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liina klauss以海洋廢棄物打造彩色「垃圾山水」裝置藝術

2014-09-02

五月底的墾丁佳樂水,不只有衝浪客,還有一位德國藝術家及50位志工,打造南台灣「彩虹太陽」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海灘上超過80%的廢棄物來自陸地,在陸地上隨意丟棄的垃圾隨著河流來到海灘,或亦隨著海洋洋流飄流到世界各地的沙灘。這些散落的海洋垃圾不僅讓沙灘和海洋看起來髒亂無比,更造成許多生物誤食,嚴重影響海洋生態。一位來自香港的德裔藝術家liina klauss發起海洋廢棄物裝置藝術行動,將在淨灘撿拾到的垃圾,依照顏色分類排列,透過巧思與創意打造一座巨型裝置藝術,同時呼籲民眾重視海洋,反思人類生活行為對海洋生態的影響。5月31日號召50名志工於墾丁佳樂水漁村公園創作「垃圾山水」裝置藝術,行動藝術在沙灘上展示一天,隔日委由當地清潔隊將垃圾回收處理。許多前往海邊戲水的民眾紛紛驚豔:「垃圾竟然可以這麼美麗!」 旅居香港的藝術家liina klauss,原在日本及德國擔任時裝設計師,2007年到香港後開啟自由藝術創作,結合藝術與環境保護,將廢棄物轉化為藝術品,啟發民眾思考。身為藝術家的liina展現對顏色高度的敏銳度,用創意驚艷民眾的視覺,將淨灘撿到的垃圾依照顏色排列出美麗的圖像,猶如光譜般的放射圓形。liina語重心長地說:「沒有什麼東西是應該被丟棄!在台灣與香港海邊撿拾到的垃圾相近,皆以塑膠垃圾居多,這個情況在歐洲國家並不常見,可見亞洲飲食講求便利性。」活動當日liina自備環保杯,身體力行提醒大家不要讓自己的方便,造成大自然的不便。除了撿拾廢棄物做創作,liinau也號召志工收集沙灘上的自然物作為創作素材,大至漂流木、椰子殼,小至欖仁果實、葉子等微小的果實。這些自然物來自人類生活,以反思的角度來提醒人們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方式。 荒野海洋專員胡介申在淨灘過程中,意外撿拾到來自菲律賓的塑膠瓶,除了提醒民眾垃圾會隨洋流漂流,更再次指出全球應共同重視海廢議題。手中握著的塑膠瓶瓶身還有動物清晰的咬痕,介申強調:「海廢創作不僅是單純的藝術表現,更重要的是引發人們審視環境問題,你我製造的垃圾正對海中生物造成致命的威脅。」近年來,荒野不斷呼籲大眾,改變日常生活,降低垃圾量並妥善管理廢棄物,將淨灘行動提升為公民意識,一同重視海洋環境污染問題。

驚「燕」盛夏黃昏 2014 五股溼地夏日賞燕季

2014-09-01

