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

【人才招募】桃園分會秘書招募一名

2018-01-09

= 招募桃園分會秘書 = ◎需求與條件: 1.大學以上畢業,環境相關科系者尤佳 2.個性積極、親切、圓融,喜歡與人互動,溝通協調及表達能力佳 3.對推動環境守護與環境教育工作有興趣及理想者,具相關經驗者尤佳 4.具團隊合作、責任感、開創革新與學習心的人格特質 5.以非營利組織為主要生涯考量者 6.學生時期擁有社團經驗者尤佳 ◎工作內容: 1.協助志工群組發展 2.推廣及辦理各項環境教育 3. 其他活動配合協會辦理工作事項 ◎工作地點: 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分會)       ◎待遇與福利: 1.薪資面議。 2.週休二日,國定假日比照公務人員相關規定。 3.享勞健保、員工團體保險。 4.需輪值排早(09~18)、晚(13~21)班,週六日若有活動可加班補休。 5.經主管同意,得免費參與本會研習與培訓課程。 ◎履歷建議:請說明「可開始上班時間」、「最高學歷」、「工作經歷」(含工作期間、工作單位、職稱、職務內容)、「電腦技能」、「非營利組織經驗」、「執行專案成果或相關作品」等,我們將於書面文件篩選後,另行通知面試。 請備齊履歷與自傳寄至以下信箱:HR@wilderness.tw 

【宜蘭五十二甲濕地】打造人與鳥的共食天堂

2017-12-26

      「五十二甲溼地」為舊冬山河的流域,因地勢低窪,型成大片沼澤,是候鳥重要的渡冬棲息地。生態豐富,景色優美,也是罕見水生樹木風箱樹及穗花棋盤腳僅存的原生棲地,更是現在宜蘭僅存的完整大片水田地。       荒野在五十二甲溼地承租二塊田,示範操作不用農藥、除草劑、化肥,靠著千萬年來洪泛所累積而成的有機土,也可將稻子栽種起來米。邀請農夫們加入友善耕作,並保證收購計畫,為宜蘭尋找另一種生活模式,摸索另一條出路。

續繳年費,支持荒野棲地守護行動

2017-12-15

親愛的夥伴您好,  您的點滴付出,是滋養荒野最珍貴的養分、最堅實的力量。因為有您的支持,荒野才能穩定、紮實地走過漫長的22年,勇敢朝「棲地守護」的目標邁進,締造一個美好的生存環境。人本是自然界中的一份子,現在我們再次牽著彼此的手,緊緊相握,共同守護臺灣珍貴的自然棲地,與大地萬物和諧共存,成為豐富彼此的力量。  邀請夥伴透過「續繳年費」的行動繼續支持荒野,集合每一份珍貴的資源,往目標共同前進。 即日起歡迎續繳2018年會員年費,繳費方式如下: 親自至荒野總會或各地分會繳納 使用Web ATM繳費功能,或下載信用卡及郵局授權轉帳單 使用郵政劃撥:帳號-18724292 戶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填寫荒野快報內之繳費申請單,填妥後郵寄或傳真至荒野總會 登入網站進行線上續繳會費(2018年1月1日起)

2017淨灘行動後感-臺中松柏漁港

2017-12-13

環保海洋 文/謝舒涵〈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奔鹿團,自然名:獼猴〉、圖/張智富(臺中分會親子一團奔鹿團,自然名:藍鯨)                       海洋,對我們的生活可說是息息相關,我們的生活也大都需要倚賴海洋。但海洋的急速惡化誰能看見?又有誰願意為此挺身而出?        和小鹿一起健走的那些日子,我們走過了各式各樣的海岸線。然而,唯一沒有改變的景象便是汙染海洋的罪魁禍首。成山成堆的垃圾肆無忌憚地霸佔著美麗不再的海岸線,代替了原本棲息於此的動植物,成了這一帶的霸主。有些隨風飄揚,有的則是以遭泥沙所覆蓋,更有許多你看不見的,很有可能在海洋上漂流,或許更進了海洋生物的肚裡。        今天你所造成的海洋汙染,會在某一天又回到人類身上。我們所吃的魚貨,都來自於海洋,而這些魚貨先前又吃了多少人為垃圾?這麼一來,只會一代一代的加劇這樣的一個惡性循環。所以說,減少海洋之汙染必須從根本做起,並且需要落實在每個人的生活之中。        在親子團,每年都參與協會辦的淨灘活動。活動中,不分年齡,每個人都能為找回美麗海洋、海岸盡一份心力,就算自己的力量可說是微不足道。但只要有大家的共同努力,在怎麼微薄的努力,總會有它的意義之在。淨灘時,有紀錄長負責記錄下垃圾的種類和多寡,也有垃圾長忙分辨垃圾種類加以進行分類。不管有沒有分配到工作,所有人各司其職,為海洋努力,也為下一代努力。        生物正在死亡,海洋正在枯竭,地球正在毀滅。海洋就像一隻擱淺的鯨魚,無力脫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回不去的海洋。如果是人類,似乎也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再度惡化。就從現在開始,落實生活環保,還海洋、海洋生物他們原本應該擁有的。別讓今天你手中的垃圾,成了海洋的最大宿敵,一同保衛海洋。

