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髓喜家園,輪椅人生

2015-07-10

文、圖/鄭國璋(荒野臺南分會第十三期自然觀察班學員,自然名:奶油獅) 是的,我坐輪椅了!兩小時。假如一輩子都要坐輪椅,你有想過要怎麼面對嗎? 「活著」對癱瘓的人來說其實很不容易,為了重獲不算完整的行動自由就得耗盡全力。復健之路更是無比艱辛,身體摩擦破皮流血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但為了往後能夠自食其力,不得不咬牙苦撐啊! 靠著手臂的力量滾動輪椅的雙輪上馬路,體驗結束時我立馬就能站起來行走,可是「脊髓傷患」卻不行,輪椅對他們來說可是一輩子啊!體驗輪椅過後,情緒起伏波動不已。試著讓思緒沉澱,希望以不矯情的角度留下紀錄。雖然個人力量微薄,想想還是有可以從自身做起的地方,不妨從以下三點開始: 首先,轉變心態。相信再怎麼冷漠的人上了輪椅,心都會變得柔軟,願意試著以傷友的角度看事情,而不是一味的自以為是。例如汽車、機車呼嘯而過,過馬路時卡在路中央該怎麼辦?心態能夠翻轉主要來自於坐上輪椅的瞬間,自己推動自己才能發現認知上的盲點。如果沒有自推上路的過程也就不會有所領悟,寫下來多半也是警惕自己不要忘記。其實,本來也跟某些人一樣抱有不知哪來的「不太友善、事不關己」之類的幼稚想法,幸好目前正努力朝相反的方向前進,友善增多一點就是進步了。如果能從坐輪椅當中,哪怕是感受到千萬分之一也好,都會好好感恩並且珍惜自己所擁有的,進一步萌生助人的念頭。 再來就是在街上多加注意坐輪椅的人,他們可能需要你即刻伸出援手,畢竟臺灣的無障礙空間並非都很理想。日劇「美麗人生」有一句經典台詞:「讓我做妳的無障礙空間吧!」,如果你我都多做一點,不用等到整個大環境改善,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善意能夠相當程度彌補硬體空間的不足。 最後誠摯邀請大家親自造訪髓喜家園,聽聽看真人訴說人生中最黑暗無助的一頁。如果心被感動了,也不要吝於展現出來,該行動就行動。起心動念寫文章讓更多人關注相對弱勢的人,當然也算是一種行動。因為我曾經受到別人無私的幫助,所以從那時起就有行有餘力助人的想法。 本文可不是打廣告喔。雖然我收了一盒蛋捲和一塊鳳梨酥,全部都是由生命的鬥士手作,這得來不易的人生滋味,的確值得細細品味。   推薦資訊:髓喜家園(高雄市岡山區壽天路16 之2 號) 

我們的秘密花園.三崁店印象

2015-07-10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臺南分會親子團二團奔鹿團 三崁店,對許多親子團的小鹿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從炫蜂時期開始,每年地球日都會到那裡撿垃圾、清水溝,甚至有人曾從快乾涸的小水窪中搶救諸羅樹蛙的小蝌蚪。 然而,大部分人對三崁店的印象,似乎停留在蚊子好多、環境髒亂、外籍勞工亂丟垃圾的負面印象中。所以當今年度,選定三崁店為南二蟻、蜂、鹿三團共同的祕密花園時,如何讓小鹿自然而然喜歡三崁店這塊祕境,嘗試從不同角度認識三崁店的美與價值,從而發出真心守護的願力,一直都是我們思索的課題。 今年度一次大雨後的夜觀,經歷了一次暗夜中青蛙大合唱的壯觀。又總爺糖廠在刻意沒有導引的情況下,讓小鹿自行尋聲找出躲藏的諸羅樹蛙小綠身影。今年一月各隊只有一名攝影隨隊紀錄下,請他們自由探索這塊祕境,只有一件任務,去觀察路程中一件吸引你的「東西」把它畫下來,那天是起點,而這本畫冊則是美麗的逗點,之間相隔四個月,過程中透過畫稿的修正,卻意外挖掘出每個小鹿對三崁店獨有的眼光、經歷、自然體悟與感受,令人驚艷。 謹把這本畫冊分享給每個小鹿自然觀察家,透過你們筆下描繪出來的一景一物,我們的祕密花園「三崁店」,變得好美,好豐富。 南二奔鹿團團長紫斑蝶於春末(2015.05)  

7/23-7/24系統暫停服務公告

2015-07-08

荒野官方網站將於2015/7/23(四) 23:00 至 2015/7/24(五) 08:00進行系統更新作業,更新期間系統暫停服務,停止服務時間將視維護狀況提前或延後結束,造成不便請見諒!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配合!

