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教育基地

荒野一直以「棲地守護」的宗旨,透過購買、長期租借、捐贈或接受委託,來取得荒野的監護與管理權,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讓自然的生態環境得以被妥善保存,成為留給後代最珍貴的資產。

民國100年6月,經由多方努力,開始了第一個環境信託的案例。本信託係委託人吳杰峯、吳語喬、劉秀美等認同荒野保護協會推行的環境教育理念,故將新竹縣芎林鄉鹿寮坑命名為自然谷之1.3公頃土地信託荒野 (本信託範圍不包含小木屋及以下農業區域),於信託期間內進行棲地保護與生態保育相關之宣導教育活動,以期為環境教育及荒野保護之理念樹立典範,共謀人與土地之共同和諧,永續長存。

關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相關訊息,可參考:http://sowtrust.sow.org.tw/

或洽荒野保護協會 sowtrust1@wilderness.tw (02)-2307-1568 / (03)561-8255。

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

2013-03-05

自然谷原名南何山,土地由三位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向民眾購買所有,並於101年6月1日簽訂環境信託,並由荒野保護協會通過許可接受信託。 協會在信託之初,原聘一秘書於谷內協助信託基地之環境教育及宣導事務之聯絡、規劃及執行,於2012年12月,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之業務轉由新竹分會秘書接手,也就是新竹分會負責信託教育基地之保育、教育及調查等工作。   a.保育部分:以維護信託教育基地之生物多樣性為主,盡量減少人為的干擾,維持其原本之生態模式,期待能由原來耕作之次生林漸漸恢復為原始闊葉林之面貌。 b.調查部分:先以蜘蛛之調查為主,並將調查成果以免費解說、攝影展、摺頁或帶隊解說方式,讓一般民眾能共享並感受大自然多元生態之美麗。 c.教育部分:仍以解說教育優先,由解說員協助植物、動物或棲地其他生物之解說。   此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為臺灣第一個信託案例,邀請新竹分會解說員及全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能一起來經營此環境信託教育基地,讓此處生物多樣性能夠順利保護,讓經營信託教育基地之經驗能夠分享給將來的其他單位,更希望全臺灣能夠有更多土地能夠真正完整保留給後代,而不是變成零零碎碎的破碎生態系。   目前環境信託的相關活動、保育進度、聯絡資料及訊息公告,都會刊載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網頁上,網頁上資料會以信託教育基地的調查記錄、免費導覽、工作假期及棲地經營為主,記錄著自然環境變化及生物種類;而自然谷全記錄則為杰峰所經營的個人網頁,此網頁上活動與荒野保護協會無關。自然保育之路長遠且辛苦,環境信託的業務更是繁雜,期待全臺灣荒野保護協會夥伴或支持荒野保護協會的朋友能夠協助「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經營,大家一起在保育路上一起前進,一起努力。   關於「荒野--自然谷環境信託教育基地」相關訊息, 可參考:http://sowtrust.sow.org.tw/ 或洽荒野保護協會sowtrust1@wilderness.tw (02)-2307-1568/(03)561-8255   荒野新竹分會長 劉月梅老師

你或還不知青年公園生態浮島上的四種「斜槓植物」(上)

2019-11-11

圖、文/ 陳欩融<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超人> 儘管擊鍵的當下剛過「處暑」,低緯度台灣的天氣卻未必依循對這節氣的「暑氣至此而止矣」的通俗定義而轉涼,反倒還是有幾天的上午仍維持著盛夏時的日燦灼人,你近日甚在氣象局網站中的氣溫分布圖察覺,位在台北盆地邊緣的萬華、板橋到新莊一區才是整個大台北市裡,熱中之熱的區域,包括現今台北面積第四   大的「青年公園」<註1>,就算早在日頭還沒到頂的九、十點間繞巡整座公園,也不免成為一副「大粒汗、小粒汗」的狀態,一如座設在園裡上游河段的水流馬達,從灼燙的皮膚上滲湧出不絕的鹹。   於是你在這秋意未顯、而暑意尚濃的節氣裡,對著草皮上初換為全身雪白的黃頭鷺 <註2>心生一股羨慕情緒,彷彿那一身白,足以讓你聯想到雪國的白皚情境,讓你燥熱的情緒瞬間冷靜下來,但其實,今年都還沒見識到真正「秋老虎」的威力呢,在那之前,這夏的「熱」對你、對我、對園裡的生態萬物而言的「壓力測試」可都還沒結束呢!而你當下的表情裡顯然透漏了一絲期待能有一桶如前些年所興起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時,從你頭頂澆灌下來的一盆清涼的渴望訊息。   幾早便趁涼入園走看,步道旁的低矮灌叢、苗圃裡的攀藤植物,都還留著經過前一天、甚至前一晚的日曬悶熱後的凋萎貌容,巴望著待會工務水車來時,能多幫他們澆點水、解點渴了,而熱心一點的民眾哪待到那時,早早就自發提著水桶寶特瓶,把苗圃澆灌了一輪,讓園內植草重展生姿。但不知你有否好奇到,泊靠在蓮花池池岸已超過半年的生態浮島上頭的植栽,卻怎能始終保持著茂發昂揚的狀態,即便期間未見工班人員澆水、施肥? 你甚也驚訝發現到,就算這幾座生態浮島上的植物根系跟池水間明明就存在著一層緻密的椰纖毯跟泥炭土,但隔絕的效果,卻僅是「隔水」,卻從未「阻水」,最終浮挺著沉重生態浮島的池水,還是透過毛細現象被「吸」進了島內,讓泥炭土充滿了水份。 就像植物抓觸著土壤的根鞘組織,不時想著將土間的水份抽達到整株植物體的過程。   別忽略這充作生態浮島基座、厚度不過2公分的椰纖毯,它卻是整個手作生態浮島期間,最需花費人力跟手工(也是手「功」)的工項,也算得上整座浮島結構裡,最為重中之重、最屬核心的「精神所在」了,而後加鋪的一層的泥炭土,除了增加保溼的效果外,也充作為將來可以長成中、小型灌喬植株的穩定根著介質。   而這些被穩定了的水生植物「們」,多不是水族缸裡如水蘊草那類隨水波動、用做裝飾的軟嫩水草,倒是有一類「木本」的水生植物,他們硬挺著植軀,成株後的植幹、植冠還有一副不輸陸生喬、灌木抵風擋雨的強健植性,外加能在水淹的環境下,依舊保有長得亭亭如蓋的能耐,這幾種生態浮島上特別的水生「樹木」包括風箱樹、水柳、水社柳、穗花棋盤腳四種,而且巧的是,這四種木本的水生植物在蓮花池五座生態浮島之外的園區苗圃裡,也‧都‧找‧得‧到‧他們。   不是「楓香」,花序卻同如眼球般吸睛的「風箱」 風箱樹(Cephalanthus naucleoides)為茜草科風箱樹屬的落葉型、喬本水生植物,質地輕韌,早期多取材製為打鐵用的「風鼓(手風櫃)」而稱名「風箱」。葉呈波浪橢圓且對生或輪生,大多圖鑑都會描述他們的葉為對生型態,但在我的種植經驗裡,卻多是呈三葉輪生型態的,節節抽展,葉長9到18cm、葉寬可達近10公分,貌似芭樂,所以又名「水芭樂」,你想到了另種在生態浮島上,同樣有著相似命名原則的──水香蕉;花期多在每年5到10月的初、盛夏時期,初綻的「頭狀花序」就像潔白探頭的調皮精靈,模樣滑稽討喜,只是你現在想再去找這有趣的樹與花得要靠點運氣了。他們的花跟葉卻都是蝶、蛾類偏好的蜜源與食草<註3>,就算對沒有食用或蜜糖需求的我們人類而言,他的樹姿花形依舊有辦法強勢吸引我們眼球的注目,青年公園生態浮島上的幾株風箱樹,就已在今年夏初結出了球白花序,而另像在富陽自然態公園裡(簡:富陽)的溼地及賞蝶區內,都有規劃栽植數棵、且多年的風箱樹作為誘引蝶蛾的天然植草,不僅改善了園內的「視覺」豐富度外,也直接提高了生物多樣性條件。   即便他們的花期長且吸睛、花量也多,但實際是多花而無有效籽嗣,跟「大安水蓑衣」有著很會開花、花後卻無法結出有效種籽的缺陷,常常也得跟大安水蓑衣採取同樣的──由母株扦插的「人工方式」為其續命用。但,他們位在北部農田、溼地的原棲地狀況大不如前<註4>,而不久前你也發現,目前全台灣僅剩下宜蘭羅東的五十二甲溼地尚存少許的族群,其他地方幾乎已經難再見其蹤了,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或稱IUCN紅色名錄、紅皮書)裡,風箱樹就已被列屬「野外滅絕(EW,Extinct in the wild)」等級<註5>。 <註1>青年公園於1977年剛完工時,曾以24.44公頃的面積成為台北市都會內面積最大的公園,而後略落於大安森林公園的25.95公頃而成為第四大都會公園。 <註2>黃頭鷺為台灣(包括青年公園)常見的留、候鳥,因夏季時於頭頸部的羽色會轉為明顯的黃色繁殖羽而名,又因多成群棲於牛背覓食有了「牛背鷺」的鄉土俗名,不過如今青年公園的牛背鷺倒是早就習慣結群在工班小型耕耘機後,掏檢著驚擾而出的蟲子。 <註3>風箱樹的葉主要為單帶蛺蝶幼蟲的食草,花也能為多種蛾、蝶等昆蟲的蜜源,可謂全株優質多功! <註4>這裡所指的「棲地破壞(劣化)」的狀況,除外來物種的入侵外,主要更包括了堤岸水泥化的問題。 <註5>在1963年編製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或稱IUCN紅色名錄,簡稱紅皮書)》中,依需保護的急迫程度分為絕滅(EX, Extinct)、野外絕滅(EW, Extinct in the Wild)、極危(CR, Critically Endangered)、瀕危(EN, Endangered)、易危(VU, Vulnerable)、近危(NT, Near Threatened)、無危(LC, Least Concern)、數據缺乏(DD, Data Deficient)、未評估(NE, Not Evaluated)等九級,雖後續對於等級稍有調整更新,但已反映出該物種數量下降速度、地理分佈、族群分散程度等狀況。

