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礦場關我什麼事

想要關心環境議題,卻不一定能參與。但參加培力團體卻可以

圖、文/彭瑞連〈新竹分會鄉土培力小組,自然名:美洲野牛〉

想要關心環境議題,卻不一定能參與。但參加培力團體卻可以

關西,除了仙草之外

      關西是客家聚落,提到關西首先想到是仙草、紅茶。在北二高未開通前,因為交通不方便,更是封閉的偏鄉。近幾年的舊街再造,有許多有趣活動,因而造訪過幾次關西,看到一些年輕人在這裡過著不一樣的生活。舊書店、咖啡、陶藝、手作林林總總都頗具特色。這次因為新竹分會鄉土培力期初旅行,來關心進行式中的玉山礦場議題,才知道,只在台三線的另一邊,同為關西人,竟有如此不同的命運。

一路走來,反關西礦場

     「礦場開採造成房屋倒塌、路面隆起、土地流失,根本沒有辦法住人,我的家不容別人破壞。」關西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

      七月中旬典型的夏季氣候,清早在關西錦山國小集合時已豔陽高照,訊竹大哥開場以廖本全老師定義的培力跟大家互勉:關心、救贖、行動,不要讓環境在我們面前崩毀而什麼都沒有做。

      關西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跟我們談起反玉山礦場的心路歷程,原本是亞泥員工的他,比一般人更有機會可以深入看到礦場開採對環境、當地居民百害而無一利,即使有利也只有資方獲得。事實上,隨著教育的普及,關西的子弟從事危險的勞力工作意願低,礦場的開發並不如外界所想的可以增加當地就業機會,讓年輕人回流。反而在持續開採石灰礦的工程下,對環境造成許多不可逆的傷害,像是地下水文的破壞,土地長期深度爆破刨挖,增加附近地區土石流潛勢地區,也升高了土石流危險性。業主對住在礦場週遭的住戶,也未善盡社會企業責任,礦場開採造成的附近住戶房子倒塌、進出路面隆起、土地流失…,當居民因為礦場工程造成損害要求業者賠償時,業者總是百般阻饒,要求受損者提出相關證據證明,然而一般民眾對於邀請學者專家來蒐集證據一無所知,最後的結過往往是敷衍賠償甚至是連一點賠償都拿不到。

      再者礦場開採完要恢復地貌的時間十分漫長,現場看到二十年前開採的階梯狀地貌仍清晰可見。捨石更形成一座捨石山,上面種的是單一樹種相思木,相思木只有四十幾年的壽命,一旦樹死了,這座捨石山坍塌,所造成的死傷,令人擔憂。而測量礦場附近的地下水,發現地下水偏移現象嚴重,地表脆弱不穩,這也是另一個隱憂。

天外飛來大石,早晚各一次

      今天最後一個行程是到距離礦場僅僅三公里處的金山里,看看金山里與玉山里不同的命運。當礦場仍在開採時,每天11:15、16:15是炸礦作業時間,常常會從空中飛來拳頭大的石頭。當地居民說,這個時間最好待在屋內,免得被砸傷。但居住的房子常常被砸得坑坑洞洞,業者咬著無從證明石頭來自礦場而不賠償。更有甚者,離礦場五十公尺的ㄧ戶住家,被礦場從天而降大石頭砸出大窟窿,業者卻僅願意賠償八千元了事,根本不足以修復房子。

從看見他人的痛苦開始

      聽完羅理事長的分享,完全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景象,走在路上,待在家裏都有可能被石頭砸到的生活,這樣的日子好不容易在2012年告一段落,當地所遭遇的問題與擔憂,從來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而玉山礦場近期又重啟帽盒山石灰石開採,居民惡夢重演,目前這個開採案已經逕付二階環評,修礦業法會是釜底抽薪之計,但礦業法卡在立法院已三年多,這一會期也未排入議程,若是下一個立法院期有可能可以做什麼行動,希望大家可以一起透過關心、救贖與行動,支持修礦業法,還給環境永續發展未來,還給人民安全居住、家園不被破壞的正義。

附加檔案大小
323_dan_ye_p14-15.pdf1.58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