[20X20]兩人三腳開跑––李偉文

2015-06-25

文/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第三屆與第四屆理事長) 作選擇莫追悔 在人一生的歷程中,是由無數的決定所構成的,其中任何一個分岐點在瞬間的決定下,都可能導致無數可能不同的發展。不過對於歷史,我們不能說:「假如...那就...」,也就是人不能追悔。 因為,生命太美好了,好到無論你選擇什麼方式渡過,都像是一種浪費;青春也太美好了,好到無論怎麼過,都覺浪擲,回頭一看,都要生恨。 我想,若是能體會到人生的有限,對萬事萬物都瞭解到這是一生中僅有的一次,僅有的一件,那麼就會有珍惜之心。 蔣勳說:「面對生命的遷變幻滅,我忽然珍惜起身邊的人,在人生這短短的旅途結伴而行,甚至同船而渡、路上擦肩而去的,且容我道一聲:「珍重!珍重!」同樣的行業,同樣的人生,其實是可以有很多選擇的。 記得學生時代,常常徬徨在「參加活動」或「讀書應付考試」兩者中掙扎。往往我是屈服於考試,但是留在家裡卻K不下書,不斷地懊悔早該去參加活動。 累積了過去許多次經驗,現在常常警愓自己要站在比較高的觀點來觀照整個生命,「對已成的事實,不起追悔;對未來之事,積極耕種。」 因為人生是一種遭遇,這種邀請不復再有。   眾人齊心利斷金 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在思索,台灣有沒有機會能擁有一個全民性的環境保育團體? 定義中的全民性必須符合這三個條件:(1)會員人數很多(而且是完全自發性的)。(2)很多人願意長期捐款(包括會費及義賣品)。(3)很多人在這個團體內能長期付出實際的行動。 台灣只有宗教團體能達到這三個指標。環保團體沒有,過去沒有,將來有沒有,我們不知道!因此,我們的責任,已不單是為了荒野這個團體,而是為了台灣,為了面對歷史的責任感!  曾經,當一個清醒的台灣人是有點悲哀的。世界上很少有一個地方的人民如同台灣一樣,想盡辦法移民到國外,若全家一起移民也就算了,很多卻是戶長作空中飛人,繼續在台灣撈錢,消耗台灣的資源,環境爛了,事不關己的到國外享受山明水秀。沒有能力移民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全然無視於環境的破壞將使後代子孫沒有生存空間,但是透過一群人的奔走努力,我們看到了希望的光。   優秀人民野蠻國家 台灣的外匯存底在全世界名列前芧,台灣的國民所得排行很前面,台灣人民平均的教育程度也非常高,台灣的人口老實說也不算少,台灣也有響叮噹的跨國性宗教組織,台灣的公益團體基金會,寺廟或社團等非營利性組織數量之多也不輸世界各國。 可是,這一切的指標,並沒有改變世界各國對台灣有落伍、野蠻、不文明的印象。 我自己想了很久,發現可能來自台灣對自然環境的不尊重,對生態保育的漠視,一切都以現實經濟來考量,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忘了我們消耗的環境資源,是向後代子孫暫借的…… 在聯合國對國家GNP也加入環境財富作為指標的今日,雖然台灣有眾多寺廟,眾多求功德的寺廟信徒,卻沒有一個擁有足夠會員,足夠影響力的綠色團體?一個能讓台灣自傲,讓國際肯定的保育團體?   人海戰術搶救台灣 環境的破壞群是如此龐大的利益雪球,如九頭妖龍、再生能力超強,只有一般民眾內心對居住環境(包括社區、國家、甚至是地球)的關愛,所自發匯聚的行動力量,環境保護方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我們需要很多很多的會員,只要贊同我們的理念,希望台灣變成更適合人居住地方的人,都可以加入我們。讓協會的許多訊息可以到達社會每個角落,需要時可以動員到這些隱藏的力量,同時,人數夠多,協會才有足夠的籌碼影響民間機關、才有足夠力量可以與政府機關坐下來談。因此我們是溫和、堅定且全面性、長久性的;這種善意的力量,將是所謂『隱性』台灣顯現,也是台灣及後代子孫永續發展的希望。因此這不可能是也不能是一個人或某一些人的功勞,而是上蒼給台灣一個機會,這個機會讓眾多的平凡老百姓可以為自己生長的地方盡一點心力。   成敗兩拋盡其在我 「如果台灣應該要有一個全民參與的,足夠影響力的,且全面觀照的綠色團體,如果荒野不做,是否要等著別的團體作?如果今天荒野衝刺,努力失敗了-----------?」 經過反覆思量,我們選擇了一個核心概念:「我們希望會員增加,希望以每個會員小額的捐款與年費,來支持一個協會的運作。」荒野想要是一個自稱是民眾自發成立的團體,不是單獨任何財團、政府單位或學術機構支持的團體,地球是我們唯一的雇主,所有的出發都是為了全民美好的未來,我們的願景是: 一個從台灣出發,放眼全球,以全民參與的方式,透過自然接觸與教育,推動全球荒野保護的團體。 因此,短期內我們要達成的目標有,擴增會員至萬人以上,來呈現全民參與的力量;我們要推動立法來保護台灣自然資源,透過全民募款來購地做為保護及自然教育基地……我想,這是項非常耗費人力的工作與龐大的壓力! 回想當年,我們選擇這個核心概念是頗有勇氣的,因為這是一條最困難的路!也或許是唯一可行的路。   信任自己信任別人 荒野自成立至今,始終保持最高度的理想性,每個參與的義工,以絕對的無私奉獻與使命感,出錢出力在主動付出,這也是荒野能以最少的錢做最多的事情的堅持。 我們希望會員增加,希望以每個會員小額的捐款與年費,來支持一個協會的運作,這是項非常耗費人力的工作與龐大的壓力! 我們總認為,找到人才來做事是最重要的,有了人,有了執行能力,自然就會有適當錢出現!同時也能善用每一分捐款,要辦多少活動,耗費多少唇舌,才能說動一個人。 要辦多少活動,耗費多少唇舌,才能說動一個人踏出那困難的一步,掏出一仟元二仟元,加入一個團體? 要有多大的願力,才能使這一仟元二仟元累積成每個月數十萬元的固定開銷? 老實說,要遊說一個人加入一個公益團體真的是非常困難,不然,你從你周邊親戚朋友試試看,你得費時多久才能激發一個人的善意與行動,掏出二仟元,同時肯來做義工? 我們需要更多更多的人來幫忙。 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更多各行各業的人,在社會各個角落,為台灣的自然荒野而努力 我們盼望不要錯失每個可宣揚荒野理念的機會。 我們盼望能達成全面影響社會觀念與制度的機會。 我們盼望藉由全民的努力,可以讓福爾摩莎的後代子孫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 要怎麼才能達成我們的許多盼望呢? 來吧!踏出第一步,我們需要你! 回到20X20

