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溼地生態

溼地亦是魚類、水禽、溼地植物、水棲昆蟲與相關之生物之棲息場所,在生態意義上更具有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功能。 按國際濕地(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1971)第一條對濕地之定義:「不論天然或人為、永久或暫時、靜止泥沼地、泥煤地或水域所構成之地區,包括低潮時水深6公尺以內之海域。」因此,從沿海地區泥質灘地、岩礁、河口、沙灘,到內陸窪地、河川、漁塭、水稻田、水圳、埤塘,到山區林澤、水庫、高山湖沼等,皆屬濕地網絡的一環。依據生態學家尤金‧歐頓(Odum,1971)的估算,溼地的總生產能量是一般良田的二倍半到四倍,而且世界上魚類總產量的2/3和半數的全球人口所食用的米、麥都產自溼地,不僅如此!溼地的潛在功能還包含了淨化水質、調節洪水、保護海岸、過濾污染物、調節氣候、以及作為休閒及環境教育的場所等功自然體驗活動是荒野進行環境教育的一種方式。

解決小黑蚊問題 竹市將清除大庄里全區紅樹林

分類: 

報導媒體:台灣好新聞

5月天氣轉熱,小黑蚊(台灣鋏蠓)對新竹市大庄里里民造成極大困擾,而紅樹林造成小黑蚊肆虐的一大主因。新竹市長林智堅23日前往現勘表示,市府今年下半年將清除香山溼地中段約56公頃紅樹林,斷絕小黑蚊食物來源及棲息環境,一次解決小黑蚊問題,並讓香山溼地生態重新得到復育。

荒野有情.20有成 2015棲地守護博覽會

分類: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今年成立第二十年,特別於暑假期間籌辦兩場棲地守護博覽會系列活動:7月25日(六)於國立臺灣大學共同教育館舉辦「2015棲地守護研討會」,透過19位環境保育講師分享實際守護生態經驗,現場並設有活動攤位讓大小朋友一同參與;7月26日(日)於淡水河流域舉辦「優游淡水河」遊船活動,自大稻埕碼頭出發沿途參訪淡水河流域重要溼地,實際瞭解淡水河生態環境的變遷及現今狀況。邀請民眾於週末期間踴躍參與,一同學習如何與自然共存,共同關心臺灣的自然生態,並加入守護的行列,留給我們的下一代一個豐美的生態環境。

荒野有情.20有成 2015棲地守護研討會

文/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工作委員會
圖/荒野保護協會

荒野20 歲了,回顧這20 年裡,我們在棲地工作上做了許多努力,五股溼地和富陽公園的認養、雙連埤教育基地地委託管理、五十二甲溼地的保育工作、新竹大山背守護梭德氏赤蛙與友善農耕工作、嘉義諸羅樹蛙保育計畫、花蓮馬太鞍溼地保育工作、金門浯江溪口互花米草移除計畫、淡水河流域四斑細蟌分佈和東方環頸鴴巢位調查計畫,以及最近積極開展的榮星花園棲地復育計畫等,累積了不少成果與經驗。

親近臺灣水上森林

分類: 

報導媒體: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在臺灣的西岸旅行,每當走到河與海的交界處,常常在水面上看到整叢的綠色植物,裡頭可能有水筆仔、海茄苳、紅海欖(五梨跤)、欖李等植物,而它們都被統稱為「紅樹林」。為什麼明明是綠油油的植物,卻被稱為紅樹林呢?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說,紅樹林是指生長在熱帶、亞熱帶海邊潮間帶泥質灘地勢,以紅樹科植物為代表的森林,會被叫「紅樹」,是因為這些樹的木材是紅色的,含有大量單寧,可以提煉紅色染料,像馬來西亞人就稱它們為「紅樹皮」。

溼地生態系(南區)

時間: 
2015-06-26

按國際溼地(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1971)第一條對溼地之定義:「不論天然或人為、永久或暫時、靜止泥沼地、泥煤地或水域所構成之地區,包括低潮時水深6公尺以內之海域。」因此,從沿海地區泥質灘地、岩礁、河口、沙灘,到內陸窪地、河川、漁塭、水稻田、水圳、埤塘,到山區林澤、水庫、高山湖沼等,皆屬溼地網絡的一環。溼地亦是魚類、水禽、溼地植物、水棲昆蟲與相關之生物之棲息場所,在生態意義上更具有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功能。依據生態學家尤金‧歐頓(Odum,1971)的估算,溼地的總生產能量是一般良田的二倍半到四倍,而且世界上魚類總產量的2/3和半數的全球人口所食用的米、麥都產自溼地,不僅如此!溼地的潛在功能還包含了淨化水質、調節洪水、保護海岸、過濾污染物、調節氣候、以及作為休閒及環境教育的場所等功能。