新店獅頭山:定點參訪心得

2019-10-12

圖、文/許舒妮〈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自然名:松鼠〉 獅頭山,又名獅仔頭山或獅子頭山,位於新北市新店區與三峽區交界處,海拔858公尺,由於山形像一隻蹲踞的獅子,因而被稱做獅頭山。獅頭山為台灣小百岳之一,鄰近市區,交通便利,是非常適合老與少健行的郊山步道。第一次參加荒野解說,不僅以31解學員身分來取經,同時也以民眾的身份想來了解獅頭山。 獅頭山共有9個登山口,這次從中興路上的登山口進去。起初,由總召水松大哥簡單介紹獅頭山的歷史淵源與地理形勢,之後帶領大家進行敬山儀式,祈求走讀順利並獲得美好的收穫。而沿途解說設有幾道關卡,分別由各位解說小組成員定點解說,向民眾介紹其特色植物與相關歷史文化。 第一關:竹子與香蕉樹。   竹子通常被用來當作房屋建材,選用竹子的原因是因為竹子空心且生長速度快,可取代生長時間漫長的樹木。而原生香蕉本身是有籽的,現在我們所吃的香蕉都是經過改良的品種,幾乎吃不到籽的感覺。也因為香蕉不會長蟲,所以在台灣諺語『香蕉若生蟲,世間就瞴人』是形容香蕉生蟲的現象非常罕見。 第二關:芋能不能吃? 姑婆芋和芋頭,如何分辨?是我們常有的疑問。簡易辨別方式,就是在片上澆水,一般可食用的芋頭葉因葉面上有絨毛,澆水後會形成水珠,無法蓄積。而姑婆芋葉面無絨毛,澆水後水漬成片狀蓄於上方。另外,姑婆芋整株有毒,不可食用。透過這幾種方式讓民眾學習分辨兩者的不同。 第三關:樟樹 樟樹是具有高經濟價值的樹木。樟樹葉的特徵是有三條葉脈,葉片經過弄碎搓揉後具有香味,而樟樹樹幹上有縱深的裂紋,利於動物攀爬。因為雲豹所喜歡棲息的環境是以樟樹為主的樹林,故雲豹又被稱做為樟豹、樟虎。樟樹原稱『獐樹』,因為「獐」近似「麝」,樟樹具有香味,取名為「樟」與動物的「獐」是一樣的意思。早期臺灣樟樹遍佈,據說荷蘭人初抵臺灣,在海上遠望遍是綠林的臺灣,讚嘆臺灣是美麗的福爾摩沙,所看見的就是樟木。 第四關:相思樹 相思樹是一種經濟實用的木材,因為木質堅固,常被用來做為鐵道上的枕木、礦坑裡的木架。而相思樹的樹根很多,適合用來做水土保持,防風抗旱。但相思樹的果實是黑色的,市面上的「相思豆」並非不是相思樹果實,而是孔雀豆的果實。             綜合以上,臺灣具有非常多樣化的植物,可供觀賞及利用,市區郊山隨處可見。走一趟獅頭山,就能感受其自然之美與造物的神奇,也感謝燕子姊的陪伴與精采解說。文末,在山上一處望見山下密密麻麻正在興建的高樓,對比今日所見美麗的林相與植物,心中覺得有點諷刺……在人類不斷破壞土地的情況下,如何能保有僅存的自然環境,值得大家共同努力。  

守護連結森林與海洋的帶狀棲地-野溪調查行動

2019-10-12

圖、文/黑眶蟾蜍<高雄野溪調查小組> 2017年,成為這些年中,重大變化的起點,不論是工作上、志工活動及家庭。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夥伴們,佔了我的生命中很重要的角色。而我要記錄高雄野溪小組開始的故事,不論有沒有人看。 2016年,在不同群組的海龜、光澤蝸牛及綠繡眼,分別在3場演講或討論會中,因為一個問題,被我盯上。 『妳有興趣成為我的夥伴嗎?』 身為一枚粗人,當然不是問得這麼噁心,讓我美化一下回憶。這三位小朋友都傻傻的舉手了,在那當下他們一定沒有思考過舉這個手會帶來什麼後果。不過,我還是知道,那是因為,看見荒野台東野溪小組的努力而舉得手。然而,什麼都不會的我們,深知不能等到我們都變專家才開始,儘管知道可能會失敗,就算只做一年,也要努力啊!所以在這之前,決定先來一場「誠實的招商大會」(註1),坦白又直接的告訴大家: 『我們要找很多人一起做事,但是我們是路痴、生物盲、地理白紙、風險意識低…, 目前想到要做這些、那些,看起來好像很好玩,但要做很多事,而且也沒有人會教你,更重要的是,我們也不會。不過,應該還是會很好玩…你願意成為我的夥伴嗎?』沒想到,誠實招商大會那晚來了20多人,聽我們說完實話後,居然還有8成的人簽下切結書(註2),於是荒野高雄野溪小組0.0版誕生。 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第一次踏查,不是在高雄 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高雄哪裡還有野溪。所以選了一條,因為我工作關係拜訪恆春得知的野溪,所以想先讓大家見識什麼是天然野溪。10多人浩浩蕩蕩的從高雄出發,在某加油站集合,憑著「我的印象」溪大調初試啼聲了。   不負眾望,果然,我無法帶大家找到1個多月前才去過的,又很努力記下位置的貓仔坑溪,因為附近的路跟樹都長一樣啊!幾位夥伴分頭在附近繞,邊查GOOGLE MAP,選定了一段溪流及下切位置,把10多人分成2組,各拿1支對講機出發了(註3);踏查的隊伍拉得好長,有人拍照還有人有人踩水。而我同時不斷想像,等等討論要怎麼辦……因為與曾去過的那段貓仔坑溪截然不同 ,這段溪流因位於營區週圍,常有車出入,許多過水路面、二岸都已水泥化,加上枯水期,僅有的水域非常濁又多藻,二岸植被超少,溪流裡各式各樣的工法、人工構造物都有,許多名詞都是後來才學到的。 「野溪踏查要看什麼?記錄什麼?注意什麼?怎麼走?」 就說我不知道!現在相信了吧!因此,地點選擇不再由我決定了。踏查後的討論會,決議我們每個月都要找一條高雄溪流踏查及記錄。至今超過2年半了,踏查過30段溪流。夥伴們愈來愈強!能夠隨意地在溪流裡走;隨意地挑一條溪流當地點;隨意地帶著零食就出門。而每走一次,問號就愈多,就帶著問號去請教荒野台東野溪小組或是帶著問號翻圖鑑、對地圖、查地理歷史及讀整治工程相關文件等。學習新的記錄工具鑑、請教正確的調查方法,聽懂對方的語言以及練習與公部門溝通…。 這二年多來,我們不斷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只有記錄,我們不想成為野溪歷史學家;不想只為野溪拍遺照;不想只是讓自己辨識生物的能力變得有點厲害;不想只是增強溯溪能力或裝備變強,我們在2018年起,主動拜訪了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及水保局台南分局,希望能把悲憤及難過的情緒,轉換成有用的建議。我們都知道,這樣還是很慢,所以需要有更多人加入,高雄野溪小組要招募新血了,如果看不下去我們這麼弱,請您加入我們。如果你發現應該在2年多前就跟著我們一起成長,也不用擔心,因為這2年來我只有長脂肪。我們準備的培訓課程,是2年半來的學習總結,不用擔心追不上,我們一起走。     註1:野溪小組志工招募說明會。 註2:說明會提供了意願書,希望大家是認真考慮過後才加入。 註3:風險意識低,但還是遇到了神隊友。    

