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與我Part 2-Part 4

我們正在做的事: 

前情提要:接續上一期(荒野快報349)荒野與我 part1的精采分享,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翔鷹團團長林其昌一家人加入了荒野親子團還發生了什麼樣的轉變呢?更多親子共同成長的故事,值得您繼續閱讀下去…

圖、文/林其昌<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翔鷹團團長,自然名:海鸚鵡>、吳淑芳<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志工,自然名:小綠葉蟬>、林秉瑩<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畢業鷹,自然名:冰風暴>
2022-01-10
Part 2. 高三團首個跨3團家庭 - 人家是跨域學習,我們是跨團學習 
茫茫然,完全茫茫然的一年。2016年7月參加第一場活動,首次帶著妹妹天鵝與弟弟蜘蛛人參與活動,充滿活力的導引團隊設計了許多親子活動,讓大人與孩子能夠破冰及交流,慢熱型的我在活動中不免尷尬的看著那群大人,心裡則想著~怎麼那麼high啊!
從小坐背架裡跟著我到處旅遊的哥哥冰風暴(小冰),感覺有跟我一樣的想法而不願意參加,但8月份在小綠葉蟬的遊說之下跟著去「在旁觀摩」。那次碰巧團裡又有一位小冰熟悉的朋友-閃電,讓他出現了微弱的一絲興趣;然而最重要的是一位夥伴~蘆薈,她特別找機會跟小冰聊天,在得知小冰對於手做有興趣之後,隨即邀請協助9月中正國小的分會慶活動時能幫忙帶孩子們做竹槍與投石拋射器等,夥伴那種以拜託的方式進行誠摯邀請~讓小冰得到被需要的肯定,也正就是這樣的一句我需要你協助的話,開啟了小冰與親子團的緣分,同時也是我們家正式進入跨3團學習的開始。
新家庭會有的茫然與慌亂,在我們這一家有著相當深刻的體驗,由於孩子的陌生與不安,特別是在小蟻的蜘蛛人,粘著父母是團集會一定會出現的狀況,或許其實是穿著蜘蛛人裝的無尾熊會更為貼切一些,因此每次團集會時小綠總得分別跑蟻和蜂,而我則上午先跑奔鹿,下午再回到蟻和蜂。或許正因每次都得在3團裡奔波,對於育成會活動只能以湊人頭方式參與,感覺自己像個浮萍一樣沒有根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在蟻不是蟻、在蜂不算蜂、在鹿也非鹿,這讓我產生了逃避面對自己的角色,於是讓自己旋轉於各團似乎成為給自己的最佳理由及藉口,因為參與度不深入而變成一顆看似忙碌但沒有目標的陀螺。沒有目標的陀螺要轉去哪?又能轉多久呢?我不知道。
在蟻蜂鹿串場的日子裡,我看到了分團工人們努力帶著孩子們活動,小蟻工人群像是東森幼幼台的香蕉哥哥與蝴蝶姐姐一樣,各式唱跳無一不精;小蜂工人們則逐漸像動物訓練師一般的跳圈及吞火球,而這些表演都得自己來;小鹿工人們則有如異地求生般的挑戰,面對體能近乎甚或超越我們的小鹿,登山、環島、涉溪等,高強度與耗能的PK賽一次次的上映著。為什麼導引團隊要這麼努力的賣命演出?我知道都是為了一群奔鹿的孩子們,一股感佩的敬意逐漸燃起。
在那漂泊的日子裡,我看到好幾位跟我一樣沒有目標而游離的大人~多數是阿爸居多,每次目光交接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尷尬的冷風,一種不知道做甚麼的尷尬,連手要放哪都不知道的尷尬。這時反倒慶幸自己跨團,只要一有尷尬氛圍出現就立刻跑到另一團就好,而他們就~可憐了。
那一年漫無目標的飄泊過程中,小紅球~高三創團複式團長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及安定的力量,經常會找時間和我私聊,更應該說她是會花很多的時間去關心每位新家庭夥伴的前輩。從家裡、工作、孩子、到個人,她總是透過投入時間了解新夥伴,感受夥伴的不安,再予以安撫及給予夥伴陪伴和支持。而當時的家族系統裡夥伴的關心也讓我們安心不少,好玩的是老二妹妹天鵝不知哪裡的熱情,在第一年分家族成員後,居然主動舉手說我們家要當族長,當時還是新家庭的我們獲得夥伴的掌聲,只好接下任務,也藉由多次家族聚會,希望建立的親子共學環境,明白自己要學習信任夥伴,就像夥伴也會信任我一樣,「信任夥伴也是信任自己,與孩子之間不也正該是如此」。可惜,當年一起入團的新家庭,目前只剩下我們家還留著,看來滿5年真的並不容易。
圖1:原來搬磚塊建構屬於自己的援中港也可以那麼得開心
圖2:別問我,問我阿母就好
圖3:2019年東海大學全國行動論壇分享會與劉月梅理事長合影
Part 3. 很開心 - 我們一起照顧一群孩子
高三團首隻鹿4~孩子為了伙伴的意念讓我感動
親子共學對於跨三團家庭孩子們的陪伴確實是很大的困難與挑戰,加入的第二年還好有老大冰風暴的貼心,說自己在鹿團沒問題,要我們安心地陪伴蜂團的妹妹和蟻團的弟弟。親子共學及易子而教不就是親子團的特色之一嗎?然而卻遇到了我們家在親子團的第一個難題,小冰要從鹿團畢業了,然後呢?那時的高三團沒有翔鷹、同時期的小鹿夥伴們多半走升學回體制要準備會考,經過一連串的渾沌不明的幾個月後,終於確定了~夥伴們都不留團,完整參加3年奔鹿的孩子一個都沒留,只參加2年奔鹿的冰風暴選擇繼續留下來,成為高三團首隻也是唯一的鹿四。
 
