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2014海洋廢棄物前十大排名首度公開

2014-12-02

生活減塑、加綠,拒絕「塑膠時代」 2014海洋廢棄物前十大排名首度公開 台灣沙灘塑膠碎片驚人數量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2014年11月20日,荒野保護協會於台北NGO會館召開記者會暨海洋講座,公佈今年18場國際淨灘行動實績及台灣首次「微塑膠密度調查」。9至10月間共動員約6,000名志工,淨灘總長度達16公里,撿拾約7,931公斤,共計107,618件海洋廢棄物。今年新十大海洋廢棄物數以塑膠碎片為榜首,其他依序為保麗龍碎片、紙袋塑膠袋、玻璃飲料瓶、吸管攪拌棒及封套、瓶蓋、免洗餐具、菸蒂、衣服鞋子手套、塑膠飲料瓶。其中,塑膠產品所占比例高達88.8%。根據海洋廢棄物監測數據,可分析出台灣各城市的產業結構及居民生活習慣,並顯示各縣市面臨不同的問題。 淨灘清除了大型廢棄物,而荒野保護協會今年首次執行微塑膠(microplastic)密度調查,卻發現淨灘過後,每平方公尺的沙灘上仍有高達約800件的細小塑膠碎片,顯示單純的從末端撿拾並不能阻擋塑膠廢棄物的全面入侵。被塑膠汙染的沙灘與海洋不僅嚴重傷害觀光產業、遊客安全與船舶航行,更會吸附毒性物質後進入食物鏈,造成海鳥、哺乳類與魚類誤食,威脅國人酷愛的海鮮美食。 從今年的十大海洋廢棄物排名發現,塑膠碎片依然穩居榜首;保麗龍碎片竄升至第二位;免洗餐具量降至第七位;特別值得注意,從未上榜過的衣服鞋子手套項目榜上有名,排列第九;去年排名第八的外帶飲料杯,今年則不在榜內。根據今年的海洋廢棄物數據分析,「塑膠碎片」在台北、桃園、新竹三地排名首位。另外「塑膠帶與紙袋」也名列此三地區前三名,塑膠碎片多為破碎寶特瓶、免洗餐具、塑膠袋等生活用品,顯示出北部都市人口密集高、外食族多、對一次性塑膠製品極高依賴,除了民眾應減少使用並做好回收,環保署也應持續推動塑膠製品的減量政策。「保麗龍碎片」則榮登台中、雲林、嘉義、高雄四地之冠,此四縣市之漁業與水產養殖發達,保麗龍碎片多來自於漁船碰墊、牡蠣養殖等產業,漁業署應立即制訂保麗龍漁具的使用規範與回收處理措施,並確實執法。基於政府資訊公開原則,呼籲相關單位應公開已完成行政處分的違法案件,提供大眾檢視,並鼓勵民眾檢舉違規事項,以利取締違規業者,還給國人乾淨的沙灘。 為了監測塑膠破碎後的汙染狀態,荒野保護協會也首次在新北市、台南市與高雄市三處調查尺寸介於0.1-2.5公分微塑膠(microplastic)的密度,發現各種塑膠廢棄物早已破裂成細小碎片,嚴重入侵台灣海岸。其中高雄市林園區的中芸沙灘,僅僅一平方公尺的沙灘內,微塑膠的密度就高達787(件/平方公尺),其中72%均為微小的保麗龍碎片。而台南市南區的四鯤鯓沙灘除了微塑膠密度達199(件/平方公尺),更有17%是五顏六色的塑膠原料顆粒。初步的調查顯示數以億萬計的微塑膠已悄悄汙染台灣每吋海岸,每一件碎片都極有可能被海鳥、海龜甚至是魚類誤食,進而危害人類食用海鮮之安全。而三個沙灘均驗出一般人不會接觸的塑膠原料顆粒,更顯示塑膠製造業在原料端的控管也發生問題。 面對塑膠廢棄物的全面入侵,淨灘是近來的熱門活動,主管機關環保署雖有投入預算推廣認養海灘,但每年上萬場淨灘仍未見垃圾減少,顯示每年入海的廢棄物重量遠遠超過淨灘的數千噸。荒野呼籲環保署立即與環團、學界與產業合作,收集各縣市海岸塑膠汙染的基礎資料,釐清廢棄物來源與組成,再針對源頭管制。荒野也認為乾淨健康的海洋必然將回饋更優質的海洋遊憩產業與更安全的海鮮產品給全體國民;初步的淨灘數據已證實台灣海洋正被免洗餐具、塑膠袋等嚴重汙染,荒野邀請民眾從飲食與生活習慣中守護海洋,改減少對拋棄式塑膠製品的依賴,使用重複性環保製品,確實做好垃圾之減量與回收,共同幫助大海恢復湛藍。 微塑膠密度調查數據 海灘名稱 每平方公尺之微塑膠* 數量(個) 重量(公克) 金山國聖埔 77 1.59 台南四鯤鯓 199 5.56 高雄中芸 787 6.60 平均值 375 4.58 *參考聯合國與歐盟公布之調查方式,於沙灘之高潮線與低潮線各隨機取三樣本,採集50*50公分樣框內五公分厚所有物質,以0.1公分網目之金屬篩網篩選後再挑出尺寸介於0.1-2.5公分之塑膠廢棄物,計數與秤重。