2017淨灘行動後感-宜蘭無尾港

2017-12-13

文/吳爾柔〈宜蘭分會解說教育志工,自然名:紅頭山雀〉、圖/楊欣惠〈棲地管理部專員,自然名:星星〉        今年荒野的國際淨灘活動,宜蘭分會選擇了無尾港的海岸淨灘,到了現場看見綿延不絕的垃圾心情相當沉重,一小時的淨灘時間,有撿不完的破碎塑膠袋、吸管、飲料杯、瓶蓋、糖果包裝袋等…邊撿邊想著這些垃圾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海裡的生物吃了這些垃圾,我們又吃了海裡的魚、蝦,想到這樣的循環令人覺得很害怕。地球只有一個,生活環境也就這麼一個,我們是不是該好好的保護呢?真的好害怕以後要跟垃圾住在一起。        於是,我回顧起自己一天的日常,早餐吃什麼?午餐吃什麼?往垃圾桶丟了什麼?才發現每天在早餐店喝一杯免洗塑膠杯加封膜的紅茶,使用一根塑膠吸管,一個月就製造30個飲料杯30根吸管的一次性使用垃圾,一年下來就是365個杯子跟吸管。看著沙灘上這些延伸到看不到盡頭的垃圾,心裡不免反省著這些垃圾是否也曾是我過去所使用過的呢?而地球上的人那麼多,經年累月的使用,最後會怎麼樣呢?        心理產生許多的疑問與擔憂,讓我當下決定開始使用環保杯裝盛飲品,去早餐店就用自己的杯子裝紅茶,這樣就能真正的落實垃圾減量,為地球盡一份心力。這次參與淨灘活動,感觸很深,讓我明白了在這個腳步匆忙的時代,講求方便、快速,卻忘了背後所要承擔的代價。下次到海邊的時候,不妨帶個垃圾袋,停下腳步看看沙灘,撿撿垃圾,相信一定比單純去看海讓你內心感到更加的滿足!讓我們一起把減塑成為生活的日常吧!  

