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周年年會系列報導】大樹講堂札記

環境議題影響氣候變遷,國土規劃又牽涉環境議題,2009年莫拉克風災堪稱近年台灣發生規模最大的天然災害,災後復健工作也千頭萬緒,許多急就章的工程也讓人看傻了眼

文、圖/張健常〈台南分會志工,自然名:朽木〉

      「荒野棲地守護的實踐」是今年年會「大樹講堂」所安排最後一場壓軸的知識樹場,由前理事長賴榮孝老師與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博士共同主持,貴賓蒞臨魅力四射博得滿堂采。

      相信所有關心台灣環境的朋友對李教授都不陌生,早年任教於台大土木工程系,並先後服務於台灣省政府水利處、公共工程會主委、副縣長與內政部長等職,曾經在螢光幕前大談治水方案,組織邏輯、論述能力頗有一套。

      環境議題影響氣候變遷,國土規劃又牽涉環境議題,2009年莫拉克風災堪稱近年台灣發生規模最大的天然災害,災後復健工作也千頭萬緒,許多急就章的工程也讓人看傻了眼,兩年後的8月8日我在聯合報有篇投書「河道蓋堤防,治水或爭地?」,對旗山溪上游月眉橋南面的一排堤防竟然蓋在行水區中打個大問號,文中就點名時任工程會主委李博士,建請他去關心一下。

      至於後來有沒有真去關心了解不得而知,倒是七河局的工程師來電邀請我一同現勘,眾所周知砂石業多半長年被黑道盤據,本小利大獲益驚人,我一介書生豈能擅入叢林?後來從報端發現該單位局長因另案被起訴了,我寧可相信絕對與我無關。

     兩位前輩坐在大樹下,手持麥克風揮汗暢談環保理念,話題從古早的泰山溝渠,到鹿角溪人工濕地,從興築雪隧到蘭陽平原消失的良田,還有擋下金山一條已核定的開路計畫、拆除七家灣溪的水壩、南部地層下陷等,再聊到荷蘭還地於河的理念,政府協助遷村或增設土丘提供避難;還有描述1997年桃園台地曾經有一萬口埤塘,老祖宗留下可容納半個石門水庫的滯洪池,如今僅剩兩百個,就連種電也不放過,這就是台灣江河日下逢雨必淹的慘況。李博士提出解方,就是「遷都」二字,將中央政府各機關遷往中部,至少可緩解大台北三百萬人口的壓力,可想而知茲事體大,在民意高漲的台灣根本不可能實現,我倒認為敗壞台灣環境最大的因素卻是「選舉」,政客為了爭權奪利,對不會說話的土地下手最快,每逢選舉季節一到支票滿天飛,大開各種討好民眾的方便門,譬如幾天前立法院才三讀通過的「工輔法」,訂定落日條款欲將13萬家違法工廠合法化,至於飽受污染再也無法耕種的稻田則自求多福,所謂「清廉、勤政、愛鄉土」就當是酒醉夢囈的話唬爛。

      其中也發生一小段插曲,因天氣酷暑燠熱難耐,儘管有大樹遮蔭許多人還是汗流浹背,有位善心人士送上衛生紙給開講來賓擦汗,李博士連忙推辭,直說「不用不用,不用浪費衛生紙」。小小舉動不禁讓人敬佩,經常在餐廳看到客人恣意抽取衛生紙就像不要錢似的,如今還能保有節約資源、愛物惜福美德的政府高官,更是鳳毛麟角了。

      年會中也見到許多認識快20年的老荒野伙伴,如月美、振東、雍熙、純榮、崧棱、慧年……等,也有許多當年的小屁孩已茁壯成羽翼豐滿的翔鷹,站在台上手舞足蹈侃侃而談,賴老師期待著100周年慶時荒野協會最好關門大吉,因為這麼多年來許多人的奉獻,台灣環境會越來越好,不再需要環保團體了。

      大致看來活動整體規劃還不錯,「大樹講堂」諸位講師都有高水準演出,各式義賣攤位也推出吸睛小物,「美力3D台灣」的立體電影製作精美,主持人小麥活力奔放毫無冷場。囿於時間因素不宜久留,5點多便先行離去,最後有小小建議,就是學校場地雖美,無障礙設施不足,坐輪椅行動不便的長者只能待在大禮堂吹冷氣,此外服務台沒有報到流程,與網頁公告內容有異,也不利掌控用餐人數,希望未來更臻完美,讓每位到訪的客主都陶醉在愛與包容的荒野裡。

附加檔案大小
323_dan_ye_p12-13.pdf917.9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