[20X20]帶著荒野魂往前走––賴榮孝

2015-06-25

文/賴榮孝(荒野保護協會第六屆與第七屆理事長,自然名:菩提樹) 走了二十年,我們來到這裡,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只是喜歡大自然,和同好並肩同行自自然然就過了二十年。 也許是這樣,也許不是。 就我而言,從第一期解說員結訓怯生生地帶著小朋友探訪大自然,從第一次緊張結巴手忙腳亂的推廣演講,從只認識招潮蟹的挖子尾第一個定點,到五股溼地,進一步有機會促成淡水河流域濕地被政府公告為國家級溼地…。 這一路走來,並不是容易的事。 就協會而言,從創會時的幾百人到現在的幾千名有效會員,從花蓮分會在總會創立後第一個成立分會到現在有十一個分會和一個分會籌備處,從台北最先創立的四個定點到目前有將近七十個長期定點觀察站,從每一年可以列表呈現自然推廣活動和演講,2014年這類活動已經超過三千場,每年接觸荒野的人數已將突破十五萬人….。 一個生態保育組織可以這樣穩健發展,日漸擴大影響力,是難能可貴的事。 影響的因素有很多,但我認為些年來荒野遊俠堅持著【愛、無私、奉獻、信任、包容的荒野魂】是很重要的關鍵。 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曾說「做為荒野解說員最大的一個條件,就是奉獻、使命感。」徐老師又說「當你無私地奉獻給大自然後,許多累世所積存的智慧本能,都會被啟開釋放出來,荒野解說員的熱誠、使命感、無私的投入將會讓你值回人生。」 不僅是解說員,這二十年來所有荒野人都是心中有想望,都是懷抱著理想與使命的人,我們以自願服務的精神捐出名字、時間與心力。我們要發展的不是組織,而是一種運動,這個運動是一種長期的實踐過程,不是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改變誰,去指導誰,而是願意先從自己的改變做起。 而我給自己的使命就是永遠熱情地,真誠地為荒野付出,激發大家的信心,愛護一切愛護荒野的人。 張愛玲曾這麼美麗的描述:「於千萬人之中,遇到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好趕上了,也沒有別的話語,唯有輕輕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 希望往後更多的二十年,你我都依舊在荒野,帶著荒野魂,持續往前走。 回到20X20