它們為我織了溪流

2017-12-13

文、詩、圖/謝維軒〈高雄分會野溪調查小組、自然名:蝦蝦〉、圖/孫勻廷〈高雄分會野溪調查小組、自然名:雪山〉        提到「溪流」,總讓人聯想起源於山中,穿梭在蓊鬱綠林間的流水;又或是上一輩常提起,那清澈意象、抓魚與玩耍的童年回憶。從以往直至現在,溪流對親近其中的每個來訪者都相當慷慨,動植物如此,對人類亦是,它提供居所、提供用水或是提供食物來源等等,在炎熱的天氣中也歡迎大家投入其清涼的擁抱。想了想,溪流給予我們那麼多,那我們給了它什麼?        在因緣際會下,我在八月的時候初次參與了荒野野溪調查小組的實際勘查,那時候是在內寮溪支流與月光山登山口的溪流進行調查,雖然自己可以說很常跑到野外親近大自然,認識不同的物種,但實際走在溪流中踏查的經驗可說是少之又少,對於一些專用語詞不甚了解,更別說觀察與紀錄組內所聚焦的重點了。經歷第一次與小組成員的互動與過程體驗,我在第二次實際勘查,除了會看溪流中或是附近有什麼樣的物種外,也更加注重在產業和人工物對於溪流的影響。        這次的目的地是高雄杉林的南河溪,我們帶著有點複雜的心情前去,原因便是期待能探索到許多動植物和見到原始的野溪,也擔憂的因人工設施而受到破壞的情形─鑒於先前看到人類自以為善意,或是為了減少災害而做的建物,讓動物行動備受阻撓,溪流兩側失去綠意,徒留死氣沉沉的水泥。為了更加清楚溪流的走向和附近狀況,甚至準備了空拍機來俯瞰周邊地勢,真是設備周全!我們穿上雨鞋,相機準備好,便開始循著流水逐步觀察,一路踏在溪石與淺岸上,聽著潺潺溪流聲、不見身影的鳥鳴、邂逅常見或素未謀面的花草樹木或小動物,以及和組員相互交流與探討溪流的狀況,短短的踏查時光卻令人備感充實。        比較慶幸的是,這條溪受到的破壞還算少,因而環境保留的算完整,但這樣的溪流,甚至更為完整乾淨的溪流,在臺灣還能有多少條?在勘察完後組員們都會一起討論今日的踏查情形,而在討論間,我有時在想,人類社會在發展時勢必是有需求的,像是先前遇到農人說他們種農作物,擔憂每次大雨來,溪流都將暴漲而淹至農地,才希望溪流旁能增建堤防,但堤防建了,卻大大破壞自然環境了。雖然對工程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但仍是納悶,一定要把溪流搞到面目全非才能滿足需求嗎?        我們受惠於溪流許多,溪流也孕育了許多生命。然而在人類社會快速發展下,農業與崛起的工業加上基本需求等等,用水、用地的量也快速擴增,進而影響了大自然,甚至有不良的人為了慾望,無節制的破壞,或是以人類的角度來為動植物建設設備,卻沒想到後果,造成無可挽回的地 步,這影響到的將不只是溪流,還有整個大自然,最終,人類造成的破壞也會回到人類身上。因而在人的需求與自然之間,要如何拿捏其中的平衡,仍是我們該好好去思考的。最後就用自己對溪流的感受而寫的新詩來做結尾吧!