淨灘日,沉澱日

2014-12-02

文、圖/洪錦龍(台中分會志工,自然名:紅龍) 清晨六點看著電視氣象報導,確定鳳凰颱風晚上八點才會登陸台灣本島,心中鬆了一口氣,今天有一年一度重要的活動——國際淨灘日。繼去年後,我第二次參加荒野主辦的淨灘活動,帶著心愛的相機、懷著輕鬆的心情出發,這次以工作人員的身份參加淨灘活動,我要用相機記錄活動的每一刻。 早晨八點到了大甲的向日葵農場,許多工作人員已開始著手前置作業:製作指示標、規劃簽到處、安排團體位置、各小隊組長的行前叮嚀等,全員馬不停蹄地進行,看大家這麼認真我也認真地按下手中相機的快門,將大家專注的神情給記錄下來。中午過後,報名淨灘活動的夥伴陸續抵達。 簡單致詞後,各小組帶開由組長進行淨灘教育,講述海灘垃圾的組成與今日的任務,可不能看到什麼通通撿走,我也趁機學習了一下,原來大部份塑膠製品只會經陽光照射而分裂成細小碎片,並不會被生物給分解。人類為了自己的方便卻造成後代更多的不便,我要開始盡量不用塑膠製品了。行前教育結束後,大夥一起往海邊移動開始淨灘。 在海邊除了紀錄大家揮汗撿垃圾的影像,也觀察大夥撿拾的垃圾真是無奇不有,一張單人床大小的保麗龍板、落單的各種拖鞋、使用過的烤肉架、飲料寶特瓶及玻璃瓶罐等。許多家長趁著淨灘行動帶小朋友來現場參加活動並機會教育,常常有小朋友比大人都還認真,穿梭在野草、石縫間尋找垃圾蹤跡,成果相當豐碩,只是這個豐碩成果並不會讓人感到開心。 傍晚的風勢越來越強,感受到颱風迫不及待地想造訪寶島,當它看見我們將海邊的垃圾撿了這麼乾淨一定會很開心吧!曾有朋友笑我說海邊垃圾這麼多,哪有可能撿得完,或許他說的沒錯,但該思考的是:為什麼海邊有這麼多垃圾?若人人發揮公德心,未來就不會需要淨灘活動了。大海是人類的母親,人類卻以難以消化的垃圾對待她。不過也有一群努力在為環境努力奮鬥的人們,當環境議題越被重視時,就越有機會獲得改善,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小,但只要願意付出並影響其他人,力量就會聚集變大。一整天的活動讓我感觸很多,人與環境應該是要和平共處而非犧牲掉環境來換取人類的發展,願大家都能更正視我們生長的土地。   淨灘後傳「冰桶傳愛送荒野」 後記/謝玟蒨(台中分會分會秘書,自然名:瓶鼻海豚) 丞燕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陳永彰,同時為荒野解說員,淨灘結束後,執行冰桶傳愛的活動,將捐款全數捐給荒野。「冰桶傳愛」原是對漸凍人的一項捐款活動,丞燕在淨灘前規劃此項活動,選了永彰擔任主角,發揮冰桶傳愛的精神將款項全數捐給荒野。非常感謝丞燕,也謝謝永彰的成就。丞燕的夥伴在事前培訓實非常認真,活動當天帶領自己企業的同仁淨灘,結束後和荒野夥伴說:「謝謝你們,辦一場淨灘很不容易!辛苦了」。我們對此十分感動,更開心見到新的守護環境種子萌芽了!

縱走囝仔VS雪谷森林保衛戰

2014-12-02

文/蔡佳真(荒野台中親子二團奔鹿團副團長,自然名:赤皮) 圖/黃詩翔(荒野台中親子二團奔鹿團,自然名:獵戶座)、吳賜明(親子二團奔鹿團團長,自然名:開運竹) 今年中二奔鹿籌備活動主題「動感與感動」,延續去年底帶小蜂們看了一場「縱走囝仔」的電影,我們預定給小鹿年年來點不一樣的山林自我挑戰。鳶嘴山難度非常適合新手挑戰自我的恐懼,說難不難,只要肯跨出「那一步」就可以,於是決定從需雙手雙腳並用的鳶嘴山開始。 鳶嘴山隸屬於雪山山脈的中級山,標高2180公尺,陡峭的花崗岩岩壁是鳶嘴山的特色。要攀爬鳶嘴山,一定會經過一段花崗岩塊,這時只能四肢並用,手戴工作手套,腳穿抓地力佳的鞋子,像隻樹懶似的攀在岩石上,一小步一小步地慢慢走過重重關卡。膽子較大的人,走上這段岩壁路時絕對沒問題;但膽子小的人,八成會貼在岩壁上動彈不得,造成山上大塞車的奇景! 團集會前一個月,幹部一直擔心小鹿的安全,揣測膽子較小的小鹿若卡在岩壁中不敢往前的各種應變措施,當中曾好幾度討論是否要更改為較簡單的步道來進行。後來邀請幾位小鹿加入探勘行列試試膽量與腳程,並邀請團內其他登山高手一同來相助。做足萬全準備,在每個人心中注入一定做得到的信念,就這樣開始了屬於小鹿們的「縱走囝仔」。 感謝老天爺,當天給了我們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不過也因好天氣,路邊塞滿了車,這也讓我們心中有了個底,今天的「鹿」將會走得非常順利,想跑快的絕對快不了、走慢的也絕對沒理由。上山前聚集大家完成暖身與敬謝山神後,開始走上極陡的上坡路段,逐漸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健步如飛的小鹿一路往前衝,累的氣喘噓噓,但到了涼亭,坐下來欣賞美景、喝上一口茶、吸著香甜清新的空氣、微微吹來的松風涼爽直沁心肺。過了涼亭,往上的步伐開始慢了下來,不算寬的單行步道只能跟著人群慢慢挺進,當抵達拉繩及斜度近75度的岩壁,我們知道行走在寬度只有80公分的步道,除了雙手雙腳要努力協調並用外,還得拿出十足的勇氣才行。 一路跟著人群攀爬往上,在毫無預警下就登上高度2180公尺的鳶嘴山山頂,豔陽高照、晴空萬里的大晴天,遠眺著谷關七雄:東卯山、白毛山…,山頂上的人群意外的多,原以為可以隨意坐下吃個午餐,沒想到想下山的隊伍竟開始排起隊來,多到用完午餐時隊伍竟遲遲沒有前進的跡象。跟著龜速的隊伍慢慢往前,鳶嘴山真正考驗才剛剛開始,由高處往下看實在令人心生恐懼,攀越裂石崩壁必須克服遲疑與害怕,沿著懸崖峭壁向下比往上爬更令人懼怕。在多次的嘗試後,慢慢淡忘恐懼,動作也逐漸加快。攻頂的路很刺激,但沒有想到下山的路如此艱辛!最後走出登山口,踏上柏油路有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然而小鹿的工作還沒有結束。 台中市政府預計在谷關與大雪山之間設立空中纜車,沿線路廊行經森林共設置11座塔柱,環評備受爭議。上山前和分會秘書郁玟(自然名:小茉莉)要了幾份小孩子也能理解的資料,向小鹿們說明雪纜計畫與設置雪纜後所帶來的衝擊影響: 破壞保安林:森林功能區分為經濟林和保安林兩類,經濟林以從事林木生產為目標,而保安林則是國土保安為主要目標。部分大雪山原本編列為土砂旱止保安林,為興建雪谷纜車市府將解除編列大雪山的保安林功能。 影響大台中的飲用水:中彰的飲用水來自石岡壩,而大雪山位於石岡壩的水質保護區內。一旦大雪山森林廢汙水超過所能承載的人數,無法處理的汙廢水經由稍來溪排入大甲溪進而影響我們的飲用水。 衝擊黑熊的生態:爬山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黑熊出沒請小心」的告示牌,這有別於其他登山步道,表示大雪山是黑熊重要的棲息地。纜車的興建肯定會壓迫黑熊的活動範圍,增加台灣黑熊滅絕的風險。 遊客過多超過可容許的乘載量:只是假日來爬山就如此雍塞,纜車開放後遊客量勢必會破表。 塔柱位於地質敏感地帶安全堪慮。 纜車路線位於台中市境內年雨量最大區域。 纜車位於落雷頻繁區。 大量的人潮將對野生動植物資源造成影響。 台中有這一座特別的山應當好好珍惜,小鹿們聽完分享,自行思考與消化興建雪谷纜車對大雪山的衝擊後,分頭向周遭的登山客說明並傳達現在所處的地段將面臨嚴重的考驗。沒想到來爬山的朋友都是熱愛這裡的土地,直接向小鹿反應:「我們就是喜歡這裡才來爬山,絕對會反對興建雪谷纜車。」 挑戰鳶嘴山就像挑戰反雪谷線纜車,小鹿完美達陣了,我們也要繼續未反雪谷覽車奮戰下去,然而這一切才剛要開始。 延伸閱讀 反雪谷纜車臉書專頁(台中大雪山到谷關) 反新大纜車臉書專頁(台中新社到大坑)  