清明~石硬子物種調查

2019-06-10

陰曆三月初三為上巳節。所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靈數三的節日,象徵著生育力量。據說在太古時期,上巳節這天,人們會在水邊祭祀,母體內的羊水,保護著最初的生命。

我在荒野油羅田

2019-03-07

在這鄉村聚落經常發現天空翱翔的大冠鷲、掠過樹梢的台灣藍鵲、水田裡的彩鷸、溪流裡的河蜆……,比起所謂的「老街」,這似乎更具深度而生動有趣。

關於悟洞-我們思辨的所在

2019-02-14

大樹護守之地,歲歲月月形成豐富多樣的生態。然而,一旦遭難或自然老去,受庇蔭的物種將如何因應?廣袤的大地,永遠上演著華麗與蒼涼的戲碼。再上行數十公尺,遇一步道岔路,淺淺的谷地樣貌,與剛才所見已有差異。

守護梯田、風華再現 嵩山梯田保衛戰之北六團守護活動

2017-01-17

文/蔡金錠(荒野保護協會台北親子團六團 自然名:無尾熊) 清晨時分,大地糝上一層金粉,朝陽劃破寧靜的夜。正當人們還做著香甜的美夢時,荒野北六團的夥伴們,已從各地出發,前往今天團集會的秘密基地,一個臨山而建,有著先民智慧的百年梯田-嵩山社區。 嵩山社區這地方,相信許多北區親子團的夥伴們並不陌生,大家也曾造訪,欣賞她的美麗,留下親子團的足跡。我們循著往例,透過台北分會專職雅儀與社區協會江執行長聯繫,彼此討論一番,也有了合作共識。此外幸運的是,在一次場勘中,我們有機會向北五團取經,參考他們的團集會運作方式,而在地深耕的北五團團長黑子,也特地抽空,幫大家做了一場深度導覽。就這樣活動設計大抵規劃完成,身為總召的我,心中一塊大石頭也落了地。 此時棲地守護部專員育偉告訴我們,既然北六團安排了一次嵩山社區團集會,何不加入守護嵩山社區行動,一起共襄盛舉,參與調查及移除福壽螺。乍聽當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何其有幸,可以付出棉薄之力,共同完成一項計畫;憂的是:從未做過生態調查的我們,是否有能力完成交付的任務?心中躊躇不定時,腦中閃過夥伴愛玉的一席話:「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但你需要開始才會很厲害」。的確是如此,在親子團中,永遠不變的就是一直在變,一直在修正。不要怕失敗,親子團的家人就是支持我們的那一股溫柔力量。 此次團集會的活動主軸就是協助生物資源調查以及移除福壽螺。由「福壽螺的秘密」生態劇揭開序幕。我們一直思考著,這令農夫聞之色變的綠色殺手〜福壽螺,該以怎樣的面目與小蜂、蟻們見面?是人人除之而後快的有害生物?還是可以多些同理、多些尊重與包容,來面對這樣一個強勢的外來種?而我們所營造出來的劇情氛圍,能否讓蜂、蟻們有不一樣的思考角度? 當我們帶孩子們到戶外,希望大自然能感動他們,同時也教孩子對待生命的正確態度與方式,透過這次戲劇的演出及問題討論,讓孩子們了解到:即使福壽螺是危害生態及農作物的生物,需要靠人力去移除,但我們還是可以用一種尊重溫柔的態度去對待牠,也深信此次的移除作業就是一次很好的機會教育。 為了讓下午的生態調查及移除福壽螺活動順利進行,我們也設計了一堂課邀請守護部專員育偉替小蜂及大人們做簡要的生態調查說明會。原以為小蜂們會耐不住性子,無法專心聆聽這有些繁瑣及有難度的生態調查。但令人驚訝的是,小蜂們排排坐好,聚精會神地看著調查簡報,全場鴉雀無聲,只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到生態調查及如何移除福壽螺。那求知若渴的眼神是最美的風景,也讓我見識到,永遠不要小看孩子,他們有無比的潛力等著我們去發掘。 享用完在地美味佳餚後,蜂、蟻、鹿這群孩子,拿著獨一無二,有著個人創意的撈螺神器,彼此開心分享著製作過程,這種創客精神又讓我看到了孩子的不同面向。我們將事先向北五團商借的調查圖卡及表格交給各小隊,大家依序進入自己被安排的區域著手進行調查。所有人各司其職,拍照的拍照,尋寶的尋寶,或蹲或站,在秋老虎發威的午後一點鐘,大家頂著32度的高溫,沒有人趕著離開,一字排開在田埂上去觀察生物或植物,深怕漏掉了哪一個珍貴的寶藏。 正當大家意猶未盡時,馬上要進行下一個活動~移除福壽螺。只見全團總動員,在田埂上來回走動,看見水中有福壽螺的美麗倩影時,便小心翼翼地將她撈起,放入水桶中。這樣溫柔的呵護,尊重生命的態度,不管他們年紀多大或多小,他們是懂得的,也付諸在行動中。 這次團集會,很榮幸的能與嵩山社區合作共同守護百年梯田,以一種與社區互利合作的模式讓棲地守護具體落實於團內的活動中,相信這模式也可以提供在各地分會的每個親子團夥伴們參考,來展開一場屬於自己的棲地守護行動,「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但你需要開始才會很厲害~」畫出心目中的荒野夢,一起築夢吧!