[20X20]荒野願景––徐仁修

2015-06-25

文/徐仁修(創會與第二屆理事長) 荒野二十歲了,這二十年荒野為台灣做了不少讓人稱道的美事,也寫下不少的台灣傳奇。這是所有荒野夥伴努力的結果,我們一起來給自己掌聲,也給荒野的領導幹部熱烈的掌聲,他們辛苦了!尤其是阿孝,提早退休,義不容辭的跳入荒野大海,著實讓人敬佩他的承擔與努力。 這些年我出現在荒野的時間很少,其實我卸任後,並沒有停下為實踐荒野願景的腳步,我致力在尼加拉瓜,在澳洲,在沙勞越,在馬來西亞推動荒野保護協會的成立。其中尤以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的發展最快,已成為該國影響力最大的綠色民間社團。十幾年來,我在中國以訓練荒野解說員的自然教育方式,讓中國的荒野子弟兵遍布大陸各角落,他們也成為現在與未來大陸環保最重要的力量。跟我去大陸擔任講師的荒野資深解說員至少在三十位以上,他們都參與了影響中國環境改善的行動。 做這麼多事,我是為了讓台灣荒野保護協會成為華人世界環境保護組織的領頭羊,更成為聯合國民間組織的會員,好與世界接軌,更能影響各地政府的環保政策。對外我有那麼多的事要做,我沒有助理或秘書可以幫忙,所有的事,我都得一個人親手處理。此外我要寫作,要拍照,要演講,要去各國荒野保護協會協助培訓解說員與志工,還要為講師的旅費向朋友們募款。這些年,我必須像一個三頭六臂的超人。 今年七十歲了!我仍然是席不暇暖,不知老之已至。但我也感受到做為自然生物的極限。體力減了,也累了,體力恢復慢了,但我還有太多的事要做,我的荒野願景,我的熱帶雨林大書尚未出版,我最重要的小說未完成……。現在為了解決我在各國推行成立荒野保護協會理想所帶來的經費與助理問題,我不得不在2014春天成立了荒野基金會,希望做國際荒野的平台與支柱,做台灣荒野保護協會不做或未做的事。無論是荒野保護協會或基金會,兩者都是我與夥伴創辦的,對我而言,就像是我生的孿生兄弟,我的愛不分軒輊。而兩者的目標是一致的。 回想當年荒野成立之初,我到各縣市創辦分會,有夥伴反對。我擴寬辦公室,也有夥伴反對,但今天伙伴們一定會覺得我當初的設計與行動是對的。回想當年,經費拮倨,我必須舉辦攝影展來義賣我的作品,當時的副祕書長黃小萍,秘書林巧玲都親身經歷,我們賣了兩百五十幾萬的辛酸過程。我向當時擔任秘書長的偉文談及理想的荒野是臺前有荒野保護協會,幕後有荒野基金會。這是NGO最理想最健全的架構,我們有人,也有錢,才能做最大與最多的事。 近年在荒野我的消息不多,但我要告訴夥伴們,懷抱著無私的愛與浪漫,熱情的行動,終有精采的人生,我用我的一生為這句話做了註解。2014年北京大學出版了十本我的書,我的動物記事,獲得2014年中國年度五十大好書。我在北京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廣州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大學城……所做的演講,都擠爆了講堂。但我沒有疏忽台灣荒野保協會的解說員課程,每個分會的課我都排除萬難,親自為新解說員帶去愛與熱情。 瞻前顧後,是為了荒野能更壯大,更有影響力,不只影響台灣,也要影響大陸,更要影響世界,畢竟環境沒有兩岸,自然沒有國界,畢竟這是一個地球村,我們是生命共同體!我們在為荒野二十歲慶生之餘,也要倍加努力,今天人類已到了存亡的關頭,我們沒有樂觀的條件! 回到20X20