雙連埤溼地守護的小革命!

2014-12-02

文、圖/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 激起親子團共同響應的漣漪 珍貴的雙連埤溼地 溼地素有大地腎臟之美名,然而現今台灣的溼地因環境污染、開發而逐漸消失,保護溼地已成為國際議題,更是宜蘭縣政府十分重視之課題。雙連埤是一座千年歷史的天然湖泊,擁有多種稀有水生植物與保育類動物,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亦是國家級溼地。 根據專家統計,雙連埤的105科321種維管束植物中,水生植物高達 112種,占了台灣原生水生植物種類的1/3以上,其中不乏假紫萁、水社柳、水虎尾、田蔥、鬼菱、石龍尾、絲葉狸藻、蓴菜、華克拉莎、寬柱莎草、日月潭藺等特有及稀有水生溼生植物,物種豐富度更是全球排名中的佼佼者,堪稱是台灣水生植物的天堂。 除了豐富的動植物生態外,更有全台唯一的「天然浮島」,浮島由各種植物長年累積、堆疊而成,且已有多次於颱風季節隨著強風漂移改變位置的紀錄,為難得一見的自然奇觀。 雙連埤溼地的水質危機 雙連埤溼地早期因不當開發行為而曾受到破壞,宜蘭縣政府已於2004年將雙連埤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但近年學術單位在進行雙連埤區域之水質監測發現,水域長年有持續性的氮汙染源進入水體,表示農業活動施用化學肥料對於雙連埤水體造成優養化影響,而農業活動還會有農藥及除草劑進入水域的問題,雙連埤屬於粗坑溪支流之一,對宜蘭地區居民自來水供應亦有影響,更必需重視。 荒野推行的友善農業契作 2010年起荒野與緯創人文基金會以雙連埤生態教室為基地推動環境教育。2014年荒野開始與在地小農試行4分地的友善農耕契作,並引導荒野北區親子團以「家庭支持型農業」進行2分地的認養,以團購方式先預付金額,收成時一起採收、分配作物,而風險與維護則由支持的家庭與農民共同承擔,透過契作讓利潤回歸農場,使農民有意願改以無化學肥料、農藥的方式栽種,也無須為銷售問題擔心;而參與契作的家庭,除了親身體驗了耕種的辛勞與採收的樂趣外,透過「吃的力量」友善了土地,間接地進行了環境的保育。 未來規劃 友善契作只是開始,終點與目標則是雙連埤溼地的守護,這當中的連結與運作仍充滿各種的挑戰與討論的空間,目前緯創人文基金會與荒野親子團也已投入了相當多的資源與人力,但未來仍需持續的努力,避免過往努力功虧一簣,而對於未來友善契作的規劃與工作重點如下所述,希望藉由公部門的投入與企業民眾的參與鼓勵,能使地方逐漸完成產業的轉型,當化學肥料、農藥不再持續進入雙連埤水域時,宜蘭的水質危機才能真正獲得改善。 以友善農業契作方式結合宜蘭縣府資源或在地團體來做永續農業的推廣。 持續推動家庭型支持農業,讓更多農友加入友善農耕行列。 製作永續農業教案進行環境教育與對外推廣。 建立行銷通路,解決農民生計疑慮,能安心的以友善方式持續耕作。