文、圖/荒野保護協會 荒野在8月間舉辦「2014五股溼地夏季賞燕季」活動,提供10場免費賞燕及生態導覽,共計吸引1,500位民眾參與,一同欣賞五股溼地生態之美。自2009年起,荒野開始籌辦「五股溼地賞燕季」,今年特別與新北市政府合作,8月9日於新北市五股區成蘆橋下,五股溼地解說中心前舉行「2014五股溼地夏季賞燕季開幕活動」,活動當天下午2點至5點設有「生態園遊會」,志工老師們帶領民眾進行彩繪圖譜、生態遊戲、五股溼地鄉土人文講古、自然生態守護故事導讀、太陽熱能燒烙等多項DIY活動,大小朋友一同動手參與,200位民眾與荒野志工度過一個有夕陽、葦浪、晚風、燕群陪伴的難忘午後,隨著微風一齊跳著夏之圓舞曲。   四隻造型可愛的鳥類吉祥物,跳著輕快的舞步為開幕會暖場,展現荒野志工的熱情與活力。荒野理事長賴榮致詞時表示:「五股溼地生態豐富,擁有台灣特有物種黃鼠狼、世界級保育物種四斑細蟌、黑面琵鷺等,珍貴的自然環境須被守護。賞燕不只是休閒活動,更是環境保育行動,守護五股溼地是全民運動,期盼民眾與政府重視棲地營造,將溼地留給後代子孫。」新北市高灘地工程管理處處長諶錫輝,特別蒞臨開幕會現場,對荒野在五股溼地的經營努力表示贊同,更期待未來政府與民間的長期合作。儀式結束前,主持人邀請台上貴賓與台下民眾,共同投擲手中紙燕,上百隻五顏六色的紙燕同時飛向四方,為開幕會畫下句點。儀式結束後,志工老師們分隊帶領民眾進入五股溼地,進入賞燕平台,近距離觀賞燕子群聚飛翔壯觀場面。   每年春天,部分家燕、洋燕會從菲律賓等南洋一帶飛到台灣築巢,都市地區常可見到家燕在騎樓或屋簷下築巢,繁衍1至2巢後,九月份陸續飛回南洋。五股溼地位於淡水河出海口二重疏洪道北端,左側連結五股、右則緊連關渡,佔地共約177公頃。五股溼地因處於淡鹹水交會處,特殊地理位置蘊孕豐富多樣生態環境,提供鳥類覓食場所;高聳的自然蘆葦叢,構成鳥類棲息的最佳屏障,成為候鳥南來北往的驛站。每年八月盛夏時節,太陽下山前約半小時,數以萬計的家燕、洋燕、棕沙燕、赤腰燕等,從四面八方飛到微風運河西側的蘆葦叢區上空覓食,高速盤旋、狂飆、升降、俯衝,霎那間只見滿天密密麻麻如旋風般的小黑影。壯觀的場面讓參與民眾嘖嘖稱奇,五股溼地特殊的地理條件,儼然成為每年北台灣燕群南飛遷移度冬前的最大聚集點。   五股溼地除了舉辦夏季賞燕季外,平時每星期日下午15:00至17:00在園區內舉辦免費生態導覽活動,透過實際的探索,培養夥伴親近自然的「荒野心」。五股溼地在70年代曾是鳥類的天堂,曾記錄到94種鳥類,數量達4千8百多隻,盛況空前。然而,隨著工廠林立、人為排放廢水、任意傾倒廢土及垃圾,使得溼地失去生機。直到2004年,當時台北縣縣政府正式成立「五股溼地生態園區」,並委由荒野認養,才讓五股溼地的生態重新出現契機。五股溼地目前列為「國家級溼地」,擁有豐富自然生態及國際級物種,荒野期盼透過你我的守護,將之提升為「國際級溼地」。人類是自然界中的一份子,共生共存是我們經營的方式,找回台北溼樂園,守護自然棲地,築夢在淡水河畔。   延伸閱讀 《築夢生態淡水河》收錄19位作者對淡水河真切的感嘆與期盼,一本特別聚焦於淡水河流重要溼地內的生態紀錄故事生態書,綜觀淡水河三百年的時光與變遷,探究古往今來的生態人文變化,一段真摯的夢想成真故事,勾勒河流的美麗與哀愁。 訂購資訊:荒野環保市集  

