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為什麼要這樣蓋悟洞自然教室?因為想守護一片荒野

2014-07-01

文、圖/林維正(高雄分會分會長,自然名:四方竹)   Utung是一片森林、Utung是一座山、Utung是一個家、 Utung是一個與螢火蟲一起睡覺的地方、也是我們實踐夢想的地方。   在去年荒野十八周年特刊裏,寫了一篇<興建「悟洞(Utung)自然教室」>,已經報告了悟洞自然教室的自然環境、生態,及興建的歷程。所以,這次就來談談當初的想法、一路來的過程及現在的狀況。   2007年4月的定點觀察,夜宿悟洞工寮。當夜幕低垂時,螢火蟲漸漸升起於草叢、路邊,更進入升起煹火的工寮內。夜深,當夥伴一個接著一個躺在床上,準備進入夢鄉時,卻見屋內螢光處處,那一閃一閃的螢光,眨呀眨著四處飛舞。心中不禁浮起一個念頭,為什麼只能去看螢火蟲?為什麼不能跟螢火蟲一起睡覺?如果能讓小朋友也能有這樣的體驗,睡夢中,螢火蟲能在他身旁飛舞,那不是最自然的環境教育嗎?也能讓我們的孩子,真正學習如何與自然相處,落實荒野保護的理念。此時,確定了興建悟洞自然教室的想法。   荒野與合作的汗得學社確定了自然教室的木結構樣式,並送出了申請建造資料。由於縣政府建設局審核人員要至現場會勘,所以在2008年3月23日拆除了工寮。這天晚上就寢時,驚覺自然教室已經非蓋不可了,因為工寮已經被我們拆掉了。 就此開始積極地進行蓋房子的各項事宜,3月下旬召集志工準備木結構材料。4月下旬與韃虎一家完成簽訂「悟洞(Utung)自然教育中心興建合作備忘書」,並於7月中取得建造執照。三個月後,10月中旬完成自然教室地基開挖、釘模、灌漿及拆模作業。相隔這半年的時間,就是要確定取得「建造執照」(一般所謂「建照」), 因為自然教室未來將由荒野經營管理,所以希望是間合法建築。 取得建照之後,於11月下旬繼續準備木結構材料,並進行試組裝,確定木結構準備完成。2009年1月上旬完成組裝木結構主體。也在這一年的5月至8月初,連續進行了幾梯次的挑木屑及黏土牆工作假期,開始了黏土牆的建造。 可惜的是,這年的8月莫拉克颱風侵襲,對台灣造成了不少的影響,前往悟洞的交通也因而中斷,建造自然教室的工作只好暫停。直到10月21日經由嘉義大埔重返悟洞,檢視自然教室颱風後的狀況,還好只有屋頂帆布被掀開,主體木結構無恙。但因為道路狀況極為不穩,所以建造自然教室的工作暫時停擺。 2010年春節,台21線甲仙至那瑪夏段河床便道修築完成,3月至4月進行復工的準備工作,並於5月開始繼續挑木屑及黏土牆工作假期,並自三義購買檜木木屑,如此就不用挑木屑了。可惜8月再度因雨道路受損而停工至10月。11月交通恢復,再回悟洞,檢視自然教室颱風後狀況,屋頂帆布再度被掀開,主體木結構幸而無恙。   由於每年颱風季節時,每每造成覆蓋帆布之屋頂受損,因而決定暫停製作黏土牆,先將屋頂蓋好,以利日後作業。自2011年1月起,全力進行屋頂工程施作,直至2013年6月16日安裝完成琉璃鋼瓦,耗時兩年半的時間,終將屋頂鋪設完成,往後即便遇到下雨天,也能安心地待在自然教室裡繼續工作。心安了,繼續進行黏土牆工程。   至今,算算日子,這自然教室也蓋了快有6年了。許多參加悟洞自然教室工作假期的夥伴,常常問我:「為什麼不找多一些人,快一點蓋好?」「房子蓋好後,要做甚麼?」也因此,我常常會問自己:「是啊!到底要做甚麼?」常常不自覺回想起荒野的宗旨:「透過購買、長期租借、捐贈或接受委託,取得荒野的監護與管理權,將之圈護,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使我們以及後代子孫能從這些刻意保留下來的台灣荒野,探知自然的奧妙,領悟生命的意義。」   慢慢地就能釐清自己要做甚麼、沒有要做甚麼,只是想能不能經由這間自然教室,圈護住這片山林。這麼一來開始思索:人多,就會超過悟洞的環境承載量,反而未保護就先傷害它。再說,如果來參加工作假期的夥伴,只是為了協力造屋,幫荒野蓋房子,而對這片山林沒有連結、感情,如此還有意義嗎?所以我們沒有提供以工換宿,食宿及交通費用都要自己負擔;也不接受一般志工團體,來此服務取得志工服務時數。畢竟,環境是大家的,不是荒野的,守住任何一片荒野,受惠的不會只有荒野的夥伴,而是每一個人。因此,來參加悟洞工作假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希望能利用悟洞自然教室,圈護這一片山林,慢慢地往外延伸,守住更多、更大的山林。   自2013年8月起,我們讓高雄兒童自然觀察班的孩子、親子團高雄二團小蟻團的畢業蟻、親子團高雄一團奔鹿團的小鹿、親子團高雄二團奔鹿團的畢業鹿,由老師或導引員帶領至悟洞,體驗協力造屋,讓小朋友親自身處於自然中,在四周環繞的蛙鳴聲、螢火蟲飛舞的陪伴中入眠,更在悅耳的鳥叫聲中起床,接受大自然的洗禮,感受大自然的一切。 圈護荒野,是每個荒野人的人生大夢,多年來,我們尋尋覓覓,尋找夢想的落腳處。然而要怎麼樣的棲地才值得我們圈護,一直是我們的思考重點。平凡或獨特,我們總是希望平凡,卻又不甘於平凡;經歷了不平凡,才覺得平凡的可貴。然而,所有的獨特,都需要平凡來襯托;沒有平凡,哪來的獨特。悟洞只是一般的中低海拔山林,和我們一起生活的,都是一般的生物。每一個物種都有它存在的價值;也因此,每一塊棲地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應該、就可以進行圈護,而不一定要等到調查完成,確定這塊棲地有哪些物種、是否值得圈護,才進行圈護。所以,我們就這樣開始了興建悟洞自然教室。 「悟洞甚麼時候會蓋好?」「不知道耶,看你囉!」「怎麼蓋那麼久啊!」「因為你沒來啊!」看著一層一層長高的黏土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悟洞自然教室甚麼時候會蓋好,或許一、兩年,或許三、五年,看老天的意思,順其自然吧!上天都不急了,我們渺小的人類急甚麼! 雖然天候難測及不斷增加的工作,一再地考驗自然教室的興建,使興建完成的時間不斷延後,但只要堅持目標持續進行,自然教室終有完成之日。想要為保護自然盡一份心力的朋友,要好好把握機會喔!期盼藉由自然教室,讓大家來學習自然的一切,進而保護自然,保護荒野。 悟洞自然教室臉書  