親子團農業契作心得

2014-12-02

文/陳嘉麒(荒野台北親子團二團,自然名:嘉明湖) 2014年5月28日的清晨打開手機,「叮咚」一封來自北二團耿建興(自然名:大屯山)的來信。我戰戰兢兢打開敬愛的複式團長的信件,除了落落長的內容並附上二份附加檔案,看完之後淚流滿面(拍謝,有點誇張啦)。不過,真的有給他感動到,尤其是大屯山的這句話真是棒呆了「相信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守護棲地,需要大家共同成就」。我毫不思索地答應了大屯山,擔任活動的統籌窗口,突然間覺得正義之神上身了。 本來對於雙連埤的認養契作的農地沒有特殊情感,但當我走入雙連埤生態教室後方那塊農業區後,印入眼簾的一片美景,直覺告訴我這就是所謂的「世外桃源」;突然間使命感又上身了,希望透過親子團的接棒,能夠逐漸改善雙連埤的水資源與保存這難得的溼地生態。 透過北二團資訊長蔡昌玹(自然名:兔尾草)的幫忙,當下立即在北二團的荒野市集開始召募「榖」東,我每小時都會去確認認養家庭的總戶數,因為大屯山有設了個小小目標,擔任窗口的我總不能漏氣吧!當看這數字逐漸變多時,許多夥伴傳了訊息恭喜我,在這過程中我感觸良多! 大家對友善對待土地更勝於農作物的產量! 大家都無畏無懼勇敢踏出去支持棲地守護! 台灣的小農不孤單! 台灣的家庭超熱情! 文/宋霖霏(荒野台北親子團五團,自然名:番茄) 人與人的相遇很維妙,人與土地的連結更為可貴,荒野在雙連埤向農民租用土地契作農產品,先付契作金給農民,讓農民依荒野的友善自然的要求,採用無農藥、無化肥的自然耕作方法。起初,我單純地想付錢盡些微薄之力來維持土地的生命,然而萬萬沒想到錢都還沒繳交就要去採收。雖然第一次我們北五團的採收我沒跟上,伙伴們仍熱心扛回八根玉米和兩顆南瓜,拿著農作物的感覺好實在,腦中閃過《愛麗絲夢遊仙境》 裡那隻穿西裝戴懷錶的兔先生,優雅地坐在歐式華麗餐桌上享受著各樣的蔬果,我想收成時當一日假農夫就是這樣享受!以上純屬尚未去現場時的幻想。 九月份實際到了現場體驗,雙連埤風景真的是很美,陽光普照的山區,北五一行人穿著醒目的黃色團服,頭戴著大頂斗笠下田去,這片田地是略為乾燥的南瓜田,這時腦中浮現史努比卡通中萬聖節的橋段,孩子們在南瓜田裡等著大南瓜,在萬聖節的夜晚跑出來跟大家玩捉迷藏,南瓜還會向燈籠一樣飛起來,然而現實果然跟故事內容有些微的差異。比如,時段多了大太陽想必就浪漫不起來、草也沒高到可以玩躲在裡面的遊戲、南瓜更是重到很難飛起來。 一切拉回現實面,荒野在地伙伴都是年輕有活力的好青年,非常親切將豐富生態知識分享給我們,除了介紹雙連埤生態,也提供附近玩水的好去處,小蟻們學會拔南瓜,還自己分工合作將採收物放上推車,再由小小壯蟻努力推回屋簷下。土地,給予人們的真的很多,我們採在土地上玩耍、拔走大地滋養的農作物、教導孩子認識生活在土地上的各類昆蟲,更還讓孩子學習自主分工,這些真實的經驗不需要任何一本教科書來教導。大自然無私的給予和教導,大人小孩都獲益良多,滿載而歸!   延伸閱讀:認識社群支持型農業 農業活動至綠色革命以來,永續的栽種模式逐漸消失,被工業化的農場所取代,倚賴農藥、化肥、雜交品種及大型農機,大幅提升產量,降低單位生產成本;跨國食品企業與工業化農場的結合,透過自由貿易協定掌控主流食物系統,最終獲利的總為少數,而缺乏價格競爭力的小農日漸凋零,整體社會則付出了昂貴的外部成本,食物安全、糧食保障、環境惡化、勞動剝削、公平貿易、動物福利等問題一一浮現,為了回應主流食物系統帶來的危機,出現社群支持型農業的新模式(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SA)。 CSA 的意涵為:「在地農民與支付年費負擔農場成本的社群會員之間建立互相支持及承諾的關係,許多中小規模的有機或生態農場以這樣的模式運作,參與的會員能獲得新鮮、安全的農產品,而農夫得到訂戶的穩定支持,可以安心耕種、為所有人守護大地。」

