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他溫柔對我悄聲說話

我們正在做的事: 
圖、文/李家慧<台北分會生態心志工,自然名:白麻糬>
2021-09-10
今年2021生態心志工培訓期初旅行的第一天像是暖身,第二天則是全心全意投入在山林中。過去我從沒參與過類似的活動,不過很幸運地因為過去看過一些書籍,帶領我走過了類似的體驗,這次體驗之後回頭來看,我才知道我常常讓自己回歸到最初的狀態,最本質的我。
這次期初旅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這是我第一次抱樹,過去我曾經摸樹,也曾和樹說話,這次或許是因為矇起了雙眼,更能將感官全心投入在體驗上面,我將自己放心交給帶領我的輔導員一步一步走在顛簸的石子路上,幾次沒踩好石子,我都感覺到他非常耐心與細心地帶領著我,讓我非常放心地跟著他往前行。走了一段路,感覺走了好久好久,然後他停下來,將我交給大樹,他跟我說:「你是最遠的喔!」然後悄聲離開,不打擾我和樹的獨處。這次我將自己全交給樹,我先是撫摸著他,手因為他身上的雨水而濕了,慢慢變冷,但我並不在乎,我用兩隻手環抱著他,他並不胖,瘦瘦長長的樹枝,抱起來卻十分扎實,我抱了許久許久,幾次變換姿勢,聽著一旁的鳥聲、雨聲、水聲,感受微微冷風吹過我的肌膚,感官在這個時刻變得非常清晰。
 
我開始和樹說話,我跟他說很高興認識他,希望他不要介意我抱他。我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感覺,像是他在與我對話。「你可以抱我喔,雖然我很害羞但是我很開心。」然後我還跟他說了很多話喔,我說他住在這個地方真是好,他贊同。
 
我:我好羨慕你啊~
樹:你也可以住下來唷!
我:但我不行啊,我還是想要有些時候能走進人群,不能一直待在只有山林的地方。
樹:那你隨時想要來找我都可以來唷!記得再來抱抱我,不論何時都歡迎你來。
我:抱著你我可以感受到你找到了活著的方向與熱情,但我沒有,我也好想像你一樣,有熱情地活著。
樹:你也可以啊。
我:我現在還找不到,我不知道哪一天才會找到。
 
此時我感受到一陣寧靜祥和卻堅定的氣息傳了過來,我突然深受感動,深受感動,一陣氣息湧了上來,我感到一陣鼻酸,我的體內滿滿的,有什麼把我填滿了,我繼續緊緊抱著他,維持這樣的姿勢好一陣子,然後又繼續摸了摸他的身軀,最後才由輔導員帶回。
等到結束之後將眼罩拿掉,要去找自己抱的樹的時候,我走過一棵一棵樹,心裡默念著:不是、不是、不是,一直到我即將走到那條小徑的盡頭,我馬上一眼認出他來!我信步走過去,拍了拍他的枝幹,在心中大聲說著:就是你吧!我看著他身邊一條攀著他而上的藤蔓,然後摸上去,嗯,跟我摸過的一樣,果然是你!相當肯定地找到他,向他深深道了謝,我才離開。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是當我們要走上最後面的大草原前,被邀請脫下鞋子裸著腳走上去,當下一邊聽著輔導員說著話,心裏是一陣超級激動的怒吼:「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休想要我脫!」
嗯,然後我脫了,嗯,還蠻爽der~相對於最後大家在分享時,有不只一個人提到自己有潔癖這件事,說真的,我也有,我連馬桶都要有專屬的,然後我一定把自己的廁所打掃到一塵不染,不然我會便秘。不過相對來說,我並不會覺得踩泥土是一件很髒的事情,這讓我回想到以前在家門前的稻田,不論休耕與否,只要水位不高,我和朋友們總會三三兩兩在那裏面走來走去,我也忘了當時我們到底在幹嘛了,但那感覺真的很開心。而這次扎實走在土地上,讓我回想起那樣的感覺,我就像回到小時候一樣,不管衣服好不好清洗,鞋子髒不髒,只管這樣做我心情好不好,真的,超級好der~
至於為什麼一開始這麼排斥,容我解釋一下,沾滿泥土的東西回家都是我必須自己清理的,如果跟小時候一樣,不管在田裡跑多久,衣服鞋子要沖洗乾淨也不是我處理的話,我覺得很OK,但回家我還要自己處理這點讓我很猶豫啊~嗯,果然回家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從山上帶下來的雨衣、鞋子、包包給處理好。下次若是再被邀請,我大概還是會陷入前所未有的掙扎,然後最後又爽爽踩在泥地上吧。
 
最後,其中最最讓我感動不已的,記得嗎?最初我們走進森林之前,雙腳高高跨過了障礙,當時每個人在心中默想著自己想跨過什麼,我很明確地,在第一秒就得到靈感:「我要跨越『面對未知的恐懼』。」在整個過程參與完,結束之後,我正想著今天我跨越對未知的恐懼了嗎?有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心中還在思忖著這個我認為相當值得在此刻深思的問題時,我得到了一張車票,是龍貓車站的車票。
上頭寫著:
你的每個念頭,
可能強化恐懼,
也可能滋養你的愛。
 
鼻頭一陣酸啊,森林原來是這麼認真傾聽我的渴望。在旅程最初我許的心願,最後在我要離開時,真誠地回應著我。我帶著湧上心頭的激動之情,默默走在其他同伴身後,從山林,慢慢走向回到世俗的道路。
 
附加檔案大小
我聽見他溫柔對我悄聲說話12.59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