荒野台南友善大地工作團隊活動紀實分享

2017-01-17

文/盧清瑞(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志工 自然名:水牛)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是來自唐朝杜甫<春夜喜雨>的詩,可見杜甫當時應該是個知道依節氣而種好田的農夫,但不知在極端氣候愈發惡劣的現代,節氣已難掌握,要”潤物細無聲”更是苦等不著,否則105年南部的雜糧也不致歉收嚴重。 就在秘書邀稿的前一天,正是南二親子團來自然農場體驗日,因親子團在黃豆田實作田間草生管理,收穫滿滿,團長好意送了兩本書,其中一本是講節氣,我迫不及待翻頁展讀,真的有感!也因對105年的風不調雨不順有一些因應及發想,願分享一、二提供給從事友善農耕的夥伴們參考。 分享一、今年的黃豆是因執著於節氣而豐收 105年9月在南部是播種雜糧的節氣,但盡是連綿大雨,許多農夫因著節氣冒著風雨下種,均被沖損殆盡。荒野自然農場這一期選種黃豆,也遭遇下種困境,我們不敢冒險,終於等到節氣末,兩個大雨中間幾天放晴日,豪賭下種。是運氣,連後幾天不是大豪雨,而是”潤物細無聲”,我知道我們賺到了,果然黃豆發芽,頭好壯壯,終至圓滿豐收。反觀部分農夫等過了大雨,卻錯過了節氣,縱使是慣行農作,仍然後果難堪,自然農作更非依節氣不可得。 分享二、氣候暴衝大淹水 原本就容易積水的荒野台南椰樹腳生態農場(專種蔬果),雖然已經營造了可吸納大量屋頂雨水的生態溝渠,也請范明哲(老貓)老師指導,建置多處地穴、多層落葉土層疊涵養水分,也確實發揮了積水沃土的效果,但遇到極端氣候,連日大雨滂沱,眼看農場一片汪洋,浸水數日後的農場,瓜果、蔬菜無一倖免,一切重來,有點灰心,很想放棄卻捨不得多年營造的生態相如此豐美,何況極端氣候已成常態,面對它、解決它才是正道,於是我們重拾勇氣,武裝意志,終於想出兩個對策,其一、進土把基地填高,但此路不通,因為沒有經費。其二、請工作團隊挖取1M深地穴,下鋪空心磚,將農場各區排水路匯流集中地穴,在地穴安裝一具浸水馬達置於空心磚上,每逢大雨積水,就啟動抽水,從此解決農場積水問題,唯夜間如逢大雨突襲仍會失守,所以106年,我們決定編列經費加裝自動偵測抽水系統,免除人力不及之困境。 分享三、讓福壽螺也當志工 福壽螺是自然稻的必然之惡已成共識,在荒野台南大營農場開始計畫種稻時,就從網路收集防治福壽螺的方法,有禾鴨防治法、苦茶粕防治法、溝渠防治法、果皮誘捕法等,雖然都有效,但仍有一定程度的折損。為此,友善大地工作團隊也構想對策實驗,溝渠+水控防治法,105年一期稻作實驗結果,有了進階成效,但僅限可控水源基地使用: 在稻田四周挖取50CM寬,5-10CM深的小溝。 秧苗種下當天,就把田水放乾,僅剩小溝有水,此時福壽螺會集結小溝,順勢移除大福壽螺。 約二週秧苗已強壯,同時田間已長滿小草,秧苗此時已比小草強壯,田間開始放水,讓福壽螺志工進入幫忙除草,因大福壽螺已移除,小福壽螺還不至於折損較強壯的秧苗。 本防治法成功的關鍵在徹底移除大福壽螺與精確的水控。 在105年一期稻收割時,我們發現田間草出奇的少,幾乎被福壽螺志工啃食殆盡,但水田有幾處較低窪、水控不易的區域,仍出現有福壽螺啃食折損,所以在106年一期稻,我們將把范明哲(老貓)老師綠屋頂小生態池的概念應用到田間,放置在較低漥之處,用以集水及聚集福壽螺,修補水控不齊的缺失。 結論 筆者日前在台南分會上了一天”餐桌上的氣候變遷工作坊”,感謝吳惠容(白海豚)所帶領氣候變遷團隊帶來豐富齊全的大數據,確實揭露溫室氣體、地球暖化已近不可逆,而水稻田與友善耕作是減緩地球暖化的重要因子,因此荒野台南友善大地工作團隊將更努力堅持以體驗、分享與教育來深耕友善大地的作為,因為地球只有一個,我們務必要珍惜。