五股溼地 萬燕齊飛吸鳥友

分類: 

報導媒體:中時電子報

五股溼地,見證台北盆地榮衰,從畝畝良田變成二重疏洪道、五股垃圾山,到如今復育成溼地,而且經過10餘年復育有成,成為燕群南飛的必經之地,每年8月,燕群競速、急轉,幻化不同飛行姿態,溼地也被冠上「燕巢」美名,吸引不少「追鳥族」佇足。

位於繁華邊緣的五股溼地,曾遭海水倒灌,意外帶來潮間帶生態,如水筆仔、寄居蟹等。1984年適逢台灣經濟起飛,政府開闢「二重疏洪道」,溼地因地處三重、蘆洲、五股的「三不管地帶」,遭業者擅自傾倒廢土,淪為「五股垃圾山」。

當地團體向政府請命,歷經多年抗爭,方保存溼地,復育範圍從疏洪一路以西、五股堤防以東、中山高速公路以北,並落實生態教育「棲地補償」。

誰決定土地的命運?知本溼地受難記

文/陳盈儒(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二年級)

母親,我們時常把大地比喻成母親。對於孕育自己的土地,總有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熟悉,所以保護,所以滋養,因為我們總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長長久久地呵護我們。當破壞的聲音此起彼落響起,那是一道道傷痕,深深刻印在母親的身上,她慢慢萎靡,死亡在破壞的力道下,就這樣悄悄地來到知本溼地。

2015年農曆初五,臺東縣野鳥學會(以下簡稱鳥會)會員到知本溼地進行賞鳥活動時,發現溼地被大型機具挖開一個大洞,原本波光粼粼的湖水,被放流到只剩幾處水窪,地上殘留淨是死魚死蝦,還有滿地輪胎痕及機具履帶痕跡。經鳥會向臺東縣政府反映後,縣府只派小型怪手象徵性回填,一下雨,出海沙口又被大水沖開,就這樣,原本倚靠溼地生活的許多生物,也失去賴以為生的溼地。

荒野臺南友善大地實踐家——初登場紀實分享

文/盧清瑞(荒野臺南分會解說員、自然農場召集人,自然名:水牛)

緣起

2014 年底,荒野臺南的年度願景想更積極將課堂上傳習的友善大地、愛護地球理念、知識,走出延伸到野地、農田進行戶外實作,讓知道、想做,進而實地施作,更貼切的讓理想落實。

善循環會流轉,荒野長期來努力播灑的種子終於萌芽了,由於荒野發出善的訊息,地主們的紛紛響應,友善大地實踐家工作團隊終於誕生。

永續與決心

濃濃的思田情

文/黃德秀(荒野臺南分會專職秘書,自然名:甘蔗)

小時候,職業軍人的父親偶爾放假才能回家,母親外出工作,所以住在外婆家後方的我們,總是會跟著外公、外婆坐著牛車到田裡,外公有兩塊田,一塊旱種,一塊種植水稻。我沒有辛苦跟著耕種的經驗,只有幫忙看著煮給豬食用的爐灶顧顧火、用餘火烤番薯、三合院中曬太陽的稻穀、剝花生賺零用錢、驚喜地看著外公幫牛接生的種種甜美回憶。

小學搬家後,每次回外婆家總要經過外公種植的水稻田,常常可以看到道路兩旁的金黃色稻穗隨風搖曳,這是我對農田的印象,雖然一直與農田很近卻從未務農,也不知務農的辛苦,但卻對農田有一種濃濃的思念,也是對外公、外婆的懷念。

越夜越美麗 穗花棋盤腳適合夜間賞花

分類: 

報導媒體:on.cc 東網

宜蘭各地的穗花棋盤腳最近陸續盛開,開花時間都在晚上7到8時左右,花苞會像煙火一般綻放。想賞花的民眾不妨趁夜晚乘著涼風,帶著手電筒來賞花,絕對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觀光導覽老師賴錫湖說,「穗花棋盤腳」因果實呈四方形,像古代棋桌的四個角而得名,又被稱做「水茄苳」,主要分布在北部,以宜蘭最多,是淡水河口原生種、適應力很強。

他說,穗花棋盤腳過去在52甲溼地數量很多,有防風、固堤和護土的功能,後因生態改變、河口開發而數量越來越少;幾年前,荒野保護協會開始維護濕地生態,進行復育,現在利澤簡橋南岸穗花棋盤腳樹綿延2至3公里。

穗花棋盤腳花穗最長可超過1公尺,花朵由上而下依序綻放,約在晚間7到8時盛開,利用晚上吸引夜間昆蟲達到授粉目的,白天就凋落謝花,壽命約10小時。清晨時,地上遍布的落花好像毛絨絨的粉色地毯。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