濕地保育法於2015年2月2日施行

2014-07-01

專訪 詹順貴律師談濕地保育法筆記(專訪日期:2014年6月12日) 整理/陸淑琴(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蟾蜍)   構成溼地的三大要素為:水、土壤及水中生物;俱備土與水的「溼」字形中即明白的傳遞著溼地的概念;因內政部營建署公告之濕地保育法使用的字為「濕」,故以下文章用字皆從之。   濕地:指天然或人為、永久或暫時、靜止或流動、淡水或鹹水或半鹹水之沼澤、潟湖、泥煤地、潮間帶、水域等區域,包括水深在最低低潮時不超過六公尺之海域。   濕地保育法第五條:   為維持生態系統健全與穩定,促進整體環境之永續發展,加強濕地之保育及復育,各級政府機關及國民對濕地自然資源與生態功能應妥善管理、明智利用,確保濕地零淨損失;其保育及明智利用原則如下: 一、自然濕地應優先保護,並維繫其水資源系統。 二、加強保育濕地之動植物資源。 三、具生態網絡意義之濕地及濕地周邊環境和景觀,應妥善整體規劃及維護。 四、配合濕地復育、防洪滯洪、水質淨化、水資源保育及利用、景觀及遊憩,應推動濕地系統之整體規劃;必要時,得於適當地區以適當方式闢建人工濕地。   濕地保育法距離立法院三讀通過後,由總統府公佈的日期於今年7月2日屆滿一年,擔心行政院遲未公告施行日期,我們在訪談中詢問可做什麼努力?所幸訪談隔日便得知,6月12日專訪詹律師當天,行政院公告濕地保育法施行日期。   台灣受海洋環抱,擁有許多離島,除了沿海泥灘、珊瑚礁、沙岸、鹽場等濕地外,內陸更有多種濕地類型,如高山湖泊、湧泉、河口或農田、埤塘等,濕地生態豐富且多樣,除了具高度生物多樣性,更具備固碳、水源的調節補注、淨化與護岸的功能,絕非毫無價值的荒地。詹律師文章寫道:「濕地法是第一次,『由下而上』推動促成的環境保育法律,由政府部門與民間協商溝通,獲得共識後,三讀通過。」   問:什麼契機下開始推動濕地保育法?   當時政府推動內陸型或沿海濕地,如國光石化的開發案,盤點國內既有法律,相關法令有國家公園法、野生動物保護法、文化資產保存法、台灣沿海地區自然環境保護計畫等;發現濕地缺乏專責法令與主管機關。以國家公園法來說,保育位階高,但受保護範圍限於國家公園範圍,而國家公園目前劃設的陸域面積僅約8.64%;以野生動物保護法劃設保護區,則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的活動或其重要棲息環境,如七股的黑面琵鷺、三義的石虎,保育標的是動物本身,動物棲息的土地環境卻是配角;文化資產保存法,則需具備特殊自然地景以劃設自然保留區;或者是已討論十多年卻未通過的海岸法,即便通過也僅針對濱海濕地或近岸海域中間濕地,內陸或高山型的濕地未受到保護。主要是濕地長期以來不受重視,所以為濕地量身打造的法令。   濕地保育法第一條:   為確保濕地天然滯洪等功能,維護生物多樣性,促進濕地生態保育及明智利用,特制定本法。   問:立濕地法的目的為何? 或想透過濕地法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濕地法的目標:「在開發行為開始進行前,確保濕地功能與濕地面積的零淨損失」,共有三個重點面相:   1.賦予濕地明確的法律地位 未來主管機關在保育或編列相關預算,以維護或推廣生態環境教上,更名正言順。   2.濕地具明確法律地位後,導入公私協力維護部份 法案中有二個方向,現有重要濕地多為公有土地,未來公部門可以委託民間在地組織或NGO管理,賦予相關法源依據。   (1) 制定獎勵機制,依實際濕地保育情形給予適當獎勵與表揚。 (2) 不完全排除開發,補償濕地強制公益信託。以國光石化為例,假設可以開發,計算補償之面積及經費,透過公益信託給民間。   3.降低衝擊 當濕地劃為重要濕地保護區後,開發或利用行之原則為:「開發迴避」、「衝擊減輕」及「生態補償」。若遇開發或利用行為應優先迴避重要濕地,若迴避有困難應優先採行衝擊減輕措施或替代方案;若皆已考量仍有困難且無法減輕衝擊,才允許實施異地補償措施;生態補償需連同開發計畫送出審查,透過審慎嚴格評估,須為原開發面積2~5倍土地,經10至15年時間復育,使之與原濕地達成相當程度的生態指數,讓因受開發破壞的生態透過異地復育得以補償,並藉以令開發單位走迴避路徑,選擇非重要濕地 開發。   台灣長久以來開發優先於保育,因濕地取得成本較低,易成為開發基地優先選擇地區。未來施行濕地保育法,不以金錢計算濕地價值為目標,優先透過迴避以減少重要濕地開發,達到濕地零淨損失。   名詞定議 【零淨損失】指開發及利用行為經實施衝擊減輕、異地補償或生態補償,使濕地面積及生態功能無損失。 【明智利用】指在濕地生態承載範圍內,以兼容並蓄方式使用濕地資源,維持質及量於穩定狀態下,對其生物資源、水資源與土地予以適時、適地、適量、適性之永續利用。   詹順貴律師簡介 現為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除金融相關法律的研究外,長期關注台灣環境議題,投身「環境基本法」、「國土計畫法」、「環境損害賠償法」、「海岸法」、「濕地保育法」等法案。   延伸參考 詹順貴律師撰文<聯合國濕地保護的台灣最新立法回應>,發表於新世紀智庫論壇 第63期 2013年9月30日 詹順貴律師部落格「獨立蒼茫」    

