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海洋永續

地球又稱為藍色星球,因為其百分之七十的面積屬於海洋;包含多樣的生態系統,從河口、陸棚、岩岸、沙岸、珊瑚礁、紅樹林、大洋、深海到極區,多樣的棲地環境造就生物的多樣性。海洋,生命起始的棲地,其寬廣與富饒持續哺育這地球上的生物,從不間斷。人類雖然是陸地上的生物,但從遠古時代就以賴著海洋,濱海生活著,然而直到現在,對於海洋的了解仍懵懂,每天都有新的海洋生物物種被發現,同時,卻有更多尚未瞭解的海洋生物已從這個星球上消失。因此,保育海洋的行動以刻不容緩,海洋需要你我更多的關心與了解,讓這片藍色海洋生生不息。 台灣,四面環海,海岸線長約1,730公里,具有各式各樣美麗有趣的生態系,然而身為海洋子民,大部分民眾對於海洋的認識,卻僅止於假日的遊樂與海鮮的饗宴上,殊不知由於人為產生的廢棄物,已經嚴重入侵大海,造成嚴重的海洋污染,並影響了我們的健康與安全。 邀請伙伴們一起加入海岸守護的行列吧!

[海洋廢棄物行動教案-2] 微淨灘大挑戰

一、使用說明

  1. 「微淨灘挑戰」教案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製作與版權所有,免費提供淨灘、廢棄物減量等環境教育推廣活動之非營利使用。

  2. 教學目標:透過趣味競賽的方式,讓體驗者對塑膠進入海洋後碎裂污染的問題留下深刻印象。再引導至源頭減量、生活減塑、零廢棄等個人環保行動。

[海洋廢棄物行動教案-1] 我的垃圾足跡

一、使用說明
  1. 「我的垃圾足跡」教案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製作與版權所有,免費提供淨灘、廢棄物減量等環境教育推廣活動之非營利使用。

  2. 教學目標:引導體驗者計算每日飲食產出的垃圾,以及可能的環境影響。鼓勵體驗者挑戰自己日常習慣,嘗試有趣又不勉強的減塑生活。

  3. 製作方式:列印時選擇A4橫式、雙面、短邊裝訂(向左翻頁)、於長邊上方打洞裝訂;若重複使用建議護貝或裝入透明文件內頁袋。

  4. 其他教具:20個瓶蓋(每個約代表垃圾足跡20克)、裝瓶蓋的容器

2016愛海無距-國際淨灘行動

標籤: 
標籤: 

2009年起,荒野保護協會在每年9月份的國際淨灘日,於臺灣各地舉辦淨灘活動,邀請民眾利用「臺灣國際淨灘行動記錄表(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在淨灘後登記撿拾到的廢棄物種類與數量,透過親身實地參與重新瞭解海洋現況,並反思日常生活中自己所能做的改變。

除了淨灘行動之外,荒野保護協會也舉辦講座培訓淨灘導引志工,不僅能認識全球關注的海洋廢棄物議題,並熟悉戶外淨灘的操作流程。經過培訓的志工,將在當天的淨灘現場協助參加者操作淨灘紀錄表等工作,讓淨灘行動順利完成。

用心,重現潔淨海洋

文/胡介申(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海洋專員,自然名:螃蟹)

荒野保護協會十年來的淨灘經驗,不僅清除了沙灘上的成堆廢棄物,更累積了許多海廢監測數據;不只為美麗的海洋心疼難過、忿忿不平,更要找出能夠幫助她再次恢復潔淨面貌的方法。根據每年淨灘成果,我們得知海洋汙染最大的敵人之一是塑膠垃圾,如果從源頭減少塑膠的使用,或是提升塑膠製品的被回收機率,我們便能逐步邁向更乾淨的沙灘、更湛藍的海水。以下整理了首屆「潔淨海洋產業博覽會」參展產品的友善海洋設計原則,期待透過荒野的拋磚引玉,鼓勵消費者與生產者,在選購商品、製造產品的時候,加入一份友善海洋的心思,從自己開始改變。

