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分享】騎鵝歷險記真實版《迷雁返家路》化身飛鳥帶領野雁飛越北海

文/鹿刻Luke<台北分會編採志工>

圖/可樂電影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尼爾斯的男孩,他成天調皮搗蛋,有一天他捉弄了小精靈,小精靈為了報復他,用魔法把尼爾斯縮小到變成只有拇指大。

這時,天空飛過一群候鳥,尼爾斯家裡養的鵝也展翅要跟隨候鳥飛行,尼爾斯為了不讓雄鵝飛走,用雙手緊緊抱住鵝的脖子,不料他實在太小了,直接被鵝帶上高空,他就這樣騎上鵝背,飛越大海、周遊各國

這是瑞典童書作家塞爾瑪.拉格洛夫(Selma Lagerlöf)於1907年出版的《尼爾斯的騎鵝歷險記》(Nils Holgersson's wonderful journey across Sweden),本書生動的描寫了北歐的地理風貌,出版後風靡斯堪地那維亞半島,成為大人小孩都喜愛的經典文學,拉格洛夫也因此在1909年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作家,也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性作家。

1995年,35歲的法國氣象學家克里斯提安.穆萊克(Christian Moullec)駕駛輕航機時,意外發現許多候鳥數一直維持著相同的路線遷徙,然而隨著人類城鎮的擴張、人造建築的影響,機場、高樓大廈、高速公路、橋梁都成為候鳥遷徙的阻礙,造成鳥類遷徙時大量傷亡,甚至面臨滅絕危機。

於是,克里斯提安從孵鳥蛋開始,讓野雁破殼而出第一眼看到他,產生「銘印」,隨後他一路陪著雁鳥成長,等到適當的季節,駕駛著輕航機,帶領候鳥依循更安全的路線遷徙,儼然就是當代的《騎鵝歷險記》。這樣的創舉也被改編成電影《迷雁返家路》飛上大銀幕。

電影中克里斯汀住在法國聖羅芒濕地,每年都會有許多野雁到此來避冬,近年政府卻在此興建產業園區,導致濕地大面積縮減,白額雁的棲息環境愈來愈破碎,再加上遷徙過程著傷亡,面臨滅亡危機。克里斯汀親自孵化了一批白額雁,並將他們帶到挪威拉普蘭,打算駕駛輕航機飛越北海,回到聖羅芒。

 

「只要飛過一次,他們永遠都會記得起飛的地方。」

有別於過去生態電影的沉重與嚴肅,這部電影以深厚的父子情感,帶出人類熱愛野生動物與生態的本心,克里斯汀14歲的兒子湯瑪斯其實並不瞭解白額雁與白頰黑雁的棲息困境,然而本於自己從小到大對他們的革命情感,因而決定放手一搏,不顧一切只想把雁鳥安全的帶回故鄉,這樣的決心深深感動了我。

剛剛學會駕駛輕航機的少年,握著方向盤的手仍在顫抖,其實就跟他身旁這群首次翱翔的白額雁一樣,對於前方未知的方向有些膽怯,DNA裡卻彷彿藏著勇往直前的毅力驅動著他們揮動翅膀繼續飛翔,看似是湯瑪斯在帶領白額雁,其實也是白額雁在帶領湯瑪斯完成這趟艱難的任務。

「雁行理論」指的是雁在飛行時會形成獨特的V字形,看似V字形尖端的雁是領航者,事實上為了讓每隻雁飛翔能夠並駕齊驅,他們會輪流擔任領導,同時也可以輪流休息,一隻雁鳥展翅拍打,其他的雁鳥也會立刻跟進,透過V型隊伍的輔助,雁群飛翔的距離,會比雁鳥單飛時增加70%,就算一隻雁飛比較快是沒有用的,唯有大家一起飛,才能飛越大海,完成數百公里的遷徙。

候鳥的遷徙距離有長有短,劇中的白額雁從北歐飛往法國大約距離2500公里,一年往返一次就是5000公里,而現今所知最遠的是北極燕鷗,他的體長不到40公分,每年卻要往返南北極將近4萬公里。

 

