土關懷小組,自然名:笑靨花) 90年代西部礦區劃為保留區 水泥業在臺灣發展至今已有八十三年的歷史,產能由最初的三萬公噸增至目前的兩仟多萬公噸;1984年,經濟部為因應西部水泥礦源之耗用量甚鉅,其他水泥主要產區(高雄壽山、半屏山、大岡山等地)礦源已日漸不足,又鑑於當時人民環保意識逐漸抬頭,使得設於西部人口稠密之水泥廠,屢遭居民阻撓,而恐有遭致停工命運,政府遂將水泥產業大舉東移,並在90年代將西部礦區劃為保留區。 經濟部於2009年9月24日公告劃定新竹縣轄區內石灰石礦業保留區,然而此政策卻在水泥業者的壓力之下,於2013年4月急轉彎,無視脆弱山林,解禁西部礦區。 臺灣水泥現況 我國水泥生產量長年「供過於求」已是不爭的事實,水泥產能過剩、供過於求、外銷量與外銷率高的情形依舊(亞泥水泥外銷率已長年達30%以上),直至2014年外銷量仍高達3,496,168公噸(表1)。我國早已開放水泥進口,2014年的水泥進口量高達1,472,184公噸,臺灣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水泥。 水泥業於西部捲土重來 2013年4月1日解禁西部礦區保留區後,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徐旭東)、礦區所有人(羅慶仁及羅慶江)即重新申請石灰石礦採礦權,並取得礦權後申請核定礦業用地使用,通過申請環評標準,因而進入環評程序,身為西部復礦第一起案例,同時也為近年來整體開採面積最龐大、離聚落最近的採礦案,亞洲水泥在西部捲土重來備受各環保團體的注意。 然而我們卻發現亞泥將開發案切割成三案,企圖混淆整體開發影響之評估。此舉引起荒野新竹鄉土關懷小組、綠黨新竹縣議員周江杰(江杰並為荒野夥伴)、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環保團體於6月4日集聚環保署前,抗議亞泥切割環評,並呼籲環保署應依環評法第15條,將同為供給亞泥生產的三個採礦案合併審查,三個採礦案分開審查,並無法減少整體環境污染的事實,開採後大量的揚塵、地表裸露對當地空氣品質、承受水體與生態環境的衝擊更不應切割計算!(資料來源:綠黨、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表1:全臺水泥生產及銷售表 項目別 生產量 銷售量 內銷量 內銷率 內銷值 直接外銷量 外銷率 直接外銷 2011年 16,852,035 17,422,904 11,425,821 65.58% 23,519,473 5,997,083 34.42% 7,403,960 2012年 15,807,591 16,285,744 11,238,336 69.01% 24,387,126 5,047,408 30.99% 7,942,449 2013年 16,553,533 17,191,928 11,262,603 65.51% 24,594,014 5,929,325 34.49% 8,714,379 2014年 14,591,672 15,194,053 11,697,885 76.99% 26,244,069 3,496,168 23.01% 5,516,474 單位:公噸,新台幣千元 資料來源:經濟部統計處 製表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謝孟羽律師   環評會議 環保署於2015年6月4日召開第一次環評會議,荒野新竹鄉土關懷小組針對此復工案提出以下疑慮及陳述。 (一)生態恢復 5月22日現勘時,當地居民的陳述:二十年前亞泥在當地開採所產生的棄石,目前仍堆置在關西金山里的一座小山丘上,這些棄土造成了山丘下方居民住家旁的檔土牆的龜裂和土地的滑動,有安全上的疑慮,害怕成為第二個小林村;當天夥伴親眼所見,停採的這十九年來,當年開採地區仍有多處裸露的狀況,生態實尚未完全恢復。 水泥開採乃屬於高破壞式炸山開發,凡地表上的動植物需一律剷平。業者承諾將做好植披綠化工作,並在開發期間在每一開發階段將樹木作妥善的移植及種植的工作,然而,正確的樹木移植相當耗時費工的,山林恢復生態談何容易?生態要達到平衡有其複雜度並需長時間蘊釀,而非業者簡單買樹苗做人工造林就做得到,更何況是高破壞式的炸山開發方式,土地恢復更是不易。 (二)用水問題 水泥產業為甲種污染性工業,是十分耗能及污染相當嚴重的產業。礦區一旦復工其承受水體之污染及帶動下游水泥業的用水應全面評估,業者表示申請區內不計劃洗選礦石,無需抽地下水也無水權問題,但規劃書卻寫著若未來有用水需要,礦區所需用水將取自其建蓋水塔裏的天降水或滯洪沉砂池的積水,若仍有不足則買水車的水來供應。今年的水荒問題限制了農田的用水,乾旱限水的問題已使政府和民眾感到焦慮,如今又多了一個高耗能的產業來搶水?若逢乾旱限水期,水車裏的水那裏來?不當乾旱造成限水,水是先給農田、民生、公共用水使用還是給生產總量在臺灣已經過剩的水泥工業呢?開採時產生大量揚塵的問題,業者必需灑水以減緩揚塵造成的空氣污染,同樣的問題,水從哪裏來? 不僅僅是上游開發開採的耗能問題,一旦重啟開採,下游的水泥工廠(亞泥橫山廠)生產復工後,用水量亦跟著增加,因此用水評估,委員們應站在全新竹的高度考量新竹整體水質水量供應情形,而不是僅僅以業者申請的這28公頃用水量來評估。 最後,在臺灣水泥總量生產過剩的前提下,希望環評委員仔細考慮是否有必要重新在西部啟動一個高耗能、消耗國土的產業。  

