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保育、傳統領域和綠電價值的守衛戰?

知本濕地」是荒野臺東分會守護的棲地之一,這波挾著「非核家園」之名,以濕地為優先對象,以光電發電量由首要目標的開發巨輪,壓輾而來,怎麼辦?

圖、文/蘇雅婷〈臺東分會環境議題組組長、自然名:小月桃〉、空拍/漂浪島嶼

       「知本濕地」是荒野臺東分會守護的棲地之一,這波挾著「非核家園」之名,以濕地為優先對象,以光電發電量由首要目標的開發巨輪,壓輾而來,怎麼辦?

       能源轉型政策用綠能發電量置換核能發電量,在量化與競價的目標設定下,變成只問目的不問手段,因此,註定走向市場資本和土地壟斷的運作邏輯,使得各地濕地面臨前所未見開發危機。綠能和生態狀似對立的背後,是置滿光電板的貧乏想像,不問土地的人文生態歷史脈絡,不問土地的適性發展;再者,土地出租的政府卸責法,讓土地利害關係人直接與開發商赤手博奕,沈默無法說話的物種生態,似乎沉沒,可以視而不見!

       臺東市知本濕地這塊土地,被臺東縣政府賦予要拼全國第一的光電夢,是繼捷地爾公司空頭開發案後臺東史上最大委外開發案。縣府預計在知本溪北岸河口重新處分226公頃土地,其中161公頃要標租給廠商置滿地面型光電板,只保留65公頃的潮間帶、沙灘、防風林和部分濕地由縣府管理。該案已於1月11日公告招商,計畫於3月13日開標(3月初公告延期至4月2日開標)。

       這是臺東分會所面臨棲地保育嚴峻的挑戰,分會「環境議題組」下設的「知本濕地小組」以生態調查、政策遊說、環境教育、辦理活動和追蹤開發進度等面向來應對這場挑戰,也向外求援,尋求生態圈夥伴更專業的協助。

       因為這塊地是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的傳統領域,我們在介入該地發展時,也需尊重這塊土地原來主人的主體思考,並與其合作。例如:是否要以濕地保育法和海岸管理法來進行劃設保護區的保育手段時,部落和我們的思考方式存在差異,部落著重的是集體主權、自我治理,卻苦無法令賦予部落權力。我們則是希望在體制內借位保護,但一樣得孤注一擲在主管機關的觀念與態度中,去尋求更多生態保育觀念的民眾參與空間。

       去年11月臺東分會舉辦「知本濕地人文生態展」,以製作生態地圖摺頁和人文生態圖文展覽方式,帶領臺東人認識知本濕地,率先發難反對知本光電開發。11月18日發起民眾到知本濕地海灘撒播濱海植物海埔姜等種子,進行濕地復育。今年1月18日也聯合臺東縣野鳥學會和臺東環保聯盟等團體到縣府陳情,要求撤回招商,暫緩知本光電開發。最主要是臺東縣政府在執行開發程序時,是先標租土地給廠商,才請廠商做光電設計細部計畫,先期規劃報告未做任何生態調查和人文歷史研究,就將生態核心區當做「無用荒地」。再者,縣府已要求至少要發電100MWp,相當於100公頃以上的光電板裝置量,幾乎是將基地置滿光電板的設計,並以回饋金高低作為主要得標準則,很容易迫使廠商做出犧牲生態與人文的土地規劃。

       由於知本濕地並非國家級濕地,所以這個全國最大的太陽光電廠,即使位於生態環境敏感地帶,卻免做環評,招標公告也未要求廠商做任何環境評估補償和生態工法要求。再加上生態調查與災害風險研究資料付之闕如,對我們而言,即便已用自力救濟方式籲請政府重新規劃,卻如同狗吠火車,幾乎沒有體制內尋求發言的空間。

       在原住民族諮商同意權方面,縣府承諾部落不同意,就不會開發。但由於從規劃階段就未諮詢部落同意,而僅僅只是召開說明會告知就開始招商,所以也導致部落不滿,在2月13日農曆年前夕召開記者會聲明:部落並不反對綠電,但臺東縣府公告之「知本建康段太陽光電教育及示範專區開發計畫」必須撤銷。因為該計畫執行過程中部落並未被諮詢與充分知情,主張重新規劃之計畫內容應含括光電活化、主權保障、生態守護、人文運用、教育推廣、遊憩休閒、種電農場及經濟發展等多面向機能,以達多贏目標。

       那日,金曲得主桑布伊也親自出席記者會力挺部落主張,並對我說:「我們都是過客,我們屬於大自然,不是大自然屬於我們!」是的,部落傳統領域的核心概念正是如此,人與土地共生共存,土地不是營利工具。企盼現代新興的光電能源工具,莫因便宜行事與營利至上的心態,讓它走向破壞生態的污名。企盼知本濕地的光電開發案,在我們與部落攜手努力下,能開創綠能兼具生態復育與傳統領域主權的發展空間,如此才是有友善土地的綠能所應追求的目標。

 

附加檔案大小
307_8.jpg604.47 KB
307_9.jpg659.38 KB
307_10.jpg604.6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