走讀城市溪流-大里溪

2017-12-13

圖、文/劉昆興〈臺中分會鄉土關懷小組,自然名:風〉     「溪流」一詞大都是指天然而成的河道,經由人工所建構的水道則是排水溝。但在這個時代裡若以它的功能性來區分,已不甚正確。因為自森林山谷源頭的溪流從上源頭流經人們群居的區域後,所製造的廢水排放已經交錯著她存在目的。        台中的大里溪是烏溪(大肚溪)水系的支流,流經豐原、潭子、太平、大里、霧峰,最後匯流至烏日的烏溪。這次的走讀,我們選擇從中投公路和大里橋中間的區段開始,在大里這個區段,最具生態環境指標的物種就是鳥類,據說,以往在中投公路至大里橋之間的沙洲區,因為尚未經大量的人工整治工程,所以幸運地仍然保有非常大區塊的禾本科植物群,生長的非常茂密,甜根子、芒草、蘆葦叢等,是最適合鳥類們過境在此棲息、覓食的棲地,是賞鳥愛好者必會來此駐點之地。        當天參與的夥伴們踩踏過及腰高的草叢,從道路的河堤堤岸往溪流的沙岸走過去,腳底踩踏著的是軟綿的草地,有種漂浮漫步的輕鬆感,放眼望去,草原上,除了成群的小白鷺外;天空中,也看到了這個季節的過客-蒼鷺的遨翔之姿,自己還被窩在芒草叢裡的夜鷺飛衝而上給嚇了一跳。在這個區塊因還未進入人群聚落的市區,溪岸邊上仍保有沙床土壤,讓多樣的植物可在此扎根生長。接著沿著溪流上行經太平區段,或許是因為這個區段屬於人們生活及工廠密集度較高的區塊,所以在兩堤岸旁所設的的排水函管所排出的水看起來較為混濁。        途中經同行的伙伴的指引,也看到了難得一見的遷移中的灰面鵟鷹鷹柱群往南方飛去,而進入市區後原本溪床兩側的植物種從禾本科(甜根子,粽葉蘆,芒草)植物,至太平區段又被銀合歡樹群給盤據河床兩側,行至大坑,水泥攔沙壩的建置越加頻繁,但或許是因為較接近山區所以水質看起來還算潔淨,夥伴們在岸邊的溪石堆中翻找就可發現較多量的溪蝦及螃蟹的蹤跡,越往山裡走越能感受「工程建設是一時的,但對大自然的破壞卻是永久性的」。        人們為了防止溪流自然性的崩塌、漫流,阻起了越來越高的堤坊,卻也同時阻擋了人們跟溪流之間的親近感,每次的走讀都有一群翔鷹團的高中生夥伴一起參與,看到他們,欣喜的是,他們願意把時間放在了解及關心自己的生長的環境,但卻也讓他們必需及早面對他們所處環境的改變。也唯有及早對自然環境的態度能有友善的改變,才能讓下世代的孩子看見希望。        ~追溯一條河流或一顆雨滴的歷史,就像是在追溯靈魂,追溯在身體裡跌宕起伏的心靈的歷史~埃里希

