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河川山林

台灣地體源於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擠壓,海槽溝的沈積岩因擠壓地震不斷隆起,故地層逆衝造山伴隨崩塌,乃台灣地體本質;雖位居亞熱帶,但因高山屏障洋流、凝聚水氣,故雨量充沛,氣候溫暖。全島五條山脈山巒綿亙,溪谷短急不穩,垂直高差將近4,000公尺,加上地質鬆脆、四面環海,更形成了豐富珍貴的各類地形與地質景觀,也孕育出豐富多樣的動植物生物相,造就台灣土地的「脆弱」與「珍貴」的特性。因此,台灣的河川山林無不反映出這兩大特性,然而人為活動長期與天爭地,對於脆弱地體環境過度開發利用,濫墾、濫伐及濫建普遍,致使國土自然資源承受難以復原的損傷,更加重了天然災害的威脅與破壞力。如果健忘的人們還要繼續粗暴的開發與破壞,那大自然反撲的戲碼必定會不斷的上演!

五股濕地生態園區埃及聖䴉繁殖初探與後續發展

目前尚無科學上的數據可證明埃及聖䴉對臺灣生態的影響,但覓食與活動空間的競爭所衍生的取代和排擠現象已是事實,已有多筆記錄埃及聖䴉驅趕鷺鷥科成鳥和捕食幼鳥的資料。

還給孩子一片赤腳奔跑的海灘

本會自2004年開始投入台灣的淨灘活動開始,近年來的成效包括:用國際淨灘行動紀錄表(ICC)紀錄所清除的海廢種類、發起「愛海小旅行」的海廢監測平台,其中彙整各方ICC紀錄的資訊,發現每年臺灣的海廢前五名都圍繞在一次性的塑膠製品上。

百年果樹森林保衛戰 -揭開北屯小肺神秘面紗-

文/徐宛鈴〈臺中分會 解說大坑組組長,自然名:小茄苳〉、圖/台灣護樹協會

「就地保留樹木、我要食物森林」萬人連署運動:https://goo.gl/forms/ZwXhscZcSKYSyeVB3    

2018年地球日同步自然觀察成果報告及展望

圖、文/謝祥彥(棲地守護部主任,自然名:雁子)

       荒野保護協會成立23年以來,關心的棲地約有70處,在多數的棲地中解說員志工們佔有很重要的角色,除了帶領民眾接觸大自然,持續的定點觀察記錄也是重要的荒野資產。隨著時間的流轉,許多物種因記錄消失未留下身影、一些盛極一時的解說定點因缺少傳承而落沒,關鍵時刻需要提出物種名錄證據時也無法提供,甚為可惜。協會早年曾推動棲地普查、棲地白皮書製作,但因要求資料繁雜、缺乏整合工具而失敗,一直到2014年以公民科學家的概念建構網站、手機輸入介面後,使志工觀察後易上傳紀錄,逐步推動至今累積下諸多珍貴的資料。

【理事長的話-快報311期】用「減法」的思維來對待生態環境

衣服髒了,把髒洗掉,又是一件乾淨舒服的衣服。
地板積了灰塵,將灰塵掃去,地板又重新乾淨清爽。
用過的碗盤,有些食物屑沾黏,清水洗去,又是乾淨的餐具。
心靈空間,有了許多雜事堆積,心靜一靜,心湖會重新清澈。
面對臺灣的生態問題,是否也可以用減法的方式來思維?
面對臺灣的過度開發及超限利用,是否用減法可以讓生態及環境恢復生機?

走在大山背的鄉道上,
道路兩側有許多的號誌看板,
因大山背空氣濕度不低,看板上總會有許多藻類黏附生長。
電線杆上,也總是有許多的廣告或指示標誌,
某年的世界地球日,
號召一群聯華電子的企業志工,
在大山背進行著減法的環境清潔動作,
拿起刷子刷看板、清除電線杆上的廣告、撿除地板上垃圾,
活動結束後,看板字跡重新清楚再現,大山背顯現乾淨清爽面貌。

我有一個棲地夢

正在學習觀察生物或關懷自然的人,如果心中有「棲地」,他也會跟我一樣有夢——期待棲地物種能更豐富,也期許自己對自然環境的觀察與了解會更細膩。

走我們的路,聽見海哭的聲音

文/歐陽光輝〈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奔鹿團導引員,自然名:咖啡〉、圖/方正璽〈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小蟻團團長,自然名:大冠鷲)

2016年起中一奔鹿團開始在寒暑假期間,以步行的方式走讀台灣的海岸線,用開啟五種感官〈視覺、聽覺、觸覺、嗅覺與味覺〉的方式感受海岸的變化。

       今年寒假一開始導引團隊與十三位小鹿便展開為期五天的東海岸走讀之旅。行走在南迴公路上,看見被消波塊占據了一大段的海岸線,上演著”產地直送自產自銷”的戲碼,面對這樣的現象,每個人也都有著不同的觀點。從經濟層面上看來,減少了許多的運輸成本;站在勞工立場來看,消波塊的製造是家中重要的收入來源。換位思考後雖有更不一樣的思維,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憂心美麗的海岸線會被這些消波塊所取代。

走讀海岸線〈臺東-屏東段〉

我們這群人就這樣拉起一個超大的漁網群。那天的晚餐,格外的好吃,因為那是大家用汗水換來的。

聽!雨林的孩子在說話

在這個世界,有些生命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默默地努力活著。祂不需要我們的發現、靠近和追捧,只圖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有一天你看見祂,也請不要驚動那孩子。

內門區二仁溪上游支流踏查小記

攝影、文/陳思伃〈高雄分會 野溪調查小組,自然名:左手香〉

     「馬頭山」是荒野保護協會高雄分會野溪小組在2018年第一個拜訪的地點,也是近年來在南臺灣引起爭議不斷的「馬頭山掩埋場案」發生地,一座廢棄物掩埋場預定蓋在這座山頭的東北側山坳。這座位處內門區南邊界,緊鄰旗山與田寮的馬頭山(圖一),延續了西邊的月世界地質,而景觀上卻有著迥然不同的樣貌。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