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雜草的代言人

文/吳逸倩〈高雄分會解說員、推廣講師,自然名:風〉、圖/除草劑調查小組       踏入荒野保護協會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然觀察,這樣的習慣讓我愛上了上帝創造的花花草草、昆蟲鳥獸。臺灣這塊土地上自然生態豐富,生物多樣性,是世界少有的,神奇的創造密碼在每個生物身上鮮明的展現著,抬個頭、彎個腰處處都有驚奇!

      從新竹大山背的護蛙行動,到南臺灣紫斑蝶路徑踏查,荒野人的自然觀察從北到南,在驚嘆自然萬物之餘,卻發現除草劑被泛濫使用,從學校、公園、道路兩旁、生態豐富的淺山區域及堤岸水渠邊,都可以見到大片枯黃死寂的現象。這樣氾濫的始用,竟只因節省成本或便利行事或一種既有的習慣,帶頭行事的往往是公部門,農藥的容易購買及取得、不受規範任意的噴灑。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STAT統計,各國農藥使用量(以有效成分為準,將各國除草劑總量除以耕地面積,可粗估每公頃除草劑用量),發現臺灣數值皆高出他國許多,民國105年除草劑銷售額26億,占整體農藥47%。

       除草劑的濫用,首當其衝的就是所有生物的母親-土壤,土壤裡的生物、微生物被嚴重干擾,土壤變硬,變得貧瘠不健康;此外,除草劑經雨水沖刷至河溪裡,除了造成魚蝦等生物死亡,也汙染水源;生態最豐富的淺山區域,雜草減少後生物棲地也隨之減少,生物便大量的死亡或遷移。除草劑中所含環境荷爾蒙疑慮難除,對生物本身及人類其他物種都有極大的影響,更遑論民眾採集野菜、野草食用及於郊區戶外運動時所暴露的環境,都對健康造成極大威脅,每次到郊外進行自然觀察時,看到的除草劑濫用現狀,內心總不免憤慨嘀咕,因此夥伴們決定開始嘗試朝推動立法的方向進行。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政治參與,夥伴們對政治極其陌生,但大家抱著單純想法就是為這塊土地做點甚麼,也算是憨膽。夥伴們彼此勉勵:「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開始了就會很厲害」。採取的模式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一邊學習,一邊按步驟進行(感謝上帝讓大家搞不清政治的箇中之”妙”,只有一顆熱血的心)。

      新竹分會是第一個開始進行的分會,除了全國聯署外,也向新竹縣、市議會遞交請願書,苗栗、高雄也隨之開始進行。高雄分會夥伴,在地利、人和下,結合各方人馬及當地NGO,多次開會協調溝通,進行2次的公聽會後,高雄市議會在今年(2018)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這是繼臺北市及宜蘭市外,第三個立法通過的城市,無疑給予生活在自然棲地的生物媽媽們,一個喘息與生存的空間。也是送給每個關心孩子,是否能在公園、學校、馬路上自在健康呼吸的母親們,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共有8條,立法精神採行 ”源頭管制、合理使用、末端管理” 原則,是為要彌補母法「農藥管理法」的不足;主要是明訂非農業用地禁止使用除草劑,若有違法之虞,賦予主管機關派員採樣檢驗及不得拒絕的公權力;並針對行為人、土地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處以罰鍰。也因為除草劑議題的發酵,在臺灣各地開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除草劑的危害與疑慮,紛紛有另立自治條例之需求,中央也將透過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建立「非農地雜草管理指引」,及「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範本」供各縣市參考。未來指引及範例公佈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將可透過指引協助在非農地範圍裡,不使用除草劑也可有效管理野草的生長。

      許多人問為什麼只有非農地才禁止,廣大範圍關乎民眾健康食用的蔬果農地不是更應該禁止使用農藥?非農地的禁用只是一個開始,除草劑的使用關乎許多族群,惟有繼續溝通與理解,才能讓更多人加入改變的行列。在環境教育的推廣中,覺知與環境的敏感度是一個起頭,未來在各縣市,除了推廣教育外,我們也會成立「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邀請更多夥伴在各自生活環境中持續紀錄除草劑不當使用情形,透過這力量的累積,在推動各縣市政府訂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我們始終期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可以明瞭,無法言語的小花小草都是這塊土地的寶,扭轉對”雜草”的既定印象,以管理取代趕盡殺絕,減緩食物鏈的崩解速度。因此,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來為雜草發聲,成為雜草的代言人與守護者。

      「除草劑調查工作坊」預定於2018年10月27日舉行,歡迎您加入我們的行列。

附加檔案大小
成為雜草的代言人.pdf1.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