[20X20]生生不息,荒野20歲生日祝賀––汪惠玲

2015-06-25

文/汪惠玲(荒野保護協會第三屆義務職秘書長/自然名:太陽黑子) 荒野20歲了,我有幸在20年前能參與荒野誕生,有幸能與荒野一起成長,看著荒野從業餘到專業,小苗到大樹,單點到線,到面,到上山下海的立體地球,到由人與愛融入其間的五維世界。荒野也成熟走出自己的路了。 想當年,參與初期荒野的夥伴們,除了徐仁修老師身懷環保專業外,大部分都是憑藉一股愛護地球的熱情來參與。我們常笑說自己這個不懂,那個也不懂,只能試著把自己的專長融入荒野體系中,再能做的就是投入大量人力與心力,盡量讓剛發芽的荒野能維持下去,也就是這股力量,讓荒野一開始就呈現多樣性的原型。 但在荒野組織愈來愈大,力量也愈來愈強的同時,除了大量義工的付出,協會還必須有更多專業人員投入,才能掌握愈來愈複雜的體系。我在2000年時從偉文手中接下秘書長一職,原本只是想在日常職場外再多付出一點,但協會之大,雖說義工秘書長旁還安排了許多人協助,像特助梓芳、文屏,及副秘書長宏林等,但很多事務仍必需由秘書長親身參與,到了協會第7年,這份工作已非兼職義工能勝任,所以2001年就請擔任副秘書長已久的宏林以專職的身分接下秘書長一職,雖然我應該是荒野任期最短的秘書長,但見證了協會掌舵者─秘書長從義工到專職的成長過程,可說收獲頗豐,成長頗多。 現今生態系的演化,是在自然環境中,由生命尋找自己的出路,使環境與生命能共同演化。荒野剛開始時,走柔性訴求及教育路線,與一般環保團體有很大不同,吸引了許多人參與與投入。荒野提供舞台,讓有志環境保護的人有機會推動自己的想法,集結眾人力量,產生更大影響力。所以,荒野一開始就設置了解說組推動大眾環境教育與體驗,兒教組推動兒童環境教育,棲地組推動環境議題與重要棲地保育,到後來綠色生活地圖推動綠色環境關懷等,從定點觀察,環境教育推廣,親子環境教育,棲地保育,議題訴求等,幾乎無所不包。也因為參與的事種類太多太雜,有人擔心訴求失焦,力量分散,反而一事無成,希望重新思考荒野走向,所以當時就有荒野是該像牛肉麵店很清楚只賣牛肉麵,還是應該像自助餐店,什麼都賣,符合眾人需求的路線討論。但荒野摒持提供人類與自然情感交流互動舞台初衷,廣納百川,讓有心的人都能找到空間自由發揮。在自然消長過程中,不斷演化,終能成就荒野今日多樣性,及令人不容小覰的力量。 荒野的成長過程讓我知道,不要侷限於自身力量的渺小,只要有心與行動,就有機會。很開心,能以參與荒野20年老人的身份,祝荒野20歲生日快樂! 回到20X20

