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河川山林

台灣地體源於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擠壓,海槽溝的沈積岩因擠壓地震不斷隆起,故地層逆衝造山伴隨崩塌,乃台灣地體本質;雖位居亞熱帶,但因高山屏障洋流、凝聚水氣,故雨量充沛,氣候溫暖。全島五條山脈山巒綿亙,溪谷短急不穩,垂直高差將近4,000公尺,加上地質鬆脆、四面環海,更形成了豐富珍貴的各類地形與地質景觀,也孕育出豐富多樣的動植物生物相,造就台灣土地的「脆弱」與「珍貴」的特性。因此,台灣的河川山林無不反映出這兩大特性,然而人為活動長期與天爭地,對於脆弱地體環境過度開發利用,濫墾、濫伐及濫建普遍,致使國土自然資源承受難以復原的損傷,更加重了天然災害的威脅與破壞力。如果健忘的人們還要繼續粗暴的開發與破壞,那大自然反撲的戲碼必定會不斷的上演!

守護荒野,我們能做些什麼?

守護荒野,我們能做些什麼?
記.親子團小鹿茁壯奔騰,實地參與棲地守護

文、圖/陳美枝(荒野嘉義親子一團奔鹿團前團長、嘉義分會推廣講師,自然名:向日葵)
 
2009年我與孩子因緣際會的加入荒野嘉義親子團,每月一次的團集會接觸到的夥伴都是親子團中的大人與孩子,團中的成員大都是因加入親子團而成為荒野會員,因此許多夥伴對於嘉義分會的人、事、物與活動都不是很熟悉。

都市邊緣的綠手指-富陽公園

分類: 

位居台北大安區的富陽自然生態公園,早期因屬軍方管制的彈藥庫,人為干擾較少,故保留了原始的生態環境,園內物種豐富且多樣,甚至有保育類的台北樹蛙與長吻白蠟蟬棲息於此,對於開發殆盡的台北市,這是一片難得的綠地。

公園地形以坡地為主,蜿蜒起伏於北二高與鄰近大樓林立的住宅區之間。茂盛的林木稱為一種天然屏障。狹而深長的凹谷也是動物最好的棲息地,而地勢較高的密林及灌木叢則成了鳥類最佳棲地環境。

這裡除了森林繁盛,也有昔留下來的防空涵洞、軍事石階、碉堡崗哨等,舊石或老磚,頗有思古幽情之氛圍。

在採訪當天,荒野保護協會有舉辦一場活動,以深入淺出的室內外課程,並實際行動來一起守護台北裡的公園綠地。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二.楊鏡汀

文、圖/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一生懸命,榮耀客家

我們通常為了某些因素而有所投入,在過程中若是順應天時人和則一切得願,但也可能遭逢困難而有所停滯,甚而受挫放棄。試想,如果持續了時間光陰都在做同樣一件事,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使命能讓自己的熱情未曾澆熄?楊鏡汀校長,這位來自大山背鄉壤的小孩,在竹東丘陵上綿延出與竹東圳無數星霜的交會。

定點與棲地.觀察與守護

文/游永滄(台中分會分會長,自然名:鵂鶹)、圖/荒野台中分會

台中分會目前尚未擁有一個獨立經營棲地,分會把焦點放在自己所熟悉的觀察定點,作為廣義的棲地守護經營。台中分會的定點有:勝興、大坑、大肚山、霧峰、南彰十八彎及北彰桃源森林步道低海拔的定點型棲地,以及高美溼地的溼地守護組、高海拔的合歡山定點組,共計八個定點棲地。

霧峰組常以物種普查、定位監控紀錄變化,並計畫從原定點擴大至大霧峰地區,增加光復新村的再生聚落,老社區內現存建築物與老樹的保存,並與目前參與團體進行價值再造。從烏溪引進、貫穿大霧峰屯區,用於農業耕作的阿罩霧圳,歷經日治時期、光復後至今的改變,這段由人群、作物、土地所交織的生活型態,目前夥伴正著手進行記錄調查,將於未來推廣活動中呈現。 

霧峰組從阿罩霧圳進水口起,沿著烏溪溯源路盡到大崛溪出口,觀察記錄烏溪主溪流切割的地形地景斷層石壁,也在溪邊觀察到河口鷸鴴科鳥類及雁鴨科鳥類,溪床充滿地球科學的教學題材紋路,甚至有獸跡足印的發現,上述範圍都將列入霧峰自然流域的棲地經營計畫。  

消失的水田──「宜蘭地景討論會」側記

文/李寶蓮(荒野保護協會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顧問)、圖/李寶蓮、荒野保護協會

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後,農舍問題一如燎原野火,引發諸多弊端,包括農地炒作、消失與破碎化、未來糧食危機、社會資源使用不公,及因農地炒作而逐漸形成「新耕者無其田世代」。然而,在糧食大量依賴進口,務農辛苦且獲利不易,以致農村後繼無人,農地價值若不能「開發」,還能有什麼可能?這場以地景為主的討論會,商討的不只是地景視覺的美醜,更是城鄉關係背後所有人類的經濟、文化傳統、價值定位乃至政治操作的結果。

雪谷熊合戰

由於棲地喪失與非法狩獵,台灣黑熊淪為法定瀕危保育類野生動物
 
文、圖/郭熊(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研究助理、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會員)
 

荒野參與環境信託的里程碑 ──記2014自然谷移轉及環境信託研討會

分類: 
標籤: 
文/陳俊霖(荒野保護協會副理事長,自然名:穿山甲)、圖/荒野保護協會
 
2014年5月31日,由荒野保護協會、台灣國民信託協會、環境資訊協會聯合主辦「環境保護公益信託自然谷環境教育基地」移轉典禮及環境信託實務研討會,假台灣大學水工試驗所視聽教室舉行。除了從不同面向來看看臺灣第一個環境信託案例自然谷三年來的心得之外,原本也希望完成移轉的程序,惟因整個案件在環保署的官方流程還未完成,因此這一次的交接,只好先屬於民間定位,仍待迅速補齊正式法定移轉的部份。
 
筆者雖從協會這方參與信託案相當時日,但還真是趁著這一次研討會,聽到許多更早期的歷史,以及不同角度的思考,也是收穫良多。特此為文整理來龍去脈,並讓關懷荒野和自然谷信託案例發展始末的夥伴了解最新的進展。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一.水圳家族 追憶似水年華

文、圖/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水路幾年行走竹東圳,在傾聽水聲之餘,我們也傾聽屬於在地人的聲音,或許說是,我們小心翼翼地躡手躡腳地去敲開那些對於水圳的記憶大門,如果幸運的話,我們還可能從猜疑的眼光拒絕的態度,熬到了願意被接納開始被信任,甚至,到了最終,我們成了被看顧被疼惜的一群後生晚輩,那感覺真是無與倫比的美麗。由衷希望藉由這樣的文字書寫,能彰顯田野調查的最重要資產──「人」。
 
2013年的8月21日驟雨直落簷前,狂風催逼來者往大廳裡湧聚,一肩撐起雙擔,簍子裏盡是雞魚鮮果的長者進了屋內,總不免急急收傘,低身彎膝的將用心準備的供祭物品找個好位置鋪擺上桌,這裡是九牧第,竹東圳最大功勞者林春秀公,在興旺後建築的大戶宅院,最終,老先生也在此度過安老歲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