自然建築 回歸與創新

2015-07-10

文/林雅茵(荒野保護協會志工、林雅茵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本文刊登於《營建資訊379 期》 家是幸福的根本。有一個安穩的託身之處雖不一定就會感到幸福,失去安全的居所卻很難有幸福可言。在地球上各個角落,從古至今,人類的居住空間歷經長期演變,出現過各種不同的建築型態與居住型式。       非洲的圓形土屋            柬埔寨的水上人家             工業革命以後,環境變化加劇。對於筆者的祖父母和曾祖來說,家是三合院、土墼厝、竹攏仔厝、瓦房或磚仔厝。然而,才不過短短四、五十年,家的面貌已經全然改變。 三合院 自然建築 應時而生 1960 年代是一個反省的年代。在西方,人們開始思索現代物質文明帶給社會,乃至於每一個個體的影響。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自然建築」運動應運而生,重新檢視「居住」這件事情。「自然建築」一辭源自英文「Natural Building」,是國際自然建築運動的通稱。其主要內涵是就地取材,以自然材料或回收材料、傳統或創新的工法、手工為主的方式,來設計與營造建築物。取之於自然,用之於自然,回歸於自然。 那麼,自然建築和古代人蓋房子,以及現代的綠建築、自力造屋或是協力造屋,究竟有那些相同或不一樣的地方呢? ● 取之自然、回收利用、手作勞動 土、石、灰、木、竹、籐等,只要能找到人力與成本上可行的方法來處理原材料,並使用於適當的部位,則無材不可用。以竹子的應用為例,國際上這十幾年來將竹子視為一種可以解決氣候變遷與地球暖化的重要綠色資源,高度加以關注。然而在臺灣,多數人的印象仍停留在竹子就是窮人的木頭這樣的概念上,與竹子相關的產業也大多式微。竹子原是臺灣最豐沛的自然資源之一,因此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窮人的木材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高度關注的綠色資源 從工法來說,土,全世界都有,各地用法類似卻又巧妙不同,今昔又各有春秋,臺灣早期民居常見的有土墼、編竹夾泥、版築等工法。不唯土是如此,大凡自然材料皆然。國外近年流行一種Straw Bale 工法,以純乾草壓製成長條塊狀材料,疊砌成牆,再於表面依次糊土及抹灰保護,施工快速,規模可蓋到物流中心的大型倉儲。 事務所在臺東阿牛村蓋了一棟土房子。這個案子最大的特點是使用自然材料。基礎採用水泥漿砌塊石,也是整棟建築物唯一使用到水泥的地方。牆體以地基挖出來的土加上稻草、砂和水,用捏黏土的方式就可以蓋起來,結構上屬於承重牆系統,惟臺東位處強震帶,因此仍用了柳杉圓木伴同支撐屋架。此外也使用從後山採下來的莿竹,剖成竹篾,編成骨架,抹上泥與石灰,作成臺灣傳統的編竹夾泥牆。屋架部份則使用孟宗竹與桂竹,採用藤皮綁束的工法施作。地坪以地基挖出的火山凝灰石碎塊作防潮層,面層為純土造。土地板堅實而溫潤,調節室內溫濕度的能力非常好。牆面以灰作處理,拌和現地的椰子纖維使用,局部施以泥塑增加空間趣味。這棟小小的土房子,前臨太平洋,背倚都蘭山。在優美的自然環境之間,看起來並不顯得突兀。   原木鑿榫頭               竹子與藤皮綁出的屋架   土地板                   阿牛村土屋 再舉營造中的中壢有機生活作坊「聚福園」為例。這個案子最大的特點是「能揀的就不買,能買二手的就不買新的,要買新的就要買有意義的材料」。用二手木料可搭出花架,也可將小料組成大料,再用傳統工法搭出屋架。 友善土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除硬鋪面,讓窒息的土地重新呼吸。於是將柏油與混凝土鋪面打除,改換成紅磚襯墊砂的透水工法,並收集屋頂的雨水為水源,在打開來的土地上作一個生態池。目前已經有青蛙入住,未來將作為生態觀察解說的重點。挖除的柏油送去回收再製;打除的混凝土塊、紅磚塊、石塊經過分類成為級配料與土椅基座;使用三和瓦窯的尺磚,裁切的邊料可以手製馬賽克。 灶是一個家的靈魂。遂請來當地的老師傅砌了一個大灶。學員的中餐,從摘菜、學習生火、用大灶煮飯開始…。    廢木料挖寶,回收再利用    打除混凝土鋪面,讓窒息的土地重新呼吸         雨水收集再利用的生態池   打除的混凝土塊成為土椅基座     裁切的邊材可以手製馬賽克 ● 不只是建築外殼還要創造能資源循環 自然建築關注處理的不只有建築物,還應包含周邊土地上生活所及的範圍以及必要的生活設施,因此不單在造一個外殼,同樣重要的是創造生活中的能資源循環,讓來自土地的,回歸土地。具體的作法有廚餘及落葉堆肥和菜圃甚至雜排水的結合設計、乾濕分離的生態廁所、人工溼地污水處理系統、人力揚水設備、太陽能與風力發電設備的應用等等。         糞尿分離式生態廁所            土製的麵包窯可算是西方                          自然建築的基本配備 ● 就個人而言 自然建築的先驅者,Ianto Evans 先生說:一棟房子應該像一件衣服一樣合身。