[20X20]荒野二十年的回顧與展望––林耀國

2015-06-25

文/林耀國(荒野保護協會第五屆理事長,自然名:荒野藍鵲) 兒子與荒野同年,二十年有多久?足以讓襁褓中的嬰兒長成翩翩青年;也足以讓充滿理想的壯年染白一頭烏髮。對一個荒野老人而言,二十年的種種恍如昨日,因為精彩萬分所以記憶猶新。一群自然生態的初生之犢聽完徐老師的講座後,展開了一場夢幻的旅程,組織定調、整備、行動,勾勒出荒野的雛型,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如今發展成台灣最具影響力的環保團體,現在回想起來只有用「不可思議」來形容,過程中透過一份真切的情感不斷匯集了來自民間沸騰的熱血,其中份外可貴的是各地真誠與無私的愛及能量。 草創初期的荒野,經常遭受其他環保團體的質疑,荒野組成最重要的樑柱是志工系統,但環境議題包羅萬象,就環保專業度而言,以志工為主力的團體難免有所不足,然而荒野的成功卻凸顯了一件事實,相對的不夠專業,反而拉近與一般市井小民的距離,以貼近生活的型態喚起大眾對環境議題的關切與熱忱,讓環保運動走出高閣,成為人人可以參與的全民運動。 如今,經過二十年的淬鍊,已不再有人質疑荒野的專業性,荒野參與過諸如地球日關燈、生態城市、反蘇花高、反國光石化、反核四等許多重要環境議題的倡議與行動,挾著廣大會員支持的優勢,獲得許多正面的迴響與評價。這些年,在行走各地接觸到的各級政府單位、企業或民間組織、社區或社團的場合裡,不只在國內甚至對岸,皆對荒野在社會環境教育及棲地保護的作為讚賞有加,讓我深深以身為荒野人為榮。 值此荒野歡慶走過二十個年頭之際,懷著豐厚的社會能量,思考著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我想提出兩個方向供伙伴們共同思考,一個是更積極的國際交流與議題合作;另一個是更務實的自然棲地保護。 環境議題無國界,例如氣候變遷與海洋環境汙染皆是跨國界的議題,不是單一區域性行動能改善的,需仰賴國際性協議合作一起努力。我個人相當欽佩綠色和平組織多年來的努力與表現,儘管組織屬性不同,但始終相信荒野一定可以找到能夠著力的位置,發揮更大更深遠的影響。譬如我們倡議多年的海廢議題,從淨灘撿拾的海洋廢棄物中經常發現大量來自對岸的漁業浮標,能否透過兩岸民間組織合作採取有效行動來改善?也許會比零星式的淨灘活動更具積極性。還有,國際性環境議題的關注與參與也相當重要,不要讓我們在為維護大地的全球任務中缺席,我相信現階段荒野已有足夠的實力代表台灣在國際上盡一份心力。 荒野的宗旨明確闡述棲地圈護為首要目標,這些年也看到協會在棲地保育上的種種努力,談了很多年的一分會一棲地,亟需大家共同努力去實踐,這過程必然是充滿艱辛與挑戰,相信決心和毅力可以克服障礙。我拋出一個實際案例與大家分享,2014年暑假,在中國武夷山的自然保護區與團隊伙伴帶領五天的兒童營隊,主題是「守護螢光燦爛」,起因是發現當地螢火蟲的族群數量因為棲地被除草劑汙染而銳減,因此透過實地觀察與村寨居民查訪等活動,引導孩子們從過程中學習發現問題;探討原因及構思行動策略,在五天中孩子們很認真的進行各種調查與討論對策,最終提出好幾個具可行的行動方案。營隊結束後,在團隊伙伴的協助下,孩子們展開具體行動,他們以手繪明信片義賣的方式為螢火蟲籌募保育基金,從繪製明信片、義賣到執行都由小朋友自行討論完成。過程中即使受到冷嘲熱諷,孩子們也因為堅定的守護信念而突破自我達成任務,是個相當有價值的體驗與學習。最終募集了部分資金本想以租地圈護的方式做棲地守護,當訊息發布後,意外獲得一個基金會的關注與支持,同意將名下一塊四畝多的荒地十年無償提供做為螢火蟲復育基地,於是,正式開啟了棲地守護行動,目前仍在積極進行中。 我分享這個案例,是想表達「一個單純的動機可以成就很多的意想不到」,如同荒野的創始會員,當時沒人能預料二十年後的荒野會發展成現在的規模,每位夥伴因著一份單純的熱情,無私無我的奉獻,蓽路藍縷的成就了今日的荒野。我們傳承的不只是一個組織而是一份精神,一份帶點傻氣又熱血的荒野精神,我深深的相信,未來二十年將有更多意想不到的發展與影響。二十歲生日的此時,想邀請大家,我們繼續凝聚熱情發揮生命良能一起改變這個世界,為後代子孫留下一個更美好的地球。 回到20X20

