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自然觀察的守則

2013-04-17

1. 自然觀察的目的在於探索、學習及體驗自然;用五官及心去感受自然,比用腦更能貼近大地。 2. 觀察前要有充分的準備,並預先做觀察計劃;收集和諮詢觀察場地的環境、交通食宿,並注意天候及攜帶適宜的裝備。 3. 善用輔助的裝備以協助五官進行觀察及記錄,如地圖、指南針、溫度計、放大鏡、望遠鏡、相機、紙、筆、解說摺頁和圖鑑…等。 4. 進行野外觀察活動請以安全為第一考量,勿從事危險之觀察行為;偏遠、原始及交通不便的地區需結伴觀察,並隨時與留守人員連繫。 5. 進行自然觀察之路線,以現成步道路徑為主,儘量不要走出既有的路徑之外,以降低對自然棲地及野生動植物的干擾。 6. 不要在觀察區內任意棄置垃圾,不從事無必要的採集,並多用文字及影像、繪畫留下觀察紀錄。除了足跡,什麼都不留;除了攝影,什麼都不取。 7. 進入觀察區前,請遵守觀察區之牌示公告事項,對於公告保護區及保育類動植物,請勿違反法令,擅入使用或傷害。 8. 在觀察當中若發現違規事項,主動勸阻現場當事人;若勸阻無效時,反映給主管機關及警政單位追蹤處理。 9. 欣賞野外自在生活的生物,不要飼養及販賣。 10. 尊重生命,安靜體驗。當我們誠心地欣賞時,大自然會以最友善的情誼回饋我們。

進入自然的方法

2013-04-17

在荒野,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花園,簡單來說,就是每個人平日經常進行自然觀察的地方。 原則上觀察的地點以方便到達為第一考量,最好選在日常生活的週遭,也許是上班時經過的路徑,或是一條步道、一片荒地,都可以是觀察的場域。而觀察的內容可以是植物、動物、棲地、人為的干擾等,最重要的是要能每天抽一些時間在自己的小天地進行觀察,體會生命的各種容貌與姿態,經年累月下去,將會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不一樣的色彩。由現在開始,尋找一處屬於你自己的秘密花園吧!    如何在祕密花園進行自然觀察呢?可以下列方式進行。   1. 整體的角度 首先讓自己對祕密花園有一個整體的了解及概念,例如它的地理環境、交通路線及生物的種類等。因此定點觀察的第一步就是收集資料、建立整體圖像。假若你的祕密花園是一個社區,你可以從畫公園的路徑平面圖開始,在其中可以畫上:公園有哪幾條步道?步道上有哪些特別的植物?在什麼地方可以看到特別的生物?…等等。然後帶著圖鑑來對照,認識園裡的一草一木,在辨識過程中,也順便記錄此地出現的動物。   2. 聚焦的角度 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定點觀察後,對於定點的動植物會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建議此時可以自己有興趣的植物或動物為主要觀察對象,詳加記錄及觀察牠一年中生命的週期或是行為習性。例如觀察一棵樹,可以看這棵樹四季的變化;何時芽苞漲大,何時吐芽、展葉,葉片顏色的變幻、何時開花、結果?有哪些動物以它為食物或是以它為家等。若是觀察動物則可以觀察牠的生命歷程、行為習性等。另外,不要忘了,人也是自然的一份子,也可以是我們觀察的對象,觀察人們在自然中的行為,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3. 連結的角度 觀察了長時間的單一種生物後,再更加深入的了解這個生物與其他物種之間的關係,並注意它們彼此之間的互動模式。例如:牠吃何種生物?是何種生物的食物?為何存活於此呢?在別處有相似的生態嗎?並對此地生態系中的食物網做一些深入的觀察與了解。   定點觀察的方式,因人因地而有不同。觀察的時間、長度及頻率,可以衡量自己狀況,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進行。藉由祕密花園,深入了解園中的一草一木,體驗各季節的不同景色,進一步更能發現大自然之無窮無盡的新奇與奧妙。   我們一向是依賴書本慣了,但是若能偶爾放開前人所留下的「書」,用我們自己的眼、耳、鼻、皮膚來感受大自然,讓自己對大自然有「整體」的感受,而非單純的文字,你會有一種「獲得」知識的感覺。自然觀察就是如此,由自然觀察來印證書中的概念,或由自然觀察中發現問題,再由書中得到證實,「自然」就是我們的大字典,任我們慢慢翻閱,慢慢的成長。