溫柔而堅定,棲地守護我和你

2014-09-01

文/蔡佩君(嘉義分會分會秘書,自然名:羽冠畫眉)  圖/鄭宏毅(自然名:米粒)   說到嘉義分會,荒野人定會直接聯想到「諸羅樹蛙」!除了地名因素之外,嘉義沒特別顯赫的事蹟,但有著一群默默、持續在為這個環境付出的夥伴,因為「關懷蛙,就是關懷我們的環境!」   諸羅樹蛙(Rhacophorus arvalis)是台灣特有種樹蛙,主要分佈在雲林、嘉義、台南等地。1995年由師大呂光洋教授命名發表,因首次發現地在民雄,遂以嘉義的古地名「諸羅」命名之。從其分佈的情形來看,雲林縣、嘉義縣以及台南麻豆附近都有諸羅樹蛙的分佈,甚至台南永康也有諸羅樹蛙的蹤跡。但由於其分佈的範圍多位於人類活動區域內,只要農民改變耕作型態,諸羅樹蛙棲地必會受到衝擊;加上雲林、嘉義和台南諸羅樹蛙分佈的範圍內都偶有大型開發案件的申請,導致諸羅樹蛙生存的危機增加。   有鑒於此,民國95年嘉義分會成立諸羅樹蛙蛙調小組,期間普查了嘉義縣市諸羅樹蛙的分布狀況與數量,但是隨著時間、棲地破壞與人員的流失,小組能量漸漸低迷。民國100年間,嘉義縣政府辦理了一次諸羅樹蛙的研討會又再次激起分會關注諸羅樹蛙的火花。大家想起了有一塊大面積的棲地值得我們投注能量,持續調查與紀錄。在總會協助與分會夥伴努力奔走下,我們順利向軍備局申請了此塊棲地的三年調查計畫。這塊廢棄的軍事用地緊臨著兩處諸羅樹蛙族群數量穩定的棲地,透過這個計畫,我們希望可以調查軍事用地內諸羅樹蛙族群的數量及族群量季節變化,以期建立調查方法後,往後持續調查將可以了解諸羅樹蛙族群量是否有減少的趨勢,並且擬定相關的保育策略。當然,更深遠的目標是在基礎的環境教育推廣工作之外,能朝向「保護區以外之保護區」的機制建置,讓物種調查與在地力量連結擴大,期望此保育類物種可成為「嘉雲南的綠寶石」。   此三年調查計畫經軍備局核可後開始進行,第一年開始之初,莊孟憲老師指導分會夥伴在廢棄的軍事用地邊緣依照不同的林相畫設了四個樣區,調查頻度從七月持續至十二月,每月一次。從第一年的調查記錄中可以發現,氣候較嚴寒的冬季幾乎沒有青蛙的蹤跡,經與莊孟憲老師討論之後,調整了第二年的調查頻度。第二年開始集中在六至九月份調查,並且在蛙調的同時普查其他出現的物種,第三年也比照第二年的模式進行。在這三年的調查中,有兩至三個樣區常會因為颱風或是豪雨造成無法進入;也發現樣區之外,在更深入軍事用地的中心應該有更大族群的分布。是否更改樣區在過程中也曾經討論過,但是最後還是希望可以在同一樣區持續調查累積三年的紀錄;因此這些心有餘而力未逮的想法促成了荒野嘉義親子團一團奔鹿團加入在地棲地守護的行列。第二年調查計畫進行中,嘉一奔鹿團協助樣區的清理,清除了雜木蔓草與倒落的竹子,並且就地取材搭建了便橋。同年冬季也再次進入樣區搭建平台,希望可以讓隔年的調查更加順利。 我們知道一般青蛙會利用樹木的基部或是落葉層挖洞暫時躲避取暖渡冬,而在竹林中生活的諸羅樹蛙也會利用農民保護竹筍的黑布與落葉在竹節處渡冬;在這次的行動中,我們也觀察另一種渡冬的狀態,在竹筒中擠著數隻面天樹蛙與中國樹蟾相依偎,讓親眼目睹的夥伴們大呼驚奇!這也是第二年調查計畫中額外的收穫。   今年是調查計畫的第三年,進入尾聲的同時也開始思考,接下來呢?是不是應該要有更積極的作為?這些想法都將伴隨著計畫的結束展開新的局面,而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絕對會持續的關注!在環境保護已變成顯學的今天,也許很多人會質疑,僅僅只有做調查,究竟可以對諸羅樹蛙產生多少的幫助?但是誠如許多分會在棲地守護上成功的例子可證,持續的關注、持續的紀錄,當面臨需要我們挺身而出的時候,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

