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溼地生態

溼地亦是魚類、水禽、溼地植物、水棲昆蟲與相關之生物之棲息場所,在生態意義上更具有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功能。 按國際濕地(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1971)第一條對濕地之定義:「不論天然或人為、永久或暫時、靜止泥沼地、泥煤地或水域所構成之地區,包括低潮時水深6公尺以內之海域。」因此,從沿海地區泥質灘地、岩礁、河口、沙灘,到內陸窪地、河川、漁塭、水稻田、水圳、埤塘,到山區林澤、水庫、高山湖沼等,皆屬濕地網絡的一環。依據生態學家尤金‧歐頓(Odum,1971)的估算,溼地的總生產能量是一般良田的二倍半到四倍,而且世界上魚類總產量的2/3和半數的全球人口所食用的米、麥都產自溼地,不僅如此!溼地的潛在功能還包含了淨化水質、調節洪水、保護海岸、過濾污染物、調節氣候、以及作為休閒及環境教育的場所等功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

2017年四斑細蟌團隊研習及年度成果發表會

文/陳鴻旻〈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小卷〉、圖/許元俊〈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高山田鼠〉、黃俊選〈臺北分會秘書、自然名:蜻蛉〉、張緣碌〈臺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麋鹿〉

       早在2005年荒野保護協會認養五股溼地之前,荒野人即開始源源投入、保育這處大自然;認養後,荒野人更是絡繹不絕來到這裡,發掘這片土地的人文——還有科學!

比如說,荒野有一群棲地志工,長年為深化濕地保育,認識棲息在蘆葦叢的「四斑細蟌」這個生物,發揮科學精神,運用科學方法,投入可觀的人力時間,進行科學研究。最新2017年度研調出爐,四斑細蟌的志工團隊,特地選在11月12日這個禮拜天,在荒野內部分享研究成果。

四斑細蟌是蝦米?

公民參與和四斑細蟌的保育

文、圖/黃俊選(臺北分會秘書、自然名:蜻蛉)

       以下的對話或許也恰是你心中長久的想法。
甲:「每天起床後,就忙著趕車上班,真想假日到近郊去走走,欣賞大自然!」
乙:「每天上學、補習、考試、讀書,我也真想去大自然散散步,認識一下自己生活的這個城市。」
丙:「每天在臺北這個大都會區生活,淡水河的樣貌是怎樣呢?又孕育那些生物呢?」
丁:「真想認識這個城市的生態,也希望能為這個城市的生態保育盡一點心力。」

農夫心中的一畝田-五十二甲溼地

文/高建平〈五十二甲契作小農〉、圖/許鏸文〈五十二甲契作小農〉、楊欣惠〈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星星〉

         

在萬里工作日,遇見童年的自己

文/陳嘉蒨(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山風)、圖/陳嘉蒨(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志工,自然名:山風)、李安禪(台北分會專職,自然名:安山岩)

       每個月第二個星期六,是萬里工作日。

       我與一群來自不同行業,卻同樣對溼地工作有熱情的年輕夥伴們,在前往萬里溼地的路上。途中努力回想著出發前輔導員「安禪」所說的注意事項,但蜿蜒的山路上美麗的風景頻頻讓我分心。約莫20分鐘的車程,一轉眼已抵達目的地。

       甫下車,迎接我們的即是赫赫有名的溼地守護者德鴻老師。親切的與我們打招呼後,馬上反身繼續工作。雖然大家是第一次來到萬里溼地,但卻很快的進入狀況,換好工作服裝後便立刻跟著老師開始動手做。

五二呷米的故事

 

     「五二呷米」來自宜蘭縣五十二甲溼地,早期原為冬山河舊河道,位處低窪,大雨颱風時經常積水,帶來許多有機質及微量元素,因此擁有相當良好的水田環境與溼地生態,每年冬天吸引大量的候鳥棲息。2009年內政部公告此處為「國家重要溼地」,引起農民及地主疑慮,憂心權益受損。長年以守護棲地為目標的荒野保護協會,當時已經在五十二甲溼地進行生態調查計畫,發現此地生態豐富,據調查記錄有170種以上的鳥類,還發現了珍稀的百年風箱老樹與穗花棋盤腳的原始棲地。

       然而人類也是生態系的一環,不能將生活與生產排除於生態之外,因此以里山為目標,倡議人與自然共存共榮,希望以無化肥無農藥、友善環境的農法,維持自然棲地的生物多樣性,又能兼顧農民生活。

領角鴞掛網記

圖、文/莊維倢〈高雄分會解說員 自然名:大冠鷲〉

       早上06點50,電話響起,「有一隻鳥掛網了,你要不要來看看?照片傳給你了!」揉揉惺忪睡眼打開一看,哇!是領角鴞!讓我跳起床,趕緊盥洗換裝!