淺談富陽自然生態公園蛙類調查

2013-03-05

  荒野保護協會自2004年11月1日起,正式認養隸屬於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之富陽自然生態公園(408號公園),這類由民間團體與企業共同認養、並於園區進行教育宣導與人員培訓等工作的推展,在台灣實屬難得,亦不失為未來民間團體與公務機關合作的一種良好的示範。但是認養後,我們如何對外說明經荒野認養的土地會變得更好?又如何清楚認養後土地的轉變情形?更直接的問題是,我們對所認養的這片土地瞭解多少?   就在這樣的理念下,保育部與台北研究調查小組(以下簡稱「研調組」)在多日的籌劃中,結合了富陽解說定點組資深解說員與台北研調組成員,共同攜手組成一個實驗性質的「富陽研調小組」,開始進行富陽公園內長期調查工作,同時這也是荒野、甚至台灣少見單純以志工為主,並以系統化方式進行長期調查作業,而這樣的運作經驗也將作為荒野後續認養或託管其他土地之參考(註)。   通常志工聽到「研究調查」此類詞句時的反應直覺是件瑣碎且技術性高的工作,並開始不安的自問:「我們做得到嗎?這太難了吧?哪有時間?」,但是這樣的疑問大多是在不清楚調查目的與方式時所產生,事實上,無論是調查難度或高專業儀器,荒野目前仍無法執行或購買,反倒是基礎、必須又簡單的調查工作,只要親身參與及實際操作,掌握重點原則之後,調查作業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甚至有時比夜間觀察多了許多趣味。   首席當先  嚴謹低調     由於富陽自然生態公園首席明星物種為「台北樹蛙」,剛成軍的小組初期先選定園區內台北樹蛙「每月分佈狀況與棲地使用情形」進行調查,搭配「蛙類資源普查」項目,在眾人研討確認方向後隨即著手行前準備工作,包含公園調查路線的勘查,將園區劃分區域與設置調查路線並製圖,現場安裝溫、溼度計,設計製作紀錄表格,添購器材,並於調查前進行調查工作說明與現場器材操作說明教學等。   一切就緒後,往後每月第3週的週六傍晚,不論晴雨,調查組員均出現於園區入口,集合完畢後隨即展開蛙蛙家族大搜查行動。人員區分為:1.記錄手1員,負責物種、數量、行為與物種狀態(卵、蝌蚪、幼蛙、成蛙)的資料登錄;2.測量手1員,量測水域溫度、溶氧與酸鹼度的變化,再利用土壤檢測計紀錄土壤的溼度百分比與酸鹼度獲得本區的環境背景數據;3.其餘搜查員則讀取溫、溼度與蛙類資源的搜尋。而為了記錄的準確性、一致性與降低調查活動的干擾,原則上每組人數限於4至6人,以固定路線、固定調查時間及固定人員進行9區的調查紀錄;此外,為避免入園遊客有樣學樣或招致非議,除了僅搜查員能進入非步道區範圍外,另安排紀錄人員身穿「富陽公園保育志工」背心,協助向入園遊客說明宣導,倒也意外地讓許多當地民眾成為富陽守護志工,甚至參與調查工作。   夜晚在飛鼠準時上班的叫囂聲中展開行動,大夥兒紛紛將個人的行頭戴上,陸續拿出一支比一支炫又亮的特製手電筒,帶著相機、記錄本、土壤及水質檢測設備,依照設置的調查路線,就此開始以目視法、聲音辨識法與翻尋法來比賽看誰找到的蛙類比較多;而對蛙類不熟悉的組員藉由每次的調查,跟著鑑定能力較佳的組員慢慢增進物種的辨識能力與訓練眼力,就這樣一邊找一邊學,你一言我一句完成資料的紀錄。但由於園區內物種豐富,再加上荒野夥伴「蟲來瘋」的天性,常讓單純的蛙類調查變成了園區物種尋寶大賽或攝影隊外拍活動,不過只要在調查原則及達成工作與數據的收集之下,這樣另類的漫遊於園區之中,感受夜晚的富陽成為一種難得的樂趣。   調查之外的意外發現 藉由組員每月累積的數據,統計整理後將累積成為有價值的資料,包含富陽蛙類名錄與各蛙種出現週期及區域外,也可經由定期且長期的調查獲得以下幾種發現: 1.不曾記錄的少見物種(如特有種宮崎氏澤蟹); 2.聽說曾經出現的物種(如水池區出現野放的外來種牛蛙與巴西烏龜); 3.已不出現或不曾存在的物種(如傳說翡翠樹蛙曾於園區出現但仍無紀錄)。   這些資料在未來都能幫助我們瞭解認養後園區的生態狀況,進而監測園區的生態變化(如台北樹蛙於園區內的分佈狀況與棲地使用的情形),而這些累積的資料更可作為下階段持續認養及園區規劃、棲地管理,乃至於解說教育之使用。   而實地的調查往往也能發現一些意外的收穫,甚至改變對於園區環境的認知,以台北樹蛙為例,繁殖期集中在冬天進行,成蛙會遷移至水域附近(依區域不同,主要於11月至隔年2月),依此習性判定其繁殖區域應該位於「人工水池區」,但在某次勘查時,於更上游一處人工建物內發現蝌蚪與幼蛙,數量相當驚人,調查員笑稱該區有如蛙類托兒所或是製造中心一般,原來該處才是這附近最重要的繁殖地,這樣的發現改變了原本預定的調查路線與記錄表,而台北樹蛙在人工環境下的生存方式再次證明老掉牙的電影名言:「生命會自行找尋出路!」   夜間調查  首重安全 夜間調查趣味雖多,但調查人員的安全仍是首要考量,除了園區土地溼滑、蚊蟲多之外,也得時刻注意蛇類出沒,因此調查工作的安全防護格外重要,不僅是長袖衣物與帽子,還得腳穿長統雨鞋。而除了注意園區內作業的安全,往返途中也要留心,本組召集人因某次任務途中出了小車禍,目前已無大礙,在此僅以本段落提醒組員「安全至上」及祝福召集人早日痊癒。   調查上軌道  朝多元發展 富陽的蛙類調查至今已上軌道、持續進行中,然而園區內另一個重要的生態系統─溪溝生態卻無相關資料,研調小組經勘查後決計展開溪溝調查,將利用簡單的器具與調查方法獲得第一手資料,未來的變動將視需要與本組人力(最重要的是志工意願與興趣)安排其他調查項目。   如此純以「志工」進行調查研究工作本身也存在部分無法掌控的因素,如志工專業度不一、設備不足、人員斷層(如長期出差或離職)、配合時間不固定,再加上調查方式與形式多元等因素,順利與否端看初期設定此調查規模的大小與調查形式的拿捏,但也大多能克服,只要選擇適用的調查方式並邀請專業講師進行訓練,降低調查人數需求,提高人員調查能力,均能以較基本簡單的方式來獲得可用數據。   研調小組開始調查至今已將近一年,雖然與富陽組合作的調查作業屬實驗性質,但一年下來的資料數據及建立的「棲地履歷」卻已成富陽公園珍貴的園區資料,未來仍將持續累積數據與調查經驗,以供園區或荒野未來管理棲地之使用。   感謝這段期間協助富陽調查的每位夥伴,犧牲假期與鮮血(餵蚊子),付出熱情與心力,另有許許多多不知名、不具名的夥伴們在每次調查中提供了協助,在此一併感謝:   吳俊達、李慈雯、汪雨蒼 、汪德芬、依玲、林力行、林玉萍、林意玲、政賢、施駿鵬、莊育偉、許惠如、郭水泉、陳貞譁、曾月美、曾家瑜、曾慧雯、楊麗彬、葉威宏、蔡補頭、羅文彬、蘇毓婷(依筆畫排列)   附註:除富陽自然生態公園外,荒野尚有其他夥伴更早投入於認養地區之調查工作,如新北市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文╱莊育偉(荒野保護協會棲地研調組組長) 

