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就是改變,行動就有希望

文/王俊智(鄉土關懷委員會新任召集人,自然名:白海豚)、圖/王俊智、荒野保護協會

事情總是在我們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就發生了。

回想加入荒野這個大家庭居然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這轉變就在一個微小到不足人道的邀約開始。

高中畢業後在等上成功嶺的那段時間,有天接到同學的來電,詢問有沒有興趣當志工,心想與其茫然等待半個多月的大專集訓倒不如去當個志工也不錯,有的玩而且還能做公益。這次邀約大大改變了我往後的生活,那次的活動是跟著一群國小學生去嘉義奮起湖,特別的是參加活動的學生一半是聾啞小孩,另一半則是正常無肢障的小孩,活動前主辦單位開過許多次行前會議,提醒如何與這群孩童相處,更要注意如何引導小孩們互助,以往聾啞人士在身邊只是少數,一次遇上十來個還真是不曾有過的經驗,帶著一顆忐忑的心硬著頭皮就出發吧,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活動前一直擔心著這群聾啞的小孩會不會受到排擠或欺負,後來事實證明是我自己過度擔心,看到孩子們相處融洽還會互相協助,讓人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愛與喜樂,因此進入大學後的社團生活就在諮商與團體活動中渡過,延伸到工作時期依舊會參與公益性社團。

工作後幸運的加入公司的公益社團,在社團中依舊關心著小孩子的教育問題,除此之外,如遭逢重大災害也會舉辦同仁募款,多次的募款讓我開始注意到氣候環境的變化,加上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製作的「不願面對的真相」,令人不得不重視環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傷害,當時心中仍懷疑頻繁的自然災害是否真的是環境問題造成?心想若果真是如此,環境問題還真得要好好去面對,帶著不解與疑惑上網找尋所謂的環保團體,期待在課程中能解答我心中的困惑,就這樣終於踏進了荒野。

初次接觸的是的是解說員課程,恰逢當時有國光石化興建爭議,這個發生在家鄉彰化的大事件當然引起我非常大的注意,而國光石化運動的代表吉祥動物白海豚理所當然就成為我的自然名,新竹有許多夥伴關心著國光石化的發展,三不五時眾人齊聚共同討論,甚至在當年的週年慶共同編演行動劇,用行動劇讓更多的民眾來了解這個議題。

在國光石化興建的爭議後,開始思考環境守護與經濟開發之間拉扯的問題,也更加注意社會變遷下所早成的種種環境問題,然而身邊周遭許多朋友總期待著超人出現來拯救受難的人們,期待英明的領導者能夠解決各種的社會與環境問題,對我而言,我卻不期待那位超人的出現,在我心中,只要我們願意,把期待化作行動每個人都可以是超人。

有時我們可能會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改變,或許你是對的,如果你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大家是否有注意到身邊有愈來愈多的外籍人士,特別是在週末假日時的火車站或廣場,有人厭惡這樣的現象,有人無視這樣的改變,在彰化卻有三位小朋友主動去協助她們融入臺灣的生活,他們的做法是製作好購票步驟,無法翻譯就找新移民協會尋求協助,取得站長的同意後,再將翻譯好的資料與卡片分送給不知如何購票的外籍朋友,協助他們能夠順利購買,一個簡單的善念,幾位好友就能夠一同創造更友善的環境,對於外籍朋友是如此,對於環境又何嘗不是呢!

有時我們總是急著想去改變, 然而改變總需要時間去醞釀,在美國洛杉磯. 的保羅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 有一句話:「Ever present never twice the same. Ever changing never less than whole.」意即整體、當下才是王。甘地(M. K. Ghandi)說:「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他強調,自己就是改變,自己就是力量。行動的起始點源於感受,感受源自於體貼與了解,從關懷出發,一步一步地累積能量,成就了這段美好,時間到了一切總會成就我們所期待的良善。

有人說荒野是個平台,他提供一個機會,只要你願意站出來,必然能夠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努力,只要我們願意,從此刻開始一切都將變成可能。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89期第16~17頁8.0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