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本光電爭議四年了,結果呢?

我們正在做的事: 
文/蘇雅婷〈台東分會議題組志工,自然名:小月桃〉
圖/蘇雅婷〈台東分會議題組志工,自然名:小月桃〉、魏嘉俊〈台東分會河溪小組志工,自然名:日冕〉、莊詠婷〈台東知本濕地小組志工,自然名:天空〉
2021-10-10
命運的審判日終於來到!
9月10日營建署門口前,集結了荒野、卡大地布部落和庶民發電合作社等前來聲援的社團,共約60人,準備開記者會。贊成光電的6個部落族人,隨後也到場拉起布條。此時,警察早就準備好,將兩批人馬隔開,「儘早施工」和「駁回知本光電」的布條標語飛舞著,背後卻是大門緊閉的營建署。在疫情威脅下,連借個廁所都不行,本來還開點縫隙的民眾參與,竟變得不近人情!
9月10日區委會專案小組會議前「駁回知本光電」記者會
 
區域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正要審查知本光電分區用地變更,開發程序已來到末端,過了這關,等於開發大致抵定,只剩能源局核發施工許可,以及台東縣政府給予建築執照和使用執照了。
過去,向來不被重視,非開發爭議主戰場的「分區用地審查」,竟成為唯一可為生態發聲的程序。我心想,這是最後一搏了!命運之神,會怎麼決定知本溪口濕地沖積扇的命運呢?
 
回顧這一路,光電迴避生態熱區的訴求,不知道說了多少回,一再陳情開記者會,訴諸媒體,卻怎麼也阻擋不了急駛的開發火車。187公頃的開發面積,不必環評。「荒地活化」「已避開濕地」就是台東縣政府一貫不變的回應;狀似善意,打著與生態共榮的名號的韋能光電集團,也一再以25.19%高回饋金壓力當擋箭牌,堅守開發面積。
盛力能源2020年生態調查結果顯示保育鳥類台灣畫眉、黃鸝和環頸雉,遍佈整個光電專區
(資料來源:盛力能源)
 
然後,就在環保團體與經濟部次長曾文生會談,次長承諾會先擱置像知本光電這樣有爭議的案場時,卻傳出能源局已經核發電業許可了。為之氣結之外,就只能把握僅有民眾參與機制的區委會審查發聲了。
這個以「躉購電價」資本利益導向的光電開發制度,實在好讓人無力!國土的命運,既有的土地功能,一夕之間,可以全部被光電板壟斷。問題不在光電板本身,而是沒有合理上位政策,沒有生態面與社會經濟面的制度把關,完全縱容業者鋪好鋪滿,追求利益最大化。
 
當地方、中央和業者三方都推諉不願解決爭端的制度壓迫下,幸而有卡大地布部落、環境團體和荒野夥伴們,一起合作,想方設法在開發審查的夾縫中,找到制衡的力量。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擅長開發案的審查程序以及部會關係,環境權保障基金會是卡大地布部落的委任律師,精熟法律。荒野內部則是由台東知本濕地小組與總會專案小組合作,一面學習開發案審查的監督方式,發展生態論述,一面擔負取得社會支持的執行角色。終於,在環境團體一起合作下,攀過了高門檻的區委會民眾參與之路。
 
「知本光電不具有區域計畫法第15-2條規劃妥適性與合理性,請駁回此案。」「你們來到我們的傳統領域,告知祖靈是最基本的尊重!」「我們年輕人沒有投票權,但未來的20年是我們要負責的。」「文化要從土地開始學起,沒有土地,我們要怎麼將文化交給下一代!」我和部落代表向委員說著。
 
8月20日,區委會委員到知本光電預定地現勘,這是台東決戰終場的總動員,荒野台東分會和卡大地布部落一共出席了130人,奮力的拉著布條和標語向委員表達心聲。廠商帶委員現勘到哪兒,我們就驅車追逐到哪兒,就是要在廠商報告的縫隙中,平衡現勘的一面之辭。荒野親子團的國高中生們,來了好多人,敬業的一路高舉布條。當被贊成光電族人驅趕時,也能毫於懼色的從容化解,對知本濕地的情感,令人動容。據說,這是近年最大陣仗的現勘場面,雖然才來了四個委員,相信已深深觸動他們。
8月20日荒野台東分會約60人向前來現勘知本光電的委員陳情
 
果然,9月10日的區委會專案小組審議,參與現勘的委員皆出席會議,也都為環境生態發聲。「光電設置範圍仍大量含蓋了國際重要野鳥棲地(Important Bird Area,IBA)等,我對這樣的土地利用規劃存有很大的質疑」有委員這麼說著,另外,出奇不意的,有委員質疑前一個捷地爾開發案,到底有沒有廢止興辦事業計畫,認為現在審此案是妾身未明,希望能釐清。當日,因為正反意見民眾發言和業者報告,花去許多時間,專案小組因此來不及開完,將擇期開會再議。
 
知本光電爭議,已經四年了。看來,縮小開發面積,暫時露出了一點點曙光,但是距離駁回此案,仍舊非常遙遠。畢竟,棲地的完整性,不是算計幾公頃,就可以保留下來的。
 
身為知本濕地生態議題的領導人,這四年總是在每關審查的七上八下中度過,總是盡力在每關當中找縫隙,希望鬆動完全的開發者邏輯。很多時候,面對體制,我很悲觀;很多時候,看到每關中,荒野人的相挺,環團的策略聯盟,和部落拉罕及部落不同年齡層堅韌的行動力,又覺得自己何其有幸,能和這些朋友一起戰鬥,一起長出力量。
在那之餘,知本濕地總是心靈最好的撫慰之地,聽著黃鸝變化各種聲音的鳴唱,台灣畫眉囂張的求偶聲,和小燕鷗驚人的繁殖韌力,我知道,我沒有悲觀和鬆懈的權力。哪怕只是多為他們爭取一年、兩年,也只能接受這樣的業力,求取以時間尋求改變的契機。
 
謝謝各位夥伴們,更期待荒野夥伴多投入環境議題。祝福知本濕地和我們守護棲地的心願,得到庇佑。
9月10日卡大地布部落長老林金德向區委會委員說明知本濕地(Munveneng)傳統地名故事

 

附加檔案大小
知本光電爭議四年了,結果呢?3.3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