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2013-03-05

自然谷原名南何山,土地由三位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向民眾購買所有,並於101年6月1日簽訂環境信託,並由荒野保護協會通過許可接受信託。 協會在信託之初,原聘一秘書於谷內協助信託基地之環境教育及宣導事務之聯絡、規劃及執行,於2012年12月,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之業務轉由新竹分會秘書接手,也就是新竹分會負責信託教育基地之保育、教育及調查等工作。   a.保育部分:以維護信託教育基地之生物多樣性為主,盡量減少人為的干擾,維持其原本之生態模式,期待能由原來耕作之次生林漸漸恢復為原始闊葉林之面貌。 b.調查部分:先以蜘蛛之調查為主,並將調查成果以免費解說、攝影展、摺頁或帶隊解說方式,讓一般民眾能共享並感受大自然多元生態之美麗。 c.教育部分:仍以解說教育優先,由解說員協助植物、動物或棲地其他生物之解說。   此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為臺灣第一個信託案例,邀請新竹分會解說員及全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能一起來經營此環境信託教育基地,讓此處生物多樣性能夠順利保護,讓經營信託教育基地之經驗能夠分享給將來的其他單位,更希望全臺灣能夠有更多土地能夠真正完整保留給後代,而不是變成零零碎碎的破碎生態系。   目前環境信託的相關活動、保育進度、聯絡資料及訊息公告,都會刊載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網頁上,網頁上資料會以信託教育基地的調查記錄、免費導覽、工作假期及棲地經營為主,記錄著自然環境變化及生物種類;而自然谷全記錄則為杰峰所經營的個人網頁,此網頁上活動與荒野保護協會無關。自然保育之路長遠且辛苦,環境信託的業務更是繁雜,期待全臺灣荒野保護協會夥伴或支持荒野保護協會的朋友能夠協助「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經營,大家一起在保育路上一起前進,一起努力。   關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相關訊息, 可參考:http://sowtrust.sow.org.tw/ 或洽荒野保護協會sowtrust1@wilderness.tw (02)-2307-1568/(03)561-8255   荒野新竹分會長 劉月梅老師

守著沙灘守護東方環頸鴴

2012-10-05

定點觀察 定點觀察站的設立是荒野長期守護棲地的第一步,我們規劃每個會員都能接受自然觀察的訓練打開親近自然的任督二脈。如果有時間和願意付出,則可以接受解說員訓練,解說員結訓後,如了擔任解說導覽任務,每個解說員都要選定一個自然野地作為長期觀察的點。目前在全台已有超過五十個定點觀察站,透過定期定點的觀察紀錄,不僅僅可以增長自然知識,了解大自然的脈動,長期累積的生態紀錄將會是台灣最完整的基礎資料。   15年前我選擇挖子尾作定期觀察點,每個月至少一次觀察,從生態門外漢開始學習認識螃蟹和鳥類,從最常見的清白招潮蟹、網紋招潮蟹,逐步認識北方呼喚招潮蟹、雙扇股窗蟹、相手蟹、斯氏沙蟹、角眼沙蟹……,當看到如千軍萬馬般在沙灘上移動的可愛和尚蟹,我就深深愛上挖子尾。  