看見-新竹特導坊的寧靜與喧囂

2017-12-13

文/林淑英〈新竹分會特殊導引工作坊,自然名:舞鶴〉、圖/新竹分會特殊導引工作坊         特導是一條優美小徑,茵茵綠意,緩慢且行,在這良善人性花園裏,聽者與說者以最簡單最純真的方式接近土地,彼此靠近,打開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者,自己與自然界的五感天線,享受美好的此時此刻。 看見一條人少的路        自然的奇幻曼妙總能讓人在某些時刻受到撫慰與放鬆,對於一般人而言,離開熟悉的環境走入荒野是件普通而且很簡單的事,但是對於某些族群來說可能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他們可能是一群坐著輪椅的重度身障者,生長在弱勢家庭的小朋友,家庭功能薄弱的青少年,行動緩慢的長者,特導希望能成為一個引路人,藉由帶領與體驗,感受生物奧秘的力量,期待可以在其中獲得療癒,用另一種心情與視野來看待自己與所處的環境,讓自己的能量更加充滿。        要進入這樣的服務領域絕對是一種全然不同的經驗,在準備充分的解說素材之外,更需要有對受服務者的認識與了解,因此,具有同理心與人際溝通的技巧絕對是解說員相當重要的能力,這是一種對於生命的學習,我們不以自己為出發點,而是去看見他們的需要,及時的回應與導引,共同處在當下。 2016新竹特導坊元年        總會創設特殊教育委員會已超過十年,也已舉辦八期的特殊自然體驗導引員培訓課程,新竹分會自1997成立迄今,雖曾辦理過少年福利機構的短期方案與弱勢兒童長期陪伴營隊,但仍未見完整的特殊志工培訓計畫與針對不同族群設計適性的服務方案,2016年,以總會的經驗為基礎,參酌地區性的社會福利服務需求,開展了屬於新竹地區的特殊自然導引新頁,「特導坊」於焉誕生。        二月份邀請了總會特工坊的重量級創始人高永興為我們說明特殊教育委員會的發展歷程和人力培訓、活動設計等內容,春天,籌備小組在喝了五次咖啡之後共同擬定三個服務目標: 一、以「陪伴」這群少數的族群為出發點; 二、能讓照顧者有「喘息」的機會; 三、設計適性的方案「引導」發揮自然的奇幻力量。        五月期間,第一期特殊自然導引工作坊宣告成立。第一階段為說明會與密集式課程,說明會上參與者說清楚講明白,澄清期待,確認承諾,要攜走長路,接下來的同理心青少年、老人、身心障礙者等課程一一傾聽,入耳入心。第二階段是機構的參訪,分享伙伴們的心內話。華光智能發展中心,「這次的參訪,讓我看見很多,結束後也想了很多。原本或許只看見不幸,但經過眾人齊心努力,幸福還是會降臨的!」「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但也都一樣。我們都擁有一些,但我們也都缺少一些。如果可以將有的給需要到的人,也願意接受無法給的人可以白白接受,我想這樣的社會會更和諧些,更正義些吧!」。        秋霖園老人日間照顧中心,「體會到在老人服務上,應對時需要多一點的同理心,尊重他們的意見,適度當一個傾聽者,成為老人陪伴或溝通者,讓他們感受到被人重視的感覺。」「透過實際經驗,學習傾聽、學習貼心和柔軟、讓我們得以更加茁壯、更能承擔,將我們身上充滿希望的光,擴展發散到各角落,為自己更為所有和我們同在一起的所有人。」 朝服務道路前進         十一月啟動出發,第一次獻給了老人日間照顧中心,青剛櫟陀螺的轉轉樂,咸豐草的神射手,大葉桃花心木的飛旋等各式種子帶給長輩們無限驚奇。為藍天家園的青少年們準備的則是廣闊田野大山背油羅村的鄉村控窯與採集野菜。同樣的場域,我們邀請智能障礙的青年們伸手雙手,共同揉著綿綿的地瓜圓。在動物園裡,特導員溫柔牽起了長者的悠悠懷舊情,桂花樹下享用當天早上伙伴親手現煎的桂花蔬菜麵餅,展現十足的創意與誠意。來到智能發展的長期機構裡,設計四種輕鬆的闖關遊戲,鼓勵天使觸摸嗅聞,串起與大自然的聯結。        也邀請新住民姊妹坐火車來到內灣,馬胎古道賞景賞心賞自然,把自己放在山水深處安頓舒緩。我們請天使們走進新豐紅毛港,在紅樹林裡聽見風的聲音,玩起大自然圖片的拼圖,木麻黃的接接樂。長輩們來到十八尖山,阿勃勒樂器、羊蹄甲面具、江某轉轉樂,體驗不一樣的植物之美。         特導員是勇於承擔的,每次活動都由伙伴們輪流擔任召集人,在一次次的過程中我們挑戰自己的耐力與彈性,在陪伴中看見自己,在服務裏看見無限可能,也在合作關係中看見伙伴,成就一種給力的伙伴關係。檢討與回饋也是每一次活動結束後必行之事,安排在職訓練課程讓服務者進修與被提醒,「做對」比「做多」好,給「適合」的比「給多」好,因此,我們都需要學習,學習一個適當的付出。 做一個優雅而適切的事         柬埔寨高僧MaHa Ghosananda是這麼說的,「如果妳只用妳的智識行走在這個世界上,那麼,妳就是只用一隻腳在走路;如果妳只用自己的愛心與憐憫行走在這個世界,那麼,妳還是只用一隻腳在走路;如果妳同時以智識及愛心行走世界,那麼,妳就是個有智慧的人。」我們相信,最偉大的智慧就是享受生命當下最真實的事物,單純的低下頭,向優美的法則和自然的奧祕展現讚嘆與致敬,熱情與愛不再是虛幻和揮霍,而是將自己投身在日常的事物之中。特導,正是這樣一條尋常又不尋常的服務之路。

