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舞–一場日落前的邀約

看看我的翅膀,早已堅實開闊;我的身體,十分壯碩挺拔。舞會裏,每一次的迴旋,都是輕而易舉,忽而上飄,或是俯衝向下,盡是隨手拾來的動作。

文/侯明智〈台北分會五股組解說員,自然名:天津四〉

      我喜歡跳舞,你呢?

      早在杜鵑花開時,我的父親就已經遠從南方海島,乘著黑潮與溫暖的南風,御風北上,來到這個名為台灣的北方島嶼,並和我母親定居了下來。前些日子,父親對著我說:「孩子,時候將要到了。當紫薇花開的時候,我和你母親就會先離開這個地方,往南方的島嶼去;而你,總也要在紫薇花謝之前,夥同這附近的親朋好友們,一起踏上我與你母親相同的道路。相信我,親愛的孩子,我們在南方等你。」那一天,父母親離開了,而我也開始懷抱著能夠他們見面的夢想,這一切,就等我的翅膀有朝一日能夠變硬些。

      美好的舞會將要開始,就在這個被人們叫做五股溼地的地方,可能是靠近五股的緣故吧!就像河的另外一邊,因為靠近關渡,就被稱為關渡溼地一樣。早些日子就聽領頭大姐說過:「在離開台灣之前,我們會在這片溼地停留一段時間,這五股溼地真的很棒,有吃的、喝的、玩的、還有非常隱蔽的蘆葦叢可以寄居,就等大夥兒養胖了,也就是我們就出發的時候。」這一天,我們都知道,在明日破曉之前,是我們要離開台灣的時候了。

      看看我的翅膀,早已堅實開闊;我的身體,十分壯碩挺拔。舞會裏,每一次的迴旋,都是輕而易舉,忽而上飄,或是俯衝向下,盡是隨手拾來的動作。或是個人的旋舞、或是團體的排舞、或是追逐的雙人舞,在這場舞會中,隨著驚呼的背景音樂,一次次、一遍遍的,相互激盪在日落前的這一刻。今夜,倦鳥不歸巢。

     你知道嗎?在七月下旬的這段時間裏,我們需要一群人們組成的人聲大樂團,為我們即將來到的舞會伴奏音樂,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將會出現在不同的表演場次出現,若是錯過了這次參與機會,就只能再等來年了。對了,你知道嗎?若舞會過後,你很難看到都市中會有如此美麗悠雅的景致,當成蘆橋上的燈光映在生態公園的水池上、樹林間穿透而來的夏夜涼風、以及鷸鴴科棲地旁的蟲蛙合鳴。

 

附加檔案大小
321_dan_ye_p11.pdf614.44 KB