從五股溼地遙望關渡

2012-07-17

2002年在爭取設立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期間,我經常站在疏洪道出口堰遙望對岸的關渡溼地。 為了五股溼地,夥伴們不斷從挖掘文獻、或訪問前輩,試圖去了解,七十年五股沼澤區的水鳥樂園盛況。那個年代賞鳥風氣剛開始,真正觀察紀錄鳥類的人並不多,據說在大台北地區,關渡和五股沼澤並列為兩大賞鳥聖地。有一種說法,如果你的朋友是個賞鳥者,哪天你去家裡找不到他,到關渡或五股一定找得到人。   在【五股沼澤的輓歌】文中,我曾感嘆「五股沼澤由生到死的過程中所遭遇到的對待,一如台灣各地的濕地,即使幸運如關渡紅樹林沼澤區,在漫長的等待中,終於成立了自然公園,但它已不是70年代時常可見成千上萬的水鳥聚集的關渡沼澤。所不同的是關渡留存了一線生機,我相信自然的力量一定可以療傷止痛,恢復過往的景況,但五股沼澤已經死了,許多台灣原有的濕地也都死了。」   現在回想,五股溼地的復生過程比起關渡溼地算是幸運多了,僅僅花了兩年(2002年~2003年)就確定了它的生態地位,2004年就由當時的台北縣政府委由荒野保護協會認養,讓荒野的宗旨棲地圈護有了實現的場域。   而關渡溼地,自1981年4月開始有保育人士臺北賞鳥會張根巽投書臺北市政府要求成立保護區,以保護此處豐富的生態環境。歷經李登輝、邵恩新、楊金欉、許水德、吳伯雄、黃大洲等六任市長,直到阿扁當上台北市長才在1996年成立「關渡自然公園」,正式由官方界定保護區範圍,以保護自然的濕地淨土並提供作為保育、教育、休閒及研究的場所。   阿扁八年總統的功過不在話下,可是在四年台北市長的政績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關渡自然保育上一定得幫他記上一筆功績。其它市長充其量都還是開發派保守派,尤其一些市議員簡直無知道可以,1985年劉克襄老師還為了陳勝宏和林正杰兩位議員在議會中,主張把補助台北鳥會六萬元調查預算刪除,而寫了一篇【說什麼鳥話?】的文章,這文章發表後激起很大的迴響,對後來在1986年6月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公告關渡堤防外55公頃沼澤地為「關渡自然公園 自然保留區」,具有關鍵性的影響。   事實上在1983年,臺北市政府就將關渡堤防以南、遠至社子島頂端的基隆河口兩岸草澤區,公告為「北市關渡水鳥生態保育區」。1985年當時的許水德市長在聽取林曜松老師關於「自然公園」的概念後,同意儘速展開自然公園的細部規劃工作。並於台北市野鳥學會舉辦關渡水鳥季活動中,在萬餘賞鳥民眾面前宣布要妥善保護當地鳥類,這次水鳥季有上萬民眾參與,關渡一炮而紅。   可是從1986年直至1991年自然公園的成立不斷遭到擱置,關渡地區成為濫倒廢土者的天堂。垃圾、廢土、輕航機、水上摩托車等不斷入侵,鳥類種數由139種減至47種。保育人士都很憂心關渡的未來;關渡自然公園 併入關渡平原開發案中,但關渡平原開發案受民眾反對而擱置,連帶影響自然公園的成立。直到6月,政府才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公告關渡堤防外55公頃沼澤地為「關渡自然公園 自然保留區」。   1990年11月台北市野鳥學會於水鳥季時,當面向黃大洲市長陳情,要求優先闢建自然公園,並獲市長允諾。然關渡自然公園 的規劃已經進入第10年,而設立之日卻遙遙無期,關渡環境受到嚴重破壞,加上媒體的宣染,假日時常有數以千計的遊客湧入關渡要去看鳥,卻常出現人比鳥多的窘況。為此劉克襄老師又寫一篇名為【他們在自殺,死的是我們】的文章,文中有一首【觀鳥小記】的詩這樣寫著:   一八六三年,中國繼續有戰爭 英國鳥類學家史溫侯抵達淡水河 發現一萬隻小水鴨飛過   一九八三年,台灣繼續有意識之爭 我旅行淡水河 看見一千隻小水鴨棲息   二000年,台灣... 五千名賞鳥人趕到淡水河 爭睹一隻小水鴨浮游   現在已過了二000年,這首詩的預言也沒有成真,但由此可見當時的場面實在令人憂心。 在一九九六年阿扁市長任內,臺北市議會通過「關渡自然公園 用地取得特別預算」150億餘元。6月完成用地徵收及補償,取得約57公頃面積之管理及使用權。隨後積極進行相關硬體建設,並於2001年7月關渡自然公園 對外試辦營運,主要設施區正式對外開放,12月關渡自然公園 委託給「社團法人台北市野鳥學會」經營。   假使關渡自然公園 可以早十年成立,所需經費應該不需要到15億,這就是沒有前瞻性的政府官僚和民代所導致的結果,可是付出的代價卻是全民買單,這是台灣最不公不義的地方。但民眾公民意識也要提升,畢竟這些民選政府官員和民代的選票還是握在我們手裡,他們會依據民意轉向的。   關渡自然公園 的成立為台灣保育界豎立了標竿,五股溼地最初的經營管理策略也多參酌關渡的經驗,才能縮短摸索時間。而在2011年環教法正式實施後,關渡自然公園 更是第一個取得環教場域認證的場所,這些真的要感謝台北市野鳥學會前輩們的魄力和智慧。 關渡自然公園 啟用後,為了維護其公益性,鳥會甚至於祭出【虧損自負,盈餘繳庫】的策略,才能打敗東森集團的介入。據我所知,鳥會為此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最初幾年根本入不敷出。關渡自然公園 管理處最最期盼教育局能將其納入學童戶外教學場域,年年落空,又碰上2003年的SARS疫情,以及禽流感疫情,真的雪上加霜。   克服困境得靠自己,從1999年開始的關渡國際賞鳥博覽會,年年深受國內外保育界的好評。並和匯豐銀行等企業合作改善軟硬體,加強行銷與環境教育推廣。馬英九先生2008年競選總統還特別選擇關渡自然公園 發表環境保護政見;2011年入園人數正式突破一百萬人,園區經營也達到損益平衡,因卓越的經營管理,關渡自然公園 由台北市野鳥學會再度取得新一輪合約到109年。   園區的經營成效,還得靠生物來驗收,這一項關渡也拿到好的成績。不僅僅有高蹺鴴和花嘴鴨的繁殖,2007年一對水治也在園區內繁殖成功,年年黑面琵鷺、琵鷺、天鵝…等稀有鳥類都會光臨,我想這是關渡自然公園 成功最好的驗證。   誠如其網頁上所言「關渡自然公園 ,是集合眾人之力在與時間及經濟發展的拉鋸戰下,終於孕育而生,此一催生經過,可說是民主社會中,民眾積極參與環境議題的一個成功案例,可以給未來的保育人士,提供借鏡與鼓舞的作用。」   期盼淡水河沿岸以及台灣各處溼地能有更多的自然公園。   參考資料:關渡自然公園 網站、消失中的亞熱帶—劉克襄、隨鳥走天涯---劉克襄

