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荒野23週年年會】做伙新竹、萬物同歡

2019-01-15

文/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圖/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許元俊(臺北分會秘書,自然名:高山田鼠)、沈競辰(蓮花寺食蟲植物保育監測專案人員)         2018年10月13日,天氣秋高氣爽,來自全台各地的荒野夥伴群聚新竹高中,一起為荒野保護協會慶生。當日陽光普照,在理事長劉月梅(自然名:小草)及新竹分會長張正敏(自然名:筆筒樹)的擊鼓聲中熱鬧開場。         今年「生態綠廊道」活動正如其名,陽光從葉隙之間穿過,在狹長的綠蔭走廊中灑上金黃,場景宛如畫卷。親子團、特導組、兒教、解說等不同群組的夥伴們以自然議題發想出闖關遊戲,以寓教育樂的方式,讓整條生態綠廊道充斥著歡笑。         除了充滿創意的綠廊道攤位外,在廊道轉角,也有多才多藝的夥伴當起街頭藝人,演起布袋戲野台戲,搏得滿堂彩。而在遠處的校舍間,則是搭起「樹下講堂」,針對不同議題內容,邀請各方夥伴分享自身經驗與見解。整個活動場地就宛如生態系般,豐富且令人目不暇給。         新竹分會長筆筒樹在晚會致詞時表示,環境議題不斷在變化,熱愛生態與大自然的朋友們需要有勇氣與毅力堅持下去。透過一年一度的年會活動,讓各分會與各群組的夥伴們齊聚一堂,分享見聞與心得,讓夥伴們彼此之間能相互支持,這也是年會的意義所在。         今年對於荒野來說是有著關鍵進展的一年,因為荒野透過國有地的公開標售,取得第一塊棲地。為此,新竹分會夥伴們特別精心製作了「荒野一號地」的微電影,讓各地夥伴們能了解這個一號地的意義。         荒野一號地位於宜蘭,佔地1760.67平方公尺,依山傍海。荒野自1995年成立,在創㑹23年多後,透過來自各方的小額捐款,終於取得這「一號地」,希望為生物們保留一塊可以自由生存的地方,未來也會定期進行自然觀察紀錄。         理事長劉月梅在介紹時也特別感謝荒野夥伴漂流木提供關於國有地標售的訊息,以及因認同購地理念,而針對購地捐出特別款項的生態心夥伴菱角(林立皋)。宜蘭分會夥伴徐爸(徐朝強)則在影片中表示,荒野一號地雖然離都市有些距離,需要步行一段距離才能抵達,但這也象徵了荒野一步一腳印的務實精神,期許夥伴們勿忘這塊棲地的得來不易。         除了荒野一號地,晚會中也介紹了新竹當地的生態保育成果。位於竹北的蓮花寺溼地因其河谷地形,造就了豐富的食蟲植物,包含長葉茅膏菜、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等。其中長葉茅膏菜過往分佈於桃園、新竹與苗栗,隨著人為開發,如今蓮花寺濕地成為了它最後一塊棲身之所。然而,隨著竹北地區興建攔沙壩,土石堆積使得濕地逐漸陸化,對食蟲植物的生存造成相當大的壓力。         荒野在20年前就開始進來做維護管理,理事長劉月梅表示,有些人或許會覺得,這只是個生物消長的過程,但是,如果消長原因是人為所致,「人造成的問題,就應該由人來解決。」         棲地保育不僅有賴志工動手維護,也需要將環保意識傳遞給更多民眾,在新竹油羅田,荒野夥伴開設「油羅田菜菜子」專班,讓民眾能更深入瞭解環境議題與接觸友善農業。新竹副分會長海茄苳表示,都市化讓人口由鄉村集中到都市,透過菜菜子專班,希望能讓更多人體驗與都市不同的生活方式,接近大自然。         有別於前年的「街莊」與去年的「府城」人文氣息,今年的年會主題對於環境有更多著墨,尤其是棲地保護。同時,也將荒野人樂於在大自然中同歡的性格發揮地淋漓盡致,活動之間始終穿插著音樂的悠揚旋律。除了帶動唱外,晚會中有親子團空心菜夥伴表演竹板快書、台南分會長野馬也登台秀了手魔術絕活。最後,在「炫瘋亂唱團」一首接一首的合唱中使氣氛達到最高潮。俗諺有云:「餘音繞樑,三日不絕」,年會活動雖然落幕了,但是在夥伴們的全體一心之下,相信在未來的一年中,環境保護的種子必然能如餘音繞樑的音樂般,傳遞給更多的人,引起共鳴、產生改變。

霧峰桐林饗

2019-01-15

荒野人都擁有充滿靈動的自然之眼,是久而久之、自然而然長出來的,一雙看見生命的眼睛。我現在大概擁有半隻眼,過去可能根本沒有眼睛,啊,可能這就是所謂有眼無珠的境界吧!

聽!雨林的孩子在說話(系列三)-綠大無窮 流水潺潺-

2019-01-15

卡河河道左右兩岸長滿特有的龍腦香樹,桃金娘科植物和各種我不知名的大樹,它們身上長滿了其它植物,也收留了其他動物。比恐龍和被子植物還要早出現在地球的蕨類,也因為生物間的生存競爭,而將自己演化成附生性植物,搶不到地盤時,它們就借住在其它植物身上。蘭花科植物也一樣,有附生的能力後,就老把自己纏在別人身上。

