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連結森林與海洋的帶狀棲地-野溪調查行動

圖、文/黑眶蟾蜍<高雄野溪調查小組>

2017年,成為這些年中,重大變化的起點,不論是工作上、志工活動及家庭。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夥伴們,佔了我的生命中很重要的角色。而我要記錄高雄野溪小組開始的故事,不論有沒有人看。

2016年,在不同群組的海龜光澤蝸牛綠繡眼,分別在3場演講或討論會中,因為一個問題,被我盯上。

『妳有興趣成為我的夥伴嗎?』

身為一枚粗人,當然不是問得這麼噁心,讓我美化一下回憶。這三位小朋友都傻傻的舉手了,在那當下他們一定沒有思考過舉這個手會帶來什麼後果。不過,我還是知道,那是因為,看見荒野台東野溪小組的努力而舉得手。然而,什麼都不會的我們,深知不能等到我們都變專家才開始,儘管知道可能會失敗,就算只做一年,也要努力啊!所以在這之前,決定先來一場「誠實的招商大會」(註1),坦白又直接的告訴大家:

『我們要找很多人一起做事,但是我們是路痴、生物盲、地理白紙、風險意識低…,
目前想到要做這些、那些,看起來好像很好玩,但要做很多事,而且也沒有人會教你,更重要的是,我們也不會。不過,應該還是會很好玩…你願意成為我的夥伴嗎?』沒想到,誠實招商大會那晚來了20多人,聽我們說完實話後,居然還有8成的人簽下切結書(註2),於是荒野高雄野溪小組0.0版誕生。

荒野高雄野溪調查小組第一次踏查,不是在高雄

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高雄哪裡還有野溪。所以選了一條,因為我工作關係拜訪恆春得知的野溪,所以想先讓大家見識什麼是天然野溪。10多人浩浩蕩蕩的從高雄出發,在某加油站集合,憑著「我的印象」溪大調初試啼聲了。
  不負眾望,果然,我無法帶大家找到1個多月前才去過的,又很努力記下位置的貓仔坑溪,因為附近的路跟樹都長一樣啊!幾位夥伴分頭在附近繞,邊查GOOGLE MAP,選定了一段溪流及下切位置,把10多人分成2組,各拿1支對講機出發了(註3);踏查的隊伍拉得好長,有人拍照還有人有人踩水。而我同時不斷想像,等等討論要怎麼辦……因為與曾去過的那段貓仔坑溪截然不同 ,這段溪流因位於營區週圍,常有車出入,許多過水路面、二岸都已水泥化,加上枯水期,僅有的水域非常濁又多藻,二岸植被超少,溪流裡各式各樣的工法、人工構造物都有,許多名詞都是後來才學到的。

「野溪踏查要看什麼?記錄什麼?注意什麼?怎麼走?」

就說我不知道!現在相信了吧!因此,地點選擇不再由我決定了。踏查後的討論會,決議我們每個月都要找一條高雄溪流踏查及記錄。至今超過2年半了,踏查過30段溪流。夥伴們愈來愈強!能夠隨意地在溪流裡走;隨意地挑一條溪流當地點;隨意地帶著零食就出門。而每走一次,問號就愈多,就帶著問號去請教荒野台東野溪小組或是帶著問號翻圖鑑、對地圖、查地理歷史及讀整治工程相關文件等。學習新的記錄工具鑑、請教正確的調查方法,聽懂對方的語言以及練習與公部門溝通…。

這二年多來,我們不斷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只有記錄,我們不想成為野溪歷史學家;不想只為野溪拍遺照;不想只是讓自己辨識生物的能力變得有點厲害;不想只是增強溯溪能力或裝備變強,我們在2018年起,主動拜訪了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及水保局台南分局,希望能把悲憤及難過的情緒,轉換成有用的建議。我們都知道,這樣還是很慢,所以需要有更多人加入,高雄野溪小組要招募新血了,如果看不下去我們這麼弱,請您加入我們。如果你發現應該在2年多前就跟著我們一起成長,也不用擔心,因為這2年來我只有長脂肪。我們準備的培訓課程,是2年半來的學習總結,不用擔心追不上,我們一起走。

 

荒野高雄野溪小組志工培訓報名由此去:

 

 

註1:野溪小組志工招募說明會。
註2:說明會提供了意願書,希望大家是認真考慮過後才加入。
註3:風險意識低,但還是遇到了神隊友。

 

 

附加檔案大小
守護連結森林與海洋的帶狀棲地-野溪調查行動2.4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