自然,讓孩子自然成長

2014-07-01

  文/ 林修正(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導引員,自然名:太陽花)、圖/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   陳之藩在「劍河倒影」一書中寫到,「為何劍橋、牛津訓練出來的學生,和其他大學不一樣呢?」一位牛津教授很精妙的回答這個問題,「牛津、劍橋將學生當作生物,讓他自由成長;其他大學將學生當作礦物在處理,按規定一步步的塑造。」荒野親子團就是讓孩子如生物般的發展,而親子團的父母就在等待小孩成長。   參與親子團活動後,才知道整個活動都是一群熱心卻不一定專家的家長設計活動,然後帶著他們的小孩走南闖北,奔波在他們規劃的荒野上,過著不循規蹈矩的自然生活。它和學校教育不一樣,也與目前盛行的夏令營、童子軍有別。這迥異常態的親子活動有甚麼好呢?我參與幾年,也問了很多人,答案都不一樣,也沒有一個答案讓我滿意。   隨著小孩們逐年成長,我終於得到我心中的解答。荒野親子的目的:讓他們自己成長。 這樣做有甚麼意義呢?達爾文從小受到兄長的影響,就是一個會養動物卻看不出有何雄心壯志的青年。即令他以船醫身份上小獵犬號,船長也不把他設定為醫生,而是陪他在海上度過無聊歲月的年輕人而已。然而在船行世界,遍歷各種自然環境時,引動達爾文的好奇與興趣,讓他找到終身要投入的志業:觀察並解釋自然。他努力投入他喜歡的工作,也創造出他想要的人生。   達爾文是劍橋出身的。   荒野親子團不是為培養台灣的達爾文而設立,卻要親子團的小孩享受自然,尋找自己。父母呢?等待成長。     文/黃俊傑(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細腰蜂,自然名:蟋蟀 )   爸爸說:「世界上有許多物質都可以用金錢購買,但是一顆真誠的心是千金難買的。」所以他在我的童年種下一顆綠色的希望種子--參加炫蜂團,讓我的心靈得到比千金更寶貴的滿足。   回想自己剛加入嘉一炫時,人生地不熟,面對一張張陌生的臉孔,內心感到無比恐慌。就在一次「夜觀賞蛙」活動中,我認識了青蛙王子--米粒老師,在他深入淺出的解說和妙趣橫生的引導下,我學會用心去感受大地之母的魔法棒下有著五彩繽紛的風貌,等待著我一一去探索。   第一次溯溪時,我的內心忐忑不安,這時金龜子大俠伸出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拍著我的肩膀,帶著親切的笑容,邀請我一同加入,這個關心的舉動就像春風般安撫我不安的心,從此我更有勇氣去開啟視野之窗,悠遊在自然的懷抱。   雷諾瓦說:「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當我明白了被關心時,心情是這麼的美好愉快,我也學習從自己出發,去用心觀察小隊中有誰需要幫忙,我一定會努力協助他,而我這樣不經意的小小舉動得到導引員紫藤和寄居蟹大大的讚美,我的心彷彿像枝頭上雀躍的鳥兒開心極了。   我愛嘉一炫,在這裡每一個人真誠的關懷是寒冬的大衣,使害羞膽怯的我感受到一絲絲的暖意,每一屆團長們無私的付出是沙漠的綠洲,使迷失心靈方舟的人重燃生命的光芒。我感謝爸爸送我這個珍貴的無價之寶,讓我的未來可以開出更多希望的果實。   文/蘇育泉(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長腳蜂,自然名:美洲豹)   9月8日星期天是嘉一炫的團集會,那天陽光普照大地,我隨著長腳蜂的夥伴們,一起跟在嘉義公園解說員的身後,專注的聆聽解說。雖然嘉義公園是我周末假日經常會去的地方,但是在聽到解說員用說故事的方式,向我們述說著嘉義公園內的古蹟及植物的故事時,覺得非常新鮮有趣。能夠有這個機會,讓我對於嘉義公園有更深入的了解,真是個難得的回憶。   文/謝瑋宸(嘉義親子一團炫蜂團虎頭蜂,自然名:美洲野牛)   我在熊月山莊第一天夜間觀察的時候,爸爸抓到了一隻青蛙,那隻青蛙像爸爸的十指一樣大。爸爸還抓到紡織娘,它有六隻腳、兩根觸角,要吃飯的時候我幫別人盛飯,因為我猜名字的時候猜輸了,所以我才要幫別人盛飯。吃飯前大家還一起做水餃,我不太會做水餃,不過我還是試著去做做看。導引員說:「水餃上面一節一節的會比較緊密一點。」我依照導引員的話去做,後來證明導引員的話是對的,我很開心。   我還去了蒜頭糖廠騎腳踏車,我在鐵橋上騎車的時候很害怕,因為橋下就是溪谷。我很喜歡荒野保護協會所舉辦的活動,每次都讓我很開心有不同的成長。   文/陳宜蓁(嘉義親子團一團炫蜂團長腳蜂,自然名:空氣 )   102年10月13日我們參加炫蜂團活動,去蒜頭糖廠騎腳踏車。剛開始我很害怕騎腳踏車,因為我太久沒騎了,擔心沒辦法騎到終點。不過我很開心,因為和好朋友一起騎腳踏車很好玩,而且一邊騎一邊吹涼風,很舒服。   導引員告訴我們白甘蔗與黑甘蔗的不同,教我們用植物的顏色染布。印象最深刻是去中藥房的櫃子尋找開心糖,最喜歡的是吃冰,最驚險是騎車過鐵橋,最有趣的是和大家一起爬樹,我喜歡這趟旅程。    