「一度想放棄留團是因為我的同齡好夥伴們都退團了,但是後來我決定留下來是因為『我希望我持續待在這個團裡,他們有一天會回來找我,同時也想讓小鹿們看到翔鷹的好,當然也更期待自己能夠在鷹團裡有所成長』,儘管目前我仍只是高三團裡唯一的一隻鷹。」 - 冰風暴
 
雖然孤單卻有夢想,原本開心的期待會考後的夥伴重逢,與夥伴重新一起完成當時的約定~籌備翔鷹,然而開心的期待終究只是期待,那個點著一盞燈等待家人回來的夢逐漸熄滅,他忍著難過說沒關係,但我們都知道~那個看著燈熄的苦與無奈。有一天我問他,當時獨自在奔鹿活動,會不會有缺少陪伴的失落,特別是奔鹿團有相當多時間沒有和母團一起活動,親子時間我們也沒能給予陪伴,此時他靜靜的回著「我原以為沒有關係,但實際上…還是需要」,這時我眼眶紅了,我原以為孩子的貼心其實還有著更多的堅強。我應該要好好地陪他,應該陪他一起享受親子團、享受荒野才是,於是我下定決心陪他,陪他籌備高三翔鷹,用兩年的「個陪」以彌補或者該說是那原本就該屬於他的親子印記。
 
團裡的孩子們~就讓我們一起陪伴一起養,用全村的力量一起帶孩子
2019年7月陪著冰風暴與6隻小鷹一起籌備高三翔鷹,小冰在隔年2月順利成團後繼續擔任首屆副團。今年小冰從翔鷹畢業了,2年的翔鷹個陪讓我感受到孩子的成長與成熟,特別是親子關係間出現了某種特別的默契,他沒說但我知道,而他也知道~我還是會碎念,只是碎念背後多了信任、多了肯定、也多了稱讚。
整整兩年陪著這一群小鷹走過籌備與成團、陪著進行尋龍記行動探究養蚵浮具污染的、參加全國論壇分享會、北上台北參加綠獎、到基隆參加養蚵議題營隊、與蚵農面對面了解養蚵產業、與浮具廠老闆討論浮具設計等,都是屬於翔鷹成長的點滴。一次次頂著烈日的陪伴,從南到北的奔波,陪伴的不只是小冰,還有一群一起成長的小鷹。畢業前1年的某天,小冰突然問我對於之後的副團、指導員、以及團長人選看法,而後我們倆一起討論著每位夥伴的特質及合適性,那時我知道過去2年我對他的陪伴已從實際陪伴擴散進入心裡,就像他在乎這個陪他成長的高三翔鷹一樣,「高三翔鷹」已經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抹除的重要成長經歷。
為了孩子,我選擇留在翔鷹團繼續陪伴,除了因為鷹二斷層而須獨自帶另11隻鷹一的兩隻鷹三,也因他們有著跟我一起籌備翔鷹的革命情感。為了孩子,小綠也因小鷹副團邀請而到翔鷹擔任指導員,只因與孩子間的私人情感而投入。為了夥伴,小冰選擇再留一次,成為高三首隻鷹四(或稱小鷹99),只為陪伴2隻鷹三夥伴石虎及小剪尾,同時也協助帶領這一大群新小鷹,期望讓高三翔鷹能夠更好也更穩。
思考很久,也很掙扎,放下自己的孩子留在鷹團當工人,有著一些些擔心,擔心兩個鹿團的孩子會不會又因少了陪伴而失落,也擔心會不會讓夥伴有想在鷹團當團長的誤會。然而,對我、對小綠、甚至小冰而言,這時”孩子”已經不是我家今年在鹿團的天鵝與蜘蛛人,而是一群小鷹;正如同一個村落一起養一群孩子,我們的陪伴以不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而是一群團裡的孩子,一群台灣的孩子。
圖1:小鷹群在四鯤鯓海灘進行行動議題踏查
圖2:2020年2月在COVID-19疫情籠罩下高三翔鷹成團了
圖3:2020全國行動論壇分享會以「尋龍記」獲得青少年組第一
圖4:2020聯電綠獎以「尋龍記」獲得佳作
 