家戶水污費萬萬不可從水污法中刪除

2017-12-13

圖、文/臺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  張讚合(自然名:河烏)         台灣的水污染防治費從104年5月1日開始分三階段開徵,其中的家戶水污費放在最後的第三階段,也就是明年(107)1月1日要開始徵收。今年5月31日環保署預告修正『水污染防治法修正草案』,並沒有說要刪除家戶水污費,9月6日第一次公聽會也沒有提及這件事。立法院卻在10月23日一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11月16日環保署就水污法修正案舉行第二次公聽會,公文中特別註明立法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不再討論。我認為茲事體大,立院一讀通過的條文並不是定案,仍然還有機會挽救,因此我還是到環保署公聽會上表達反對刪除家戶水污費的立場。        家戶水污費至少有四項重大的作用:        一、實現節約用水:由於台灣的自來水水價過度低廉,造成國民普遍不知珍惜水資源。環保團體通常都支持調高水價,當然目標不是提高水公司的營業利潤,而是藉由調高水價達到全民節水的目的。但是這個目的其實可以用另一個方法達到,就是隨水費徵收家戶水污染防治費。不是每度一元這樣的徵收,而是每度五元以上,這樣才是有感的徵收,這樣讓水污費成為自來水使用費的一部分,才可以讓民眾切實感受水資源的珍貴,從而實現節約用水。這樣做比任何節約用水的宣導還有效。        二、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我們的污水下水道建設長期以來嚴重落後,可以說已經成了國際間的笑柄,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內政部營建署五期的下水道建設計畫都因經費嚴重不穩定而牛步化。家戶水污費的徵收可以直接作為下水道建設的經費,讓下水道建設可以有較快的進展,早日脫離水污染大國的惡名。尤其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對水庫水質的維護與全民飲用水的安全關係重大。        三、再生水可以順利推動:在水資源日益嚴峻的時代,再生水成了一條可以選擇的生路,再生水既解決水資源問題,也同時解決水污染問題。但是再生水要發展起來,卻必得仰賴下水道建設的普及化。因此,用家戶水污費提高下水道建設,同時也就促成了再生水的可能性。        四、水污費與下水道使用費公平徵收:已經實現下水道系統接管的用戶,如果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常讓人感覺是對下水道納管戶的懲罰,讓民眾抗拒下水道建設納管。如果可以對尚未納管者徵收水污費,自然就可以順理成章對納管者徵收下水道使用費,大家一體公平合理。從而也就可以促進大眾對下水道系統的接受度,加速下水道建設,解決河川污染的重大問題。        基於這四項重大作用,家戶水污費像是一把金鑰匙,可以同時打開水資源浪費與水環境污染這兩道妨礙國家競爭力的枷鎖。也許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家戶水污費的徵收,雖然成就了水利署與營建署,卻是辛苦了環保署。由於環保署已經在七月間對外表明家戶水污費徵收『正當性恐有疑慮』,打算『暫緩明年初開徵,甚至考慮未來都不再收家戶水污費』,因此很有理由懷疑環保署不願承擔水污費徵收的任務,在水污法修正案進入行政院會討論以前,就先透過立法委員提案的方式讓家戶水污費胎死腹中。        水污費除了隨水費徵收,沒有其他方法,而水費卻是水利署主管的。由於水污費徵收所發揮的作用主要也在水利署主管的業務上,因此11月21日我到台中參加社大全促會主辦的『與署長有約』座談會時,建議水利署承擔家戶水污費徵收的重任。水利署把這項重任承擔下來,初期徵收的收入可以優先用在水庫集水區的下水道與污水處理。這樣做可以確保水庫水質乾淨,相信可以得到全民的理解。國家是大家的,政府是一體的,無論是環保署或水利署承擔,都是為國家、為全民做事,只要部會間捨棄本位主義,相信家戶水污費徵收不是難事。       如果立法院最後真的三讀通過刪除家戶水污費,將來就永遠不可能起死回生。呼籲大家重視這個問題,讓這個作用重大的家戶水污費,不要就此胎死腹中。如果徵收的工作還沒準備好,可以延後實施,但萬萬不應該從水污染防治法的法律位階中整個刪除掉。