二月團集會點滴回憶

2014-07-01

二月團集會點滴回憶 文/林子傑(嘉義親子團一團,自然名:雨傘節)、圖/嘉義親子團一團   看到投影片上的圖片和影片,在布幕上緩緩播放著,以前團集會中的點點滴滴在我的腦中浮現出來,歡樂的回憶中,我知道我來對了一個地方。   在今年度的活動當中,我最喜歡的是二月份到金桔農莊的團集會。因為在這兩天的活動,讓我學到了許多的知識,也和好朋友相見。第一天搭火車到民雄火車站,然後慢步到金桔農莊,看到了今晚要睡的地方,一個充滿自然之美和人文教育地方,很適合在這裡露營。金桔農莊顧名思義就是一座有關於金桔的地方,一顆小小的金桔,如何變成人人都愛得果醬?都讓大家感到很好奇,晚上是大家大展身手的時候,就是煮料理給大家享用,我們憑著自己練習已久的廚藝,讓大家都有口福。晚上在這園區內探索,發現自然在夜間裡的美麗。我發現自然在獨自一個人的時候,能發現平常不能發現的事物。   在這兩天的活動中我學習到許多東西,不管是要裝到腦袋的知識,還是心裡的學習,都讓我和隊友之間的默契變好了,還讓我學到了體驗大自然之美,這麼美好的地方,希望我能再體驗一次。                                                          入團典禮 延續自然歡笑 迴盪在嘉南平原 文、圖/施秋梅(嘉義親子團一團,自然名:小紅莓)   給我的女兒-幸運草、葫蘆果   車窗外如黑色綢緞般的嘉南平原稻田,是如此的溫柔。媽咪穩穩地握著方向盤,心中思緒如滿天輝映的星空,是如此寧靜。   今晚是嘉一親子團奔鹿及炫蜂的入團儀典,在靜默的西螺廣興草地上,我領著蒙著眼的你們來到盞盞燭光前,在星月的見證下,大鹿、大蜂們從肺腑裡掏出對孩子們的真心話。媽咪也將心中縷縷的心思化為言語,在漫漫的微涼空氣裡流淌而出。今晚,我的一字一句已刻在嘉南平原結穗的穀粒上,我的一聲一語已滲南平原的土壤裡。   你們向前擁抱媽咪。這刻,永遠定格在我的記憶寶盒裡。   嘉南平原!嘉南平原呀!是爸比、媽咪生長的地方。我們兒時不畏灼日烈焰,光著腳ㄚ在嘉南平原鄉間小徑奔跑、追逐、嬉戲。那曾經的笑語,都不曾消失,在老樹的年輪中可以聽見,在屹立的山頭裡有土地公紀錄。如今,我的孩子也赤足在嘉南平原奔跑、追逐、嬉戲,老樹聽到了,土地公也微笑地記下這點點滴滴。   感恩大地的寬宏與包容,感恩對這片土地熱切投入的荒野,感恩在荒野裡孜孜矻矻耕耘的大蜂及大鹿。   在大蜂、大鹿們忙碌的身影裡,都有著一顆顆美麗動人的愛,愛土地,愛孩子。他們共通的名字叫「典範」。今晚,有幸浸潤在這愛與典範中的你們,或許一時之間,你們尚未能明白其中的深意。當有那麼一天,你們聽著你們的孩子的笑語在嘉南平原迴盪時,這一天到來時,你終將明白。   陪伴小鹿,讓小鹿看見美好的自己~嘉一鹿奔鹿日記分享 文/黃金蓮(嘉義親子團一團,自然名:蒲公英)   102/12/08 大林虎賁營區:手作觀景台+避難小屋 今天先由米粒介紹諸羅樹蛙,過程生動有趣,原來蛙類都躲在竹子裡過冬,後來親眼目睹,實令人大開眼界,讚嘆大自然奧妙與動物生存本能。看似荒煙蔓草、雜木竹林,其中卻隱藏如此豐富生態。手作觀景台前,為了還給諸羅樹蛙一個乾淨的棲地,小鹿幫忙撿垃圾,清除廢棄玻璃瓶,多虧許大哥幫忙準備了布袋及卡車裝載。咬人貓和其他荒野夥伴事前的各種備料:如木頭、鐵絲、電鋸竹子等,讓小鹿能順利把觀景台完成。手作觀景台+避難小屋,完全就地取材,藤蔓、姑婆芋、樹枝、竹子、再加上鐵絲,造就出樸實、充滿野趣的天然看台。最後大家在觀景台前來個大合照。很佩服咬人貓,他教導大家DIY筷子,挺實際、不囉唆。                               103/2/15~16金桔農場:小鹿當家 老鷹強調:「導引團隊一定要充分放手」,此次活動就讓各組小鹿自行討論、聯絡、籌劃以及執行。團集會當天炊煮過程雖有點混亂、有人忘了帶蛋、帶開罐器。不過最後小鹿們煮出一道道讓人搶食一空、意猶未盡的美味佳餚,非常幸福,不過可惜最後收拾部分,尚有改善空間。

