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荒野在全台灣共有48個自然場域的定點觀察站,解說員每個月在觀察站持續進行著自然觀察,記錄其中的四季變化,並在定點舉辦各類型單日或過夜的戶外推廣活動。荒野每年在全台各地進行了上百場的戶外自然體驗活動,期望藉由荒野解說員的引領,帶領民眾走入自然、體驗自然、了解自然,進而喜愛自然、珍惜自然,並做到關懷保護的行動。

我在新店獅頭山自觀3000天的日子

圖、文/諶家強〈解說教育委員會常務委員,自然名:小強〉

       一個解說定點,到底有什麼神奇的魔力,能夠讓解說員天天在定點做自然觀察,持續達3000多天也不厭倦?您可能會猜,這個解說定點一定是腹地非常廣大,有如國家公園般的遼闊,其中暗藏著難以計數的珍禽走獸,才能讓解說員流連忘返。

       老實說,這個獅頭山定點的腹地小的有點可憐,只有區區2公頃面積,也不屬於國家公園的一部分,只能稱得上是都市叢林中的一座小山丘,而且不算是清幽,每天仍有不少市民攘往熙來的走登山步道上山活絡筋骨,理論上並不屬於長期做自然觀察的理想定點。

溫柔守護的戰果—台北親子團嵩山梯田保衛戰

 圖、文/ 莊育偉〈棲地守護部專員〉
    去年9月(2016) 台北親子團發起了一場與嵩山社區合作的梯田保衛戰,在北一團(140)、北五團(520)及北六團(134)相繼投入下,共794人次的參與下,前後經歷11場大小活動,並於今年7月結束了這場試驗性質的棲地守護行動(2016.09~2017.07)。

    而這場歷經一年,全程由親子團獨立操作、認養場次投入梯田生物資源調查、社區服務及親手移除外來種的行動,也深深獲得了社區的認同與感謝。

【理事長的話-快報304期】為後代子孫留下永續的利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社會上的紛紛擾擾,總離不開是為了「名」「利」或「情」。
先撥開「名」「情」兩者不談,先來談談「利」吧。
「利」字,左為禾,右為刀,用刀將稻禾割取,當然就是獲得收成了。

努力耕種,稻禾長大,結實纍纍,豐收獲利,天經地義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先祖為後代留下永續的利,這是先祖之愛。
大潭藻礁,在桃園大潭已生存7600年,
大潭藻礁有著豐富生物資源,也是天然的防波堤,
歷代先民只在藻礁內獲取生活所需的少量螺貝魚蝦,
對於藻礁生態則依其天然狀態生長,沒敢破壞。
或許心中有著想法「將這片土地保存好,子孫就有美好天然資源,及源源不絕的螺貝魚蝦。」

但是現今社會的開發案,卻可為了短暫的利益,犧牲7600年的天然屏障,而且還要花掉我們納稅的錢去進行不可預期的復育。

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真的設在大潭,豈不相當於前人花了7600年所存給後代的環境本金一次全部花掉或浪費掉,我們把前人留給世世代代的利一次用完。

【理事長的話-快報303期】荒喜久久 野聚台南-22年年會之感謝及感想

文/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9月9日(久久)荒野22年年會在台南新化揭開序幕,臺灣各地的荒野伙伴在此齊聚,彼此互相問候及交換心得,非常喜悅。

       走進綠市集場地,首先看到的是解說組的定點觀察相片展,每一張照片就是一個分享,公翠鳥與母翠鳥每日行影相隨的愛情故事,後來母翠鳥的不幸喪生等,解說員分享自己的觀察,我在一旁聽得入神,荒野解說員的分享就是這麼的生動感人,因為每個故事都是切身經歷,與土地或物種愛的連結。

在孩子們的身上看到希望

文/賴麗舟〈荒野22週年年會活動總召,自然名:金魚草〉、圖/台南分會解說員攝影組

 

 

 

 

 

       與荒野台南分會的伙伴們籌劃準備了一年,終於順利地畫下了句點,身軀有些疲累,心靈從溢滿的激情回歸到空白的平靜。

  從去年8月承諾接下年會總召開始,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純粹和平常舉辦活動一樣。接著開始與伙伴閒聊,天馬行空亂丟想法,想著要用什麼方式介紹台南,讓全荒野人認識台南、愛上台南。

世代的傳承與感動:荒野22週年年會有感

文/陳正彬〈臺南分會親子團第四炫蜂籌備團團長,自然名:灰熊〉

2017年9月白露近秋分,荒野年會在台南舉辦。今年交棒給台南荒野夥伴舉辦盛大的年會,在年會總召賴麗舟〈自然名:金魚草〉以及分會長陳格宗〈自然名:野馬〉跟祕書黃德秀〈自然名:甘蔗〉的召集與邀約下,成功的完成這件盛事。感謝上天給予我們這樣一個機會與共同成長的機會,這是一個恩典。

探訪古城牆「台灣府城垣小東門段殘蹟及小西門」

文、圖/王雪美〈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月桃)

       荒野22週年年會系列活動,於9/10上午分三條行程進行,其中「探訪古城牆」活動是由台南分會的夥伴張榮哲〈自然名:蜘蛛〉帶領著夥伴們在充滿歷史韻味的府城中尋找寶藏。出發前,大家看著蜘蛛帶來的台南地形圖,一起複習台南歷史。

       蜘蛛告訴我們,早年城牆的搭建是為了保護城裡的人,清朝在平定朱一貴之亂時,開始在台南築城牆;後來到了甲午戰爭,日本人因為明治維新推行現代化,所以把城牆拆了。而同一時間,台灣也因為日本人來台建設,成了中國地區第一個有自來水的地方,當時提供自來水來源的溪流叫做「德慶溪」(也就是現在台南排水北幹線)。

荒喜久久、野聚台南:荒野22週年活動紀實

文/張源錄〈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麋鹿〉,圖/張源錄〈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麋鹿)、曾國誠〈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石頭魚〉、吳明珍〈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珍珠〉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慈悲心與浪漫,期許大家永遠懷著愛與浪漫、熱情地去實踐,讓人生充滿精彩。」--徐仁修,2017年荒野年會致詞

       一年一度的盛事「荒野年會」,今年選在歷史悠久的府城台南舉行,全台各地荒野人在此聚首言歡,回顧過往一年的辛苦成果、分享對當前事務的想法,同時,也凝聚彼此情誼,朝未來的共同願景前進。

減法新生活,熱鬧綠市集

「愛上荒野」改變刻不容緩

圖、文/廖佳雯〈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三年級、荒野暑期實習生〉

       在荒野待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一個月,這一個月裡見到各式各樣的人和理念,要說大家有甚麼共同點,大概就是荒野的每個人都是熱愛環境的吧!在進入荒野實習之後我最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成立這麼久、分會及活動都如此眾多的龐大組織,實際的活動運作竟然大多都是依靠志工這件事。志工,是一群沒有領水支付卻願意付出勞力、時間甚至金錢的人,是甚麼樣的組織及理念可以讓一群人這樣無償的付出呢?

       

我的人生第一個100潛 潛水的體驗式教育

圖、文/邱靖淳〈臺北分會專職、自然名:釉彩臘膜蝦〉

在這個被水包圍的世界,我專注眼前的水藍色世界。

吸……

吐……

氣泡逐漸往上飄,隨著氣壓減少,氣泡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面對浩瀚的大海,我,顯得越來越小。

      在荒野,許多活動都強調從感知去探索自然,進而喜歡、認識自然。對我來說,潛水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