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人才招募訊息

2017-08-14

 

荒野保護協會鄭重聲明

2017-07-14

一塊有形的招牌要亮,只要選對擦拭用品及做法,短暫時間內就能閃閃發亮。 一個協會在外人的印象,像是個無形的招牌,存在每個人心中,靠團體內每個人所做的每件事一次一次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累積許多志工的努力才有今日的閃亮招牌。 荒野保護協會是大家共同打造出來的閃亮招牌。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能被私自用於經營個人利益。 這塊招牌,當然也不容許因個人言論或行為而令其蒙塵。   協會成立22年來,持續在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面向上努力不懈。 協會委派或培訓之志工,也在每次的發言及推廣時,擦亮別人心中的荒野招牌。   但若志工未經協會同意而使用協會名號或logo進行招攬課程、活動或商業行為者,都屬侵權,也將造成協會無法預期的傷害。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靠每位荒野伙伴而擦亮。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讓每位荒野伙伴感到榮耀。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屬於每位荒野伙伴所共享。 荒野保護協會的招牌,絕不允許任何伙伴損害。   鄭重宣告: 損及協會名聲及信譽者,協會將依志工管理辦法或法律途徑處理;協助協會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工作者,協會也將依相關辦法年度給予鼓勵。   一個協會需大家努力,才能由參加者去擦亮在他心中的那塊招牌,但一個協會也可能因少數志工而受損。   期望伙伴一起為擦亮招牌而努力。   附件:社團法人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管理辦法公告

2017愛海無拒-海洋倡議行動

2017-07-03

眺望著蔚藍大海,可知道保特瓶正航向太平洋? 踏著沙灘踩著浪,要小心翼翼的避開免洗碗筷。 聽著海浪聲呢喃,海洋朋友正因誤食塑膠袋而悲鳴。 當你/妳說著愛大海的同時,不要拒絕任何一個愛海的行動!   一、國際淨灘行動        國際淨灘行動(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 ICC)是保育團體Ocean Conservancy於1986年發起的活動,與一般淨灘不同的是需要紀錄廢棄物的種類與數量,進一步釐清汙染的來源。 如何自己策畫一場淨灘行動? https://goo.gl/DMAQy7 查詢荒野保護協會2017年9-10月的場次與名額   二、#9月無塑生活        在9月間拍下自己的減塑四寶(環保餐具、環保水壺、購物袋、便當盒之一即可)寫上#9月無塑生活 上傳臉書+標註好友。一起為在海灘上撿拾垃圾的夥伴加油;也為無塑生活旅途上的自己加油。活動說明 https://goo.gl/gvAVR7   三、愛海小旅行        台灣被大海擁抱,邀請您到海邊遊玩時,順手撿拾一公斤的垃圾,將淨灘數據上傳到台灣最完整的海廢資訊平台:愛海小旅行 (智慧型手機也可以上傳!)   四、重新看見海洋        邀請您一同靜下心來傾聽海的聲音,透過一場演講,潛進神秘的海洋,進而思索,能透過什麼行動一起來守護她! (申請推廣演講)    