2014海洋減塑青年行動 入選名單公告

2014-06-30

 

2014國際淨灘行動預告

2014-06-24

沙灘上垃圾從何而來?是誰製造?根據近年於國際淨灘間的垃圾統計,海洋垃圾兩大頭號殺手:免洗餐具及塑膠垃圾。光是撿拾到的塑膠瓶,堆疊高度高達8.4座台北101大樓;免洗餐具的數量,以每人三餐使用來計算,可用上將近30年。這些廢棄物歷經幾十年也不會分解,不僅隔離了人與海的距離,也迫使海洋生物享用人類製造的「垃圾食物」。 荒野自2008年地球日開始清淨海岸,2010年起與全球百國、千萬人,響應每年9月至10月的國際淨灘行動。六年來,每年將近百間學校、企業與團體,號召5,000至8,000位的大小朋友,攜手參與20至30場的淨灘活動。 我們相信,淨灘不是解決海洋問題的終點,而是起點,強調個人垃圾源頭減量才是愛海根本。荒野邀請您一同加入9月至10月的國際淨灘行動,萬人齊心,全台串連,親臨第一現場實際動手揮汗淨灘,共同監測記錄海洋廢棄物,用頭腦瞭解海廢問題,以行動落實「愛海無ㄐㄩˋ」。 國際淨灘行動場次即將上線,敬請留意「愛海無ㄐㄩˋ」活動網站:oceanevent.sow.org.tw

地球日,我們在大社觀音山

2014-06-19

文/高大芳(高雄分會解說員,自然名:山棕) 圖/陳怡惠(高雄分會解說員,自然名:玫瑰)、賴政鉉(高雄分會解說員,自然名:阿勃勒)   4月19 日一早,夥伴從各地出發,前往大社區觀音山陳氏墓園集合。距離最遠的我,六點即從那瑪夏啟程,開著車奔馳在高速公路上,烏雲壓著天空,又飄來微微細雨,心想:「不會吧?棲地物種調查有可能會遇雨而取消嗎?」八點準時到達集合地點,夥伴們也陸陸續續抵達,就在大家忙猜著會不會突然傾盆大雨時,烏雲竟然慢慢散去,所以,大家別再想念溫暖的床了,打起精神準備棲地物種調查的工作吧!   有別以往慢慢走、慢慢看,沿路或欣賞或拍照或記錄的模式,為了把握時間,夥伴們快步走過磚紅圍牆的肉桂樹、樟樹、木棉及欖仁樹,不低頭查看稜果榕樹下茂盛蕨類區或黃灰澤蟹的家,忍痛跳過陽光透著楊桃森林跳舞的美麗身影,上氣不接下氣地爬過岩生秋海棠石壁及一線天,忽視參天荔枝樹上傳來勤勞蜜蜂的嗡嗡聲響。平常要觀察2.5 小時以上的步道,我們只花了30 分鐘就穿越,堪稱迅速確實!   抵達荒野高雄分會認養的溼地處,夥伴們便分組著手進行物種調查與記錄。今日的棲地物種調查的工作分為四組:認養溼地組、人工花園組、邊坡步道組及拍攝花絮組。進入溼地前,會先經過一片人造的蓮花池,周邊種植許多園藝植物,例如蘭花、牡丹花等,是熱心民眾覺得四周環境太單調,搬石頭、築涼亭、建圍牆,將之墾為平地種植花花草草,即是「人工花園組」此次負責記錄的區域。「認養溼地組」顧名思義是針對荒野高雄分會自96 年4 月起圈護的高雄大社區觀音山蓮花池旁的溼地為主,穿越野薑花及金腰劍築起的天然屏障,踩著柔軟的土地走進恣意舒展枝枒的無患子樹下,一抹抹層次不同的綠,豐富多樣的生命,交給「認養溼地組」負責拍照與紀錄。而登山客必經之路,則是「邊坡步道組」調查的重要路徑,紀錄與天爭高的香楠爺爺及夏天之果的芒果樹,以及樹下涵養的花花草草及各種生物姿態。「拍攝花絮組」呢?則是負責側拍志工們調查記錄的身影。這樣的工作需要在三組之間來回奔波,還得抓好角度把男夥伴拍的像王力宏,女夥伴拍的貌似林志玲,艱難之程度,想來不易。   看著夥伴們不畏悶熱天氣,或蹲或躺或站或趴或踮腳尖,用各式各樣的武功絕學為每個主角拍照與紀錄,為架構荒野棲地基礎資料而努力著,心裡就好感動。   強勢的蟛蜞菊,頑皮的菁芳草,匍匐前進的野牽牛,模仿風力發電機的水蜈蚣,挺著腰桿的金腰劍,努力爭地的野薑花,清新脫俗的鴨跖草,隨風搖曳自作天然樂曲的麻竹,長在邊坡好視野靜默看著這一切的筆筒樹與野牡丹,以及恣意生長無法一一唱名的禾本科植物,大自然展現了驚人的演替力量,也為這片溼地的每個小生命築起了一個又一個安全的窩。   銀腹蜘蛛躲在角落品嚐著新鮮的小灰蝶大餐,黑眶蟾蜍循著夥伴的路徑大搖大擺地逛著,貢德氏赤蛙努力地鳴叫證明自己的存在,紫斑蝶與青斑蝶的飛舞爭豔,豆娘與蜻蜓逗著夥伴玩著猜猜我是誰的遊戲,五色鳥、竹雞、紅嘴黑鵯及小彎嘴進入濕地菜市場邊覓食、邊八卦著,蚱蜢及螽斯趴在新鮮的綠葉上默默地觀察這一切。人類眼中雜亂的荒草漫漫之地,竟富藏著這麼多的生命。   自然觀察的樂趣,就是用不同的角度檢視環境與人類的關係。若每個人願意放下高等生物的思維,體認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和諧共存,融入荒野,也許,這個世界就會少了很多自私與暴力。一沙一世界,一棵大樹即是一個生態系,願,每個人懂得欣賞與尊重這片土地奮力活著的每一個生命。  