守護荒野,我們能做些什麼?

2014-09-01

守護荒野,我們能做些什麼? 記.親子團小鹿茁壯奔騰,實地參與棲地守護 文、圖/陳美枝(荒野嘉義親子一團奔鹿團前團長、嘉義分會推廣講師,自然名:向日葵)   2009年我與孩子因緣際會的加入荒野嘉義親子團,每月一次的團集會接觸到的夥伴都是親子團中的大人與孩子,團中的成員大都是因加入親子團而成為荒野會員,因此許多夥伴對於嘉義分會的人、事、物與活動都不是很熟悉。   我與孩子初加入那年,荒野年會剛好舉辦在新竹,當時炫蜂團團長許愫真(自然名:野牡丹)邀請我們家人參加二天一夜的年會,抵達會場時才發現,除了野牡丹一家人外,其餘都是新面孔。那次的年會,是我第一次與荒野人近距離接觸,新竹分會的用心、解說員的功力及來自台灣各地荒野人的熱情,就像是一家人,二天的活動給了我滿滿的感動。   親子團的活動吸引著一群有著相同理念「許給孩子一個綠色童年」的家庭。秉持相同理念,各地發展出運不徑相同的運作方式,儼然形成各團文化。曾有一年,我們不甚了解團集會運作與分會及總會配合上的重要性,因而錯失了幾次成長與合作關係。五年多來看到許多親子團的家庭因孩子而成為荒野會員,孩子離開親子團後,有些家庭逐漸退出團體,心中總有些許不捨。   各分會充滿著各行各業且多才多藝的好夥伴:自然觀察班、解說員培訓、推師培訓、定觀等。荒野人的專業及資源,只要開口請求協助,荒野人就會力挺,而這正是嘉一親子團所需的資源。   嘉義分會與親子團的互動,在總會鼓勵各親子團參加分會幹部會議時開始。近幾年來嘉義分會秘書佩君配合總會的政策,每月通知親子團團會長出席分會幹部會議,透過會議讓親子團更加了解分會與總會的執行方向,而分會幹部們也對親子團的運作有了多一層的了解。   2013年嘉義奔鹿團隊一同思索如何讓親子團的孩子在離團後,能以身為荒野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且有使命感?日後能回饋給這片大地。透過分會幹部會議,親子團得知兩個訊息能進行的方式:(一)每年 9月分會在進行國際淨灘行動時,需一批志工擔任記錄員及引導員。(二)、嘉義縣大林鎮社團國小旁,有一軍備局用地—虎賁營區,此地為諸羅樹蛙的棲息地,目前由分會定期進行蛙調。經與分會負責的窗口鄭宏毅(自然名:米粒)討論後,得知這是諸羅樹蛙的棲地,蛙調期間若遇下雨天期間,因積水及地勢受限而難以深入調查。我們能做些什麼?我們與分會能做哪些連結?小鹿能為這棲地做些什麼?有什麼方法能降低氣候對蛙調的影響?   嘉一鹿團隊達成共識在2013將帶領孩子參與淨灘培訓,淨灘當日擔任記錄員或引導志工。2013年9月8日上午小鹿在分會參加了淨灘培訓,下午緊接著,前往諸羅樹蛙的棲息地虎賁營區。我們首次造訪前,因逢颱風過境,原先幾個出入口因淹水而不得其門而入,部份地勢較低的地方淹水高度甚至高過二米,進入棲地時需小心翼翼。由於事前的準備與連繫,分會長帶領幾位夥伴,拿著工具在前面開路,小鹿及導引團隊在後方跟進。這天小鹿們在分會長、米粒的帶領下搭了一個座便橋。   11月活動前場勘,我們清楚地看見這片棲地原本的樣貌,上回9月積水的地方已乾涸,地勢落差比我們想像的還大,棲地裡長滿雜草,竹子東倒西歪,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布滿撿也撿不完的酒瓶,甚至有馬桶、燈泡等廢棄物,我們很難想像這些物品為何會在這裡?   2013年12月8日我們第二次來到虎賁營區,我們決定這次要搭一個景觀台及一座竹橋。我們將人力分成四組;觀景台二組、竹橋一組、取材(竹子)一組。在大家分組進行前,全員一起戴著手套拿著事先預備的肥料袋清除地上的酒瓶,只是裝滿肥料袋後,地上的酒瓶還是很多。考慮搭觀景台及竹橋的原因是希望在雨季淹水的時,能有個制高點觀看棲地的樣貌;竹橋是為了必要時可行走在水面上,有利於蛙調。既然是為棲地守護而做,我們所用的材料盡可能就地取材,也讓孩子學習,在大自然中如何尋找可用資源,如何保有原來的樣貌又能更利於調查。當天小鹿的投入讓導引團隊深受感動,大夥為了一同完成目標,願意放棄中午的休息時間,互相幫忙,特別是看到觀景台從無到搭建完成的喜樂。當天我們完成觀景台的搭建及竹橋搭建數米,觀景台下意外成為野外避難所。   今年8月13日與蛙調小組再次前往虎賁營區,許多處仍然積水,之前我們所搭的竹橋只不過是杯水車薪。一座棲地的守護並不容易,需要更多有心人不斷地付出與堅持,期望更多的夥伴們能夠一同動手守護各地棲地。對於我們兩次造訪虎賁營地,陪伴著奔鹿孩子進到分會守護的棲地,雖然貢獻有限,我們期待這顆守護的種子能陪伴孩子在心中發芽、茁壯。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三.姜杜春蓮

