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教育基地

民國100年6月,經由多方努力,開始了第一個環境信託的案例。本信託係委託人吳杰峯、吳語喬、劉秀美等認同荒野保護協會推行的環境教育理念,故將新竹縣芎林鄉鹿寮坑命名為自然谷之1.3公頃土地信託荒野 (本信託範圍不包含小木屋及以下農業區域),於信託期間內進行棲地保護與生態保育相關之宣導教育活動,以期為環境教育及荒野保護之理念樹立典範,共謀人與土地之共同和諧,永續長存。

新店獅頭山:定點參訪心得

圖、文/許舒妮〈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自然名:松鼠〉

        獅頭山,又名獅仔頭山或獅子頭山,位於新北市新店區與三峽區交界處,海拔858公尺,由於山形像一隻蹲踞的獅子,因而被稱做獅頭山。獅頭山為台灣小百岳之一,鄰近市區,交通便利,是非常適合老與少健行的郊山步道。第一次參加荒野解說,不僅以31解學員身分來取經,同時也以民眾的身份想來了解獅頭山。

        獅頭山共有9個登山口,這次從中興路上的登山口進去。起初,由總召水松大哥簡單介紹獅頭山的歷史淵源與地理形勢,之後帶領大家進行敬山儀式,祈求走讀順利並獲得美好的收穫。而沿途解說設有幾道關卡,分別由各位解說小組成員定點解說,向民眾介紹其特色植物與相關歷史文化。

守護連結森林與海洋的帶狀棲地-野溪調查行動

圖、文/黑眶蟾蜍<高雄野溪調查小組>

2017年,成為這些年中,重大變化的起點,不論是工作上、志工活動及家庭。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夥伴們,佔了我的生命中很重要的角色。而我要記錄高雄野溪小組開始的故事,不論有沒有人看。

2016年,在不同群組的海龜光澤蝸牛綠繡眼,分別在3場演講或討論會中,因為一個問題,被我盯上。

『妳有興趣成為我的夥伴嗎?』

清明~石硬子物種調查

陰曆三月初三為上巳節。所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靈數三的節日,象徵著生育力量。據說在太古時期,上巳節這天,人們會在水邊祭祀,母體內的羊水,保護著最初的生命。

我在荒野油羅田

在這鄉村聚落經常發現天空翱翔的大冠鷲、掠過樹梢的台灣藍鵲、水田裡的彩鷸、溪流裡的河蜆……,比起所謂的「老街」,這似乎更具深度而生動有趣。

關於悟洞-我們思辨的所在

大樹護守之地,歲歲月月形成豐富多樣的生態。然而,一旦遭難或自然老去,受庇蔭的物種將如何因應?廣袤的大地,永遠上演著華麗與蒼涼的戲碼。再上行數十公尺,遇一步道岔路,淺淺的谷地樣貌,與剛才所見已有差異。

荒野保護協會榮獲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優等殊榮

分類: 

新聞全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一年一度環境教育界最高榮耀名單公布!環保署於106年6月5日在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舉辦「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頒獎典禮」,由署長李應元頒發6大獎項鼓勵及表彰獲獎者,共同分享得獎者榮耀光芒。 

      近年來,環保署致力於基層環境教育扎根,為了鼓勵全民參與並獎勵有功人士及團體對環境教育的貢獻,已連續舉辦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深獲全國環境教育深耕人士讚譽。李署長特別於頒獎典禮上,對於入圍的個人及團體表達最高敬意與謝意,他說,這些入圍者都是經過初賽、複賽及決賽層層關卡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他們所推動的環境教育事蹟,值得各界學習與效法。

守護梯田、風華再現 嵩山梯田保衛戰之北六團守護活動

文/蔡金錠(荒野保護協會台北親子團六團 自然名:無尾熊)

清晨時分,大地糝上一層金粉,朝陽劃破寧靜的夜。正當人們還做著香甜的美夢時,荒野北六團的夥伴們,已從各地出發,前往今天團集會的秘密基地,一個臨山而建,有著先民智慧的百年梯田-嵩山社區。

荒野台南友善大地工作團隊活動紀實分享

盧清瑞(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志工 自然名:水牛)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是來自唐朝杜甫<春夜喜雨>的詩,可見杜甫當時應該是個知道依節氣而種好田的農夫,但不知在極端氣候愈發惡劣的現代,節氣已難掌握,要”潤物細無聲”更是苦等不著,否則105年南部的雜糧也不致歉收嚴重。

就在秘書邀稿的前一天,正是南二親子團來自然農場體驗日,因親子團在黃豆田實作田間草生管理,收穫滿滿,團長好意送了兩本書,其中一本是講節氣,我迫不及待翻頁展讀,真的有感!也因對105年的風不調雨不順有一些因應及發想,願分享一、二提供給從事友善農耕的夥伴們參考。

聆聽台灣角落的聲音──悟洞工作假期

文、圖/黃鐘瑩(荒野保護協會媒體宣傳部專員)

小客車疾駛於高雄的馬路上,平常日的上午,市區裡公路上車水馬龍,千百位握著方向盤的駕駛人朝向不同的目的地,為工作、為生活轉動車輪,持續前進。而這天我們一行人的目的地是原住民部落中的那瑪夏區,其中一小處稱為悟洞的地方,在此有靜謐的山林風光,有默默無名的隱蔽小徑,有一座為了向大地學習而建造的殿堂——悟洞自然教室。

高雄悟洞自然教室自然觀察紀錄

文、圖/楊欣惠(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星星)

這次參加工作假期來到了高雄瑪雅村悟洞自然教室,位於小林村再上去的那瑪夏村部落附近的山區。在工作假期中,我們要自己劈材、曬木削、混土、蓋房子等。喜歡探險的我,在工作之餘,運用清晨、傍晚、和晚上與夥伴在附近林道做自然觀察和進行物種調查。

一大早起床,便聽到了山紅頭、烏頭線、繡眼畫眉、大彎嘴畫眉、小彎嘴畫眉等此起彼落地唱著歌,好像在彼此較勁,不一會兒竹雞也不甘示弱地叫著「雞狗-乖-,雞狗-乖-」,一直以為是同一隻竹雞在叫的我,聽了我們的鳥類達人建安的解說,才知道其實是公母鳥在合唱情歌,公的唱著「雞狗-」,母的和著「乖-」,哇!彼此之間真得好有默契,完全聽不出是兩隻鳥在叫,真的好有趣!在樹的枝頭上看到灰喉山椒鳥在樹的枝頭上忙碌地飛來飛去,另一棵樹上,一隻小啄木鳥正在「摳摳摳-」地敲著樹幹,敲個幾下便停下來,歪著頭枕著樹幹,原來是在聽樹幹裡有沒有蟲,好可愛喔!聽完後便繼續敲,有時候聽一聽會換位置敲,這種找蟲的方式真是聰明。

伴隨著鳥鳴聲,在路旁一隻荷氏黃蝶似乎還睡眼惺忪地在葉片下休息,此時陽光從後方照射透映出牠那清透的黃翅搭配上微妙身影,黃翅上背面那標誌的倒三形狀黑斑也從這一面透出來,讓人看得清楚,好似燈泡的光亮從燈罩裡照出來一般。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