「愛上荒野」改變刻不容緩

2017-09-20

圖、文/廖佳雯〈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三年級、荒野暑期實習生〉        在荒野待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一個月,這一個月裡見到各式各樣的人和理念,要說大家有甚麼共同點,大概就是荒野的每個人都是熱愛環境的吧!在進入荒野實習之後我最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成立這麼久、分會及活動都如此眾多的龐大組織,實際的活動運作竟然大多都是依靠志工這件事。志工,是一群沒有領水支付卻願意付出勞力、時間甚至金錢的人,是甚麼樣的組織及理念可以讓一群人這樣無償的付出呢?                我在荒野的實習分為室內的辦公室行政及參與協會活動的戶外兩個部分。室內的實習主要是協助專職,這其中時不時地看到各個分會的專職或志工也都會跑來開活動的會議或交流,而在周四的固定講座中,邀請到的講者也大多是志工,他們未必是講座主題的專家學者,但他們花了很多的心力自己觀察、研究、向專家請教,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們所愛的。雖然他們可能會緊張忘詞,不像專業講師如此的侃侃而談,但還是感受的到他們對環境的熱愛,也會忍不住感動。        相較於室內的辦公室行政,戶外的實習就有趣也多元許多。這個月的實習中我也去了很多以前從沒想過要去的地方,這些地方的共同點就是很「荒野」,真的都很原始甚至是雜草叢生。        有一次的活動我去了位於六張犁的富陽公園的導覽活動,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聽了有關公園的歷史、生態解說,一個當地的住戶就說她住了幾十年從沒來過呢,一直以為這裡只是一片雜草,沒想到這麼漂亮、保護的這麼好,讓我聽了又驚訝又覺得好笑。但我也不禁想到,會不會是宣傳不足才讓人們沒有機會來看一看這些美麗的景緻呢?但又想到這些地方一旦有越來越多的人來觀光的話,會不會就無法維持一樣的景緻了呢?                 另一次的活動我來到了五股溼地,那天修繕完東亞家蝠的蝙蝠屋後,有機會可以用探視鏡觀察蝙蝠,大人小孩都相當地興奮音量自然也大聲了起來。環境保育有時候就是這樣吧,要吸引人們關注無非是製造議題或提供親自體驗的機會,但隨著人一多,若沒有適當的宣導,垃圾、聲音等多少還是會影響到當地的生物,這也是一種必須考慮到的後果吧。        荒野的會員數及志工數其實遠遠的超過我的想像,但無論是講座還是戶外導覽,一定都有人在做筆記,有時候自己都覺得慚愧,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已早就過了求學的年紀了。剛來時常想這些志工們怎麼會都願意無償為協會付出呢?沒有人喜歡做徒勞無功的事的。但漸漸的發現原來他們不是只有付出,透過各種活動他們其實也獲得了很多,新的知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面對人群演講解說的能力,這些都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機會。                荒野的宗旨中就環境推廣教育這點,我覺得最特別而這也是現代人很需要的。如同淨灘講座所說的,保育生態除了事後的補救外最重要的其實是解決源頭,如果人們對待環境的態度和觀念不改,再多的補救也無法跟上環境被破壞的速度。畢竟人類真的太多科技也太發達了,科技的發達帶來了方便的生活也帶來了更多的垃圾、浪費和破壞,但科學家們都仍對改善環境抱持希望,只要及早改變。環保組織的目標看似都很理想,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改變」吧。  

