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育推廣

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荒野在全台灣共有48個自然場域的定點觀察站,解說員每個月在觀察站持續進行著自然觀察,記錄其中的四季變化,並在定點舉辦各類型單日或過夜的戶外推廣活動。荒野每年在全台各地進行了上百場的戶外自然體驗活動,期望藉由荒野解說員的引領,帶領民眾走入自然、體驗自然、了解自然,進而喜愛自然、珍惜自然,並做到關懷保護的行動。

燕子不爽約 五股濕地夏日賞燕季

初春的燕子吱吱喳喳匆忙來回於原野、街道間,喙銜泥球在屋簷下尋覓妥適位置構築新巢,或是翻修舊巢以備下蛋育雛。

【理事長的話-快報310期】面對氣候變遷,韌性城市是上策

已經是5月底了,
但今年的梅雨,
卻還沒有來,
是遲了?還是毀約了呢?
種植竹筍的伙伴,
盼著一場雨的到來,
因為雨來了,筍才會冒著出來,
我爸爸也在種植蔬菜,
嚴熱的天氣,
在田裏工作的時間,
也從下午的3:00延到4:00
綠竹筍一直沒有長出來,
索性取了水,澆了一些,
竟然就真的冒出二個筍子。
一場該適時出現的雨水,
卻在今年遲到了,
但遲到了,還會趕著來嗎?
沒有一個人知道「梅雨」還來嗎?

【理事長的話-快報309期】溫馨五月 為臺灣土地母親發聲

臺灣這片土地,是孕育島上萬物的偉大母親。
島上的溪流,是個運輸系統的通道。
運著每個生命所需的水及養分,浸潤著土地上的生命。
有時會將水及養分運至濕地停留,讓動物可以在此喝水、休憩或居住。
有時會將水及養分運至湖泊及池塘停歇,作為缺水時的儲備用水。
島上的土地,是個養分儲存及轉換的大倉庫,更是島上植物生長的重要基石。
土內有許多生物,將生物遺骸轉換成土壤中的養分,讓物質能永續循環。
透氣又有養分的土壤,在風調雨順的環境下,是植物生長及孕育後代的好場所。
潮水定時拍打海岸,將溪流的漂砂重新送回岸邊,造就美麗沙灘及多樣礁石。
沙灘及礁石就成了生物的棲地及天然的防坡堤。
臺灣土地像個母親般,守護著島上的每一個生命,也孕育著每一個生命。
臺灣土地像個母親般,給予島上的生物永續循環的營養、水及環境。

荒野台中20成年禮 舍我其誰

20年的悠悠歲月
一個懵懂無知的嬰孩
已蛻變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成人

期許我們都能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

【理事長的話-快報306期】看看以前、想想未來

每年的歲末年終,是個審視自己的好時機。
隨著跨年的活動,如火如荼展開時,不妨讓自己靜心,看看以前,想想未來。
華人在歲末年終,總是會將自家環境清潔打掃一番,掃除塵埃、煥然一新。
這種除舊佈新的做法,讓人有新的一年,新的氣象的感覺。

「清掃」
表面上是拿起掃帚,將看得見的垃圾或塵埃去除。
因為有了清掃的動作,我們居住的環境才能保持清潔。

「清掃」
用更深層的心靈層面思考,是將自己的心做個整理。
因為有清掃自己的心靈,才能讓自己的心一直保持活力及積極。
好好審視今年所做的事,哪些值得持續努力,哪些應該修正,這就是清掃。
又如好好審視自己內在,哪些該剔除的思維,哪些該保存的優點,這也是清掃。

看看2017,
臺灣的天空,冬天總是擔心著霾害,夏天總是擔心著高溫。
臺灣的溪流,不小心有人惡意排放廢水或傾倒廢棄物,或偶有整治工程。
臺灣的海洋,似乎塑膠廢棄物總是清不完。
臺灣的山林,似乎不少人開挖興建渡假山莊或露營區。
臺灣的農地及農產品,似乎與除草劑與農藥總是牽扯上關係。

看見-新竹特導坊的寧靜與喧囂

文/林淑英〈新竹分會特殊導引工作坊,自然名:舞鶴〉、圖/新竹分會特殊導引工作坊

        特導是一條優美小徑,茵茵綠意,緩慢且行,在這良善人性花園裏,聽者與說者以最簡單最純真的方式接近土地,彼此靠近,打開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者,自己與自然界的五感天線,享受美好的此時此刻。

看見一條人少的路

菜頭與稻士

圖、文/謝華君〈新竹分會解說員,自然名:天牛〉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一直很想達到陶淵明的詩句中那種田園生活怡然豁達的心境,所以在家附近找了一小塊地種菜當個業餘農夫,偶而來個「晨興理荒穢」,更偶爾偶爾來個「帶月荷鋤歸」,可還是覺得和詩句中的境界還是差很遠,因為種菜的田就在科學園區旁,一邊揮鋤頭種菜,一邊看著近在咫尺的高科技公司廠房,想要「結廬在園區,而無車馬喧」實在太難。大概是自己修行不夠,心還不夠遠,所以才不能「心遠地自偏」只能有機會就到郊外農場走馬看花,望梅止渴。後來輾轉得知,新竹荒野在橫山鄉豐田村租了一塊田,荒野人稱「油羅田」,還有一間紅磚老屋,好奇之下便前去拜訪。

我在新店獅頭山自觀3000天的日子

圖、文/諶家強〈解說教育委員會常務委員,自然名:小強〉

       一個解說定點,到底有什麼神奇的魔力,能夠讓解說員天天在定點做自然觀察,持續達3000多天也不厭倦?您可能會猜,這個解說定點一定是腹地非常廣大,有如國家公園般的遼闊,其中暗藏著難以計數的珍禽走獸,才能讓解說員流連忘返。

       老實說,這個獅頭山定點的腹地小的有點可憐,只有區區2公頃面積,也不屬於國家公園的一部分,只能稱得上是都市叢林中的一座小山丘,而且不算是清幽,每天仍有不少市民攘往熙來的走登山步道上山活絡筋骨,理論上並不屬於長期做自然觀察的理想定點。

溫柔守護的戰果—台北親子團嵩山梯田保衛戰

 圖、文/ 莊育偉〈棲地守護部專員〉
    去年9月(2016) 台北親子團發起了一場與嵩山社區合作的梯田保衛戰,在北一團(140)、北五團(520)及北六團(134)相繼投入下,共794人次的參與下,前後經歷11場大小活動,並於今年7月結束了這場試驗性質的棲地守護行動(2016.09~2017.07)。

    而這場歷經一年,全程由親子團獨立操作、認養場次投入梯田生物資源調查、社區服務及親手移除外來種的行動,也深深獲得了社區的認同與感謝。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