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孩子,讓我走入了荒野

我們正在做的事: 
圖、文/梁婉菁<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二團炫蜂團導引員,自然名:金針>
2021-01-10
2020年上半年,突然在Facebook動態上看到荒野親子團的招生訊息,只限定親子才能參加,且活動的地點都在戶外的社團。這讓喜愛戶外的我坐不住了,立馬和妹妹討論借孩子,讓我能帶著妹妹的大女兒(自然名:杜若)一同參與,讓她能多親近大自然、認識大自然,進而把在荒野所得帶回和其弟妹分享,更希望透過我和杜若的加入,能在未來也讓妹妹帶著另2個孩子一同加入荒野。
在4月時參加面談,當時擔心被婉拒,因為我和杜若非直系親屬。5月收到入團通知,要先給自己取一個在荒野使用的自然名,之後便開始期待起7月的第1次團集會。還記得面談時有提到荒野親子團是志工團體,新家庭會有人帶領協助融入荒野群體,隔年也會希望大蜂能接工作來為其他家庭服務,這團體的理念我是相當贊同並支持的,也期待自己來年能接工作與大家玩在一起。
在漫長的等待終於等到了7月,衛武營2天活動,報到拍照後便與杜若分開活動。大蜂的破冰活動讓我至今印象深刻,先是大夥兒在一塊很大的彈性布上拋接皮球,皮球數量會增加也有可能會有皮球被拋出布外,比喻孩子們就是每個皮球會調皮也可能會狀況外,在這裡大家會一起照顧一起玩,易子而教。之後將皮球換成新成員的大蜂輪流在布上讓其他大蜂們拋接做迎新,人下來後也要拋接其他新舊成員,比喻大蜂們彼此信任互相幫助。
育成會大蜂們除了有動態活動,也有靜態的座談,有一段心得分享也讓我感觸良多,是說鼓勵大蜂們能承接工作的,因為平常孩子們除了父母親子間的一面而未能看到父母親在接工作時認真、自信的另一面,讓我更想以身做則,當我積極參與荒野各項活動時,杜若也能感受到,進而對生活、對活動、對自己也能夠積極進取。私底下我便和團長說若有要點名的活動,歡迎點我或是杜若,我倆都是熱烈支持的。
再來每天都在期待團集會的到來,每月不同的主題活動都能在當中學得不同的知識或啟發。原來淨灘不只是淨灘,淨灘之後的垃圾分類統計也會做為政府來年環境政策的參考指標。淨灘後不只留給大家乾淨安心的活動空間,淨灘後大家坐下來靜心傾聽浪濤、觀夕陽,不禁反思我們能為我們的環境能做的還是太少太少了。
11月的入團儀典在夜晚進行顯的更加神祕和莊重,當我和杜若矇著眼、牽著手赤足的走在雨後的草地上,感受著辛苦的工作人員所製造的佈景,用五感感受著自然元素,懷著感恩的心向大地之母宣誓荒野入團誓詞,做我們能做的就是最好的貢獻。
 
援中港濕地公園的某個角落是協會認領的祕密基地,在那裡我有回家的感覺,因為兩次到那兒都要先來個大掃除,大夥兒協力合作將外來種盡力消滅讓原生種得到生存的空間,就算烈日高照也是覺得格外爽快,尤其苦力後看到孩子們自在的以大自然為遊樂場的歡樂,這是在都市長大的孩子多麼難得的體驗!
 
為了之後承接工作,我參加了蜂導基訓,就像小蜂參加團集會活動,在玩樂中學習,也更加瞭解各工作職掌與運作,原來每次的團集會都是每位工作夥伴精心策劃、多次探勘得來,活動內容要與荒野的年度主題契合,還有豐富的後勤補給,就是為了每次活動玩的開心又安心。在這裡還能遠離孩子,與夥伴們聊著感同身受的媽媽經、爸爸經,再次體驗學生時期的團體活動,尋找青春的尾巴。
之後,隨著疫情嚴峻,原本預計的3月小鬼當家,5月份大鵬灣水上活動和6月的感恩交接也都取消了。7月新年度接工作後更加覺得陪伴孩子成長的時間愈來愈少了,因為每次活動都是預先安排的,提前2個月的規劃,在此時也會將明年的行事曆陸續安排上時程表,明年杜若也將從蜂升鹿了。記得有位大蜂心得分享,若以次數來計算孩子在荒野的時間,小蜂36次團集會,小鹿36次團集會,之後便要蛻變翔鷹展翅飛翔了。
杜若陪著我在荒野探索,我們一起在自然環境探索、生活中探索也在親子關係中探索。感謝有這麼個溫暖和善的環境學得對自然的尊重與愛護,也讓我和妹妹和孩子們在這裡共學共好並留下難得的親子回憶。
 
附加檔案大小
因為孩子,讓我走入了荒野4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