以滿足基本需求的最小空間尺度為原則量身訂作。又說物似主人形,什麼樣的人就會蓋出什麼樣的房子。 自然建築和古代人蓋房子最大的差異在於,這是經過有意識的反省之後的積極行動,不同於古時候是隨順外在大環境下必然的結果。其價值非僅止於以自然材料及工法蓋一棟房子,在更根本的層次上,簡單生活、規律的勞動、將個人的生活作息融入自然循環之中,方為其精神所在。 具創造力的勞動,可以為身心注入正向力量。Dignity Village 是美國波特蘭的城市修復計畫。在志工的協助下,讓遊民動手為自己蓋房子,改善生活,重建身心,將一個原本髒亂危險的區域變成一個欣欣向榮而有特色的社區。 Dignity Village ● 就社會而言 協力造屋經常出現在自然建築活動當中,以互助合作取代單向消費,可以廣結善緣,增進人際和諧。 ● 就土地而言 自然建築希望能做到愛物惜物、低耗能、無污染、零垃圾與共生,使建築及其相關行為從根本上自淨。因此在營建方式上希望跳脫工業化材料無法以原貌回到自然界大循環的問題,以及大型施工機具對土地粗暴的對待方式,從而使建築物在其整個生命週期當中不對土地造成污染,並於其生命週期結束之時不給地球留下垃圾,或儘可能留下最少的垃圾。 逆勢而為 抑或順天應人 然而,以前看來很難的事情,現在做來很容易,反之亦然。 幾十年前從臺南到臺北坐車要一天,現在搭高鐵不要兩個鐘頭。 以前土地很乾淨,現在要找到一小方淨土非常困難。 大環境不同,逆勢而為是困難的。然而現代生活是建立在無法永續的基礎上,各種警訊告訴我們,資源條件及物質環境不可能一直這麼充裕。當時候到來,我們是否仍保有基本的生存能力呢? 為什麼在工業發達的現代,要做看起來像開倒車的事情 或許有人會問,自然建築是在開倒車嗎? 筆者如是想:科技進步帶來的未必盡是好處。 以前人蓋房子可以等茅草、等竹子、等樹木,等材料生長到最適宜採收的時間,但是現在混凝土拆模常連14 天都等不了。可惜的是,老祖先們用千百年的時間所累積的,具有美感的古老技藝與建築智慧,在現代工業化過程中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消失當中。速度改變了這個世界,其結果不能武斷地論定好壞,卻值得重新審視與反省。 我們常覺得現代人的生活缺乏意義,這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來自於人們不知道周遭物品的來歷,既無瞭解,自然不會有感情,也因而能夠輕易丟棄。然而當最終擁有了一棟自然建築時,通常表示我們非常清楚這堵牆裏的稻草是七月半豔陽天下揮汗如雨地綁紮回來的,也知道那樘窗戶的玻璃是誰家拆下來的。那代表著屋主對這棟建築物所用的材料可以如數家珍。 勞動讓人身體健康、精神強健,又可讓人住得健康又自然。 現代人類的建造活動大大地改變了地球表面的景觀,雄偉的高樓大廈比比皆是,綜橫交錯的道路系統上天入地,有高架的高鐵,也有穿梭地底的捷運。然而在我們住得越來越安全舒適的同時,各式營建廢棄物正以驚人的速度在我們的腳下堆積。良田與埤搪經過了我們這三四代人的手裏,似乎並不打算留給後代臺灣人,臺灣的農地被當作建地買賣早就是常態。無節制的營造活動是破壞土地的元凶,其危害比農藥與化肥更烈。自然建築相較於現代建築最大的差異,在於建築物當生命周期結束後能很快地塵歸塵,土歸土,不給地球留下巨型垃圾。 現代的建造活動,讓地球表面大為改觀 未來課題 從作中學 倘欲使自然建築重回常民生活之中,需要進一步提升材料前處理與施用工法的成熟度及可操作性。未來針對自然材料的潛力、結構特性與耐候性必須加強嚴謹的學術研究,並取得必要的實驗數據驗證。自然材料及工法的適法性亦須同時研究與推動。此外,在臺灣,關於自然建築或傳統材料工法的學習一直沒有全方位有系統的途徑與方法等,關於自然建築尚有很多重要課題亟待有心人一起耕耘。 那麼,什麼樣的人適合做自然建築呢? 應該,是能在流汗勞動中找到樂趣的人。想施作自然建築的人,在時間或預算上至少有一項要非常充裕。體力並非絕對的門檻,只有毅力是不能少的。 缺乏經驗的自力造屋者有什麼學習與實踐途徑? 臺灣相關資源較缺乏,但是有心人一向可以透過努力自我進修而具備主導能力。導入專業者開設的工作坊以協助起步是一種有效的方式。經濟上較充裕但是沒有足夠時間的人,則可以藉由點工推動工程進度。在工地環境建構完成後,針對某項低技術,重覆性高而需大量勞力的工作,自力造屋者可於掌握施作要領後邀請志工協力營造。 簡單生活 體現價值 平埔老師傅村伯告訴筆者:以前他們只要有竹子有茅草就能過下去。想想確實如此,有得吃、有得住,人類生存所需原本很簡單。 自然建築運動之所以成形,繼而形成一股力量,主要並非為其雖古猶新的獨特建築方式,更不為製造更多的建築物,而是為了作為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整體生活實踐的一部份,從而體現簡單生活的意義與價值。回到原點不是開倒車,而是為了構築我們共同的未來。   延伸閱讀:大愛電視台【人文講堂】回到原點構築未來-林雅茵