聆聽台灣角落的聲音──悟洞工作假期

2015-02-10

文、圖/黃鐘瑩(荒野保護協會媒體宣傳部專員) 小客車疾駛於高雄的馬路上,平常日的上午,市區裡公路上車水馬龍,千百位握著方向盤的駕駛人朝向不同的目的地,為工作、為生活轉動車輪,持續前進。而這天我們一行人的目的地是原住民部落中的那瑪夏區,其中一小處稱為悟洞的地方,在此有靜謐的山林風光,有默默無名的隱蔽小徑,有一座為了向大地學習而建造的殿堂——悟洞自然教室。 嚴格說來這裡還不能稱作殿堂,因為它還只是一間仍在建造中的房屋,目前雖已經有完整的屋頂,可以遮風擋雨,但整體外牆尚未完備,窗戶也只有簡單的框架雛型而已,建造的材料堆放在門邊,等待著好奇又勤奮的雙手,投入手工造屋的行列;等待著積極而熱情的雙足,走進這與自然融合為一的小天地,分享自己的時間與力量,使用來自大地的素材,持續進行造屋行動。感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工作模式,體會遠離現代科技的山林生活。 悟洞自然教室從2008年起開始動工,將原本佇立於此地的老舊工寮拆除,恢復成一塊空地,重新打地基、架樑柱、搭屋頂、築牆壁,靠著人與人合作的力量,從無到有,一步一步慢慢地累積。這次我們參與的兩天三夜工作假期,以築牆為主要目標。第一天一早從高鐵左營站出發,途中在甲仙稍作歇息,享用美味扎實的的芋頭粿與芋頭西米露作為午餐,之後一路向山林挺進,逐漸遠離街區、經過峽谷、穿越溪河,到達建地已是午後時光,高雄分會分會長林維正(自然名:四方竹)先帶大夥認識環境以及說明工作內容。將行囊安頓好並換上工作服、誠心燒香向天祈禱工作平安順利後,正式開工。 首先進行的是挑木屑與曬木屑的工作,為了讓木屑容易黏合,必須把大塊的木屑掰開成小木屑,並且把含有樹皮的部分剝開分離。樹皮含有的有機質較多,若作為建材,容易變質、影響屋舍的牢固性;而將木屑曬乾,則是為了讓木屑中的水分蒸發,乾燥的木屑才能吸收足夠的泥漿,成為適合建造房子的材料。大夥兒合力把回收而來的廣告帆布攤平在基地前的空地上,將待挑選、待曝曬的木屑均勻鋪排於此,接著各自選擇一個角落坐下,開始細心剔除樹皮、剝開大塊的木屑。開始動工沒多久,原本耀眼的陽光一下子就躲到雲層背後,天空轉陰,毛雨驟降,於是大家趕緊合力再把木屑蒐集起來,防止水滴的侵襲。沒了陽光,就不能曬木屑了,只好躲在屋簷下進行另一項工作。看來,工作假期的內容要做什麼,還得看老天的臉色來決定。 躲開雨水,我們轉移陣地到屋簷下開始加工製作泥漿所需的細土,從把乾燥的土塊搗碎、輾細,再用篩子篩出如麵粉般細膩的「土粉」。土質越細,越能與水融合,製作出品質越好的泥漿。為了將土塊變得細碎小,眾人一同使勁,眼睛瞄準、手握木槌或木棒、用力敲擊土堆,「兜-兜-兜-」、「喀-喀-喀-」的聲響不絕於耳,因拿的工具不同,敲打的節奏不一,從旁聽起來彷彿是一個名不見經傳、新組成的敲擊樂團的練習演出。一個單純的碾土工作,搭配持續而穩定的打擊樂,不知不覺中,心漸如止水,感受到乾燥的土塊在手中的木槌與地面交會並碎裂成細土的聲音,與在辦公室內面對著電腦敲打鍵盤與滑鼠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接近土地與自然的聲音。 經過仔細篩選的土粒摸起來細緻綿密,與水混合加入一些硼砂,增加泥漿的黏稠度,使用機械的攪拌器,倒入充分曝曬的木屑與泥漿,啟動機器持續攪拌,一邊慢慢加入細土粒,原先壁壘分明的木屑與泥漿漸漸混合,泥漿在攪拌的過程中,滲入木屑的紋路裡、孔隙中,使木屑產生黏性。另一方面,在預備製作牆面的地方,則立起模板,創造出注入木屑的空間。若是平整的牆面,則只要把矩形的木板釘於現有的牆面結構即可,不過剛好這次要做的牆面有一個變電箱,為了符合變電箱的形狀,需另外鋸出尺寸適合的三角形木板。鋸木板與使用電鑽釘牆面的工作略有門檻,還是交給較熟悉這些器具的夥伴操作,其他人繼續關注攪拌器的狀況。為了確認「黏土木屑」的黏性是否足夠,抓起一把木屑用手掌捏捏握握,像捏飯糰一樣,如果黏性足夠的話,可以做成泥球把玩,向上拋起也不會散開,這時就可以準備把木屑放進完成的模板中,進行「告別蝴蝶袖大作戰」的「夯土運動」囉。 「夯」這個字非常好懂,簡單來說就是「大力」。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夯」作為名詞是「用來敲打地基,使其結實的工具」,依材質可以是木夯、鐵夯等;若做為動詞,則是「用夯砸地」的意思。而此刻我們用盡全力打壓放進模板裡的「黏土木屑」,讓它們紮紮實實地靠攏、聚合。「夯土」的步驟是這次工作假期中最耗費力氣的工作,也是最精華的部分,之前所做的種種,都是為了這一步做準備,抓起一把一把的黏土木屑,仔細排在模板裡,用力敲打,然後再抓起另一把木屑,鋪排、敲平,如此周而復始,逐漸完成手作牆面。「等待」也是夯土作牆的重要環節,在拆除模板之前,需耐心等候黏土木屑的水份蒸散,變得乾燥,成為堅固的牆體,不能立即看見成果,的確令人心癢難耐,好在山林裡還有許多精彩的事情,可以讓我們另尋趣味。 如同四方竹在行前說明的信件所說,山上的餐點很簡單。為了節省水資源,大致上會把主食與配菜煮在一起,並選擇少油的料理。第一天的晚餐令人深刻,蔬菜燉飯搭配絲瓜貢丸湯,簡單而美味,尤其是在經過耗費體力的工作後,飽餐一頓感覺全身又再度充滿活力。夜晚為了準備盥洗所需的熱水,在屋子後方生火,沒想到燒柴的煙霧,竟將在門邊築巢的虎頭蜂薰得七葷八素,從蜂巢中胡亂竄出,大多的虎頭蜂彷彿喝醉一般,飛不遠、走不快,其中一隻甚至因為走路搖晃跌倒,讓自己的身體沾滿塵土,原本身體的顏色被土蓋過,猛然一看,還以為是一隻新品種的虎頭蜂,難得有機會近距離觀察虎頭蜂而又不會有被攻擊的危險,眾人都很興奮,認真地觀察牠的一舉一動,看著牠搖搖擺擺走著,試著用前腳擦掉臉上的塵土,但沒走幾步又再度踉蹌跌倒,模樣有些惹人憐愛。夜越深,基地附近一片漆黑,許多趨光型的昆蟲被屋內的燈光吸引而來,停靠在牆面上,或靜止不動,或漫步而行。大約是子時時分,這場「趨光夜總會」的參與者數量達到最高峰,除了牆上各式各樣的飛蛾、椿象、紡織娘、螢火蟲,天花板還有虎視眈眈的壁虎,望著佈滿大餐的牆面,伺機而動。 第二天的晚餐後,大夥帶著手電筒與相機,齊步走進黑暗裡進行夜間觀察。唯一的光線來自握在手中的手電筒。對於現代人類來,我們習慣明亮的生活,白晝仰賴太陽,夜晚或室內則依靠電燈,光明讓我們看清楚眼前的世界,帶來安全感,但也因此培養成過度依賴視覺的生活習慣。「夜間觀察」中其實聽覺更為重要,當聽見蟲鳴時,若不屏息靜聽,憑藉耳朵找尋聲源,是怎麼也無法找到聲音的主人,不利觀看的情況下,更能激發其他感官的潛能,在黑暗中與驚喜相逢,遇見無懼黑暗而依舊活躍的各種生物們,也遇見用心之眼去探索環境的全新自己。 兩天三夜的工作假期,在牆體模板拆開後告一段落,看著自己從挑木屑、曬木屑、搗碎土、碾細土、混合泥漿與木屑、不斷夯土再夯土,經過時間與陽光的加持,來自大地的資源重新組合,化做一道牆,與其他的牆面、屋頂一同打造成一座提供謙卑的人們向偉大的自然學習的基地。也許來到此地的後人,也能和我一樣,清晨時分在眾鳥紛鳴的熱鬧配樂聲中醒來,享受純粹的初道暖陽;午後光陰被覓食中以喙擊木的小啄木吸引,佇立於枯木下,為牠體態輕盈、聆聽枯枝裡獵物動態的可愛模樣而著迷不已;深夜闔眼時,一瞥來道聲晚安的螢火蟲,牠的閃閃螢光,成為入夢前最美麗的景致。 離開繁華的台北,走進高雄的山林,台灣自然風光的精巧與精彩又再次令人讚嘆不已,卻也使人感傷。進入悟洞自然教室所在的那瑪夏區途中,也經過了曾經的小林村所在地,走在荒廢的舊社區,學校的走廊長滿野草植物甚至長著小樹,不難想像此時平和寧靜的大地曾一度被狂暴的風雨土石摧殘著,帶走人們的笑聲和對生命的渴望。站在這裡,有不捨的心情,也有希望的蹤影,與自然共存是一輩子的課題,棲地守護更是荒野人的使命,在這趟工作假期中體悟了「我們都太愛這塊土地,我們卻也都不夠愛」,發現情感與行動必須並行而存,鼓起勇氣繼續下一個旅程。 荒野保護協會工作假期 在荒野保護協會關心的各地溼地、河流、森林、山區等自然環境中,結合休假與志工服務,從事復育植被、淨山、移除外來種、製作生態廊道、建立生態水池等棲地工作,從認識自然到實際動手行動,學習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之道。目前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高雄、宜蘭等地各有不同形態的工作假期,詳情請見荒野官網→近期活動→工作假期。

