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錄】十八彎秋季推廣活動全紀錄

文:黃聖揚(台中分會第19期解說員,自然名:菠蘿黃)

圖:王明明(台中分會,自然名:無殼蝸牛)

     黃聖揚(台中分會第19期解說員,自然名:菠蘿黃)

 

「秋風開起了變裝舞會,揮揮魔法棒讓大地都換上了秋裝。

台灣欒樹串起黃花紅實,替大地編織秋日專屬的金黃色地毯。

一瓶瓶櫻桃酒染紅了楓葉,為了秋日的到來,舉杯祝賀。

而實圓飽滿的無患子忙著洗滌夏季的悶熱,做好準備,好迎接秋季的涼爽。

走吧!讓我們走入十八彎古道一探究竟,揭開秋風帶來的浪漫饗宴。

「十八彎古道的秋季饗宴自然體驗活動」的活動宣傳上的文字這樣說著。

 

加入荒野以來參加過好幾次各定觀點推廣,今年輪到自己要擔任活動的總召集人,好在十八彎的自然風土是很好的素材,加上夥伴參與的熱忱和傻勁,要做出一道生冷不拘、腥辣不忌的荒野式推廣好菜,只待著急的總召登高一呼就可以準時上菜。這次的推廣活動一開始就有十五位荒野夥伴願意前來幫忙,只待報名的民眾人數達標就可以開始著手料理。

 

活動前一週一個人前往探勘,再次確認路線地形。十八彎的森林果然生氣盎然,有的開闊點被蔓草覆蓋、有的遮陰點落葉片片、有的午餐點長滿象草,點點生氣勃勃的變化就等著重新規劃。古道溪水兩側長滿象草,從溪水深處鑽出兩個踩水過溪的小孩,手裡拿著兩個水桶,他們辛苦抓了一會的黑殼沼蝦和黃綠澤蟹,我一邊拍著他們的成果一邊跟他們聊天,小孩想把蝦蟹帶回家,他們的媽媽勸說著不行。能在淺山森林裡玩溪水抓蝦蟹,對現代小孩是一件多麼難得的小幸運啊!這也是十八彎森林迷人之處。

活動前五天,參與民眾人數確定後,我們便開始針對參加推廣的解說員夥伴分工分組:親子劇場、教案解說、步道解說、攝影組、器材組、機動組皆有一時之選,沒有找不到人幫忙的問題,只有適合人選太多不知選誰的問題。這時反而是路線規劃和用餐地點讓我猶疑不決,希望能找一邊享受秋天的涼爽一邊用餐的地點、也能讓夥伴在解說行程中都可以行雲流水自由發揮盡展所才,同時又希望參與的民眾、小孩跟著規劃路線可以不急不緩感受十八彎的秋意…。這些對動線的期望及想法,讓我在活動前三天出現了難得的失眠。

活動前二天的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打著赤腳走在荒野,遭遇到一隻雨傘節,雨傘節咬著我的腳趾頭,我痛的唉唉叫,清醒後還記得腳趾被咬傷的痛。心中默念「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得了一個「咬咬夢」,心中一直想著要去和美跟土地公還願,活動的規劃就在心有雨傘節罣礙中一邊籌備一邊忙著公事中進行著,忙到沒時間去還願…。

活動當天,凌晨5:40的鬧鐘叫醒我,我趕著收拾器材,HONEY忙著現切30人份芭樂,只為參與的夥伴嘗一口現切彰化芭樂的鮮甜;一切就緒趕到集合地點貓頭鷹廣場,時間8:15剛好。今天配合著天涼好個秋,準備荒野上菜囉!

十八彎步道的貓頭廣場開場準備妥當,大家戴著自己親手做落葉名牌,這是夥伴朱雀辛苦在下班後的晚上,在黑暗中撿的羊蹄甲葉子,果然夥伴戴上夜半的秋葉,有如十八彎山神相助,戰力十足,解說如大江大海滔滔不絕阿。這次活動安排了「森林仿生獸」、「摺竹葉船野溪探索」、「魔法果實無患子」、「夜鷹說秋天的故事」、「菟絲子外來種親子劇場」每位夥伴都崢嶸參與。十八彎步道解說重頭戲就給夥伴鵂鶹、朱雀、夜鷹、書蟲、春不老…,幾位好「野」人去發揮囉!

從參與活動的孩子們主動狂追入侵外來種「日本菟絲子」的場景,可以看出這個由20期解說員同學們花了不少心思演出的「日本菟絲子親子劇」已經深植參與這心中。小孩與夥伴開心的扮演「森林仿生獸」、忘我的「摺紙船」、玩無患子、聽秋天的故事,每一個舖陳、每一個參與、每一個橋段都讓今天的十八彎推廣活動更加生動有趣。謝謝這次20解同學今天的熱忱參與,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十八彎也留下20解夥伴的足跡。

這次十八彎秋季推廣活動感謝眾多好夥伴的幫忙。在謝謝山神之前,聆聽參加活動的大人和小孩彼此感受和回饋分享。對成人民眾來說,印象深刻的有十八彎沿途植物生態解說、一睹日本菟絲子真正長相以及無患子樹的記憶;對孩子來說,印象深刻的是意猶未盡的竹葉船、在河床邊鋪個野餐墊,吹著涼風開心吃點心的記憶…。我不知道過了一日、過了一個月、過了很久之後,這次參加夥伴能記的甚麼?也許是十八彎的秋天涼風、清澈的小溪或是步道的相思落葉,也可能是夥伴的解說、嘻笑和合作無間…。

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盡  …………

PS去還願已經是夢後一周的事了,這咬咬夢倒是有神有準,買了金沙巧克力後謝土地公,謝謝土地公保佑,感恩啊。

 

十八彎野人後記

記得今年初夏帶過親子團夥伴到十八彎夜觀,剛要進入十八彎的野溪,聽到探路的導引員說:溪裡面有人⋯⋯。隨後我進野溪深處,漆黑一片,只有手電筒的光照在前方溪石上,只見溪石上鋪了一塊木板,上面坐了一個幾乎全裸的人,就靜靜的坐在溪邊。我們四目相望,他無奈的看著我,因爲我後面出現一堆手電筒,他只能無奈的鑽進旁邊的竹林。昨天十八彎活動結束回貓頭鷹廣場,又再次看到一個全身赤裸平頭的大叔(只穿內褲)在貓頭鷹廣場曬衣服,我想他才是真的「十八彎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