我的人生第一個100潛 潛水的體驗式教育

2017-09-20

圖、文/邱靖淳〈臺北分會專職、自然名:釉彩臘膜蝦〉 在這個被水包圍的世界,我專注眼前的水藍色世界。 吸…… 吐…… 氣泡逐漸往上飄,隨著氣壓減少,氣泡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面對浩瀚的大海,我,顯得越來越小。       在荒野,許多活動都強調從感知去探索自然,進而喜歡、認識自然。對我來說,潛水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        在學潛水的邁入第五年之際,終於到了潛水生涯的第100支。每當朋友會問我,當初為什麼會想學潛水?想了想,除了因為那年報名海洋大學的海龜保育志工的關係,也因為住在基隆、從小在港口邊長大的我,總是說著「我喜歡大海」,卻對這個蔚藍的世界一無所知。        潛水這幾年來,一直讓我如此著迷水下世界,除了喜歡大海中那份寧靜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從潛水學習中,因為思考與調整而進步的成就感。我真的要很感謝我的教練,Linda教練總是在上岸後不厭其煩的指正我的錯誤,引導我學習、陪著我成長。          我不是個聰明、水性好的學生,第一次泳池實習課程,在一開始面鏡脫著就卡關。面鏡一拿掉後不知怎麼的,鼻子不聽使喚的吸水。當然在吸了兩口後就立馬衝出了水面咳嗽喘氣,接著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狀況。也因此到現在,我對於面鏡進水都還有相當程度的恐懼。我總事都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到海邊往海裡跳,一直到下潛後聽見自己的呼吸,清楚地見到海中世界,我才能放鬆心情開始這次的潛水。Linda教練始終耐著性子,使出各種招式讓我安心,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完成每次潛水。        海洋世界始終讓我著迷,即便我知道她有令人畏懼的力量,足以帶走我。        第三年,從望安當完兩個月的海龜保育志工回來後,思思念念的是那片湛藍的海水、寧靜簡單的小島生活。看著消費主義下那永無止境的鼓勵購買,看著人們在都市叢林中辛勞的工作只為了買更多、更好的東西,我不斷地想念著望安小島的淳樸生活,我一心一意的想要接近海洋。那年我像脫韁的野馬,一個人跑去綠島藍莎潛水打工換宿。        離開了龍洞和美國小,少了樓梯,第一次在綠島上岸竟然是連滾帶爬的在潮間帶被人拎起來。然而綠島的海實在太美太清澈,透明海讓我忘了恐懼,我可以很放鬆的與藍莎的教練們下潛。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教練,雖然技巧還不足,但我早就可以的,只是自信心不足的我始終對教練很依賴。        後來看著學弟妹的學習,總是想到當初學潛水的我,因為學習過程中有許多人的鼓勵,也開始在水中簡單的協助學弟妹。我喜歡在一旁聽著教練教學當作複習,同時也檢視自己的問題,做為調整的方向。        潛水就這樣上癮的。去年底到現在開始有了許多的第一次嘗試:第一次下20℃的海水、第一次自己獨自外找導潛探索陌生潛點、一個月內潛20支、下水種珊瑚。也開始添購各式各樣的裝備,從重裝、二手5mm防寒衣,再到有的沒的配件如手電筒與配重帶…等。隨著技巧的穩定,我也越來越能輕鬆自在的體驗潛水樂趣,面對突來的狀況,也不會驚慌失措。        何謂體驗式教育?潛水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體驗式教育!潛水有許多經驗是值得被運用在生活之中的。例如:水下無法說話,即使有潛伴,大部分的問題都需要靠自己。慌張絕對無法排除問題,試著冷靜下來,思考所學或過去的經驗來解決。無法自行處理時,保持冷靜與潛伴手勢溝通求助資源。沒在水下時也可以是一種練習:練習想像突發狀況以及排除方式。聆聽自己的呼吸與吐氣,專注自我身體反應,專注觀察眼前的生態。培養團隊默契提升活動的舒適度…等。水下的世界,快與急容易弄巧成拙。         這兩年開始陸續記錄水下的世界,很開心每次分享海洋照片,都能引起周遭朋友的好奇感,發現海底世界是如此色彩繽紛、海洋生物是如此奇異有趣。        台灣是個海島國家,然而普遍的國人對於海洋是既陌生又害怕。因為愛海洋的關係,去年底加入了荒野推廣講師(註一)的行列,入班演講《重新看見海洋》,透過一張張投影片的分享,讓更多人看見大海的美麗與哀愁。很開心的,自己拍攝的海洋生態也被選入海洋教案使用。同時很謝謝許多愛海人士無私地分享照片,讓荒野海洋教案增添了不少豐富色彩。相信聽眾看了這些海洋世界,會對台灣海洋多了一份了解與疼惜。                今年也很榮幸的能夠加入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潛水技術組志工隊,開始參與珊瑚復育等活動。在這裡除了有無盡的海洋學科知識可以充實外,看到這麼多愛海人士早就投入海洋保育與海洋教育,也讓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加入的初衷。 我就這樣慢慢的沉醉在海洋的擁抱中…… 謝謝大海為我指引了一條開闊的道路。 謝謝我的教練、助教群們一路的支持與指導。 謝謝我的另一半總是默默支持我做任何決定。 今年九月我即將進入海洋大學再度進修。雖然腳步緩慢,但我會以自己的速度,跟著大家的步伐前進守護海洋之路。