即將南飛燕的告白,2012

2012-07-05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與先前盛夏溽暑時節略有不同的氛圍,我內心深處也隱然升起一種壓抑不住的渴望,是艮古以來綿延不輟的生命流轉,是我血液中含容歷代遠祖的深沉召喚?還是人類所說的DNA作祟?Anyway似乎是該準備打包南飛的時候了,歸鄉路迢迢,旅途多艱辛,我還是要踏上這條永無止境的輪迴宿命,只是小寶他們準備好了嗎? 上一次春暖花開的季節,我與眾多好友同時振翅高飛來到北邊這塊人們稱之為﹝福爾摩沙﹞的美麗島嶼,暫將他鄉做故鄉,我在此翱翔、覓食也找到心儀的另一半,歡愉嬉戲之餘,同時伴隨新生命的到臨而欣喜雀躍,照料小寶貝的成長茁壯還真是不容易啊!難怪人類曾這麼說:「…索食聲孜孜。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嘴爪雖欲弊,心力不知疲。須臾十來往,猶恐巢中飢…」(白居易)真是形容得太貼切了。幸好這塊膏腴之地提供不少食物來源,雖然辛苦,但讓我倆可以充分養活一家子是沒問題的。   眼看著小寶們一天一天地長大,羽翼逐漸豐滿亮麗,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打拼也值得了,接著要教導他們嘗試踏出家門,從張開翅膀學習飛翔,再練習如何捕食以填飽肚子,我總不能照顧他們一輩子吧!孩子啊!成長過程縱然有風有雨,充滿不可預知的危險,但願你們能堅強挺過去,一旦可以任意展翅高飛,相信在山之巔海之崖眺望無垠穹蒼的喜悅,足以令你們忘卻無情狂風暴雨的折騰與飢腸轆轆的苦楚。但更重要的是要儲備足夠的能量,跟隨所有燕族夥伴飛越遼闊的海洋回到南方的故鄉,那是先祖們千萬年來不變的行程,一如去年的我也是經過一番奮鬥掙扎,飄洋過海方能享受成就後的果實。時候到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愛拚才會贏,逗陣向前行…逗陣向前行,愛拚才會贏…』彷彿聽到同伴們的聲聲呼喚,來去!來去!!在北島嶼的繁華都會區邊緣,山海交會之處,幾條蜿蜒大河穿越交會形成的一彎溼地,有廣闊的天空可以容納來自八方的燕族兄弟姊妹們穿梭競逐,有綿延無邊的蘆葦叢足堪五湖四海親朋好友共榻棲眠。在相同莫名的魔咒驅使下,向晚微風中,燕族們一批又一批的來了,同是異鄉有緣燕,相逢何必曾相識,若是一言不合,戾天而上、或競速、急轉、或狂飆、俯衝、直至淋漓盡致,當夜幕低垂時分,一剎那間嘎然而止。   在夏日餘暉映照西邊紅霞的時刻,還有不少傻呼呼的人類站在溼地中少數留給他們走的小徑上,群群落落、老老少少莫不抬頭仰望我們,是帶著豔羨的目光崇拜我們燕族的自由?還是欣喜燕族群聚喚回他們失落已久的童稚時光?那些年…這些年…這塊土地有變與不變之處,燕與人均有殞落新生的必然,潮起潮落不曾因英雄折腰而須腴或止,該讓有翅膀的得以自由翱翔,該讓原屬荒野的事物回歸它應有的天地與尊嚴。   似曾相識燕歸來?歸來卻是即將離別的開端,群聚只是告別的最終儀式。但明年此時我將再現,後年、大後年...年復一年,人類準備好了嗎?小寶,你準備好了嗎?   作者/李健明(自然名:知了)