[20X20]荒野,台灣社會的重要資產!––張宏林

2015-06-25

文/張宏林(荒野保護協會第三屆與第四屆專職秘書長) 1999年,我二十八歲,荒野保護協會草創不久,當時僅為推廣講師志工的我,毅然決然辭掉原來在公關公司的工作,投入荒野秘書處專職。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選擇把志業轉換成職業。當時,給自己兩年時間,想說到三十歲前不為賺錢,選擇做有意義的事情。只是萬萬沒想到,非營利組織工作這樣黏人,光是荒野這份工作,我一待就將近七年時間,也有幸成為荒野第一位專職的秘書長。直至2006年底離開後,陸續又擔任主婦聯盟秘書長、公益團體自律聯盟秘書長、綠黨秘書長與目前的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公督盟)執行長一職。算一算我的非營利組織的工作生涯已長達16年了,從二十多歲跨到四十多歲,荒野的人與事,自然是我在非營利組織生涯的重要啓蒙。   荒野人溫柔堅定的力量! 荒野從一開始就希望成為民眾較不顧忌加入的環保團體,這樣的設定果然讓荒野快速成為最大的環保團體之一。我們規劃設計了許多軟性的自然體驗活動與書籍,每年上百場帶領不同年紀的家庭與民眾進到自然領域,甚至設計身心障礙朋友可以體驗自然的活動。這得歸功於龐大的志工體系,因為許多志工夥伴願意以荒野之名,投入推廣工作,讓荒野成為生態環保工作的全人教育組織,許多人對大自然的情感,就是因為荒野而啓蒙! 但成為大家最不害怕加入的環保團體,並不代表對於個別會員不環保行為的妥協鄉愿,而是荒野人喜歡「先做朋友再做事」。荒野平台最讓人驚喜的部份就在夥伴間,能夠相互學習與影響,在生活上潛移默化的改變,進而根深蒂固的內化價值,慢慢的荒野家庭多半也能成為環保模範,特別是小朋友! 這濃烈的情感,從我們有許多的荒野二代小朋友就看得出來!光是我在荒野秘書長任內時,記憶中就促成了二十多對的新人,而當初參加兒童營隊、炫蜂團的許多小朋友,現在也回到荒野接手回饋反哺,讓知識與傳承不間斷,這肯定也是台灣非營利組織運作的好典範!   成年的荒野要積極對於政策影響與監督! 20歲就是成年人,就有投票權了。初期因政治亂象,荒野擔心被貼上色彩標籤,所以對於政策的關注,總較為謹慎保守。然而隨著我們的專業能力與公正理性客觀的表現,總會與荒野各地分會都再不同的保育議案上,持續展現出影響力,讓政府與開發單位不敢太肆無忌憚的亂搞,順利達成環境守護,也換得了朝野政治人物的尊重,荒野已經是台灣的資產,不用太擔心被隨便扣帽子。 當然慘敗的議題也有,但也讓我們了解,環境保護工作絕對都與政治有關!所以荒野可以用更聰明的方式來誘使這些政治工作者,制訂更符合期待的制度與法規,並投入相關資源保護土地與自然。影響政策,並非是藍綠二選一。荒野絕對是少數各黨都願意爭取對話的團體,只有讓朝野各黨願意選擇我們的建議,台灣的自然生態才可以在開發至上的經濟發展模式中取得喘息保護機會!很高興這幾年有許多荒野夥伴,就用這股信念投入選舉,並獲得民眾支持而獲選! 期待有更多的朋友,繼續出錢出力支持。若你生活忙碌,更該加入會員,把名字捐給荒野,讓荒野代你發聲。期待荒野繼續成長,穩健邁向下一個十年、五十年,甚至成為屹立台灣百年的環保團體!成為台灣最重要的社會資產!環境保護運動中,最可靠公正的第三勢力!  回到20X20