菜頭與稻士

2017-12-13

圖、文/謝華君〈新竹分會解說員,自然名:天牛〉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一直很想達到陶淵明的詩句中那種田園生活怡然豁達的心境,所以在家附近找了一小塊地種菜當個業餘農夫,偶而來個「晨興理荒穢」,更偶爾偶爾來個「帶月荷鋤歸」,可還是覺得和詩句中的境界還是差很遠,因為種菜的田就在科學園區旁,一邊揮鋤頭種菜,一邊看著近在咫尺的高科技公司廠房,想要「結廬在園區,而無車馬喧」實在太難。大概是自己修行不夠,心還不夠遠,所以才不能「心遠地自偏」只能有機會就到郊外農場走馬看花,望梅止渴。後來輾轉得知,新竹荒野在橫山鄉豐田村租了一塊田,荒野人稱「油羅田」,還有一間紅磚老屋,好奇之下便前去拜訪。        第一次看過這裡的環境之後,就知道要怎麼達到陶淵明的境界了,心不夠遠沒法「心遠地自偏」? 沒關係,山不轉路轉,心不遠,直接「地偏」就好啦。來到這樣的鄉間,不管心遠心近,總之地已經夠偏遠了。這裡的環境依山傍水,阡陌綜橫,雞犬相聞,完全是讓我這樣的人一償宿願的地方。就這樣,我加入了油羅田,成為定期來此耕種的志工之一。        油羅田說偏遠,其實距離新竹市只有半小時車程,很適合居住新竹市的我每周固定一兩天來這裡耕種,過著「半農半X」的生活。剛開始只是跟著油羅田的發起人「海哥」幫忙各種農事,種菜、挖地瓜、採玉米...等等,油羅這裡水氣重,清晨及午後常會漫起濛濛的霧氣,此時在田裡工作,看著遠處雲霧飄渺的山丘,頗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浪漫。         在田裡幹活的時候,最能察覺時間流動,感受冬天的太陽慢慢把身體烤得暖烘烘,看著夏天的太陽把影子一吋一吋縮短,春天總是濕漉漉的泥土,夏天難以忍受的火辣陽光以及除不盡的雜草,秋天猛烈的九降風,還有冬天寒流在菜葉上凝起白白的霜,田裡的農事總讓我體會自己與四周的環境以及時空緊密連結。         後來海哥在這裡開辦了「菜菜子自然觀察班」的課程,號招了一群對於田園生活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到油羅田來種菜、做自然觀察、同時體驗農村生活。我因為比較早開始在油羅耕種,熟悉環境,所以就幫忙帶著菜菜子們種菜。        帶人做工的人是「工頭」,帶菜菜子種菜的人,當然就是「菜頭」囉!菜菜子們來了,油羅田更熱鬧了,和菜菜子們一起種菜,邊工作邊聊天,比自己一個人埋頭苦幹更有樂趣。菜菜子們除了種菜,也做自然觀察,因此常會出現角色認同的矛盾。當辛苦種下的高麗菜上被紋白蝶的幼蟲蹂躪,或是小黃瓜藤被金花蟲咬得千瘡百孔,該怎麼辦?我發現大多數的菜菜子反應都是拿出相機,仔細幫這些吃霸王餐的大食客們拍照,然後開始討論起牠們的生活習性,一點也不在意那些受害的菜。這些蟲子一定是上輩子燒了好香,才會投胎到油羅田來吧。        「共耕共食」是菜菜子課程的一個訴求,大夥上午一起在田裡忙碌,中午的時候,就在老屋一人一菜,一起吃午餐。後來我發現「共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因為這一餐實在太美味,要是沒吃到這一餐,會非常遺憾。好幾次我有事情必須中午前離開,無法在老屋和大家「共食」,這種時候回程的路上心情總是相當失落,就像看了纏鬥了八局的棒球賽,卻在最後一局跑去上廁所而錯過關鍵致勝的一球,扼腕啊!        好幾位在油羅耕種的夥伴都有辦桌主廚的實力,甚至還有人是烹飪老師,桌上的菜有些是夥伴在家先做好帶來分享的功夫菜,有些是田裡新鮮現採的農作物,勞動了一上午,再吃滿桌的好菜,享受程度實在不書米其林。尤其是現摘現煮的有機蔬菜,鮮甜的程度和平常去超市買回來的青菜完全是不同等級,好吃極了。「要抓住一個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別人怎麼樣我不知道,總之我是被牢牢抓住了。        不過,菜菜子的課程可不是只有快樂浪漫的事,要當農夫,常常得在烈日下揮汗耕作,或在陰雨綿綿中彎腰採收,即使已經很努力了,可是菜園還是常常呈現「草盛豆苗稀」的荒蕪景象,沒關係,畢竟我們可是「荒野保護」協會嘛!不過這也讓大家體會了,農業這門學問真是深奧啊。        和菜菜子們種菜種了一年之後,想開始種點不一樣的,更大規模的,因此我開始在油羅田學習種稻,成為種稻人士,簡稱「稻士」。