偕親子訪鄰里 北科大生繪綠色地圖

2012-06-11

荒野保護協會5月27日舉辦「走讀大安,綠活尋寶趣」活動,由台北科技大學學生帶領大安區的家庭走訪民輝里及昌隆里,探索地方的綠色景觀、文物古蹟等,讓他們更了解自身的生活環境。 學生先介紹綠色生活地圖的分類圖示「icon」,並透過有獎徵答及親子共同繪畫的方式,讓大家輕鬆學習。每個icon所代表的綠色景點類別,可能是值得親近、維護的人文景點,或是需要關心及監督的汙染源等。   學生及家庭共分為二組,由負責踏察該里的學生帶領家庭尋訪社區,一路上定點介紹古蹟、商場及老店等的人文歷史背景及代表icon,如北科大校園內的紅樓是從日治時期保存至今的珍貴建築,通氣口內鑲有鐵製的台北工業學校時期校徽也很有特色。   路邊及公園內的各種植物也成為學生的活教材,透過講解名稱、背景和功用等資訊,讓居民更認識社區內的綠色景物。學生在帶領過程中也藉由繪圖及問答的方式,加深家長及小孩的學習印象,不少家長聽到熟悉或是疑問處會主動補充和提問,遊戲時也與孩子一同搶答或是給予暗示,促進親子間的交流。   組長工業設計系學生楊若琳因為過去修讀園藝科,在這次走訪社區的過程中,詳盡介紹各類植物。「希望能讓家長及小孩學習更多。」楊若琳表示,看到大家認真的聆聽講解並主動提出疑問學習,真的很感動。   「一開始並未想要有回饋,只希望能夠盡力帶好。」另一組組長材料及資源工程系學生白育全分享,有幾位家長說他們平時就只開車經過,參與這次的活動放慢腳步,才發現平時生活的社區中仍有許多未知的地點及人事物。獲得許多家長及小孩的肯定,白育全及小組成員都直呼:「很開心、很值得。」   荒野保護協會的繪製綠活圖是北科大的服務課程之一,過去僅有偏報告形式的繪製成果發表,此次首度結合社區居民互動,希望能讓當地居民更加了解周遭環境,體現綠活圖的價值。發想活動概念、學生事務處課外活動指導組服務學習執行小組組員郭欣萍表示,透過活動加強學生與地方的交流和與他人的互動溝通,且學生將經歷和成果消化後再呈現,能加強學習效果,將來可能規劃此活動為服務模組。   繪製綠活圖的服務課教學助理江威橙強調,綠活圖並非畫完就好,是要讓學生思考與社區的連結,在踏查過程中透過與社區居民的溝通與互動,反思可以如何改善社區環境。     發布單位:文/政大大學報、圖/林秉儒攝 資料來源:http://www.uonline.nccu.edu.tw/index_content.asp?sn=3&an=14697  

