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羅田野菜文化推廣與除草劑議題的結合

2008年10月在大山背進行例行蛙調時卻發現了大量的青蛙屍體;經瞭解得知,這些是從山林欲遷徙至溪流繁殖的臺灣特有種—「梭德氏赤蛙」,不忍心再看到有青蛙慘死在路上,2009年10月調查小組開始招募志工上山,於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同時進行各種田調。

圖、文/許天麟〈新竹分會副分會長,自然名:海茄冬〉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於2007年底成立「兩棲調查小組」,在橫山大山背、峨嵋六寮古道、芎林紙寮窩、北埔上大湖等四個地區進行每季兩次的夜間青蛙調查。2008年10月在大山背進行例行蛙調時卻發現了大量的青蛙屍體;經瞭解得知,這些是從山林欲遷徙至溪流繁殖的臺灣特有種—「梭德氏赤蛙」,不忍心再看到有青蛙慘死在路上,2009年10月調查小組開始招募志工上山,於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同時進行各種田調。

      2014年7月志工進行日間田調時,發現公部門在進行道路維護—路邊雜草管理時,定期使用除草劑大範圍噴灑,造成大山背棲地(竹34及竹35鄉道)路邊植物枯黃生態單調;在積極反應後,維護單位允諾護蛙區域改用割草的方式作管理;然而大山背鄉道約21公里,護蛙區域只有約0.8公里,從生態守護的思維來看,應該整個大山背都值得受到保護,荒野就這樣開啟了對除草劑議題的追蹤與關注。

      2014年初,幾位夥伴在油羅田租地進行友善農耕,堅持不使用化學農藥,因此田裡長出了多樣性的可食植物,如野莧、川七、昭和草、魚腥草、山芹菜、火炭母草以及艾草等;剛好,溎勤、素櫻夥伴既認識野菜也熟悉其料理方式,便利用每週的午餐共食時間,帶領菜菜子志工們認識野菜、採集野菜並進行料理;偶爾,亦設計野菜活動,帶領一般民眾認識野菜,品嚐野菜的各種口味與驚奇。

      在文學家蘇東坡的《春江曉景》一詩中曾寫道:「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便是用野菜「蔞蒿」的生長情形來描述春天的江景。野菜其實和農村文化密不可分,早期民間都認識住家附近的可食植物,並隨著季節採摘野菜來補充家裡菜餚,市場也會隨季節販售野菜,甚至知道一些草藥的民俗用法,當家人身體不舒服時便尋找草藥調整體質。

      這些與土地的連結與常民知識也造就了多元的茶飲選擇:魚腥草茶、桑葉茶、青草茶與仙草茶……等,依季節更替,有著不同的茶飲,大都自己熬煮、供家人喝或者提供奉茶亭供來往行人飲用;茶葉就地取材,於野地採集、曬乾備用,不同的香草植物提供身體不同的抗體免疫能力,經濟又實惠。

      2017年新竹分會籌備推動《縣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連署及人民請願活動,同時,與主婦聯盟合作,辦理了三場共煮活動,將除草劑議題融入野菜料理中,進行議題推廣,也到桃園中壢站分享,說明除草劑對健康、環境的傷害,也於認識從油羅田採集來的新鮮野菜,並烹煮給現場的媽媽們吃到不一樣的口味。

      該年9月起,分別由新竹縣、新竹市、苗栗縣及高雄市的夥伴邀集各地環境友善團體,至議會進行人民請願,引起媒體關注及報導,除了客家電視臺《村民大會》邀請各方民意以「除草劑怎管理」進行探討,公視《我們的島》也以「向除草劑說再見」為題製作報導。

      年底,農委會發布公文說明,「依《農藥法》除草劑有其核准的使用標的物,將除草劑使用於非農區已違反農藥法,依法可處1萬5千元以上罰款。」2018年5月高雄市議會三讀通過《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而大山背山區21公里鄉道也改用割草機割草。

      2018年8月新竹分會於大山背進行例行調查時,首次記錄到保育類「金線蛙」出現在路旁積水的排水溝。這個消息之所以令人振奮,是因為蛙調小組自2007年起每年在大山背固定進行8次的調查,在這12年來的紀錄過的19種青蛙中,從未發現金線蛙,但在公部門不噴除草劑後,金線蛙就出現了。

      人類想要居住在舒適宜人的環境,而生物們也是。唯有乾淨、無汙染的環境,生態、健康才會跟著到來,而這需要全民的共識以及行動來支持;在未來,在除草劑議題的推廣上期盼能取得更多的認同,讓我們以友善的方式對待我們的家園,期待在未來萬物都能興興向融地在大自然悠遊、綻放著。

【用最溫柔的方式與土地相遇】

2019 油羅田募款專案:https://goo.gl/VzHBQQ

附加檔案大小
316_dan_ye_4-5.pdf1.3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