我們都是富有的人

2014-06-19

文、圖/楊麗彬(台北分會五股解說員,自然名:鱟) 暮春,生意盎然。   一早,熱情的伙伴已在溼地的貨櫃屋教室集合,準備進行「地球日生態調查活動」。歷年來,荒野台北五股溼地專案夥伴-雨蒼持續進行鳥調,因此我們把重點放在植物記錄上。觀察路線是每週導覽的路線,也就是貨櫃屋後的小徑到河堤,再沿自行車道從成蘆橋下回到貨櫃屋教室。   教室後方的草地,是我們挑戰的第一站。溼地的植物消長快,那些平常不起眼的小草,每當春風拂過,便琳瑯滿目、相互爭豔,個個抓緊時間開花結果,完成世代交替。「書到用時方恨少」,只認得大個子蘆葦和芒草的我,面對這些匍匐的生命,真的毫無頭緒,小小見方就是繽紛世界啊!過程中,不斷出現「這是什麼植物?」「好可愛的花」「健明,快來拍!」「咦?這紫花是……」「咦?那是……」幸好球長、佳玲一一解惑,長得像芫荽的是假吐金菊;像迷你芹菜的是水芹菜;水蜈蚣的葉搓一搓有清香;薺菜有愛心形狀的果實;車前草救了劉備大軍的傳說故事;兔兒菜和黃鵪菜可從葉形做判斷;空心蓮子草的小白花好像乾燥花;雙花蟛蜞菊的黃花兩兩對生、南美蟛蜞菊的黃花是單生到不知名的記為「待查花」等,球長說待查花超過十種以上,我們就得重新練功了。翻圖鑑、對文字、拍照、畫圖、記錄,我們完全沉浸在這片令人驚訝的野地裡。   好不容易往前挪進,小葉灰藋、羊蹄、苦林盤、蘆葦、象草等像老朋友似的,還有遨翔天際的小白鷺、枝頭上的白頭翁等,一一向我們打招呼!正午時分,陽光不時露臉,肚子也唱空城計,但路線只走三分之一,決定後面趕進度,但荒野人的個性你是知曉的,一小片匍匐在地的小飛揚草又引起伙伴好奇,五體投地只為一探花心,微觀下的花朵美得令人屏息。   「一花一世界!」唯有謙卑、柔和,才能靜觀萬物。誠如劉克襄老師說:「自然觀察教我最重要的一堂課,就是很容易因餖飣小事而感動和滿足。走進大自然,我好像一個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是的,因為大自然,我們都是富有的人。