五股溼地與浪犬

2011-02-25

當釣魚的人們優閒地在岸邊等待魚兒上鉤時,水鳥們也在岸邊尋找著牠們今日生活所需的食物。當遊玩的人們欣賞著所謂溼地之美時,彈塗魚和招潮蟹也在潮水漲退之間的地方翻滾及伸展著。當騎車的人們驚嘆著這片美麗的蘆葦草澤時,「四斑細蟌」這個五股溼地獨有的小精靈,就藏身在這片令人驚嘆的美麗當中。 然而,在這樣驚人的美麗中,卻也隱藏了些許的不完美。浪犬,即是這些不完美中最顯而易見的一項。對於浪犬,我們對牠們有不少的控訴,包括在發情時不斷的聚集,騷擾到原本與之無關的路人;無止境的生育,除了造成數量上升以外,新生狗的不適應或棲地容量的排擠效應,也造成了犬隻本身的高死亡率及向外擴散。   在這些情形之下,也有部分的浪犬決定與溼地共存,證據就是我們發現了不少的「水獺狗」:在四斑細蟌生存的蘆葦爛泥內,我們曾發現不少次的狗腳印,據說曾有人發現牠們和外勞一樣地捕魚為生。曾經有一次,我們為這附近的水鳥創造出一片平坦的棲地,接著幾天後,我們就發現浪犬們毫不客氣地把這個位置當作他們打盹的好地方。雖然健康成熟的野鳥絕不會被浪犬傷害到,但我們還是為這件事情感到扼腕,因為直接的影響就是小環頸鴴及彩鷸的繁殖(雖然我們很少針對鷸鴴科水鳥的繁殖季做棲地改善,主要的改善時間都在度冬期間)。   為了解決浪犬所帶來的「問題」,我們曾經嘗試找清潔隊來捕捉,然而看著捕狗人員以食物及線圈來引誘附近一群對他不理不睬的浪犬時,我就知道問題大了,這樣的方式只能引誘一些比較乖的狗,對於狗老大或是會騷擾人的問題狗,還是無法有效移除。   如果我們改採全面圍殺的策略呢?那麼捕狗人員必須克服溼地地形的多變性,才能有效達成。但達成後呢?有點生態學基礎的人都知道,當一個物種從原本的生態棲位被移除後,短時間可能會造成生態的改變,但長期下來必定會有另外一個物種來占領這個棲位,所以當這一群浪犬被完全移除之後,必定會有另一群浪犬進來占領原本的地盤。而當所有的浪犬都消失,就會是浪貓的天下,貓可是比狗還要更敏捷的掠食者,只是會注意的人不多。最近曾聽到有些地方在捕捉街貓,然而請注意,沒有街貓的地方將會是老鼠的天堂。   所以,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浪犬的問題,真的就如同我剛才的控訴那樣嗎?我想這是我的本位主義在作祟,浪犬的問題其實是人所造成的,人們為了自己的喜好而飼養及隨意丟棄狗,久而久之就造成浪犬的問題。會出現在五股溼地的浪犬,一定都有不愉快的過去,既然牠們出現在這個地方,我想他們一定有能力成為這個系統的一份子,只是造成問題的人類該如何去導引出這個結局?   於是我們想到了TNR(Trap, Neuter & Return),用動保團體的捕捉、絕育、回置,來代替公部門現行的撲殺政策(浪犬被捕捉至公立收容所,12天後,若無人認領養,就會被安樂死處置。)在某一次機會下,偶然認識了關懷生命協會的志工,由於他們有技術及經驗,所以就委請他們來進行。當我們拿著GPS,穿著涉水衣,髒兮兮地在沼澤裡尋找四斑細蟌的蹤跡時,常看到許多關懷的志工花一整天的時間,在附近的路上及自行車道邊等待,目的就是等待目標狗出現。相較之下,我們只花兩個小時,就在蘆葦叢裡被曬的暈頭轉向,關懷志工的辛苦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因為關懷志工的努力,許多浪犬多了一個被剪耳的標記,也達成了不少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首先我們發現狗群變乖了,除非有人故意去騷擾牠們,或是愛心媽媽們出現餵食,基本上牠們都是懶懶地待在草地上,如果有生人接近,牠們還會刻意躲開。   再來,關懷的志工所採用的方式,是與原來就在這邊餵養的愛心媽媽合作,因為狗群們只信任愛心媽媽,無形中也讓這些愛心媽媽間接成為五股溼地的義工,負責的就是浪犬的部分。   第三,TNR的浪犬對族群組成不造成任何影響,因為有原來的浪犬守護地盤的關係,就不會有不明族群的浪犬進入,進而造成更大的族群擴張,更不會因為狗群消失而造成更麻煩的貓、鼠來占據這個生態棲位,達成生態的平衡。   當然還是有一些因為浪犬而造成的狀況持續發生,例如還是有路人遭到浪犬的騷擾。我無法詳細說明每個個案,但我知道在大部分的狀況下,狗兒們是不會主動去騷擾路人,因此如何看懂狗的語言,以及學習正確的應對,我想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我們必須學會如何與狗相處。   關於五股溼地與浪犬,我們會相互的持續學習彼此互動的方式,直到有天人們可以真正的和自然做朋友為止。     附註說明: 一、 Trap(捕捉)、Neuter(絕育)、Return(回置),簡稱TNR,是一種取代安樂死的人道管理,和減少流浪犬和流浪貓數量的方法。TNR藉由施以絕育手術,使之無法繁殖。目前官方撲殺與民間絕育路線各自運作,並無交集,TNR的狗還是會被捕捉撲殺,相當浪費社會資源,再加上民間在無奧援之下,必須自籌經費,相當拮据。 二、 一個地區若能以政府的公權力及資源,支持動保團體進行絕育後,就地放養,再配合流浪犬貓的照顧者兼顧環境整潔的餵養,對民眾宣導生命教育,加強對流浪動物的認知與包容。然後再輔以對每個個體登記管制,新出現的滯留流浪動物優先TNR,將可有效降低流浪動物數量,政府介入支持會比民間自行運作情況還有效很多。 三、 關懷生命協會對河濱公園浪犬的TNR計畫:先與當地固定在餵食的照顧者合作,先暫時停止餵食一天,之後會同餵食者一起去捕捉到協助的動物醫院(通常以母狗為主要對象),並進行結紮。待手術完成及休養完畢,通常是五天,再將其帶回原捕捉處釋放,手術後的狗會剪耳,母狗剪右耳公狗剪左耳。實施過TNR的地區,除可穩定流浪動物數量外,也可減少餵食者的負擔,因為不會有新生的二代犬。 四、 一般民眾對於河濱浪犬的注意事項:  1. 不任意丟棄所飼養的動物。  2. 不威脅或攻擊動物,包括不對狗大叫及打狗、踢狗、向狗丟石頭等。  3. 請確定您的孩子及你所帶領的同伴動物是在您的看護之下活動,以免影響到浪犬或被浪犬影響。  4. 遇到下列情形請勿靠近陌生的狗:睡覺、進食、與其他狗嬉戲、垂奶母狗及其小狗。     5. 其他事項:   A. 狗生氣的特徵:露出牙齒、低吼及停止不動、尾巴不動。   B. 狗會追其他生物是為了守護地盤,建議停下來或以穩定的速度離開至一定的距離,不要突然激烈跑動。   C. 當狗向你跑來時,若距離還很遠時,可跑到很多人的地方。   D. 當狗向你跑來時,若距離很近,可以書包、張開的傘或手邊面積大的物品擋在中間,請勿揮舞手扙或棍子,而要將之藏在身後,並面向牠緩步離開。   作者/汪雨蒼(荒野台北分會五股溼地專案)