2014-09-01

文、圖/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從容淡定  笑納人生 2013年3月18日,因緣殊勝的水路大隊在新竹縣兩河文化協會理事長姜信淇校長的引領下,拜訪了姜瑞金(北埔新姜發跡人姜滿堂的三子)、林丁妹(竹東圳創建者林春秀的長女)的次媳姜杜春蓮女士。   處此老屋迅速灰飛煙滅的時代,水路大隊夥伴步入北埔村中正路上的新天水堂,自是更驚豔眼前這備受妥善維護的老屋!    新天水堂,係民國三十六年姜瑞金所興建。門口楹聯「天命維新崇光世第,水源可溯丕振家聲」在陽光下迎街水路大隊一行十人。姜杜女士在兒媳及外傭的照護下幽居在此,雖平靜、平淡,卻也具足繁華落盡的韻味。姜杜女士望著宅第的門聯說:「我公公是個書法家,這些門聯都是他寫的。」姜瑞金除得意政壇外,並寫得一手好字,作品曾入選日本東京書法展,而姜氏家廟、北埔慈天宮、五指山灶君堂都有他的墨跡。   春風習習,天水堂階前,聆聽從嫁作人妻、成為人媳,並為人母,而今更已然是曾曾祖母的姜杜女士以客語、日語、國語、台語自然切換,娓娓敘說姜家的鎏金歲月,晶亮我們的眼耳。我們如沐春風地享受,更與她在煙塵往事裡並肩而站。   八十餘歲的長者追憶初見夫君及訂親等往事,仍面露彷若初春少女的嬌羞,讓人跌入時光隧道。原來當初公公姜瑞金謹以「脾氣很好的女孩」為物色媳婦人選的首要條件,姜杜女士的親家(娘家大嫂的父親)係姜瑞金的摯友,居間作媒,不負所托,促成了她與姜炫達的美好姻緣。   據說竹東圳施工期間曾發生經費短缺的狀況,陳板在其《水與竹塹:新竹水文化導覽手冊》書中曾提到:「幸獲北埔人士出資協助,方能繼續施工。」其實,林、姜二家族先祖曾經合資開墾二重埔,此一淵遠流長的合夥關係自是深厚。再者,古來豪門望族,常藉著婚姻強化家族間的關係,並藉此在政治經濟及社會上互相幫挺。明治四十三年(1910年),林春秀的長女林丁妹嫁給北埔姜滿堂的三子姜瑞金為妻。林、姜二家族締結門當戶對的姻親關係。在先祖的世交關係與兒女的姻親關係之下,當遇經費短缺時「獲北埔人士出資協助」,看來自是合情合理,但終究只是推測而已,水路大隊有機會理應加以探究。   終於因著姜杜女士的解惑,真相得以釐清。根據她的說法,林春秀築圳時,北埔親家姜滿堂只是幫忙作保。她說:「築圳時並未向姜家借錢,因為我負責記帳,我很確定。只是開水圳工程款額支付不出時向銀行借貸,由我公公作保。」當時公公的大哥甚至告誡公公說:「林家已經借那麼多錢,你還敢擔保?」我的公公說︰我是他女婿,我不作保誰作保呢?這是公公親口對我說的事情。   姜杜女士僅見過春秀公幾次面,記憶中:「外公待人親切,常面帶笑容,心懷慈悲。對晚輩很好。過年時,婆婆回娘家,晚輩都很喜歡跟去,因為外公和其他長輩都會給大紅包。」接著,又說:「外公家的田地有一萬租,比姜家還要有錢。清兵拓墾二重埔時,春秀公每天煮茶請他們喝,日子久了,清兵說你能墾多少土地,那些墾地就是你的。」林家就此發跡。至於春秀公年輕時騎白馬收田租的傳說,也是她津津樂道的故事。   除了竹東圳,博聞強記的姜杜女士也分享了春秀公和長女丁妹之間舐犢情深的故事,讓我們見識春秀公鐵漢柔情的一面: 其一,林春秀非常疼愛丁妹。丁妹幼時讀漢學,倘遇雨天,林春秀會讓她跨坐在肩膀上,送她上學。不難想像當時丁妹鶴立人群中,驕傲地坐在高處,那種一覽無遺的喜悅。 其二,在林春秀眼中女兒丁妹是個好命女。當他二重埔的田遇上久旱不雨時,便會請轎子到北埔抬回丁妹,由她幫忙祈雨。老天賞臉,真的都會天降甘霖。   歲月是河,緜延不斷。姜杜女士述說林、姜兩家的陳年往事,如歌的行板,悉數入耳也入心。臨別,她說:「謝謝大家給了我一個熱鬧的上午!」,真是寬厚大度的長者風範。   在這喧囂躁動的年代,新天水堂的悠適靜雅,兀自散發出磁鐵般的吸引力。   夏日炎炎。七月初,水路大隊再度登門叨擾,甫進屋內只見燒餅、水果、菜餚、冷飲、咖啡等紛紛上了桌,是夥伴們歡喜自備的美食。姜杜女士養生有道,所食不多,但總是以滿臉的笑容,和煦我們的心房。談笑饗食間,我們又請教了關於竹東圳的二三事。 七月下旬,更有夥伴專程持贈刻有「姜杜」姓氏的筷子,這風雅的饋贈全然出自有諸中形於外的真誠,水路大隊祝福她持續有著快意人生。   蟬噪如雨。天水堂正廳牆上的墨寶「立身宜與古人爭」見證歲月悠悠裡姜杜女士一生的豐盈,仍在喧囂紅塵中前行的我們或許難以望姜杜女士之項背,但我們會盡力望向遙遠的未來,精彩自己的人生!    姜杜春蓮,民國18年(1929)出生,畢業於「新竹州立新竹高等女學」(新竹女中前身)、省立高級護理學校。民國41年(1952),與北埔姜瑞金(林春秀女婿)次子姜炫達結褵,係為林春秀之外孫媳婦。光復後,姜瑞金曾擔任兩任鄉長,並以最高票當選第二屆縣議員,再以全票當選副議長。姜杜女士延續姜瑞金一房的政壇勢力,後來也活躍於北埔政壇,曾任多屆婦女會理事長,並擔任過一屆縣議員。

