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愛護筏子溪水環境新頁

專家估算,到2050年,海洋中的垃圾將比魚類數量還要多,這是人類遲早都得面臨的問題,也是人類自行造就的困境。

文、圖/林笈克〈自然名:鐵杉〉、圖/洪純儀(台中分會解說員,自然名:棉花糖)

      相信很多朋友都看過網路上流傳的一段影片,幾位愛護海洋生物的人士從一隻海龜的鼻孔拔出吸管。這一幕令人怵目驚心!當人類追求許多生活上的便利,塑膠製品卻越來越氾濫,加上一些沒有公德心的民眾,隨意丟棄這些製品。我們的海洋漸漸充斥這些自然界無法自行消化的垃圾。

      除了海龜受到塑膠垃圾危害外,世界各地,陸續出現鯨豚死亡陳屍海岸,在這些鯨豚的胃中都發現無法消化及排出的塑膠垃圾。只有海洋的動物會受到這些垃圾影響嗎?距離台灣五千公里,位於太平洋的中途島上,數以千計的信天翁幼鳥死亡。專家解剖發現,鳥的肚子被塑膠製品給填滿,其中一個塑膠外殼打火機還清楚印著「台南市夏林路OO號,06-2225XXX」。真的有台灣民眾具有這種閒工夫,把打火機帶到中途島去丟棄嗎?事實應該是一些沒有公德心的民眾,隨意拋棄的塑膠垃圾,經過排水進入溪流,再由溪流帶往海洋,隨著洋流漂到五千公里的中途島。親鳥將打火機等垃圾當成食物餵食幼鳥,最後殘留在幼鳥的肚子。當這些幼鳥死亡腐化後,曝露的塑膠垃圾並沒有隨之消逝,而是又經過水循環系統,去侵犯地球上的另一種生物。直到有一天,有個人類把它撿起來,放到垃圾車送進焚化爐變成灰燼,才會停止這件塑膠垃圾在自然環境的危害旅程。

      專家估算,到2050年,海洋中的垃圾將比魚類數量還要多,這是人類遲早都得面臨的問題,也是人類自行造就的困境。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的夥伴,努力保護海洋環境,已經多年在中部海域發起淨灘活動。但鑒於海洋的垃圾,多數源自城鎮,經排水溝進入溪流,流往海洋。如何避免垃圾藉由溪流進入海洋,從流域系統前端進行防堵及清除作業便十分重要。

      經過一段時間觀察,發現台中市區溪流幅員最大、最自然的溪流「筏子溪」溪床上堆積許多民眾隨意丟棄的垃圾。雖然水利署第三河川局每年都進行筏子溪的環境維護作業,但僅將河灘地上的高莖草本植物清除,並移走比較大型的垃圾,大小在50公分以下的各種塑膠、玻璃等垃圾四散在筏子溪,或掩埋於草叢、礫石、土砂中,或堆置於灘地上,經汛期洪水帶往烏溪,流入台灣海峽,變成海洋垃圾。

      為愛護筏子溪的自然棲地,也避免垃圾從筏子溪漂向烏溪,流進台灣海峽。台中分會今年(2019)開始啟動筏子溪的淨灘活動,優先選擇人口最密集的台灣大道至西屯路區進行淨灘活動。經過3月16日實地踏查,盤點溪灘地上垃圾分布現狀。在4月13日募集了85位夥伴,以過往海岸淨灘的專業,分區分組並將每位成員分配不同任務,有系統有組織的共同到筏子溪福科路與西屯路間區段撿拾四散垃圾。夥伴彎下腰,把一件件筏子溪高灘地上的垃圾撿起。一小時撿到的垃圾總重量超過258公斤。我們藉由ICC海廢統計表讓垃圾說話,在福科橋下的菸蒂數量3,060根,奪下第一名。玻璃瓶罐245個,重量超過35公斤。另外,免洗餐具、寶特瓶、吸管、外帶飲料杯,依序是三至六名。更離譜是夥伴撿起12大包家庭垃圾,這些家庭垃圾是直接由水防道路推下河堤,堆置在溪床上。

      ICC海廢統計表顯示出個人、小群體到溪流活動,部分家庭垃圾拋棄,是這一區的垃圾主要來源。而數據中,玻璃瓶的數量超多,隨意丟棄碰觸筏子溪特有的卵礫石,極易破碎,對於筏子溪的自然生態環境及環境教育活動會造成嚴重影響。這一次的活動十分關鍵,過往筏子溪淨溪都僅是透過熱心的民眾,共同以雙手撿拾垃圾。本次活動透過ICC海廢統計表,清楚的呈現出筏子溪的垃圾種類與數量。這些關鍵的數據,可以提供政府部門擬定未來溪流環境管理方向。以及讓夥伴後續要一同守護這一溪流環境,該如何著手切入,提供重要的參考數據。

      荒野保護協會過往長期投入海岸淨灘活動,研擬出完整的淨灘流程,與資料紀錄。這一次台中分會把專業的淨溪流程與紀錄方式,納入筏子溪淨溪活動,開啟守護台灣水環境的新頁。相信透過荒野台中分會夥伴的努力,會有更多台中市的民眾也看見,共同來關心這一條台中市得天獨厚的市區自然溪流。透過民眾參與,共同提昇筏子溪這條都市型自然溪流的環境。以穿越都市溪流的自然美景,讓台中成為環境優質的國際級大都市。

附加檔案大小
321_dan_ye_p14-15.pdf1.2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