五股-人工浮島

2011-02-25

浮島(Floating Islands)顧名思義是指漂浮在水面上的島嶼,同時也會隨著水流或風向在水域中四處飄移。 天然浮島的形成原因,是由具有發達的地下走莖或匍匐根莖的挺水性水生植物(如李氏禾)不斷向水域中生長,且因其莖部或葉面含有空氣,因此能在水面上形成浮力可以使叢聚的根部漂浮於水中,而隨著下層的植物體死亡腐爛,上部新的植物體根區得以附著生長且逐漸茂密,進而脫離了與陸域介面的接觸,形成了一塊漂浮於水面的草毯,同時由於草毯不斷地增厚使得陸域的植物得以漸次進駐,而終於形成了一座宛若水上小森林般的島嶼。通常這樣的過程需經過數百年的時間,且在各項環境條件(風、流速、溫度等)恰能配合之下才有機會成形,因此可以說是彌足珍貴,例如宜蘭雙連埤中的浮島便是一例。另一方面,由於浮島與陸地隔絕,陸域型的掠食動物不易侵入,因此形成許多水鳥、蛙類、爬蟲類和昆蟲等水棲動物的棲息地或庇護所。   人工浮島(Artificial Floating Islands)是人工方式構築而成的浮島,最早的人工浮島應用是出自愛鳥者的傑作。1970年,美國的克勞福特(Gurney I. Crawford)為了讓加拿大雁有棲息和繁殖的場所,利用木頭、木箱、樹枝、葉子和草桿等材料建造了第一座的人工浮島。經過幾十年來的演變,人工浮島逐漸被應用在各種水域相關的工程設施中,其主要之功能與應用領域可以歸納如下: ◎生態功能-提供鳥類及魚類等生物棲地 ◎淨水功能-吸收水中氮、磷等元素,淨化水質 ◎生產功能-可以生產農作物及水產養殖功能 ◎景觀功能-具有水域環境景觀綠美化功能 ◎護岸功能-具有消波效果,保護水邊堤岸   五股溼地圳邊公園的人工浮島主要為改善大水池中的生態性而設置。圳邊公園內兩座大型的水池由於水深極深且池岸陡峭,水生植物生長受到限制,因此長久以來,始終僅做為釣魚池之用,生態性極待加強。為增加池中棲地之多樣性,除了利用挖土機調整池岸坡度形成緩坡淺灘地外,並在中央水域處填出一處和岸邊分離的生態島;另一方面,由荒野保護協會、疏洪道生態保育聯盟和在地社區組織等團體,於民國94年秋天,動員義工夥伴三十餘人,利用竹子、回收寶特瓶、塑膠網等材料,製作人工浮島數座,並以本土性之水生植物如燈心草、水芋、荸薺、大安水蓑衣等栽植其上。經過一段生長時間,浮島上的植物將逐漸成長茂密,同時可以吸引更多的鳥類、蛙類、昆蟲等動物進駐,水池之生態性也將可以獲得改善。     人工浮島從何來? 台灣「人工浮島」的起源,則是居住在日月潭一帶的邵族,他們以竹子作成水上浮架,鋪上草毯、種植水稻,成為「浮田」。這種巧思成為台灣傳統工法的資產,並逐漸在各地廣泛應用,例如嘉義東石的居民用木框種植水筆仔,放在海口,就成了能削波的結構;花蓮壽豐鄉的客家先民,也用竹子圍成三角形種上水生植物,用以淨化水質、美化景觀。轉載自行政院環保署   作者/陳江河(荒野台北總會解說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