續繳年費,支持荒野棲地守護行動

2019-01-15

親愛的夥伴您好,  您的點滴付出,是滋養荒野最珍貴的養分、最堅實的力量。因為有您的支持,荒野才能穩定、紮實地走過漫長的23年,勇敢朝「棲地守護」的目標邁進,締造一個美好的生存環境。人本是自然界中的一份子,現在我們再次牽著彼此的手,緊緊相握,共同守護臺灣珍貴的自然棲地,與大地萬物和諧共存,成為豐富彼此的力量。  邀請夥伴透過「續繳年費」的行動繼續支持荒野,集合每一份珍貴的資源,往目標共同前進。 即日起歡迎續繳2019年會員年費,繳費方式如下: 親自至荒野總會或各地分會繳納 使用Web ATM繳費功能,或下載信用卡及郵局授權轉帳單 使用郵政劃撥:帳號-18724292 戶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填寫荒野快報內之繳費申請單,填妥後郵寄或傳真至荒野總會 登入網站進行線上續繳會費

油羅田野菜文化推廣與除草劑議題的結合

2019-01-15

2008年10月在大山背進行例行蛙調時卻發現了大量的青蛙屍體;經瞭解得知,這些是從山林欲遷徙至溪流繁殖的臺灣特有種—「梭德氏赤蛙」,不忍心再看到有青蛙慘死在路上,2009年10月調查小組開始招募志工上山,於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同時進行各種田調。

【理事長的話-快報316期】奇妙的緣

2019-01-15

       12歲的我,國小畢業,立志想當國小老師。15歲的我,國中畢業,考不上師專,只好讀普通高中。這個轉折,奠基了一個未來很深的緣。        18歲的我,高中畢業,師大生物系是我的第一志願,我也順利考上。四年的大學生活,我當志工、當宿委、當系學會理事長,就是一個標準的大學生。        22歲的我,大學畢業,可直接分發國中任教的我,因新竹女中生物老師臨時出缺,高中老師打電話給我,我也就報名參加了甄試而順利考上。        25歲的我,跟著學生進行食蟲植物的專題研究,找尋到蓮花寺溼地。從此就與食蟲植物的保育、守護、研究及推廣有著深深的緣。蓮花寺溼地的食蟲植物生存受到危機,我與學生去溼地除草。蓮花寺溼地的食蟲植物數量減少,我積極找尋相關單位協助,學生也努力幫忙。因為蓮花寺溼地的食蟲植物,而與荒野保護協會結下深深緣分,從協會成立,加入會員、擔任理事、擔任分會長、再擔任理事長。        或許我一直關心著食蟲植物,或許我認為該為臺灣的食蟲植物發發聲。所以我也關心著各地有食蟲植物的相關訊息,腦海中也有著各地食蟲植物的圖像。奇妙的緣在2017年發生了。2017年的1月26日,當天準備一些餐點與秘書聚餐。        傍晚時分,我正在收拾準備回新竹,恰有兩位日本夥伴到荒野來,想請我們能帶他們去看看臺灣的食蟲植物,此時的我就派上用場了,累積多年的食蟲植物經驗,以及對臺灣食蟲植物的認識,我請荒野花蓮分會長、東華大學學生(新竹的志工)、花蓮的在地志工、新竹分會長、新竹志工及食蟲植物專案人員,接待這兩位夥伴認識新竹及花蓮的食蟲植物。此時的我,心裡想著「原來許許久久以前的學習、經歷與經驗,就是為了成就這個緣,而且連時間都卡得這般精密。」        2018年11月17日至11月23日,新竹的夥伴又規劃了一個食蟲植物跨國的訪問,我們到了日本仙石原探訪箱根溼生公園,拜訪了去年的那兩位日本夥伴,也好好看了他們的食蟲植物栽培及守護方式,回家看看自己以前的旅遊紀錄,原來在1999年我就已設下目標要去仙石原。 「緣」真是奇妙,我是一位高中老師,因為食蟲植物而跨入環保教育。 「緣」真是奇妙,我的朋友從教育界跨到科技業、企業界甚至國外。 「緣」真是奇妙,原來一切一切的磨練及訓練,都是因為要奠基後面的「緣」。 「緣」真的很奇妙吧,我認識荒野每一位夥伴,就是一個奇妙的「緣」。 「緣」真的很奇妙,一個「緣」與後面的「緣」相互牽連,        認真活在當下,珍惜每一個「緣」。(2018年蓮花寺溼地在多年努力下,終於成為地方級溼地了)。  

讓我們一起「愛海無句,俯身拾塑」

2018-11-14

許多人第一次參與淨灘的民眾,都認為只是撿拾海灘上的垃圾而已。其實淨灘參與成員除了清理水域及岸上的廢棄物外,還必須使用全球通用的海廢監測表(ICC表),此表詳細記錄海灘上的垃圾種類及數量,透過彙整藉以判別垃圾的來源,不僅可以了解海廢污染種類也可以呼籲社會大眾正視海洋垃圾危機。

淨灘後的我們

2018-11-14

淨灘後的我們,可以推己及人,去向周遭朋友推廣環保理念,可以走出同溫層,積沙成塔,可以告訴我們的孩子海洋怎麼了,假如你覺得這是一件有意義和值得堅持去做的事,那就讓我們永不放棄。

能源轉型之我見

2018-11-14

依據臺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計算,「非核減煤」政策的空污將比2015年減少38%,還比「以核養綠」少25%、排碳量也少15%!但一般人最擔心的是,能源轉型235目標在2025年是否能達成?會不會缺電?又如何避免因目標先行,粗暴建廠、犧牲生態?

讓我們還給水鳥一片安心的應許之地

2018-11-13

臺灣位處於亞洲地區候鳥重要的遷徙路線上,猶如鳥類世界的亞太營運中心,每當季節轉變,南來北往的夏、冬候鳥及過境鳥紛紛振翅而飛,由經驗豐富的領頭鳥帶領著,在飽餐一頓後體力充沛之餘,分批開始了以「幾百、幾千公里」為單位、持續了千百萬年的南遷或北返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