高雄悟洞自然教室自然觀察紀錄

2015-02-10

文、圖/楊欣惠(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星星) 這次參加工作假期來到了高雄瑪雅村悟洞自然教室,位於小林村再上去的那瑪夏村部落附近的山區。在工作假期中,我們要自己劈材、曬木削、混土、蓋房子等。喜歡探險的我,在工作之餘,運用清晨、傍晚、和晚上與夥伴在附近林道做自然觀察和進行物種調查。 一大早起床,便聽到了山紅頭、烏頭線、繡眼畫眉、大彎嘴畫眉、小彎嘴畫眉等此起彼落地唱著歌,好像在彼此較勁,不一會兒竹雞也不甘示弱地叫著「雞狗-乖-,雞狗-乖-」,一直以為是同一隻竹雞在叫的我,聽了我們的鳥類達人建安的解說,才知道其實是公母鳥在合唱情歌,公的唱著「雞狗-」,母的和著「乖-」,哇!彼此之間真得好有默契,完全聽不出是兩隻鳥在叫,真的好有趣!在樹的枝頭上看到灰喉山椒鳥在樹的枝頭上忙碌地飛來飛去,另一棵樹上,一隻小啄木鳥正在「摳摳摳-」地敲著樹幹,敲個幾下便停下來,歪著頭枕著樹幹,原來是在聽樹幹裡有沒有蟲,好可愛喔!聽完後便繼續敲,有時候聽一聽會換位置敲,這種找蟲的方式真是聰明。 伴隨著鳥鳴聲,在路旁一隻荷氏黃蝶似乎還睡眼惺忪地在葉片下休息,此時陽光從後方照射透映出牠那清透的黃翅搭配上微妙身影,黃翅上背面那標誌的倒三形狀黑斑也從這一面透出來,讓人看得清楚,好似燈泡的光亮從燈罩裡照出來一般。 走著走著,在一片颱風草的葉片上,停著一隻肉蠅,看了我一眼,便轉身過去伸出口器,不知在吸食葉片上的什麼美食,非常地專心。 今天的天空好藍,突然看到樹縫中的藍天中有一個白色小傢伙在動來動去,走進一看,原來是一隻古氏棘蛛,牠那身旁黑色尖尖的突棘、白色的體背搭上二枚偽裝的黑色大眼睛,好似可愛無辜的熊貓,牠正努力地從屁股絲疣中吐出絲來,然後用後腳勾呀勾呀地在織著網,好像在織毛線一般,張羅著早餐的獵具,覺得很神奇,竟然可以沒有用尺,就可以將網織得如此工整,線與線之間的間距竟然可以抓得如此精準! 在旁邊草叢中,看到一朵朵可愛的白色小花,好像小蝴蝶,花朵旁掛著綠色毛茸茸的果實,真是可愛,仔細近看花絲上垂下一條透明的絲,以為是蜘蛛網的絲,原來是花朵流下來的黏液,不知是要黏誰? 起身後,發現頭髮上多了髮飾,竟然沾黏了一顆顆果實,原來這是毛果竹葉菜傳播種子的絕技! 在溫暖的陽光下,冇骨消正盛開著白花搭著粉紅色的蜜杯,大方地吸引蝴蝶、蜜蜂們來享用甜蜜蜜的饗宴,借此來傳花授粉。 吹著和煦的風,前方有一朵花直對著我點頭微笑,是野棉花。花伸長著長長的花蕊,好像吐著長舌頭,有點兒逗趣。湊近去,想一親芳澤,但在淡紫色花朵後面,看到螞蟻一家人正在果實上聚餐,爬上爬下地,好忙碌。 在一片綠中,藍紫色的牽牛花顯得獨特而奪目,藍紫色花朵中有著星形的淺紫色記號,好美麗!看著看著,一隻蝗蟲爬了出來探頭探腦地,接著便安心的趴在花上曬太陽,是吃飽一肚子花蜜之後的歇息嗎? 在林道中走著走著,看見一球毛茸茸的東西,好奇地走過去,竟發現不是一個,而是一整串毛茸茸的果實搭配了一朵紫色的花兒,是毛西番蓮!美艷的花朵好像紫色的時鐘喔,滴答滴答地催趕著我回去工作,今早的晨間觀察只好就此暫時畫下句點,明天早起再來探訪。 在工作中,曬木削、擊碎土、篩土時,也不時有蝴蝶、鳥兒飛來飛去,在劈材時發現身旁有一個段木,中間有一個洞,洞裡有一坨很像木屑的東西,突然間它動了一下,爬了出來,左看看、右看看,快速走了幾步,停格了一下,又走了幾步,停格一下,有點小心翼翼地前進,長得很奇怪的小傢伙,看不太出來是昆蟲,還是蜘蛛,將牠邀請到手上,看到了長長的觸角,數了數,有六隻腳,確定是昆蟲,牠在身上黏了一對土和木屑,讓人看不清牠真實的模樣,好有趣!和小傢伙玩了一陣子後,便送牠回到段木上,牠走了兩步便停了下來,隱身入木頭中,偽裝成為木頭中的一部分。 下午,工作結束後,到教室外面休息,聽到大冠鷲的叫聲,仰頭一看,大冠鷲正在藍天上盤旋著,仔細一看是兩隻耶!另一隻長得不太一樣,全身釉黑,翅叉很深,飛行樣子也不太一樣,用我的類單拍下來,拉近一看,經過鑑定,是臺灣法定一級保育類物種——林雕耶!牠飛行的姿勢真美。 吃完晚餐後,沿著林道作夜間觀察,黃嘴角鴞、領角鴞和鵂鶹的聲音,伴隨著台灣騷蟴的叫聲,夜晚的悟洞也相當熱鬧呢!突然間在旁邊的草叢中看到了綠綠的亮光,沒有閃爍,好亮好亮,是雲南扁螢的幼蟲!!長長的身軀趴在石頭上發著光芒,是在找尋今天的晚餐嗎?另外,也看到了橙螢和雙色垂鬚螢的成蟲,也遇見了多種蜘蛛、蛾類、蜂類等,悟洞的物種真是豐富啊! 住在悟洞自己親手打造的屋子中和在附近林間穿梭做自然觀察,真是很特別的體驗,自然間的美好與感動,值得下回再來細細品嚐。 悟洞生態調查記錄 2014/10/28至10/30三天共記錄到142種生物,其中確認的種類的有96種(含蜘蛛3種、植物46種、鳥類24種、昆蟲18種、兩棲爬蟲4種、貝類1種)、未確認種類的有46種,其中特有種有五色鳥、莫氏樹蛙、雙色垂鬚螢等28種,保育類生物皆為鳥類,有林鵰、大冠鷲、鳳頭蒼鷹等8種,其中以一級保育類林鵰最為稀有珍貴。

荒野保護協會榮獲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優等殊榮

2017-06-08

新聞全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一年一度環境教育界最高榮耀名單公布!環保署於106年6月5日在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舉辦「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頒獎典禮」,由署長李應元頒發6大獎項鼓勵及表彰獲獎者,共同分享得獎者榮耀光芒。        近年來,環保署致力於基層環境教育扎根,為了鼓勵全民參與並獎勵有功人士及團體對環境教育的貢獻,已連續舉辦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深獲全國環境教育深耕人士讚譽。李署長特別於頒獎典禮上,對於入圍的個人及團體表達最高敬意與謝意,他說,這些入圍者都是經過初賽、複賽及決賽層層關卡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他們所推動的環境教育事蹟,值得各界學習與效法。 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六大組獲獎者名單

記憶雙連埤 徵求老照片

2014-12-19

您,曾在雙連埤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雙連埤位於宜蘭山區,曾擁有兩個湖泊,故稱雙連埤,這裡孕育出豐富物種,擁有近全台灣三分之一的水生植物並擁有全台唯一的浮島,古早時期為原住民之獵場,日據時期日本人請客家人來開墾,故形成一個客家村落。 雖然曾經繁榮,卻因年輕人口外流而逐漸沒落,但卻也保存了當地獨特的自然與純樸,10多年前因外來地主的開發,使得雙連埤地區許多原生物種消失、自然景觀被破壞,為了讓更多人欣賞以前雙連埤美麗的樣貌、與舊有人文風情,雙連埤生態教室在此徵求雙連埤地區民國89年以前的照片,不論是風景、人物、建築,您的照片不僅能夠讓更多人一窺台灣溼地生態之美,亦能協助在地保存舊有珍貴的人文歷史畫面。 有意無償提供照片給荒野保護協會雙連埤生態教室使用者,煩請您註明您的大名、連絡電話、地址以及照片年份,亦可簡短說明相片中的小故事。本教室在展示時將標示提供者的大名,並回贈感謝函予您,感謝各位的付出與協助。 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 雙連埤生態教室 連絡窗口:許元俊 專員 連絡電話:03-922-8980 電子信箱:eggjim@wilderness.tw

邀請會員續繳年費 以行動支持荒野

2014-12-12

即日起歡迎續繳2015年會員年費,繳費方式如下: 親自至荒野總會或各地分會繳納 使用Web ATM繳費功能,或下載信用卡集郵局授權轉帳單 使用郵政劃撥,帳號:18724292,戶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填寫荒野快報內之繳費申請單,填妥後郵寄或傳真至荒野總會 登入網站進行線上續繳會費 與荒野同行,並肩守護棲地 荒野十九年來以各種方式積極的守護環境、守護生態,讓人類及後代子孫能與資源生生不息的荒野一同存在於地球上。這些年我們努力的為各階層的民眾,設計及辦理易於感知的環境教育課程、各類創新的兒童環境教育、自然教育中心等,建立更多元的管道去認識自然,讓環境意識能無障礙的擴及每個公民族群。除此,也積極的規劃與企業、機構、在地團體的守護環境共同行動,讓忙於拓展事業版圖的單位,也有機會接軌且體認到環境的存在,進而與公民一同為環境責任盡力。 有了守護環境、棲地的心,也需要有直接的行動。荒野舉辦大型的地球及海洋倡議行動,鼓勵大眾由自己生活中開始守護環境,也運用參與夥伴們的調查紀錄,對政府的環境政策,提供建言與數據,以合作代替對抗的方式對環境議題發聲與行動,我們也整合社會各界資源對台灣僅存重要之溼地、林地、都市公園等自然棲息地及物種,進行圈護、信託與復育,為我們人類與其他生物共有的棲地做行動守護。 荒野邁入第二十年,未來的日子除了荒野已經進行的各項教育、倡議、關懷與行動外,我們還要讓更多的棲地受到守護,不論是租用、委託、信託或是購買,達到地區都有荒野守護的蹤跡;要推動建立更多的自然教育基地,不論是荒野自力經營或是與其他團體合作經營,讓民眾能就近輕易的與自然互動;為了讓荒野的能量擴展及延續,建立可供參考、操作的實用手冊,讓有心行動的夥伴能夠無後顧地直接採取行動;為建立更多元的自然棲地的守護方法,推動第一手環境及生物資料的蒐集,建立生物資源資料庫,讓夥伴走過的荒野,都能有基本的守護;與更多關心環境教育的的團體及夥伴,合作開創更多元、多樣的環教活動,擴大民眾參與,讓公民建立起與自然環境更緊密的守護行動。 荒野依舊以行動做為我們的重要策略,這些行動需要非常多的夥伴與我們並肩同行。不論您是以加入成為荒野會員為行動,或持續地繳交荒野年費的行動,或是隨時小額捐助行動,或是長期的定額捐助行動,或是捲起衣袖與荒野一起參與棲地守護行動,或是以環境守護的立場站在荒野身邊。邀請您能夠與荒野同行,並肩守護已經為數不多的自然及野地,您的這些行動將是荒野持續前進的重要養分,讓我們關心的荒野綻放美麗的花朵,並肩守護適合萬物生存的棲地。 延伸閱讀 2014地球倡議行動 部落格文章 活動網站(臉書專頁) 2014海洋倡議行動 部落格文章 活動網站(臉書專頁) 2014成果報告 線上閱讀 PDF下載