走讀筏子溪之看見

2017-09-20

『台中分會鄉土關懷小組:筏子溪小旅行』 圖/楊政穎(鄉土關懷小組組長 自然名:聖甲蟲)、顏士致(鄉土關懷小組組員 自然名:水蛭)        荒野台中鄉土關懷小組原本預計在8/19、20辦理環境培力工作坊, 但因未達開課人數而取消,同時覺得已經有人報名,還是要有些行動,於是就舉辦8/20的筏子溪小旅行,本文為參與夥伴之分享! 走讀筏子溪之看見 文/錢妙秋(台中親子三團 自然名:梧桐)        「筏子溪位於台中盆地的西側,屬於烏溪水系,主流長度21.25公里,流域面積132.6平方公里。昔日經常有人在此垂釣,以竹筏為水上往來之交通工具,而竹筏的台語稱為”排仔”,排意即筏,故以『筏子溪』為名。」這是維基百科對於筏子溪的介紹。如果你要詢問關於筏子溪的其他訊息?對於已居住南屯區多年的我,竟然能解說的內容也僅和前述介紹文字差異不大。        從開始居住南屯後,時常開車經過知高橋、虹揚橋,偶爾搭公車時也會經過東海橋。來回通過橋上,筏子溪是再熟悉不過的名字。每每經過橋上,總也透過車窗,看見筏子溪。這樣的「看見」,以為的懂得,其實並不瞭解。        終於有機會,這個週日跟著荒野台中分會鄉土關懷小組的夥伴來了一段筏子溪小旅行,先到永春東路以南處,看見台中市水利局刻正在進行的筏子溪景觀環境營造工程,從工地南側進入,我們走進溪流旁,鄉土關懷小組夥伴也開始介紹筏子溪的古往今來,一起參加旅行的夥伴也跟著聊起自己孩提時和筏子溪的連結,不禁感嘆溪流已改變了樣貌。        面對著河畔站立,在左手旁的風景是綠意盎然,還見到有人採了水蕹菜從河邊走上來;右手旁的河岸邊因工程的進行清除植被,已不見綠意,盡是一片黃土。夥伴說明該景觀工程是台中市政府把筏子溪定位為迎賓河,作為歡迎進入台中市的意象,目前的「迎賓廊道」工程由烏日高鐵站至永春東路,似乎企圖讓人們以另一種方式「親近」溪流。只是,親近溪流難道只有這個方式?                河堤的建立,美其名是為了提高居住安全性,卻也阻隔了我們和溪流的距離。即使沿著河堤居住,我們卻鮮少跨過河堤接近溪流。台中市部分河川的整治,採用一路鋪水泥到溪流旁,看似讓民眾容易親近,卻破壞它原有的自然樣貌,這是人們想要親近溪流的原意嗎?還是能找到一種更好的方式,可以親近溪流,也保住溪流原有的樣貌?        隨後我們往北行,由五權西路的河堤進入,往下走近溪流。在夏日豔陽下,走在溪流裡,雙腳格外舒服。倒是長滿青苔的石頭,還是得穿著雨鞋安全些。往前走到知高橋下,知高橋及便橋上的車流不斷,尤其行駛過便橋的車輛發出隆隆聲響……。啊!那是以前的我正在經過,經過溪流卻從不曾親近溪流。此時此刻的我,雙腳站立在筏子溪裡,感受溪水的清涼,聽著流水的淙淙聲音,看見溪流裡的生物,我第一次意識到晴空下的筏子溪,是如此美麗。        小旅行結束之前,大夥在河堤的涼亭下聊聊今天走讀筏子溪之看見。鄉土關懷小組夥伴的夥伴提到,知高橋到東海橋這段筏子溪整治屬於另一工程,公部門希望這段工程之規畫納入環保團體及在地居民等各方意見。因此台中鄉土關懷小組希望透過帶著大夥去親近溪流、瞭解溪流,藉以提出對溪流更多的想像,在接下來參與公部門議題討論時,我們才有能力提出對環境友善的提案。經過夥伴的說明,也為我解答在親近筏子溪之後,可以有的行動。        小旅行結束後驅車離開,車行才拐幾個彎,已經到家。想起剛剛夥伴分享自己從小至今輾轉居住過許多城市,但親近大甲溪生活的那段快樂日子,讓他難忘不已,甚至別人問起「你是哪裡人?」