Part 4. 孩子在荒野田裡的成長 -冰風暴、天鵝、蜘蛛人參與活動心得
文/林秉瑩<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畢業鷹,自然名:冰風暴>、林桓瑩<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小鹿,自然名:天鵝>、林祐陞<高雄分會親子團第三團小蜂,自然名:蜘蛛人>
  • 第四期翔鷹領袖營學員心得 - 冰風暴
    「我那瘋狂的領袖營 到底喔…我只想打球好嗎?」,這是我在第三期領袖營報名時跟我媽講的話,這次四期在報名時我也講了一樣的話,但最後因為團裡面有其他人要報,就想說不然就一起去好了,也幸好當時二招有報到,不然我大概後悔一輩子。 真的是好慶幸我有來參加,3天的課程讓我覺得在學校學的東西黯然失色,雖然說每堂課程也不會說到非常久,但卻都點到重點(真希望學校老師也能這樣)。 在剛開始到台中中興農試所時,其實我有點緊張,畢竟要見到北中南各地的翔鷹團成員,但是課程開始後,我就直接被課程內容吸引走了,這次營隊最讓我驚豔的其實就是RPG (Role Play Game)的部份,雖然是以遊戲的方式進行,但背後卻有講師們想傳達給我們的資訊參與其中,這種學習方式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體驗到的,在這三天中多少認識了一些別團的翔鷹,交談中我同時也學到了許多東西,也近一步的了解團體的運作方式,這些對於剛成立的高三翔鷹有非常大的幫助,在下營後我也慢慢的把在這兩天學到的帶回團內,讓團中其他人也可以知道在領袖營到底可以了解到哪些東西,不要跟我以前一樣耍腦沒報名。這次營隊真的是超讚,還有好多好多的心得可以講,這根本就是超級精簡版,但我的手根本懶得理我,那還是有機會再用講的就好。 真的很謝謝這次帶領我們的講師們與工作團隊,耗費你們半年多的時間,讓我們在這三天有更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圖1:2020年2月高三翔鷹援中港成團,副團冰風暴說明翔鷹籌備過程
  • 行動方案執行心得 (110.10.24) - 天鵝 (蜂1→鹿3)
    今天和大家一起行動很快樂,看到煙蒂時覺得有點心酸,覺得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在破壞世界,讓我想繼續努力,才可以不用難過,但今天看到了有點疑惑的東西,一個寫著“禁止丟煙蒂的垃圾桶”在戶外喔? 難怪那麼多人亂丟煙蒂,很矛盾,今天也臨時想到可以問路人一些環境問題,雖然很多人拒絕訪問,但還是有收到心目中的結果。
    另外,說一下這個小隊今年的目標,1.發現煙蒂的相關問題和解決辦法-可以練習發現問題及思考問題解決的能力; 2.以行動論壇告訴大家我們的發現-可以練習口說能力(如果明年有要參加的樣子)
  • 團集會參與心得 - 蜘蛛人 (蟻2→鹿1)
    比較喜歡游離玩自己的,不懂大人在講甚麼,喜歡照顧其他小孩子,還不是很喜歡荒野親子團,但因為能夠和全家人一起,所以今年還是留下來參加姐姐的小隊,希望向姐姐學習。
    圖2:孩子燦爛笑容的背後是父母不變的愛與陪伴
    圖3:父母的陪伴是親子團孩子成長的支持力量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與我Part 2-Part 46.84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