三崁店生態環境教育解說劇緣起紀實

2015-07-10

開啟另一種解說方式的可能性 文、圖/王梅子(荒野臺南分會第八期解說員,自然名:梅子) 很高興來到荒野能認識許多志同道合、同樣熱愛大自然的夥伴;很感激經由夥伴們熱忱精彩的解說,打開了我看見大自然的眼界,讓我多認識了大自然中那麼多美麗奧妙可愛的朋友。我能看見、認識、了解、喜歡,進而想要去保護它們。我多麼希望在我的人生裡,能更早一些,最好能在兒時,就有人能介紹我認識大自然的朋友,我想我的人生和大自然都會更美。 因此希望將夥伴們精闢巧思的解說,以「生態環境教育解說劇」的方式呈現出來,再攝影記錄下來,以短片(微電影)的形式推廣給更多夥伴,期望每一個人都能看見生態中萬物的美麗與珍貴,啟發並延續學子們生命中最重要不可或缺的好奇心、想像力、慈悲與愛。   蜀葵在生態劇裡的第一次 文、圖/王麗珍(荒野臺南分會第八期解說員,自然名:蜀葵) 第一次寫生態劇本,初稿完成後怎麼看都不像劇本,主要想著重在呈現每個生物的特性,卻反而較像是生物課程的備課講義。上網看了至少超過十部的微電影後再修改,才稍微有點樣子,但依然覺得不對勁。現在回想,寫劇本的編劇有點像雕刻家雕刻木頭,同樣一個主題但由不同人雕出來的樣貌是截然不同。最後在夥伴王福群(自然名:無尾熊)再次修改後,整個劇本才活潑生動起來,對無尾熊真是讚嘆加感激! 猶記得第一次排演緊張到忘詞,導演鄭家雄(自然名:黑狼)提醒,演戲千萬別像在背劇本,看到其他人超會演時,我對自己說:「千萬不要變成整個劇組的拖油瓶。」然而私下練習時,還是逃脫不出背劇本的窘境,怎麼辦?靈機一動,透過學校表藝老師指點後再加上同伴陳秀雅(自然名:水滴)手語的教導,終於有信心站在大家面前排演。我真心感謝以上幾位夥伴的指教,讓我不再是舞台上的旱鴨子! 雖然有教室佈置經驗,但製作道具過程繁瑣,經常得利用沒課時間到書局採買材料,當書局小姐連看都沒看的直接寫出收據編號來時,當下的感覺五味雜陳,當辦公室的老師讚嘆的說道具很精美、你們班的學生很有藝術天分時,讓身為導師的我,與有榮焉。感謝我的學生,幫忙寫三崁店及食物鏈的大字報及用心的製作道具,還有臺南分會解說總組長陳格宗(自然名:野馬)照片的提供,謝謝你們! 生態劇還要拍微電影是件浩大工程,需要夥伴們的支持配合。生態劇組有幸在生態劇總召王梅子(自然名:梅子)的帶領及分會的全力支持配合下,往完成方向邁進!   生態劇開麥拉 文、圖/陳秀雅(荒野臺南分會第八期解說員,自然名:水滴) 三崁店生態劇總召梅子號召各路英雄及美女,大夥兒排除萬難齊聚,為生態劇的拍攝合喊:「開麥拉」! 劇情內容:武功蓋世的兩隻亞洲錦蛙,天不怕、地不怕,肆虐張狂的噴毒液,嚇壞了諸羅樹蛙小姑娘,幸虧荒野志工及時趕到,展開一場生死決鬥,拈花勾魂舌對上降魔十八掌,百毒神背功迎戰如影隨形腿,說時遲那時快,人類的無影神拳終於將亞洲錦蛙打入戒護所。 草叢中竄出一條蛇,諸羅公蛙阿志和阿仁見義勇為,把這隻大蛇耍得團團轉。初次演蛇的李佳陵(自然名:五色鳥)不脫原來的秀氣文雅,鄭能得(自然名:雲豹)果然演出了蛇的狠勁和霸氣。 下午五點,南部盛夏的陽光仍然刺眼,飾演多情諸羅公蛙的鄭源慶(自然名:琥珀)與鄭家雄(自然名:黑狼)臨場表演划著船、唱著月亮代表我的心,當飾演美麗母蛙的同伴都還來不及回應,龍眼樹上真正的諸羅母蛙居然此起彼落的唱和起來了,哇!很擔心牠們真的爬下樹來揹走劇中的最佳男主角。 相聚的時刻總是讓排演充滿趣味。占卜婆婆說今年琥珀的運勢奇旺;王麗珍(自然名:蜀葵)找學生寫了大字報,幫大家提詞;蔡木隆(自然名:老鷹)專業地指揮開拍;李嘉津(自然名:橄欖樹)、琥珀、及我合演母女終於不吃螺絲快樂地喊「耶!」;梅子負責編劇、設備、道具、點心齊備;張讚合(自然名:河烏)排演完立刻去忙公聽會文稿,謝忠良(自然名:土撥鼠)及時來支援解說員的角色;王福群(自然名:無尾熊)和王權勇(自然名:犀牛)演起亞洲錦蛙笑果十足,再對上演阿志的黑狼,這些夥伴渾身是「戲」胞。 南美假櫻桃掉落滿地,香甜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水滴一路又摘又吃的走回停車處,這是兒時的甜蜜好滋味。 三崁店生態劇目前還在拍攝中,微電影完成後會放置荒野保護協會網站。