時,總是會跳出大甲溪旁之居住鄉鎮。突然驚覺,總是回答自己是南投人的我,居住台中的日子已經超過在南投的日子了!關於身旁之筏子溪,在親近之後,我才開始認識……。 .............................................................................................................................................................. 筏子溪! 文/黃瓅瑩〈台中親子二團 自然名:西瓜皮〉        筏子溪!筏子溪!很常聽到這條溪名,卻從來不知道原來近在咫尺啊!終於在因緣際會下與她相遇,原來這是一條這麼充滿生命力的河流。來台中已經第九年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筏子溪,走在河川裡,溪水是清澈的,可看到許多小魚游來游去,兩旁孕育植被,感受到大自然就在我身邊。原本以為這是一條奄奄一息,堆積許多垃圾並發著臭味的溪,真是誤會它了。沿著溪的兩旁蓋著高高堤岸與馬路,方便了來來往往的人們,卻明顯阻隔人跟河流的距離,就算想走到溪邊也不知從何處下去。        感謝聖甲蟲的帶領與介紹,讓我對台中的溪流多一份了解與疼惜,也很感謝能讓我帶著孩子,雖然孩子還不能了解,但她們也一定會記得曾經走過筏子溪,所帶給她們的感受。 .............................................................................................................................................................. 筏子溪小旅行 文/黃瓊瑤〈台中親子三團 自然名:銀樺樹〉        參加筏子溪的小旅行,聽著聖甲蟲和雞屎藤栩栩如生地描述小時在這條溪流上玩耍的種種,彷彿時光倒流,好玩的情景歷歷在目,也開始跟著與這條河流有了情感的連結,更讓我想起小時候曾經和三五好友在溪邊遊玩的景緻,是這麼的愜意、快樂。         當大家脫下鞋子,捲起褲管,走進清澈的溪流中時,腳下踩著厚厚的青苔,溪流因我們的擾動而引出陣陣驚慌竄逃而往上游的小魚群,心中莞爾想難道國父也是這樣看到力争上游的魚群的嗎!        走讀的過程中意外發現溪流邊有一潭自成一格的自然生態池,水蛭說如果颱風一來,這些就會被隨之消失。心中不禁感嘆大自然看似無情,卻也無有情,原來大自然是最偉大的無為而治者,其生滅自有其一定的規則可循。也訝異於在這都市叢林中竟還有這樣的世外桃源。        聖甲蟲向我們述說者這筏子溪正面臨著河流整治命運,因此希望能為她争取用更自然的方式保持這裡的生態。過程中讓我從一個門外漢進一步了解理想與現實的差距,而這段距離是要多少人不斷努力溝通奔走才能搭起的橋樑,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覺醒,想好好保護我們的環境,守護地球越來越少的淨土,這座橋就會搭得越快。        而如果能在孩子心中盡早埋下與大自然連結的情感,有一天他成為一位有能力的決策者時,這顆覺醒的種子或許會帶領他做出有智慧的決定,相信這座飛越現在與未來時空交會的橋,便會真正縮短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

