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親子培育

2003年起,荒野會尋求企業贊助,由政府、企業、民間團體齊力為清寒家庭兒童辦理自然體驗營,親子團組織包含四團一會,依其年齡分別為小蟻團、炫蜂團、奔鹿團、翔鷹團及由家長組成的育成會。「炫蜂團」首先成立於2001年春天,團員為小學三年級至五年級的學童;2006年初接著成立「小蟻團」,團員為幼稚園大班至小學二年級的學童;「奔鹿團」於2009年底成立,團員為六年級至八年級的青少年,至今已有上千名孩子與家長接受自然的洗禮。「翔鷹團」則是以九年級至高二青年為對象的分團,現仍在積極籌備中。目前全國共有20各親子團分布於全國各縣市,其中以炫蜂團則有16個團,為親子團主要團體。

海,你好嗎?

大自然的自然運作中,原本經沖刷流失的沙子被海水帶走後還會再被帶回來,這也就是為什麼以前沒有消波塊的時候,臺灣形狀跟大小沒有因此而改變?

以終為始

荒野親子團北區小蟻團第十期導引員基本訓練(簡稱「北蟻十基」)甫於2018年1月底圓滿落幕,本次基訓由北區親子團台北六團複式團長馬欽样(黑鳶)負責籌辦,基訓主題為『以終為始』。

給孩子們的夏日環保英語營

016年暑假,翔鷹學長姐前往探訪婆羅洲雨林,希望了解當地的生活,並試著幫助他們,那時候發現當地人的英語能力並不好,與外界溝通有困難。

脫離思維 擁有不同的視界

文/林盈秀〈臺南分會親子一團育成會會長,自然名:紫茉莉〉、圖/王靜萍〈臺南分會一團育成會奔鹿前副會長,自然名:蘋果〉、賴慶男〈臺北分會親子三團複式團團長,自然名:大閃電〉

       第一次接觸荒野的訓練(育成會基訓)是在五年前,當時因為臺南分會要成立南一小蟻,為了更瞭解親子團,也為了提供孩子正確的方向,我們幾個剛加入的大蜂沒有任何選擇的(前輩說必須參加),參加了人生的第一次基訓。老實說,當時的我,心中並沒有荒野的理念與親子團的藍圖,反倒是為了能暫時脫離一下工作、家庭,而產生的一點小確幸。和伙伴共住的一晚,徹夜在大津的星空下長談,感覺又回到了距離不是太遠的「少女時代」(嘻)。

第一屆翔鷹領袖營心得

文/李沂羲〈第一屆翔鷹領袖營 小隊輔 自然名:冬青木〉

第一屆翔鷹領袖營結訓典禮禮成的時候,我卻突然感到一陣不真實感,好似又一例行公事的結束,但卻明白到,營隊的結束對於全國翔鷹又是一個全新的里程碑,再次為翔鷹團寫下一個新歷史,想起多麼的令人振奮!

薄雪草曾言:「只要你們提出想要,我們就全力去做。」我想也是這句話鼓舞了我們這一群僅有十一人的工作團隊,有了力量完成這前無古人的「壯舉」。

從二月份,各自忙碌的眾人又不辭千里聚在高雄分會參加共識營,好像又找到了第一屆翔鷹營的思緒,有艱難,有歡樂,有屬於我們這群人獨特的幽默。

慢慢的,一張白紙在大家合力拓繪之下,慢慢勾勒出稜角分明的線條,有了兩屆翔鷹營的磨練,也都更知道如何讓自己能如何步上軌道,相對能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更高規格的營隊。

我想翔鷹領袖營的意義不只是一個翔鷹之間交流的意義,更承載的是已畢業或已經鷹三的學長姊們,希望將某些精神或者態度傳承給接下來經營翔鷹團的小鷹們。

一期一會(いちごいちえ) 從行動論壇之看

圖、文:鍾勝文〈前台中親子三團鷹團團長 現任中三翔鷹團 育成會副會長 自然名:雞屎藤〉

                日本有句名言叫「一期一會」,意思近於中文的「把握當下」。「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會」意味著僅有一次的相會,用以勉勵人們應當珍惜身邊的人。把每一次的會面都當作是最後一次,因此珍惜努力付出,不錯過,就不遺憾。

       這三年,我和孩子們,一起為翔鷹夢努力,開始了籌備翔鷹團的行動方案。看見開始成為小鷹,很幸運地,還可以在某些時刻有對話機會,我感受到他們變得不一樣,多了一份沉著,多了一些思考力,我看見孩子們開始邁向一段不同以往的學習之路。在台中分會專職小茉莉的盛情邀約下,我將共同學習成長的點點滴滴透過文字留下足跡。

荒野‧學習

參與環境行動論壇有感

文/簡宏璋〈新竹親子三團複式團團長、自然名:甲蟲〉

       竹三奔鹿團參加論壇的經歷,要從第一屆武荖坑的全國大露營說起。那時候,竹三奔鹿團是以籌備團的身分去參加。回來之後,小鹿因為受到其他的鹿團上台表演的鼓舞,抱著「別人能,我們也能」的想法及決心正式成團。第二屆論壇參加的過程,也是趕在截止前一天報名,而且我們居然是全國唯一的奔鹿團隊伍。在第二屆論壇上,小鹿風籐及四葉草,在舞台上訴說著竹三小鹿們,去馬祖淨灘以及與當地居民宣揚荒野愛護環境的理念的過程,這個行動,獲得了評審們很高的評價。也因為如此,竹三奔鹿團四個小隊都決定要報名參加第三屆的環境行動論壇。

寫在2017年環境行動論壇之後

圖、文/潘進財〈親子團總團團務發展組組長自然名:山黃麻〉

論壇進程與願景   

《第五期兒童環境教育引導講師培訓班》的點滴生活

文/張水涵(臺北分會兒童環境教育組志工,自然名:野百合)


        六月是莘莘學子畢業時節,我們這一群兒教五期的夥伴也在這鳳凰花開的季節裡完成紮實的訓練後畢業了。歷經一年的基礎和進修課程,通過見習、試講和實習的考驗下終於完成授證,這代表著我們可以代表荒野兒童教育組接受學校的邀約,進班推廣兒童環境教育課程,每當和孩子互動後看到他們閃閃發亮的眼神時,心中知道我們已慢慢地在孩子心田種下環境教育善的種子。

成長、體認、感動與蛻變

圖、文/李佳芳 〈雲林分會親子團一團奔鹿 自然名:金針菇〉

   

       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裡,斗大的月亮清澈地映入我的眼簾,蟲鳴鳥叫的不期而遇,驚擾了這靜謐的空間。繁忙的生活讓我們都忘了,其實身旁就有風光旖旎的景色。這是我參加荒野奔鹿團的入團儀典時,難忘的心情與感受。

       雖然現在是盛夏,但草嶺的空氣卻有點涼爽,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大腦作祟,因為我竟有點恐慌,深怕等會兒會被丟這荒煙漫草的地方。可是我天馬行空的想法還真的實現了,奔鹿們被一個個有距離的隔開,只剩下一盞小蠟燭,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很快的輪到我了。我提著微弱的燭火,坐在路旁。不知所措的看著蠟燭和逐漸遠去的他們呼吸隨著腳步急促。但漸漸的黑暗不再帶給我恐懼,我閉上眼睛,貼著森林的心跳呼吸。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