古道探險和DFC創作

2014-09-01

文/蔡宜均(荒野新竹親子團三團炫蜂團導引員,自然名:昭和草) 圖/荒野新竹親子團三團炫蜂團 「Design For Change(DFC)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 2009年印度河濱學校創辦人瑟吉校長(Kiran Bir Sethi)於TED India大會分享此活動在印度所引起的正向力量,提倡幫助孩童學習人生最寶貴的課題「我做得到」的自信心,讓孩子活用所學知識,積極解決生活周遭問題。    上次因事請假,我和解說員一樣與這群孩子初次見面,直接就進行最困難的古道探險。天氣很熱,加上孩子一個月沒見面,有些生疏,感覺孩子們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沒有頭頭,彼此也沒有交集熟絡,除非一開始就能吸引孩子目光讓孩子聚焦,不然這趟解說還真是困難重重。     小暴龍才剛上路就脫隊好幾次,我們以為最困難的是要盯緊他,沒想到後來才知道最困難的不在此。小暴龍馬上被蜘蛛解說吸引,後來幾乎沒再脫隊,而且不斷提問,解說員終於忍不住說:「你們來觀察蜘蛛,只要用眼睛,鼻子和耳朵。」(但其實我為他的提問感到開心,覺得很棒!表示他有專心觀察。)小暴龍仍不介意繼續提問,而我也會適時幫孩子把問題拉回來。   小暴龍的點子很多,關心的自然生態問題多元且和深入。進行DFC創作時,他提出許多很棒的題目:➀風很大,快把我吹跑了;➁白蟻翅膀很多,很難清理;➂社區很多蟑螂;➃學校女同學愛諷刺別人,特別是針對他;➄地球暖化,北極熊快沒家了;➅蜜蜂越來越少,因為使用農藥的關係。他覺得蜜蜂的問題會造成以後沒有花和蔬菜可以吃很嚴重,執意要選蜜蜂的題目,但是經過表決大家一致都希望討論地球暖化議題,導引員我只好決定兩個題目都採用,大家先討論地球暖化議題,沒想到在討論中,小暴龍自己就想通了說:「那我們討論地球暖化的議題好了。」     小暴龍對自己比較沒自信,我一直鼓勵他,在蜘蛛上台分享時,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有上台表現自己的機會,但是小暴龍一直不肯,他覺得自己的圖不好看,也不敢上台發表,在我不斷鼓勵下,終於願意上台分享,沒想到他大方地在台上畫出大銀腹,他的表現讓我驚豔。DFC熱烈討論時,我提議每個人自己分享各自寫下的部分,他竟也直接答應了,與早上沒自信的他簡直判若兩人,讓我好感動,我的努力馬上有了回饋。   小燕子是獨立個體,古道探險時,自己跑得很前面,雖然沒怎麼脫隊,也沒甚麼吵鬧。重點是,解說的內容她應該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因為一直跑在解說員的前方,我猜想她爬山時一定是爭著跑第一的那位,想當然爾,解說上台她就完全沒興趣(因為根本沒參與)。還好在DFC討論時,分成兩組,我可以讓每個孩子有表現的機會,小燕子雖然對哥哥提出的問題有很多意見,但是也很認真的討論解決方法,更主動要寫海報,跟哥哥兩個人爭著寫,我直接問他們意見,分配好每個人負責的部分,小燕子負責:➀搭乘大眾運輸工具;➁走路或騎卡打車。我們討論題目的時間花很多,因為大家都想出好多問題,出乎我意料,所以輪到小燕子寫時,已經吹哨子了,還好我剛才看小燕子沒事情做,拿了紙讓她練習寫麥克筆字,她已經把內容寫在廢紙上了,我們就直接剪下貼上去囉!讓每個孩子都對海報有貢獻,小燕子主動說要幫忙拿海報耶!但是還是沒有勇氣發表,沒想到上台還是勇敢的發表了自己寫的解決之道,真是太棒了!       小貓咪古道探險蠻能專注的,也很積極在找蜘蛛,但是寫筆記的部分好像比較不積極,所以古道發表時也比較少出聲。真正看到她的表現是在DFC時,針對地球暖化主題,幾乎所有解決之道都是她提出來的:➀多走路,不要搭車;➁少搭電梯,多走樓梯;➂隨手關燈,早睡早起(晚上要開燈,浪費電);➃多去戶外,少看電視;➄多搭大眾運輸工具或是騎腳踏車。DFC上台發表是小貓咪自己提出的,表示她在這個創作過程獲得很多信心和參與愉快。   雲豹一直都像大哥哥一樣的沉穩,一開始對自己的圖沒有信心,他說:「我最不會的就是畫圖了。」可是看到他畫的蜘蛛,讓我驚豔,畫得太好了!我用力的稱讚他,後來他又畫了許多種蜘蛛,甚至連蠅虎的眼睛放大圖都很認真的看解說員的照相機,細心地跟我確認後,在觀察記錄本上畫出放大圖。謝謝雲豹願意第一個上台發表,因為其他孩子年紀膽識都還不足,不然要開天窗了,雲豹寫字工整,畫圖也很細膩,做事情認真。 幻龍在古道探險,一直喊好熱,後來水喝完了,還是好渴,才發現他的水壺好小喔!這樣熱的天氣一下就喝光了。古道探險引不起他的興趣,還好在平台遇到蠅虎,我提議幻龍幫忙雲豹顧好蠅虎,讓雲豹可以專心作畫,幻龍真的很專心認真的讓蠅虎在雲豹的視線範圍內,很負責的好孩子。後來,也和雲豹變成好朋友,分組時雲豹主動說要跟幻龍一組。古道上台發表時,幻龍也主動說要幫忙雲豹拿筆記,雖然還是沒有勇氣發表,願意上台,已經很棒了。     關於山貓,後來才聽他媽媽說,在選題目時,山貓一直祈禱不要選到蜘蛛,當結果公布是蜘蛛時,山貓嚇壞了,因為他最怕蜘蛛,所以古道探險前,吉野櫻答應山貓,整個過程會帶著他、保護他。但天氣太熱,加上主題不吸引他,山貓一直喊著要回家,完全不想前進。還好解說員找到一隻竹節蟲,吉野櫻請山貓照顧牠,之後的導覽,都沒再聽到他嚷著要回家了。上台發表時,我請山貓上去發表竹節蟲,給他一個SPECIAL TIME,他本來遲疑一下,下一刻馬上答應,雲豹還沒請他出來介紹,山貓就自己站出來了,真是可愛!山貓很聰明,堅持要跟雲豹一起做DFC創作,讓我們的分組有了小小障礙,應該是覺得跟大哥哥在一組就「安」了吧!   每個孩子在這次活動中都有進步,讓他們找到自己的舞台,是我覺得最開心的地方。最後的DFC報告,我們這組的每個孩子各自負責發表自己的部分,願意鼓起勇氣表達自己,就是最棒的事!  