美濃雙溪踏查

2017-09-20

圖/文 孫勻廷(高雄分會野溪調查小組 自然名:雪山)        美濃,是近幾年來我出野外比較常跑的地方,位於郊區的小鎮,民風純樸且和諧安寧,也有不少的景點與小山可供民眾遊憩,其實想想,小時候來這裡的回憶也有不少呢,直到成年後,回歸自然的念頭又把我拉回了綠意之中…。                    本次踏查的地點是「美濃雙溪」,其實之前就有來過幾次,但一直都沒有下到附近的河流去做生態觀察 (之前是在雙溪母樹林中觀察植物),也可能是剛好都遇上枯水期,動植物的數量並不多,而本次的時機點正好是雨季開始後,讓我看到了更多生物的出現 (有些隱藏在其中,要仔細找),而「觀察入微」正是生態組中重要的能力之一,觀察河流與生物之間的關係,加上持續的資料閱讀、彙整,才能有效說明人為因素對河流造成的可能衝擊,雖然目前還沒辦法以「測量數據」呈現,但仍可做為未來努力的目標!更要謝謝夥伴當天的配合、努力,不論是拍照還是紀錄,大家依分配各司其職,讓探查的過程更加順利 (若只有少數人做loading可是很重的),而於結束後的探討、分析也能發現大家對河流的不同見解,是我覺得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從不同面向切入也能發現更多事情,有更多思考的空間。        自從加入「野溪小組」以來,從中學到了不少東西,而當初會加入這個團隊,即是希望能對「河流生態」有更多的認識,也讓我理解到,做「環境保護」這行並不是只有物種辨識這麼單純,其中的「生態意義與關連」才是真正的關鍵所在,不僅僅從生態的方面去探討,人為的行為影響更需要去評估考量,守護迫在眉睫。希望盡自己的一份心力來搶救台灣的河流,一旦破壞干擾,要回復成原本的樣貌可說是相當困難;此外,有時也會發現,即使操作「生態工法」的工程,也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衝擊:完全的樣貌改變、人工構造物的進入,不但破壞了自然美感,且目標(功能)無法有效達成,更可能降低民眾親近溪流的意願,或許還有更多的解決之道,找到人類與自然的平衡點,這是我們值得去思考的,而非不斷的花費大量的公帑在永續工程上。        人類會想要親自河流,在幾次的調查中都能觀察到這樣的現象 (野營、烤肉、戲水),在過程中我也享受著這樣的氣氛,即是支持我出野外的動力之一,但長久下來,不斷看到的人為干擾、工程,不但「煞風景」之外,總覺得皆被冠上了「人類的美感」。台灣的溪流很美,在親身接觸後,不只是情感的流露,更是體現出了其價值與重要性,我常常在想,人類對土地的情感、回憶,難道就要一次次毀在工程的手上嗎?直至那時,當我們只能在書籍與照片中追憶時,已是為時已晚,或許,溪流的印象在下一代已變得完全不一樣,孩子甚至連親近原始自然的選擇都沒有,我想,除了課堂上的「環境教育」之外,我們進一步能做的是守護這些棲地,讓他們得以留存,並站出來為他們發聲,「把理論與經驗轉化為實際行動」,這正是「台灣」在面對環境議題的重要關鍵!