環保NGOs 的文化多樣性

2014-06-19

環保NGOs 的文化多樣性 參加2014全國NGOs環境會議暨民間環境國是會議感想 文/錢建文(荒野解說員與推廣講師,自然名:心宿二 )、圖/陳要忠先生(荒野台中第五期解說員 ,自然名:玩不老)   一年一度的全國NGOs 環境會議於世界地球日前召開,今年由台灣生態學會主辦。看到會議場地外東海大學求真廳的牆面上,掛了許多赫赫有名、「戰績彪炳」的環保團體的旗幟,就見證了環保團體的「多樣性」。   為什麼環保團體也需要「多樣性」?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回顧一下當年反對國光石化開法案的過程。有兩個我親身的經歷,在某個團體中,我聽到的聲音是:「環境信託根本沒有用,我們需要的是當地居民的覺醒與抗爭。」在另一團體中,則聽到的是:「在王功餐會中罵總統沒有LP,徹底模糊了焦點,根本是一種錯誤的做法。」我的看法則是,這兩種策略,都是有意義的。理由是由這些舉動,教育的是不同階層的人民,這就是「因材施教」。在民主法治的社會之中,議題的倡議,爭取的是大多公民的支持。因此倡議就是一種宣傳戰,期待能爭取多數人民的認同。然而每個人的背景不同,資質不同,成長的環境也不同。有的人期望接受學理上詳盡的理性說明,有人則需要簡單明瞭的主張;甚至有人就是徹底的自私自利,只為了圖利自己的企業或政治團體而主張開發,這時就需要有團體施以「當頭棒喝」。有人認為一個人最重要的是「禮貌」,有人則主張要直搗惡人的要害。然而一個人或一個單一的團體很難全能地去教育不同的人民,因此就需要團體的多樣性去互補所短。以荒野來說,很明顯的,我們針對的對象是中產階級。在這次會議的動物保護專題討論時,講者提到了由於《十二夜》這部電影,打動了中產階級,才使動保議題得到執政者的重視。因此荒野努力爭取的對象是很重要的。但在另一方面,中產階級有可能是比較自私無感、保守而被動的,因此在某些議題上,就需要由不同的團體來激發群眾,發揮草根性的力量。   環保團體需要多樣性的第二個理由就是,越大的議題倡議,就需要越多的進行策略,大家分進合擊;例如台灣生態學會的強項是生態學的專業、熱血青年的組織、與社會運動的結合;主婦聯盟的強項則是食品安全議題、龐大主婦群的成員;彰化環保聯盟等在地組織,則能深入地方,進行串聯;彰化醫療界聯盟,以專業為背景進行健康環境的倡議;地球公民基金會,組織與議題運動能力強大,在太陽花學運中也發揮了關鍵性的力量;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陳椒華老師長期投入水資源區的保護;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運用環境運動中最強大的法律武器,對抗違法行政的政府;看守台灣協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團體,致力於對抗製造嚴重汙染的企業大財團;綠黨以從政方式,努力改變政府;關懷生命協會,二十多年來致力於動物保護。荒野,則是以教育為主,從內心徹底地改變一個人的想法,進行「溫柔革命」。策略與手段的多樣性,倡議才容易成功。   因為對象不同,策略不同,因此各項議題也就不需要一律由不同的團體採取一致行動。若要積極參與各種活動,我個人的做法是參加許多不同的團體。彰化環盟出版了一本《環保弘法師粘錫麟》,粘老師當年在鹿港反杜邦的運動中,就運用了幾十種策略;四百多天後,就成功阻擋了杜邦設廠。當時運用的策略豐富,從全體鹿港居民的基礎教育開始,到戒嚴環境下的「慶祝雙十國慶」遊行,甚至包車到總統府前舉牌抗議。看了粘老師的書,再看到當因若有不同團體或個人之間的「鷹鴿之爭」,就會感到很好笑:環保團體,怎麼會不懂多樣性的價值呢?   我們生態危機的歷史根源   環境保育和生態系一樣,各種議題是息息相關的。就像政經無法分離討論,環境議題與整體政治社會都密切而不可分。因此我還有一個看法,就是我們要重新定義「政治」這兩個字。和我一樣的中年人都念過三民主義,孫逸仙對政治的定義,就是管理眾人之事。中國傳統文化,從政領導人群是讀書人最高的理想。然而在過去台灣特殊的背景之下,許多人由於厭惡政治,決定「不碰政治」( 包括我們過去也有「荒野三不」),是可以理解的。就像中國最大的環保團體「自然之友」,我推測現在的他們也需要小心處理「政治正確」的問題。然而台灣已經發展成公民社會,公民參與議題,已經是一種義務,「不碰政治」的說法不復存在;因為「政治」二字的定義,已經趨向於正常國家的定義。以荒野最大的目標「圈地」來說,就是一種徹底的政治主張;沒有政治的運作,法律的訂定,這樣的主張很難實現。在這次會議的休息時間中,有別的團體的朋友向我抱怨,說她自己也是荒野的成員,但是看到我們只有拈花惹草而已;我就告訴她,現在的荒野已經不一樣了,誰說我們沒有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的議題? 我們哪有「不碰政治」? 只是用的方式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方式罷了,那是因為我們爭取的對象是中產階級。   環保團體無法「不碰政治」的另一個理由是,政治問題是台灣生態危機的歷史根源。我在演講土地倫理的時候,都會提到歷史學家林恩.懷特於1967 年在《Science》上發表的《我們生態危機的歷史根源》1一文,他說的歷史根源為基督教文明的一神論。在台灣,我認為我們生態危機的歷史根源則在於殖民統治者的掠奪心態。要看相關論述,可以閱讀陳玉峰教授的文章。因此在台灣講環保問題,若遇到可受教者,最後都必須講到歷史根源,從源頭處來處理問題,才有可能徹底解決問題。   這次的環境會議中,實際上也到處充斥著「政治議題」:空汙總量管制修法、調整土壤整治標準、開放集水區管制、苗十三線開發、桃園藻礁設置自然保護區、公民電廠、開放賭場等,都可說是需要運用各種團體的各種策略,來共同努力解決的「政治問題」。   公民參與、尊重多樣、分進合擊、永續台灣   公民積極參與公民議題是西方老牌民主國家的常態,期待熱心的公民不再被視為「你吃飽太閒」2。政府,企業,民代,NGO 與公民有何不同?政府會輪替,民代有任期,企業平均壽命十三年;唯一永續的NGO,才會以永續的眼界來做對的事情。在大會中,國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吳宗憲老師以「道德政策鐵三角」對抗「管制策略鐵三角」3 的策略,很值得環保團體參考。   人類世界的多樣性與生態環境的多樣性同樣的寶貴,我們要尊重不同團體的多樣性,容忍不同的理念主張與行動策略;甚至是容忍不合理的批評。荒野推廣教案中,臭青公吞噬青蛇的畫面,告訴我們「天敵乃摯友」的道理。某些團體就是因為獨大太久,就招致腐化的命運。坦然面對批評,尊重差異,容忍歧見,也是環保團體之間應有的基本素養。如此就會更有力地來督促政府把人民永續利益放在第一考量,也更有可能來改變這個世界。   參考資料 The Historical Roots of Our Ecological Crisis. Science, 1967, 155:1203-1207. 陳真,你吃飽太閒嗎? 吳宗憲,道德政策理論之應用:台灣寵物業管理政策之個案研究. 行政暨政策學報 第五十四期 民國一○一年六月 第121 ~ 164  