初登小紅蟻的歡樂列車

2014-09-01

文、圖/秋鳳書(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小蟻團導引員,自然名:秋風) 第二次的小蟻團集會,是我與這群孩子們的第一次相見歡。怯生生要提起勇氣跨出第一步的人是我,嘗試融入隊伍中,首次攝影阿姨讓我出發前仍徬徨自己的角色定位。只是這樣的憂慮彷彿多餘,同隊的導引員不但導引孩子融入荒野,也引領著我,加入小紅蟻的歡樂列車。   活動從升旗開幕式展開,在小蜂和小蟻的團歌裡,我聽到這陣子孩子們閒暇時哼唱的音調。原來我家兩隻小蟻,平時斷續拼湊的樂段就是小蟻之歌呀!之後賞演一齣自然生態劇及一齣無痕山林狀況劇,孩子們在詼諧的對話與笑聲中吸收常識。在大自然的生態劇裡,我看到孩子們笑得東倒西歪,除了笑聲外他們也學了許多新事物,孩子問我:「為什麼蛇看到神木會欣喜?蛇不是都在草叢裡嗎?」總總的疑問讓我們有更多討論的話題,劇場成功的寓教於樂。     另一齣無痕山林,除了將觀念帶入並結合活動設計,讓孩子在貓洞遊戲中複習所學,在支援前線的遊戲中反思:今天包包裡的物品,究竟適不適合戴上山呢?      其中,支援前線這個遊戲,讓小蟻兵團團結起來,每個人都翻出背包裡的東西,透過他們對別組擺放方式的觀察,調整再調整讓線條持續延伸,最後連鞋子和襪子都脫了,超強的學習和組織合作能力,讓大人都訝異呢!     活動結束時,是考驗孩子們識別自己物品的能力,雖然有些孩子收完自己的東西就跑走,但也有小朋友看到物品就知道是屬於哪位成員,馬上交給隊友,協助收拾。除此,有些小朋友先將自己的物品放成一堆,有秩序的擺放回自己的小背包。在團體遊戲中建立孩子們的團隊精神,並讓大人們見到孩子不同的特質與個性!     午餐後,就是本日重頭戲「古道探險」。少了太陽熱氣的陰鬱天氣,增強孩子探險的興致,充滿活力的小蟻們,讓我體認自己的進步空間還很多,鯨魚指著蕨類告訴我:「這類植物從恐龍時代就有了」;眼鏡蛇則指著筆筒樹問我:「妳知道那是筆筒樹還是沙欏嗎?牠們也是恐龍時代就有的植物。」想必他們的爸媽一定是很棒的啟蒙者,才能潛移默化地教育出這麼棒的孩子,我也要更加油!   接著下起又大又急的雷陣雨,中斷了孩子們的步伐及收集葉片的活動,提早進行「葉子比一比的遊戲」。在雨中,大人和小孩、小孩和小小孩,手牽著手互相扶持下山。一天下來,我的腳其實很痠,但看著孩子們自然的笑靨,覺得心靈能量滿滿。期待,下次見囉!

愛的起航

2014-08-05

文、圖/陳嬿筑(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自然名:鴻雁) 因為喜歡郊區的寧靜,以及小時候在田間採瓜、嬉戲歡樂的畫面常存腦海,這些快樂的回憶,讓我和良人執著在新竹鄉間落腳,也希望我們的孩子能跟我們一樣有個快樂、純樸的童年。 還沒加入荒野竹一小蟻團前,我們常帶著孩子隨著四季更替觀看城鎮的變化:春天帶孩子觀看發亮的螢火蟲;夏天帶孩子看看豐收的金黃稻穗;秋天去田間看看覓食的白鷺鷥;冬天則必定去欣賞色彩繽紛的波斯菊花海。加入荒野竹一團前,我們很滿意也很享受這樣愜意的生活。 但自從加入竹一小蟻團後,我們觀看自然生態視野的角度更開闊了!原來帶領小朋友接近大自然可以這麼知性又感性! 去年十二月竹一小蟻團舉辦第一次的團集會,卻遇大雨而使得小蟻無法實地在金城湖賞鳥,並啟動多年未使用的雨天備案,我們也因而有機會邂逅「識鳥達人」——彥翔,藉由彥翔母子分享與解說,我們才瞭解我們通稱的「白鷺鷥」還有大、小白鷺之分,而辨鳥除了看羽翼顏色外,還要再觀看其嘴喙及腳爪,雖為同一種類鳥,但青春期的亞成鳥其羽翼也會起變化,外觀與同種鳥群有所差異,而這也開啟了我們家賞鳥之興趣與樂趣。 現在假日除了偶爾走訪鄰近的金城湖外,到台北歷史博物館欣賞莫內畫展,我們必然不會錯過到隔壁的植物園賞鳥,在植物園裡,我們看到多隻夜鷺佇立在湖中或藏身在蓮花葉內休息、補眠,我們還在樹梢上看到優雅的翠鳥;寒假遊逛雲林農業博覽會時,當然也不能錯過帶小朋友去鄰近的台南七股觀賞黑面琵鷺和高蹺鴴。 因為參與小蟻團集會的活動,讓原本只能辨識麻雀的我們,開始會注意生活周遭的鳥群,而原本陌生的鳥學名,因與夥伴的自然名相同,而變得好記又不生疏。這樣的轉變讓我們家的日常生活變得更豐富多采,像騎著腳踏車穿梭鄉間小徑時,我們會特別留意駐留在電線桿上的鳥兒,而早上載孩子上學的路上,他們也會在後座告訴我沿途看到什麼鳥,有時還會彼此比賽,看誰看到比較多隻的大、小白鷺。頃刻內心真的好高興能帶著孩子加入荒野並喜愛上賞鳥這件事,因為賞鳥的好處真的很多! 現在沒事的週末假日,我們一家四口最喜愛趁著傍晚時,騎著腳踏車在田園、水圳間追尋鳥兒的蹤影,一場賞鳥的解說啟動我們家賞鳥的愛好,也啟發我們家共同的興趣,我們像四隻展翅的鐵馬,自在地滑翔在鄉野田園間。 銅鑼賞杭菊 我們很喜愛隨著四季更替,觀看城鎮的變化,冬天除了觀看色彩繽紛的波斯菊花海,清新淡雅白花花的杭菊也別有一番風味,冬天除了賞雪、賞梅,還可以到杭菊花海田走走!     台南七股賞黑面琵鷺 寒假何處去?來趟七股巡古賞鳥親子知性的冬令旅遊吧!來七股爬鹽田山、踏踩龍骨水車,以及觀看黑面琵鷺、裏海燕鷗及高蹺鴴等候鳥。     新竹金城湖畔的落日 追逐鳥兒的過程,除了看鳥,還可以觀看到許多大自然漂亮的風光,更可以讓小朋友多接近大自然而開闊心胸,小朋友也可以透過了解候鳥遷息過程的艱難,進而學習其堅毅克服環境的勇氣,無形中,我們還帶著孩子望遠凝視,做做眼睛運動操,真的是一兼四顧!賞鳥的好處真的很多!一起來賞鳥吧!    