看到南寮海岸的另一面 荒野新竹海岸行腳

2017-09-20

圖、文 王俊智〈鄉土關懷小組召集人 自然名:白海豚〉      「流動的水沒有形狀,漂流的風找不到蹤跡,任何案件的推理都取決於心,唯一看透了真相是一個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柯南。」看似事實的情境卻隱藏著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但真相真的只有一個嗎?        假日的早晨,即使時間剛過九點,氣溫卻早早就超過三十度,常態的高溫炎熱已是日常,如此的天候叫人外出還真是種折磨,奈何身邊有些瘋狂的朋友,邀約要來趟海岸行腳看看新竹的海岸線景色。         這次的海岸行腳相較於平常旅遊,除了地點一樣是海岸之外,其目的與內涵卻有著許多的差異:首先是同行友人的特殊嗜好。這群人都是自然生態的愛好與守護者;再來是方法的特別。沿著海岸步行只是方式,重點在於過程中記錄海岸線的變化與現況;最後是行動上的差異。一次是好玩,兩次是礙於交情,持續不間斷則成為一種承諾。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究竟這趟的行腳,究竟看到甚麼樣的台灣海岸面貌。                走進舊港一旁的藍白建築,一眼就知道是仿造希臘愛琴海,房屋雖沒有建造日期,從外觀面貌可以推敲應該是那段"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一書大賣時期,隨之建造,曾經有段時間台灣的海岸突然出現類似的建築物,看到他們總是讓我聯想到蛋塔,而這棟建築目前已經無人使用,且側面積滿風沙,也續它也是傳說中的養蚊子會館之一。         風沙怪獸正一口一口慢慢地吞食建築本身,一旁則是有個將自己隱身在砌石堆內的步道,但卻因為身軀過大不小心將欄杆暴露在外,於是招換來馬鞍藤做裝飾,殊不知馬鞍藤已是自身難保,正與菟絲子們上演著你死我活的領地爭奪戰,馬鞍藤與菟絲子的戰爭是亙古的生命戰爭已經上演好幾個世紀,而偷偷在隱身的步道卻是近年新生產物,理論上應該偶而發生,如今卻卻彷彿已經變成常態。         繼續沿著海岸走,這片沙岸在小時候的印象中是受到層層管制,未經許可可不能進入,海洋有如神秘的女神,只曾聽過卻不曾見過,當我有了些年紀的時候,海岸的擁有者不知哪根筋不對,居然用一顆顆水泥做的肉粽當成珍珠項鍊戴在身上,偶而浪潮還會帶來燈泡當陪襯,一旁同行的夥伴好奇地撿起燈泡,喃喃自語的說:不解為什麼這些燈泡會集體跑來湊熱鬧?        坐落在舊港前方不遠處的遊艇碼頭旁,有一排全數關閉著門的低矮建築,在時間的侵蝕下顯得頹圮不堪,早期理當是漁夫們的休憩或堆放器具的空間, 如今是否依然有著相同的用途已不得而知。再往前走去是難得的沙灘,在我有限的記憶中,這片沙灘每年都有許多的變化,加上最近新竹市政府爭取營建署五百四十萬補助款,未來將投入兩千八百萬打造南寮成為漁業文化、水岸觀光新亮點。未來的南寮將會呈現甚麼樣的樣貌我不知道,只能在內心裡祈禱南寮漁港沙灘能有多一些的自然景觀,少一點水泥建築。        新竹南寮漁港是荒野海岸行腳的第一站,接下來從往外延伸慢慢拼湊台灣海岸真實面貌,接下來荒野人將用雙腳來關心台灣的海岸線,邀請您一同加入海岸行腳行列。