年度最真摯法國生態電影  飛越2500公里給野雁一條生路

事實上,不只是白額雁,世界上有數百種鳥類都屬於候鳥,為了棲息必須在秋冬飛往溫暖的低緯度熱帶繁殖,春夏時再北返回涼爽的高緯度寒帶生長,遷徙的任務彷彿是藏在候鳥的基因裡,那怕從來沒人教過他們,他們卻永遠知道要從那裡飛往哪裡,在遷徙前他們先「換羽」以利飛行,同時也需要攝取大量食物,為漫長的遷徙旅途做準備預備。

台灣常見的鳥類中,知名的紅尾伯勞、黑面琵鷺等,有將近一半的鳥種都屬於候鳥,黑面琵鷺每年秋冬季從朝鮮來到台灣避冬,成為台灣海岸不可思議的風景。根據研究統計,近年保育有成,來訪台灣的黑面琵鷺逐年成長,2017年已佔全球總數的六,也創下台灣歷史新高。

然而,正如同電影中聖羅芒濕地受到產業園區的侵擾,候鳥在台灣經常利用的濕地也逐漸在萎縮,高雄的永安濕地,曾是黑面琵鷺最南端的利用棲地,卻因為台電興達火力發電廠的擴廠,而讓濕地面積萎縮,而在台北淡水河出海口的紅樹林,也即將因為闢建外環道而遭到侵蝕,在台東的知本溼地則有161公頃將開發成太陽光電板。

不過,正如同電影中的克里斯汀堅持的信念,讓可能滅絕的野雁有了一線生機,台灣的濕地也有好消息,在新北市二重疏洪道的五股溼地,就在公私部門齊心協力下逐漸恢復生機。

 

從電影反思台灣濕地破壞  人類開發土地,野生動物則失去棲地

很多人會說「生命自會找到出路」,反對人類過度干涉自然生態,然而,事實上人類已經在干涉野生動物的棲息環境,人為的建設與工程、人為的開發圈地填海,都把牠們原本的生命之路一條一條的截斷。

在《野雁返家路》中有學者認為,克里斯汀是在做動物訓練而非動物保育,是以人為的方式改變牠們既有的遷徙習慣。確實是改變了沒錯,但這些改變是為了讓牠們繼續存活下去而不至於滅絕,這些人為的改變也是為了幫助野生動物適應人類的破壞與侵擾,讓雁鳥可以繼續翱翔在天際。

這趟帶領迷雁返家的漫漫長路一共飛了將近一個多月,從挪威的拉普蘭抵達法國的聖芒羅,電影從父子親情的故事出發,帶領觀眾進行了一趟不可思議的生態保育之旅,彷彿化生為雁鳥翱翔在天際,這不只是這群雁鳥遷徙的路徑,也是整個白額雁能繼續存續的一趟關鍵旅途,關於鳥類的滅絕與重生,關於人為的介入與自然萬物的生命毅力。

歐洲在過去30年失去了4.2億隻鳥,每年有8萬公頃的鳥類棲地正在消失。而在台灣雖然黑面琵鷺到訪的數量逐漸增加,然而爪哇八哥與埃及聖䴉等外來種也引發了另一場生態危機,河口棲地更是逐步地消失,全球各地的候鳥因為禽流感而面臨獵捕與撲殺,數百年來的漫漫長征卻可能因為人為因素而中斷,迷雁返家路不只是帶牠們回家,也是帶人類回家,別忘了人類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我們或許沒有辦法飛翔,但不該剝奪候鳥翱翔的權利。

25年來,克里斯提安就像是「鳥人」,一次又一次以輕航機帶領新的候鳥飛往更安全的所在,保育雁鳥的存續。近幾年Christian開放民眾「登機」體驗與鳥飛行、鳥瞰世界的旅程,除了募資下一趟旅程的經費,也藉此推廣鳥類保育,也許下一次到法國,也能與野雁共同飛翔。

如果沒有機會去到法國也沒關係,《迷雁返家路》即將於3月27日在全台各地中法雙語同步上映,只要進到戲院也能化身飛雁,無畏無懼勇敢的翱翔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