在馬太鞍做個棲地夢

2014-12-02

文/陳雍青(花蓮分會副分會長,自然名:善變蜻蜓) 如果,擁有一棟為家人遮風擋雨、珍藏美好的房子,是許多人一輩子的夢想,那麼我想,擁有一塊土地,可以庇護野生物種、觀察四季、分享生命的故事,應該是許多荒野人的夢想。 2008年在花蓮縣光復鄉的馬太鞍溼地,成立了「荒野保護協會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那天,地主楊國政醫師、荒野理事長阿孝老師、花蓮分會熊帆生會長、馬太鞍溼地定觀組長吳永斌大哥(現任花蓮分會副分會長之一)皆出席了揭牌儀式,這場由地主提供土地、在地荒野分會提供資源,共同實踐荒野棲地守護精神的姻緣,為花蓮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同在光復土生土長的永斌大哥與國政大哥對於馬太鞍溼地因為發展觀光而帶來的諸多環境改變,諸如:溼地變建地、水泥工程大舉入侵、強勢外來種漫生、濫用殺草劑等,均感憂心,長年參與荒野解說工作的永斌大哥與對土地有深厚情感的國政大哥逐漸形成一個共識:與其憂心忡忡,不如用自己的土地來營造一個示範溼地模型,既能保存溼地多樣的原生物種,也可以成為一個環境教育場域,讓社會大眾知道溼地的營造不是需要砸錢,而是需要負責任的維護管理。 在這樣的共識下,「荒野保護協會馬太鞍溼地教育中心」成為花蓮分會第一個環境教育基地。近幾年來,荒野夥伴們在這裡進行多次的志工工作假期、暑期兒童營、團體解說教育以及定點觀察。儘管從花蓮市區驅車到光復要將近1小時的車程,但是荒野夥伴們每個月不南下動一動,心裡就不踏實,就像是農夫一天不到田裡巡一巡、看頭看尾,會渾身不自在一樣,這是看顧家人的感覺了。 觀察教育中心的四季變化是一件樂事,以河岸守護者——水柳樹來說:一年復始,鮮黃的嫩芽迸出,宣告春天來到;緊接著雄花開出淡黃色的葇荑花序,盡顯生命力;轉眼間、雌花熟成時爆出的棉絮,在三月中旬至四月初飄散空中,宛若白雪紛飛,恍恍中猶聞東晉詩人謝安出了考題:「白雪紛紛何所似?」其姪子謝朗才思敏捷,脫口而出:「撒鹽空中差可擬。」其姪女謝道韞從容跟答:「未若柳絮因風起。」啊!料峭春風吹起,柳絮飄送無邊無際,增添一份靈性,伴隨一份閒逸。而儉約不鋪張的荒野人,更可攜家帶眷來賞「雪」,心滿意足的說:「賞雪何必花大錢到北國?」 一年之中三至四次的新葉替換,由最初的桃紅轉成淡紅,再轉為不同層次的綠,終至年底葉落將盡,顯出紅褐色的蒼勁枝幹。生命流轉循環,再次歸零;四時輪替,自然無疑。 野薑花、大葉田香、白花水龍、台灣萍蓬草、圓葉節節菜等水生植物隨著季節輪番上場競妍,紅冠水雞、白腹秧雞在生態島欣然落腳成家,如此美好的景致是需要眾人付出心力維護的。就這樣,每個月至少一次的工作假期開展了,第一期棲地志工培訓班也開辦了;我們還集合眾人之力編寫了一本《野到溼地去》生態學習手冊,讓荒野夥伴與社會大眾認識教育中心的成立目的與功能。今年,也開始接觸環境教育場域認證,思考透過不同教育方式,讓更多在地人瞭解馬太鞍溼地面臨的環境課題。 如今,白鷺橋溼地、荒野三號溪、幸福湧泉溪接續地出現,納入了維護管理的工作,要做的事情還真不少,真真確確需要更多的夥伴投入棲地的維護工作。做不完,沒關係,快樂的傻瓜不太會計較,只要能在一起努力就夠了。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五.沈浤淵

2014-12-02

沈浤淵 先進:   在我們進行竹東大圳田野調查的這段時間裏,我們感受到您對地方上的關心以及對於圳路的瞭解,真的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忙與指導,謝謝您對於我們的協助。 想要告訴您,今年我們做了一些事;「跟著圳路走」的系列活動是我們下半年的重點,從全圳路到圳頭軟橋、圳尾二重,我們各辦理了二梯次總共六天的水路活動,也邀請地方上的團體個人共同進行,對於我們而言,這真是個美好的過程。 另外我們也辦理了竹東大圳的資料攝影展,九月已在軟橋展出,二重地區定於10/26至11/6假二重國小學生活動中心一樓展出,誠摯的邀請您的參與。   10/29(四)上午九點,我們會到展出現場等候你的蒞臨。 希望您能來給我們一些意見,也給我們打打氣。   祈祝 平安喜樂相隨   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敬邀 二○○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   *   * 水利老將江湖在 2008年由於與中原大學協力進行的竹東圳地景研究案,荒野水路人前往拜訪水利人沈老先生,在當時進行方向還未有清晰理路和田野調查也正在蓄勢之際,我們在沈老家中看到了一本訂書針裝訂的影印小冊子:《竹東大圳簡介—飲水思源念先賢》,當時引得驚呼聲四起,水路人睜大眼睛忙不急的翻閱尋寶,原來在1998年的時候,竹東圳完工70周年,縣府就已有所關注,十年後,來自新竹的荒野人也接起棒子跑起接力賽。 開始與水相連的歷史,要從沈老在員崠淨水廠任職時談起,「員崠淨水廠取自河邊的水,被竹東圳用走,在枯水期時會有水源不足的問題,我就將竹東圳一號隧道(在淨水廠附近一公里處)排泥口的滲水經由水溝引入進水廠。被人檢舉後,新竹農田水利會的管理委員提出抗議,協調後我答應給他水圳的維修費,原則上是每年二萬元」這是屬於民生與農業糾葛的曾經。 竹東圳水路至今依然發光發熱,從農業走到科技命脈的生命轉折,最佳推手當為沈老莫屬。在成立新竹科學園區要尋覓水源時,時任新竹自來水廠廠長的沈老提出了以竹東圳做為引水道的看法,「是我建議興建寶山水庫。當時,總公司接到科學園區設立,一天需要35萬公噸用水的公文,但是新竹市的水源不足以應付,於是,新竹開公聽會商討對策。在會議中,自來水廠第三區,建議在河濱(頭前溪畔湳雅附近)挖十個深水井因應,我反對並建議利用現有的竹東圳再挖山洞即可通往寶山水庫,剛好柯仔湖附近沙湖壢本就是日治時期的寶山水庫預定地。之後我帶著總經理等一行人前往勘查,看到竹東圳的水滾滾而來,總經理當場定案興建寶山水庫。所以才有現在的寶一水庫、寶二水庫及科學園區的發展」87歲高齡的沈老目光炯炯的回憶前塵,水利活字典當之無愧。 人生舊夢一縷香 沈老與竹東圳的因緣絲扣相連。與竹東圳開工同一年(1926)出生,二十青春進入二重國小當起小學老師,認識了當時從日本東京留學回來也在同校服務的美麗女教師,她正是竹東圳創建者林春秀老先生長子林鑫統的女兒,當年沈老就成了林老先生的孫女婿。沈老為員崠國小創校校長,前身為中山(日稱昭和)國小的員崠分校,民國45年(1956)當時是分校主任的他才三十出頭,眼見學校黑板都因佈滿粉筆灰而儼然成了白板,桌椅更是破舊不堪,於是向學校爭取應有的教學設備,也獲家長的認同支持而於隔年獨立建校,所需經費由鎮公所、縣府、家長三等分募集,成立時有四個年級各二班,每班約40幾人,學生來源還包括北埔大湖村及竹東上公館等地,箇中辛酸或許就像他在員崠國小成立五十周年的校慶刊物中所說的,「一鋤一畚興教育」,而他正是那個低頭耕耘奠基的人。 沈老在日治時期就讀於新竹州立的新竹中學(校),是優秀的台灣學生,光復後成為社會的台(客)籍菁英,有著濃厚本土意識也是位關懷社會的知識份子,並曾當選過第四屆的鎮民代表,我們或許能想像當時政黨政治的暗流起伏,這一段過往已經塵封,因為確實沉重。沈老選擇作育英才的百年大業,成為員崠國小第一任校長,之後轉任水利造就了一番貢獻,角色不同,敬業與用心自始至終未變。時間轉軸到了1970年代,他延續水圳的生命而成就了竹東圳的時代大業,這種種巧合讓水路人暗嘆不已。 2013年,五年後水路人因著客委會的補助案又再度踏入位於長春路的沈老屋宅,同樣的客廳場景,一樣的侃侃而談,對沈老而言,或許他老人家心中所納悶的是,「這群人怎麼還沒做完啊?這竹東圳…很久了吧!」,水路人不知沈老對我們的想法到底如何,但讓水路人印象深刻的是,當我們邀請沈老與我們一同至附近餐廳共進午餐時,他一口答應的欣然表情,這時的我們就像是群久未謀面的晚輩忘年好友,開開心心的話天地道南北哩!眼望笑談風華的謙謙長者,水路人總不禁在心中升起這樣的念頭,「晚年當如是矣」吧! 沈浤淵,1926年生,曾任二重國小、竹東國小,為員崠國小第一任校長,民國47年曾任竹東鎮鎮民代表,未完成任期。續於竹東營運所員崠淨水廠、新竹自來水廠任職,1981年自苗栗自來水廠廠長一職退休,期間亦曾擔任竹東老人會會長多年,也曾獲頒模範父親殊榮,一生與竹東圳及其創建者家族有著諸多關聯。  