三崁店對外推廣活動暨世界地球日

2015-07-10

文、圖/陳秀雅(荒野臺南分會第八期解說員,自然名:水滴) 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配合世界地球日教育宣導,各定觀點同日辦理定觀及對外推廣活動。看到綠水組的F4 隆重登場,巴克禮的解說大軍浩蕩登台,三崁店的三組三劍客也決定殺出重圍啦! 小隊整裝待發,第一組由王梅子(自然名:梅子)、王麗珍(自然名:蜀葵)、黃文忠(自然名:黑翅鳶)領軍,第二組由謝忠良(自然名:土撥鼠)、王秀婷(自然名:氂牛)、李嘉津(自然名:橄欖樹)帶隊,第三組由王權勇(自然名:犀牛)、鄭源慶(自然名:琥珀)、陳秀雅(自然名:水滴)組合。三崁店是一個同時具備文史價值和生態棲地保護的場所,墨西哥合歡樹,盛大的宣告,要在這裡擔任解說員可得全身長滿刷子! 柳營鳳和國中學生聆聽著水滴說明最有領域行為的墨西哥合歡樹、琥珀介紹木麻黃的神祕葉子,這個時候來了一隻大黃狗神情專注的隨著犀牛的講解望向防空洞,小朋友盡情的品嚐著南美假櫻桃的甜滋味。「水滴阿姨」哇!循著甜美的聲音,看到林風迎(自然名:小玫瑰)、謝忠良(自然名:雪狐)和一群可愛的小孩陸續到來,今天的三崁店,最迷人的風景是——孩子。吸睛的劇場、代表鹽水溪上、中、下游的小市民陳情,讓這一個世界地球日別具教育意義。 拉著彩布,大家興高彩烈地迎接攝影小飛機空照出大大的「水」字,提醒大家珍惜水資源。 下午,領著鳳和國中的學生志工清理環境,望著被刻意傾倒、堆滿漥洞的垃圾,感嘆我們珍視的諸羅樹蛙棲息地竟成某些人士的垃圾坑。好不容易克服「撿了到底有多少效用?」的無力感,跳進臭氣滿坑的世界撿起玻璃、塑膠袋、紙盒等各種想得到及想不到的廢棄品。如果用「豐收」來形容垃圾,那是多麼錯綜複雜的心情?等著臺南市的環保車載運,夥伴蔡聿茵(自然名:土撥鼠)又拉來一大袋。 大夥都累了,但在鏡頭前仍能展笑容。最神奇的是有隻小灰蝶,在夥伴蜀葵飾演崁頭山生態劇中的「冇骨消」一角時,小灰蝶居然就停泊在她手指上吸食花蜜,莫非,這隻小灰蝶具有慧眼通? 尋找紫花酢漿草裡,是否藏著幸運?初夏的欖仁樹也開了小花,再用新綠的葉子剪貼花樣的天空。一個凝聚智慧與愛的荒野,讓今年的三崁店顯得不平凡的美麗。

髓喜家園,輪椅人生

2015-07-10

文、圖/鄭國璋(荒野臺南分會第十三期自然觀察班學員,自然名:奶油獅) 是的,我坐輪椅了!兩小時。假如一輩子都要坐輪椅,你有想過要怎麼面對嗎? 「活著」對癱瘓的人來說其實很不容易,為了重獲不算完整的行動自由就得耗盡全力。復健之路更是無比艱辛,身體摩擦破皮流血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但為了往後能夠自食其力,不得不咬牙苦撐啊! 靠著手臂的力量滾動輪椅的雙輪上馬路,體驗結束時我立馬就能站起來行走,可是「脊髓傷患」卻不行,輪椅對他們來說可是一輩子啊!體驗輪椅過後,情緒起伏波動不已。試著讓思緒沉澱,希望以不矯情的角度留下紀錄。雖然個人力量微薄,想想還是有可以從自身做起的地方,不妨從以下三點開始: 首先,轉變心態。相信再怎麼冷漠的人上了輪椅,心都會變得柔軟,願意試著以傷友的角度看事情,而不是一味的自以為是。例如汽車、機車呼嘯而過,過馬路時卡在路中央該怎麼辦?心態能夠翻轉主要來自於坐上輪椅的瞬間,自己推動自己才能發現認知上的盲點。如果沒有自推上路的過程也就不會有所領悟,寫下來多半也是警惕自己不要忘記。其實,本來也跟某些人一樣抱有不知哪來的「不太友善、事不關己」之類的幼稚想法,幸好目前正努力朝相反的方向前進,友善增多一點就是進步了。如果能從坐輪椅當中,哪怕是感受到千萬分之一也好,都會好好感恩並且珍惜自己所擁有的,進一步萌生助人的念頭。 再來就是在街上多加注意坐輪椅的人,他們可能需要你即刻伸出援手,畢竟臺灣的無障礙空間並非都很理想。日劇「美麗人生」有一句經典台詞:「讓我做妳的無障礙空間吧!」,如果你我都多做一點,不用等到整個大環境改善,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善意能夠相當程度彌補硬體空間的不足。 最後誠摯邀請大家親自造訪髓喜家園,聽聽看真人訴說人生中最黑暗無助的一頁。如果心被感動了,也不要吝於展現出來,該行動就行動。起心動念寫文章讓更多人關注相對弱勢的人,當然也算是一種行動。因為我曾經受到別人無私的幫助,所以從那時起就有行有餘力助人的想法。 本文可不是打廣告喔。雖然我收了一盒蛋捲和一塊鳳梨酥,全部都是由生命的鬥士手作,這得來不易的人生滋味,的確值得細細品味。   推薦資訊:髓喜家園(高雄市岡山區壽天路16 之2 號) 