從插秧開始,因為不灑農藥,所以要不斷地和福壽螺、雜草、以及各種水稻害蟲奮鬥。幸好有不少幫手幫忙,除了油羅田的志工們會幫忙撿福壽螺除草之外,這裡還常駐了陸海空三軍,守護稻子的安全。        陸軍的代表是蜘蛛,負責處理爬到稻子上的各種蚱蜢、飛蛾幼蟲、金花蟲;空軍以蜻蜓為主,全力擊落吞食從空中進犯的螟蛾;海軍則有鴨子組成的艦隊,專門對付福壽螺;也別忘了兩棲部隊青蛙,在地面、水中都能發動攻擊。美中不足的是,各軍種之間有著先天的矛盾,不能協同作戰,常常可以看到兩棲部隊青蛙吞了蜘蛛或是蜻蜓,或是鴨子叼起一隻跑太慢的青蛙。有這麼全方位的守護,秧苗大多可以有驚無險地長大,每次巡田水,看著一寸寸抽高的稻子,都有種莫名的欣慰與興奮。        四個月後,當金黃的稻穗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等待收成,沉沉的稻稈迎著風搖曳,彷彿對我點點頭說:「你合格了」,那是成為農夫最大的喜悅與滿足。種稻的過程比種菜要花更多的時間與心力,當拿到自己種出來輾好的米時,那種心情並不像是成功完成一個專案,反而比較像是從旁見證了一個奇蹟,一個生命能量流動的奇蹟,因為這個奇蹟,我們人類才能一直生存繁衍,不斷延續下去。         油羅田的稻米分為手工田和機器田兩個部分。手工田只有不到一分地(一分地約等於300坪)的大小,從育苗、插秧、收割都靠志工手工完成,堅持手工,其實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體驗農業的辛苦,但又同時享受它的浪漫。金色的陽光下,金色的稻田裡,一群人割稻、打穀、紮稻草的畫面,彷彿就是名畫「拾穗」的東方版。這樣的畫面看起來雖然很美,可是過程其實不輕鬆,七月在三十多度的氣溫以及火辣陽光下工作,我實在很擔心會有人中暑,更擔心收割下來的稻穀會直接變成「爆米香」,幸好在大家的堅持之下,收割順利完成。         機器田則有將近四分地,因為面積較大,人力不足以應付,一定要用機器協助。機器處理的主要有三個部分,打田、插秧、收割,其他日常的巡田水,除草,控制福壽螺...都還是靠人力。機器是效率與精準的保證,可是農忙時節,機器是非常搶手,油羅田小小一塊,要讓機器主人願意開進來助耕,中間的溝同過程是門學問。和這些機器主人溝通互動的過程中,更了解了這一群專業農夫的日常,他們如何在有機與慣行農法之間抉擇,怎麼樣餵飽大家又餵飽自己。每一次機器進來田裡,我們都要有人在一旁幫忙,讓機器運作流程更順暢,打田時幫忙控制水位,插秧時協助遞送秧苗盤,收割時先把一些木質化的雜草清除以免影醒收割機運行,邊幫忙就邊聊天,透過一次一次和他們田邊的閒聊中,我也慢慢了解了台灣農業的甘苦與現實。        最近老屋加入了新夥伴,一隻三花貓「阿花」。        阿花本來是招募來對付老屋裡的老鼠,可是因為效率太高,沒幾天老鼠就都不見了,後來牠的工作就變成陪菜菜子下田。阿花個性很喜歡親近人,會跟菜菜子身邊跟前跟後,菜菜子種菜的時候,牠就在田裡撲蝴蝶順便監工,菜菜子休息吃飯的時候,牠就在桌下休息打盹,偶而起身磨蹭一下某個夥伴的小腿,刷一下存在感。        以往到油羅工作,開了工具間的門,穿上雨鞋戴上手套拿了工具就上工了。現在有了阿花,到油羅耕種的流程變成打開老屋的門之後,先跟在屋裡悶了一整天的阿花 廝混一陣,撫慰牠寂寞的心靈,然後才拿工具往田裡走去,走的時候要小心,阿花會在腳邊跟前跟後跟著下田,可別不小心踢到牠了。        工作一會兒後,阿花會跑去迎接其他的夥伴加入農事,這一群夥伴,有退休人士、旅遊達人、家庭主婦、超級解說員、記者、偷閒的工程師...各式各樣的人,在這裡一邊耕種,一邊聊著生活點滴,或是交流各自精彩的人生故事,或是撈起一隻奇特的蟲子招喚大家一起研究、或是蹲下來招呼一旁喵喵叫的阿花,然後拾起一籃採下的新鮮蔬菜,回到老屋,喝著冰涼的冷飲,分工整理農具或是準備中午的菜餚,最後圍著滿桌美味菜餚聊天用餐,每一回用完餐,都有種幸福的微醺。        令人微醺的,不是桌上的酒精飲料,而是過程中人與人的交流,人與土地的交流,人與這塊土地上所有生命的交流,這些交流總是溫暖地流過心底。微醺之際,總會再想起陶淵明的詩句:「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閒。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