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親民環保行動 荒野20年點亮守護棲地微光

分類: 

報導媒體:環境資訊中心

荒野保護協會是國內知名環保組織,1995年由知名自然生態作家徐仁修、李偉文發起,20年來持續耕耘棲地守護與環境教育。25日,荒野保護協會於台北舉辦「2015 棲地守護研討會」,邀請生態與環境相關學者專家從宏觀視野談保育理念,由協會成員從在地實例看棲地守護,理論與實務間滾動並思考未來。理事長賴榮孝接受本報專訪,談協會20年來的經營策略及期許。

從「荒野」出發 走向人群

20年耕耘,荒野保護協會的所守護的棲地從宜蘭雙連埤、台北淡水河濕地、花蓮馬太鞍濕地、嘉義諸羅樹蛙棲地、新竹油羅田友善農耕、到近年推動的都會公園等,活動範圍從農村到都市,從濕地到森林,範圍並不限在傳統定義的「荒野」。

賴榮孝說:「協會創業之初,有人問徐老師(徐仁修)什麼叫『荒野』,一開始的解釋是『沒有經過人為干擾的地方就叫荒野』。實際推動後才發現,在台灣不容易找到這樣的『荒野』,即便在深山,也有原住民的活動。所以後來修正為『只要願意回到自然的狀態,將人為的干預降到最低,就是荒野』。」

荒野保護協會以棲地守護為宗旨,但賴榮孝認為,棲地守護不能只是圍起來守護,應該跟社區民眾站在一起,與在地對話討論,這也是荒野保護協會在棲地守護上的挑戰與心得。

建立最低門檻行動 讓環保更親民

台灣有不少環保團體,經營策略相異,有些從法案面出發,有些重視實務面參與,也有團體企圖挑戰翻轉體制。賴榮孝認為,荒野的策略在建立環境行動的最低門檻。

賴榮孝解釋,雖然20年來,環保在台灣幾乎是普世價值,但最大問題不在概念,而是缺乏行動。2300萬民眾中,願意行動者不到5%。荒野要創造更多參與行動的機會。不管是節電或是淨灘,皆透過教育方式,接觸更多人。他說:「我們不去製造敵人,跟政府企業跟所有人都是夥伴關係,只要對方願意給機會、時間、舞台,我就跟你交朋友。」

也因此,荒野保護協會在環境教育方面多所著墨,透過自然教育觸及不同年齡層與不同群體,範圍也不局限在棲地,節電、海洋、氣候變遷等議題都有荒野人的身影。

志工參與 成就荒野

荒野保護協會一路走來,愈見茁壯,全台11個縣市成立分會,60幾個地點,會員人數高達1萬8千人,在環保團體中,是相當大的規模。賴榮孝認為,這些成就要歸功於志工。而讓志工有參與感、成就感,並有實質貢獻,也正是荒野成功之處。

荒野的定位是志工團體,經過訓練的志工擔任多數工作。但賴榮孝不諱言,無法留住每個人,就像生物多樣性一樣,人也是多樣性的,無論是會員或是志工,都有不少人中途離開,能留下的約只有1/3。

針對人才培育難度高,賴榮孝指出,比起需長期投注心力的棲地守護,淨灘志工雖累,但時間短,反而容易。然而這兩個路線的經營,都需要不斷討論與修正。

走入棲地 與在地社區合作守護

2014年,荒野保護協會啟動了「定點生態調查」計劃,未來將每年定期同步生態調查,以建立台灣的長期生態資料庫,做為棲地守護的科學基礎。

對人類來說,20歲已是成年人,但在大自然光譜裡,20年只是個開始。談到荒野的未來,賴榮孝以宜蘭雙連埤為例,原先對濕地不夠了解,保育工作受到地方抵抗,還曾歷經人為惡意破壞,至今水草復育程度還不到1/10,12年的努力,在近兩年才見到一些成果。

即便如此,賴榮孝也認為,這件事開啟對話跟討論的機會,讓協會了解水田的重要性,也了解跟在地民眾站在一起的重要性。他表示,生態保育絕不能環保團體自己做就好。

賴榮孝說,守護保護區是政府該做的,民間團體要把力量放在保護非保護區,未來要努力的範圍很大,需要更多人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