我們的秘密花園.三崁店印象

2015-07-10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臺南分會親子團二團奔鹿團 三崁店,對許多親子團的小鹿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從炫蜂時期開始,每年地球日都會到那裡撿垃圾、清水溝,甚至有人曾從快乾涸的小水窪中搶救諸羅樹蛙的小蝌蚪。 然而,大部分人對三崁店的印象,似乎停留在蚊子好多、環境髒亂、外籍勞工亂丟垃圾的負面印象中。所以當今年度,選定三崁店為南二蟻、蜂、鹿三團共同的祕密花園時,如何讓小鹿自然而然喜歡三崁店這塊祕境,嘗試從不同角度認識三崁店的美與價值,從而發出真心守護的願力,一直都是我們思索的課題。 今年度一次大雨後的夜觀,經歷了一次暗夜中青蛙大合唱的壯觀。又總爺糖廠在刻意沒有導引的情況下,讓小鹿自行尋聲找出躲藏的諸羅樹蛙小綠身影。今年一月各隊只有一名攝影隨隊紀錄下,請他們自由探索這塊祕境,只有一件任務,去觀察路程中一件吸引你的「東西」把它畫下來,那天是起點,而這本畫冊則是美麗的逗點,之間相隔四個月,過程中透過畫稿的修正,卻意外挖掘出每個小鹿對三崁店獨有的眼光、經歷、自然體悟與感受,令人驚艷。 謹把這本畫冊分享給每個小鹿自然觀察家,透過你們筆下描繪出來的一景一物,我們的祕密花園「三崁店」,變得好美,好豐富。 南二奔鹿團團長紫斑蝶於春末(2015.05)  

7/23-7/24系統暫停服務公告

2015-07-08

荒野官方網站將於2015/7/23(四) 23:00 至 2015/7/24(五) 08:00進行系統更新作業,更新期間系統暫停服務,停止服務時間將視維護狀況提前或延後結束,造成不便請見諒!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配合!

[20X20]兩人三腳開跑––李偉文

2015-06-25

文/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第三屆與第四屆理事長) 作選擇莫追悔 在人一生的歷程中,是由無數的決定所構成的,其中任何一個分岐點在瞬間的決定下,都可能導致無數可能不同的發展。不過對於歷史,我們不能說:「假如...那就...」,也就是人不能追悔。 因為,生命太美好了,好到無論你選擇什麼方式渡過,都像是一種浪費;青春也太美好了,好到無論怎麼過,都覺浪擲,回頭一看,都要生恨。 我想,若是能體會到人生的有限,對萬事萬物都瞭解到這是一生中僅有的一次,僅有的一件,那麼就會有珍惜之心。 蔣勳說:「面對生命的遷變幻滅,我忽然珍惜起身邊的人,在人生這短短的旅途結伴而行,甚至同船而渡、路上擦肩而去的,且容我道一聲:「珍重!珍重!」同樣的行業,同樣的人生,其實是可以有很多選擇的。 記得學生時代,常常徬徨在「參加活動」或「讀書應付考試」兩者中掙扎。往往我是屈服於考試,但是留在家裡卻K不下書,不斷地懊悔早該去參加活動。 累積了過去許多次經驗,現在常常警愓自己要站在比較高的觀點來觀照整個生命,「對已成的事實,不起追悔;對未來之事,積極耕種。」 因為人生是一種遭遇,這種邀請不復再有。   眾人齊心利斷金 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在思索,台灣有沒有機會能擁有一個全民性的環境保育團體? 定義中的全民性必須符合這三個條件:(1)會員人數很多(而且是完全自發性的)。(2)很多人願意長期捐款(包括會費及義賣品)。(3)很多人在這個團體內能長期付出實際的行動。 台灣只有宗教團體能達到這三個指標。環保團體沒有,過去沒有,將來有沒有,我們不知道!因此,我們的責任,已不單是為了荒野這個團體,而是為了台灣,為了面對歷史的責任感!  曾經,當一個清醒的台灣人是有點悲哀的。世界上很少有一個地方的人民如同台灣一樣,想盡辦法移民到國外,若全家一起移民也就算了,很多卻是戶長作空中飛人,繼續在台灣撈錢,消耗台灣的資源,環境爛了,事不關己的到國外享受山明水秀。沒有能力移民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全然無視於環境的破壞將使後代子孫沒有生存空間,但是透過一群人的奔走努力,我們看到了希望的光。   