因為愛孩子、愛地球,所以我在南一親子團

2014-12-02

文、圖/楊宇助(荒野台南親子團一團,自然名:台灣赤楊)  參加南一團是個因緣際會,十幾年前聽了徐仁修老師的課後就認識荒野了,後來知道荒野有親子團,不過一直處於觀望的狀態,直到在文化中心聽了親子團的活動分享,了解易子而教的精神與內涵,才真正的心動。剛好兩個兒子今年分別都達到炫蜂與小蟻入團的門檻,所以趕緊搶搭最後報名的機會,進入了台南親子團一團。 對荒野理念的認同與支持也是促成入團的動力,從裝設太陽能熱水器開始,我們家力行節能減碳不浪費。冷氣每年只開幾次,同時利用各種節能手法竭盡所能地省電,所以電費低得驚人(每個月少於350元);回收洗衣水沖馬桶,洗澡一臉盆水搞定,同時努力收集雨水澆菜,所以水費也是低得驚人(每個月少於80元);垃圾徹底減量回收,自製堆肥,垃圾量少到鄰居都很訝異,其實我也挺訝異他們為何有這麼多垃圾;有車卻不常開,長途旅行才用車,平常不管刮風下雨還是騎機車上班,最希望有一天可以改騎腳踏車,減碳又健身;平日盡可能陪小孩走路或騎單車上學,不但節能更增加了親子互動的機會,創造許多共同的回憶。 我們家沒有電視,不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網路也是最慢速的頻寬,加入臉書是三年前為了辦同學會找回老朋友。也不是故意要這麼的反科技,實在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過濾不要的資訊,省下來的時間,就是親子互動時間。 我平常興趣是種植,因為從小在農村長大,太久沒接觸土壤會很難過。以前種花,現在種菜,中庭、陽台、頂樓都是我的菜園。這樣還不夠,又去租了一小塊田地,終極目標是家裡不用買菜,還可以分贈親朋好友。也喜歡DIY修理東西,舉凡玩具、電器、簡單水電、腳踏車都修過,技術沒多好,但是看到東西壞了就丟掉會很難過。 我們幾乎不買玩具給小孩,小孩的媽黃菁琴(自然名:琴葉榕)是自製玩具高手,利用回收物資,與小孩一起創做出許多獨一無二的玩具。假日的活動安排,不是去親近自然、運動健身,就是參加各種免費的藝文活動或一起去圖書館看書。簡單的安排就能得到身心的成長與滿足,誰說養小孩一定要花大錢呢? 決定加入親子團的那一個晚上,我們夫妻就很清楚,入團不只是為了小孩,也希望找到屬於大人的夥伴。期許在親子團認識更多有相同理念的人,一起為孩子付出、為環境付出、為社會付出。幾次活動分享後,發現大家都是很用心的父母,很高興認識大家,希望能跟你們成為志同道合的朋友。

環太平洋的11國海廢工作坊~2014 AMETEC Training Workshop 參與紀錄(下)