竹一炫蜂團的回憶

2014-08-05

文/余宗霖(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自然名:熱帶雨林)、圖/陳材元(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 我在一年級時加入了荒野竹一炫蜂團的小小蜂,那時我還是個小毛頭,整天找吃的、找玩的,不知道來這裡做什麼,更不知道什麼叫做環保、荒野、有關自然的東西,我覺得這應該是爸爸帶我來炫蜂團的原因之一。 當了兩年的小小蜂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荒野炫蜂團在做什麼,也藉由升上小蜂的這三年之間讓我學到了並不只是環境的保護。在這三年裡,我的導引員帶活動,從教室裡看影片,認識動物;做自然觀察;溯溪、爬樹等刺激的活動;到保護生態的課程——淨灘、護蛙等。這些訓練的「過程」,正是荒野炫蜂團最好玩的地方。 每次團集會都讓我學到更多知識和道理,我覺得每次團集會都讓我體會到更多東西。舉例來說:溯溪活動讓我體會到只要團隊團結一致,就能努力完成目標;爬山走步道讓我知道可以四處觀察自然的生態美;自然創作讓我明白到原來運用大自然所遺棄的東西也能做出各種不同的裝飾品。這些課程讓我對自然有了新的看法,也開始喜歡炫蜂團了! 我很感謝荒野炫蜂團這三年來不斷的訓練,我從甚麼都不知道的小毛頭一路變成可以策劃活動、帶領大家、甚至可以當一位小小解說員,我因為荒野炫蜂團而改變了。我要準備升上奔鹿了,我會一直跟著竹一團學習!  

Say Yes踏出第一步的力量——記於新竹親子一團小蟻奔鹿成團典禮之後

2014-08-05

如果三年前有人跟我說, 新竹炫蜂一團會成為三團一會的複式團,我覺得您是在作夢; 如果兩年前有人跟我說, 三個分團團長未來都是自願的,我覺得一定不可能; 如果一年前有人跟我說, 今天會有來自北中南東五百人齊聚,只為了新竹親子一團誕生,我覺得您一定是瘋了…… 文/余俊良(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自然名:天藍)、圖/陳材元(荒野新竹親子團一團) 2014年6月15日 當我站在關西石光國中禮堂,緩緩說出這段話,全場響起如雷的掌聲,心中充滿激動。是的,我們真的成為三團一會的複式團了。而這一步竹一團走了十二年。 五年前,當我踏進竹一團的說明會場時,只覺得格格不入。在狹小的新竹東大路辦公室裡,塞滿了人,每個人揮汗如雨的訴說著是如何得知這個團體,有多渴望進入這個團體。而我只能說自己是聽了黑馬(竹一團前團長)一次公司內的分享後,就衝到說明會場看看。回家路上,我心中充滿疑惑,只有家長互相帶領的團體如何維持? 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幸運地收到前團長大保的通知,可以入團了。 易子而教的神奇魔力 加入之後才知道,這是將會是一切忙碌的開始。親子團的集會雖然是每月一次,但因為這一次的團集會,夥伴們會開超過三次的籌備會。常常必須匆匆結束掉公司的會議,傍晚衝到新竹分會開會。團集會當天就更有趣了,我必須先說服自己,週末早起的神聖意義,再用超過100分貝的聲音,把兩隻小蜂與小小蜂拖上車出發。 但奇妙的事,卻悄悄的發生。在導引員美欣的帶領下,內向害羞的姐姐,當起小小記者。不擅說話的弟弟,則常常與大夥在小隊分享。在這個團體裡,我們看到了彼此也因此相互影響。 Mr. Yes 為了謝謝夥伴,自己暗自作一個決定。任何人找我協助時,絕不說不。所以Mr. Yes當了副團長,成為團長。這是個十分有趣的事情,當你決定不要猶豫的答應時,好像事情就不是那麼難辦到。更奇怪的是,這件事像傳染病一般,開始感染所有夥伴。自此,每當任何人有一個有趣的點子,大家想的都是想如何一起來完成。 Field of Dream 以前看過一部Kevin Costner的電影「Field of Dream」(夢幻成真)。傾家蕩產的他在玉米田裡蓋了一座球場,幫助了一群因為收賄沒有球場打球的鬼魂。因為幫助了他人,他見到了年輕時的父親,也圓了小時候與父親傳接球的夢。很多事情,如果沒有先踏出一步,我們永遠不知道人生將會帶我們到哪裡。很感謝竹一團有一群Mr. Yes。因為Say Yes,我們終於一起站在這裡,接受大家的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