優秀人民野蠻國家 台灣的外匯存底在全世界名列前芧,台灣的國民所得排行很前面,台灣人民平均的教育程度也非常高,台灣的人口老實說也不算少,台灣也有響叮噹的跨國性宗教組織,台灣的公益團體基金會,寺廟或社團等非營利性組織數量之多也不輸世界各國。 可是,這一切的指標,並沒有改變世界各國對台灣有落伍、野蠻、不文明的印象。 我自己想了很久,發現可能來自台灣對自然環境的不尊重,對生態保育的漠視,一切都以現實經濟來考量,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忘了我們消耗的環境資源,是向後代子孫暫借的…… 在聯合國對國家GNP也加入環境財富作為指標的今日,雖然台灣有眾多寺廟,眾多求功德的寺廟信徒,卻沒有一個擁有足夠會員,足夠影響力的綠色團體?一個能讓台灣自傲,讓國際肯定的保育團體?   人海戰術搶救台灣 環境的破壞群是如此龐大的利益雪球,如九頭妖龍、再生能力超強,只有一般民眾內心對居住環境(包括社區、國家、甚至是地球)的關愛,所自發匯聚的行動力量,環境保護方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我們需要很多很多的會員,只要贊同我們的理念,希望台灣變成更適合人居住地方的人,都可以加入我們。讓協會的許多訊息可以到達社會每個角落,需要時可以動員到這些隱藏的力量,同時,人數夠多,協會才有足夠的籌碼影響民間機關、才有足夠力量可以與政府機關坐下來談。因此我們是溫和、堅定且全面性、長久性的;這種善意的力量,將是所謂『隱性』台灣顯現,也是台灣及後代子孫永續發展的希望。因此這不可能是也不能是一個人或某一些人的功勞,而是上蒼給台灣一個機會,這個機會讓眾多的平凡老百姓可以為自己生長的地方盡一點心力。   成敗兩拋盡其在我 「如果台灣應該要有一個全民參與的,足夠影響力的,且全面觀照的綠色團體,如果荒野不做,是否要等著別的團體作?如果今天荒野衝刺,努力失敗了-----------?」 經過反覆思量,我們選擇了一個核心概念:「我們希望會員增加,希望以每個會員小額的捐款與年費,來支持一個協會的運作。」荒野想要是一個自稱是民眾自發成立的團體,不是單獨任何財團、政府單位或學術機構支持的團體,地球是我們唯一的雇主,所有的出發都是為了全民美好的未來,我們的願景是: 一個從台灣出發,放眼全球,以全民參與的方式,透過自然接觸與教育,推動全球荒野保護的團體。 因此,短期內我們要達成的目標有,擴增會員至萬人以上,來呈現全民參與的力量;我們要推動立法來保護台灣自然資源,透過全民募款來購地做為保護及自然教育基地……我想,這是項非常耗費人力的工作與龐大的壓力! 回想當年,我們選擇這個核心概念是頗有勇氣的,因為這是一條最困難的路!也或許是唯一可行的路。   信任自己信任別人 荒野自成立至今,始終保持最高度的理想性,每個參與的義工,以絕對的無私奉獻與使命感,出錢出力在主動付出,這也是荒野能以最少的錢做最多的事情的堅持。 我們希望會員增加,希望以每個會員小額的捐款與年費,來支持一個協會的運作,這是項非常耗費人力的工作與龐大的壓力! 我們總認為,找到人才來做事是最重要的,有了人,有了執行能力,自然就會有適當錢出現!同時也能善用每一分捐款,要辦多少活動,耗費多少唇舌,才能說動一個人。 要辦多少活動,耗費多少唇舌,才能說動一個人踏出那困難的一步,掏出一仟元二仟元,加入一個團體? 要有多大的願力,才能使這一仟元二仟元累積成每個月數十萬元的固定開銷? 老實說,要遊說一個人加入一個公益團體真的是非常困難,不然,你從你周邊親戚朋友試試看,你得費時多久才能激發一個人的善意與行動,掏出二仟元,同時肯來做義工? 我們需要更多更多的人來幫忙。 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更多各行各業的人,在社會各個角落,為台灣的自然荒野而努力 我們盼望不要錯失每個可宣揚荒野理念的機會。 我們盼望能達成全面影響社會觀念與制度的機會。 我們盼望藉由全民的努力,可以讓福爾摩莎的後代子孫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 要怎麼才能達成我們的許多盼望呢? 來吧!踏出第一步,我們需要你! 回到20X20

