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谷熊合戰

由於棲地喪失與非法狩獵,台灣黑熊淪為法定瀕危保育類野生動物
 
文、圖/郭熊(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研究助理、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會員)
 
大概我綽號有個「熊」字,因此我和黑熊的相處模式很「黑熊」。成年的黑熊多獨自在森林裡生活,平時熊與熊間不太會見到面。因此日本的原住民愛奴人稱呼黑熊為YAMAOTOKO,意思是「山之男」,形容黑熊平時獨居在山林裡,行蹤成謎不易發現,由這富含生態觀察意味的稱呼,足以看出黑熊的生態習性。
 
講到「郭熊不見黑熊」這件事情,我就不得不提在玉山國家公園大分山區進行研究的日子。每年秋冬季青剛櫟結果期間,附近的動物被大分山區的青剛櫟吸引而來,包含台灣黑熊。當時有隻臉上有道疤痕的大熊,牠難得的巨胖。我在大分每天早上都會檢查自動相機,每當我看拍攝時間,發現牠常常和我擦身而過,卻又不相見。有時我檢查完相機,不到1小時內牠就出現,因此我深信彼此都知道對方就在附近森林裡。牠身材巨大,臉上又有疤痕,有種黑道老大的氣勢,我稱牠「刀疤大哥」,現在我依舊懷念牠從我相機前經過,左搖右晃的大屁股。
 

大雪山豐富的自然資產是台中市人引以為傲的森林遊樂區

離開大分之後,我開始到其他山區進行黑熊分布調查,大概是台灣黑熊數量真的很少,而後就不曾看到黑熊了。但是和熊的相除模式似乎沒太大改變,因為自從來到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內調查黑熊生態,我與黑熊奇特的相處模式又出現了。
 
去年我來到大雪山進行黑熊生態調查,同時雪谷線纜車的環境影響評估調查也正如火如荼的展開。面對纜車開發案,我很希望趕快拍到黑熊活動,證明纜車預定地就是黑熊活動的地區。但是當時正在進行纜車地質調查,大型機具在森林裡鑽洞,每天發出極大的噪音,別說黑熊了,其他動物也都不見蹤影。
 
某天早上我終於受不了了,出發調查前,我和山神拜託,請山神讓我早點拍到黑熊,說也神奇,不曉得是否正好鑽洞工程結束,還是山神聽到我的請求,下午檢查相機的時候,就發現牠出現了,當時我就決定要叫牠「NoNo哥」。因為無論如何,「NoNo哥」絕對是反對雪谷纜車開發案,牠鐵定不希望原本寧靜的生活被人干擾。
 
其實,養活一隻黑熊需要大面積的棲息空間,但是攤開地圖,不難發現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的四周都被人類佔據了,人為環境,四處都是公路、果園或城鎮,森林被開發破壞,僅存的原始森林所剩不多。台灣黑熊非常會跑,一隻黑熊的活動範圍達到一百平方公里以上。但是我猜「NoNo哥」就算有通天本事,在這邊大概也沒太多地方可去。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有收費站,每天都有人進行嚴格的人車管理,杜絕非法狩獵或過度開發,我想對黑熊而言至少還算是個安全的棲息地,這是住在雪山山脈黑熊的小確幸嘛?我不知道,但至少園區內很常拍到牠的身影。
 
即將來臨的雪谷線纜車將衝擊大雪山原始的自然景觀
 
「NoNo哥」與之前在大分陪我做研究的「刀疤大哥」一樣,當我檢查完相機,接下來,幾乎下次我在來收相機都會有牠路過的身影,所以我大概知道牠的活動區域。觀察幾次「NoNo哥」出現的時間,大概都是我離開沒多久,通常一天內,牠就會跑來聞聞相機。然後,或許是嫌棄相機的拍攝角度,基本上會很主動又熱心的幫我「喬」個理想的角度,轉個180度還算好說,有時變成朝天空拍。
 
「NoNo哥」除了玩弄相機,更多時候會站在鏡頭前面若有所思的不動。每當我看到影片時候,我都在猜「NoNo哥」到底在想什麼?為何要站在相機前面呢?有天我突然想到,牠是不是想跟我透漏些心事?
 
或許是纜車要來了,未來施工營運,每天機具的噪音與人潮淹沒了森林裡原本清脆的冠羽畫眉叫聲,過量的觀光遊客製造超量的廢水排入原本清澈的溪流裡。「NoNo哥」就會離開此地吧,畢竟牠無法開口反對,更不可能像宮崎駿電影裡的狸貓起身對抗人類的大肆開發,或許,牠只能常常出現在相機前面,對我們表達非常不希望纜車來干擾牠的生活吧?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67期第14~15頁12.62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