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荒野在全台灣共有48個自然場域的定點觀察站,解說員每個月在觀察站持續進行著自然觀察,記錄其中的四季變化,並在定點舉辦各類型單日或過夜的戶外推廣活動。荒野每年在全台各地進行了上百場的戶外自然體驗活動,期望藉由荒野解說員的引領,帶領民眾走入自然、體驗自然、了解自然,進而喜愛自然、珍惜自然,並做到關懷保護的行動。

【荒野23週年年會】做伙新竹、萬物同歡

文/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圖/張源錄(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許元俊(臺北分會秘書,自然名:高山田鼠)、沈競辰(蓮花寺食蟲植物保育監測專案人員)

        2018年10月13日,天氣秋高氣爽,來自全台各地的荒野夥伴群聚新竹高中,一起為荒野保護協會慶生。當日陽光普照,在理事長劉月梅(自然名:小草)及新竹分會長張正敏(自然名:筆筒樹)的擊鼓聲中熱鬧開場。

霧峰桐林饗

荒野人都擁有充滿靈動的自然之眼,是久而久之、自然而然長出來的,一雙看見生命的眼睛。我現在大概擁有半隻眼,過去可能根本沒有眼睛,啊,可能這就是所謂有眼無珠的境界吧!

【人物專訪】張品中-2018國際淨灘行動(台北場)總召

對於日前限制內用塑膠吸管引發反彈聲浪,極光說到:要知道為什麼反對,最好的方式就是來淨灘,親身感受垃圾的衝擊。

「荒野」前,「荒野」後

加入荒野後,我的生活開始不一樣,身邊多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起在荒野這個大家庭努力。生命中有了為環境付出的能力,也我更快樂充實了!

風輕雲淡大山背,翹足企首迎蛙季

夏日生意盎然的餘溫,傳遞著下一個季節的智慧,無需詮釋、落英紛紛,重新書寫大地的風格,我們所做的也只是那千里花香中的幾叢草。

如果現在不開始做,青蛙變王子的故事不再是童話,而是神話

護蛙班的課程裡,一次一次的打破自己的課本(刻板)印象,重新用蛙兒們的視角來看環境的變遷,更深刻體會「現在不做沒有以後」的迫切性。

初夏與iNaturalist相遇 -人人都可以是公民科學家-

生物名稱一直都是做為溝通分享的最直接途徑及重要媒介,該怎麼降低這種「不知道」的冏境,讓我們都可以自力救濟地累積野外觀察的經驗或成就感呢?

圍上守護土地的綠色領巾

我總是向荒野走去,因為荒野就在那裡。

【理事長的話-快報312期】「面對」,是解決困難的不二法門

經驗分享

其一:
      國中時,有一段數學課程是因式分解,課程進行時,我似懂非懂地看著老師熟練的解題,面對考題時,我卻完全不知該如何開始,成績單然也不好看,「面對」這個問題,我選擇跟媽媽說並請給我買參考書的錢,媽媽全力支持及我多多練習及熟背公式,我度過了這個困境,期末考以幾乎滿分分數過關(98分,因為考卷寫得凌亂,被扣除2分)。

其二:
      高中一年級,進入新竹女中,音樂的聽音是必考項目之一,老師彈出10個音,學生必須在五線譜上標出音階的位置,住在鄉下的我,音樂可來自大自然、電視的歌唱節目、電視劇主題曲、布袋戲的主角出場歌曲及學校音樂課。聽音且標示出在五線譜位置,對我真的有困難,所以上學期我不小心填對3個,「面對」這個困難,我想應該有方法可以解決,所以我去練了半年的鋼琴,讓自己的手在琴鍵上跳動的時候,也順便聽聽音的高低,非常順利的在拜爾的調教下,下學期的聽音順利過關。

百年水簾橋 綿延荒野曲

新竹峨眉獅頭山的石硬子古道,有一座水簾古橋,自大正七年(西元1918年)竣工至今,已屆百年。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