發光的海岸線系列活動——透視專家的角度、學會減塑達人的撇步

文/荒野保護協會企劃推廣部、圖/荒野保護協會

淨海專家講座

從「荒野」到「海巡」

文/徐順利(前荒野保護協會企劃部副主任、現為海巡署臺北機動查緝隊查緝員,自然名:海歸)

肯恩威爾伯在「萬法簡史」中提到,進化是包含過往,超越以往的狀態,新的真相不斷在顯現,新的啟示不斷被揭露。荒野是我第一個參與志工、同時也是在那工作的NGO 團體。荒野的啟蒙,型塑現在的我。即使現在不在荒野,也像其他曾受荒野文化洗禮的成員一樣,散播與融入在社會各個角落,各自在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裡發揮荒野精神。

除了「喜歡」,應該還要多些甚麼

小時候,最喜歡暑假時到桃園大園鄉外婆家住,那時田裡水圳的花蟲鳥蛙,海邊沙礁的魚蝦蟹貝,都是能讓我歡樂一「夏」,開學後仍沉湎許久的美好回憶。因此,多年後大學選擇念了生物系,但再回到大園,水圳岸際水泥化了,少了濠上觀魚的閒情逸致,卻多了觸景傷情的沉默感慨。

海洋職人帶你打開五感,今年夏天愛海零距離

分類: 

【2016年愛海無距】海洋職人帶你打開五感,今年夏天愛海零距離

不論我們身在臺灣本島任何角落,與海的距離都不會超過100公里,認識海洋,是展開守護的第一步。今年夏天,荒野保護協會在新竹安排四場精彩的海洋講座,透過生態職人之眼,帶領民眾打開五感感受海洋與陸地交織的生命交響曲,並邀請民眾於9月10日親身參與淨灘行動,為海洋母親盡一份守護心力。

手套、吸塵器與麵包蟲——誰來幫海洋大掃除?(下)

文/胡介申(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海洋守護專員,自然名:螃蟹)

2009 年信天翁雛鳥與塑膠垃圾的照片在網路流傳,「兩個德州大的太平洋垃圾帶」開始在人們腦海中以不同方式打轉,創造許多針對「海洋塑膠汙染」的發明,但何者才是「最佳解決方案」?本文希望能用科學的角度、海水的尺度與歷史的維度協助有志於「清理海洋」的朋友,建構自己心中的那片垃圾渦流。(續上篇,請參見荒野快報第287期

市售工具一覽

從洗手刷牙到洗衣拖地,人類對骯髒的恐懼與乾淨的渴望似乎已溶入基因。賣場理,各類清潔用品佔據近一半的貨架。以下為今日能實際清理海洋的工具:

一、人力清理

轉動循環經濟的四個關鍵要素

文、圖/許祥瑞(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

六○年代美國經濟學家肯尼斯. 波爾丁(Kenneth Boulding)提出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一詞,認為人類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大量開採自然資源並排放污染及廢棄物,但地球就像一艘飛行於宇宙中的太空船,當資源耗盡時終將毀滅,唯一能使地球持續發展的方式,就是將這些汙染及廢棄物轉換成可再利用的資源。

七○年代起,環境資源已開始受世人重視,聯合國於1972 年6 月5 日召開人類環境會議,會後發表聯合國人類環境宣言(The Stockholm Declaration),該宣言的原則三強調「地球生產非常重要的再生資源的能力必須得到保持,而且在實際可能的情況下加以恢復或改善」。以目前地球的承載力已經超飽和的情況下,如何讓過去「開採→製造→消費→丟棄」的直線經濟,轉變成「開採→製造→消費→再生→製造→消費→再生…」的循環經濟,以舒緩地球的承載壓力,這是人類發展的重要課題!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