[20X20]我在荒野秘書長的日子––林金保

2015-06-25

文/林金保(荒野保護協會第六屆秘書長) 生命中總是許多的轉折與變化,它的發生都有它的原因和理由! 從學校畢業都在科技產業,自己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環境教育和保育扯上關係,真要說有一點連結,就僅僅是當一個永久會員。2008年在科技業和外商闖蕩20 幾年後,有個機會讓自己可以喘口氣休息一下,只想放空自己歸零學習,與台灣NGO的連結好像都沒有,就只有一個荒野保護協會,而且是都沒有參與過的,甚至協會在哪裡都還不清楚,記得第一次踏入荒野,是由當時行政部的馨怡來介紹荒野,然後就從行政志工開始做起,協助年度成果報告和年費繳費通知,只是愈做愈生氣,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沒有效率的做法,只會消費志工的時間,澆熄志工的熱情,不知道是否因為參與了行政志工,這些抱怨引起了不同人的注意,讓一個NGO和環境保育教育的門外漢踏入一條不歸路!謝謝純榮、菁砡和介偉的賞識與推薦,在我的生命轉折點提供適度的滋養! 2009~2013秘書長期間,歷經了兩任的理事長,很感謝耀國和阿校老師的容忍,讓我在這段期間,展開了一連串的組織調整,建立了各項工作流程,真心地謝謝荒野夥伴,不論資深與資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讓我有機會回顧一下這四年的工作!   連結國際環境日倡議活動,並且從倡議深化到教育 將荒野很成功的夏至關燈活動串聯到Earth Hour地球一小時倡議活動,讓台灣在全球關燈行動不缺席,除了關燈節能倡議活動之外,並且展開了能源教育行動,落實到學校和社區。 連結世界海洋日和國際淨灘日倡議,透過海洋電影和淨灘行動,引導民眾認識海洋,以及人類垃圾造成的海洋問題!   提出棲地守護『點』『線』『面』策略 荒野發展的核心是人,透過不同的志工培訓,讓沒接觸過自然生態的民眾,引導成為大自然的喜愛者,進而成為推廣和守護者,我們在全國各分會選定了40幾個解說定點,透過觀察和記錄去了解棲地環境的變化,同時辦理自然體驗活動,引領民眾接觸與了解大自然,體驗活動不僅僅是提供給成人,還特別為兒童、親子以及特殊身心障礙的朋友,開闢了專屬的活動內容,以達到更全面性的大眾參與。隨著環境教育法的實施,環境教育場域將會成為未來戶外教學的主要場所,我們也從2009年開始,著手進行十年環境教育基地建置計劃,在定點中選擇附近已廢棄或是即將廢校的小學,運用現有設施,透過簡單的修繕改裝,並且結合定點的解說教育,棲地的工作假期,提供完備的環境教育教案與教材,轉型成為環境教育基地,也是未來點的棲地守護可能模式。 面對台灣天然海岸線以及重要河川開發,層出不窮的環境議題,除了在議題上的參與協助之外,我們不斷地在思考治本的解決方案,是否可以從教育上著手,透過環境教育讓下一代與海岸、河川建立土地聯結,進而形成守護的力量,海岸校園守護為主體的海蛞蝓計劃,和以淡水河左岸學校為主的綠色生活走讀計劃,為期五年的試辦計劃正,希望透過綠色生活走讀,啟動學生五感,引導學生做社區耆老訪談、踏查,小組討論、繪圖,以及成果發表等方式,建立與土地的聯結,同時將這些學習經驗,編製成教學手冊、學習單,開設教師研習工作坊,擴大學校參與面向,以『線』為目標的棲地守護,期待它能夠擴展到全台灣,讓每個校園都能夠啟動海岸或河川走讀計劃。 棲地要守護應該是全民共同參與才是最有效,提昇國民的環境素養與環境品德,是環境保護的終極目標,『面』的棲地守護就是公民環境教育,透過環境的節日辦理全國性的倡議活動,從過去的夏至關燈活動到地球一小時,地球日辦理淨灘活動到加入國際淨灘日,世界海洋日舉辦海洋影展和愛海講座,吸引更多人來關心參與。除了倡議活動之外,我們每年都會培訓許多的推廣講師,接受千場以上的推廣演講,讓更多人有機會了解台灣的生態之美,啟動他們的倫理之心。   企業募款轉化為企業合作 企業是台灣經濟支柱,企業需要推動CSR,透過捐款贊助活動來提升企業形象,但是對於永續環境經營,最重要的反而是企業內部員工的參與,以及落實環境關懷到企業文化中。2010年起設立了企業合作專職秘書,以中長期認養捐助和企業員工培訓為目標,提出企業合作建議,除了富陽公園、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計畫,也獲得了多家企業的認同,長期共同來推動環境教育和棲地守護行動,讓更多的企業員工參與,推動企業志工日,逐漸養成每年參與的習慣,並且在企業內部慢慢帶動志工參與的能量。   設立專業研究型秘書,嘗試將總會秘書朝向專業化發展 荒野分成總會與分會,過去沒有台北分會,總是把總會直接當成分會,在秘書處的組織上,對於全國事務沒有專責來處理,業務推動上少了主動性與關心。2011年底將秘書處總會與分會秘書做適度調整,讓總會秘書專責推動管轄業務,逐年設定預算和工作目標,透過預算執行達成率,審視專責祕書業務推動成效,此外還設置了海洋研究專職,以年度為期提出研究目標,發表研究成果,2012年首度發表了荒野和中研院共同研究成果。   試辦二階段志工培訓課程,推動會員專屬服務 過去以來志工的培訓課程,都是以委員會和專屬訓練為主,培訓後的志工成為該組志工,橫向缺乏交流,區域性的連結偏低,慢慢就偏向都會型社團發展,在2012年展開會員與志工群組的研究,設定了兩階段志工培訓模式和區域性志工社群發展,期待讓更多的志工能夠透過入門訓練認識荒野,同時在後續的志工服務中,找出專業興趣,進一步參與進階訓練。   執筆至此,還是要謝謝耀國和阿校老師理事長,提供許多的舞台讓我盡情發揮,祝福荒野20! 回到20X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