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的生存與能源的選擇

文/林子淵(荒野保護協會氣候變遷能源議題小組召集人,自然名:白鯨)

地球曾經是依循著自然循環交替的步調,而大自然中的生命,亦依循著這規則繁衍與演化,數億年來一直如此。直到18 世紀工業革命開始,「燃燒」首次作為動力來源後,地球環境的變化便開始以急遽的速度脫離原先的步調。

到了21 世紀的今日,人類面對前所未經歷的全球氣候變遷、全球平均溫度大幅上升的大難,經科學界長時間的研究幾乎已經確認是因人類活動導致。但是,即使大家明白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資源消耗以及氣候災難之事實,卻仍緊緊擁抱「發展」不放,即便地球資源都已經很難再支持高度「發展」,多數國家的政策依然以高經濟成長數字為目標。

因此,為了挽救現況,聯合國推出限制碳排放的國際協議,可是當這協議推出,勢必遭逢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不可避免的對峙。如歐盟等已開發國家聲稱如果再不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人類將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但如中國和印度等開發中國家則認為,在18 世紀後,這些已開發國家已然享受過工業經濟發展的種種優勢和好處,並把環境破壞至如今一般,這時卻才要求其他企圖開發的經濟起步國家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等同於扼殺其工業經濟發展的機會。在彼此指責和要求聲中,美國則是認為如果中國等開發中國家如果不接受限制,那美國也沒有必要接受碳排放限制。於是,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如同水火,而國家和企業層面的思考角度大都偏向發展為重,大家只能眼睜睜看著惡性循環的發生逐步邁向生態系的崩解。

而生態系的崩解就是從荒野大量減少開始,人們將荒野變為耕地、變為工業用地不打緊,還將生產後的廢棄物回歸到剩下的荒野,如此一來可供野生生命生存的荒野棲地,所剩無幾。在能源使用上,為了支持過度發展的經濟,只好燒更多的化石燃料與用更多的核電,化石燃料的使用正是我們人為氣候變遷影響最大的來源。核電雖然號稱運轉過程中極低的碳排放,但是考慮到核電廠建廠、拆廠和最終處置用過核子燃料等生命週期碳排放,與放射性物質洩漏的可能性,甚至核子武器擴散疑慮,核能依然是爭議重重的電力來源。

幸而現今的科技已然進步到可以使用再生能源的程度,人們對於環境保護的觀念亦逐步的成形,因此現在這個時代是人類轉型的關鍵時期。友善環境的新農業興起,與節能產業之轉型,鼓勵低碳綠色能源政策之制定,正是現在已經發生的轉變。我們現在正活在這轉變的時代中,每個人的觀念與行動都將影響著這個時代的發展方向。

因此,當務之急就是努力跟上新時代的觀念,逐漸轉變農耕觀念為無毒的自然農法,以避免破壞農地生態為優先,已經開發的都市區則發展綠地倍增運動,光復荒野,同時創造可食地景,讓人們的糧食供給不再需要向荒野搶地。再者,節能產業的興起,搭配著人們修理(Repair)、重複使用(Reuse)和回收再利用(Recycle)的3R 觀念,使得我們由原本浪費的生活型態,轉為適當使用資源,並且重覆再利用,使地球資源消耗量達到與再生量重新平衡的安全狀態。

最後,低碳綠色能源的發展則是人類和自然生態能否永續走下去的關鍵。因為只要人類社群在活動運作,就不可能排除能源的使用,化石燃料與核燃料都是會用完的燃料,而且其方便性也是容易讓人們在使用中忘記要節制開發資源的燃料。可再生能源的限制性,本來就是合乎自然運作的規律,從自然中擷取能量,同時無損於大自然的資源再生,這種資源的使用才是永續生存的方式。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將我們遺忘已久但符合自然規律的生活型態重新找回來,依循著自然循環交替的步調生活,如此才能夠搭配再生能源的使用,邁向永續發展的生活。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74期第8~9頁2.0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