2014-11-03

文、圖/胡介申(荒野保護協會海洋守護專員,自然名:螃蟹) 筆者有幸於2014年6月代表台灣至韓國釜山參加海洋廢棄物與微小塑膠的非營利組織與學術工作坊。本活動為亞太經合會(APEC)所屬的亞太海洋環境訓練與教育中心(AMETEC)主辦,由韓國海洋科學與科技研究所(KIOST)與非營利組織OSEAN承辦。在此分享九天中所見所學:(續上篇,請參見荒野快報第269期) 知識傳授 韓國海洋科學與科技研究所KIOST的Dr. Won Joon Shim與Dr. Sang Hee Hong提出,考古學家定義人類已由鐵器時代進入塑膠時代,2012年全球塑膠產量是2億8千萬噸,依目前趨勢,2050年將達到330億噸。掩埋或回收率仍未過半,剩下約有10%進入海洋,但塑膠(石化聚合物)的化學特性讓塑膠難以被生物分解,除了高溫燃燒可轉化成二氧化碳與水,海上的塑膠大部分僅會受紫外線照射後,在表層剝落微小的碎屑(光分解),此類塑膠碎屑被命名為微塑膠(microplastic),研究已發現最微小的微塑膠碎屑可達到病毒的大小(奈米塑膠,nanoplastic)。以人類壽命或其他人造物質的分解速度相比,塑膠被製造後可算是恆久存在。 塑膠入海後,其多孔隙與親油性的特性,塑膠會如海綿般吸附海水中微量的持久性有機汙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POPs),如多氯聯苯(PCBs)、多環芳香烴(PAHs)或殺蟲劑(DDTs)。同時也在海中釋放製造時添加的化合物,如塑化劑類(雙酚BPA、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阻燃劑類(六溴環十二烷HBCDs、多溴二苯醚PBDEs)、安定劑類(壬基苯酚Nonylphenol)與抗氧化劑類。此類化學物質許多都已被證實為環境賀爾蒙,低濃度就可干擾生物的內分泌與發育。但塑膠在海水中吸附與釋放毒性物質的過程,究竟對海洋生物、海鮮甚至人類的健康有何危害或威脅,科學家目前仍在摸索,尚未發展出完善的風險評估方法。 事實上,學術界近年才開始以「汙染物」或「毒性物質」的角度重新檢視塑膠,不同尺寸塑膠對海洋生態影響的研究也才剛起步,在名詞定義上,學界一般將環境中的塑膠廢棄物依尺寸分成五類,由大到小分類如下: 分類 英文名 中文名(暫譯) 尺寸 大 ↑ | ↓ 小 Megaplastics 巨大塑膠 x > 1 公尺(m) Macroplastics 大型塑膠 25 公厘(mm)< x < 1公尺(m) Mesoplastics 中型塑膠 1公厘(mm)< x < 25 公厘(mm) Microplastics 微塑膠 1微米(um)< x < 1 or 5 公厘(mm) Nanoplastics 奈米塑膠 x < 1 微米(um) 當塑膠裂解的越小,數量、清理難度、測量難度、表面積/體積比、吸附有毒物質的能力也隨著倍數成長,倍增研究的困難。 實作練功 1. 巨大塑膠與大型塑膠(x > 25 mm) OSEAN的Dr. Jongmyoung Lee解釋:「國際淨灘ICC雖有一份紀錄海廢種類與數量的表格,但無法做出定性(不是以材質來分類)與定量(未固定沙灘面積與努力量)的科學分析。」韓國OSEAN團隊研擬出一份研究方法(簡稱AMETEC海廢監測)將海廢依材質細分成81項個別計數與秤重,成功利用這種淨灘方式將成果發表在國際期刊,並希望推廣至亞太各國。Dr. Lee比較四國提供的數據,顯示台灣註1與越南的海廢在數量與重量上均高於韓國與泰國。Dr. Lee也表示,這僅是各國單一海灘的一次採樣,無法完整反映全國的現況,但已跨出ICC淨灘數據難以比較的障礙,只要有更全盤的數據,就能針對現況與政策提出建言。 2. 中型塑膠(1 mm < x < 25 mm) 研究機構KIOST先將採樣工具包(孔徑1公厘的金屬篩網與邊長50公分的方框)寄到10個國家,並錄製了中型塑膠的教學短片註2,此時由OSEAN的Dr. Yong Chang Jang帶領各國代表分析自己帶來的樣本,將塑膠碎片分成七類(硬塑膠、保麗龍、原料顆粒、纖維或布料、薄膜、其他發泡物與其他聚合物),比較結果相當有趣,例如汶萊的中型塑膠數量很多,重量卻不高,因為近八成都是保麗龍碎片。 3. 微塑膠(1 um < x < 1 or 5 mm) 微塑膠分析是採取通過1 mm篩網的沙粒,加入食鹽水(1升水:200克鹽)後,以1.2 um的濾紙過濾懸浮在表面與水層中的粒子,再用光學顯微鏡與傅里葉轉換紅外光譜儀(FT-IR)來檢驗塑膠的成分。這套方法讓肉眼看不見的微塑膠無所遁形,台南市四鯤鯓沙灘深受牡蠣養殖保麗龍危害,採獲的樣本中,就驗出了細菌大小的保麗龍碎片。 4. 奈米塑膠(x < 1um) 這是塑膠汙染研究的最新領域,需要更高端的檢測儀器(如電子顯微鏡),本次未施作。 研習心得 每年夏天台灣各地都有淨灘活動,環保署的資料顯示,今年1-7月已有301個單位與環保署合作,舉辦5,567場、動員92,287人次、清理垃圾2,992公噸、海岸線長度達8,587公里,這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維護乾淨的海灘不只是荒野的責任,而是每個會製造垃圾的地球人應該付出的勞力。 做好事、又可運動固然不錯,但議題戰場不應只是一場「你丟我撿」的遊戲。事實上,今日的活動不會讓明日海洋從此清淨,參考聯合國、歐盟與其他國際NGO的作法,淨灘只是補救措施,解藥應該是清算「塑膠足跡(Plastic Footprint)」,從源頭終止「塑膠汙染(Plastic Pollution)」。各國NGO已著手監測各種尺寸的塑膠汙染物,因為唯有拿出科學證據,才能說服民眾、政府與企業三方攜手,恢復大海的清淨。 塑膠垃圾的分解環境與效果 分解環境 分解方式 分解速度 清除方式 焚化爐 燃燒 快速 焚化,但需要800度以上高溫,以避免產生毒氣 海灘 光分解/高溫/磨損/氧化 較快 可淨灘清除 海面 光分解/氧化 緩慢 幾乎無法清除 海中/海底/掩埋 生物分解 非常緩慢 幾乎無法清除   註1 2013及2014年台灣AMETEC海廢監測由環境資訊協會(金山國聖埔)、台南社大(台南四鯤鯓)、黑潮基金會(花蓮鹽寮)負責採樣。 註2 採樣教學短片(2014 AMETEC Microdebris sampling method)  