您的一幣之力 能使三生有幸 年終募款活動

2014-11-16

走過十九個年頭,荒野保護協會一直以來以各種方式推廣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行動,有您不間斷的捐款支持,我們不斷地將棲地守護行動擴及全台11個分會以及各偏遠角落,2014年仍需要您的一份捐款支持,讓我們可以守護更多的棲地與更多的物種,讓台灣的海洋生態、森林生態、溼地生態更有幸!  活動詳情

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

2012-12-19

雙連埤位於台灣島之東北偶,屬在雪山山脈的北部,隸屬宜蘭縣員山鄉,位於宜蘭市正西方12公里處,海拔高度470公尺,北有阿玉山彙。阿玉山彙是由阿玉主山、中阿玉山、前阿玉山、下阿玉山,紅紫山所組成,東側是筆架山,可能是逆衝斷的傑作,是進入雙連埤的特殊地標景觀。南側為三針後山(又名三尖山)有登山步道是鳥瞰雙連埤。 雙連埤是座群山環繞下的堰塞湖,海拔約470公尺,沿台九甲線往福山植物園途中,很容易就被那瑰麗的水景所炫惑,原住民則以「姊妹潭」稱之。原本分成上下兩潭湖水,呈葫蘆狀,如今只剩上埤仍保有水源。   基本資料 分  會:宜蘭分會 衛星座標:緯度24°45'2.82 面  積:水域佔地約18 公頃,但整體集水區面積達900公頃 網  站:shuanglianpi.sow.org.tw   大事紀 年 事件 1950 設立圓山國校大湖分班 1957 11月成立大湖國校雙連分班 1985 雙連分班不再招生 1993 11月廢校 1995 雙連埤植物與動物的調查研究(劉炯錫等) 1996 地主將湖水近乎放乾 1997 雙連埤分校設置為生態教育解說中心 1999 3月設立宜蘭縣雙連埤生態教室 2001 以怪手濬深湖泊,並設置北區土堤 2002 雙連埤生態教室3月由荒野保護協會承租,搶救雙連埤棲地,同年至今並與統一超商綠色基金成立荒野溼地植物庇護中心噶瑪蘭站;志工發現地主放養數千尾的魚類(草魚、鰱魚)至雙連埤,重創水域生態。 2003 雙連埤生態教室4月由大湖國小代管至今,開始有人厭槐葉萍的入侵 2004 附近農民施放除草劑 2005 雙連埤湖域正式法定徵收,故縣政府於9-11月間開始清除當初放養的外來魚種,主要清除的對象為草魚與鰱魚,但吳郭魚則未清除 2006 宜蘭大學進行三年的調查監測 2007-2009 荒野保護協會持續協助宜蘭縣政府進行各項後續監測與地方輔導工作   源起 雙連埤位於員山鄉湖西區境內,是一個群山繞的天然堰塞湖,水域佔地約18 公頃,原有大小兩潭的湖水,當地人稱為上下埤,因為兩埤相通,因而得名,但湖水面積依雨量大小決定水位,目前下埤已淤積成泥沼地,只剩上埤保有水源,本區植物、動物自然資源豊富,亦為早期客家移民之屯墾區,有生態環境及人文歷史教育之背景與重要性。  雙連埤得天獨厚保留較佳水域環境,由少數學術研究、民間紀錄與非正式觀察中發現多種保育類生物,生態保育價值極高。然而過去缺乏深入的調查與長期監測,對於雙連埤的生物瞭解十分有限,也嚴重影響到後續的保育。因此,亟需要以湖沼生態系觀點,進行全面性的調查監測,以俾於後續的雙連埤生態系保育與雙連埤生態園區的推動。   生態特色-植物 植物調查以雙連埤及其附近之草澤為調查對象,包含上埤(雙連埤湖域)、中埤及下埤,共設114個樣區(2006年),經2006年及2007年共計有75科174屬238種植物;其中包含66種外來種,9種特有種,5種稀有種,共可分為5個植物社會(眼子菜型、水芹菜-紫花藿香薊型、水生黍-水丁香型、荸薺-鴨嘴草型、大頭茶-小葉海金沙)。早期也記錄到湖內孕育了豐富且多樣化的植物資源,其中水生植物曾紀錄到九十多種,也有多種稀有水生植物,重要者有石龍尾(Limnophila trichophylla)、蓴菜(Brasenia schreberi)、卵葉水丁香(Ludwigia ovalis)、水虎尾(Pogostemon stellatus)、白花紫蘇草(Limnophila aromaticoides)、連萼穀精草(Eriocaulon buergerianum)、南投穀精草(Eriocaulon nantoense var. nantoense)、田蔥(Philydrum lanuginosum)、眼子菜(Potamogeton octandrus)、水社柳(Salix kusanoi)、日本菱(Trapa japonica)、長柄石龍尾(Limnophila stipitata)、黃花貍藻(Utricularia aurea)、無翅莎草(Cyperus exaltatus)、馬來刺子莞(Rhynchospora malasica)及華克拉莎(Cladium jamaicense)等,然而近年因任意整地、施放殺草劑使得雙連埤珍貴水生植物,如水社柳、日本菱、蓴菜、眼子菜、長柄石龍尾、黃花貍藻、水毛花(Schoenoplectus mucronatus subsp. robustus)、無翅莎草、田蔥、馬來刺子莞及華克拉莎等稀有及特有植物相繼減少。而人厭槐葉蘋(Salvinia molesta),目前在一小區塊中生長快速,另外在中埤邊緣亦有發現被引入之水禾(Hygroryza aristata)。過去的人為干擾,如湖域整治,堤防的興建,經濟魚類的放養,對於水生植物有明顯的影響。   生態特色-動物 魚類調查部分,發現有淡水魚類8科16種,調查結果較劉炯錫等(1995)已往的報告文獻多出2科7種,在總計各次採樣中,湖內魚種發現率(數量)前五名依次為高體鰟鮍、羅漢魚、極樂吻鰕虎、吳郭魚、鯽魚,其餘散見者有鯉魚、黃鱔、泥鰍等。在湖外接近出水口之魚種發現率的前三名依次為高體鰟鮍、羅漢魚、台灣纓口鰍,其餘散見者有鯝魚、泥鰍、菊池氏細鯽等。  據吳永華(1997)指出,過去日據時代的研究者,曾經在雙連埤發現青(魚將)魚與菊池式細鯽等魚類。這兩種魚類曾經遍及台灣或台灣東部低海拔的小溪流、渠道、池塘中,但目前青(魚將)魚僅於台灣東北區的台北縣貢寮鄉的溪流與宜蘭縣雙連埤仍有紀錄,而菊池式細鯽僅有宜蘭縣雙連埤與花蓮部分接近山區的小溪中仍有紀錄,此兩種魚類也是學者建議在保育名錄之外的台灣珍稀魚類(廖德裕等,2005)。但2005年湖域出水口附近所記錄之菊池式細鯽,2006年未再捕獲。這兩種魚類,有必要進行棲地保育或是人工復育繁殖的研究,或小規模的進行標識放流評估。尤其若考慮維持物種之長期存活,則必須提供該物種最小存活族群之空間。  