沙氏變色蜥在新竹

2017-09-12

文/朱珮綺(新竹分會執行秘書)、圖/朱珮綺、古禮烘(新竹分會執行秘書)        這幾年偶爾會看到沙氏變色蜥的新聞,但臺灣早在西元2000年就記錄到沙氏變色蜥的蹤跡,發現地點位在嘉義水上鄉。十多年來,沙氏變色蜥在嘉義三界埔的族群數量推估已有268萬隻,且近兩年成長愈2.5倍。除了嘉義,2006年在花蓮、2014年在新竹也發現沙氏變色蜥的蹤跡。目前推測可能是隨著苗木進口來到臺灣。        沙氏變色蜥原產於古巴和巴哈馬群島,因體型小、動作快、善於躲藏,且性成熟僅需一年、一年可生產多次等特性,成功入侵某個地區後,即可建立穩定的族群,並開始向外擴散。美國佛州、墨西哥、關島、夏威夷等地早在西元1800年便發現沙氏變色蜥的入侵,且有捕食原生的綠變色蜥、相互競爭資源等情形,使得綠變色蜥族群有減少的趨勢。        荒野新竹分會自2014年接獲沙氏變色蜥的通報後,隔(2015)年新竹市政府便委託新竹分會協助移除。為了讓移除不單單只是移除,分會規劃辦理志工培訓課程,邀請東華大學的龔文斌博士為大家介紹外來種的危害與防治、沙氏變色蜥的生態習性以及移除方式,帶受訓志工走訪高峰植物園與何家園一帶,評估沙氏變色蜥可能出沒的區域。同年又辦理3場移除外來種工作假期,由培訓志工擔任解說領隊,邀請民眾與企業一同來認識沙氏變色蜥並協助移除。2015年統計共發現沙氏變色蜥11隻次,移除4隻。        考量到期望能對沙氏變色蜥進行長期族群監測,2016年新竹分會規劃以沙氏變色蜥族群調查為主,推廣教育為輔,並邀請協助嘉義地區監測調查沙氏變色蜥的真理大學莊孟憲老師進行指導,讓志工學習如何進行族群調查與紀錄的方式。調查期間選擇在沙氏變色蜥活動較為活躍的春夏季節,2016年4-9月間共進行12次族群調查工作,其中每個月各進行1次日間調查與1次夜間調查,每次調查2小時,除了紀錄沙氏變色蜥的數量(若捕捉到會一併移除),若發現斯文豪氏攀木蜥蜴也一併紀錄數量。此外,亦辦理1場移除外來種工作假期,邀請民眾一同來認識沙氏變色蜥並參與移除工作。2016年共發現沙氏變色蜥38隻次,移除10隻,至於本土物種-斯文豪氏攀木蜥蜴則計有162隻次。        2017年延續去年度的調查,同樣規劃在4-9月間進行12次族群調查工作,每個月各進行1次日間調查與1次夜間調查,紀錄沙氏變色蜥的數量與進行移除工作。然而在4-6月期間調查發現,沙氏變色蜥白天的活動範圍與躲藏地點跟去年相比更加隱密,常棲息在茂密的灌木枝條間,難以用橡皮筋彈射,也無法徒手捕捉,因此志工們討論決定自7月份開始,每個月的兩次調查工作都改為夜間進行。2017年4-8月統計共發現沙氏變色蜥52隻次,移除27隻,斯文豪氏攀木蜥蜴則計有81隻次。        根據這三年在新竹的觀察,沙氏變色蜥數量明顯有變多的趨勢,雖然牠對人類與農作物沒有太大危害,但其繁衍速度相當驚人,極可能會與本土物種競爭資源,造成乞丐趕廟公的情況,對本土物種的影響不容小覷,若未積極移除,一旦擴散到其他區域,將更難以根除。        因此,如何讓更多志工與民眾理解移除外來種的必要性與重要性,進而願意付出行動參與移除外來種活動,將是我們持續努力的目標,也期待未來的某一天,沙氏變色蜥能正式從新竹外來種名單中移除。

「快樂」值多少錢?怎麼買賣「快樂」?

2017-09-12

在市場裡,常有下列的對話場景: 客人問:「老闆,白菜怎麼賣?」 老闆回答:「小姐,現在白菜很便宜,ㄧ把10元。」 或是「小姐,颱風過後,白菜飆漲,ㄧ把50元。」 農產品販售,常由稀少或豐足而變動價格;而工業化產品,則常以所用材料、製程難度或預計收益而訂價。 如果來衡量「快樂」或訂出「快樂」的售價,「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小時候,和同伴ㄧ起在大自然中奔跑,那種無憂無慮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稍長,進入求學階段,在書桌前苦讀,腸枯思竭後,茅塞頓開的感覺,非常快樂。 年紀再長些,進入交朋友聊心事的年齡,只要遇到心靈相通的朋友,聊起天來非常快樂。 年紀更長些,在職場上奮鬥的日子,只要在工作上有新創舉或受肯定,心中也非常快樂。 原來只要放開束縛、茅塞頓開、心靈相通、展現創意、受到支持肯定,身體就會釋出快樂元素,這就是無處可買,但可以由自己找到的快樂源頭。 許多人常會問: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能夠得到什麼?協會給志工什麼? 荒野保護協會是推動環境教育及棲地守護的團體,志工將自己的能力、時間捐贈給協會,並協助推廣環境保護的理念及做法,在過程中,雖然會耗掉時間、花費體力,但與同好者ㄧ起討論、ㄧ起成長,腦中就會自動釋出多巴胺,快樂就自動產生了。 「快樂」值多少錢呢?在哪裡可以買到「快樂」呢? 做志工,就可讓腦中產生無法估算價格的多巴胺。 做志工,就可讓自己由內在產生快樂的泉源。 做志工,雖沒有實質的金錢或物品回饋,但可以獲得無法在市場上買到的「快樂」。 快樂值多少錢?快樂用錢買不到,願意付出、不求回報就可以得到滿滿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