2014荒野台南國際淨灘行動 取消因為已經開始

2014-11-03

文、圖/許雅婷(台南分會第七期解說員、環境培力組副組長,自然名:雪鴞) 今天是921大地震十五週年紀念日,十五年前的地動山搖,是大地對人類壓抑多時的怨懟的傾吐。而今,十五年過去了,反思著,我們有因此開始珍惜這塊土地嗎?從2008年起,在秋意微微的海灘,「淨灘」、「反思」已成為荒野年度例行行動,只為了讓更多人共同守護這片地球上最大的「荒野海洋」。 今年,當時序入夏後,大夥兒開始忙碌籌備,為了9月21日清晨在漁光沙灘上感受這片「荒野海洋」。大夥兒在忙碌的生活裡開著一次次的籌備會,小鹿們在唸書、考試的壓力下讀著、練習著「ICC國際淨灘計畫」,只為了帶領參與淨灘活動的民眾了解,這不單只是淨灘,更重要的是淨灘後記錄到的廢棄物種類、數量及後續的反思。 今年的淨灘活動,荒野台南分會在淨灘召集人段成龍(自然名:白楊樹)及海洋組長楊慧珍(自然名:藍默蝶)和夥伴的大膽提議後,活動將從月光待落、日光未萌的漁光沙灘上開始。七、八百位的參與民眾及夥伴一同坐在沙灘上迎接晨光,細細品嚐這份日初東升的純粹,徹底地把生活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看著眼前光與浪交會時的天色變化,感受著依偎在這片全球最大荒野旁的幸福時光,從放任自己在黑暗中對海洋的無限遐想,到天亮後瞧見當下真實的海洋面貌,關於這片荒野海洋,我們正在站在失去與守護的邊界上,思考、行動,淨灘的原因及來由;流浪到海灘上的垃圾,起點其實正來自你我的雙手。 9月21日,一隻從海上來的水鳳凰,暫緩了我們走向沙灘、迎向大海的步伐,但卻更驅動了我們「愛海無ㄐㄩˋ」的決心,開始重塑彼此與海洋的距離,做一個面海無懼的島國子民。縱然相信「大自然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但仍不捨夥伴們這幾個月來的努力,為了今天我們造訪了無數次海灘,召集人至9月20日清晨仍到現場進行最後一次的場勘;安排帶領民眾的小鹿及輔導員們在中秋連假裡仍舊走上沙灘進行排練;輕輕柔柔的詹雪玉(自然名:綬草)勇敢地獨自承擔了帶領七、八百個人迎向晨光的時刻,只為了讓人從她輕柔的聲線裡由心看見這片美麗的荒野海洋;看著反思活動的策劃與內容到公布「取消」的前一刻仍在努力;活動裡最堅強的後盾——行政組、機動組、秤重組,重覆不停的溝通、確認每一個微小細節,只為了成就活動裡各組的圓滿;海廢創意組這期間不斷的發想、不停的推翻自己,只為了讓民眾把今天我們所要傳遞的意義,完美的打印在最後這個意象裡,封存帶走;還有好多好多夥伴在接到詢問幫忙時義無反顧相挺的的那份情義,甚至包含非荒野的夥伴,願意放棄假期到現場幫忙空拍記錄今天這份珍愛海洋的行動。 「2014荒野台南國際淨灘行動」取消了,然而「愛海無ㄐㄩˋ」的種子已隨著鳳凰振翅飛得更遠了。   保麗龍,別再來!愛海洋,一起來! 荒野台南原訂2014年9月21日週日清晨五時至上午九時,與台南漁光社區發展協會共同合作,以「保麗龍別再來,愛海洋一起來」為訴求,舉辦大型淨灘活動,宣導環保觀念。計畫在台南市瑞復益智中心門口集合出發後,前往安平區漁光島海濱,以「迎接晨光」的方式,紀念與靜默反思大自然的浩瀚,並響應拒絕使用一次性塑膠耗品的早餐習慣,以實際行動支持環保綠生活,體驗生活中的行為亦能達成降低海洋廢棄物效果;由荒野親子團的國中生帶領民眾進行淨灘教育,直接在海岸上感受「塑膠微粒」真實存在的震撼,撿拾海洋廢棄物的同時,分類記錄海廢的數量與重量,體認各種海廢的所造成的污染及其嚴重性;最終透過淨灘成果與檢討,讓每個參與淨灘的民眾反思個人日常生活的習慣,應如何改變來減少海洋廢棄物的產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名為鳳凰的颱風,夾帶來自浩瀚太平洋的水氣與強風,阻擋了淨灘的行動。在大自然的面前,人類始終渺小,身為地球居民的一份子,我們僅能從旁協助,主導權從不曾落入我們手中。大風大雨不會澆熄荒野人的熱情,我們將秉持初衷,持續籌辦淨灘行動,期待每人踏出愛海的一小步,眾人齊心努力跨出愛護地球的一大步,使「婆娑之洋,美麗台灣」的願景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