       這隻可憐的領角鴞是誤中了鄰居養雞場上原本要防鳳頭蒼鷹的的網子。鄰居說,鷹很聰明,會自己掙脫,這是第一次有貓頭鷹掛網呢!一臉驚恐的領角鴞,眼睛睜得大大的。鄰居努力把纏身的網子剪掉,還被其銳利的爪子抓傷好幾次,所幸領角鴞沒有任何受傷。

跨越心中的水泥牆 520愛地球活動

圖、文/謝侑儒〈臺北分會棲地組志工 自然名:綠繡眼〉

       520是個聽起來很特別的日子,是總統的就職日,是新人結婚的黃道吉日,你也可以選擇在這天與大自然來個親密接觸,成為你為地球盡一份心力的日子。

那一天,我們在五股遇見生機

圖、文/盧德瑜〈臺北分會親子團北二奔鹿團 自然名:小毛氈苔〉

       陸化、外來入侵、垃圾成堆,五股,看似已無可救藥了。但今天,我們在這裡遇見了生機。十月,雖然不是炎炎夏日,但潮溼的悶熱氣息,依舊是使在五股溼地埋頭苦幹的我們,汗流浹背。

       大片的小花蔓澤蘭,在原野上放肆,以一天長24公分的速度,稱霸五股。牠們像織毛線襪般,長成一頂一頂的帽子,蓋在原生種植物上,吸取了大部分的陽光,使其死亡。它糾纏不清的繞在其他野草上,而我們清理著像打不死的蟑螂般的入侵種藤蔓,有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但望著滿滿的五大袋小花蔓澤蘭,還是有一種奇妙的成就感,就好像是看見了無數的原生種植物,拋開了小花蔓澤蘭的束縛,自由自在的伸展著枝葉,迎向燦爛的陽光。

尖石大橋-宇老鞍部的春響樂章

文/陳春蕊(新竹分會頭前溪組解說員)、Fly(新竹分會頭前溪組解說員)、圖/新竹分會頭前溪組解說員

  荒野世界地球日物種調查,新竹分會頭前溪組在糙葉金錦香的帶領下,我們一早從內灣來到尖石錦屏,開始了調查的行程,Fly將今天要調查的路段分成嘉興、錦屏公園、青蛙石、那羅、道下、下宇老、上宇老及宇老鞍部。

  夥伴們單眼相機、傻瓜相機、望遠鏡、電池齊備,先依植物與昆蟲類別,分組負責拍攝。在旁邊的我,邊聽著Fly唸大部分我陌生的花、草、樹與蟲蝶名,一邊奮筆急書的忙著紀錄。

  在錦屏,從熟悉的柳杉、構樹、鳳尾蕨等,到不熟悉的天胡荽、臺灣及己、萎蕤,來到那羅的亨利氏伊立基藤、羽葉天南星、爵床、絞股藍、槭葉石葦、薄葉細辛等…眾多陌生而拗口的植物與昆蟲名,還好有夥伴們的提示,重溫了許多不記得的國語字彙。

荒野夥伴動起來-台北分會解說花園新城組活動記

文/呂佩莉(台北分會花園新城組解說員 自然名:日日春)、圖/許成全(台北分會花園新城組解說員 自然名:聖伯納)、顧劍玉(台北分會花園新城組解說員 自然名:無花果)、余珮謹(台北分會花園新城組解說員 自然名:小溪)

        4/23日,雨後天青,心情格外輕快,花園新城組(以下簡稱花新組)夥伴精神抖擻,正準備展開2017年的荒野全台同步自然觀察活動。「棲地守護」是荒野保護協會的宗旨,2015年出版的《荒野棲地守護綠皮書》是我們20幾年來努力的見證。希望將棲地的保護與長期的棲地物種調查做成資料庫,以作為環境監測的數據和政府部門將來施政的參考。

桐花步道齊步走-物種調查睜亮眼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