[20X20]我在荒野秘書長的日子––林金保

2015-06-25

文/林金保(荒野保護協會第六屆秘書長) 生命中總是許多的轉折與變化,它的發生都有它的原因和理由! 從學校畢業都在科技產業,自己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環境教育和保育扯上關係,真要說有一點連結,就僅僅是當一個永久會員。2008年在科技業和外商闖蕩20 幾年後,有個機會讓自己可以喘口氣休息一下,只想放空自己歸零學習,與台灣NGO的連結好像都沒有,就只有一個荒野保護協會,而且是都沒有參與過的,甚至協會在哪裡都還不清楚,記得第一次踏入荒野,是由當時行政部的馨怡來介紹荒野,然後就從行政志工開始做起,協助年度成果報告和年費繳費通知,只是愈做愈生氣,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沒有效率的做法,只會消費志工的時間,澆熄志工的熱情,不知道是否因為參與了行政志工,這些抱怨引起了不同人的注意,讓一個NGO和環境保育教育的門外漢踏入一條不歸路!謝謝純榮、菁砡和介偉的賞識與推薦,在我的生命轉折點提供適度的滋養! 2009~2013秘書長期間,歷經了兩任的理事長,很感謝耀國和阿校老師的容忍,讓我在這段期間,展開了一連串的組織調整,建立了各項工作流程,真心地謝謝荒野夥伴,不論資深與資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讓我有機會回顧一下這四年的工作!   連結國際環境日倡議活動,並且從倡議深化到教育 將荒野很成功的夏至關燈活動串聯到Earth Hour地球一小時倡議活動,讓台灣在全球關燈行動不缺席,除了關燈節能倡議活動之外,並且展開了能源教育行動,落實到學校和社區。 連結世界海洋日和國際淨灘日倡議,透過海洋電影和淨灘行動,引導民眾認識海洋,以及人類垃圾造成的海洋問題!   提出棲地守護『點』『線』『面』策略 荒野發展的核心是人,透過不同的志工培訓,讓沒接觸過自然生態的民眾,引導成為大自然的喜愛者,進而成為推廣和守護者,我們在全國各分會選定了40幾個解說定點,透過觀察和記錄去了解棲地環境的變化,同時辦理自然體驗活動,引領民眾接觸與了解大自然,體驗活動不僅僅是提供給成人,還特別為兒童、親子以及特殊身心障礙的朋友,開闢了專屬的活動內容,以達到更全面性的大眾參與。隨著環境教育法的實施,環境教育場域將會成為未來戶外教學的主要場所,我們也從2009年開始,著手進行十年環境教育基地建置計劃,在定點中選擇附近已廢棄或是即將廢校的小學,運用現有設施,透過簡單的修繕改裝,並且結合定點的解說教育,棲地的工作假期,提供完備的環境教育教案與教材,轉型成為環境教育基地,也是未來點的棲地守護可能模式。 面對台灣天然海岸線以及重要河川開發,層出不窮的環境議題,除了在議題上的參與協助之外,我們不斷地在思考治本的解決方案,是否可以從教育上著手,透過環境教育讓下一代與海岸、河川建立土地聯結,進而形成守護的力量,海岸校園守護為主體的海蛞蝓計劃,和以淡水河左岸學校為主的綠色生活走讀計劃,為期五年的試辦計劃正,希望透過綠色生活走讀,啟動學生五感,引導學生做社區耆老訪談、踏查,小組討論、繪圖,以及成果發表等方式,建立與土地的聯結,同時將這些學習經驗,編製成教學手冊、學習單,開設教師研習工作坊,擴大學校參與面向,以『線』為目標的棲地守護,期待它能夠擴展到全台灣,讓每個校園都能夠啟動海岸或河川走讀計劃。 棲地要守護應該是全民共同參與才是最有效,提昇國民的環境素養與環境品德,是環境保護的終極目標,『面』的棲地守護就是公民環境教育,透過環境的節日辦理全國性的倡議活動,從過去的夏至關燈活動到地球一小時,地球日辦理淨灘活動到加入國際淨灘日,世界海洋日舉辦海洋影展和愛海講座,吸引更多人來關心參與。除了倡議活動之外,我們每年都會培訓許多的推廣講師,接受千場以上的推廣演講,讓更多人有機會了解台灣的生態之美,啟動他們的倫理之心。   企業募款轉化為企業合作 企業是台灣經濟支柱,企業需要推動CSR,透過捐款贊助活動來提升企業形象,但是對於永續環境經營,最重要的反而是企業內部員工的參與,以及落實環境關懷到企業文化中。2010年起設立了企業合作專職秘書,以中長期認養捐助和企業員工培訓為目標,提出企業合作建議,除了富陽公園、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計畫,也獲得了多家企業的認同,長期共同來推動環境教育和棲地守護行動,讓更多的企業員工參與,推動企業志工日,逐漸養成每年參與的習慣,並且在企業內部慢慢帶動志工參與的能量。   設立專業研究型秘書,嘗試將總會秘書朝向專業化發展 荒野分成總會與分會,過去沒有台北分會,總是把總會直接當成分會,在秘書處的組織上,對於全國事務沒有專責來處理,業務推動上少了主動性與關心。2011年底將秘書處總會與分會秘書做適度調整,讓總會秘書專責推動管轄業務,逐年設定預算和工作目標,透過預算執行達成率,審視專責祕書業務推動成效,此外還設置了海洋研究專職,以年度為期提出研究目標,發表研究成果,2012年首度發表了荒野和中研院共同研究成果。   試辦二階段志工培訓課程,推動會員專屬服務 過去以來志工的培訓課程,都是以委員會和專屬訓練為主,培訓後的志工成為該組志工,橫向缺乏交流,區域性的連結偏低,慢慢就偏向都會型社團發展,在2012年展開會員與志工群組的研究,設定了兩階段志工培訓模式和區域性志工社群發展,期待讓更多的志工能夠透過入門訓練認識荒野,同時在後續的志工服務中,找出專業興趣,進一步參與進階訓練。   執筆至此,還是要謝謝耀國和阿校老師理事長,提供許多的舞台讓我盡情發揮,祝福荒野20! 回到20X20

[20X20]帶著荒野魂往前走––賴榮孝

2015-06-25

文/賴榮孝(荒野保護協會第六屆與第七屆理事長,自然名:菩提樹) 走了二十年,我們來到這裡,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只是喜歡大自然,和同好並肩同行自自然然就過了二十年。 也許是這樣,也許不是。 就我而言,從第一期解說員結訓怯生生地帶著小朋友探訪大自然,從第一次緊張結巴手忙腳亂的推廣演講,從只認識招潮蟹的挖子尾第一個定點,到五股溼地,進一步有機會促成淡水河流域濕地被政府公告為國家級溼地…。 這一路走來,並不是容易的事。 就協會而言,從創會時的幾百人到現在的幾千名有效會員,從花蓮分會在總會創立後第一個成立分會到現在有十一個分會和一個分會籌備處,從台北最先創立的四個定點到目前有將近七十個長期定點觀察站,從每一年可以列表呈現自然推廣活動和演講,2014年這類活動已經超過三千場,每年接觸荒野的人數已將突破十五萬人….。 一個生態保育組織可以這樣穩健發展,日漸擴大影響力,是難能可貴的事。 影響的因素有很多,但我認為些年來荒野遊俠堅持著【愛、無私、奉獻、信任、包容的荒野魂】是很重要的關鍵。 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曾說「做為荒野解說員最大的一個條件,就是奉獻、使命感。」徐老師又說「當你無私地奉獻給大自然後,許多累世所積存的智慧本能,都會被啟開釋放出來,荒野解說員的熱誠、使命感、無私的投入將會讓你值回人生。」 不僅是解說員,這二十年來所有荒野人都是心中有想望,都是懷抱著理想與使命的人,我們以自願服務的精神捐出名字、時間與心力。我們要發展的不是組織,而是一種運動,這個運動是一種長期的實踐過程,不是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改變誰,去指導誰,而是願意先從自己的改變做起。 而我給自己的使命就是永遠熱情地,真誠地為荒野付出,激發大家的信心,愛護一切愛護荒野的人。 張愛玲曾這麼美麗的描述:「於千萬人之中,遇到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好趕上了,也沒有別的話語,唯有輕輕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 希望往後更多的二十年,你我都依舊在荒野,帶著荒野魂,持續往前走。 回到20X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