外來魚種主要為吳郭魚與大肚魚,其中吳郭魚為劉炯錫等於1995未有的紀錄,目前已廣泛分佈於湖域內外的外來種,可能威脅到原生魚種的生存。湖內外皆發現有俗稱七星鳢或泰國鱧(Channa asiatica)的外來種出現,其雖較另一俗稱魚虎(Channa micropeltes)的小盾鱧溫和,但也常以小魚為食,故建議仍須趁早加以管制與處理。2002年放養的草食性之草魚與鰱魚,經過2005年的移除,於2007年未再捕獲鰱魚,只捕獲草魚26尾,但草魚的體重約為2006年的一半。草魚與鰱魚在台灣的湖泊環境中,無法自然繁殖子代,長期而言,可自然達到生命終期,但草魚為期約20年的生命週期,對照現僅約5齡的個體,故將持續影響湖內的生態系,尤其是水生植物部分。故建議應繼續進行追蹤或再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移除,移除內容應包含所有的外來魚種。  在兩棲類、爬蟲類與哺乳類動物調查共分為兩部份,共計記錄兩棲類1目4科18種,爬蟲類2目4科17種及哺乳類4目5科6種。兩棲類中:莫氏樹蛙、台北樹蛙、翡翠樹蛙、褐樹蛙及貢德氏赤蛙名列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珍貴稀有保育類),莫氏樹蛙、台北樹蛙、翡翠樹蛙、面天樹蛙、盤古蟾蜍等在分類上為台灣特有種。爬蟲類中:材棺龜、台灣草蜥、龜殼花、阿里山龜殼花、雨傘節及台灣鈍頭蛇名列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珍貴稀有保育類),在分類上台灣草蜥為台灣特有種,黃口攀蜥、阿里山龜殼花及白腹游蛇為台灣特有亞種。哺乳類中:山羌、穿山甲及麝香貓名列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珍貴稀有保育類),台灣野豬與穿山甲為台灣特有亞種。  在兩棲類之監測部分,黑眶蟾蜍、梭德氏赤蛙及斯文豪氏赤蛙,均未在此次湖域調查中出現,但在湖域周邊環境均有出現。梭德氏赤蛙及斯文豪氏赤蛙均出現於溪流周邊流水域環境,與雙連埤湖域的靜止水域型態有明顯的差異,但在周邊溪流均有斯文豪氏赤蛙的出現,因此可能與調查範圍有關。  在鳥類調查部分,調查期間,共記錄到25科49種鳥種,其中鳥種數量最多的是繡眼畫眉和白頭翁、其次是小彎嘴畫眉、褐頭鷦鶯。由記錄表可看出,雙連埤鳥類以留鳥佔的比例最高。台灣野生動物保育法執行細則中所列之保育類鳥種,在調查其間共紀錄到8種,包括列為二級保育類的鴛鴦、大冠鷲、鳳頭蒼鷹、松雀鷹、台灣藍鵲、竹鳥,以及列為三級待保護的白耳畫眉、紅尾伯勞;  昆蟲之生態調查,以水棲性之蜓蛉目物種豐富度而言,在宜蘭縣員山鄉的諸多埤塘中,雙連埤物種數最高,可以顯示雙連埤在昆蟲保育方面之重要性。  水棲昆蟲部分,由於2002年湖岸整治與濬深,使的水生植物大量減少,而大量草魚,草魚攝食水生植物,使得水生植物更少,水生植物與水棲昆蟲有密切相關,間接影響到水棲性昆蟲生物多樣性與豐富性。大量雜食性之吳郭魚,攝食水棲昆蟲,也使得水棲昆蟲存活率降低。在湖域內的水棲昆蟲種類,以耐有機污染的種類為主。因此,在水棲昆蟲復育與保育方面,應處理外來魚類之移除、植物復育與水質環境之改善。    特殊之處 雙連埤依據台大地質系劉平妹教授(1993)之由雙連埤湖積物之花粉學研究, 發現湖底花粉組合顯示以木本為主,殼斗科的苦櫧屬或栲屬(Castanopsis),櫟屬或檞樹屬(Quercus)及青剛櫟屬(Cyclobalanopsis)為主體,頂部的3 公尺中,除了殼斗科之外,熱帶雨林份子如楊梅、九芎與山龍眼等明顯的增加,而在1.5-3.0 公尺深度,則以孢子為主。顯示比以前較為潮溼溫暖狀況,因此雙連埤上部3 公尺的熱帶雨林份子增多很可能與此事件相呼應,即約二千年以來的較暖溼現象。雙連埤的底部為崩積層,顯示此湖應為一崩塌湖,若與七彩湖或台北盆地的全新世記錄比較,黏土層底部應未達中全新世的最潮溼期 (約五千多前),但是黏土層下部的崩塌事件很可能即全新世中期的潮溼事件引起的。也就是說雙連埤是古時崩塌所形成的湖泊,並且在數千年前,主要的植物以雨林植物為主。  在這塊國寶級溼地,具有繁多的物種,其水生植物更居台灣溼地之冠,埤中及湖邊的草澤中,共有80 科202 種植物,包括水社柳、田蔥、野菱、絲葉貍藻、石龍尾、蒪菜等稀有種,而湖上有由沈水植物累積而成約一個足球場大小的「草毯」,草毯上草木盤根及腐植土厚達三台尺,這是國內難得一見且唯一僅存的自然浮島(vegetative floating island)景觀。   棲地守護 面臨危機 1995年曾有雙連埤植物與動物的調查研究(劉炯錫等),整個埤湖範圍都有相當多的水生植物,這為雙連埤最早的生態調查。後來有多次的干擾,原地主於1996年曾將湖水近乎放乾,2001年則以怪手濬深湖泊,並設置北區土堤,2002年放養數千尾的經濟魚類(草魚、鰱魚)。2003年則開始有人厭槐葉萍的入侵,2004年附近農民施放除草劑。2005年雙連埤湖域正式法定徵收,故縣政府於9-11月間開始清除當初放養的外來經濟魚種,主要清除的對象為草魚與鰱魚,但吳郭魚則未清除。故本計畫調查的期間,為上述諸多干擾行為之後,且外來經濟魚種清除工作進行中,也就是2005年10月起,至2006年11月止的這段時間。此時的湖泊的生態狀況已與1995年大不相同,已經由過去的水生植物遍佈,變成開闊水域,主要初級生產者轉變為藻類,水深比過去深,湖岸原為緩緩延伸入水中,變為陡直入水中,過去所無的草魚、鰱魚與吳郭魚,則為水中動物最多的種類。因此,此次調查,是大量人為干擾之後的狀況。   未來展望 為落實教育、復育、保育雙連埤溼地自然生態環境永續利用的目標,未來除了宜蘭分會持續協助縣政府進行雙連埤生態復育與調查計劃外,也希望藉由與在地社區共同推動有機農業計畫,讓雙連埤增加更多的在地產業與活潑多元的規劃,除了恢復雙連埤溼地植物梯度,也讓參與者紮下熱愛自然生態的興趣和敏銳的觀察力。未來荒野更希望能認養雙連埤生態教室,以自然中心的方式進行環境教育與守護的工作。   交通方式 自行開車 1.台北→國道五號(北宜高)或北宜公路(台九省道)→轉台七省道→往員山太平山方向→泰山路→過員山市區→右轉台九甲線(福山植物園、大湖方向)→雙連埤 2.花蓮→蘇花公路(往蘇澳、宜蘭方向 )→蘇澳→(台九省道)→羅東→過湖蘆堵大橋→見台七省道右轉→員山市區→左轉台九甲線(福山植物園、大湖方向)→雙連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