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台南友善大地工作團隊活動紀實分享

盧清瑞(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志工 自然名:水牛)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是來自唐朝杜甫<春夜喜雨>的詩,可見杜甫當時應該是個知道依節氣而種好田的農夫,但不知在極端氣候愈發惡劣的現代,節氣已難掌握,要”潤物細無聲”更是苦等不著,否則105年南部的雜糧也不致歉收嚴重。

就在秘書邀稿的前一天,正是南二親子團來自然農場體驗日,因親子團在黃豆田實作田間草生管理,收穫滿滿,團長好意送了兩本書,其中一本是講節氣,我迫不及待翻頁展讀,真的有感!也因對105年的風不調雨不順有一些因應及發想,願分享一、二提供給從事友善農耕的夥伴們參考。

分享一、今年的黃豆是因執著於節氣而豐收
105年9月在南部是播種雜糧的節氣,但盡是連綿大雨,許多農夫因著節氣冒著風雨下種,均被沖損殆盡。荒野自然農場這一期選種黃豆,也遭遇下種困境,我們不敢冒險,終於等到節氣末,兩個大雨中間幾天放晴日,豪賭下種。是運氣,連後幾天不是大豪雨,而是”潤物細無聲”,我知道我們賺到了,果然黃豆發芽,頭好壯壯,終至圓滿豐收。反觀部分農夫等過了大雨,卻錯過了節氣,縱使是慣行農作,仍然後果難堪,自然農作更非依節氣不可得。

分享二、氣候暴衝大淹水
原本就容易積水的荒野台南椰樹腳生態農場(專種蔬果),雖然已經營造了可吸納大量屋頂雨水的生態溝渠,也請范明哲(老貓)老師指導,建置多處地穴、多層落葉土層疊涵養水分,也確實發揮了積水沃土的效果,但遇到極端氣候,連日大雨滂沱,眼看農場一片汪洋,浸水數日後的農場,瓜果、蔬菜無一倖免,一切重來,有點灰心,很想放棄卻捨不得多年營造的生態相如此豐美,何況極端氣候已成常態,面對它、解決它才是正道,於是我們重拾勇氣,武裝意志,終於想出兩個對策,其一、進土把基地填高,但此路不通,因為沒有經費。其二、請工作團隊挖取1M深地穴,下鋪空心磚,將農場各區排水路匯流集中地穴,在地穴安裝一具浸水馬達置於空心磚上,每逢大雨積水,就啟動抽水,從此解決農場積水問題,唯夜間如逢大雨突襲仍會失守,所以106年,我們決定編列經費加裝自動偵測抽水系統,免除人力不及之困境。

分享三、讓福壽螺也當志工
福壽螺是自然稻的必然之惡已成共識,在荒野台南大營農場開始計畫種稻時,就從網路收集防治福壽螺的方法,有禾鴨防治法、苦茶粕防治法、溝渠防治法、果皮誘捕法等,雖然都有效,但仍有一定程度的折損。為此,友善大地工作團隊也構想對策實驗,溝渠+水控防治法,105年一期稻作實驗結果,有了進階成效,但僅限可控水源基地使用:

  1. 在稻田四周挖取50CM寬,5-10CM深的小溝。
  2. 秧苗種下當天,就把田水放乾,僅剩小溝有水,此時福壽螺會集結小溝,順勢移除大福壽螺。
  3. 約二週秧苗已強壯,同時田間已長滿小草,秧苗此時已比小草強壯,田間開始放水,讓福壽螺志工進入幫忙除草,因大福壽螺已移除,小福壽螺還不至於折損較強壯的秧苗。
  4. 本防治法成功的關鍵在徹底移除大福壽螺與精確的水控。

    在105年一期稻收割時,我們發現田間草出奇的少,幾乎被福壽螺志工啃食殆盡,但水田有幾處較低窪、水控不易的區域,仍出現有福壽螺啃食折損,所以在106年一期稻,我們將把范明哲(老貓)老師綠屋頂小生態池的概念應用到田間,放置在較低漥之處,用以集水及聚集福壽螺,修補水控不齊的缺失。

結論
筆者日前在台南分會上了一天”餐桌上的氣候變遷工作坊”,感謝吳惠容(白海豚)所帶領氣候變遷團隊帶來豐富齊全的大數據,確實揭露溫室氣體、地球暖化已近不可逆,而水稻田與友善耕作是減緩地球暖化的重要因子,因此荒野台南友善大地工作團隊將更努力堅持以體驗、分享與教育來深耕友善大地的作為,因為地球只有一個,我們務必要珍惜。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95期第16-17頁6.03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