長葉茅膏菜的憂歡歲月

2014-06-19

文、圖/張光宇(新竹分會棲地保育組,自然名:山人)、楊樹森(新竹教育大學應用科學系)   科技文明對人與土地的影響,在21 世紀的當下是福是禍仍爭論不休,回顧過去年代,物資雖然貧乏人與土地間的關聯卻更為自在,而資本集中與科技進步,讓台灣農村在40年之內產生巨大改變,機械化耕作淘汰使用數千年的獸力,田畦面積因機械耕作需求而極大化,間接改變農村地貌。土地重劃讓蜿蜒的溪流被拉直,連接生物棲地的生態廊道逐漸消失。農業從養活人口而轉變成資本主義市場的經濟活動,追求效率的農業因投入更多能量,化學肥料、除草劑與殺蟲劑成為現代農業基礎,農作物產量確實量增加,但也付出龐大成本,農業生態系受到嚴重危害。   五十至六十年代台灣仍以農業為主,當時桃園湖口台地見不到幾家工廠,坑子口一帶(鳳鼻隧道新豐端附近的區域)也不例外。當時農業生產需用到獸力,家家戶戶至少飼養一隻牛,孩童每天的例行工作就是把牛餵飽,空閒就得牽牛到空曠地去吃草,割草餵牛是另一份額外負擔,小牧童很清什麼季節在哪裡有最佳資源,用最短的時間餵飽牛爭取嬉戲時間。而現在已很難想像當時新豐地區到處見牛隻在空曠地吃草、悠閒反芻及牛背鷺伴牛而行的畫面,夏日午後牧童三五成群在水邊嬉戲,冬天在防風林旁搭起草寮順便烤番薯或控窯兼取暖。農作物收成後,田埂上雜草被牛隻啃食,農作物生長期間田埂上的草不斷被收穫成為牛的飼料,這樣的耕作型態如何需要除草劑,當然無傷於生物多樣性,當下許多認為稀有的植物如田蔥、穀精草及南國田字草等植物,當時一點也不稀奇。   楊樹森老師是新豐人,年幼時加入牧童的行列。在他放牛時,發現牛的啃食會刻意避開一些植物,其中一種植物摸起來像是沾滿黏液。同時他發現「雜草」上面黏著許多黑點,好像是一些蟲,那種會黏人手的「雜草」就是長葉茅膏菜,只是那時的資訊缺乏,問誰也不知那是為何物;再加上當時生活水平普遍不高,沒有人會有閒情雅致去研究那「玩意兒」。雖然不知道「雜草」叫什麼名字,但有一點很清楚地是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發現它的蹤跡,尤其是溪畔的荒原和田埂最為普遍。   長葉茅膏菜尚未變得稀有前的棲息環境和現在蓮花寺的棲地其實相去遠,二者皆擁有潮濕環境、貧瘠土壤、充足陽光,和叢生雜草扶持軟弱的植株作為共同棲息好鄰居等條件。然而每天面對牛隻的啃食和踐踏,或是割草砍斷植株,這樣重複不斷的擾動模式,卻沒有讓長葉茅膏菜絕種,反而促進它的生生不息和族群的擴張,多得讓人可以忽略它的存在。割草和牛隻的啃食,同時對雜草與長葉茅膏菜產生衝擊,但是面對雜草被移除,長葉茅膏菜的種子可以見到陽光,反而提供它發芽的機會。牛隻的踐踏,就有點像是用小型中耕機去翻攪土壤,讓埋在土壤中的長葉茅膏菜種子被翻出來而有機會萌發。看起來,長葉茅膏菜喜歡很習慣這種擾動的方式,或許這就是它在雜草當中求生存的機制。   然而隨著農業轉型為工商時代,國民生活水準提升,蓮花寺溼地周邊區域的公共建設及休閒遊樂設施陸續興建。溼地東邊及北邊大片的雜木林,59年新豐高爾夫球場、60年代陸軍戰車靶場以及79年小叮噹科學遊樂區陸續開放啟用,除破壞溼地上方廣大區域的水土保持,更影響溼地地下水品質。79年至85年之間,香火日益鼎盛而擴大規模的蓮花寺,帶動龐大人潮進入該區域,也引發以休閒和烤肉導向蓮花公園及西濱快速道路鳳鼻隧道路段的興建。這些建設讓新豐和鳳岡地區變得更現代化,但付出代價,是讓原有在該區廣為分布的食蟲植物棲地相繼消失。曾幾何時,長葉茅膏菜竟悲情地被趕到桃園台地的西南端的一座山谷中苟延殘喘。在這裡,雖沒有牛群的踐踏與啃食,卻換來人們無情盜採,及豪大雨來臨時土石流覆蓋、族群頃刻滅絕的危機。   除此之外,隨著台灣化學工業蓬勃發展,廣泛在各地使用除草劑,快速有效地抑制雜草的生長,但也扼殺了長葉茅膏菜的生存,更加速讓食蟲植物從這塊區域蒸發消失,成為食蟲植物的頭號殺手。   荒野由民國87 年接手蓮花寺溼地食蟲植物的保育工作,在分會長劉月梅老師及前後許多志工持續地努力下,讓食蟲植物族群能在這塊最後的天然棲地中穩定地成長。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能為食蟲植物在蓮花寺溼地建立一個安定的家,它們的伊甸園,不讓它們從台灣植物的名錄中被除名。我們期望將來蓮花寺溼地能被規劃為一個保留區,讓它們永永遠遠地在這裡棲息,成為人們永遠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